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的臉色瞬間變得陰沉起來,特別不爽的說:既然你們這麼有精神,中午飯就別吃了,再給我站兩個小時!

那幫學生頓時發出哀嚎的聲音,彷彿一下子從天堂掉落到地獄,任憑他們怎麼求饒,我就是無動於衷,尤其是看到他們幽怨的眼神,心裏別說多痛快了。

哼!讓你們笑我。

這時大地突然顫抖了一下,所有的學生都忽悠一下,勉強穩住了腳步。

他們以爲是地震了,臉色嚇得煞白,不過這裏就是空曠地帶,所以也就沒有亂跑。

而我瞬間凝重了起來,我從這地上嗅到了一絲讓人絕望的力量,我絲毫不懷疑,地底存在只要動一動手指,就會宰了我。

廣播中突然響起溫良的聲音道;還請大家不要驚慌,這不是地震,只不過新宿舍在施工而已,重複一遍,這不是地震,只不過新宿舍在施工。

我暗自握緊了拳頭,終於要動手了嗎?

那些新生額頭上的黑氣,瞬間暴漲,如果說之前是白襯衫上灑了幾滴墨水,那麼現在就整個衣服都掉進了染缸,黑的發亮。

我深吸一口氣,拿出手機給吉慶發了一條消息,讓他們今晚10點之前必須離校。

發完消息後,我就讓這幫新生解散了,估計晚上就要出事了,我現在哪裏還有心情收拾他們。

如果我估計不錯的話,晚上12:45的時候,應該就是陰氣最鼎盛的時候,那幫鬼教的傢伙,有八成的可能性,會在這個時候動手。

說到這的時候,大家要問了,既然知道要出事,那爲什麼不把那些學生提前解散呢?這樣一來靈異調查局也能放開了手腳不是。

說實話我也想啊!可是一週之前徐老頭就給我來電話了,再三警告我,如果察覺到了異樣,第一時間告訴他們,千萬別提前組織學生疏散,以免打草驚蛇。

正當我鬱悶的時候,溫良這傢伙,帶着一幫工人,從不遠處走了過去。

我死死地盯着那幾個人,這幫傢伙絕不是活的!我在他們身上聞不到一絲陽氣。

而且看他們略微擡起的後腳掌,心中暗自一驚,去他大爺的!借屍還魂!?

這幫傢伙挺會玩啊!估計這幾個工人就是被害死的,然後讓這些鬼,鑽進他們的身體裏,以便在白天行動。

或許是察覺到我的目光了吧,溫良猛然回過頭來,發現是我之後,用大拇指劃過脖子,然後挑釁的看了我一眼。

看到他的動作,我心中暗想,終於撕破臉皮了麼?不過我也不甘示弱的回了一箇中指,然後吐了口吐沫,轉身離開了操場。

離開操場後,我直徑來到了食堂,不管怎麼樣,晚上絕對會有一場惡戰,先吃飽喝足,養精蓄銳再說。

我一進門就看到了,早就打好飯的林瀟瀟,滿含笑意的看着我,好像迎接丈夫回家的小媳婦一樣。

我深深的嘆了口氣,通過這段時間的接觸,要說在她身上,沒有什麼別的感覺那是假的。

如今知道她有危險後,我的心裏就更加的不是滋味了。

不行!我得想辦法讓她遠離這裏。

坐在她給我留的位置上,二話不說,就開始狼吞虎嚥,在吃飯的過程中,我的腦海裏不斷的運轉,該怎麼讓她離開學校。

一時間飯菜猶如嚼蠟一般,沒有絲毫的味道,林瀟瀟則在一旁,不斷的叮囑我慢點吃,眼睛都快眯成月亮的形狀了。

看到她的樣子,我心中頓時一驚,不由得想起了,那個女孩,一笑起來眼睛就變成月牙狀,多麼的迷人啊!

愛屋及烏的情感下,讓我更加堅定了,不讓她涉及危險的決心。 一頓飯後,我破天荒的拉起林瀟瀟的手,把她帶到了那個小樹林裏。

林瀟瀟的手心不停的出汗,可見她現在十分的緊張,不過她還是開玩笑的說:教官,你帶我來這裏幹什麼啊?不會是對我圖謀不軌吧?

