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跟着我點點頭以後看着柳青兒說道:“我知道了。”

“好了,快回去吧,要不然回去晚了叔叔嬸嬸又該擔心了。”柳青兒說道。

我嗯了一聲以後便很快調整好自己的思緒了,讓自己不在去想這件事情了,跟着我加快腳步以後便和柳青兒一起回去了。

到家以後我直接回自己房間了,打坐了半個小時以後,我便躺在了牀上,但是躺在牀上我卻無論如何都睡不着,腦海裏一直都是古曼童的事情。

我和鐵蛋子算是發小了,以前的時候大家都小,可是絕對沒有什麼壞心眼的,而今天晚上的事情,讓我感覺鐵蛋子非常的陌生,他也許經過這半年的時間變了不少,而我卻沒有感覺到,當我感覺到的時候已經晚了。

早上我起來以後,柳青兒看見我醒來以後,笑嘻嘻的對着我說道:“小貴,邱爺明天就回來了。”

我聽到這的時候心裏也非常的高興,畢竟我師傅馬上就要回來了,我師傅這一離開,已經有半個月的時間了,終於要回來了,不知道他老人家的傷勢如何了。

下午的時候,浩浩來我家裏了,浩浩是自己一個人過來的。

他來的時候我正在和柳青兒一起下棋呢,過來以後,浩浩看着我笑了笑說道:“小貴,明天跟我一起去買點炮仗去啊,這馬上就過年了。”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改天吧,我師傅明天就回來了,我得去找我師傅去。”

浩浩坐下來以後,跟着嘆了口氣說道:“你和鐵蛋子是怎麼了?早上我去找他的時候,他也耷拉着個臉,問他啥,他也不說,我說讓他跟我一起來找你玩吧,他也不願意來。”說到這以後浩浩頓了一下看着我說道:“你倆是不是鬧什麼矛盾了?”

我點了點頭說道:“是有點小矛盾。”

說完以後我便繼續開始下棋了,不想在這件事情上多說什麼了。

而浩浩這個時候看着我說道:“小貴,都多大人了還鬧矛盾呢,說開了不就行了?”浩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看着我。

我想了一下以後,回過頭以後一臉認真的看着浩浩說道:“浩浩,我們都不是小孩子了,有些矛盾不是說開了就可以解決的了的,這件事情你就別再問了。”

“可是,咱們以前鬧了矛盾說開了不就啥事都沒有了麼?”浩浩認真的說道。

此時對於浩浩的天真我也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了,想到這以後我看着他笑了笑說道:“浩浩,總之這件事情你就別再問了,都過去了。”

“行吧。”浩浩的語氣有些無奈。

柳青兒這個時候在一旁開口說道:“小貴哥,你又輸了!”

我一看,果然,又被柳青兒將軍了,當即不樂意的說道:“不算不算,剛剛是我走神了,再來再來!”

說着話我倆又開始擺棋了,跟着我便又開始和柳青兒一起下棋了。

而浩浩在我家裏待了一會以後便起身告別了,能看得出來浩浩挺不開心的,但是我卻也不能說什麼,只能想着以後長大了就好了吧。

浩浩離開了以後,柳青兒回過頭看着我說道:“你爲什麼不跟浩浩說出這個事情呢?”

我想了一下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說,而且也沒必要說,浩浩只是個普通人,過好他自己的生活就好了,這些事情還是別讓他知道的好。”

柳青兒在一旁暗暗的嘆了口氣以後便沒有繼續說下去了,這件事情始終要有個了結的,而說到這裏的時候,這件事情基本上也就已經結束了。

在提到這件事情的時候已經是多年以後了,那個時候我們都已經長大了的時候。

就這樣,我和柳青兒在家裏下了一下午的象棋,晚上的時候我和柳青兒一起忙活着做飯的事情,就在晚上我們正準備吃飯的時候。

一陣敲門的聲音響了起來,柳青兒第一個起身就去開門去了,而柳青兒開了門以後,我就聽見了一個熟悉的聲音“大兄弟,大妹子,我們來蹭飯了。”

我聽到這個聲音的時候當即就坐不住了,這是我師傅的聲音,跟着我一下子就從凳子上坐了起來,走到院子的時候,看到了我師傅那熟悉的身影,我頓時感覺鼻子一陣酸楚。

我師傅走到我面前摸了摸我的腦袋看着我說道:“你這臭小子,爲師不在的這些日子裏,你小子有沒有淘氣?”

