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一驚,露出一副不可思議的表情看着我,許久沒有回答。

我知道他爲什麼會露出這樣的表情,因爲剛纔我叫他軒,這是佘姬喜歡對他的稱呼,他肯定覺得很懷戀。

我對着他笑了下,說道:“我能這樣稱呼你嗎?”

他這時纔回過神來,然後擡起頭看向前方,說道:“你和另一個靈魂的記憶我全部知道。”

他又頓了下,接着說道:“你不能叫我軒,那不是你叫的。” 他這時纔回過神來,然後擡起頭看向前方,說道:“你和另一個靈魂的記憶我全部知道。”

他又頓了下,接着說道:“你不能叫我軒,那不是你叫的。”

這讓我一愣,沒想到經歷了這麼多,我還是無法取代佘姬在他心中的地位嗎。

雖然我們兩個可以算做同一人,但也可以說是兩個不同的人,佘姬就是佘姬,我就是我。

佘姬在這個世界上已經消失,有的只是一個跟佘姬長得一樣的女人,她叫舒雨澄。

聽到他這樣說。眼淚又開始在眼睛裏打轉,對蔚軒的這個回答感到極其失望與失落。

就在我眼淚快要流出來時,蔚軒又突然說道:“我還是喜歡你叫我色鬼……”

聽到他這樣說,我全身一驚。腦子嗡了下,迅速的看向他,剛好看見他嘴角上揚了一下。

他在笑,可以看出是打從心裏發出的笑。

看着他這次持續了快接近一分鐘的笑容。我的眼淚最後還是忍不住的流了出來。

這次的眼淚不跟剛纔的意義不同,這次是高興的淚水。

掉着眼淚,感覺鼻子酸酸的,但我的臉上卻掛着掩飾不了的笑容。

望着蔚軒。聲音哽咽的說道:“色鬼,色鬼,色鬼,色鬼……”

我一次叫了他不知道多少次色鬼。這是我跟他剛認識時的稱呼,沒想到他還記着。

我就這樣一直叫着,直到他受不了了,然後面無表情的說道:“夠了,再叫小心我把你扔下去。”

我嘟着嘴,說道:“你就算扔我下去,我也不怕,我現在可不再是以前那個一無是處的拖後腿了,而且,不是你叫我這樣叫你的嗎,哼……”

他瞪了我一眼,沒有說話,只是嘴角又揚了下,不過這次的時間極其短,簡直是曇花一現。

之後我便沒有在說話了,只是這樣安靜的靠在他的懷裏。這一刻感覺自己真的好幸福。

這一世,不管怎麼樣,都不能讓他在受苦。

我安靜沒多久,我們便來到了懸崖上方,他把我放到地上,還沒有說話,小白就朝我們走來。

還沒等我們跟小白打招呼,小白就對着我們欣慰的說道:“你們總算是上來了,我每天都會來這裏看下,但心死我了。”

蔚軒瞟了眼小白,說道:“我們都沒事,現在情況怎麼樣了?”

小白看了下我。說道:“不太理想,你們現在全身溼透,要不先去白靈域換件衣服,然後我再跟你們細談。”

蔚軒猶豫了一下,拒絕了小白的邀請。

現在本來就是在百靈域與邪靈域的交界處,也就是說,會白靈域與回邪靈域的路程基本相同。

蔚軒生爲邪靈域的王,當然是選着回邪靈域。

而我則選擇了跟小白回白靈域。

當時在水底回憶到一半便沒有再繼續回憶了。

應該是說,後面的記憶是我,蔚軒,甚至連另一個靈魂都不曾擁有。

記得在水底下剛好是回憶到了我和另一個的靈魂都被小白封印到了身體裏。

也就是說那之後的我是不省人事的,所以之後的事情我無法知道。

當時的蔚軒是更不可能知道的,所以知道後面事情額也就只有小白了。

我想順便把後面的事情搞清楚,想知道景書王之後怎麼樣了,他雖然不是一個好的君主,但他對另一個靈魂真的很好。

我還想知道。我佘姬明明沒有死,只是沉睡了,爲什麼她依然可以投胎成爲我。

還有姥姥,爲什麼會突然變壞,我想這些疑問,小白應該都可以解答。

蔚軒在聽到我的選擇後,眉頭皺了起來,把我拉到身後說道:“不準……”

我對着他笑了下。然後湊到他耳邊說道:“難道你不想知道爲什麼佘姬會投胎嗎?這肯定跟小白有關係,我想搞明白。”

雖然現在這些不算很重要,但我依然感到很好奇。

蔚軒看着我,遲疑了一下。說道:“那你小心點……”

他說完,皺着眉頭瞪了小白一眼。

我明白他的意思,他是想讓我小心點小白,不要被他欺負。

我笑了下說道:“不會的啦……他現在還不一定我餓對手呢,放心……”

