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想到這裡,墨九狸不斷的在心裡喊著紫夜,但是紫夜依舊沒有回應,墨九狸試著想破開紫夜的結界,但是用了所有辦法都沒用!

這讓墨九狸更加確定,紫夜一定是受傷了,而且還傷的不輕,否則紫夜絕對不可能不回話的,沒有人比她更了解紫夜,從前紫夜受傷只要不是特別嚴重,也會幫自己的!

多少次為了不讓自己擔心,哪怕紫夜受傷,也故意告訴自己沒事,說他在閉關,但是這一次自己怎麼喊都沒用,顯然紫夜傷的有多重!

墨九狸看著眼前阻擋自己的結界,心裡無比的沉重,紫夜和小書陪在自己身邊最久,特別是紫夜,從來都是不問回報的護著自己,每一次他受傷都是因為自己!

這讓墨九狸越發痛恨自己現在的弱小,一路走來她不斷的努力著,為什麼最後還是這樣結果,她恨,她不甘心!

墨九狸站在紫夜的結界外,心中的不敢,讓她的情緒有些失控,身上的氣息也不斷變化著,眼底醞釀著瘋狂的黑色不斷的旋轉著!

小書察覺到墨九狸身上的氣息不對勁,急忙出現在墨九狸身邊扯著墨九狸的手臂喊道:「主人,主人你怎麼了?」

「主人,你醒醒啊主人!」小書用力大聲的喊道。

「我沒事,我先出去了!」墨九狸回神,看著小書說完,直接心念一動出了空間。

回到帳篷裡面,墨九狸看著自己的雙手,雙手冰冷,且渾身冒著冷汗,剛才如果不是小書喊醒自己,她好像會被黑暗吞噬掉的!

墨九狸小心的檢查自己的身體,她總覺得這次恢復記憶后,她似乎有些不對勁,但是又說不出那裡不對!

就像剛才因為紫夜受傷,讓她覺得自己弱小,甚至不甘心的冒出一些負面情緒,險些讓她失控,這是從來都沒有過的事情!

一直以來,她雖然性子冷淡,但是從來也不會這樣讓負面情緒影響自己的!

之前在蒼穹界的時候,她也有些這樣的感覺,只是沒有這次明顯! 看到瞬間就將自己籠罩在中間的刀光,孟落日的眉頭微微的皺起,本來他是想要躲避,可是當他感受到了刀中所蘊含的氣勢的時候,乾脆就放棄了。

孟落日是在賭,他已經看明白了這個傢伙的本領,就是他有着再快的速度,也無法躲開別赤的刀光。還不如索性站在這裏一動不動了。

電光火石中,孟落日已經做好了打算,在他的心中這是一場賭注,因爲在沒有得到呼韓邪單于的命令之前,孟落日相信別赤是不會把自己怎麼樣的,至少自己已經成功的引起了呼韓邪的重視。作爲一個能夠在單于的身邊得寵、深得信任的人,是不會犯這樣低級的錯誤的,他的突然暴起,不過就是做做樣子,殺殺孟落日的氣焰而已。

孟落日是這樣的想法,可是他此刻的舉動放在了其他三個人的眼中,可就有着一種高深莫測的味道了。甚至呼韓邪和別赤堅定不移的認爲,孟落日早就已經是胸有成竹,就是孟落日站在這裏一動不動,別赤也休想傷到他分毫。

“住手!”

王昭君一聲高呼,在他的手上一道彩色的光芒已經飛了出來。進入到了王宮中,除了別赤這樣的單于的貼身護衛之外,其他任何人都是不允許帶着兵刃的,就是身爲昭君公主的王昭君也不例外。

可是王昭君所用的根本就不是尋常的武器,她腰中的綢帶如同一條蛟龍一樣從他的手中飛出,直接撲向了別赤的面門。

王昭君到不是真的想要打傷別赤,只是出於圍魏救趙的目的,逼迫着別赤退身。

果然,別赤在那個綢帶中感受到的是一種撲面的殺氣,嚇得他連忙快速的後退,在後退的同時,頭輕輕的向旁邊一甩,彩色的綢帶擦着他的臉飛了過去。

在別赤閃身的時候,已經和孟落日拉開了一段的距離。王昭君一擊之後,身體如同彩蝶一般快速的在空中旋轉,然後輕輕的落在了地上,整個動作一氣呵成,看起來就是一個仙女在翩翩起舞一般。

自始至終,孟落日站在原地始終一動沒動,他甚至能夠感受到刀鋒拂過自己臉頰時候的那種刺骨的寒意。

齊天看着孟落日鎮定自若的樣子,一個好字差點脫口而出,同時就是在他的眼中,孟落日的形象也徹底的高大了起來:

“白日夢到底有多好的身手啊,反正我是無法在這種情況下躲開!”