我跟着搖了搖頭說道:“師傅,你可算回來了。”

我爸媽這個時候也從房間裏走了出來,我師傅和柳三爺倆人手裏還拎着酒和熟食,我爸媽看到我師傅的時候趕忙開口說道:“邱師傅,柳師傅,趕緊進來吧,院子裏冷。”

“好嘞!”我師傅和柳三爺倆人應了一聲。

跟着倆人走進屋裏以後,我師傅搓了搓手,笑嘻嘻的說道:“大兄弟,我和老柳來你家裏蹭飯了。”說着話我師傅把手裏的熟食放在了桌子上“太晚了,沒有買到什麼好吃的,就弄了二斤牛肉和兩斤豬頭肉。”

我爸趕忙開口說道:“邱師傅,來自己家裏還客氣啥呢。”

柳三爺笑嘻嘻的把白酒放在了桌子上,跟着我爸媽和柳三爺他們入座了,而我和柳青兒則是忙着盛飯端菜的事情了。

我們忙活完了以後,柳三爺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行了,別忙活了,你們兩個小傢伙也入座吧!”

我們倆人跟着就一起坐了下來,我坐下來以後纔想到,我師傅不是明天才回來麼,怎麼今天就回來了?

想到這以後我看着我師傅問道:“師傅,三爺不是說你明天才回來呢,怎麼今天就回來了?”

“在南老爺子那邊實在待不住,沒酒沒肉的,我就提前回來了。”說到這以後我師傅頓了一下“還是咱自己家好。”

我爸媽跟着在一旁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

很快,我爸他們把酒倒上以後,我們便開始吃飯了,一邊吃飯,我爸媽一邊和柳三爺以及我師傅他們聊着天,而我和柳青兒則是插不上嘴,只好坐在那裏,低着頭扒拉着米飯。

氣氛卻也非常的好,我第一次感覺到這種氣氛的感覺,我爸媽,柳三爺,我師傅,青兒還有我,我們這些人坐在一起,我卻感覺也非常的幸福,或許這就是我想要的生活吧。 220 師傅回來了

而大家的臉上都是非常開心的樣子,最重要的是能看到我師傅的傷好了,我心裏也就放心了下來。

一邊吃飯的時候,我師傅一邊看着我問道:“小貴,這幾天在家有沒有好好聽你爸媽的話?”

我爸媽這個時候哈哈的笑了起來說道:“這小貴還不如人家青兒呢,我就特別喜歡青兒這丫頭。”

我師傅跟着佯裝出很生氣的樣子看着我說道:“看來你這臭小子又沒好好聽話是不?”

我跟着在一旁撓了撓頭說道:“我挺聽話的。”

說罷,大家看見我這幅樣子以後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柳青兒也在一旁抿嘴笑了起來。

酒過三巡以後,我師傅和我爸還有柳三爺他們也開始暢談了起來。

暢談到一半的時候,我師傅突然把酒杯放下來了,一臉嚴肅的看着我爸說道:“大兄弟,今天還有個事情,我想跟你說一下。”

“啥事,邱師傅,你儘管說吧。”我爸非常爽快的說道。

我尋思着明天開始讓小貴早上去茅草屋找我,我得趁着這段時間教他點東西了,過完年以後小貴還跟我出去呢,所以趁着過年休息的時間讓他抓緊時間學點東西。

說罷,我師傅一臉詢問的樣子看着我爸。

我爸跟着笑了起來“沒事,讓小貴這孩子跟你學點東西也挺好的,沒事沒事,再說了,小貴這孩子反正在家也閒不住,還不如跟你學點東西呢。”說到這以後我爸頓了一下,看着我命令道:“小貴,明天開始跟你師傅學東西去,知道不?”

