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軟榻上的金子,身子輕輕顫了顫,發白的脣齒間溢出細碎的囈語和呻-吟。

“珞珞,珞珞……”辰逸雪湊上前,緊張的呼喚道。

辰語瞳也挪着身子過去,手輕輕的撫上金子的額頭。

“有些發燒……”辰語瞳說完,又忙拉起金子的手腕細細切脈。

而此刻軟榻上的金子則深陷夢境裏,口中斷斷續續的無力的喊着:“不要離開我……不要死,不要死……”

辰逸雪扶起金子的身子,將她緊緊的抱在懷裏,貼着她滾燙的額頭呢喃道:“我在這兒,珞珞我在這兒,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你的,不會……”

辰語瞳眨了眨澀澀的眸子,將一會兒要煎熬的藥方子開好,躬身挪坐到車廂出口,挑開竹簾,將方子遞個野天,命他先下車去抓藥,抓完藥先送回辰府煎好,一會兒金子到了後,纔不至於等待太久。

野天收好了藥方子,脆聲應了聲是,便躍下車轅,往東市藥堂的方向奔去。

約莫半個時辰後,馬車在辰府的內門道停了下來。

早在金子和辰語瞳不顧樁媽媽勸阻,執意出門尋找郎君的那會兒,春曉那丫頭擔心出事,便偷偷跑嫦曦院,將這消息告知了辰老夫人。辰老夫人大驚,在小桃的攙扶下親自趕來飄雪閣覈實,結果懷着身孕的孫媳婦和孫女兒,已經離開府中,樁媽媽也昏睡不省人事,倒是青青那丫頭倒豆子似的,將郎君失蹤的消息一一道明。

國色天香 辰老夫人最喜歡的就是這個大孫子,聽說了這樣的消息,焉能不受驚,不緊張的?

她當下對飄雪閣的一干子婆子婢子發了一通大火,隨後趕忙遣人飛鴿傳書去月朗山,讓兒子和兒媳婦速速趕回來。

碰巧的是,在今日傍晚時分,蕙蘭郡主和辰靖已經離開月朗山,辰老夫人發下命令不久,夫妻二人就已經抵達辰府二門了。

辰府後院燈火通明,辰老夫人、蕙蘭郡主和辰靖此刻正正襟危坐在堂屋裏等待着消息,見唐媽媽匆匆來報說郎君、少夫人和娘子已經回來,他們提着的心纔將將着陸。

只是唐媽媽隨後話讓三人大驚失色。

少夫人受傷昏迷?

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快。咱們都去飄雪閣看看去……”辰老夫人蹭的從座位上起來,許是起得太猛,又許是緊張過度,她的身子一個踉蹌,眼看着就要向前跌去,幸好蕙蘭郡主眼明手快,穩穩地扶住了她。

“母親!”辰靖緊張喚了一句。忙快步繞到辰老夫人身側。扶住她另一條手臂。

辰老夫人只覺得一陣眩暈,擺了擺手道:“我沒事,還是去看看孫媳婦兒先。”

蕙蘭郡主心裏隱隱有些懷疑。她從得知消息的那一剎那就在想雪哥兒的失蹤跟龍廷軒有沒有干係,此刻見辰老夫人精神不濟,又擔心她一會兒聽到什麼再受刺激,便對辰靖道:“靖哥你留下陪着母親吧。我過去看看,既然人已經回來了。且語兒略懂醫術,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

辰靖收到妻子眼神的暗示,也忙跟着附和道:“是,母親。蕙蘭說得沒錯,眼下夜深了,您都擔心半天了。不如先歇息吧,明日情況如何。兒子一定第一時間告訴您!”

