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煩死了!你還是先睡一會吧!”

受不了的嶽策又動又煩鬧的哪吒一反手,輕輕地敲在嶽策的左頸邊。一瞬間,嶽策彷彿熄了火的手槍一樣,低下頭,暈了過去。

將嶽策又換了一個位置,橫放在自己的面前,看着這張白淨書生熟睡的面龐。

“只是用了一點點的力氣,本姑娘都沒有什麼感覺,你倒弱的居然就先暈過去了。”

“真搞不懂啊!你的那種幼稚的思想是怎麼讓你活到現在的!”

“要不是本姑娘現在只能守在你身邊,你早就本人給騙了,對於有了本姑娘做第一神將,你就偷偷地樂吧!”

少女似乎是自言自語,又似乎在對身前已經昏迷的嶽策說着話。

馬兒因爲嶽策的安靜下來也開始停止了騷動而有序地揮動着馬蹄,繼續向着目的地奔去!

清風洞。

誤撞成婚:緋聞總裁復仇妻 顧名思義,就是清風城外的一個山洞罷了,不過倒也奇怪,洞中並沒有像常人所想的殘垣絕壁一樣,也沒有像常人所想的洞內漆黑潮溼,更沒有什麼蛇鼠蟲蟻的出沒,相反,此時的清風洞內卻是明亮乾淨。

寬闊的空間,彷彿是宮殿內一般的擺設,地上鋪着一層不知是何種巨獸的皮毛織成的地毯,幾根矗立在空間內的石柱上都鑲着兩到三顆的明珠。洞中的光亮便是從明珠上散發出來。

再環顧四周,整齊乾淨的石桌,排列有序的石椅,一些如同普通人家少女的裝飾打扮,沒有半點違和。

不過讓人更感覺到奇怪的是,洞內也沒有常人所想到的吵鬧,安靜異常,只是空間的盡頭有着一處石牀,石牀很長,上面同樣鋪上了一層如同地上一樣的獸毯。

而獸毯之上卻是躺着一位少女。

少女此刻正在入睡,靜靜的空間內只有那輕微顫動的呼吸聲。

一胎兩寶:高冷老公呆萌妻 不久,就像是墨菲定理一般,一位小嘍囉的打扮的男子從洞外輕輕跑了進來。

“大首領,十里外有一匹馬向這裏奔來,看樣子是來我們清風洞的,而且來者……不善”

……

嘍囉的聲音如同滴入鏡湖中的一粒石子一樣子,僅僅只是掀起一層小波瀾,便又再次恢復平靜,少女的嬌軀沒有半點動靜,不過下面的小嘍囉卻是明白這位首領的脾氣,只是靜靜地等着少女的醒來。

……

時間就這樣如同沙漏緩緩地流逝而去,在人膩煩地覺得依然要接着等的時候,側臥着少女的後背如同幻覺一般的輕輕晃了一下,緊接着從少女的另一側傳來一道幽幽的聲音。

“知道……了,你們先……對付……一會……就出去……”

少女的聲音清幽卻又低沉,嗓音有的只是純粹的乾淨,話語中卻驚悚地讓察覺沒有半點感情,這倒有着一種另類的吸引力。

待到小嘍囉離小心翼翼地退出洞內,又過了半柱香的時間。

少女緩緩的從石牀上坐了起來,不過似乎可能是剛醒來的原因,惺忪的睡眼睛中沒有半點情感,只是輕輕地用着獨特的嗓音慵懶地說道。

重生之獨步江湖 “……麻煩……” 當嶽策再次睜開眼,帶着一雙睡眠猩紅的眼睛,看了看天,有發覺自己正坐在一塊平原上,似乎時間也沒有過去多久,而熟悉的少女的聲音也順着空氣傳來。

“怎麼了?終於醒了麼?”

對了,我好像想起了了,是哪吒將我打暈了,沒想到,我居然就這樣暈過去了。嶽策看向聲音的方向,語氣也是怒意。

“都說了殺人的事我是絕對做不來的,你就不能別逼我嗎?”

此時,馬兒早就被哪吒系在不遠處的一棵大樹下,悠閒地咀嚼着附近的青草,而少女則是坐在一塊大石頭上,聽着嶽策對自己的怒斥,也不惱怒,而是捋了幾根流露在前頸的秀髮,指着前方,漫不經心地說道。

“你看,那邊就是我們的目的地。”

順着哪吒指着方向,嶽策看到了一處山峯,山峯下,扎着一處又一處的山寨,綿延幾百米,若有所指地說道:“嶽策,看到了麼?那邊已經開始有人在準備迎接我們了。”

嗯?嶽策看向山下,果然很模糊,不過依稀還是能夠發現一羣黑影正在山下,不過看樣子擠擠囔囔的似乎在準備着什麼,

“那就是佔領清風山清風洞的一羣修魔者,不過,剛剛發現那羣修魔者最多也就是剛入門的樣子,還沒有真正的踏上入魔之路。”

嶽策一聽,又看着哪吒的若有所無的表情,不禁想到了什麼,高興道:“這樣說來,他們也沒做什麼罪惡滔天的事麼?不如咱們就稍微地跟他們說兩句,讓他們不要踏上邪路就可以了麼?”