崇拜的小眼神從孟落日的頭頂上一直到腳底下流連。卻不知道孟落日在心中此刻在心中也是暗自大叫:

“好險!”

呼韓邪的喊聲還是比幾個人的動作慢了一點兒,等到他出口的時候,衆人都已經歇菜了:

“住手!”

別赤懷抱着單刀,退後了幾步,重新站在了呼韓邪的身邊,恭恭敬敬的點頭,然後等着孟落日,依舊是餘怒未消的說道:

“你竟敢詛咒我們單于!”

孟落日無所謂的聳了聳肩膀:

“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呼韓邪娶了昭君公主,卻在兩年後辭世,按照匈奴的規矩,‘父死,妻其後母’昭君公主嫁給了呼韓邪單于的長子!”

孟落日緊緊的盯着王昭君和呼韓邪,他看到在王昭君的臉上顯出了無限的痛楚。嫁給一個老頭,就已經讓她非常無奈了,可是如果在之後還要嫁給這個老頭的兒子,這讓她幾乎不敢想象,如果說遠出塞外,已經跳入到了火海中,那麼現在當她聽到了這個消息,更像是徹底墜入到了十八層地獄一般,煎熬,痛楚,已經都無法形容她的境地。

“單于,不要聽他信口胡說!”

別赤連忙對呼韓邪說道,但是呼韓邪單于坐在自己的王座上,面如死灰。

“單于,我讓人把這個胡說八道的傢伙帶下去凌遲處死!”

別赤的眼睛中幾乎要噴出憤怒的火焰了,但是因爲呼韓邪還沒有發作,所以他還必須要和呼韓邪請示一聲,按照他自己的意思,大概早就已經將孟落日拉出去,砍死一百次了。

孟落日丁字步站在原地,一動沒動,從他的表情中,看不到一絲的慌亂,可是在心裏卻好像是有隻小兔子在跳來跳去的:

“老爺子,你可不要在這個時候犯糊塗啊!”

心中默唸着自己的清心咒,能夠把心口不一做到孟落日現在的這個程度,他也算是一個奇葩了。

終於,呼韓邪單于的眼神轉動了一下,輕輕的靠在自己王座寬大的後背上。

這把椅子他已經做了很多年了,如果不是情非得已,他還真的想要一直這樣的坐下去。

但是事與願違,誰也無法逃脫生老病死的選擇,自己的身體自己知道,最近幾年中,呼韓邪就已經感覺到自己有些力不從心了,雖然在其他人的面前,他還儘量的做出一副老當益壯的樣子,但是自己心裏明白,他早已不是昔日的壯年。

“來人,請孟先生到館驛中休息,我今天有點累了,其他人等暫時安排住所,明日在詢問吧。”

隨着呼韓邪的喊聲,門口兩個侍衛走進來,衝着孟落日恭恭敬敬的施了個禮。

孟落日的心總算是踏實了下來,他幾乎已經可以斷定,至少今天自己的這個小命兒算是保住了。

在孟落日還沒有離開偏殿的時候,呼韓邪已經率先從王座上站起來,別赤連忙在旁邊扶住他,呼韓邪佝僂着身子,向後面走去,和王昭君都沒有打聲招呼。

看着慢慢消失在偏殿旁邊大門的呼韓邪單于蒼老的背影,孟落日彷彿看到了一個如日中天的帝王在慢慢的消逝在人們的視線中。

“孟先生,請吧,請隨我來!”

侍官再次催促了一次,孟落日才明白過來,拉着齊天向門外走去,房間中只剩下王昭君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就在孟落日將要離開的時候,王昭君忽然大聲的喊住了孟落日:

“孟先生,王嬙稍後登門拜訪!”

