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還好,那大門口還是開的,三人爭先恐後的逃了出去,差一點就被活埋在裏面。

在這通道口三人心有餘悸,這一次這樑子算是結下了,不敢繼續停留,後面是嗦嗦的聲音,證明那些樹根距離他們很近。

某處街道上。

蘇行雲眼皮子狂跳,皺眉道:“管家,那幾個參賽者真的都離開了嗎?爲什麼這麼匆忙?”

“是的,少爺,他們的確離開了,不過爲什麼匆忙,屬下確實不知。”那紳士管家彎腰道。 恐懼之源的這一次不安分的躁動再一次引起了巨大的恐慌,無數的怪物四散逃離,稍有遲疑就是被吸乾化作粉塵的下場。

然而這一場災難卻並沒有覆蓋到天魂學院上,似乎這裏就是一個分界點,到了這裏那恐懼之源的騷動就會快速的停止。

蒼無惑和趙勻他們道別後直接回到了天魂學院,他覺得這裏一定有什麼東西,或許可以用來引誘那管理者也不是沒有什麼可能。

還好,那恐懼之源距離這裏還是有幾十米的距離,沿着那邊緣走過來他都怕它突然發動攻擊,很難想象鋪天蓋地的樹根覆蓋過來會產生什麼後果。

向裏面望了望,看起來很是平靜,遠遠的可以看見一道炊煙,給人一種歸家之感。

當然……

除了這個……

“汪!汪!汪!”

那小狗看見蒼無惑回來,搖着尾巴露出了那兩排潔白的牙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口就咬上了蒼無惑胳膊。

“我靠!又是這狗皮膏藥,扯都扯不下來!”蒼無惑欲哭無淚,這狗不知道什麼來頭,自己就是幹不過它,看來這一次又會被咬得“支離破碎”。

“汪~”

它咬着蒼無惑腳踝怎麼也不下來,蒼無惑揉着身上的傷口,無奈只好拖着它前行。

“噗!哈哈哈哈,老五你幹嘛?”小師姐大笑,眼淚都出來了。

三師兄也是,狂笑不止,那人都差點伏到了地上。

這真是很奇怪的一幕,一個人全身都是咬痕,一隻潔白的小狗惡狠狠的咬住他的腳踝,這人只得艱難的前行,眼神中滿是無奈還有苦澀。

沒有理會他們,蒼無惑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開始修煉,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功課。運行仙氣元力流轉全身,每一次都會讓他大汗淋漓,全身都是肌肉緊繃,不過神色卻是十分的舒暢。

在他的修煉下,那些咬痕很快就消失了,一旁的小狗趴在牀上擡起頭看了看蒼無惑,又繼續睡下去。

第二天。

“呼~清晨的陽光真是明媚,舒服呀!”他慵懶的伸了個懶腰,卻是意外的感覺胳膊有些沉重……

“我靠!這貨不會把我胳膊當骨頭了吧!”看着那小狗流着口水一臉香甜的樣子,蒼無惑突然覺得有些可愛。

於是他就伸出手去撫摸它毛茸茸的腦袋……

“汪?汪!”

“啊……”

遇到這狗他覺得就沒有發生過好事,逃一樣的離開了。正出門時遇到了外面古樹下的遲越。

沒有像往常一樣練劍,他看着天魂學院外面的那恐懼之源,神色有些緊張,眉間透着一股憂慮。

“早啊,三師兄。”

“老五啊,你來得正好,大師兄找你呢。”遲越回頭看了蒼無惑一眼,不過很快又恢復剛纔的那樣子。

真是奇怪了,這一點也不像他。蒼無惑好奇,也看了過去,下一刻就被驚得說不出話來。

恐懼之源原本就是一棵乾枯又細小的老樹,隨着吸食各種生物的生命變得有些奇怪,畢竟之前都是沒有樹葉的。蒼無惑還以爲它只長樹根,現在看起來不是這樣了。

濃密的樹葉遮蓋住了天際,無數的小樹幹組成了一個巨大的樹幹,它完全擋住了前方,這一眼看去蒼無惑也有些納悶,自己恢復視力後早超越正常人了,這一眼看去自己居然沒有看到邊際……