我跟着點點頭說道:“我知道了,爸。”

我師傅跟着笑呵呵的說道:“大兄弟,我的意思是這樣的,這不也快過年了麼,讓小貴每天上午去我那裏,下午留在家裏給你乾點活,你看行不?”

我爸一聽當即開口說道:“沒事,去一整天都行。”

“別,大兄弟就按照我說的就行了。”我師傅笑呵呵說道。

而這個時候我則是非常尷尬,完全不問問我是什麼意見,想到這以後我裝出一臉無辜的樣子看着我爸和我師傅說道:“師傅,爸,你們有沒有問問我的意見啊?”

“你的意見保留。”我爸和我師傅異口同聲的說道。

而這個時候大家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來,柳三爺在一旁衝着我笑嘻嘻的說道:“小貴,你就別掙扎了,沒有用了,來之前你師傅都跟我說好了,所以你說啥都不好使了。”

緊跟着我一臉鬱悶的看了一眼我師傅和我爸以後,便不再繼續說話了。

隨後我師傅和柳三爺以及我爸他們酒足飯飽了以後,三爺和我師傅便起身告辭了,我和我爸媽以及青兒將我師傅送到了門口以後,我們也就回去了。

當天晚上跟着我爸媽一起收拾了收拾碗筷,大家坐下來開始看電視了,我爸因爲喝了點酒比較困,所以早早的就睡下了。

一邊看電視的時候我媽一邊看着我和柳青兒說道:“小貴,明天去你師傅那裏好好學東西,你以後這條路上要保護好自己的。”

我跟着點點頭,衝着我媽笑了笑說道:“放心吧,媽,我知道的。”

我媽看着柳青兒笑了笑說道:“青兒,你也一樣,多學點本事,好好保護自己,你們走的這條路,家裏給不了你們幫助了,只能靠你們自己了,如果以後有需要的地方,青兒,你儘管跟嬸嬸說,這裏就是你家,知道嗎?”

青兒此時臉上感動的神色,她衝着我媽點點頭說道:“嬸嬸,謝謝你。”

我媽跟着笑了笑以後看着柳青兒繼續說道:“青兒,以後不管是在家裏還是在外面,小貴要是敢欺負你,你就跟嬸嬸說,嬸嬸揍他。”

我聽到這的時候一副不可思議的看着我媽說道:“媽,我還是您親兒子不?”說到這的時候我心裏忍不住暗暗的想到,也不知道到底是誰欺負誰呢。 221 放煙花的晚上

就這樣,一轉眼,離過年只有兩天的時間了,我師傅給我放假了,讓我在家裏好好呆着就行了,到時候過年了上我家裏去。

早晨,大概八點鐘的時候,我就被我爸媽吵醒了,說是要起來擦玻璃,我起來以後,一臉疲憊的樣子看着我爸媽他們說道:“這玻璃明天再擦也行。”

而我爸這個時候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明天就年三十了,還擦個屁!”

“那就別擦了唄?”我笑嘻嘻的說道。

我媽當即走上前,一把擰住我的耳朵,我趕忙開始求饒了起來“得得得,擦,擦,擦,還不行麼?” 一昏再婚 說到這以後我跟着沒好氣的揉了揉自己的耳朵看着我媽說道:“媽,你是我親媽不?”

“你是我親兒子不?人家青兒一大早就起來幹活了,全家就你一個人,懶得跟豬一樣還在被窩睡覺呢。”我媽沒好氣的說道。

我在一旁沒好氣的說道:“得得得,我知道了還不行麼?”說到這以後我忍不住看了一眼我爸。

我爸衝着我聳了聳肩,表示自己不會爲我說話的,而柳青兒此時還在忙活着擦玻璃的事情,我跟着起身嘆了口氣說道:“幹活幹活!”

