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沐雲軒無聲的笑了笑,希望他們的路上,永遠都是陽光朗月相隨。

_TTkan _¢ o

“父皇。”

當君少辰回到驕陽殿的時候,皓月皇靠在軟榻上,輕磕着眼眸。

君少辰知道他沒有睡。

過了半響,皓月皇也緩緩從軟榻上起身。

看向君少辰,“辰兒,過來父皇這邊。”

皓月皇向君少辰招了招手。

君少辰依言走過去,目光掃過他疲憊的臉上,君少辰第一次覺得,父皇很累。

“辰兒,是父皇不好!沒有保護好你的母妃,父皇欠你母妃的,父皇會通通彌補在你身上的,父皇知道你不喜歡這個位置,可是辰兒,這個位置只能你來做,你心地就像你母妃一樣的善良,都說做皇帝心要狠,要毒,可是也全然不見得。”

“父皇,兒臣也沒有說不坐這個位置啊!”

君少辰突然好笑的看着他。

“你小子,腦代終於開竅了,你能這樣想,父皇就很高興了,下去睡吧!明天一早,還要應付姬家的人呢?父皇會徹查當年的事情,會把所有有牽連的人都收押天牢。”

“那辰兒就先送父皇回宮去吧!”

一夜之間,皇后被打入天牢的事情轟動了整個皓月國京城。

一大早,有人喜,有人憂。

皇后被打入天牢的事情,震驚了整個皓月國,還有悅容公主的死,同時讓整個皓月國京城的人更加的沸騰,同時也遵循聖旨,大街上所有店鋪及酒樓,青樓全部歇業,挨家挨戶的門頭上,都掛着兩個白色的燈籠。

姚貴妃卻是最高興的不知所措一個,心想着她們姚家的輝煌時刻終於迎來了!但是有了前車之鑑,這一次,她選擇了沉默,不敢在向之前那樣幸災樂禍。

自個兒在自己的寢宮裏偷着樂,皇后一死,她離皇后的位置近在遲遲,眼下後宮的妃子中,沒有誰能敵得過她們姚家的家世。

而鎮國府中,鎮國公在聽到皇后被打入天牢以後,一口氣沒上來,直接暈了過去。

姬煜不在鎮國公府,鎮國公暈倒,鎮國公府失去了主心骨。

姬泓雖然只有十二歲,卻成了整個鎮國公府中的主心骨。

知道皇后出事以後,他第一時間傳信息給姬煜,除姬煜以外,別人救不了皇后。

肥你莫屬:帥哥,別過來 明月山莊裏,蘇紫陌一睜開眼眸,就看到一雙柔情的黑眸。

蘇紫陌柔柔一笑,道:“你今天起得很早?”

“嗯!你最近太累,我讓膳房給你做了羹湯。”

沐雲軒柔柔地笑了笑,說道。

蘇紫陌慵懶一笑,微垂着的眸子中劃過一抹感動,緩緩起身:“你對我這麼好!我會上癮的。”

“就是要你對我上癮,天下的女人,除了你蘇紫陌,沒有人有你這份殊榮。”

沐雲軒笑着捏了捏她滑嫩的臉蛋,無比的寵溺。

蘇紫陌搖頭失笑,這樣的沐雲軒真的能讓女人慾罷不能。

今天的他,一身黑色段子衣袍,那一頭如瀑布的墨法,未全部束起,給他又增添了幾分俊逸。

其實,黑色很適合他,但蘇紫陌很喜歡他穿白色的衣服,看起來他沒有那麼冷,反而多了一份清逸的感覺。

沐雲軒看着她下牀榻,起身去衣櫃裏給她挑了一套白色的衣裙,他很少看到她穿白色的衣裙,一想到還有一天她就要離開自己,他的心情就不爽,他不知道接下來的一個月,他要怎麼度過。

吃完沐雲軒的愛心羹湯,蘇紫陌和沐雲軒剛剛出門,就碰到了默娘。

只見默娘在庭院裏低着頭,好像在找東西。

蘇紫陌和沐雲軒相視一眼,似乎知道默娘在找什麼?

“默娘,丟東西了嗎?”

“哦!”默娘點了點頭,一臉的着急的看向她。

猛的瞥見一黑一白的一雙璧人,默娘有些移不開眼。

默娘很快回過神來,有些急迫的問道:“陌陌,你們有沒有看到一塊玉佩?”

