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白一看不對,這麼打不是辦法,“娜娜!”小白叫了一聲,然後把自己的皮帶解了下來,直接扔給她。

學過太極的娜娜對付這種硬東西自然有辦法,只見她一手拿着皮帶,然後熟練的在手上一纏,又衝了過去。皮帶可不是什麼刀槍棍棒,但是對於娜娜來說對付這種硬的像石頭一樣的東西來說還正好,就當用皮帶困石頭了。

那甲蟲被娜娜那一下早就打的有點暈了,所以趁着他妹恢復,那那又是一腳踢了過去!

第二腳後緊跟在,皮帶繞過它的身體,一圈又一圈!直接把它捆着想和糉子一樣而且又避開了它的利牙。

“搞定!”

現在大家總算是知道了元兇了,但是想想,在這博物館內或是已經逃出博物館外還有四隻這麼堅硬的甲蟲在,大家就頭疼。

“找個地方把他關起來,然後分析一下他的弱點!”走出小儲藏室,袁園就和他的技術人員說了起來。

而小白則是回到了家中,因爲他要證實一件事,

“爸!爸!”小白一回家就叫了起來。

“這麼了?事情解決了?”光頭老爸問道

“沒有解決,而且變麻煩了,對了你那本明朝古書,能再給我看一下嗎?”

“好!上樓!”光頭老爸把那本書又一次給了小白看了起來。

小白拿着這本連封面都沒有的黃皮書,開始翻了起來。這次他看的很仔細生怕漏掉一點內容。

“狀如蛋,身如鐵,難易打死……噬其骨者如鬼怪,則現襲……”看着這書上寫的一些話,小白越來越覺得,這和那蟲很像。

“恩!後半頁呢?”小白拿起書問道,這本書是很舊了所以難免會有缺損。

“沒了,我這本是殘本!所以只有這些內容,但是我這可是原本比那些博物館裏存放的手抄本,可值錢多了。”

“手抄本?老爸,手抄本是完整的嗎?還有這書叫什麼名字?”小白突然叫了起來。

“當然、應該是完整的,書名嘛?好像是叫異聞冊。”

“老爸我愛死你了!”

說着小白就駕車飛奔向博物館,現在一分一秒都很重要,誰知道那四個蟲子什麼時候會出現。

回到博物館內,小白就找上了娜娜、巖峯、胖子,開始找書。

“好了就是這樣,書名應該是叫異聞冊,是明朝古書,大家快找。

這一天兩個小隊的任務都很明顯,第八小隊由袁園帶領的三名近身武者在整個博物館內開始搜查蟲子的痕跡,而兩名遠程攻擊隊員在保護那名技術員研究者蟲襲的弱點。

而小白的隊伍,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找書!看那一推推被翻出來的書籍,要是讓認識寶貝的人看見那可要心疼死了,這些可都是古書啊。

“找到了!”

“有結果了!”

同時在傍晚兩邊人馬,都有了所獲,巖峯終於找個那本《異聞冊》還是清代翻編的,裏面好多話,都翻譯成了白話文,讓後人更加好讀懂。

“袁園隊長,初步分析這的蟲子的甲殼硬度接近合金鋼材,還有他有一個弱點,應該懼怕光亮。”

翻開異聞冊,小白直接翻到那噬骨蟲的介紹,而看了起來。

“果然,果然。就是他!沒想到這種衝還有假死的特性,一直睡到現在嗎?”熊安邦拿着書和大家一起看了起來。

“找弱點,找弱點。”

“在這,”胖子指着一條讀了起來。

“食醋,可潑其蟲,讓其蟲無力,然後可以焚燒消滅!”

(本章完) 第4184章

除了周圍已經沒有了那一圈守護的靈魂,門口的位置依舊是大排長隊的惡鬼們!

墨九狸皺眉看著棺木內的男鬼,之前那種熟悉的感覺,在對方吞噬了周圍的靈魂后,似乎更加的明顯了,這讓墨九狸實在想不明白是怎麼回事!

於是墨九狸走到男鬼的棺木邊緣,看著裡面坐著的男鬼,皺眉不語,墨九狸總覺得對方有什麼問題,還有自己那莫名的熟悉感,並沒有讓她感受到惡意,反而帶著一絲親切的感覺,可是到底是什麼,墨九狸卻是怎麼都說不清楚!

糾結的墨九狸站在黑色的棺木邊緣,盯著黑色棺木裡面的男鬼發獃起來,隨著墨九狸站定的時間越久,棺木周圍就開始發生著肉眼難以察覺的變化……

等到墨九狸察覺的時候,發現棺木已經快要完全消失了,這讓墨九狸的眉頭皺的更緊了,這個洞府內的一切,還有外面的惡鬼群,和這個鬼深淵,真的很詭異,到底是為什麼呢?

