言情小說

「家裡多了一個女人,平時的時候打個招呼就可以了,不要過多的接觸!」他提醒道。

「老大你又找了個小老婆?」四號笑呵呵的問。

「靠!那個女人可恐怖著呢,實話和你們說……那是一個鬼!一個白日鬼!」樂天罵了一句。

四號驚訝的瞪大眼睛。

「施紫竹你晚上將小晗接回來的時候,多買點菜,今晚把大家都叫回來吃飯。」樂天吩咐。

施紫竹點點頭。

「行了,其他的事也沒什麼,你們神文有沒有不懂的地方,有的話現在問我。」樂天看著他們。

四個人倒是沒客氣,把自己不太理解的東西都問了一遍,樂天一一作了解答。

晚上,所有的人都回來了。

別墅裡面傳出了飯菜的香味。

「要準備吃飯了。」蘇紫萱喊道。

樂天卻準備往外走。

「你幹嘛去?」蘇紫萱奇怪的看著樂天。

「這麼多好吃的……我尋思將嚴子黃喊過來一起吃。」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聽,就沒有多說話。

樂天來到了嚴子黃的別墅,按了按門鈴。

「樂天哥?」

保鏢出來了。

「在不在家?」樂天問。

「嚴總在家,不過周桃桃小姐也在。」保鏢回答。

「行!都在也行,我進去看看。」樂天點點頭。

保鏢打開了門,樂天熟門熟路的走進去。

「咦?你怎麼來了?」嚴子黃奇怪的看著樂天。

他正想和周桃桃出去吃飯呢。

「吃飯了沒?」樂天問。

「沒有,正打算出去。」嚴子黃回答。

周桃桃看了看樂天,她只是站起了身,並沒有和樂天說話。

「去我家裡吃,今天我家有很多吃的。」

樂天說道。

嚴子黃愣了一下,倒也沒有客氣。

「行!那就去認認門。」他笑呵呵的說道。

對於嚴子黃和周桃桃的到來,蘇紫萱還是非常歡迎的,嚴子黃倒是毫無拘束,周桃桃則是拘束的多了,她沒想到樂天的家裡居然這麼多人。

「吃飯咯。」施紫竹喊道。

所有人都去了餐廳。

「咦?怎麼你家裡的人又多了?」嚴子黃看了看杜小晗和玲瓏。

他有些驚訝,這個玲瓏……這不是那個白日鬼?

