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鐺鐺鐺!鐺鐺鐺!」敲門聲驟然響起。

「難道又是江奶奶?」安慕西duang~duang~duang~的踩著輕快的小步伐跑過去打開了門。

「是你?」

「內個,安小姐,又見面啦~你的快遞,請簽收~」快遞小哥熟悉的面孔,熟悉的笑容出現在安慕西面前。

「這麼晚了,還送快遞么?」安慕西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她頭一次收到夜裡十點的快遞,聞所未聞,難不成這傢伙對自己有企圖?

她可是依稀記得,這兩天手機上有關於快遞員上門欲要侮辱單身女客戶新聞,不會被自己遇上吧……

「沒有!我已經下班了,不過我下班前看到了你的快遞,順路就給你拿了過來~安小姐再見!」

「額…再見!」

安慕西一臉遲疑的接過快遞,看著快遞小哥轉身離去的背影,隨即關上了門。

「人字拖,這是個什麼鬼,這就是超級圍裙咩?」

安慕西打開包裹,裡面放置著一個疊放的整整齊齊的透明……塑料……圍裙!

「是的宿主!這是系統出品的超級圍裙~具體請看內部附帶的說明~」

人字拖很官方的說道。

「說明書:超級圍裙~防水,防火,防盜,防高溫,防一切污漬,免洗~輕盈透氣~纖薄透明~可貼身穿戴~

唔……有這麼厲害?防盜?誰會偷一條圍裙……

還有,這個貼身穿戴是個什麼鬼啊~你是要我把圍裙當內衣穿么?」神特喵的~

「這是系統根據宿主的習慣量身定製的~宿主,改天穿著感受一下?」

「感受你妹!」

「宿主!跑步去吧~」

「……」

安慕西坐著電梯來到一樓,夜晚的小區靜悄悄的,花園裡傳來蟋蟀和昆蟲的嘶鳴聲,此起彼伏。

道路旁的射燈打在草皮和綠植上,發出綠色的光芒,映襯著道路拐角處歐式復古的橘黃色路燈,很是和諧美觀。

雖然說此時已經是夜晚十點,可安慕西並不打算在小區內跑步。

儘管這是高檔住宅區,可面積並不是很大,滿打滿算也不過8棟樓。

高跟鞋踩在堅硬的石頭路面上,那聲音不是一般的響亮,在小區跑,那五公里自己要跑上多少圈?

用腳指頭都能想到,自己跑起來會被周圍樓上樓下的的業主給罵死,在這裡住了這麼多年,她暫時還不想和小區的所有業主為敵。

按著腦海中計劃好的路線,向著小區外面走去。

她不知道的是,在她從樓下走出,路過花園的時候,花園裡的健身器材邊上,有個正在活動筋骨的俊秀青年,正是下樓鍛煉的一一。

「唔?是安慕西么?這大晚上的,穿著高跟鞋,去哪裡?」龍道一疑惑的自言自語道。

「姑娘~這麼晚還出去啊?」前天幫助安慕西丟垃圾的保安坐在門衛室門口燈光下,笑吟吟的打著招呼,旁邊還有個保安~

「額~是的!出去跑步來著~大叔再見~」

安慕西尷尬的回應一聲,看到這大叔,又想起了偷內褲的事情~

果然……才走出不到十米,就聽到身後倆保安的討論。

「嘖嘖嘖~謊話都不會說,跑步?有穿高跟鞋跑步的嘛?我看吶~八成是出去偷內褲的~」

「不對吧!偷東西也不能穿高跟鞋吧,那跑起來多不方便?我看八成不是去偷的~」

「也是哈~長這麼漂亮,還有些性感的身段兒,即便是給路人,要幾條內褲也是很簡單的吧~」

聽到他們二人的對話,腳下一個趔趄的安慕西,氣的咬牙切齒。

「宿主!請保務必持冷靜~」

「呼……」噠噠噠噠噠~

找不到地方發泄的安慕西,說著馬路,一路狂奔而去,留下一連串清脆的鞋跟撞地聲~

「內褲?什麼鬼?」龍道一嘀咕了一聲,跟出了小區。

他自己也不知道是因為好奇,還是擔心她一個女孩有危險,總之就是跟了出來。 我們哪裏是不地道,我們是被那個給鬼附身的歐雲嚇出毛病了,這纔不敢冒然靠近。萬一她還像之前一樣,猝不及防就給我們來一刀,一刀就扎個透心涼。