默娘有些緊張,要是玉佩被陌陌她們撿到,那……,都怪她,太大意了。

“默娘是在找這個嗎?”

蘇紫陌深深的看着默娘,把玉提在手中,玉在陽光下晃了晃,流光溢彩。

默娘一看,眼眸裏閃過一絲驚訝!卻掩飾不住一臉的驚慌,“陌陌,就是這塊玉,默娘昨天不小心丟的。”

默娘走到蘇紫陌的身邊,剛剛把手伸出去,蘇紫陌卻突然把玉握在了手心。

“默娘,這可是皇室裏的專用玉?默娘,如果雲軒說得沒有錯的話,這玉佩應該是太子的。”

蘇紫陌知道,默娘一向冷靜,根本就不會像剛纔那樣緊張。

“陌陌……。”

默娘有些慌亂的低頭,她們還是猜到了,也對,雲軒的孃親就是長公主,會知道這皇室裏的專用玉,也是理所當然的,不是不告訴她,而是告訴她以後,這皇室中會再一次起紛爭。

短短兩年的時間,她已經厭倦了後宮裏的生活。

蘇紫陌上前幾步,目光筆直的看着默娘。

默娘肯定有事情瞞着她默娘從來模樣這樣過。

“默娘,昨晚上,君悅容回宮了,皇后已經被打入天牢,謀殺李貴妃,偷龍轉鳳,這兩條罪名,不管哪一條,都能讓皇后去死。”

蘇紫陌把昨天晚上的事情告訴默娘,蘇紫陌知道,默娘昨晚等到很晚,她應該是很想知道皇宮裏發生的事情,怕引起她的懷疑,硬生生的忍住了沒有過來問,今天這麼早過來,爲了找玉佩也是一點,最重要的是默娘還想知道皇宮裏發生的事情。

默娘聽完之後,只覺得心頭彷彿有一塊石頭落下了一樣,長久一來受煎熬的心,彷彿得到了釋放。

可是,當年的事情暴露,辰兒也知道了皇后不是自己的生母,那孩子宅心仁厚,心裏得多難過,多傷心。

“陌陌,我們進去說吧!”

默娘默默的注視着蘇紫陌,她很聰明,就是她不告訴她事情的真相,她也很快能查到,兩年多的時間,她已經很瞭解她了。

而她們視對方爲親人,事到如今,也沒有什麼不能說的,從她決定跟着陌陌一起回皓月國的那一刻起,她就準備好面對這一天了。

回到大廳,蘇紫陌給默娘倒了一杯茶。

垂眸,看到默娘凝眉思索。

“默娘,如果你不想說,陌陌不會逼你的……。”

“不,陌陌,這件事情藏在默孃的心裏已經二十幾年了,也是該說出來的時候了,因爲遇到了你,默娘不費吹灰之力就報了仇。”

說道這,默娘有些哽咽,一雙寫滿憂傷的眸子,微垂着。

蘇紫陌看得出默娘心裏的掙扎,明豔動人的臉上突然閃過一絲緊張,她因爲在乎默娘,想知道她的所有事情,她才能竭盡所能的去幫助她。

“默娘……。”

“陌陌,其實,默娘就是李曼琦。”

“什麼?”

蘇紫陌驚訝的出聲,兩人被震驚得有些不知所措。

“默娘,怎麼會……?”

蘇紫陌想不通,既然默娘就是李曼琦,她爲什麼要等這麼多年以後纔回來報仇。

“當年,我和皇上是在不歸山歷練的時候認識的,年輕時的皓月皇玉樹臨風,刻苦自勵,鶴立雞羣,是先皇最寵愛的皇子,他坐上皇位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那次在不歸山裏,他救了我之後,我們兩人可以說是一見鍾情,情投意合,起初,我並不知道他是皓月皇,是等我們相愛的時候,他才告訴我真相,可惜,那個時候的我,早已經愛上了他,不顧爹孃的反對,嫁進了皇宮,就算後宮佳麗三千人,皓月皇依然獨寵我一人,並且破例升爲貴妃,作爲女人,我覺得已經很滿足了。”

