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此刻,他已將被他用來發泄爆燥的目標,鎖定在傑威廉姆斯身上,他一定要將傑威廉姆斯給轟下來。

躍在空中的傑威廉姆斯雖然跳起的高度已在七八十釐米以上,可相對於以前的他來說,還是有所差距,要不然,他真想一舉飛到安德魯拜姆爆的頭頂上,賞他一記隔人爆扣。

可如今的他,在短時間內,還無法辦到,只能在心下怨恨的罵了一聲可惡後,面對像他飛來的龐然大物,果斷地拋射出手中的籃球,希望能夠強行出手,拿下這一球。

不料。現實往往是不如意的,籃球繞過安德魯拜姆高舉的手臂後,砰然砸在籃框上。向上高高的彈起。

“這球是我的了!”

兩人落地後,安德魯拜姆滿臉得意的一個轉身。將傑威廉姆斯和奧卡福,完全卡死在身後,等待着籃球從籃板上方落下,落在他非常輕鬆舉起的雙手裏。

但就在籃球即將落進安德魯拜姆的雙手之前,不足半秒的剎那間,一道從左側底線外,橫插進籃下的紅色人影,猛然躍在空中。狠狠用如鐵打般的胸膛,撞在安德魯拜姆的左側臉面上,更在仰天爆喝聲中,生生撞得沒有做好絲毫準備安德魯拜姆,近二百五十公斤的身體在空中不可思議,順着那人躍起的方向,倒去後,一把抓住從空中落下的籃球,夾以驚天動地的力量,向籃框狠狠地砸去。

“碰!”

一聲彷彿是從每個人心靈最深處。炸響地聲音,驚響在每個人的心頭耳際。

明日的nba第一中鋒安德魯拜姆,竟然在這聲巨響過後。被一名身高只有一百九十七公分,但卻不比nba第一扣將文斯卡特,弱到哪去的強悍身體,砰然撞倒在球場上,

雖然,安德魯拜姆的倒地和他心下的大意,以及沒有做好一絲心理準備,有很大的關係,可那種小個球員撞倒大個球員。極具視覺衝擊的畫面,卻讓所有人。只能摒住呼吸,傻傻地看着背後寫有十四。全身每一塊肌肉都充滿爆炸性力量的球員,極度囂張的落在地板上,最大聲的吶喊着

“easy!”

…….

無比肆虐的吶喊聲,在斯臺普斯球館球館內來回震盪着,所有支持山貓隊的人們都像是朝聖一般高舉着雙手,站在看臺上,一個字也不說的看着落到地板上的許耀。

直到良久後,他們方纔在湖人隊球迷們,不住狂咽口水的驚歎聲中,坐回座位上,卻依然沒有發出一點吶喊聲,

因爲,這是一場不用發出聲響的注目禮和最極度的呼歡。

……

“張,能不能告訴我,你從哪找來這麼厲害的球員,簡直就是第二個卡特嗎,還有你們是不是吃着什麼特殊食物長大的,一個兩個都這麼能跳,能突,身體素質好的讓人詫異?”剛剛坐下的山貓隊羅伯特先生,極度興奮的向他身邊,同樣剛剛坐下的張若寒問道。

張若寒抿着嘴,笑了笑,不加思索的說,“羅伯特先生,你別誤會,其實我們中國運動員從小到大所吃的食物,都是最普通的,也許還不如你們美國的運動員。”

“那爲什麼你們的身體條件會這麼優異?”羅伯特不解的追問道。

“很簡單,因爲我們是世界上最勤奮的運動員,並且,我們擁有其它國家所無法比擬的後備條件!也許中國人的身體素質從大體上來講,普遍不如美國人,但你想一下,中國有十三億的人口,總有幾個人是例外的,就算一億人中才出一名像許耀這麼天生優秀的運動員,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

張若寒的臉上閃爍着最自豪的笑容,向羅伯特一個字一個字的解釋道。

“是嗎?”羅伯特無意識的說道,卻在心下,認真的思量着,如何要在以後,多派幾名頂尖的球探,到中國去搜尋那億中出一的籃球天才們……

.

安德魯拜姆目光呆滯的從地面上爬起來,滿臉不敢置信的看着比他矮了快一個頭的許耀。他實在無法想象對方那不足兩米的身體內,怎會爆起像似蠻牛一般強悍的力量,可事實擺在他的眼前,讓他不得不信,即使他高傲的自尊心,一點也無法接受眼前這個殘酷的現實,但他還是隻能最痛苦的承受着,被許耀撞倒在地的命運。

“該死的!”

賈把爾看着自己愛徒一臉呆滯的表情,心下痛到了極點,他轉過頭,向傑克遜詢問道,“菲爾,不如將他換下來吧,你看他的樣子,已經沒有什麼自信了!”

