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恐怕,也只有這個解釋了,不然的話,誰又會從山頂上退下來呢?

要知道,地宮,就在山頂,沒有什麼會比近在咫尺的祖乙大墓更加重要了,除了……生命!

難道天機家族和石家,遇到了關乎生命的危險?所以這支隊伍在接近山頂的時候,才退了回來?

想到這裏,我的眉頭下意識的皺了起來!

石家和天機家族,是我們目前最可靠的盟友,或者說,除了石家和天機家族,其他勢力也不可能成爲我們的盟友!

如果石家和天機家族發生了意外,那我們就將會陷入到四面楚歌,孤立無援的絕境!

不良僞妻 “情況好像變得更加糟糕了!”我嘆了一口氣,旋即,我用一種堅定的語氣低吼道:“加快前進速度,我們爭取在最短的時間內,找到天機家族和石家!”

對於我的提議,衆人是完全不會拒絕的,當即,石毅和大屁便加快了引路的速度,而我們其他人,也是火力全開,飛速緊跟大屁和石毅的腳步,朝着孤山深處瘋狂掠去!

花豹突擊隊 天色漸漸的暗了下來,直到一個多消失之後,柔和的月光,已經灑滿了整座孤山,而我們,依舊沒有找到天機家族和石家的蹤跡……

我們所有人,都彷彿被施了魔法那般,好像完全喪失了說話的能力似的,這一路走來,除了大屁是不是的低吠幾聲之外,包括我在內,所有人都沒有開口說過話,一層陰雲,便猶如穹頂上的月光,幾乎佔據了我們所有人的內心!

忽的,走在最前面的大屁低吠了一聲,當即,石毅便停下了腳步,用力的抽了抽鼻子,下一刻,石毅轉過頭,一臉驚駭的低喝一聲,道:“各位,大屁發現了異常,而且,俺還聞到了血腥味!”

“血腥味?”一聽石毅這話,我的心頓時沉了下去!

難道說,天機家族和石家,真的遇到了不測? 這個念頭剛剛浮上我的心頭,我的眉頭也下意識的緊鎖了起來……

好像見到了我緊鎖眉頭的模樣,大熊的聲音也隨之飄進了我的耳中,“石毅小兄弟既然能聞到血腥味,那就證明,血腥味傳來的源頭,距離我們已經不遠了,與其在這裏胡思亂想,倒不如加快前進速度,看看這股血腥味究竟是從哪裏傳來了!”

“大熊說的不錯,憑人類的嗅覺,都能聞到血腥味,那就證明,血腥味傳來的地方,距離我們並不遠!”我定了定神,堅決的說道:“加快速度,繼續前進!”

當即,我們衆人便加快了前進的速度,在夜色的掩護下,瘋狂的于山林中穿梭了起來!

大概前進了十分鐘左右,石毅和大屁引着我們繞過了一片密林之後,前方,終於傳來了一團火光!

說實話,我這一路上,就好像被一塊石頭壓住了胸口似的,喘不上氣來,我不知道血腥味是否是從石家或者天機家族那邊傳過來的,可是,當我看到了前面的火光,距離謎底越來越近的時候,心中的忐忑卻越來越強烈……如果真的是石家或者天機家族遭到了重創,那我們的前路,豈不是更加渺茫?

我下意識的呼喚衆人停下腳步,所有人都將視線停留在我的身上,似乎實在詢問我爲何停滯不前。

“我們暫時還不確定前面是否是石家和天機家族的人,所以,我們不能貿然衝過去!”我沉吟片刻,說道:“我先去探探路,你們在這裏等我!”

“我陪你一起去!”我的話音剛落,李靈兒便出言說道。

我看了李靈兒一眼,沒有拒絕她的好意,沒辦法,張銘現在身受重傷,戰鬥力大打折扣,大熊好像又不認識天機家族和石家的人,只有我去,纔是最佳的選擇,當然,若是李靈兒與我同去,那就更好了,最起碼,相互之間還能有個照應!