說道這裏,默孃的臉上默默的留下了眼淚。

蘇紫陌的心也跟着一緊,原來,默娘還有這樣奇特的身世,這樣說來,太子就是默孃的兒子。

默娘緩了緩情緒,繼續說道:“可是好景不常,還是貴妃的姬舞兒用計謀,讓皓月皇踏上了除了我之外的女人的牀榻,在嫁進皇宮之前,我就做好了心裏準備,他不可能是我一個人的,不久之後,我和姬舞兒同時傳出了喜訊,皓月皇因爲覺得背叛了我,爲了彌補我,如果我生了皇子,便許下了太子之位,後位也是我的,可惜,她太不瞭解我了,我嫁給他,不是爲了這些光榮華麗的虛名,我要的,只是他的愛而已。”

默娘臉上的淚水越落越兇,蘇紫陌在一邊,受到影響,眼淚也止不住的流了出來,可想而知,默娘這些年過得有多煎熬,多痛苦,身爲母親,骨肉離散,比死更讓人痛苦。

沐雲軒看着她明豔動人的臉上滑下淚水,心也跟着痛,他這一輩子都不會娶除了她之外的女人,這一生,他只要她。

“陌兒……。”

沐雲軒溫暖的大手,緊緊的握住她。

蘇紫陌垂眸,快速的擦掉眼淚。

“默娘,別說了……。”

“不,陌陌,你讓我說完,二十幾年了,默娘從來找不到可以傾訴的人。”

默娘笑看着蘇紫陌,也快速的把自己臉上的淚水擦掉。

那滿含悲傷的笑意,讓蘇紫陌看了更加心疼。

“當我們的肚子一天天大起來的時候,姬舞兒幾乎每隔一天就會到我的寢宮來陪我聊天,我知道自古後宮是非多,並不敢和她交心,心也有防備,可是,還是防不勝防,姬舞兒早已經做好了準備,還沒有立後,誰都有機會成爲皇后,只要生了兒子,我們兩人中的一個必定貴爲皇后,十月懷胎,當姬舞兒知道我陣痛的時候,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她明明往我幾天,可卻和我一天肚子痛,也因當天京城裏突然有魔獸羣闖進來,皓月皇親自帶人去驅趕魔獸羣,知道姬舞兒肚子痛也的時候,我便多了一個心眼,也讓我的貼身宮女一定要多加小心,可惜,皇上在寵愛我,也極不上有權有勢的人的一句話,當皇后知道我生了一個兒子以後,她的心非常的着急,不顧危險,在我之後生下了悅容,那時還不是鎮國公的姬耀天,在朝中已經大權在握,有的姬耀天的幫助,這場偷龍轉鳳的計劃可以說是順利無比,就連接生的穩婆和宮女都是姬耀天事先安排好的,他們纔會在第一時間得到了我生了皇子的消息,當虛脫的我睜開朦朧的眼睛時,便看到了他們換走我孩子的一幕,卻沒有任何人站出來阻擋,這是我才發現,我寢宮裏的人全部是姬舞兒的人,當時的我,絕望得只想去死,更恨心愛的人這個時候沒有守在我的身邊,我心裏知道,姬舞兒爲了殺人滅口,她是不會放過我的,在她們對我動手之前,我提前吃了假死丹藥,那假死丹藥是我師傅親手煉製,五天之內,人就如死了一樣,五天之後,醒過來之後,對身體不會有任何的影響,最後,我以生孩子血崩爲由,成爲了真正的死人。”

默娘這一次一口氣說完,從她激烈顫抖的身子就可以看得出來,她當時有多恨,有多傷心。

蘇紫陌起身,走到默孃的身邊,伸開雙手抱住默娘。

“默娘,現在一切都好了,皇后被打入天牢,姬耀天就是有天大的本事,也救不出皇后的,你們很快就能母子團結了。”

“陌陌,世間上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掏心掏肺的互訴衷腸的,路過的景色,擦肩而過的是過客,而我們能相遇,那是一種緣分,默娘能對着傾訴出來,默娘現在覺得一身輕鬆,從出事的那天起,從來沒有這樣輕鬆過。”

默娘也緊緊抱住蘇紫陌,這兩年,和她們母子在一起生活,她的心漸漸的沒有之前那樣的痛苦和仇視了。

“默娘,對不起,是陌陌不好!你說沒有家人,陌陌就真以爲你沒有家人了,那接下來,默娘打算怎麼辦?”

蘇紫陌放開默娘,坐到默娘隔壁的椅子上。

“陌陌,默娘從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想相濡以沫到現在,已經沒有了當年的執念了,默娘就像想現在這樣,平平淡淡的就好!”

