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下一秒,我成功了鑽了進去,鑽進了陣法之內。

當我鑽出地面的時候,我發現我身處於人羣之中。這些人一看到我這個新郎官,特別是看到我背後揹着的十字架,便開始不斷的詢問我這是怎麼一回事,爲什麼他們出不去,還有之前那怪物什麼,是不是我把他們關起來了……。

對於這一系列的問題,我幾乎無從回答,我總不能對他們說,今天婚禮上的女主角是隻惡魔吧,而這隻惡魔要殺光這麼所以的人吧?

於是乎,我只好撒了個謊,謊稱這一切只不過是一場鬧劇,很快就好了,叫他們安心再等一等,我會以一種極快的速度。把這一切處理好的。

稍微安撫一下衆人,我便直奔屋裏而去。

其實,在回來的時候,看到衆人沒事,我便已經知道,陳三章他們應該還在和這個惡魔纏鬥,不然這個陣法早已經啓動了,外面的客人,估計也都死光光了。

就在我這麼想的時候,突然地面傳來一陣震動,好似地震了一般,搖晃不定。頓時,我感覺不對勁,應該是有事發生了,便急急忙忙的向着陳三章他們跑去。

與其說是跑,倒不如說是去找,因爲我並不知道,陳三章他們在何方,但我心中無比的清楚,清楚的知道,只要找到他們兩個,就知道惡魔了。到時候,聖光十字架一出,惡魔就死定了。

當我找到陳三章他們兩個的時候,看見他們兩個倒在地上,嘴角掛着血絲,身上滿是傷痕,一副奄奄一息的樣子。

不用說,光看就知道是怎麼一回事了。很明顯,陳三章他們敗了,而且敗得很慘。

而那隻惡魔,卻屹立在空中,只見他全身上下散發着一陣黑色金光。

我看到陳三章他們,直接跑了過去,並對他們說道,“我,我把聖物拿來了……”。

說完,我直接取下背後的聖光十字架,詹姆斯看到這聖光十字架,露出笑容。

看到這聖光十字架的時候,詹姆斯知道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都沒有白費了,有了這聖光十字架,這惡魔應該可以剷除了,因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陳三章看到我回來了,頓時鬆了一口氣,也沒管我拿回來的聖物是什麼,他相信我,也相信詹姆斯,既然詹姆斯說那聖物能消滅惡魔那就一定能。

接着詹姆斯艱難的站了起來,走到我身邊,看着我身旁立着的,足足有人那麼高的聖光十字架,滿意的點了點頭,看着聖光十字架對我說道,“沒錯,就是這件它……”。

然後他又對我說道,“你先讓開,讓我給它開封,露出它本來面目來!”。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直接閃開了,隨後便見詹姆斯,一掌打出,直接打在聖光十字架身上。

“轟”一聲,聖光十字架爆炸開來,看着爆炸的聖光十字架,我大驚道,“詹姆斯,你這是幹嘛,我好不容易拿回來,你居然毀了它”。

詹姆斯並沒解釋,而是示意我看下去。

隨後,我看見聖光十字架爆炸之後,全身上下的木屑消失了,遺留下來的,一件散發着銀色光芒的寶劍。

寶劍成十字架形,屹立在我面前,寶劍看上去造型很酷很炫,簡直就是狂拽酷炫吊炸天!

看着這銀色寶劍,我驚訝不已,嘴裏發出,“這……這……這”的聲音。

詹姆斯看我驚訝的我,對我說道,“這纔是它本來的面目,聖光十字劍!你之前看到不過被包裹起來的它而已……”。

想想也是,如果詹姆斯直接把這聖光十字劍放在教堂頂部,估計沒兩天就被人盜走了。

一看這聖光十字劍,傻子也知道這東西是銀做的,銀雖然沒有金值錢,但也價值不菲。

因而,有着那麼一層樸實的外快,對它來說很有必要,也就有了十字架的造型。

隨後,詹姆斯指着地上的聖光十字劍對我說道,“現在只能靠你了,我和陳三章兩人都受了重傷,除魔的任務,只能交個你了……”。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十分驚訝,同時手足無措,大呼道,“我,我怎麼可能消滅惡魔,詹姆斯你不要說笑了……”。

詹姆斯一臉嚴肅,看不出任何說笑意圖。

看着一臉嚴肅的詹姆斯,我指着自己對他說道,“真的讓我去消滅這隻惡魔?”。宏上溝巴。

詹姆斯聽到我這話,點了點頭,“沒錯,就是你,我和詹姆斯已經沒有一戰之力了,只有你,還能和他一戰”。

接着他又安慰到我,對我說道,“相信我,就是一隻豬,手拿聖光十字劍,都可以和惡魔一戰,何況是你!去吧,去和她戰鬥吧,消滅他吧”。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試探性的拿起了聖光十字劍,在我拿起聖光十字劍的瞬間,我感覺自己全身充滿了力量,那一個我幾乎有種錯覺,我能戰勝惡魔的錯覺。