定下了計劃,我和李靈兒便悄無聲息的朝着火光那邊摸了過去,而張銘等人則是在原地等着我們的消息……

那團火光距離我們其實並不太遠,我和李靈兒不消片刻,便摸到了火光的最外圍,這時候,一男一女,兩道輕細的對話聲,也傳入了我和李靈兒的耳中。

“阿修羅應該已經找到了地宮的入口,還有陳泰那傢伙,和我們過了幾招,就突然消失了,這瘋子到底想幹什麼?”男聲的話語中,充滿了不解。

“我們應該是所有人之中,唯一與阿修羅交過手的人,陳泰和阿修羅之間的恩怨,註定他們不可能再站到同一戰線了,我猜,陳泰是想通過和我們交手,來側面瞭解阿修羅的實力……不過,我們下次見到陳泰,還是離他遠一點比較好!”這次說話的,是一道空靈的女聲。

說實話,這一男一女的聲音,我聽着都很耳熟,只是一時間還想不起來,到底是誰的聲音罷了!

當即,我便扭過頭,望向李靈兒,李靈兒一下子就讀懂了我眼中的疑惑,朝着我輕輕的點了點頭,細弱蚊聲的道出了三個字,“石乾坤!”

石乾坤!

大屁竟然真的找打了石家的人!

當即,李靈兒話音剛落,便站起了身,徑直的走出了灌木,而我,則是緊隨其後,跟着李靈兒,朝着火光邁出了步子。

我和李靈兒一動,自然會發出一些聲音,那一男一女自然也會警覺起來,於是乎,當我和李靈兒走出灌木,直接暴露在火光之中的時候,那一男一女已經做好了戰鬥的準備,只不過,當二人看到了我和李靈兒之後,臉上齊齊的閃過了驚愕的神色! 隔着一團篝火,我與李靈兒,同那一男一女遙相觀望……

男人,不用多說,自然是石乾坤,而那女人,竟然是陸茗軒!

其實,我早就知道陸茗軒是天機家族的人了,也得到了陸茗軒進入祖乙大墓的消息,所以,在這裏見到她,我一點都不意外,然而,真正讓我意外的是,篝火四周,除了陸茗軒和石乾坤之外,竟然沒有第三個人了,難道說,他們已經全軍覆沒了?

全軍覆沒!

有可能!

因爲,此時的石乾坤和陸茗軒,皆是滿身血污,俊男美女的臉上更是透着一股說不出的疲憊和蒼白,很顯然,二人一定遭遇了一場非常兇險的大戰!

還有,剛纔聽二人之間的對話,石乾坤和陸茗軒很有可能遭遇到了阿修羅,然後,整支隊伍都被阿修羅重創了!

想到這裏,我的心也不由的沉了下去,那阿修羅,到底擁有怎樣恐怖的實力?竟然能將石家和天機家族的聯軍完全擊潰?或者說,阿修羅有幫手?

我還沒想通這幾個問題,思緒便被與我有過一面之緣,好像話癆一般的石乾坤打斷了。

“楚風!靈兒!”石乾坤的聲音中,充滿了無盡的驚訝,“你們怎麼會在這裏?”

“我們爲什麼不能在這裏?”李靈兒很不滿的反問了石乾坤一句。

“我可不是輕視你們的意思,我是說,你們這一路上,沒有遭遇到敵人嗎?你們還有多少人?這次來祖乙大墓爲了什麼?”石乾坤真的不負“話癆”之名,一口氣拋出了這麼多問題。

李靈兒和石乾坤很熟絡,自然一點面子都不會給他,直接揮手,毫不客氣的打斷了石乾坤的話,簡單的回答了一句,道:“我們這一路上遇到的都是一些小蝦米,你還是先說說你們的遭遇吧!堂堂天機家族和石家的聯軍,怎麼就剩你們兩個了?”

“你們也坐過來,我給你們詳細說說我們的遭遇吧!”石乾坤伸出手,做出了一個“請”的手勢。

毫無疑問,石乾坤的舉動,是在向我們示好,或者說,當他見到李靈兒的那一刻起,就已經把我們當成了自己人,也就是,盟友!

看來,這次的結盟,要比我想象中的更加順利,唯一可惜的是,石家和天機家族的聯軍,貌似已經被打殘了,我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最終還是發生了,我們的前路,依舊渺茫!

石乾坤說話之際,我們四人已經圍到了篝火旁邊,而在不遠處待命的張銘等人,顯然是聽到了我們的對話聲,紛紛走入了火光之中。

見到張銘等人,石乾坤不由的嘖嘖稱奇,道:“你們竟然還有這麼多人,看來,你們這一路上的確沒有遭遇到強勁的對手!”