說完後,蔚軒才同意我跟小白回白靈域。

蔚軒看見我去白靈域,他其實也想留下,但現在由於邪君的事情,邪靈域一片大亂,他必須得回去管理。

所以我們只好佔時分開,不過我像他保證了,只要事情一搞明白,我就立馬回邪靈域。

在去白靈域的路上,我猶豫了一下說到哪:“小白,我的記憶全部恢復了。”

他一驚,面無表情的看向我,沒有任何表示。

我接着說道:“關於佘姬的那段記憶,我已近全部記起來了。”

小白注視了我一會,然後說道:“所以你還是選着他是嗎?不管是佘姬,還是你,選擇的都是他。”

他的語氣很平穩,沒有帶任何感情,但就是因爲這樣,才更讓我感覺到心裏不舒服。

“小白。以前佘姬把你當做知音,現在的我,也是把你當做最好的朋友,爲什麼不能一直保持這個關係呢。”

小白沒有說話。只是一直往前走着,我也沒有繼續說話。

到了白靈域,我洗了個澡,然後換上了她拿來額衣服。娜娜幫我泡了杯熱茶。

小白在送我回來後便去大殿上了,他好像比較忙。

於是我就只好先跟娜娜聊聊天。

從娜娜口中得知,現在由於邪君殺了白靈王,導致白靈域大亂,那天我跳下陰陽深淵,小白醒過來後本來是想跳下去找我的。

但之後爲了平頓白靈域,他才選擇沒有跳下陰陽深淵。

現在由於司芊玥的司,司家老爺非常憤怒。到處在找我。

所有邪靈域也是比較亂的,但有凌夕和桑家幫忙,所以蔚軒纔會在醒來後就立即找小白打探我的情況。

蔚軒在得知我跳下陰陽深淵後,毫不猶豫也跳了下去。

而白靈域裏的那些長老都已經被邪氣侵體,根本就沒有一個人值得信任,所以只能小白自己來管理白靈域。

所以就沒有跟蔚軒一起跳進陰陽深淵。

現在的冥界可以說是一片大亂。

在我被小白帶走後,師父便跟邪君大戰了許久,但由於邪君隱藏的這幾千年來功力提高不少。

最後師父被邪君抓了去。但邪君並沒有殺師父。

不過師父在被抓的同時,把邪君重創,所以現在邪君正躲藏起來療着傷。

太聽到師父被抓了起來,我瞬間就急了,想要現在就去救出師父。

但娜娜說,他們現在還不知道邪君蒼南在哪,小白現在正在派人調查。

聽她這樣說,我也只好坐着等消息了,希望師父沒事就好。

之後我便一直坐在桌子前把玩這手中的長笛,等着小白回來,同時也擔心着師父。

小白一回來,我就立馬跑上去,問道:“有我師父的下落嗎?”

小白搖了搖頭,說道:“我已經加派了人手,而且也通知了蔚軒,他現在也在找。”

聽到小白這樣說,雖然感到有些失落,但現在也沒有別的辦法了。

隨後便低着頭坐回桌前,說道:“小白,我有件事情要問你。”

小白一點都沒有感到驚訝,於是來到我面前坐下,爲我倒了杯茶,說道:“問吧,只要是我知道的,我會全部告訴你。”

我看着面前那杯茶,猶豫了一下,然後看向小白,說道:“我想知道,你把佘姬和另一個靈魂同時封印後發生的事情。”