“哼!”哪吒扭過臉去,背對着嶽策站了起來,頭也不回,只是向着那處黑影走去,這份安靜讓等待下文的嶽策有點尷尬,本來一絲期待的臉只是凝固在那,

“……儘量看吧。”

不過不久,幽幽的彷彿難以啓齒的一句話又讓嶽策活了過來,感激的眼神盯着少女背影,跟了上去。

卻沒有看到少女背對着他的羞紅的表情。

清風洞下,

一羣人正站在山門前,人數不算多,也就一二十人,手上皆拿着形形色色的武器,而爲首的爲一青袍男子,卻是面如冠玉,氣概昂然英,俊威武不凡,在衆人之前頗爲顯眼,雙手卻是沒有拿着任何事物,只是縮在袖中。對於接下來的事顯得雲淡風輕。

此人正是清風洞的二首領李源。

看着越來越靠近的二人,李源不禁冷笑道:“居然有修道者惹到咱修魔者的地盤,看來必須要來一次敲山震虎了。”

忽然又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詢問後面的一人,正是剛剛進入洞內詢問沉睡少女的小嘍囉。

“已經通報過大首領了麼?”

小嘍囉忙大道:“首領已經知道了,說讓我們先應付。”

“哼!正和我意思!”李源滿意一笑,手中金光一閃,顯出一物,得意道:“雖然大首領寄存在我的這件寶貝,我至今也沒能煉化掉,不過還是能夠驅使一番,正好那他們來實驗一下。”

一旁的衆人看到李源手上的物事,驚訝外分,紛紛議論。

“二首領,難道說這就是大首領以前一直帶在身邊的寶貝麼?怎麼在二當家的手裏?”

“都說了,大首領每次看到這件,臉色便不同與正常。應該只是不想見到它而且又不想扔了纔會放在我這了吧。”李源提起這事,便也是嘆氣。

他本來也是這羣嘍囉中的一員,只是大首領懶於處理這些事情,才傳授了自己修煉的法門,雖然當初大首領問自己修道還是修魔,而自己也是心甘情願的選擇了後者。原因無他,

因爲大首領學的也是魔……

“照這樣下去,看來大首領不久就要改個稱呼,是吧,首領夫人?”

“哈哈哈哈哈!!!……”

大家鬨堂大笑。

而李源也是面色一紅,隨即怒斥着帶頭的人:“別太放肆了,我怎麼配得上大首領,再胡言,小心舌頭。”

對啊,

我怎麼配得上她。因爲——

她的眼裏從來都沒有我。

……

…………

“好了。”當看到遠處的兩道人影快接近這邊的時候,收起了沉默,李源咳嗽一聲,也打斷衆人的衆人的嬉笑。

“好了,小的們,對於這些不自量力挑戰咱們山頭的僞君子修道者們,咱們還是準備迎接大駕吧!”

“是!”

哪吒與嶽策終於來到了山腳下。

沒有清風城內喧囂的畫面,也沒有瓊衣莊內的吵鬧,有的只是兩方之間的試探,有的只是清風在兩處的徘徊。

看着眼前排列在自己眼前的幾十夥人,看着這些修魔者眼中對自己的不屑一顧,哪吒也沒有往日與嶽策在一起的元氣活潑,只是眯着眼逐個打量過去,直到打量完最後站在人羣前的李源。才緩緩開口,不屑道。

“難道說就是你們這羣人霸佔着清風山清風洞的麼?”

聲音中不難聽出對於這羣人修爲的輕視,雖然嶽策聽得出沒有什麼瞧不起的遺憾,也知道哪吒所表達只是一分遺憾。不過他也樂得看到這樣的場面。所以也不出聲,只是站在旁邊不說話。

而對面卻是沒有忍住,小嘍囉們明顯臉上多了許多分的怒氣,一個個便是想要衝上前去與哪吒嶽策兩人拼命。而在前頭李源只是一手揮了三下,阻止他們的衝動,冷笑看着哪吒兩人。

“道友倒也說得可笑,說咱們修爲低,不過卻不覺得道友那邊有一位連半點道力惑魔力鬥沒有的麼?”