至於和辰兒相認,她心裏也想,可是,她們李家只剩下她一個人了,認了辰兒以後,她什麼都給不了辰兒,就讓辰兒因爲她已經死了,她只要看着他平平安安的就好!

“陌陌,默娘想去天牢看了看姬舞兒。”她想去看看,抹去了姬舞兒那高高在上的樣子,成爲階下囚的他會是什麼樣子?

蘇紫陌眼眸裏劃過一抹擔憂。

“默娘,你一個去陌陌不放心,陌陌陪默娘一起去吧!”

默娘感激的握住蘇紫陌的手,“陌陌,不用擔心默娘,以默孃的修爲,一個天牢還攔不住默娘,時隔二十幾年了,默娘想看看,姬舞兒看到默娘是個什麼反應。”

說完,默娘把手伸向耳後,一張人皮面具被默娘揭了下來,那是一張白希的瓜子臉,精緻絕倫的五官勝過蘇紫陌見過的任何一個美女,眉似遠山,眸橫秋水,那一張粉紅色櫻脣宛若花瓣一般柔軟嫣紅,是一張完全看不出年紀的容貌。

蘇紫陌和沐雲軒都震驚的看着默娘,美,很美,兩人心裏都是同樣的想法。

“默,默娘,你看起來就像二十左右,真的。”

蘇紫陌舌頭有些打結的出聲,默娘也四十多了,可是一點都不像。

沐雲軒這才發現,自己小時候在舅舅的御膳房看過一張畫像,和現在的默娘很相似,如此美人,難怪舅舅會對她一直念念不忘,早年,沒有人敢在舅舅面前提起李貴妃的事情,就是李姓,都沒有人敢提及。

“陌陌,默娘本就是煉丹師,常年服用駐顏丹,所以這容貌和當年看起來,沒有多大區別。”

蘇紫陌眼中的詫異一閃而過,對啊!她怎麼忘記了,這個時空裏的駐顏丹呢?比二十一世紀的整容可安全上百倍。

漆黑如墨的夜空中掛着一彎殘月,發出淡淡的,柔和的光,清輝似水瀉滿了整個大地。

灑在院中孤獨甚至有些無助的人身上,更是憑添幾分悽然。

默娘露出真面目,換上了一聲大紅色衣裙,深遠的眸子裏卻有滿滿的哀傷。

“默娘,今晚你一定要去天牢嗎?”蘇紫陌走到她的身旁,眉頭微皺。

“是的,陌陌。”

默娘轉身,嘴角勾起一抹淡笑,這是她最後的心願,她這一輩子的心願。

“默娘你小心些,陌陌等你回來。”看着默孃的真容,蘇紫陌只覺得那聲默娘有些叫不出來。

“陌陌,你先回房吧,夜裏涼,你穿的太單薄了。”

默娘望着她,眼中有說不出的心疼,陌陌也是一個苦命的孩子,能自己努力,做到現在這個程度,陌陌也吃了很多苦。

“陌陌,不用爲默娘擔心,陌陌你似乎忘了,默娘可都皓月國第一殺手兼煉丹師的徒弟,不會有事的,子時默娘一定回來?不去見姬舞兒一眼,默娘心裏總覺得少了些什麼?”

蘇紫陌勾出一朵奪人心魄的笑,說道:“陌陌瞭解默孃的心,子時一過,要是默娘還沒有回來,陌陌便進宮接默娘。”

“嗯。”默娘嘴邊的笑容加深,轉身,很快消失在黑夜裏。 天牢,這裏彷彿是一個被世界遺忘和唾棄的角落,一牆之隔,牆外華麗,牢裏腐黴,這樣鮮明諷刺,讓姬舞兒看不到任何的希望,牆外,她是高高在上的一國之母,牢內,她卻成了等死的階下囚,現在才知道悔恨,爲時已晚。

天牢裏的酸臭糜爛腐朽的味道,讓一直養尊處優的姬舞兒難以接受,任她喊破嗓子,硬是沒有一個獄卒理會她。

默娘悄無聲息的近了天牢。

"嗚…嗚…"的哭聲和慘叫聲,充滿了整個地牢。

默娘知道,能進這天牢的人,身份地位一般都不會低,可是她不想理會任何人,四處找尋姬舞兒的牢房。

牢房外邊,幾盞燈籠孤在夜風中零零的搖曳着。

太子君少辰一臉憂傷的站在天牢大門口,看向天牢兩個字,他的心裏異常的沉重,想起過往的情份,君少辰擡腳,邁着沉重的步伐走進天牢的大門。

守門的獄卒恭恭敬敬的退到一邊站好!