我深吸一口氣,無視她的俏皮話,看着她認真的說道;咱今天就把事情說開了,別遮遮掩掩的了,你是不是想跟我在一起?

林瀟瀟甩開我的手,故作不耐的說;教官,你這也太自戀了,我在跟你說最後一次,我只不過是在報答你的恩情而已,想太多!說完她轉身就要離開。

九重華錦 你確定想好了麼?我接到通知,過不了兩天我就要離開,回到屬於我的地方,從此可能就無緣再見了。

林瀟瀟聽到我的話後,她浮在半空的腳,暫停在了那裏,整個人都僵住了。

過了能有半分鐘,她收回邁出去的腿,來到我的面前,靜靜的看着我,彷彿要把我印在腦子裏一樣。

我們兩個對峙好一會,林瀟瀟最終還是嘆了口氣說:算你贏了,我是喜歡你,自從那天回去之後,你的身影就一直浮現在我的腦子裏,怎麼樣都抹除不掉。

我猛然把她抱在懷了,輕輕的說道;你的心意我都知道了,對不起之前騙了你,我發現我也深深的愛上了你,你可以接受我的愛麼?

林瀟瀟懵了,她徹底的懵了,她怎麼也想不到,我居然也愛着她,一時間淚水順着臉頰流了下來。

直到她的淚水打溼了我的肩膀,我們才鬆開了擁抱,她深深地看着我,生怕我會消失了一樣。

我輕輕撫摸她那嬌嫩的小臉蛋,笑呵呵的說;瀟瀟,今天晚上咱們出去慶祝一下吧,慶祝我們在一起的第一天。

林瀟瀟聽到我的話後,小臉變得通紅,她哼哼唧唧的說:昊天,是.是不是太早了一點?

我瞬間就明白了她話裏的意思,老臉忍不住一紅,現在的小姑娘在想些什麼啊!我也真是服了。

我輕咳一下掩飾尷尬,掐着她的臉說:快把你小腦瓜裏的東西收回去,想什麼呢?真是的,我是哪種人麼?只是單純的吃喝玩樂一下而已。

林瀟瀟頓時鬆了口氣,然後對我流露出一個尷尬而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我從兜裏掏出張銀行開,塞到林瀟瀟的手裏,然後笑呵呵的說:這張卡里有點錢,六……。

還沒等我說完,林瀟瀟趕緊把卡遞給了我說:這.這不合適,晚上慶祝的話,咱們AA就好了,你掙錢也不容易。

聽到她的話後,我心中泛起一絲暖意,多麼好的姑娘啊!真不知道那個孫賊,那麼的有福氣,未來能取這樣的女人。

不過我故作生氣的把她的手退到一旁說:你放心吧,哥有錢,你消停的收着,我一個大老爺們,讓女生花錢,多他孃的丟人啊!別再讓了啊!再讓我生氣了。

林瀟瀟看我好像真有點生氣的跡象,只好無奈的點了點頭,小心翼翼的銀行卡揣進兜裏。

看她妥協了,我笑呵呵的摸着她的頭說:這纔對嘛!密碼是六個零,六點來鍾結束軍訓後,你就去五里屯逛逛街血拼一波,如果累了就去做個SPA美容啥的,

今天晚上是我值班,我估計最快也得十一點多結束,到你那裏怎麼說都得一點了,不過你放心,我一定會到的,所以手機記得開機,一定要等我哦!