“不行!”

菲爾傑克遜,同樣心痛的望着安德魯拜姆,卻用力地搖搖頭,向眼中閃過一個問號的賈把爾,說出了原因。

“如果現在將他換下來,他這一輩子都將無法走出這次倒地的陰影,所以他必需留在球場上,也只能留在球場上!”

“這個我知道,可現在的他,還怎麼打球啊?”賈把爾非常不解的問道。

“這個問題,要問科比了,相信我,也相信他,他再也不是當年那個只顧自己的球員,他決不會放任他的隊友安德魯拜姆,這樣沉淪下去!”

菲爾傑克遜極其堅定地目光,向和他有着無數恩與怨的愛徒科比布萊恩特望去,後者雖然同樣在許耀的爆扣下,產生了幾分震憾,可心中卻燃起了比烈火還要熾熱的戰意,像是一團肉眼可見的大火團,雄雄的燃燒着,傲立在他心中的紫金王朝之上! “啪~”

科比霸氣十足的躍在空中,生生從奧福的頭頂上搶下一記籃板球,然後將球傳給立於籃下的安德魯拜姆。後者拿球后仰天一聲咆哮,兩百五十多斤的龐大身體,驟然從地面上撥起,雙手怒扣入樽。

一萬七千多名湖人隊球迷們在看臺上歇斯底里的吶喊着,剎時斯臺普斯球館響徹着科比布萊恩特的名字。

也許你會非常吶悶,爲什麼扣籃的是安德魯拜姆,球迷們喊得卻是科比的名字?

是因爲湖人隊球迷們對科比布萊恩特的偏愛嗎?

不可否認!

在斯臺普斯球館內,科比是湖人隊球迷們無人能夠與之相比的寵兒,是他們眼中最受歡迎的球員。

可這次的呼歡聲,並不是因爲湖人球迷們對科比的寵愛和偏愛,而是因爲,他們看到了在球場上搭拉着頭的山貓隊球員們,以及科比剛剛所做的一切!

那是一個讓他們反應不及的精彩瞬間,更是一個讓他們恨不得將自己所有精力化作一聲接一聲地震天喊聲,方纔能表達出心中興奮與狂喜的科比時刻!

接連三個傳球!

接連三個第一時間傳給安德魯拜姆傳球!

第一球!

科比衝搶成功,抓下一次前場籃板。

落地後的科比,第一時間將球傳向因爲許耀的一次爆扣而變得有些渾渾沌沌的安德魯拜姆。

接住籃球的安德魯拜姆,還沒有走出許耀爲他帶業手陰影,他剛剛躍起想扣籃,卻被肖恩梅一記大帽給帽了下來。

心中一痛的安德魯拜姆重新落回地板,面部表情露出些許失望!

失望自己沒有好好利用科比的這次傳球。更失望自己還是沒有得到一分。

誰知,籃球卻在安德魯拜姆正在失望自責時,重新回到了安德魯拜姆的手中。

安德魯拜姆接球后。徵了徵,他順着傳球的路線望去。一張殺氣騰騰的熟悉面孔出現在他的眼中!

正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乘許耀在剛剛觸球的瞬間,那不足半秒的一恍惚,及時出手拍球,從其還沒有包緊籃球的雙手中拍下籃球,然後順式向安德魯拜姆傳出,同時向安德魯拜姆送上一記爆喝的科比布萊恩特!

“投籃!”

科比的一聲爆喝,以及他向安德魯拜姆投來的信任的目光。頓時讓安德魯拜姆心中一暖,彷彿走出了許耀爲他帶來的陰影。

“ok”

安德魯拜姆應了科比一聲,從禁區線上躍起,將籃球射離指尖!

這次,沒有任何人阻擋安德魯拜姆,可卻有老天在阻擋他!

飛離安德魯拜姆指尖的籃球,砸在籃框的左側,向上高高地彈起。

淮備舉手狂歡的湖人球迷們,非常失望的向下坐去。

而山貓隊的中鋒奧卡福,則在心下暗驚一聲好險過後從籃下躍起。躍向開始下落的籃球,想把籃球搶到手中。。

可科比卻沒有讓他如願!

只是一步科比便衝到籃下,立於奧卡福的身後。在安德魯拜姆的眼前,從奧卡福的身後跳起,更在全場一萬八千多名球迷的雙眼中,另釋一番飛翔的定議之後,躍在頭頂幾乎要碰到籃框的絕對高空裏,伸出閃爍着萬仗光芒的右臂,將籃球從奧卡福急劇顫抖的目光中,生生摘下來,面帶微笑的傳給直挺挺站在兩人身側的安德魯拜姆。

本來可以完成的一次補釦。卻被科經放棄了,他選擇了傳球。連續第三次傳給此時最需要證明自己的安德魯拜姆!