如果沒有那熟悉的感覺,以著墨九狸的性子,早就一把火把這裡毀掉了,可現在墨九狸卻沒有,都是因為心裡那熟悉的親切的感覺!

墨九狸篤定哪種感覺不是假的,而且她必須弄清楚!

看著眼前不斷還在消失,或者說是正在不斷被中間男鬼吸收的黑棺,墨九狸的眉頭沒有鬆開,人也沒有離開,就站在那裡看著黑棺,椅子一點點被男鬼吸收掉!

最後坐著的男鬼站起身,直到他所在的黑棺,椅子,完全消失后,男鬼站起身,直接轉身,朝著後面的牆壁走去,墨九狸好奇的跟了上去……

只見男鬼走到牆壁處也沒停下,竟然直接走了進去,墨九狸一愣,接著也跟著走了進去,沒想到竟然真的走進去了,原來是障眼法!

墨九狸一直跟在男鬼的身後,從牆壁穿越過去裡面是一段暗道,不太長,很快又來到一個跟外面差不多的洞府,男鬼沒有停下繼續前進,墨九狸也繼續跟著……

墨九狸發現洞府和外面的一摸一樣,但是男鬼繼續朝著牆壁走進去,墨九狸已經有了經驗,直接跟著走了進去!

等到墨九狸跟著男鬼的身後,接連穿過八個一摸一填的洞府,來到第九個洞府的時候,男鬼終於停下來了,然後直接停下來,轉了個身,面對著墨九狸停下!

墨九狸微微一愣,四處打量了下最後一個洞府,沒有發現什麼特別的地方,如果非要說有什麼不同,就是這個洞府看起來更加乾淨,精緻罷了!

而轉過身看著墨九狸的男鬼,慢慢睜開了緊閉的眼睛,墨九狸皺眉看著對方,卻發現對方對著墨九狸露出一個和藹的笑容后,整個身體忽然間就炸開,化為點點黑色的力量,接著那些黑色的光點,不斷的鑽入墨九狸的體內……

在那些黑色力量鑽入墨九狸體內的瞬間,墨九狸感應到的那股熟悉又親切的感覺,瞬間讓墨九狸呆愣住了, 醋?

小白這一次又開始思考起來,而他的隊友每次看見他思考起來都十分信任他,別人都說這個二十四超級新人小隊,是因爲了有娜娜和巖峯這兩個有着個位排名實力的隊員纔有的今天,但是他們都知道他們的實力在強,最多也只是會功夫或是拿着武器的手腳,而真正作爲能支配或是說能駕馭這手腳的腦袋的小白纔是最重要的。

“巖峯和我去菜場買醋!娜娜你去找袁園他們幫忙做個實驗這個甲蟲能抵禦多少度的高溫,而胖子你去把我們的老古董拿出來,記得裝滿汽油。”

“老古董?你是說福祥治蟲行裏的那把……”

“是的,快去。”

шωш¤ тт kΛn¤ ¢Ο

其實他們說的老古董,就是當年跟着小白還有胖子他們的重型武器,自制噴火器,想當初小白就是靠着這噴火器,和那天坑裏的巨型白蟻糾纏這麼久的。

來到菜場後小白把事先準備好的揹包給了巖峯,他們兩個一人一個揹包,然後對着那些小商販說道“老闆娘,買醋。”

一家糧油店前小白巖峯一起說道。

“噢,我這有香醋、米錯、白醋你要那一種?”小白一想當然要米錯咯,古時候這麼會有香醋?能有個醋估計也是米醋之類的。

“老闆娘,我們要袋裝的米醋20包!”

“20包?”

“恩!”

這個老闆娘有點鬱悶,那有人買醋買20包的?不過人家要就給人家吧,醋又不是什麼違禁品。

“你們等等,我去裏面給你們拿!”顯然20包米醋老闆娘也要到裏屋去拿了。

“這裏是離開事發地點不遠處的一個菜場,個位觀衆剛纔我們已經看過了那博物館外圍被一圈警戒線拉起了,但是受到制約本臺記者還無法進入,也聽說館內十分危險。但是我們可以問一下當地居民案發時的情況!”這個時候一個揹着攝像機的大哥,和一個手拿麥克風的看上去應該是女記者的人物,也出現在了這個菜場裏。

那個女記者在觀察了一下後馬上發現了小白和巖峯這一對站在油糧店門口組合,一個是高大帥氣的運動風格,一個是文質彬彬但是一襲皮衣!

那個女記者馬上對着攝像大哥揮了揮手,示意去採訪他們。

“你好

,我們是記者,您知道博物館的怪物事件嗎?”