“你所說的強勁對手,是指阿修羅嗎?”我並沒有把我們這一路上的遭遇說給石乾坤聽,而是反問起了有關於阿修羅的事情。

如果我想爭奪商王手記,那阿修羅,就是我無法逃避的敵人,而且,我曾經還答應過陳泰,要和他聯手對付阿修羅,我不能食言。

“阿修羅的確是很強勁的對手……”石乾坤重重的嘆了口氣,隨後,他便將他們的遭遇,說給了我們聽……

最開始進入祖乙大墓的時候,石乾坤便發現來這裏的詛咒封印,所以纔會從家族內又調來了不少高手,至於他們這一路上的經歷,與我們差不多,都遭遇過畫中鬼,血紅棺槨,史前巨猿和冥火蟲等異生物,不過,這些危機都被他們一一化解了,直到進入孤山之後,他們遭遇了阿修羅…… 阿修羅很強,真的很強,單憑一己之力,竟然將石家八位高手,天機家族三位高手,全部抹殺,整支隊伍,也只剩下了石乾坤和陸茗軒,這二人,還是被那十一名高手拼命死保,才從阿修羅手中走脫的!

毫不誇張的說,石家和天機家族這支看似無比強大的聯軍,卻被阿修羅一人,給予了致命的重創!

石乾坤一刻不停的講述着他們的遭遇和阿修羅的強大,而我們其他人,則是默默的坐在地上,閉口不語……不爲別的,只因爲那阿修羅,實在是太恐怖了!

根據石乾坤所言那般,死在阿修羅手下的十一人,都是非同一般的高手,而且還有幾位高手,甚至連張銘都給予了很高的評價,可是,就是這樣一羣高手,卻僅僅給阿修羅製造了一些輕微的傷勢,而那十一位高手,團滅!

阿修羅,究竟強大到了一種何等恐怖的地步?

要知道,祖乙大墓中,阿修羅應該還無法發揮全部實力纔對!

難道,這就是八部衆的真正實力?

難道,二叔一直在和這種怪物交戰?

難道,曾經也是八部衆其中之一的陳泰,也擁有這種恐怖的力量?

我彷彿有些無法接受事實那般,大腦陷入到了一種莫名其妙的空白之中,此時此刻,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我能從阿修羅手中,奪到商王手記嗎?

“楚風弟弟!”

忽的,一道清脆的聲音,將我從迷茫中,拉回到了現實之中。

循着聲音傳來的方向,我扭頭望去,只見那由始至終,都沒有說過一句話的陸茗軒,正目不轉睛的盯着我呢!

“我有些話想對你說。”

說完這句話,陸茗軒便自顧自的站起了身,根本不給我拒絕她的機會,徑直朝着火光之外走了去。

我不知道陸茗軒想對我說什麼,更不知道爲什麼,我對陸茗軒,好像根本提不起任何的防備心裏,就彷彿,我和她之間很熟絡,甚至在我的潛意識裏,我對她的信任,竟然要超過李靈兒!

毒妃傾天下 要知道,這可是我與陸茗軒的第二次見面,反之,我與李靈兒之間,則是經歷過數不盡的生死之間,這種反差,似乎有些太誇張了!

我扭頭看了眼張銘,卻發現,張銘竟然在朝着我微微點頭……他竟然贊同我單獨和陸茗軒交談?

這又是爲什麼?

我好奇的盯着張銘,眉頭也不由的緊鎖了起來,貌似,銘叔好像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祕密……

就在這時候,話癆石乾坤不改本色,神神祕祕的對我說道;“楚風小兄弟,我勸你,還是去和茗軒聊聊吧!”

我回過頭,望着神祕兮兮的石乾坤,我發現,這傢伙的眼神之中,毫不掩飾的流露出了一股愛意……當然,這愛意可不是衝着我表達的,而是,陸茗軒!

石乾坤和陸茗軒之間,貌似並不是石家和天機家族單純的結盟……

謎團貌似越來越多了,事情也變得越來越複雜了起來!

不過,經過短暫的思考,我還是決定,去和陸茗軒聊一聊!

一想到這裏,我便不再遲疑,徑直跟上了陸茗軒的腳步,朝着火光照不到的地方走了去……

我一言不發的跟在陸茗軒身後,大概走了二十幾米的距離,陸茗軒突然停下了腳步,緊接着,她回過了身,那張充滿疲憊之色的絕美俏臉上,難得的閃過了一絲笑顏……

驀然回首,笑顏如花,聖潔如仙,傾國如卿。 陸茗軒,不論是容貌,還是氣質,都要強於林纖和寧思思,甚至還要隱隱的壓上李靈兒一籌,恐怕,也只有羅藝能夠勉強與陸茗軒比肩了!