林瀟瀟笑着點了點頭,眼睛再次眯成月牙狀。

看到它的神態,我不由哆嗦一下,真他大爺的像。

我強行鎮住心中的悸動說:好了,瀟瀟你先回去吧,我一會得去趟校長室,跟校長談一些事情。

林瀟瀟乖巧的摁了一下,然後一步三回頭的轉身離去,我催促了她兩聲後,也朝着相反的方向離去。

此時我的內心是複雜的,林瀟瀟對於我來說,根本沒有愛情的感覺,就算有撐死也就把她當成了妹妹。

我做這些都是爲了她好,可惜我沒有辦法告訴她,我欺騙了她的感情,希望她不要恨我,那張卡里我提前轉了兩百萬進去,就當我對她的一點補償了。

可是我沒有看到,林瀟瀟離開我的視線後,眼睛瞬間就紅了起來,兩行清淚順着大眼睛,不停的落下。

處理完事情後,我開始了下午的訓練,一個下午林瀟瀟都沒有來找我,心裏雖然有點空落落的,但是我也能理解,小女生嘛!肯定是害羞了。

時光總是那麼的快,感覺一眨眼的功夫,下午的軍訓就結束了,我狠狠地伸了個懶腰,然後去食堂吃了個晚飯。

戲點鴛鴦 等我回到宿舍的時候,發現裏面空蕩蕩的,一個人都沒有。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沒有感到絲毫的寂寞,反而暢快的鬆了口氣,還算吉慶這幫傢伙聽話,要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他們。

坐在宿舍的牀上,隨便扯下來一張牀單,開始靜靜的擦起來暗虎刀。

自從暗虎刀斷了以後,我已經好久沒有擦過這個老夥計了,不是我嫌棄他,而是怕想起那些不好的記憶。

而今天我必須保證滿狀態,鬼知道半夜會發生什麼事,擦暗虎刀能讓我靜下心來,這也是我在陰間戰場養成的習慣。

擦會暗虎刀,打電話逗逗冷燕,運轉兩下靈力,一晃就到十一點了。

我看時間差不多了,把暗虎刀持在手中,然後準備請仙上身,不管怎麼樣,先把仙家留在體內再說。

雖然有點坑仙,但是多一分實力,多一分保障不是麼?鬼知道那兩個大陣運轉後,會不會隔絕空間,到時候仙家清不過來,我至少得損失四成的戰鬥力。

由於這次事件的特性,我毫不猶豫請了水護法過來,有鬼王的力量,我倒要看看那些小鬼怎麼叫囂。

我先請的全竅,看着眼前魁梧的水護法,我獻媚的說:護法大大,怎們別來無恙啊!

水護法聽到我有些發嗲的語氣後,狠狠的瞪了我一眼說:滾犢子,有話快說,有屁快放,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憋什麼壞,我能感覺到地下有東西,這次恐怕事情不小把?

水護法能夠猜到,根本就沒出我的意料,畢竟是千年老鬼了,感知力肯定不差。

不過這傢伙也是死要面子,明明知道地下的東西恐怖,還裝作無所謂的樣子,這傢伙果然是悶騷型。

這話我當然是不敢說出口,萬一這老鬼一生氣跑了,那我可就慘了,再找別的仙家都來不及。

我笑呵呵的說:您先別生氣,正如您所說的,一會有一場大戰,而我也會被捲進去,您看看一會能不能像常爺一樣,把您的力量,封存一些在印記上?

水護法點了點頭,然後又恢復了那張老冰塊臉,瞬間就離開了。

水護法走後,我趕緊查看印記,感受到裏面磅礴的力量後,我的嘴都快獵到天上去了,這傢伙真是夠意思啊!居然給我留了七成的力量,他大爺的我以爲最多五成呢。

這回再讓我碰見那隻色鬼,不用別的,嚇都嚇死他了。

不過我也沒高興的太早,畢竟以我現在的實力,能夠運用他三成的力量已經是極限了,否則的話,妥妥的經脈炸裂。

duang.duang.duang.

十二點的鐘聲準時響起,外面開始颳起了陰風,戰鬥即將開始! 林少坐在地上,憤怒的吼道:草!什麼東西這麼滑!

他張開手掌,藉着微弱的月光,才發現他的手上,滿是刺眼的猩紅。

林少這才發現,屋子裏除了尿騷味外,還瀰漫着一股強烈的血腥味!