孟落日愣了一下,隨即點了點頭,跟在侍官的身後走了出去……

(本章完) 第2979章

墨九狸檢查了自己的身體,沒有發現任何問題,她也在心裡留了心眼,盡量讓自己記得今天的事情,以後用心控制自己的情緒!

墨九狸恢復了情緒,察覺到外面悟雲回來了,這才從帳篷內出來,將悟雲打好的獵物烤了,兩人吃完后,悟雲看著墨九狸說道:「小師父,著周圍我沒遇到一個人,本來想打聽下這裡是什麼地方的,但是一個人都沒有遇到,連高級魔獸也沒看到一隻,我們只能明天再找人問問了!」

「沒關係,明天再問就是了!」墨九狸聞言說道。

「恩,那我們明天找到人再問問!」悟雲笑著道。

「悟雲,你之前說你來自上界,難道不是天空之城嗎?」墨九狸看著悟雲第一次問起關於悟雲的事情。

「當然不是了,小師父,其實天空之城,應該和你之前帶我去的蒼穹界是差不多的地方!之前你不是說蒼穹界是下界各個界面,飛升到九重天的必經之地嗎?其實這個天空之城應該也是一樣的作用的……」

「這個世界上三千大陸,數萬位面,大小不同,等級不同的大陸無數!像是九重天,只能算的上是一個相對來說高級的界面,而九重天之下所連接的無數中級和低級的界面,都歸九重天管轄……」

「這個天空之城也是一樣的,這裡雖然是天空之城,但是周圍還是有無數的位面環繞著,他們想要去到更高得位面,只能飛升到天空之城這裡,我想天空之城內,應該有傳送到上界的傳送門,或者是有通往上界的入口!」

「而天空之城之所以大門不經常開,也是因為強者為尊,應該是天空之城的上界定下的規矩,不希望太多弱者上去罷了……」悟雲想了想說道。

墨九狸聞言覺得有道理,她對悟雲說的事情都懂,但是對於天空之城她和悟雲一樣的陌生!

就算她恢復了記憶,也依舊不知道天空之城這個地方,只能說天空之城所在的位面,跟悟雲熟悉的,和墨九狸熟悉的,都不在一個位面吧!

暫時,對於天空之城陌生的墨九狸和悟雲,只能等找到人詢問后再說了!

不過,墨九狸想到空間裡面的銀天,當初她記得銀天說自己是打開天空之門的鑰匙吧!

「銀天,你能帶我進入天空之城?」墨九狸在心裡問道。

修鍊中的銀天睜開眼睛道:「主人,我帶你自己應該沒問題,但是你徒弟他就難了……」

「他的實力比我強悍……」墨九狸聞言說道。

「如果那樣的話,我到時候試試吧,應該可以的!」銀天聞言猶豫了下說道。

「不過,主人,我能感覺到其餘四把鑰匙已經在一起了,而且似乎帶著他們的主人進入天空之城了!」銀天想了想說道。

「是寧兒嗎?」墨九狸聞言有些緊張的問道。

「主人,我暫時感應不出來是誰的到了其餘的鑰匙,不過,如果進入天空之城后,她們在城內的話,我是可以感應出她們的位置的!」銀天說道。 次元入侵現實地球 一個乾淨的帳篷中,孟落日和齊天對面而坐,他們怎麼也沒有想到呼韓邪單于嘴裏所說的驛館,竟然只是一個帳篷。看着城市中到處都是固定的建築,可是他們卻被安排在了靠近城市邊緣的一個流動的帳篷裏,孟落日總感到自己的心裏怪怪的。那個帶他們到這裏來的侍衛還美其名曰,這裏纔是他們最尊貴的客人才能夠居住的地方。

孟落日不得不承認一個事實,那就是無論匈奴人如何的模仿漢人,可是在實際上,他們的心中還是喜歡過屬於他們自己的生活。

仿效漢人建立起來的城市,只是他們的一種禮節,而保留了他們自己的生活方式,那纔是一種尊重。

大半天的時間就這樣過去,一個夜晚也過的非常的平靜,貌似呼韓邪單于和王昭君都把這兩個人給忘記了一樣,好在各種食物還是供應不覺,但是匈奴人的牛肉奶酒在第一次吃的時候,孟落日和齊天還感覺份外香甜,到了第二頓的時候,兩個人就有些膩膩的了。

早上對付的吃了點東西,兩個人就大眼對小眼的坐着,他們也曾經試圖出去走走,看看異族風光什麼的,可是剛剛來到了帳篷的門口,就有侍衛客客氣氣的走過來:

“孟先生,你您是想要上廁所麼,沒關係,我陪着您!”