“小弟弟,我早就猜到,你會進入祖乙大墓,但是,我沒想到的是,你竟然能走到這裏!”陸茗軒的話語中,透出了一股濃郁的……自豪感,沒錯,就是自豪感,彷彿我能走到今天這一步,她也在爲我高興那般!

聽了陸茗軒的話,我自然感覺到了她話語中的自豪感,不過,我心中的迷惑,卻是更盛了!

貌似我和陸茗軒才第二次見面吧?而且她還總是稱我爲弟弟,還總說些莫名其妙的話,難不成,我和她,真的有什麼關係不成?

“我和石乾坤這次進入祖乙大墓,是爲商王手記而來,不僅是我們,包括阿修羅,陳泰,龍虎山,所有的人,都是爲了商王手記,我相信,你應該也一樣!”陸茗軒並沒有給我開口發問的機會,而是直接出言說道:“祖乙大墓,近在咫尺,可是,想要得到商王手記,卻必須要面對阿修羅……你沒見過他,也沒和他交過手,所以你體會不到阿修羅的強大……”

最初,我的思緒還停留在陸茗軒的身上,我在苦思我與陸茗軒,或者與天機家族之間,到底有什麼關係,可是,當陸茗軒將話題扯到了阿修羅身上的時候,我的思緒也就自然隨着陸茗軒的話,飄到了只聞其名,未見其人的阿修羅身上了!

“阿修羅,有多強?”我下意識的脫口問道。

在我的潛意識裏,我對阿修羅的強大,並沒有特別深刻的印象,我只知道,他很強大,但具體強大到了什麼地步,我卻是沒有任何的概念。

依然選擇去愛你 陸茗軒並沒有直接回答我的問題,而是反問了我一句,“在你眼裏,李靈兒的實力如何?”

“很強!”我如實回答道:“如果在外面,我絕對不是李靈兒的對手,但是現在,我卻未必會輸她!”

在外面,李靈兒的內勁沒有了限制,自然能將剛猛的八極拳發揮到極致,我不是對手,但在現在,在祖乙大墓內,卻不然,她沒了內勁,而我則依舊可以動用鬼脈之力,況且,我身上還有龍虎山的靈符,若是真的和李靈兒打起來,我未必輸,甚至還有六成到七成的勝算!

“是因爲你的天機眼依舊可以使用嗎?”陸茗軒微微的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你的天機眼才初窺門徑,根本發揮不出它真正的威力,……我猜,你的依仗,應該是楚家的鬼脈之力,仍舊能在古墓中使用,對吧?”

陸茗軒話音剛落,我的心中頓時掀起了一陣驚濤駭浪!

陸茗軒竟然能猜出我的鬼脈之力在祖乙大墓中可以使用?

這未免有些太神了吧?

至於天機眼能使用的事情,我倒是並不意外,因爲,身爲天機陸家傳人的她,一定也擁有天機眼,換句話說,她的天機眼在祖乙大墓中,應該也可以使用……

這就延伸出了兩個問題,第一,陸茗軒對楚家的鬼脈之力,似乎非常瞭解,第二,天機眼,爲什麼和我的鬼脈之力,還有胡墨的妖力一樣,可以在祖乙大墓中使用呢?

然而,陸茗軒似乎並沒有想要爲我解惑的意思,而是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之所以會問你對李靈兒的看法,重點並不是你的鬼脈之力和不成熟的天機眼,我真正想要告訴你的事情是,石乾坤的修爲和李靈兒相差無幾,而石乾坤,在阿修羅手上,只能勉強撐上十招……” 陸茗軒這番話,又一次將我的心攪亂了!

李靈兒的修爲和石乾坤相近,但石乾坤只能在阿修羅手上走十招,那我……估計也就十幾招,甚至,也是十招!

此刻,我對阿修羅的強大,纔有了一個真正的概念,換句話說,如果我和阿修羅單挑,我必死無疑,就算我們大家一起上,也未必能奈何得了阿修羅……除非,陳泰迴歸,胡墨再現!

然而,陸茗軒好像已經猜到了我心中所想那般,自顧自的繼續說道:“我知道,你現在一定在衡量我們與阿修羅之間的差距,甚至,你把陳泰也算了進來……”

我驚訝的望着陸茗軒,但我卻並沒有說話,因爲我知道,陸茗軒,一定還有話要說!