到時候,再對歐雲心生警惕,就爲時已晚了。

“扶歐雲?我纔不扶歐雲,剛纔她還拿刀要殺我呢。我一扶她,還不得被她一刀給捅死?”宋晴一提到歐雲脾氣就上來了,用手指指着被我踢到不遠處的瑞士軍刀,“那把刀上面,還有她的指紋呢。”

我本來想拉住宋晴,可是來得及沒攔住,讓她把話脫口而出。

當時的歐雲是被鬼上身了,這種靈異的事件,根本就不方便泄露出去。

因爲就算說出去也沒人相信,況且宋晴小腹處的傷口已經痊癒了,血液全都倒流回去,瑞士軍刀上面應該也沒有她傷口處留下的血液了。

到時候,即便叫來了警方的人,吃虧的也都是宋晴。

宋晴指認歐雲,說她要用瑞士軍刀殺人,歐雲當然是不肯承認。兩個人,在女生宿舍都有自己的小圈子,沒多大會功夫。

四周圍的人多起來了,看熱鬧的看熱鬧,幫忙拉架的拉架。

爭執的聲音越來越大聲,兩個人吵得面紅耳赤,就差扯頭髮抓臉的打起來了。

我並沒有加入這場爭吵,手指不自覺的放在自己平坦的小腹上,憂心忡忡的想着自己肚子裏會不會真的有個鬼的孽種。

那可是陰胎!

活人懷陰胎,在電影裏的情節中,最後都是被肚子裏的鬼嬰給吃了的。

我心裏面害怕,冷汗蹭蹭的從腦門上滾落下來,腦子轉念就想到了,那個男子,他好像不見了!

我還沒有求他救救被穿了以日本軍裝的屍妖咬了脖子的顧涼呢,當時她脖子被咬破了,流了那麼多的血。

現在回寢室去看她,會不會連屍體都僵硬了?

我越想越害怕,也沒顧及到身邊的人,拔腿就往寢室裏跑。

回到寢室,寢室裏面的窗戶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清晨的陽光撒在陽臺上。整個房間顯得格外的明亮,和幽暗潮溼的走廊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天放晴了,掛在走廊裏天頂的那些衣裳,也能拿出去曬了。

四下一打眼,顧涼還趴在寢室正中央的小桌上,脖子上的肌膚呈小麥色的健康。昨晚上屍妖咬過的齒痕印和血淋淋的鮮血已經不見了。

她壓在身下的紙面上還是留着一滴一滴的屍妖流下來的血液,證明這羣小妮子昨天晚上幹出來的瘋狂舉動,是不可磨滅的事實。

我看到顧涼淺淺的呼吸,緩緩起伏的胸膛,忍不住一屁股坐在自己的牀邊上,鬆了一口氣。

她活着!

那個神祕的,穿着古代服裝的千年古屍,他沒有食言,他救了我寢室裏的所有的姐們。我都不知道該怨恨,還是該感激他。

我腦子裏全都是昨天晚上,那個巨嬰變成拳頭大小的白光鑽進我的小腹中的畫面。只要一想到,小腹就是一陣詭異的冰冷,心跳不斷地加快。

那東西是我肚子裏的陰胎嗎?

它居然可以自由的進出,這太詭異,也太恐怖了!

我是活人,懷了鬼胎,我成什麼了?

我現在該怎麼辦?