辰老夫人此前一直繃着的一根弦陡然鬆弛下來,精神上反而有些支持不住,頭沉得厲害,只好順着兒子媳婦的意思,點頭道:“那好吧,蕙蘭你好生照看着,孫媳婦可還懷着身子呢……”

蕙蘭郡主忙應聲道好,囑咐小桃伺候婆母回院子就寢,自己則快步出了堂屋,趕往飄雪閣。

此刻飄雪閣那邊忙翻了天。

笑笑和青青兩個小心翼翼幫着金子換下身上的衣袍,用加了米酒的熱水擦拭身子。

金子受傷的位置在肩胛處,這對於懷有身孕的她來說,很辛苦,既不能平坦,也不能趴在,只能側向一邊睡。樁媽媽在牀榻上鋪了軟軟幾層被褥,讓她可以更舒服的側躺着。

蕙蘭郡主趕過來的時候,辰逸雪已經梳洗一新,換過了乾淨的衣裳,將金子抱在懷裏,讓笑笑幫着喂藥。

“怎麼樣了?”蕙蘭郡主一臉急切的上前問道。

“語兒已經處理過傷口了,母親不要擔心!”辰逸雪擡眸看了蕙蘭郡主一眼,啞聲回道。

“是他乾的麼?”蕙蘭郡主壓低聲問了一句。

辰逸雪一怔,緊抿着脣,微一沉吟後應道:“兒不知道,襲殺兒子的那些人,都是職業殺手。最後三娘爲兒子擋箭被刺的那一刻,他帶着人趕到了,也忙了三娘擋了一箭,看情況,他的傷勢也不輕。”

蕙蘭郡主愣了愣,龍廷軒也受傷了?

晚安,教授大人 雪哥兒遇襲一事,究竟關不關他的事?

若是與他無關,他又怎會那般碰巧,趕到了牛頭山?

“我敢肯定,這件事就是他指使的!”辰語瞳從外廂進來,站在槅門口冷冷道。

“語兒,不要亂說話!”辰逸雪低聲輕叱了一句。

蕙蘭郡主眨了眨眼,招手示意辰語瞳過來,吐了一口氣勸道:“你大哥哥說得對,無憑無據的,咱們不能胡亂猜測。”

她說完,轉移話題,問了金子的情況。

辰語瞳一一回答,只說金子喝了藥後,燒退了應該沒事,中箭的位置也幸而沒有傷及要害,那一箭也因着躲閃而得到緩衝,減弱了刺入的力度和深度,很快就能痊癒的。

蕙蘭郡主聽完,這才放下心來,只是看向辰逸雪的目光,多了一絲自責和憐惜。

她剛想喚樁媽媽打發個婢子跟她一道回主院取些上好的藥材過來,便聽到外廂芝蘭匆匆進來,低聲稟報道:“郡主,阿桑公公來了!”

“他?他這個時候來做什麼?”蕙蘭郡主低喃了一句,旋即反應過來。

剛剛雪哥兒說了,軒兒也中了箭,此刻是來求醫的?

蕙蘭郡主揚手對芝蘭道:“請阿桑公公先去堂屋候着,我這就過去!”(未完待續。。。) 第2767章

所以說,這天空之城奇怪和強悍就是在這裡,因為入門規則不知,因此就有很多實力強悍的強者,想要強行入城,所以風護法等人聽聞!

曾經,數個高等大陸的強者,幾千名強者聯手,想要打開天空之城,強行入內,卻在攻擊天空之城的瞬間,全部被滅殺!

數千強者,瞬間在攻擊天空之城的時候隕落了!

而那之後,哪幾個高等大陸也變成了中等大陸,從此再也沒有人敢強行進入天空之城了,畢竟修鍊不易,誰也不想死啊!

所以,小寧兒等人在得知這些之後,就放棄了想強行進入天空之城的想法,開始四處尋找鑰匙,當初在九重天宮找到天空之城的鑰匙時。

裡面的提示說天空之城的鑰匙,是在距離天空之城不遠處碎裂的,可能有的鑰匙碎片會散落在天空之城附近的。

小寧兒手裡已經有了一把鑰匙,還差四把鑰匙,就能開啟天空之城了,因此小寧兒和花護法等人也不氣餒,就從殘頁山脈一路邊提升實力,邊來到魔幻森林!

要知道殘頁山脈,和魔幻森林相隔可不是一般的遠,畢竟這周圍很多大陸的修鍊者都來歷練啊,要是小的話,那裡會有那麼多人前來啊!

所以小寧兒他們可是走了不少的時間,才來到了魔幻森林的,不過也不得不說小寧兒等人運氣好到爆了,或許是小寧兒身上有一把天空之城的鑰匙關係。

他們一路上竟然在殘頁山脈就找到了兩把天空之城的鑰匙,不僅如此,之前剛來到魔幻森林的第一天,就在烤肉的時候,小寧兒發現了第四把天空之城的鑰匙!