果不其然,陸茗軒再次開口,道:“我們與阿修羅的那一戰結束之後,陳泰找到了我和石乾坤,並且同我們交過手,當然,陳泰並沒有下死手……我想告訴你的是,陳泰與我們交手之後,說過一句話,他說,八部衆的詛咒之力,比曾經更強大了!”

“詛咒之力,你應該也聽說過吧?”

聞着陸茗軒的問題,我依舊沒有開口說話,只是凝重的點了點頭,繼續等待陸茗軒的下文。

至於那詛咒之力,是八部衆提升實力的一種神祕儀式,張銘和陳泰之前都對我說過一些,只有成爲八部衆的成員之一,纔會被賦予詛咒之力,而且,這種詛咒之力所帶來的力量提升,是極其恐怖的,堪稱質的飛躍,貌似,阿修羅現在就在研究這種詛咒之力,並且進入了祖乙大墓……

等等,難道說,八部衆的詛咒之力,和祖乙大墓,或者說是,和商王手記有關?

我好像又陷入到了另外一個漩渦之中……

“你知道陳泰的話,究竟想表達什麼意思嗎?”陸茗軒的聲音,又一次將我從胡思亂想之中,拉回到了現實裏。

野火燒 聞着陸茗軒的問題,我再次茫然的搖了搖頭。

“陳泰這個人,你對他的瞭解應該不深,他其實是一個極其自負,自傲,自大的人,他說那番話的意思,就代表,阿修羅的詛咒之力,也超乎了他的想象,甚至,他不是阿修羅的對手!”

“能讓一個自負,自傲和自大的人低頭,這就說明了阿修羅的恐怖之處,也說明了另外一個隱藏的問題,就算集合我們所有人的力量,恐怕也未必是阿修羅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龍虎山在側,而且,白天虹好像也進入了祖乙大墓,我們的處境,很不妙!”

陸茗軒說到這裏,突然停了下來,就這麼站在原地,靜靜的望着我。

我直視陸茗軒那雙清澈的雙眼,心中隱隱猜到了一些什麼,但我還是出言發問道:“你想說什麼?”

“我想說,你應該想辦法離開這裏,不要與阿修羅戰鬥,也不要去爭奪商王手記!”陸茗軒毫不猶豫,而且異常堅決的對我說道。

離開這裏?

放棄爭奪商王手記?

且不說我能不能找到離開這片奇異空間的路,單說商王手記,這可是關乎二叔和楚家命運的東西,我怎麼可能輕易放棄?

而且,我始終不相信,世界上會有沒有弱點的生物,哪怕阿修羅再強,他也無法逃過天道輪迴和陰陽平衡,我堅信,看似強大無比的阿修羅,一定有他的弱點,只要我能找到阿修羅的弱點,我們未必就沒有勝算!

盯着陸茗軒的雙眼,我的嘴角突然揚起了一抹邪異的弧度,無比堅決的緩緩搖起了頭,“我不會離開這裏的,除非,我拿到了商王手記!” 我的話音落地之後,我和陸茗軒之間,彷彿突然被一股異樣的沉悶包圍了,足足過了許久,我們都沒有再開口,就好像,空氣在這一刻都靜止了那般!

足足過了良久,陸茗軒輕輕的嘆了口氣,彷彿是在苦笑,“楚家人,好像都很固執!”

“你對楚家好像很瞭解?”我幾乎是下意識的接上了陸茗軒的問題,將矛頭引向了楚家。

陸茗軒一定知道許多我不知道的祕密,包括我身上的天機眼之謎,還有楚家的鬼脈之力這件事,我和天機家族之間的關係,等等,這些,她一定都知道,只不過,她似乎並不打算告訴我……

聽了我的話之後,陸茗軒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毫不猶豫的點了點頭,道:“我對楚家,的確很瞭解,但對你的瞭解,卻大多都是來自傳言。”

“瞭解我?”我不由的好奇問道:“你爲什麼要了解我?是因爲我同樣擁有天機眼?而且還是除了陸姓之外,唯一擁有天機眼的人?”

“你的天機眼,我並沒有任何興趣,因爲我早就知道了一切的答案!”陸茗軒輕輕的笑了一聲,“我真正好奇的,是你的品行,實力和頭腦,也許有很多事情你都不知道,我現在可以告訴你一些,你肩膀上的擔子,很沉,很重,甚至已經到了能夠壓的你喘不上氣的地步!”