連上廁所這樣的事情都在人的監視下,這讓孟落日和齊天感到非常的不爽,所以孟落日索性還是把自己關在帳篷裏,哥哪裏都不去總行了吧。

齊天則是恰好相反,這傢伙一個上午跑了八十多趟廁所,弄的侍衛苦不堪言,就差沒有把匈奴人中的太醫過來給這小子診治一下,是不是肚子或者是腎什麼的出了重大的毛病了。

現在,齊天自己也怕累了,從他們的帳篷到廁所的這段路,都快讓他踩平了。兩個人只能相對而坐,大眼對小眼。

就在這個時候,忽然在門口傳來了侍衛的喊聲:

“昭君公主到!”

因爲還沒有和呼韓邪舉行正式的婚禮儀式,所以匈奴人

暫時還是稱呼王昭君是昭君公主,而沒有按照他們的習慣稱之爲單于閼氏。

帳篷門簾挑開,王昭君從外面走了進來,讓孟落日和齊天感到奇怪的是,王昭君不是一個人進來的,在他的身後還有一個宮女打扮的人,齊天的小眼睛非常之毒,他一眼就認出來了,這個宮女就是當初在塞北客棧中,和王昭君同住在一起的那個女子。

“你怎麼也來了?”

齊天的話,讓王昭君和那個宮女同時愣了一下,怎麼聽着齊天的口氣,好像和這個女子還似曾相識似的。

“你認識她?”

王昭君奇怪的看着齊天,偷偷的潛入人家的房間中的事情,齊天自己怎麼好說的出口,連忙支支吾吾的說道:

“哦,不認識,不認識,那個,我在塞北客棧的時候,好像就是看到他跟在你的身後。”

王昭君可是冰雪聰明,早就聽出這小東西明顯可不是這個意思,但是她也沒有深究,孟落日是唯一的一個知情人,當然也不會在這個時候拆穿,反正現在寶珠已經是到了自己的手裏,愛怎麼樣就怎麼樣吧。

王昭君沒有在宮女的身上糾纏,只是客客氣氣的對孟落日說道:

“孟先生昨天說的話可都是真的?”

“現在說這個好像有點不方便吧……”

孟落日看了看站在王昭君身後的那個女子,在齊天的描述中,這個女子和那兩個現在還被呼韓邪控制的太監有着說不清楚的關係,孟落日可不想給自己多找麻煩。在弄清楚了這個女子的真正身份之前,事事還是都小心點比較好。

現在在帳篷中,只有他們四個人,即使孟落日不是看着那個宮女說話,王昭君也知道他指的是誰了,轉身說道:

“遊靈,你先到外面等等我。”

遊靈的心中可是十二分的不滿,孟落日說的已經很明顯了,整個帳篷中,貌似只有自己一個人是多餘的:

“公主,我可是奉命來保護你的!”

沒事,昨天在被單于召見的時候,也就我們幾個人,你到外面等我一會兒吧!”

王昭君已經如此說了,遊靈心中就是在不滿,也不好說什麼,只是在臨出帳篷的時候,狠狠的瞪了孟落日一眼。

“這個女子可沒有看起來的那麼簡單。”

孟落日看着遊靈已經走了出去,輕聲的說道。王昭君撲哧一聲的笑出聲來:

“看不出你一個堂堂的七尺男兒竟然心眼小到了這種程度,只是人家瞪了你一眼,你至於把人說成這個樣子麼?”

孟落日知道了王昭君誤會了自己的意思,呵呵一笑:

“我心眼雖然不大,還總不至於因爲他瞪了我一眼就這樣說,這個遊靈和那兩個偷偷的跟着你們的隊伍一起來到匈奴的太監有着一些說不清楚的關係。”

嬌妻撩人,狼性總裁太霸道 王昭君愣了一下,眨巴着如同天空中彎月的眼睛,疑惑的問道:

“呃,你怎麼知道?”

如果詳細說出來,估計就把齊天給出賣了,孟落日清咳了一聲,連忙轉移了話題:

“昭君公主來到我的驛館中,不知道所爲何事啊?”