此時,默娘已經找到了皇后的牢房。

正在苦苦受煎熬的皇后根本就睡不着,聽到牢房外邊有響動,皇后擡頭看去。

猛的擡眸,姬舞兒心裏就一個想法,她見到李曼琦的鬼魂了。

默娘長髮披肩,一聲大紅色衣裙,從窗外射進來的發白的月光照射在她的臉上,一臉陰沉的看着姬舞兒的默娘,看起有些滲人。

“李,李曼琦,你,你是人是鬼。”反應過來的皇后驚恐的往後退,當退無可退時,死死的抵住牆壁,全身顫抖的看着默娘。

默娘一臉冷若冰霜,對於這姬舞兒,她只想要除之而後快。

“姬舞兒,你還我命來,還我兒子來。”

默娘陰森森的吼道,配上她一身紅衣,在加上週圍的氣氛,倒是很像女鬼復仇的模樣。

姬舞兒一聽,身體顫抖得更加的厲害,猛的嚥了一口口水,一雙美眸里布滿了驚恐。

這個李曼琦和當年比起來,一點都沒有變,還是那樣的漂亮,還是那樣的迷人,可是她爲什麼要這麼多年以後纔來找她報仇呢?是不是人落難以後,連鬼都來欺負她了嗎?

兩人互相對峙着,氣氛堪稱劍拔弩張,一觸即發。

默娘看着姬舞兒有些髒又狼狽的臉,卻擁有一副惡毒心腸,生生把她和她的兒子拆散,這些年,每天都在折磨着她的靈魂。

今日看着她成爲了階下囚,心中覺得隱隱解了一道心結。倘若不報此仇,她魂魄難安!這個心結,就將在今日徹底解開。

“李曼琦,你活着的時候,我姬舞兒能殺你一次,你都死了,本宮還會在怕你嗎?”姬舞兒驚訝過來,譏誚着,鼓起勇氣擡眸看着李曼琦,她頓時有了底氣,高高擡起下巴,又瘋狂地叫囂道,“李曼琦,誰讓你當年一個人霸佔着皇上的!你就算做了鬼,你也是輸的那一個,而我,做了二十幾年的皇后,這些,就是皇上在寵愛你,也是你一輩子都得不到的殊榮。”

默娘聽完之後,半點不爲所動,涼涼地反脣相譏,“哦?是嗎?你是光鮮亮麗的生活了二十幾年,可是現在的你,卻如此狼狽的坐在這陰冷又充滿腐朽味道的大牢裏等死,現在你的事情暴露,當年的事情,你的父親也攙和進來?呵!你現在還以爲,你還有翻身的機會嗎?我死,只是我一個人,而你,卻拖家帶口,你們姬家完了,我真爲你們姬家感到可悲,以皇上對我的愛,她是不會放過你們姬家的。”

“不……。”皇后用力的搖了搖頭,想反駁,可是她心裏明白,李曼琦說的都是事實,她二十幾年的陪伴,抵不過一個死人在皇上心裏的位置。

默娘冷冷的笑了笑,譏諷道:“姬舞兒,我真爲你感到可悲,你永遠都抵不過我在皇上心裏的位置,就是你搶走了辰兒,那又怎麼樣?皇上喜歡的依然是我的辰兒,對你,依然沒有半點愛意。”

“李曼琦,就算是你死了,我姬舞兒也不會讓你的魂魄永世不得安寧的,活着,我姬舞兒能殺你一次,死了,我姬舞兒一樣的能在殺你一次。”姬舞兒狀若癲狂地吼道,臉色因爲激動而發紅,心裏更多的是李曼琦帶給她的恐懼。

默娘笑着搖了搖頭,靜靜的看着皇后,說道:“姬舞兒,你已經沒有那個機會了,你的父親和弟弟,求了一天,仍然沒有見到皇上,而且皇上已經下令徹查當年的事情,從你搶走我的辰兒,搶走不屬於你的東西的那一刻起,你就種下了今天的結果。”

說完,默娘覺得心裏無比的輕鬆,這就是她活着唯一的心願,現在,終於了卻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