正當他驚怒的時候,張胖子配合的轉過身來,瘋狂的看着他,好像看着即將入口的獵物一樣。

原本肥碩的身軀,在鮮血的渲染下,感覺更加龐大,手中的小刀,嘀嗒嘀嗒的滴着鮮血,再配合張胖子扭曲的面容,妥妥的18禁。

林少看到這樣的場景,那還有憤怒的情緒,直接就嚇破膽了。

張胖子慢慢的走過去,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他手中的小刀,不斷的碰撞在牀鋪上,發出刺耳的聲音。

張胖子每走一步,林少就不斷的後退,嬌生慣養的林少什麼時候見過這樣的架勢,他腦海裏一片空白,失去了思考的能力。

直到把他逼到角落裏,林少才幡然醒悟過來,他猛然躍起,不顧腳腕上的疼痛,想要逃離這裏。

可是不知道爲什麼,無論他如何用力,那扇小小的木門就是打不開,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外面堵着一樣。

這下他徹底沒了退路,反而張胖子,距離他還有不到兩米的距離,生命的威脅下,哪裏還有什麼面子。

林少跪在地上不停的磕頭,不停的求饒着。

張哥!

不!張爹!

您大人有大量,之前都是我的錯,求求您! 傅先生,緣來是你 放過我!

您就把我當個屁放了。

我可以給你錢!可以給你很多很多錢,只要你放過我。

不!不要!

啊!!!

林少這些話,根本沒有起到絲毫的作用,張胖子手起刀落,準確的割開了他的咽喉,鮮血瞬間噴灑出來。

林少趴在地上,雙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嘴裏發出嘶嘶的聲音。

這時寢室的大門,被一股巨力掀開,門前的張胖子,也被這股巨力掀飛出去,撞在桌子上。

從門外衝進來,一個拿着斷刀,留着長髮的青年。

沒有錯,這個青年就是在下。

原本這個時候,我應該前往學校門口,和其他供奉會合,可是我始終有些放心不下這些學生。

如果說大陣啓動之前,鬼教不搞點什麼事情,那還能是邪教麼?

到時候第一個受到傷害的,肯定是這些無辜的學生,所以我沒有聽從明令,衝向了新生寢室樓。

結果剛到這裏,就聽到了一聲響徹天際的慘叫,我緊忙衝向發出慘叫聲的房間。

儘管我的速度再快,也不是瞬間移動,當我衝到那個房門的時候,就聞到了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我心中暗叫不好,陽氣匯聚到腳上,用盡全力把房門踹開,然後就發生了剛纔的一幕。

看着腳下的屍體,還有他那雙不甘的眼睛,我的心裏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

輕輕的合上屍體的眼睛,看着坐在地上,目光呆滯的胖子,我冷聲說道:別藏了,你身上很臭知道麼?

我話音剛落,那個胖子身上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開始萎縮起來,直到變成皮包骨頭才停下來。

從他殘破的身軀中,浮現出一大一小兩個身影,那個大的身影,整的身體都是破碎的,眼神中滿是邪異的目光。

小的身影則和那個胖子的樣子相同,眼神中滿是迷茫之色,看來是胖子的魂魄。

當我看到這個鬼怪時,心中不由咯噔一下子,雖然他的陰氣不是特別強,跟我差不多,半步鬼將的實力,但是他的難纏程度,絕對不亞於任何一個鬼將,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傢伙應該是凌遲鬼。

凌遲是一種刑罰,也是電視上總說的什麼凌遲處死,即民間所說的“千刀萬剮”。

凌遲處死最早出現在唐朝時期,正式定爲刑名是在明朝,明清時期最爲盛行,大名鼎鼎的將領,袁崇煥就是死於凌遲。

這種刑罰在我看來,是最殘忍的一種死刑。共需要用三千六百刀,並且要在最後一刀處死罪犯。纔算行刑成功!

凌遲刑這種刑法主要用於處罰那些十惡中的一些犯罪,如謀反、大逆等。

袁崇煥就是因爲崇禎皇帝懷疑其謀反,以“通虜謀叛”被凌遲處死。

到了清朝乾隆時期,如果打罵父母或公婆、兒子殺父親、妻子殺丈夫,也就是觸犯倫理道德的罪責,也會受此刑罰

傳說挨刀最多的就是明朝作惡多端的太監劉瑾,他被割了三天,共記割三千三百刀。行刑時,北京圍觀百姓以一錢爭奪其肉,下酒生食之,以泄其憤。

劊子手拿着小刀,在受刑者身上不停的運作,皮膚血肉逐漸分離,那是何等的痛苦啊!