我雖然學的是法醫專業,但是畢竟也是學醫的,最簡單的醫學常識我還是知道的。我從第一次遇到那具古屍,到現在才幾天啊,即便是懷孕了,肚子裏的胚胎都還沒發育。

昨天晚上,就跟做了一場噩夢一樣,突然出現的那個東西,是個半人高的巨嬰。

我心神不寧,腦子裏亂做了一團,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處理。

萬一肚子真的一天天大起來,簡燁會怎麼看我?

我是不是就要失去簡燁了?

我雙手撐着牀墊,已經被這種恐懼的心理,刺激着眼淚不自覺的從眼中吧嗒吧嗒的落在牀墊上,出現一滴一滴深色的水花。

我不想失去簡燁,我從小到大都是簡燁陪着我一起長大的,我瞭解他就像瞭解另一個自己一樣。

將來我還要和他生兒育女,共度一生。

寢室裏的宋晴和歐雲已經回來了,不過相互之間都不說話,宋晴一回來就摔東西。弄的寢室裏“乒呤乓啷”的都是響動,把睡在桌子上的顧涼都給吵醒了。

歐雲好像受了巨大的委屈一樣,眼圈紅紅的,開始收拾自己的東西,“這個寢室沒法住了,我要搬回家住,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銀豹的少年寵物 “你不搬走,我還要搬走呢。”宋晴聲音也很大,非得和歐雲較勁兒。

顧涼醒過來還迷迷糊糊的,搞不清楚狀況,卻夾在兩個人中間,不得不勸架。

結果沒想到,兩個都是乾柴對烈火,根本就勸不住,兩個人都是話裏帶刺嘴裏冷言冷語的。

顧涼似乎被逼的沒辦法了,把注意力集中在我身上,大喊了一聲:“別吵吵了,你們看,蘇芒都被你們這兩個小丫頭片子氣哭了。蘇芒,昨天晚上到底怎麼了?我就記得,我們請碟仙來着,然後就什麼都不記得了。”

顧涼屬於理智型的女人,扎着一頭清爽的馬尾辮,平時就喜歡穿襯衫這類的看起來精明幹練的衣服,看着就像個女強人。行爲舉止也很大氣,是我們寢室當仁不讓的宿舍長。

見她提到了我,兩個小妮子都偃旗息鼓了,雙雙看向我。

宋晴和我關係最好,立刻忘了和歐雲置氣,坐到我牀邊拉住我的手,問我:“蘇芒果,你沒事兒吧?怎麼哭了?” 「嗯?人呢?難道是打車走了……」

出了sl小區的龍道一,看著空空如也的街道,兩邊都沒有安慕西的身影~一臉懵逼的嘀咕道。

想了想,剛才安慕西應該是出門右拐來著~走了幾步感覺不穩妥,拿出手機給狐狸播了過去。

「歪?老大!這麼晚了有啥指示啊?」

狐狸的聲音一如既往的萎縮,和放蕩。沒有任何意外,背景音里依舊有這動作片里女人的呻吟。

「……尼瑪!你特么的看了一天這個?」龍道一滿頭黑線,沖著電話咆哮道。

特么的,作為潛龍第二小隊的電腦專家,地下世界,排名前三的超級駭客,偏偏有個如此撲街的嗜好,這簡直整個小隊的恥辱。

「嘿嘿嘿,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嘛~老大,您打給我不會是為了竊聽我的背景音吧?」