李源說得自然是指嶽策,而哪吒聞言,卻不予反駁。

李源見此又接着笑道:“道友今日而來,便是爲了恥笑我等的修爲的麼?莫非還有旁事?”

“當然了,你們這羣不學好的人居然佔領着屬於清風城百姓的領土,當然過分了。”嶽策插嘴。

“哈哈,佔領別人的領土,閣下說笑了。”李源笑了一聲,眼神中流露出的諷刺不言而喻,“對了,雖然見閣下沒有半點修爲,但不知閣下高姓大名?”

看着眼前一身穿着異於常人的白色大褂,李源出聲詢問。

“我麼?嶽策,山嶽的嶽,策略的策。”

“在下李源,見閣下氣質不凡,不知卻說出如此可笑之言。”

嶽策疑惑,道“爲何可笑?”

“當今紂女王無道,我等所居之處皆無,只是爲了一棲息之地罷了,再說了,誰規定清風山這兒就等屬於紂女王,既然閣下又說屬於百姓,那爲何卻不能屬於我等?又說我等過分,卻不知辱我等爲寇的人不是更過分麼?”

“額……”

看來這位是準備來一個不戰而屈人之兵了啊,我也不是王朗啊,也不會因爲這而死的啊!嶽策苦笑心想。雖然這個叫李源的說的並不錯,不對,不僅僅是不錯。他說的很有道理,

我竟然無言以對!

看來這個大陸的教育很到位啊!嶽策默默稱讚。

但是——

嶽策卻是發出比李源冷笑更加的冷笑。

只見嶽策有三百六十度以一副親切溫和的態度,盯着李源。

“好一個無道,好一個過分,其實你說的一點也不錯。”

李源傲然,反問道:“那你應該明白了,所以你們還是回——”

“我只是說你說的很有道理罷了,不過——”嶽策打斷了李源的話,變成了冷笑:“不過我有個疑問?你說的真的對麼?”

“又有何錯?”李源問道。

“哈哈,我都說了你只是說的很有道理罷了,道理誰都會講,但是能做到的有真的能有幾人?”

哪吒看着正變成一幅辯論賽的場面,因爲覺得這些修魔者並不是那麼的強,所以懶地打擾,只是默默地在一旁看着。

再看嶽策,他緊盯着李源的眼睛:“你說你沒有一絲棲息之地,那你可知爲何會沒有?你找過麼?清風城內難道沒有半處房屋麼?甚至說沒有半點空地麼?你們卻沒有說,還是說覺得這處清風山景色優美,空氣新鮮。遠離城鎮靠近大自然的山村山活適合你們?呵呵?你說紂女王無道,那你有爲此做過什麼麼?一個勁的只知道說紂王殘害百姓,那我問你,紂王殘害百姓的同時,你們在幹嘛?”

嶽策的冷笑越來越濃,而李源的臉色卻是很難看。

“你們只是在逃離,只是在冷眼旁觀,最多不鹹不淡的說兩句,這有何用,什麼用都沒有,你們說你們也是晝舞大陸的子民,那你們說,你們盡過晝舞子民的義務麼?你們看看,就說清風城,那的百姓每天都在爲着家,爲了親人,一直在工作着,客棧的小二在招呼着客人,農夫打柴,漁夫打漁,裁縫製衣……一個個都在盡着義務。你們又在幹着什麼?說是逼的你們沒有後路,呵呵好笑好笑,那我問你們——”

一口氣說了那麼多,嶽策頓了一聲,緊接着,用着一股無法言喻的嚴肅而恢弘的聲音道。

“到底是什麼讓你們沒有了退路!”

“只是你們自己!” 其實就算在嶽策原來的那一個世界,即使嶽策也不算一個憤世嫉俗的文青,但是他也知道是華夏養育了自己,自己就算後來是去了m國進行深造醫學,也不代表自己就是對祖國的一種拋棄。自己只不過是想多汲取一下其他國家比自己國家更先進的區域知識罷了,而且終究有一天,還是會回去,用自己的一切,

全數奉還……

所以當看到李源說出那種舊社會所謂的酸儒書生的話語,不由的嶽策將自己心中的。

清風山前。

“我雖然不清楚紂女王有多殘忍。但是還是能夠明白你們心中的想法,但是這絕對不能算作藉口。因爲你麼沒有做到你們作爲晝舞大陸上的子民的一分義務。”嶽策語重心長地說完這最後一句話。

當他得意洋洋地認爲自己在說完這番連自己都覺得有點佩服自己的話後,李源那幫人能夠放下屠刀,真心悔改,然後就是一個不用刀兵就能完美解決的問題。

不過雖然李源一夥人聽完嶽策的一番言語後,只是沉默了一會,李源臉色只是沉重,鐵青。他也不看向嶽策,只是淡淡地詢問哪吒。

“看來你們是不肯乖乖離去了?”