如此劇烈的痛苦,人死之後,怨氣之深就可想而知了,所以有不少富裕的家庭,會買通劊子手,在行刑之前,先給受刑者的心臟來上一刀,以免遭受這樣的痛苦,可是貧苦人家的話,那就慘了。

凌遲鬼出現基本上就是厲鬼級別的,一般來說,行刑之前,都會提前請來生死道上的人,或是清姜家的人來行刑,以免人死之後,化作厲鬼爲禍一方。

由於凌遲實在是太過於慘無人道了,所以在民國初期就被廢除了,那些古時候的凌遲鬼,也基本絕種了。

然而這麼稀有的物種,都能讓我遇見,真是太尼瑪der了,也由此可見,鬼教的底蘊多麼的深。

這種鬼最難纏的地方,就是不可力敵,任何衝擊力都無法傷到他,任何利器也無法對他切割,因爲他本身就是破碎的,而且凌遲鬼還用操控血液的能力。

凌遲鬼怪笑的看着我,抓住胖子的魂魄,輕輕一揉,就揉成了一個丸子的形狀,好像吃零食一樣,吃進嘴裏。

頂級寵婚:悶騷老公壞死了 看到這一幕,雖然有些挑逗我的神經,但我還是強壓下來了火氣,沒有請舉妄動,我雖然瞭解他的能力,但是並沒有剋制他的方法,所以絕不能貿然的出手。

然而凌遲鬼也沒有出手,反而歪着腦袋看着我,嘴裏不停地發出詭異的笑聲,彷彿是看什麼好玩的玩具一樣。 我和凌遲鬼相互對峙着,誰也沒有率先出手,我把左手背過去,慢慢的將暗虎刀收回刀鞘。

對付這樣的鬼物,即便暗虎刀再怎麼強,也於事無補,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誰讓我遇見這麼個難纏的傢伙。

然後凌遲鬼看到我的動作後,臉色頓時大變,陰氣從破碎的身軀中迸發出來。

凌遲鬼的變化,自然逃脫不了我的眼睛,可我有些不明白,這傢伙爲什麼會發生這樣的變化,難道他和白無常是親戚?喜怒無常?

凌遲鬼發出了猶如破鑼般的聲音,他惡狠狠的問道:小子,你是不是殺過一隻攝青鬼?

聽到他的話,我頓時恍然大悟,我說我怎麼聽鬼教這麼耳熟呢,那次在荒郊,攝青鬼臨死前不就是大吼一聲,鬼教會替他報仇的嘛。

當時我也沒太當回事,畢竟我的仇家都那麼強大,我還真沒把鬼教放在眼裏,但如今看到鬼教的實力,我嘴裏不禁有些發苦,這尼瑪是什麼情況?爲什麼我的仇家都是大佬級別的呢?!

雖然有些鬱悶,但是我並不害怕,最多也就是魂飛魄散的下場唄!愛怎麼樣怎麼樣吧!人死吊朝天。

我看着凌遲鬼,不屑的說道:你說那個雜碎啊,沒錯他就是我宰的,怎麼着你和他有關係啊?呦!真不好意。

我用這麼欠揍的話,目的就是讓他生氣,只要他生氣,我就能找到他的弱點,到時候就好打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凌遲鬼聽到我的話後,憤怒的吼道:你找死! 夫人她有鈔能力 我要把你挫骨揚灰,爲我弟弟報仇,說完他就向我殺了過來。

哎呀我去!原本我還以爲攝青鬼是他的手下,沒想到是他的弟弟,估計我就算不說出那樣的話,他也會暴怒的想把我撕成碎片吧!

看着凌遲鬼衝過來的軌跡,我不敢託大,瞬息之間給自己加持上御字訣,又藉助了水護法的一成力量。

等他來衝到我面前的時候,我就已經準備就緒了,身體的陽氣,盡數運轉在右手,直接給了他一個右勾拳。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