跟着我媽笑了起來,我爸也在一旁笑了起來,很快,大家都忙活了起來,打掃着家裏的衛生,而柳青兒此時跟我就像是一家人一樣,不過有時候柳青兒顯得比我更加懂事一些,而我則有的時候顯得就是非常的不成熟了。

我們一家人忙活了一上午以後,家裏也算是乾乾淨淨了,大家也都因爲要過年了,所以心情也都特別的好,幹活也都特別起勁,而下午的時候我就被我師傅耗着耳朵去了茅草屋,不爲別的,茅草屋的衛生就交給了我和柳青兒。

好在茅草屋沒有什麼太多的東西讓我倆收拾的,忙活了一下午,跟着又把院子打掃了一下,可算是乾乾淨淨了,大家的心情也都非常的好。

就這樣,忙活完一天,第二天年三十我在家裏和我爸一起貼對聯,柳青兒在幫着我媽包餃子,一家人其樂融融的,年三十的晚上,我們一家人一起吃過餃子以後,大家坐在電視機前開始守歲了。

看着春晚,心情也都非常的好,春晚卻成爲了我小時候時至今日都是要看的一項節目了,不管是在家還是在外面。

而那天晚上,我爸媽他們困了以後就早些睡下了,而留着守歲的則是我跟柳青兒兩個人,到了12點的時候,春晚也如期結束了。

外面頓時煙花爆竹響了起來,我回過頭看了一眼柳青兒笑嘻嘻的說道:“青兒妹妹,新年快樂!”

柳青兒回過頭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壓歲錢呢?”

我當即愣了一下,咋還能要壓歲錢呢?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笑嘻嘻的說道:“你都多大人了,還要壓歲錢?”說到這以後我頓了一下“再說,我也沒錢不是?”

“胡說,那天我師傅和三爺給的錢呢?”柳青兒看着我大聲質問道。

而此時外面還在不斷的響着煙花爆竹的聲音,即使坐在家裏也能感受到外面要過年的那種熱鬧的氣氛。

我回過頭以後看着柳青兒沒好氣的說道:“那天三爺和我師傅一共給了我二百,我給了你一百,剩下一百塊是我自己的。”

“切,你真小氣!”柳青兒說完以後沒好氣的看了我一眼。

我無奈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得得得,算我錯了,我當哥哥的。”說罷,我從兜裏掏出來那一百塊以後遞給了柳青兒說道:“新年快樂,拿着吧。”

柳青兒則是一點都沒有客氣的樣子就收下了,虧着我還以爲她會客氣一下呢,沒有想到這丫頭根本沒有客氣,直接收下以後就揣進了口袋裏。

我正準備開口說話的時候,突然家裏的敲門聲響了起來,我有些詫異,這個時候會有誰來敲門呢?拜年也得是早晨來拜年啊,想到這以後我便沒有理會柳青兒,站起來去院子裏開門了。

開了門以後,只見浩浩拎着兩個大袋子看着我笑嘻嘻的說道:“小貴,出去放煙花去!”

我一聽頓時也來了精神,當然,當時我還只是個孩子,即使在成熟也避免不了孩子愛玩的天性,想到這以後我跟着笑嘻嘻的說道:“走走走。”

隨後我準備出去的時候,浩浩看着我問道:“你不叫上青兒姐姐麼?”

我一想,還是不帶她出去了,這丫頭只會拆我臺,帶她出去幹啥,想到這以後我跟着脫口而出的說道:“她睡覺了,就別在叫醒她了!”

“放屁,誰說我睡覺了!”柳青兒的聲音這個時候傳了過來。

而浩浩則是一愣一愣的看着我問道:“到底啥情況?”

錯惹花心首席 我跟着回過頭以後,柳青兒已經站在院子外面了,我跟着無奈的看了一眼柳青兒說道:“走吧走吧,出去放煙花去!”