還是在他們烤肉的地方的地底下,運氣簡直不要太好了,他們都沒有想到,那傳聞中早就不存在的天空之城的鑰匙,這麼輕易就被他們找到了四把!

所以,他們只要再找到最後一把天空之城的鑰匙,他們就能打開天空之城進入其中,尋找寶寶的下落了!

這會兒風護法和花護法開始修鍊了,小寧兒沒事,就趴在小彩的雲裡面吃著靈果!

過去那麼久的時間,小寧兒的身體依舊是沒有長大,還是兩歲的模樣,看起來軟萌無比,要不是有小彩這個強悍的存在,就算是風護法和花護法兩個人也沒辦法護住小寧兒的!

誰讓小寧兒長的太漂亮可愛,動不動就會招人覬覦啊!

「小彩,我也修鍊一會兒好了,不然等著花叔叔他們也無聊!」小寧兒看著小彩說道。

「好的,主人你和他們一起修鍊吧,我隱藏了你們的氣息,沒有人能發現你們的!」小彩說道。

小彩可是小寧兒幾人的保護神,他們白天歷練,晚上休息的時候,都是在小彩的雲朵裡面,不僅無人能夠察覺到他們的存在,就算修鍊什麼的也很方便!

不過,小寧兒和風護法,花護法還有小彩等人現在還不知道,他們要找的天空之城的最後一把鑰匙,也是最為重要的一把鑰匙,是在小寧兒的娘親墨九狸的手裡了! “他?他這個時候來做什麼?”蕙蘭郡主低喃了一句,旋即反應過來。

剛剛雪哥兒說了,軒兒也中了箭,難道此刻是來求醫的?

蕙蘭郡主揚手對芝蘭道:“請阿桑公公先去堂屋候着,我這就過去!”

芝蘭應了聲是,快步退下。

辰語瞳也明白阿桑這時候過來,是爲了什麼。

她冷哼一聲,在內廂的軟榻上坐下來,笑道:“我是腦袋有問題纔會去給他做拔箭手術。這件事用腳趾頭想都知道始作俑者是誰,他想害了大哥哥,又傷了嫂嫂,我爲何要去救他,哼!”

辰逸雪看着她一臉憤然又小氣的模樣,又冷又硬的表情微微有了些破冰之兆。

“語兒,不要讓任何負面的情緒矇蔽你的雙眼,若僅僅是站在醫者的立場,有病患上門求助,你會拒絕救治麼?”辰逸雪聲音平緩猶如清泉之水,神色卻依然是淡漠的,毫無起伏。

辰語瞳啞然。

平心而論,小時候那份單純而乾淨的感情,她至今還是很珍惜的,只是宮裏的水太深,如今他再也不是她原來的軒哥哥了。

“語兒,不管怎麼說,就算他真的那樣做了,可最後關頭,還能迷途知返,未釀成大錯,只能說明他的心尚未被魔障吞噬。” 劫天運 蕙蘭郡主嘆了口氣,心底慼慼。

怎麼說龍廷軒也是她的侄兒,雖然私心裏,他比不得雪哥兒,可在能救他一命的情況下對其置之不理,那他們的行爲又能比他好上多少?

處理外傷的醫術。蕙蘭郡主知道,找遍了整個仙居府,沒有一個大夫能跟自己閨女相較的。

當年老神醫師徒爲慕容府墜馬的公子做開腹手術的事情,蕙蘭郡主有所耳聞,後來曉得那個主刀大夫就是自己女兒的時候,她也震驚了好久,又暗自爲女兒後怕不已。

你說。這身體髮膚受之父母。萬一要是救人不成,還把人肚子給剖開了,那該如何是好?

蕙蘭郡主那時候還打算嚴禁辰語瞳再行醫者之事。只是後來辰靖勸說她有醫術了得的老神醫看着,不要強行剝奪孩子學醫上進的興趣她這才作罷。

曉得自己閨女倔強的性格,蕙蘭郡主上前,點了點辰語瞳的光潔的額頭。小聲道:“想想涵涵那丫頭”

眼前閃過表妹那弱柳扶風的模樣,辰語瞳頹然的垂下腦袋。嘟囔了一聲,跟着蕙蘭郡主出了飄雪閣。

果然,母女二人過去正堂的時候,阿桑正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在堂屋內不斷地來回踱步。

見蕙蘭郡主和辰語瞳進來,阿桑二話不說,撲通在蕙蘭郡主面前跪下。俯首道:“求郡主救命!”