小白一看這個攝像機對着自己,就意識這些煩人的傢伙是電視臺的。

“你們的醋好了。”

就在小白和巖峯在想要這麼回答的時候,後面的老闆娘把後房的醋拿了過來。

急中一智,小白和巖峯突然轉身背對着攝像機說道。

“管我們什麼事!我們是買醋的!”

說着他們就開始把那20包米醋往揹包裏裝,起初還好,但是那攝像大哥看見了他們兩在那不停的拿着醋往揹包裏放,一包、三包、五包、十包、十八包……這到讓攝像大哥一傻,一時間倒是沒有關掉攝像機,在那拍着。

這可好,這種博物館神祕殺人事件可是大事,所以的有關節目都是直播。

現在整個市區內有60%的人就在看,小白和巖峯,在那搶醋!後來聽說小白和巖峯還出名了!

還等他們沒有反應過來,小白就和巖峯偷偷溜走了,留下那已經傻掉的女記者和攝像大哥。

“這幫記者真煩人,”巖峯說道,以前他們學校出事的時候也是一大幫記者,把他煩得夠嗆。後來還誤以爲小白也是記者,差點把小白給揍了。

“沒事,這個世界上又很多職業,多看看就會習慣的,對了被他們這麼一搞,我倒是還想買一樣東西!”

“什麼?”

“骨頭!”

沒有有多久他們兩就回來了,這菜場裏什麼都有,買起來倒是不費時間。娜娜看着小白和巖峯大包小包的走了過來,就問道,你們只是要野營嗎?

“那是野營!對了那個蟲子耐熱實驗這麼樣了?”小白還是擔心這個

“蟲子就是蟲子,天生怕火,別看他們殼硬無比,但是在100度的就開始產生了掙扎,隨後沒有多少時間,那蟲就死了。”

“好極了!”小白總算是找到他們的弱點了,只要有弱點就好辦。

那名技術員,在知道了新的弱點後就通知了自己正在調查的的三名隊員。

“隊長、老黃、優李、剛纔發現這個蟲的一個致命弱點,他們懼怕高溫!聽到嗎?”那個技術隊員拿着對講機說道。

“明白了!老黃、優李,你們聽到了嗎?”袁園的聲音

從對講機裏穿了出來。

“知道了!”

但是回答只有一聲。突然對講機內傳來一陣詢問聲,“優李,你聽到了嗎?”

“優李請回答!”

……

這種情況,就連小白也知道,事情不對了。

“給你!”

突然小白拿了幾包米醋遞給那技術員然後拿過對講機就跑進博物館內,而娜娜和巖峯都跟着後面。

“我是易小白,你們在幾樓?”

“我是袁園,我的隊員在2樓,我正在去,”這個時候突來的不安,讓他們都緊張了。

一到兩樓,小白他們就開始四處尋找,其他人的身影。

在那?在那?可惡這個鬼地方太大了?

“啊!”

一個慘叫聲響起,在那邊。三人飛奔過去,但是等跑近時才發現已經來晚了,地上躺着兩人,一眼就能認出,那是袁園的兩名隊員!他們的死法其中一個和那個館長一樣,另一個則是倒在地下,看樣子還沒斷氣,只是被襲擊了。

袁園看着自己的手下,變成這樣已經憤怒了。

而小白,則是觀察起那具屍體,按理說他們去買醋所用的時間,應該就是他們來調查的時間,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種蟲子就能把人分解成這樣,只有兩種可能,第一種是他們的吞噬骨頭的能力十分強悍,第二個可能就是剩餘的四隻蟲子在一起,他們在一起覓食。

“等等,那是什麼?”小白叫了起來,並且蹲了下來。

“X-406”

在這被蟲子咬死的隊員的左手邊居然有一排歪歪扭扭的字,這是用血寫的! 惡魔契約奪心愛 可以說是這位隊員留給我們的最後線索。可以想象這名隊員在最後知道自己要被殺了的時候拼着最後的意志寫下了最後的線索。

“我不會放過他們,我不會放過他們!出來!出來啊!有本事出來!”

袁園在那握這刀喊這。

“冷靜一點!”小白叫了起來。

“另一個隊員還有呼吸,先救他要緊。”話音剛落,袁園就抱起了那名用巨斧叫老黃的人跑了起來,一邊跑一邊用對講機喊到:“叫救護車,快叫救護車!”

而小白也和其他說道,“先撤這裏很危險。”

(本章完) 第4185章

原來自己感應到的熟悉感覺,是這股黑色的力量嘛?

很快,男鬼化成的黑色力量,全部鑽入了墨九狸的體內!

墨九狸的實力也直接從神王巔峰,直接突破到了真神巔峰,而且完全是紮實的實力,一點也不像是剛突破的,這讓墨九狸自己都震驚了一下!

