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個巨大的光輪懸浮在他的頭頂,平均分爲六等分。

業火惡鬼,青山白雲,萬人朝拜,羣獸咆哮,修羅滅世,

六福畫面在光輪山緩緩浮動,旋轉,彷彿有了生命一般,

“六道輪迴盤!”白色人形深吸一口氣,道:“來吧!和我一戰!”

“好!”趙小川大喝一聲,身體猛然間竄了出去。

轟!

巨爪迎頭而上,和趙小川撞擊在一起,發出巨大的轟鳴聲。

一道光波從兩者撞擊的中心向着四周橫掃,周圍的星辰紛紛炸裂。

趙小川看着被損毀的地球,眉頭一挑,在打鬥間騰出一隻手,凌空一推。

地球脫離太陽系軌道,向着遠處飛去,靜止在空中。

同時一層薄薄的光膜包裹着地球,防止了它自身的龜裂。

似乎是沒有了顧慮,趙小川放開了手腳,巨爪雖然離開,卻根本奈何不了趙小川,反而被趙小川打的節節敗退。

咔嚓!

巨爪的尾指被趙小川折斷!

轟隆!

在趙小川一擊之下,巨爪掌心的大嘴炸裂,竟然出現一個巨大的透明窟窿。

白色人形正是天的化身!

他皺眉,萬萬沒想到趙小川的力量竟然如此強大!

“輪迴者,看樣子湊起了六道輪迴盤,已經激發出了輪迴者十世的積累。”天凝重地自語道:“莫非輪迴者真的想要滅天麼?不,絕對不可以,我不會認輸的!”

天看到在趙小川的最後一擊下炸成了碎片,怒吼道:“輪迴者,來吧!以我之軀滅你之魂!”

話音剛落,白色人形如流星般衝向趙小川。

時機卡的如此之妙!

趙小川剛剛擊敗巨爪,此刻正是舊力已盡,新力爲生的時刻!

“若曦,我爲你報仇!”

趙小川見天向着他衝來,周圍的星辰發出耀眼的光芒,向他匯聚,一股強大天地之勢壓向他。

空間驟然一凝,趙小川自然也察覺到了。

不過他並不擔心,因爲頭頂的六道輪迴盤白光大放,爲他撐起了一片獨立的空間。

“來吧!讓我看看天到底有多強!”

趙小川將右手聚過頭頂,六道輪迴盤在他的手心中快速旋轉。

趙小川和天再次相撞!

轟隆!

又是一聲巨響,一道裂縫從兩人碰撞出裂開,宛如一塊布匹從中間撕裂,整片宇宙化一分爲二,其間更是不知道有多少星辰被裂縫掃中,化爲粉末。

“你很強!”

天身上的光芒斂去,露出一張沒有五官的臉龐,虛弱的說道:“只是你輸定了!”

趙小川剛纔也動用了最強力量,此刻也有些氣喘吁吁。

聽到天的話後,他冷冷的注視着對方。

天道:“原本我是不想用這一招的,可是……”

天悠悠的嘆了口氣,伸手向前一點,九個光團從他的身前浮現。

豪門權少霸寵妻 趙小川看到那九個光團,神色一怔。

不過很快他便平靜下來,同樣嘆息道:“沒想到天最後竟然要用他眼中的螻蟻製造的東西來擊敗你眼前的螻蟻,可真是一種諷刺啊!看來命真的是一件很難捉摸的東西!”

龍骨、天眼珠、鬼璽、長笛、寶塔、大鼓、一口黑洞,還有一團光芒浮現在空中,竟然是傳說中黃帝創造的九龍印!

不過當天聽到趙小川的話後,卻微微搖頭:“不,這些並不是九龍印!因爲你身上的輪迴昇仙圖我並沒有到手!”

趙小川眉頭一挑,目光落在了九個光團中的最後一個。

其餘的九個光團中隱約可見九龍吟的輪廓,可是最後一個光團,他卻看不真切。

可是有一點他可以肯定,眼前的九個光團中散發着的力量給他一種危險的感覺。

“確切的來說,這是九龍天印!”天道:“我承認你們這幾十紀元以來,你們這些生靈中有一些驚天偉地之人!比如黃帝,第一世,還有你!”