「暫住而已。」樂天回答。

他可沒有和嚴子黃多說玲瓏的打算。

玲瓏現在對嚴子黃也完全不在意了。

「那個……今天的人算是比較齊的了,除了這邊的兩位以外,都是自家人了,明天我和蘇紫萱離開一段時間,家裡就拜託各位照顧了。」樂天說道。

「咦?你們要去哪?」施紫竹奇怪的問。

玲瓏也奇怪的看著樂天。

「進山一趟!」樂天模稜兩可的說道。

「老大,需要我們嗎?」二號看著樂天。

「不用了,就是出去散散心罷了,最近太累了。」樂天笑著說道。

這麼一聽,其他人就不說話了,都以為這是樂天和蘇紫萱找了個借口的蜜月之旅罷了。

「老嚴你沒事的來我家看看,差什麼東西,你幫一把。」樂天看著嚴子黃。

嚴子黃點點頭。

「對了,家裡的人多了一個,這位的名字叫玲瓏,以後就住在一樓,負責給家裡掃掃地種種樹澆澆花。」樂天指著玲瓏說道。

玲瓏眨了眨眼。

蘇紫萱其實早就好奇這個玲瓏了,家裡根本就沒有種過什麼花草,樂天卻弄了這樣一個女人回來,這太奇怪了。

介紹就是這麼簡簡單單,樂天一個字都沒有多說。

晚飯結束后,嚴子黃帶著周桃桃離開了,樂天則是和蘇紫萱回到了卧室。

「玲瓏到底是什麼情況?」蘇紫萱問。

「一個鬼。」樂天回答。

蘇紫萱一愣。

「你不是在開玩笑吧?虯褫完全沒有反應。」她奇怪的看著樂天。

樂天攤了攤手。

「玲瓏的奇怪我也很好奇,所以我將她帶回來研究研究!」

「研究?」蘇紫萱驚訝的問。

樂天點點頭。

「不會有什麼危險吧?」蘇紫萱擔心的問。

「不會!這個女人沒有攻擊性。」樂天搖搖頭。

蘇紫萱一聽,這才放心了。

「對了,你讓我們買的東西都買好了,東西都放在警局的門衛室裡面,明天一早你過去看看,差什麼東西,我們現買。」她提醒道。

樂天點點頭。

「早點休息,估計從明天開始就沒有好日子了。」他笑呵呵的說道。

「什麼意思?」蘇紫萱一愣。

「你想啊,進山之後就沒路了,翻山越嶺可不是鬧著玩的……」樂天回答。

原來是這樣,蘇紫萱鬆了口氣。

「沒事的,就當是旅遊了。」她想的倒是蠻簡單的。

樂天也沒多說,二狗所說的村落在北山的深處,估計不是短時間可以找到的,一些必要的準備還是必須的。 他並沒有聽我的話,反而下了車,指了指我們現在所站的地方。

經過安如觀的提醒後,我反應過來時,這裏似乎就是他自己說的是師父的地方。我忽的想起安如觀車上的水果,既然都已經買過來了,不能放在車子上。我轉過頭看着後車座,卻發現車裏的東西早已不見了。

我臉色一僵,難道我睡得真的有那麼沉嗎?東西被拿走了我都不知道。

安如觀似乎看懂了我的心裏想法,嘴角一挑,其實你睡的並不是太沉,最起碼我將東西拿完了以後,你還是醒了啊。

我忍不住推了一下安如觀,以前怎麼就沒有發現他說話怎麼就這麼的欠揍呢。

他沒有料到我居然會使用這一招,身子往前一個趔趄,差點摔倒,我跟在他後面捂着嘴笑。

跟着他走進屋子,嘴角的笑容一僵,正在屋裏坐着的那個人正是剛剛在我夢裏出現的那個人,道骨仙風卻朝着我笑,手裏的姿勢也和夢裏的一模一樣,讓我趕緊過去。

我身子一抖,連忙躲在安如觀的身後,心裏很是害怕。

我突然的舉動不光是讓安如觀的師父周天天一愣,就連安如觀也被我弄得不知所云,我心裏不斷回想着剛纔的夢,該不會下一秒就便從骷髏頭過來抓我了吧。

“秦瑤,你怎麼了?這位是我的師父,也是會幫你修補身上殘損的魂魄還有去掉身上的陰氣。”安如觀微笑着將我拉到了周天天的旁邊,我很是抗拒的想要躲在他的身後,卻抵不過他的力氣。

“小姑娘,你別怕,我不會傷害你的。”周天天往前走了幾步,見到我往後縮了幾步後,便定在哪裏不動,笑眯眯的看着我。

安如觀陪着我站了一會兒,看到周天天仍然是周天天,並沒有變成骷髏頭讓我放了心。

他隨意的算了一卦,嘴角忽的挑起一絲冷笑:“也不知道是誰故意在你睡覺的時候,灌輸了我是壞人的標籤,想要以此來阻止我們見面,阻止我幫你修補殘損的魂魄。”

我一愣,隨即怔怔的看着周天天,見他說的並不像是假話的樣子。

他再度招呼我過去的時候,我小心翼翼的邁出第一步,特意環顧四周,並沒有別的異樣,腳步也越發的輕快了許多。走到周天天面前,我臉上已經換上了輕鬆的笑臉。

他抓過我的胳膊,隨即學着電視上面的郎中一樣,爲我把脈。

莫約過了一盞茶的瞬間,周天天鬆開了我的手,定定的看着我的目光“你確實是如如觀所說的那樣,陰氣入體,魂魄受損。這些修補起來有些麻煩,並不像當初李昀爲你收蠱那麼簡單,因爲這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修補的過來的。”