蔚軒端起茶杯抿了口茶,總結了下語言,便開始跟我說起之後的事情。

在聽完之後的事情後,頓時感覺對小白的愧疚感更加重了。

小白真的爲我做了很多…… 在聽完之後的事情後,頓時感覺對小白的愧疚感更加重了。

小白真的爲我做了很多……

小白走後,我裹在被子裏,想着他與我說的那些,讓我許久不能入睡。

他說,在我的靈魂被封印後,由於身體完好無損,找不出任何傷痕。

所以景書王沒有立即斷定我已近死亡,但又不管怎麼叫都叫不醒。

最關鍵的是還有呼吸存在。所以景書王一直把我的身體留在身邊。

請了很多太醫來爲我診斷,不知找了多少奇珍異寶給我服用,但我就是無法醒來。

而且那些太醫也紛紛說我死了。

唯獨只有景書王堅信我沒有死去。

我的身體留在宮中經常被人議論着。很多人爲景書王的這種行爲感到恐懼。

他們都覺得我已經死了,是具屍體,屍體是另人恐懼。害怕的。

所以有些後宮妃子爲了讓景書王死心,經常設計害我的身體,想要讓我的身體離開皇城。

更有甚者,企圖破壞我的身體。

不過這些最後都沒有得成。

景書王爲了保護我的身體,於是在皇城附近的一坐樹林下建了一座冰窖。

把我的身體放在冰窖裏,由於我一直未成醒來。所以景書王也不太確認我到底是死是活。

所以選擇了建冰窖,如果我真的是死了,那屍體在冰窖裏也能被完好的保存。

而景書王會隔斷時間就到冰窖裏看一次我,每次看我都會在冰窖裏呆上很久,就那樣王着手我的身體發着呆,有時會對着我說些話。

而那時,小白也會時不時的來見見我,看看我的情況。

他不想我一直這樣沉睡下去,他想我再次回到這個世界,他想跟我說話,普樂。

所以他一直在忙着研究讓我甦醒的方法。

不知這樣過了多久,他也不太記得了。就這樣一直翻閱着質料,時不時的來見見我。

時間過得很快,景書王顯得越來越蒼老。

一半原因是因爲他年齡越來越大,而還有一半的原因則是對女魔的失戀讓他身患各種疾病。

但他拖着被病痛折磨的身體也會不定時的來看我。

而小白也找到了怎麼讓我甦醒的方法。

那就是直接把我和女魔的靈魂同時抽離身體,然後再讓另一個力量強大的人用他的力量單獨給女魔再加一層封印。

這樣做後,再把我和女魔的靈魂放到輪迴鏡中,讓我投胎轉世。

由於我的靈魂已經跟女魔的靈魂融合,所以兩個靈魂必須同時投胎在一個身體裏。

不過在投胎前女魔是被封印過的,所以投胎後不由她主導身體。而是由我的靈魂掌控身體。

找到這個方法後,小白就立馬找到了麻老太,也就是我的姥姥。

姥姥是白靈域的一位長老,由於年年邁,所以讓出了長老職位,等於是已經退休的長老。

但是姥姥的實力是不容小視的。

小白的母親在小白出生後不久便去世了,一直都是姥姥在照顧,所以姥姥和和蔚軒之間有很深的感情。

所以小白選擇了姥姥來幫他。

之後他便帶着姥姥進入冰窖,在抽出靈魂後便解除了先前施在我們靈魂上的術,讓我們的靈魂都甦醒了過來。

女魔不是人類,當她的靈魂醒來的第一時間就想要攻擊人,而我的靈魂依然還陷入沉睡。而且極其虛弱。

我是人類,不管什麼都是很脆弱的,靈魂根本承受不了這麼久的封印。所以現在的我跟死沒有多大區別。

爲了不讓女魔亂來,由姥姥呢控制壓制女魔的靈魂,而小白則開始封印。

這個封印術需要極大的力量。小白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量才把女魔徹底封印住。

小白爲了這次的封印,消耗了他幾千年的修爲,由人形直接變成了一縷白色的天氣靈氣。

現在的小白已經失去了一切生命活動。只有把他化成的這縷天地靈氣放在天地靈氣極其重的地方。

讓小白吸收千年的靈氣,才能恢復人形。

之後姥姥按照小白安排的,首先把小白放到了一處靈氣充足而且偏偏的地方,供小白恢復。

而我和女魔的靈魂則被姥姥偷偷帶入了邪靈域,放入了輪迴鏡之中。

我還是佘姬時,就中了衆血咒,所以註定出生會克父母,而且女魔的邪氣太強,會往外擴散,所以很容易引來不乾淨的東西。

小白怕我投胎後沒人照顧,所以就在設封印前就交代了姥姥,要好好照顧我。

所以姥姥在我出生時便找到了我,我的身世果然如小白想的那樣。

之後我就被一直被姥姥照顧着。

大唐女俠傳 爲了讓白靈域,邪靈域,妖界察覺不到我的行蹤,所以姥姥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爲我封印一次身體裏散發出來的邪氣。

只有我身上的邪氣不再擴散,那些想抓女魔的人就很難到女魔,這樣我就能好好的做爲一個普通人生活了。

聽小白這樣說,也就是說,姥姥本來是好的,可爲什麼會突然變成那樣,爲什麼會被邪氣侵蝕。

更關鍵的是,我連姥姥是什麼時候變的都不知道。

小白說他調查過這件事情。他開始對這件事情也感到很好奇。

按他調查的結果,說是姥姥在最後一次封印我身上的邪氣時由於另一個靈魂有甦醒的跡象。

所以那次的邪氣格外大,姥姥雖然能力強,但在封印我體內邪氣的時候還是沒能抵制邪氣侵入她的身體。

也就是說,姥姥在趕我出村時就已經被邪氣進入了身體,只是她一直剋制着。沒讓邪氣徹底蔓延到全身。

姥姥趕我出村也是爲了讓我不要受到影響。

讓我出來找小白,是爲了讓小白能壓制我體內的另一個靈魂甦醒。

當我來開村後不久,姥姥就抵制吧了進入她身體裏的那道邪氣。最後還是被侵體。

由於邪氣太強,連整個千家村的人都受到了音響。

之後姥姥由於被邪氣侵體,便加入了白靈域的阿娜個神祕組織。

那個組織的主要目的就是抓我,而姥姥先前不斷個我託夢,其實是爲了引誘我。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