“好大啊!”他驚歎道。

“汪~”那小狗跳到了他肩上,像是贊同他的話一般叫了一身,不過那眼神看起來有些幽遠深邃。

“大師兄在外面,快去吧,他在等你。”遲越提醒道。

蒼無惑點了點頭,走出了天魂學院。大師兄正在那非常靠近恐懼之源的地方,僅僅一步就可以接觸到它了。

“大師兄,不可!”蒼無惑嚇了一跳,暗自道他怎麼想不開呢,這恐懼之源是人能夠抵抗的嗎?至少他沒看到過。

琅回頭看着蒼無惑,笑了笑把手伸了出去。

“別!”蒼無惑想要阻止卻是來不及了。

(他瘋了嗎!)

然而預想中的情況並沒有到來,看得蒼無惑一愣,幾步來到了他面前,不滿的道:“下次先叫上我!”

“哈哈哈!”琅開心的笑了,又道,“這纔是我們的老五。”

“別開這樣的玩笑。”蒼無惑無語到了極致。“有什麼發現嗎?”

他可不信大師兄叫他來就爲了讓他虛驚一場,看這樣子似乎這恐懼之源已經有了什麼變化。

“天魂學院中除了那強悍的防禦陣之外,你知道還有什麼嗎?”

蒼無惑看了他一眼,覺得他今天有些奇怪,話怎麼這麼多了。

“不知道。”

“嗯,天魂學院中還有一塊斷念之石,它可以阻擋一切邪惡力量的入侵,這恐懼之源也屬於這其中的一種,所以之前這裏才安然無恙。”琅拔出了他的劍,一劍斬了下去,沒想到那樹根發出叮的一身脆響,只是出現了一道白痕,其堅硬程度不容小覷。

“那恐懼之源的這副姿態是怎麼回事?”蒼無惑問道。

“我不知道,不過我能感受到它變得更加的強大了,不知道它吞噬了什麼東西,就像進化一樣,看樣子事情還遠沒有那麼簡單……”

蒼無惑從無月中回來就認清一件事,那就是驚魂榜的排名。小丑joker強如此,也只是排名十名之外,那前三的大師兄呢?他不敢想象。

(吳緣……他還沒有死,我有種感覺,因爲我和翼虎的聯繫還沒有斷,看樣子joker的目的不是殺他們,那他這樣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呢?)

沒辦法,蒼無惑完全沒有頭緒,這小丑joker藏得太好了,那聯繫時斷時續的,着實讓他很苦惱。

“老五,去找找他們,把他們聚集起來,讓他們做好撤離的準備,這恐懼之源,遠沒有那麼簡單。”

“撤離……這裏嗎?”

“對,要是它再有異動,這斷念石肯定是擋不住的。”

“是。”

蒼無惑聽他這麼一說自己也沒有想到自己居然有些不捨,回頭看了看,碰巧看到那濃密的樹葉中生出一個枝丫,一顆鮮亮的果實露了出來。

“汪!” 青花色的絢麗外表,只不過它那暴起的碩大頭顱看起來有些猙獰罷了。眼神泛着兇光,潔白而又巨大的牙齒就像一把巨大鋸子。

然而它只是一隻低級獸罷了,在這飄搖的世界什麼都算不上。似乎是太過於低級了,那恐懼之源根本對它提不起興趣,躲在下水道中也好不容易纔活了下來。

它只是一隻低級的恐頭獸而已,掙扎是它唯一的宿命!

誰也沒有想到這一天,恐懼之源居然成熟了,它開始結出豔麗的果實,散發的香氣足以發散到幾百裏開外。

獸潮再一次涌動了,它們瘋狂的被恐懼之源的果實吸引着,就連人類也不能完全倖免。

多麼香的味道,讓人慾罷不能,只是看一眼就會深深的迷戀上它。

此刻在這樹下的師兄弟眼神開始迷離,瞳孔渙散,嘴角不知覺的流下了口水。

近了,他們被吸引着,慢慢的爬了上去,然而這時候卻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以超越二人的速度跳了上去,張開了它的血盆大口,一口就咬了上去,囫圇吞棗般吃了下去。

就這樣,恐懼之源的第一顆果實被吃掉了。那恐頭獸露出滿足的神色,看了看上方,又爬了上去。

失去意識的蒼無惑二人重重的掉了下去,再度醒轉過來。

“疼疼疼……發生什麼了?我怎麼在這?”蒼無惑揉了揉屁股,發現疼得厲害,就像被重擊了一下。

四處看了看,大師兄琅也是迷茫的樣子,看他那姿勢似乎也是不好受。

“汪~”

那隻神祕的小狗不知道從哪裏鑽了出來,對着蒼無惑狂吠,看那樣子居然有些得意,趾高氣昂的看着蒼無惑。

“你知道什麼嗎?”他可不敢再去摸它了,看來電視是電視,什麼摸頭殺都是騙人的,蒼無惑覺得自己就沒討過好。

“汪?”