接著洞府的牆壁上,忽然間出現了一個黑色的圓形光幕,上面出現一段畫面,等到墨九狸看完之後,光幕消失,墨九狸感覺眼前一花,整個人就從第九個洞府,出現在第一個洞府內了!

「我只能幫你到這裡了,剩下的一切就靠你自己了,希望你早日歸來!」墨九狸的耳邊響起一道機械般的聲音道。

墨九狸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身體再次一輕,她直接出現在鬼深淵的石碑前方了!

而那些惡鬼還在和自己留下的幻境廝殺著,墨九狸四處感應了下,發現北冥依舊在上面,神識沒在附近,墨九狸這才鬆了一口氣……

直接在石碑后側的位置,找了個惡鬼群攻擊不到的地方坐了下來,回憶著剛才那句話的聲音,還有之前自己看到的畫面!

那段畫面是無聲的,也很短暫,但是其中卻清楚講述了一個故事,故事的男主角是之前的男鬼,對方從一個小角色一路戰鬥,成長起來,成為了厲害的梟雄,卻沒想到最後中毒而亡……

而自己出現在對方臨死之前,贈給了對方一顆丹藥自己就離開了,後面就沒了……

所以墨九狸不清楚對方到底是誰,又為何甘願化為力量,為自己提升修為,而自己的修為因為這樣提升,會不會對自己有什麼不好的地方,這一切墨九狸都不清楚,但是現在墨九狸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她已經仔細的檢查過自己的身體,並沒有任何的不同,但是她還是讓小書把她的實力,隱藏在真神初階的修為,她可不想讓北冥察覺到什麼!

墨九狸坐在石碑后側休息了足夠的時間,然後也沒察覺到自己的身體有任何的不對勁之後,這才撤掉幻陣,自己和惡鬼群對抗起來!

墨九狸發現這一次那些惡鬼壓根就不敢靠近自己了,自己的幻陣撤掉之後,那些惡鬼似乎察覺到自己身上的氣息,直接就嚇的退開了……

墨九狸微微皺眉,仔細想了下應該是和之前裡面的那些鑽入自己體內的力量有關係!

看著那些惡鬼們被自己嚇的不輕,直接紛紛退的不見蹤影,墨九狸也十分的無語!

這樣等到北冥神識下來的話,一定會察覺到不對勁的!

最後墨九狸想了想直接在惡鬼群出現的位置,布下一個幻陣,一個那些惡鬼攻擊自己的幻陣,然後墨九狸故意釋放出自己真神初階的實力假裝對著眼前的空氣出招!

畢竟,墨九狸是無法陷入幻陣的,雖然幻陣是她布置的,但是也就對除了她意外的人有效果!

果然,墨九狸真神的實力剛剛釋放沒多久, 醫院裏急診室外,大家都等這裏面的消息,看着那到大門上的紅燈一直亮着,大家都不好受,畢竟都是滅蟲人。

“是的,具體情況就是這樣,瑤姨!”小白現在知道了事態的嚴重性,畢竟在還沒在正式消滅蟲子前,第八小隊就已經一死一傷了!這樣下去小白怕他們很難完成任務,所以小白還是聯繫了總部。

“好麻煩的事,你們在那要全力封鎖博物館,不能讓一隻蟲逃出來,這是個大事件!你們馬上行動,我允許你們使用武器,開始工作。”

“瑤姨,不用武器,其是我已經準備好了。 盛世寵愛:葉少的雙面嬌妻 就差找到他們在那了。”

“好吧,我不阻止你,但是記得要小心!”

電話打完,小白拿着手機又翻出了那張“X-406”的圖片看了起來,這到底是什麼?看來不去現場是不能知道的,既然這是他最後留下的,那麼這個記號一定是他死亡的地方能看見一樣東西,又或是一個記號?

不過第二位隊員,明明在對講機裏還聽見他的聲音的,爲什麼跑過去時他也受到攻擊?

等等,袁園在四樓巡查,那個死了的隊員是在兩樓巡查,那麼受傷的隊員應該是在三樓咯?如果說在三樓的隊員先是趕了過去,然後看見了甲蟲,並且開始反擊,但是最後不敵被咬傷後袁園才趕到的話? 愛是一場風花雪月 那麼爲什麼蟲子要跑?

但是看樣子袁園並沒有看見甲蟲的樣子。

又如果說那個蟲子怕熱的話,那他會不會有類似熱感應的器官?在它們發現袁園跑來的是同時也發現了小白,娜娜,巖峯跑來,人太多了把它們嚇跑了?

對啊!這噬骨甲蟲對光源反感,不是因爲它怕光,而是討厭光源所帶來的熱度。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