說道這裏,天頓了頓,指着頭頂繼續道:“不過有一天你們無法否認,那就是你們生活在天之下,這世界上的一些力量你們根本接觸不到,也無法理解!就像你之前的那些輪迴者永遠不瞭解破天是一件多麼可笑的事情!”

說話間,天四周的宇宙深處射出無數道星光集中到九個光團中,空間開始震顫起來,而九個光團的光芒也越發耀眼,體積也漸漸開始膨脹!

“趙小川,我勸你不要執迷不悟,清醒吧!現在還投降還來得及,讓我抽取你體內的輪迴之力,交出輪迴昇仙圖,我還會保全你一命!至於的親人和朋友我可以答應你,饒他們一命,甚至爲你們再建造一個星球!”

天身邊的九個光團越來越大,竟然超越了破碎的地球,懸浮在他的四周,而天則話鋒一轉,大喝一聲。

趙小川眼神閃了閃,臉上閃過一絲意動!

自己如此堅持爲了什麼?不就是爲了讓自己身邊的人不受到危險麼?如果……

“哼!”

正當趙小川走神時,一聲冷笑響起。

趙小川打了個冷顫,清醒過來,發現自己不知何時竟然已經進入了九龍印的中心,而九龍印之間光芒相互連接,竟然想成了一個奇異的圖案,從四面八方將自己籠罩起來。

天看到趙小川清醒過來,哈哈大笑道:“愚蠢,真的以爲我會放過你麼?你可是天孽,你必須得死,這樣我纔可以安心啊!”

說着,天大吼一聲,宇宙中懸掛的星辰放出耀眼的光芒,注入到九龍印中,然後湮滅,消失在宇宙中。

一眨眼的功夫,竟然有上百顆星辰同時隕落!

趙小川心中大恨,發覺自己上了天的當!

“小子,到現在你還不明白你到底爲什麼而戰麼?”

一聲暴喝聲響起,趙小川眼前一花,眼前浮現無數如同碎片的畫面。

餓殍遍野,無家可歸,山崩地裂,萬人哀嚎!

眼前的一幕幕讓趙小川微微一愣,但隨即反應過來,這些正是地球上經歷過的那些悲慘畫面。

天災、人禍、戰爭、疾病、生離、死別、倫喪、道毀、德敗……這些是地球生靈的罪與孽!

重複,重複,再重複!

千百年來類似同樣的事情一直髮生着,趙小川在觀看碎片時眼神漸漸變得憐憫,冷漠,最後定格爲不甘!

人道不忍,創造六道輪迴,憐憫世人,但世人不知罪與孽,依然渾渾噩噩……

天道不仁,以世間萬物爲芻狗,看盡世間百態,重複了一個輪迴有一個輪迴……

我的道又在哪裏?在輪迴中重複,成爲冥冥衆生的一員?看萬物生靈遭天戲弄,袖手旁觀?

不,這不是我的道,我的道要我自己走!

我命,由我,不由天!

趙小川大吼一聲,原本包圍着他的九龍印微微顫動,四周的陣法白光大放,照耀整片宇宙!

天大驚,連忙劃出九十九層獨立的空間屏障,擋在自己身前!

當光芒散盡,趙小川身邊竟然出現了九道黑影!

“各位,破天就在今日!”

趙小川掃視九個黑影一圈,指着躲避的天大聲吼道。

“哈哈,老子等這一天等了上萬年了!”

“第十世,我們與你並肩作戰!”

“不過是九龍印而已,當年可以封印我,可現在看我打碎它們!”

九道黑影聽到趙小川的喊聲,大聲起鬨起來。

天則渾身顫抖,嘶吼道:“輪迴者,輪迴者們!你們,你們竟然還活着?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哈哈哈,天,不要忘了我們可是輪迴者,而且不知我們活着,其他人也都還活着!”

一道黑影向前一步,淡淡地說道,然後手臂一揮,一大幫人出現在宇宙之中。

他們身上覆蓋着一層薄薄的光芒,抵禦住周圍的環境,而這些人竟然正是李若曦、葉楓一幫人。

“趙小川,你到底要耍什麼花招?”