“哎……”蒼無惑搖了搖頭,覺得自己跟一個畜牲去較勁也太傻了,聳了聳肩表示無奈,它也聽不懂吧。

“汪!”

“啊!”

……

“怎麼樣了,那老頭到底要去多久?這情況看起來不太樂觀呀。”蒼無惑揉着胳膊看着眼前的衆人道。

汐茹抱着一本厚重的大書,那書都快比她人大了,沒看出來她還是一個小博士,博覽羣書。

“哎,這恐懼之源在書上記錄的不多,不過它的危險程度十分巨大,2000年前在驚魂遊戲城出現過一次,完全是毀滅性的災難,當時死了上百萬的人。”

衆人聽得渾身不自在,那恐懼之源有這麼恐怖?

“我靠!那老頭實在不仗義,居然跑掉了!”遲越火冒三丈,聽汐茹這麼一說,心裏也沒有底了。

“上面有記錄怎麼消滅它的嗎?”

還是大師兄率直,問問題都直逼核心。可沒想到的是汐茹卻是沉默了,過了好一會兒才道:

“唯一的辦法就是找到它的核心恐懼之心。唔……”汐茹摸着她那眼鏡,仔細的看着那巨大的書本,長髮拖到了書頁中被夾了一下。

“恐懼之心?那是什麼?”千音也提出了她的疑問。

“就是恐懼之源的核心,有了它恐懼之源就會爆發,到時候誰都擋不住。方圓百里都會化作禁區,沒有一個生命可以存活。”

“那恐懼之心想必和我擦肩而過了,就在地下黑市的無月中……”蒼無惑攤手,笑道。

“什麼??”遲越抓狂,不過又很快沉寂下來。“那不是你的錯,你不要自責了,誰會想到會出現這樣的狀況呢?”

“遲越!”大師兄看了他一眼。

遲越想要走向了一邊,不再說話。

“嘿嘿,我沒有自責呀?”蒼無惑笑了笑。

場面一度尷尬,遲越一下呆住了,不知道怎麼回答。

沒人再理會他。

“好,能說說具體的情況嗎?”千音問道。

“嗯,當時是這樣的……”

接着蒼無惑就把在無月中的事大致的說了一下,包括吳緣的事,當然那些能力的事卻是隻字未提。

說完他們露出一副我明白的表情。

“那麼接下來我們該怎麼做?”遲越問道。

蒼無惑不知道那恐懼之心也被joker給奪走了。

“雖然不知道那恐懼之心到底有什麼用,但是這個時間段它既然出來了,想必也是有人在故意操縱,否則怎麼會那麼多巧合。”千音道。

蒼無惑也表示贊同,其實他早已想到一個辦法了,這時候他再一次向汐茹問道:“小師姐,那恐懼之心如果使用的話會放在哪裏?”

“應該是它主體樹幹的中心,那裏好像有一個凹洞,大概就是用來放它的。”

“果然如此,既然這樣我們不如守株待兔如何?”蒼無惑笑了笑。

“嗯,確實是一個可行的方案,不過還是要做好充分的準備。”千音贊同。

大師兄琅也開口了,道:“既然如此,待會汐茹守家,這裏必須有人鎮守,老師出去了,千音也留下待會接應我們剩下的人。”

乾淨利落,這還真是他的作風,千音看着那永遠不會倒下身影,眼中閃着動人的光。

有大師兄保護他們,安全應該不成問題。

“那麼我們主要目的是以探索爲主,一有問題馬上撤退!”