狐狸知道隊長不是真生氣,繼續在電話里開著玩笑。

「少廢話!用天眼幫我找個人!就是白天我讓你查的那個安慕西!把圖像和定位發給我!」

「收到!」

狐狸掛掉電話,把電腦前的紙巾,零食推開,點燃一根煙,坐了下來,噼里啪啦的敲擊著鍵盤。

屏幕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字母,然後畫面一轉,安慕西的照片出現在一個光圈裡。

「天眼系統開啟~搜索執行中~」

電腦提示音響起,屏幕上出現了整個地球的畫面,然後縮小到亞洲,再次縮小到華國s市,一個個場景和頭像極速閃動跳躍,最後小框框停住鎖定在了安慕西身上。

「滴~有新數據,是否接收~」龍道一的手機亮了起來。

「接收!嗯?她這是再幹嘛?……夜跑?」

龍道一看著手機屏幕上的安慕西,正在距離他1公裡外的馬路上奔跑~一臉懵逼。

穿著高跟鞋出來跑步?她是智障咩?不對,應該不是單純的跑步,我得去看看……

龍道一抓著手機,向著安慕西的方向追了過去~

「噠噠噠噠噠噠噠~」

「唔,人字拖,感覺不錯哦~如果沒有這噠噠噠的聲音,就好了~」

安慕西覺得高跟鞋跑步,也沒有想象中那麼難,也沒有覺得腳部有什麼不適。

「宿主~這一切得益於和平鴿的改造,也得益於你的高跟鞋是系統出品~換做普通人普通鞋,跑出最多幾百米,就得對著天喊粑粑麻麻了~」

「……有嘛?我怎麼不覺得?」

「經過和平鴿改造過的身體,不管是耐力,爆發力還是協調性,都達到了完美程度。這是99.99999%的人都達不到的!

而且系統出品的鞋子和衣物,都有記憶功能,一旦穿戴習慣,就會完美貼合宿主的身體部位,所以你的腳才不會覺得痛苦和難受。也不用擔心鞋跟會斷,或崴腳~」

「哦豁?人字拖,你這麼說起來,好像真的有點兒6噢~」

「謝謝誇獎!系統出品,必屬精品!完美的衣物本就應該是人類身體的一部分~」

「……那,這噠噠噠的聲音能不能消除~」

「宿主!不要太過分,你這個要求已經違背了高跟鞋存在的初衷~」

「高跟鞋的初衷?那是什麼?」安慕西奇怪的問道,這一刻,她覺得自己就是的熱愛學習,充滿求知慾望,品學兼優的寶寶~

「高跟鞋最早是男人為了騎馬而設計~後來才逐漸成為優雅女性的心愛之物,鞋跟是否清脆,這關係著鞋子的自身品質~

在各種場景,只要高跟鞋的主人出場,那高跟鞋的聲音就可以很好的吸引場景內所有人的目光~

噠噠噠的馬蹄山,你不覺得它很優美么?」

「……優美么?」安慕西真不這麼覺得~

「宿主!你的國度有一首詩,是這麼說的:

我打江南走過

那等在季節里的容顏如蓮花的開落

東風不來,三月的柳絮不飛

你的心如小小寂寞的城

恰若青石的街道向晚

跫音不響,三月的春帷不揭

你的心是小小的窗扉緊掩

我啪啪的馬蹄是美麗的錯誤

我不是歸人,是個過客……」

「……」

「等等,人字拖,啪啪的馬蹄聲?不應該是噠噠的馬蹄聲咩?」

「額……我複製了個假網站~」

「……幾公里了?」

「三公里!」

「吾槽!人字拖,2.5公里的時候,你幹嘛不提醒我折返?我可是多一點都不想跑……」

「宿主,生命在於運動,你運動的熱情需要提高,做個氧氣美女不好么?」

「……」好是好,可即便不難受,也不要穿高跟鞋跑步吧~真是夠了~

「穿高跟鞋還特么跑這麼快,有木有這麼誇張……不去當運動員還真是可惜了」

龍道一開足了馬力,一公里的差距,始終沒能追上,心裡陰影已經全面覆蓋並且開始摺疊。

「咦?她返回了?我是返回,還是……」龍道一想了想,轉到了一棵樹後頭,摸出煙點上,他決定在這裡等待~

「噠噠噠噠噠~」安慕西原路折返,自顧自的跑著。

跑過一個小巷子口的時候,根本沒注意巷子口的陰影出有三個流里流氣的青年。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