說到了正事兒,王昭君也將自己的思緒重新從遊靈的身上拉回來:

“我只是想要確認一下,先生昨天在呼韓邪單于面前說的有關寶珠和呼韓邪兩年後的事情可是真的?”

孟落日早就知道她來的目的,因此輕聲的笑了笑:

“真的是那樣,只不過日後你的名聲非常的顯赫,維持了漢朝和匈奴的幾十年的和平時期。你幾乎成爲了一個民族和平使者的化身了,可是,吃苦的卻是你自己而已。”

王昭君苦笑了一下:

“如果說在這種命運多舛和日後的流芳百世中比較起來,我真是覺得自己的這種命運多舛真的有點不值得。”

孟落日低着頭沒有說話,遇到了這樣的事情,他也沒有辦法說什麼,怎麼勸解都不合適,能做的,也就是陪着王昭君嘆了口氣而已……

(本章完) 第2980章

「恩,我知道了,那等進城之後,你幫我找找其餘鑰匙的下落,看看是不是寧兒!」墨九狸說道。

「主人,天空之城是強者為尊十分嚴重的地方,弱者在天空之城完全沒辦法生存,到時候你要多加小心才是!」陰天有些擔心的提醒道。

「我知道了,明天我就前往天空之城,不管前方是龍潭還是虎穴,我都必須找到寧兒和寶寶!」墨九狸堅定的說道。

「主人放心,有危險我也可以保護你,我現在的實力已經恢復了!」銀天說道。

「好,我知道了!」墨九狸聞言道。

第二天,墨九狸和悟雲收起了東西,然後向著森林外面走去,走了半天覺得速度慢,墨九狸直接讓小鳳載著自己和悟雲,隨便選擇了一個地方飛行!

小鳳飛了兩天的時間,依舊沒有看到半個人,悟雲覺得有些奇怪,想了想看著墨九狸說道:「小師父,我覺得我們選的方向似乎不對,不如我們換個方向好了!」

「銀天,你可知道天空之城在何處?」墨九狸聞言沒說話,反而是在心裡問道。

「主人,帶我出去!」銀天聞言說道。

墨九狸心念一動,銀天出現在墨九狸的身邊,看到銀天悟雲還嚇了一跳,但是察覺到銀天並非人族的時候,也就沒有多問了……

「主人,天空之城在那邊,距離這裡差不多一個月的路程!」銀天出來后看了眼四周,最後指著一個方向說道。

墨九狸和悟雲這才發現,他們剛好是走了相反的方向了!

有了銀天指路,小鳳的速度也很快,即便如此也是用了一個月的時間,終於來到了天空之城附近!

遠遠的,墨九狸就看到前方那做高.聳入雲的天空之城了,難怪這裡叫做天空之城,城門幾乎入雲端了,整個城池真的跟蒼穹界差不多,是獨立存在天地間的一座宏偉古城!

只是看著就讓人有種古樸的氣息撲面而來!

城門之下都是高牆,墨九狸看得出來,著城牆的材質並非一般的材質,怕是悟雲這樣的強者,也難以攻破這厚重的城牆的!

「小師父,這天空之城不錯啊,真沒想到這裡會有這樣一座城池啊!」悟雲看著遠處的天空之城忍不住讚歎道。

確實如同墨九狸想的一樣,悟雲也被這天空之城的宏偉堅固給震撼到了!

如煙的愛與痛 「確實非同一般!」墨九狸說道。

「銀天,你對天空之城熟悉嗎?」 神祕老公不見面 墨九狸看著銀天問道。

「主人,我知道的也是曾經的天空之城了,從前,天空之城內一共有三.級城池三千多座,二級城池九百座,一級城池三十座,頂級城池七座!」

「天空之城向來崇尚強者為尊,不管是三.級城池還是頂級城池,都是以城主為尊,而城主之位則是強者居之,有的城主一當就是幾千年,也有的城主可能當不了一天……」

「在天空之城,沒有煉丹盟等勢力,因為那些煉丹師,煉器師,都會在出現時被各地城主看重,」 帳篷裏一陣的沉默,雖然對於王昭君的遭遇,孟落日表現出了無限的同情,可是面對這樣的事實,他也沒有任何辦法,甭說是他自己,就是把他們在深潭附近的整個小隊都拉過來,也不是匈奴人的對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