果然!

陸茗軒真的直到天機眼的事情,而且還是所有!

可是,陸茗軒所說的擔子,又是怎麼回事?

我正想追問陸茗軒,試圖解開困擾了我許久的謎團,可是,陸茗軒似乎並不打算給我這個機會,她的話音纔剛剛落地,便揮手製止了想要出言發問的我。

“我知道你想問什麼,當然,對於你的問題,我現在還不會告訴你答案,因爲時機還不成熟!”緊接着,陸茗軒略微思索片刻,便繼續出言說道:“我這次找你過來談話,除了想告訴你阿修羅的強大,讓你萌生退意之外,還有另外一件事,是關於商王手記的事情……”

陸茗軒很堅決的回絕了我,而後又拋出了同樣讓我好奇無比的商王手記,當即,我立刻安靜了下來,雙目直視陸茗軒,靜靜的等待着她的下文。

“對於商王手記,你應該已經有了一定的瞭解,我現在,便將我所知道的,和商王手記有關的一切,都告訴你,其中,最重要的就是,天機眼和鬼脈之力!”

“天機眼和鬼脈之力?”我聞言,不由的皺起了眉頭,默默的重複了一遍陸茗軒的這句話。

“這座祖乙大墓中,充斥着一股神祕的力量,這股力量,能夠壓制和封印一切外部力量,當然,所謂的外部力量,僅限於人體內所擁有的力量,包括靈符,法器等充滿靈氣的死物,以及陰魂這種沒有生機的生物,卻並沒有受到太大的影響,甚至是完全沒有影響!”

“可是,我們所擁有的天機眼,包括你身上的鬼脈之力,在祖乙大墓中依然可以使用,這是因爲,天機眼和鬼脈之力,與祖乙大墓之間,有着某種我暫時還說不清楚的聯繫……根據家族這些年的情報,以及我這一路上的分析,我猜,天機眼和鬼脈之力,與祖乙大墓中的封印力量,應該屬於同源!”

“也就是說,這些神祕而玄妙的力量,都是出自同一種力量,或者同個一人,又或者是同一個地方,或者……同一個時代,所以,祖乙大墓裏面的封印力量,纔沒有將天機眼和鬼脈之力封印!”

“而商王手記之中,便是記載了這件祕密,只要拿到商王手記,就可以解開天機眼和鬼脈之力的源頭之謎!” 陸茗軒的這番話,猶如海嘯那般,將我的思維衝擊的支離破碎,其震撼程度,算是迄今爲止,我聽到過的,最勁爆的線索了!

天機眼和鬼脈之力,很有可能是出自同一源頭!

而且,祖乙大墓的封印之所以沒有封印天機眼和鬼脈之力,也是因爲這個原因,因爲,祖乙大墓的封印,和天機眼,還有鬼脈之力,也好像是來自同一源頭!

而整件事情的謎底,都記載在商王手記之上,只要找到了商王手記,便能解開鬼脈之力的源頭之謎!

我怔怔的望着陸茗軒,心中當真是百感交集……如果說,商王手記之中,真的記載了有關於鬼脈之力的源頭,那麼,只要拿到商王手記,破解了裏面的祕密,我就能追查到鬼脈之力的源頭,只要找到了鬼脈之力的源頭,那麼,對於我解開楚家的謎團,一定會有巨大的幫助!

還有,許多人似乎都忽略了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祖乙大墓中,還有一塊白玉牌呢!

白玉牌也在祖乙大墓中,那麼,白玉牌必然會與祖乙大墓中的商王手記有所聯繫,因爲,商王手記之中,可能記載了鬼脈之力的源頭,而鬼脈之力,其實是因爲楚家人可以吸收白玉牌之中的力量,進而演變而來的神祕力量,這一點,陳泰已經說過了,而且我也相信,陳泰沒有理由在這件事情上騙我。

那麼,鬼脈之力是因爲楚家人吸收了白玉牌之中的力量而產生的,那麼,商王手記上所記載的源頭,就一定與白玉牌有關,說不定,還會直接引出白玉牌的源頭和祕密!

順着這條線索,繼續想下去……楚家的祕密與白玉牌,有着最直接的關係,如果能夠找到白玉牌的源頭或者是真正的祕密,那楚家的謎團,是不是就可以解開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