“阿桑公公這是做什麼?有話起來好好說!”蕙蘭郡主揚手說道。

阿桑起身擡頭,眼眶微紅。清了清嗓子開口道:“少主後背中了箭,血流不止,請了仙居府的好幾個坐堂大夫,都說情況太嚴重,貿然拔箭怕會失血過多而”

阿桑哽了哽聲,將差點兒脫口而出的那個字死死咬住,顫顫道:“老奴知道辰娘子醫術了得,特過來求助!”

辰語瞳皺了皺眉,問道:“沒有大夫先幫王爺止血?”

阿桑搖了搖頭,應道:“那些大夫個個都是貪生怕死的庸醫,一看少主的身份尊貴,心底就越發怯了幾分,只看了看就搖頭說無能爲力,若非老奴封住了傷口周邊的穴道,少主這會兒,只怕是”

蕙蘭郡主嘆了一口氣,恨聲道:“也不知道是哪窩悍匪,竟敢試圖傷害我兒,又誤傷了瓔珞和軒兒,明兒個我定要讓趙大人好好徹查此事,務必早日給我一個交代。”

阿桑嘴角抽了抽,訕訕的附和道:“是,少主也定不會輕饒了他們!”

驚世鳳鳴:至尊大小姐 辰語瞳嘴角露出嘲諷的笑意。

真真是賊喊捉賊啊!

“語兒,軒兒的情況既然如此不樂觀,你身爲表妹,且又擅長外科的醫者,不如就過去幫忙看看吧!”蕙蘭郡主回首對女兒說道。

辰語瞳盯着阿桑,半晌才笑道:“好啊,那我先回去將藥具準備妥當!”

阿桑能感受到辰語瞳的排斥心理,但此刻有求於人也不敢計較什麼,只躬身施了一禮,恭敬道:“有勞辰娘子了!”

阿桑早已經隨着蕙蘭郡主出了堂屋,在垂花門那兒等着辰語瞳。

此刻垂花門邊除了幾個掌燈伺候的婢子外,並無其他人在場。

蕙蘭郡主羽睫閃了閃,眸光掃向阿桑,低聲問道:“聽說最後一刻,是軒兒帶着人趕到的牛頭山?”

阿桑眼角的餘光飛快的瞥了蕙蘭郡主一眼,點頭道:“是。”

他心裏飛快的旋轉着,只擔心一會兒郡主未及少主如何會在那時候趕至牛頭山時,他究竟該如何回答?

所幸他擔心的問題沒有發生,垂眸的當口,便聽蕙蘭郡主問道:“可還留有活口?”

“當時少主中箭,老奴嚇了一大跳,氣憤之下,便讓暗衛將之一併解決了,一時竟忘了留下活口交由州府衙門後續調查!”阿桑脫口應道。

蕙蘭郡主似笑非笑的看着阿桑,幽幽道:“這次雪哥兒兄妹和瓔珞能保全性命,多虧了王爺相救,回去勞煩公公替我向王爺致謝,改日我再上逍遙苑探視!”

“老奴定將郡主的問候帶到,多謝郡主關心!”阿桑躬身拱手道。

辰語瞳領着春曉從廊上下來,努着嘴招呼阿桑:“快走吧!”

阿桑忙向蕙蘭郡主拜別,顛顛地跑向內門道處的馬車,挑起車簾,伺候辰語瞳上車。

待辰語瞳和春曉主僕上馬車後,阿桑便迫不及待的跳上車轅。駛出辰府二門,一路奔往逍遙苑。

逍遙苑內亦如辰府那般,燈火輝煌,亮如白晝。

辰語瞳在苑門口下車的時候,便看到了門邊停着一輛小巧的油壁香車。

這馬車看着有些熟悉,難道是涵涵的?

辰語瞳回頭,皺着眉頭問阿桑:“柳娘子過來了?”