籃球帶着科比對安德魯拜姆的友誼和信任,重新回到了安德魯拜姆的手中。

這一次。安德魯拜姆再也沒有浪費良機,他懷揣着心中那投莫大的感動,像似一隻即使願放棄生命,也絕不願放棄口中食物以及尊言的猛獸那樣,仰天長嘯的瞬間,用雙手將籃球拼命地砸向籃框,驚起一聲巨響!

一萬多名還沒有完全坐實板凳的湖人球迷們,再次站起身,開始爲他們的小將安德魯拜姆的本場第一次得分而歡呼,更開始爲他們的國王,他們的英雄科比布萊恩特的瘋狂和隨心所欲而吶喊。

那一刻,所有的榮耀和笑聲都是屬於科比的!

…….

安德魯拜姆向全場球迷們揮手至敬後,被湖人隊的主教練菲爾傑克遜換下,隨即湖人隊的第一中鋒克里斯米姆在萬衆期待之下,走上球場!

所有人都知道,從此刻起,湖人隊開始用出了他們的全部實力,

真正的比賽就要開始了!

…….

來吧,許耀!

讓我徹底將你摧毀!

科比的眼中閃過一道冰冷的目光,向心中滿是不甘的許耀望去,兩雙同樣明亮更同意充滿戰意的雙眼在半空中相遇,頓時碰撞出一道道有如質感的巨大火花,更讓球場的氣氛達到了全場比賽的最*。

……..

三十九比四十!

第二節比賽還有十幾秒鐘即將結束,湖人隊暫時領先山貓隊一分,這是一個很多人在比賽開場之前根本無法想象到的比分。

誰能想到沒有貓王張若寒的山貓隊,居然能夠和本賽季表現奇佳的湖人隊,殺得難解難分,以至於比賽進行到此時,再也沒有任何人能看清場上的局面,預測最後的勝利會屬於誰了。

而這一切的一切,只是因爲一名和張若寒同樣長着黑頭髮黃破膚,來自於中國的強大球員,許耀。

…….

科比緩慢的運着籃球,帶着虎視耽耽許耀向山貓隊的左側三分線走去。

全場比賽進行到現在,科比用了很多方法。想摧毀掉許耀的自信心,卻總是不能成功,

對面的那個小子。像是永遠不知道失敗是怎麼寫的那樣,即使能在這次對決中帽掉他一球。可他還是能夠自信十足的在下一次對決中,從你的面前一穿而過,衝進籃下就是一翻無所畏拒的撕殺。

根本就是一隻打不死的瘋狗嗎!

可惡!

到底要怎樣,才能將他擊誇他,打敗他呢?

科比的心中閃過一個沒有答案的問題,然後他看了一眼四十比三十九的比分,心中頓時有了一個答案。

既然無法在短時間內摧毀許耀,那就和他真刀真槍的拼到底吧。

一舉拉開比分,拿下本場比賽的勝利,也就等於是打敗了許耀。

ok,就這麼辦!

許耀,你就等着敗吧!

科比的眼中閃過一道紅光,右臂帶着籃球向上高高地提起,又是一次他的絕招擎天搖擺的起手勢!

直到目前爲止,許耀一直對他的這招沒有絲毫辦法,總是被他一閃而過,所以科比打算再次施展此招。將許耀一突而過後,衝進山貓隊的籃下,結束上半場的比賽。

“我要過了!”

科比非常囂張的向許耀爆喝一聲。身體再次向跳舞一般,非常不定的搖擺起來,讓人捉摸不透,他到底是要晃右切左,還是晃左切右。

接着,在那電光火石的一剎那,科比晃到了許耀的右側,卻不可議的猛然一扭腰,從許耀的左側衝了過去。

“easy”

科比笑着說。

因爲許耀的關係,兩人每次對絕時。勝得一方總會說出一聲easy,彷彿已成爲二人的口頭禪。

這次依然沒有例外。科比在他取得此次對決的勝利同時,面帶笑容的說出了一聲easy!

但科比的笑容,卻在一聲清脆的聲響傳出後,驟然遏止了。

斷球!

他被許耀斷球了!

一向百試百靈的擎天搖擺,竟然被這個中國小子,給破掉了!

科比的眼中閃爍着不敢置信的目光,驟然轉過身,向狂竄而出的許耀追去。

可是他引以爲傲的速度在許耀的面前,卻是如此的不堪一擊!