唉……

還是沒能說服他們嗎,本以爲能夠和和睦睦改變結果的嶽策卻是黯然。

而哪吒則是有點歪着頭,譏笑着李源等人道。

“他說的不對?”

“……”清風衆人不語,卻也沒有反駁

“還是說需要本姑娘用拳頭教訓一番,你們纔會悔改……”

哪吒一陣冷笑,乾坤凌天圈出現在手中,身上的紅色道力不斷散發。

“嶽策,跟你說了多少次了,這些修魔者要是能簡簡單單地被說服就不會需要我們這些修道者了。還是死了這條心吧。”

嶽策沉默,他不明白甚至開始懷疑自己剛纔說的是不是一堆廢話,

對於他們來說。

妖妻難當 “不是他的錯。”李源讓手下們退後,眼神複雜回覆哪吒。“我知道嶽兄說的對,不過在下心中終究不能,既然不能放下,我又何必迴歸正道。爲了我心中的那一個信念,就算——”

默默運起祭器之法,兩件充滿了古老氣息的物事隨着李源的那番意味深長的言語出現在李源的手中。

“就算讓在下魂飛魄散也在所不惜!”

嶽策哪吒兩人順着那兩道七色光芒望去,李源手上拿着爲一書一圖。

雖爲兩物,不過卻像是同體一樣緊緊聯繫在一起,圖上的奇異圖案卻是閃着如同天上繁星一樣的光芒,而書上卻是一個個古僕而又散發着滄桑氣息的令人難解的字符。

“雖然在下還是不能得到這件異寶的認同,不過對付你們,對付一位紅色仙將,還是能一試的。”而李源的身上也在散發着顯示爲青色玄將的境界的魔元力。

“就憑你青色玄將境界……”哪吒不停冷笑,又示意嶽策離遠一點點。

“蹭”的一聲,哪吒飛躍衝上前,速度快的只能看到一道道殘影。

當衆人還沒有留意的哪吒的真身時,一道環狀的金光配合一道紅色殘影已經來到李源的面前,毫不猶豫。

“都說了,在下的實力是低於道友,但是在下還是能夠與你一拼的。”

淡淡地聲音,沒有慌張,也沒有猶豫。

星光閃爍,似乎在有規律性的點點耀眼。一書一圖,便猶如蒼穹一樣變成黑夜,而就在哪吒的身影一道道閃爍的逼近之時,數不清的繁星從書與圖的蒼穹之中浮現而出。

“這就是在下目前能夠使用的一招,雖然只是不到一層。”

穿越戰國——常磐紅葉 “周天星斗,聚!”

看着如同被繁星包圍的李源,哪吒面色不變,只是不斷運起自己的道元力。因爲在自己的字典裏——

從來沒有退縮!並且

能用蠻力解決的——

“吒!”少女彷彿在怒喊自己的名字一般,嬌聲幹練。金光重重地砸在了那道天幕之上,不斷壓制。

李源不言不語,默默運着法寶,努力讓自己與一書一圖之間的默契能加深一步,但是作爲平常不應該出現在修煉者身上的汗滴,還是一滴滴流了下來。

“還沒完呢!渾天翻海綾,出!”哪吒興奮地嬌喝,身後紅光一片,渾天翻海綾無風自起,如同有了靈性,彷彿一條浩長而強壯赤煉之蛇,緊緊地將一書一圖散發出的光柱緊緊束縛住。

“縛神!”

簡單而又效果滿滿的兩招,已經讓場上的兩人四周的風沙礫石捲起有如小型龍捲。而睜不開眼的嶽策只能閉着眼聽着兩人的動靜。而那邊,清風山的那些人,也是眼中擔憂滿滿。

“給我破啊!”有隨着一聲少女清喝,光柱在一瞬間有了裂痕,光柱內的排列地似乎有某種規律一般的符文也開始傾斜,緊接着,即使李源再怎麼拼命努力,再怎麼將一身的修爲輸進一書一圖之中,光柱的崩塌之勢已經開始一發不可收拾。

“嗚~”

隨着一聲悲鳴,一書一圖像是具有人性一般的失去了原來的光芒,有回覆到了之前的黯淡滄桑的狀況。

而一道人影也是如同一隻斷了線的風箏倒飛了出去,倒在了地上,掀起陣陣的灰塵。

“二首領!”

清風山的衆人一起迎了上去,圍住李源,又虎視眈眈地看着站在原處卻早已收起法寶的哪吒。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