吩咐好了以後,幾人稍做準備就馬上出發了。

恐懼之源濃密的某處樹幹之中。

空間傳來一陣波動,一個身影跳了出來。他不高,一手拿匕首,一手拿撲克,怪異的面具看上去無比的血腥。

“哦,沒想到還有這麼多的偏差,又得費我些時間了。”他陰沉的笑着,手舞足蹈,看起來十分的興奮。

“再過不久,再過不久!哈哈哈,我的王,您就要來接引我們了,快了,快了。”一向以沉穩出現在人身前的joker此刻狀若瘋狂,爲了達到眼前的目的會不擇手段。

然而真的有這麼容易嗎?

後方傳來一陣強烈的波動,一股足以震破普通人耳膜的顫音在小丑後背兀然到來。

“陰魂不散!你們——真是煩人!”joker撲克一拉,瞬間出現一個撲克組成的圓圈,那呼嘯而來的箭穿了進去躍過小丑,飛向了遠方。

“對我這麼一個跳樑小醜,嘖嘖,這手筆有些大了吧。”他斥鼻道。 詭異而扭曲,那些樹幹有時會突然的扭動一下,彷彿要進攻一般,十分駭人。

上方那些樹葉實在是太密集了,擋住了全部的陽光,在這無數的樹幹還有枝丫中完全看不到前方。

“你說這怎麼走啊?到底哪個纔是它的主幹?”遲越有些發懵,感覺進來這麼久已經快要迷失方向感了。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當時它擴散的時候主幹在變大,按照這個勢頭應該是最大的那個,我們儘量向中間靠攏。”蒼無惑說道。

兩人覺得有理,加快了速度向着中間前進。

或許是在恐懼之源的內部的關係,一路上倒是安靜不少,三人走過去還真沒遇到什麼危險。不過越是向前幾人的心裏就越是忐忑,那前方似乎有什麼恐怖之極的東西在等待他們一樣。

“我怎麼感覺有些發毛呀,要不我們回去?”遲越捂着胳膊,環顧着四周。

蒼無惑和他相處了也算有一段時間了,除了對自己特別“好”之外,他絕不是一個退縮的人,這樣說也只是緩解壓力吧。

“不怕,有我在。”蒼無惑道。

“嗚!好師弟,你放心,有危險師兄一定第一個保護你!”遲越一臉的感動,直接擁抱蒼無惑入懷。

“話是這樣說沒錯,不過你幹嘛要抱着我呀!”蒼無惑一下就掙脫了,一腳踢在了他屁股上,眼看着他就這樣飛了出去,在空中發出一聲慘叫。

“啊……”

那叫聲尖細綿長,沒過幾秒卻是戛然而止。

“不好!”蒼無惑覺得這一下做得太過了,萬一前面有危險呢?“師兄,你沒事吧?”

最怕空氣突然的寂靜,前面什麼聲音都沒有,這一刻蒼無惑甚至都能聽到旁邊大師兄的呼吸聲。

“跟上來!”大師兄一跺腳,整個人就射了出去。蒼無惑也不甘落後,爆發了大半的力量終於纔跟了上去。

可這一跟,前面始終沒有遲越的身影。

(果然是驚魂榜排名第三的高手,太厲害了!)蒼無惑雖然沒有喘氣,但心裏也有了些許起伏了,看了看旁邊的大師兄似乎一點事都沒有。

щшш ◆ttκā n ◆¢ Ο

這暫且放一邊不談,蒼無惑卻是越來越心涼了起來,自己一腳再怎麼力氣大也不可能把他踢這麼遠,早就超越了他的力道範圍了。

“希望他沒事吧……都是孫洛,害我成習慣了。”蒼無惑心裏有些歉疚,不由得又加快了腳步。

不過前面的那些樹幹愈發的密集了起來,就算是走也有些吃力,在二人的速度突然就一頓,停了下來。

“這裏有人破壞過的痕跡,我們走!”大師兄似乎不怎麼擔憂,至少表情沒什麼變化,這讓蒼無惑有些奇怪。

似乎看出了蒼無惑的疑惑,大師兄突然道:“不用太擔心他,他主修的功法是歸元決,如果我不使出點力量來怎麼都破不了。”

他這話說得,蒼無惑瞬間無語,按大師兄這意思那歸元決也是相當厲害的防禦功法,但是“使出一點力量”那到底是你太自信了還是遲越太弱了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