柳青兒也是笑嘻嘻的跟着走了出來,並沒有理會我剛剛說她睡覺的事情了,隨後我和柳青兒一起出了門的時候,我才發現原來鐵蛋子也在門口站着呢,嘴裏叼着一支菸,他看見我的時候臉色也不是太好看,有些尷尬的樣子對着我說道:“小貴,青兒,新年快樂!”

我看了一眼鐵蛋子,沒有說話,倒是柳青兒跟着笑嘻嘻迴應道:“你也是,新年快樂!”

說着話,我們四個人就一起離開了我家,到了外面的時候雖然有些冷,但是卻洋溢着過年的氣氛,大家也都不覺得冷,相反心裏卻是暖暖的,雖然我還生鐵蛋子的氣,但是已經沒有最初那麼大的火氣了,但是我無法原諒他。

外面到處都是張燈結綵的樣子,而我們到了村子的河邊的時候,浩浩拿着一袋子煙花遞給了我,看着我說道:“你和青兒放這袋子,我和鐵蛋子放這袋子!”

我跟着一想,也對,此時的浩浩必然是害怕鐵蛋子一個人會尷尬,所以纔會這樣說的,想到這以後我跟着點點頭以後接過了浩浩遞給我的袋子。

跟着浩浩看着我們幾個人神祕的一笑說道:“袋子裏的咱們先不放,我還藏了點東西呢!”

浩浩的這句話說完以後我們大家都是一臉好奇的樣子看着他,只見這廝走到了那個石頭堆後面以後,翻過那石頭堆以後,對着我大喊道:“小貴,鐵蛋子,過來給我幫幫忙!”

我跟着便和鐵蛋子一起跑了過去,浩浩從石頭堆的後面拿出來兩個墩子遞給了我,當然, 墩子其實就是煙花,放在地上點的煙花,我們這裏叫墩子,跟着我接過了一個墩子以後,鐵蛋子也接過了一個墩子,最後浩浩自己抱着一個墩子和我們一起走了出來。

跟着柳青兒則是在一旁笑嘻嘻的看着我們說道:“居然還有煙花?”

浩浩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說道:“必須的,要是不夠的話,我家裏還有,我爸買了十幾個墩子,花了不少錢呢。”

我一聽就能明白,墩子這種東西其實也挺貴的,浩浩家裏還是挺有錢的,一般人家裏過年是沒有人放墩子的,因爲太貴了。

很快,鐵蛋子看着我們說道:“咱們點了這墩子吧?”

我們幾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說道:“好!”

隨後我們將墩子放好在地上以後,一人叼了一支菸,走到墩子旁邊,拿出來引線以後,大家跟着便點了起來,點燃了墩子以後我們三個人一同跑到了河邊。

而這個時候那墩子被點燃了以後,“嘭”的一聲巨響,一道道的煙花便衝上了雲霄,在天空中綻放出了五顏六色的煙花,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大家的心裏都是非常的開心。

而此時天空盡是五顏六色的煙花,看起來煞是美麗,甚至引來了一些人前來圍觀,而我們則是遠遠的站在一旁,看着這漫天的煙花爆竹,此時煙花的聲音不絕於耳。

大概十幾分鍾以後,三個墩子也都一起點完了,跟着浩浩拿出來幾個竄天猴,看着我們說道:“來吧,放這個!”

柳青兒也跟着拿了一個竄天猴,大家在一起放了起來,也都非常的開心,過年了,終於要過年了,我又要長大一歲了。

點燃了竄天猴的時候,我們幾個人也都互相祝福着新年快樂的各種賀詞,大家一起有說有笑的也非常的開心。

而這個時候鐵蛋子不知道去了哪裏,我心裏好奇歸好奇,但是並沒有去問什麼,等着我們放了大概十幾分鍾煙花的時候,鐵蛋子出現在了我們的視線裏,只見他手裏也拎着一個袋子。

跟着邊上的浩浩看見鐵蛋子以後笑了笑問道:“你去幹啥去了?手裏拿的是啥?”