阿桑:“是。是老奴遣人去通知柳娘子的。畢竟少主的傷情不輕,柳娘子又是準妃,少主身邊有她照料更放心些。”

辰語瞳冷冷一笑。

別以爲他們打的什麼算盤她不知道。竟然這麼無恥,利用涵涵來對自己施加壓力。

若是這趟她沒有跟阿桑過來,興許涵涵就要親自上門求自己過來了。

辰語瞳清幽如畫的目光掠過阿桑的面容,隨後快步邁上門前石階。徑直往龍廷軒起居的院子走去。

阿桑和春曉緊跟其後,辰語瞳一面快步往前走。一面吩咐阿桑快去準備熱鹽水,一定比例調和好的糖鹽水、還有大量的燈

阿桑一一記下後,忙下去準備。

辰語瞳進入龍廷軒房間的時候,正看到柳若涵守在榻邊。用帕子一遍又一遍的擦拭着龍廷軒額頭上冒出的汗水,美麗的鳳眸中噙着淚光,在搖曳的燈光下。顯得楚楚動人。

龍廷軒已經失血昏迷,臉色蒼白若紙。新換上的白色中衣。又被傷口處滲出的血浸溼,羽箭的尾巴已經被截斷,只留下一小截突兀的紮在背部。

“涵涵”辰語瞳低聲喚了一句。

柳若涵猛地回過頭來,眼中溢滿驚喜之色,忙起身快步過來,一把抓住辰語瞳的手,哽聲道:“語姐姐,快救救王爺”

辰語瞳凝着柳若涵眼睛,低聲問道:“你愛他是麼?”

“語姐姐我,我”柳若涵躲開辰語瞳的視線,眉目低垂,微白的臉頰飛過一抹嫣紅。

辰語瞳嘆了口氣,她已經很明白了,涵涵愛上了他。

“放心,我會盡力救他的!”辰語瞳說完,從柳若涵身邊擦身走了過去。

這一晚註定是一個不眠之夜。

逍遙苑內,辰語瞳的手術進行得異常艱難。

龍廷軒中的那一箭,遠沒有金子那麼幸運,雖然辰語瞳有很豐富的外科手術經驗,但畢竟這裏是古代,沒有監察儀,沒有透視設備的情況下,進行胸腹探查,修補靜脈血管破裂的手術,談何容易?

辰語瞳身上承載着柳若涵的希望,也承載着龍廷軒是否能活下去的希望。

她真的倍受壓力,這對於她來說,是一場絕無僅有的挑戰,四分靠她的實力、沉着和冷靜,還有六分,只能靠龍廷軒的運氣。

逍遙苑內這邊的手術緊張卻又驚心動魄,而飄雪閣那邊,辰逸雪也絲毫不敢大意,一直親自守在榻邊。

房間內燈火又滅了兩盞,樁媽媽從外廂進來,一雙失神的眸子熬得通紅,卻強自打起精神上前,小聲對辰逸雪道:“郎君,您先去外廂的木榻上歇一會兒吧,讓老奴守着吧!”

辰逸雪擡頭看了一臉疲累滄桑的樁媽媽,搖頭道:“我不累,倒是媽媽你眼睛都熬紅了,得下去好好休息纔是。”

“郎君”

“莫要再勸我了,我就在這兒守着瓔珞!”辰逸雪面容淡淡道。

樁媽媽知道辰逸雪的性格,向來說一不二,跟自家娘子一樣的倔強,再多說亦是無益。

她嘆了口氣,看了一眼榻上安然沉睡的金子,應道:“笑笑那丫頭不肯回去,老奴便讓安排她在外面守着,郎君有什麼吩咐,只管交代她去辦!”

辰逸雪嗯了一聲,雙手攏着金子放在被子外面的小手,輕輕摩挲着,低頭吻上她的手背。

樁媽媽微微欠了欠身,轉身出了房間。(未完待續)

ps:感謝k哥~karlking兩票寶貴的米分紅票和一塊和氏璧禮物!

感謝龍溫娜、雪花飄飄寶貴的米分紅票!

感謝唐深深的評價票! 第2768章

八重天,十方森林

墨九狸和亦翎已經走出內圍,穿過了中圍,來到了接近外圍的地方了,墨九狸帶著亦翎變成的白色小獸,用了近一個月的時間,才走出來,也是因為墨九狸並不著急的關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