正當衆人還沒有搞清狀況時,一聲驚呼聲響起。

趙小川聞聲望去,看到了一名面容俊秀的男子正在看着他,而他竟然是安希俊。

“安哥,怎麼?活着不高興麼?”趙小川笑道。

安希俊臉上閃過一絲怒氣,剛想說什麼,但卻被葉楓拉到了一邊。

葉楓等人已經從眼前的情況察覺到,這一切已經不是他們可以參合的了,而趙小川肯定是當初手下留情才留下安希俊一條性命的。

其實葉楓等人猜的八九不離十,對於安希俊,趙小川心中始終是有一份歉疚的。

不過趙小川說完一句話後,便看向了另一人!

“若曦……”

趙小川看着飄在宇宙中虛影的李若曦,知道她爲了自己成爲了鬼魂之軀,喊了一聲後,便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李若曦深情的望着趙小川,也保持了沉默。

情到深處是不需要用言語來相互交流的…….

最後,兩人只是點點頭,如同陌生人一般轉過頭去。

衆人一直觀察着兩人,當兩人轉頭的瞬間。

他們看到李若曦的眼中閃過一絲落寞,而趙小川眼中則多了一絲決然。

“小子,道別完了吧!那麼我們開始吧!”

九道黑影走到趙小川身邊,將他圍了起來,

趙小川聽到後,點點頭,九道黑影和趙小川慢慢融合起來。

趙小川緩緩地閉上眼睛,一股龐大的氣勢從他身上散發出來。

“我是不會輸的,我可是天!”

天一直等待着出手的最好機會,看到趙小川閉眼,立刻控制九龍天印壓向趙小川。

衆人臉色大變,李若曦更是神魂一陣晃動。

就在九龍天印即將接近趙小川的剎那,趙小川倏然睜開眼睛,兩道神光從他的眼中透出,身上金光大放。

“啊~”

一聲慘叫聲在佈滿金光的世界中迴盪着,一連九聲巨大的爆炸聲接連響起。

當光芒散去,茫茫宇宙中一片黑暗!

周圍幻起幻滅的黑洞,殘破的星球……

葉楓等人驚疑不定的望着四周,發現趙小川和天都消失了。

“他死了麼?”

葉楓等人震驚過後,微微嘆息。

李若曦仰頭,堅持不讓自己眼中的淚水掉落,可兩個肩膀卻不算顫抖着。

衆人看出了她的悲傷,但卻不知道應該怎麼勸解他。

畢竟趙小川用生命換來了他們的性命,他們都心存愧疚!

忽然,李若曦身體一震,看向遠處。

衆人順着她的目光望去,看到在他們的不遠處一道微光閃爍着。

他們連忙趕過去,發現是一張殘破的圖,上面畫着一個人的畫像,趙小川!

“這張圖似乎是趙小川的輪迴昇仙圖?莫非……”

葉楓驚疑不定的看着李若曦手中的殘圖,疑惑道。

衆人不解,但李若曦卻眼中一亮,嘴角泛起一絲微笑,道:“走,這只是開始,一切並沒有結束!”

說着,她也不顧衆人好奇的眼光,向着殘破的地球飛去。

……

(大結局) 北山家族算個球?

聽到這句話后,在場的所有人都呆住了,那可是六合世家之一啊!

在秦穆然眼裡,堂堂川省的六合世家之一,居然連個球都算不上。

此刻。

石月博目光冷冷盯著秦穆然,目光中帶著几絲驚愕和無語。

北山家族的名號,這已經算是他的底牌了,在他看來,只要自己提出北山家族的名號,在川省境內,無論是誰,似乎都應該給自己幾分薄面才對。

薔薇薔薇 但是秦穆然並沒有,別說一個區區的北山家族,即便是川省六合世家加在一起,他秦穆然也絕對不會放在眼裡。

「你,你到底是誰?」

石月博用驚恐的語氣問道。

「我是誰並不重要,你只要知道,我是一個你惹不起的人,這就已經足夠了。」

秦穆然淡然笑道。

「你,你會殺了我嗎?」

石月博言道。

秦穆然眉頭一挑,沉思片刻,輕微搖頭,嘴角浮現出几絲笑意。

「不會!」

秦穆然說道。

聽到這個回答后,石月博懸著的心,終於放了下來,至少自己的生命得到了安全保障。

「不過,至於他們會不會放過你,那我可就管不了了。」

秦穆然笑道。

說著,他的目光看向一旁的三百諸葛門下弟子,他們早已個個摩拳擦掌,臉上掠過殺氣。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