我垂着眼,心裏將給我下蠱的人罵過了一百八十遍,要不是因爲他們,我積攢了二十多年的陽氣怎麼會變得那麼少了,更何況還故意讓陰氣這個留在我的身體裏。

“那應該怎麼做?”我看着周天天,心裏一片焦急。 第二天一早,樂天醒的很早,他來到庭院就看到玲瓏站在院子里,她依稀在打量這整個院子。

「這麼早?」樂天打了個招呼。

「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你要離開?」玲瓏看著樂天。

「我只是出去旅個游,沒必要滿世界都通知了吧?再說了……你是我什麼人?」樂天奇怪地反問。

玲瓏張了張嘴,居然露出了一副欲言又止的樣子。

「行了,我只是出去一個星期,你在這好好地呆著就行了。」樂天擺擺手。

玲瓏想了想,也只好點點頭。

蘇紫萱也起來了,兩個人收拾了一下就離開了。

來到了警局,樂天看了看蘇紫萱採買的東西,他滿意地點點頭,除了一些巧克力之類的高熱量糖類以外,還有許多的壓縮餅乾。

這個東西可是非常好的一種野外食物。

「行了!搬上車。」樂天說道。

東西都裝在背包袋裡面,這些東西都是要人力帶進山的。

韓妮妮和小助理也來了,兩個人看起來異常的興奮。

「你們啊,可別高興得太早,進山之後可不是你們想象的那麼輕鬆的。」樂天提醒道。

「你別嚇唬我們了,我們早就做好心理準備了。」小助理笑呵呵的回答。

趙敏也來了,她已經將背包背到身上了。

幾個人收拾好東西,上了車之後直奔高小秋的基地。

「還有人嗎?」蘇紫萱奇怪的問。

「我請了一位隨行的保姆,負責照顧你們。」樂天說道。

蘇紫萱莫名其妙。

「你不會將小秋喊來了吧?」她問。

「你想多了,那個女人的眼裡只有她的小店……」樂天笑呵呵的回答。

看到王楚楚的時候,樂天愣了一下,這是什麼打扮?

王楚楚看到韓妮妮和小助理的時候,她也愣了一下。

「她們也是要進山的?」她問。

「沒錯。」樂天點點頭。

「不行!他們的衣服根本擋不住山中的蚊蟲,這個女人的衣服也不行!」王楚楚搖搖頭,她又指了指蘇紫萱。

蘇紫萱看了看自己,自己已經穿著長袖長褲,這樣還不行?

「這樣的衣褲是擋不住蚊蟲的,要買那種可以收緊褲腿的褲子和衣服!」王楚楚說道。

「現買來得及吧?」樂天問。

王楚楚打開背包,居然從包里拿出了好幾件衣服。

「也不知道你們的尺寸,先試試再說。」她說道。

樂天看了看王楚楚的背包,除了一把挖葯鋤和一把小刀之外,居然沒有其他東西了。

蘇紫萱和韓妮妮她們忙著換衣服,樂天則是看著王楚楚。

「你就帶著些東西?」他問。

「現在是夏天,大山內食物眾多,足夠了。」王楚楚回答。

「你確定?萬一碰上下雨天呢?無法尋找食物呢?」樂天反問。

王楚楚看了看樂天。

「那我就撕了你的烏鴉嘴!」她哼了一聲。

樂天無語。

想想也是,山海市都幾個月沒雨了,北山還能下雨?

「還不錯,蠻合適的。」蘇紫萱說道。

樂天看了看,現在的蘇紫萱看起來像是個山姑。

韓妮妮和小助理也換好衣服了,兩個人看起來一點也不比蘇紫萱好。

「鞋子倒是還可以,不過我建議最好穿水鞋!」王楚楚提議。

樂天看了看她的腳,腳上的確穿著一雙膠皮水鞋。

「這個還是算了吧?穿這種鞋子走路要累死人的。」他說道。

王楚楚想了想,倒是沒有再反駁,這些人平時根本不進山,穿這種鞋子的確太累了。

倒是趙敏一直像是一個專業人士一般,什麼東西都準備齊全,她的腳上穿的可以專業的防水登山鞋,衣服也是專業的登山衣,看起來完美極了。

「可以出發了嗎?」小助理興奮地問。

「走了。」樂天點點頭。

一行人都擠上了一輛車,樂天開著車直奔北山而去,越是靠近北山,樂天發現那種運水車就越多。

「北山風景區估計要關閉了吧?」趙敏說道。

「為什麼?」樂天奇怪的問。

「缺水啊,你們還不知道吧,風景區內本來有三處泉水,四季不斷,可是從今年開始,泉水就不流了,專家說可能是因為山海市雨水不足,地下河水量銳減造成的。」趙敏回答。

「那景區豈不是損失大了?」小助理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