當他追過中場線時,許耀已經抓着籃球,一腳踩過罰球線後,單腳發力,蹭得一聲躍了起來,飛了起來,右手持球拉弓,左手按於胸前,身體像似在所有人眼中,向是看慢鏡頭那樣漂浮在空中,輕輕地,宛如一支漂浮於空中的鵝毛般向框滑去,使得所有場邊的看客們的心臟,都隨着他一起漂浮在空中,久久不能落下的同時,向下壓出了抓球於頭頂的抓球右臂。

“碰”一聲巨響。

許耀帶着所有人的心臟從空中急速的落回,順着無法抑制的衝勁向前衝去,差點撞上了底線後面的籃架,還好被一名非常激動的記者,給一把抱住了。

“謝謝!”

許耀向那名記者說了一聲謝謝,然後轉過身,不屑的看着呆立於中圈裏的科比布恩特,像獲勝的勇士那樣,最狂傲的,最自信的向科比咆哮道

“easy!”

一聲彷彿來自於九屑之外的咆哮身,兇猛地向科比撞去,竟使得科比的身體不由自主的顫抖了一下。

來到現場看球的千多名山貓隊球爲們,在目睹許耀這次極其精彩的一搶一扣之後,再也無法按捺住心頭的激動之情,集體站立起來,在一萬多名湖人隊球迷們非常心痛和無奈的目光中,緊隨球場上那挺撥的身影,忘情地放聲高喊道

“easy~~~~~~~~~~~~~~~~~“”

easy,easy的喊聲,頓聲響徹在球館內部,彷彿山貓隊取得本場比賽的勝利,只是一件非常easy的事情!

科比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卻沒有說話,他在中場的鋒鳴聲響起的同時向場下走去。

因爲他明白,這一刻的光榮是不屬於他的,是隻屬於許耀的!

所以,他不和許耀爭!

不過,他還是相信更堅信,全場比賽的光榮是屬於他的,只屬於他的!

…….

ps:再次向大家說聲對不起,兩天沒有更新今天卻只更新了這麼一點,可小鬱的身體不舒服,不知爲什麼看到電腦就想流眼淚,因此今天強行寫了一會,但實在只能寫這麼多了,小鬱這個月就更新了幾章真是汗然啊,感覺非常對不起大家,從明天開始起,爭取多寫一點吧。

鬱郁林中樹2005/11/12 上半場比賽結束,比分四十一比四十九,山貓隊領先一分。

邁克坐立不安的在賀耀明的客廳裏來回遊蕩着,原本以爲會一邊倒的比賽,居然是弱的一方領先。

萬一比賽結束時,山貓隊真的贏了,他們已納入懷中的三千萬美元不但要完全吐出來,還要賠上二十五倍的彩金,他們到哪裏去弄那麼多的錢啊,就算把賀耀明的所有資產完全賣掉,也不夠賠的啊。

到底該怎麼辦呢?

邁克跺着沉重的腳步走到賀耀明的臥室前,舉起右手猶豫半天后,終下定決心,用力的向房門砸去:“賀先生,賀先生,您快起來,大事不好了!”

正在作着復仇美夢的賀耀明被驚醒過來,他非常不情願的揉揉眼睛,爬下牀,走到房門邊順式拉開房門,然後向一臉慌張的邁克喝道:“喊什麼喊叫,什麼大事不好了?”

“山貓隊目前領先!”邁克急道。

“領先就領先啊,反正比賽一結束,錢就是我們的了,”賀耀明還沒有完全清醒,沒聽清楚邁克的話。

“先生,領先的可是山貓隊,不是湖人!”邁克非常緩慢而清晰的說道。

“什麼!”

賀耀明一聲尖叫,頓時完全清醒過來,邊大叫着不可能,邊向樓下的客廳跑去,一直跑到電視機前,然後望着電視機上的兩隊比分,久久的說不出話來,但他的全身都在不住的擅抖着,因爲現在的比分是一個他一點也無法接受的比分。

一旦山貓隊真贏了,別說他的報仇大計。就連還有沒有地方供他容身,都是一個天大的難題……

張若寒滿臉大笑地從場邊站起身,向傲然走下球場。接受所有山貓隊球迷們歡呼的許耀大聲讚道:“幹得太漂亮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俺是誰!”

許耀將身子板一挺。擺出一個極其自戀的poss,向張若寒大叫道。

“去你的,你這個自戀狂!”

張若寒笑罵道,並順式給了許耀一拳,然後大笑着坐下,靜靜地望着向山貓隊球迷們揮手致意的許耀

盡情的亭受吧,這些榮耀都是屬於你的!

…..

聽完伯尼的戰術安排過後,許耀轉過身。向坐在他身後的張若寒小聲的說,“張,謝謝你”。

說這句話時,許耀的聲音都在輕顫着,因爲他明白,他能擁有此時的掌聲和榮耀,全是張若寒一手爲他創造的。

“不用謝。”張若寒搖搖手,覺得這沒什麼,雖然許耀此時的一切都和他有關,可他自己卻認爲。他只是在做着有利於山貓隊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