鐵蛋子跟着呲牙的笑了起來“咱們幾個這是第一次在一起守歲了吧,我覺得怎麼也得喝點酒吧?”說到這以後鐵蛋子頓了一下“索性,我就弄了點酒,弄了點熟食,待會咱們坐下來一邊吃點喝點,在放煙花。” 222 一縷殘魂

無疑,鐵蛋子的這個主意是很不錯的一個主意,引得柳青兒和浩浩兩個人一陣歡呼,很快,煙花放到了一半的時候,圍觀的人也都走了不少。

鐵蛋子跟着開口說道:“走吧,咱們去那河岸邊喝點吧!”

柳青兒跟着歪着腦袋笑了笑說道:“那不錯!”

說着話,柳青兒和鐵蛋子就往前走了,而我則是站在了原地,因爲我無法原諒鐵蛋子,所以下意識有些牴觸,畢竟吃的喝的都是鐵蛋子的。

而這個時候浩浩看着我沒動事,便從邊上拍了拍我的肩膀看着我說道:“走吧,今天過年了,即使有什麼事情,咱們也都過去了,就算沒有過去,今天就先放下了,行麼?”

浩浩的這句話說的我心裏泛起了一陣暖意,我跟着點點頭,而這個時候鐵蛋子跟着催促道:“你倆趕緊過來啊,還愣着幹啥呢!”

浩浩看着我說道:“走吧,一起過去吧,咱們還是兄弟呢!”

我也不在猶豫了,點點頭以後便和浩浩一起走了過去,只見走到了那河岸便的時候,鐵蛋子和柳青兒已經將報紙鋪在了地上,我們幾個人坐下以後,鐵蛋子拿出來幾罐啤酒,遞給了我們。

我們接過了啤酒以後,打開了啤酒,跟着柳青兒看着我們笑了笑說道:“咱們先喝一個吧,祝咱們大家新年快樂!”

“對,先走一個!”浩浩說道。

跟着我們幾個人一人拿着一罐啤酒碰撞在了一起,嘴裏歡呼着新年快樂的賀詞,跟着我們四個人便拿着一罐啤酒一飲而盡了。

喝完了啤酒以後,大家坐在一起開始吃起了熟食,聊着一些開心的事情,有說有笑的氣氛非常的好。

而我也暫時忘記了我和鐵蛋子那些不愉快的事情,這天晚上沒有風,卻很冷,心裏卻還暖。

歲月從我們的臉龐刮過,時光如同一把殺豬刀,許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在回想那個夜裏,大家都會開心的一笑,無疑,這一夜成爲了我們人生中最難以忘記的一天。

那天晚上,大家都喝了很多的酒,也聊了很多開心的事情,至於那些曾經不愉快的事情也都被拋之腦後了,喝完酒以後,我們又開始放煙花,一直折騰到凌晨兩三點的時候,大家在依依不捨的回家了,約定好明天互相拜年的事情。

我和柳青兒回到了家裏以後,我並沒有早早的睡下,而是躺在牀上翻來覆去的睡不着,也不知道是因爲過年的關係還是怎麼回事。

等着我睡着的時候,已經不知道是幾點了,反正早上七點多的時候,我就被我我媽折騰醒了,起來以後,我和柳青兒吃了碗餃子以後。

我看着我媽笑嘻嘻的說道:“媽,新年快樂,兒子給您拜年了。”

說完這句話以後,我媽瞅着我沒好氣的說道:“你這臭小子,是不是又想要壓歲錢了?”

我跟着嘿嘿的笑了一下,撓了撓頭看着我媽說道:“這大過年的,不得給點壓歲錢嗎?”說完以後我還衝着我媽沒皮沒臉的笑了起來。

我媽跟着拿出來兩個紅包看着我和柳青兒笑了笑說道:“青兒,這是你的,嬸嬸給你包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