但是,很快,我就泄氣了,即便現在你給我一個原子彈,我不知道怎麼使用,也不可能對惡魔造成任何的傷害,更何況消滅惡魔了。

於是,我問道詹姆斯,“這聖光十字劍該怎麼使用?”。

“怎麼使用?靠,你問我怎麼使用,我怎麼知道,我記得教皇對我說過,聖光十字劍誰拿着它,誰就知道該怎樣使用它,你不如何使用它?”詹姆斯顯得很疑惑。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搖了搖頭。

詹姆斯看到我搖頭,“怎麼可能,難不成因爲你東方人,它鄙視你,不想讓你用它?”。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腦袋上冒出一陣黑線。

“好了,算了,不管這麼多了,你只管拿着它去劈這個惡魔就是了,只要你能劈中惡魔,就可以消滅它了……”詹姆斯實在是不知道怎麼辦,便只好這樣對我說道。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哦”一聲句,然後,轉身看着半空中的惡魔,大喝一聲,“惡魔,去死吧……”。

然後便見我拿着聖光十字劍,向着惡魔衝了出去。

衝的時候,沒太注意地面,突然被什麼絆了一下,直接撲了下去。

撲倒下去的瞬間,手中聖光十字劍,脫手而出,直接飛了出去,向着惡魔會了去。

惡魔一心一意的在啓動這個陣法,一直不知道我回來了這件事,也不知道我帶來了聖光十字劍,更不知道,我拿着這個聖光十字劍向她衝去。

那一刻的她,幾乎毫無防備,從我手裏脫手而出的聖光十字劍在空中,旋轉着,發出“呼呼”旋轉之聲,不斷的向着惡魔飛去。

就這樣,惡魔在沒有任何防備之下,聖光十字劍刺進了她的身體。

當聖光十字劍刺進惡魔身體的時候,她反應了過來,瞬間慘叫起來,“啊……”。

然後她看見插在自己身上的聖光十字劍,大驚道,“聖光十字劍,怎麼……怎麼……怎麼可能!”。

接着,惡魔轉頭向着我們看來,我從她的眼中,看到了無比的怒火。

在她的目光注視之下,我內心一陣懼怕,心生膽怯之意,暗道,這個惡魔不會想殺了我吧……。

接着,我看見惡魔一把抓住這個聖光十字劍,雖然她的手一抓住聖光十字劍,就好似抓住了鹽酸一般,不斷的潰爛。

但她還是忍着這份疼痛,把聖光十字劍拔了出來,然後扔到了地上。

看着這一幕的一幕,我不禁大驚道,這都不死……。

“我不會就這樣輕易的死去……”惡魔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完全潰爛了,只留下一灘極度噁心的液體,掉落在地面上。 有句話,叫做無巧不成書,看着地面上化作一灘液體的惡魔,我知道,我成功消滅了她。

雖然這個過程看上去,有點難以置信。我甚至於都難以相信,惡魔就這樣被我消滅了。

我甚至於都不知道自己幹了什麼,我不過拿着聖光十字劍大喝一聲,“去死吧”,然後向着那惡魔衝去,我甚至於不知道如何使用這柄聖光十字劍,就這樣傻傻的衝過去……。

然後,然後我一不小心絆了一跤,等我爬起來的時候,就看見聖光十字劍刺進了惡魔的身體。

這一切的發生,顯得太過夢幻。太難以置信了,那一刻,我感覺自己被幸運女神眷顧了,不然怎麼可能有如此幸運的事情降臨在我身上,絆一跤起來,最大的惡魔就被我手刃了。

在一旁觀看的,無論是詹姆斯,還是陳三章,都張大了嘴巴,一個個大大o形,陳三章吞了吞口水,心中暗道,這也可以……。

詹姆斯跟是傻眼了,自己追殺十幾年的惡魔,就這樣死在這個懵懂的東方少年手裏?難以置信!

震驚歸震驚。驚訝歸驚訝,人終歸還是會從震驚、驚訝之中清醒過來的,詹姆斯和陳三章兩人也不例外。

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的詹姆斯,看着我,對我說道,“怎麼樣,我說你可以的吧……你看,你一出手,就把她解決了……”。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一陣苦笑,我可以?要不是我撞了大運,估計死的就死我。

其實。我能成功弒魔,很大部分功勞,是這個惡魔的,惡魔實在是太自信了,她以爲把陳三章和詹姆斯兩個打成重傷之後,就沒有人傷到她了,於是乎,肆無忌憚,毫無防備,一心一意的啓動陣法。

那知道,在這個時候。我回來了,還拿回來,足以消滅的她的聖光十字劍。

最後,在加上那麼一點點運氣,也就成就了我弒魔的傳說。

這個世界上固有惡魔,但能親手殺死的惡魔的人,絕對不多,我現在至少算一個吧!

我估計是殺死惡魔這羣人之中。能力最低最低的了。

不管咋樣,這惡魔終歸還是被我們消滅了……。

詹姆斯拖着傷痕累累的身體,走到惡魔遺留下來的液體面前。

從懷裏掏出一個小瓶子來,從瓶子內到出那麼一小滴聖水出來,這一滴聖水,直接低落在那攤液體上面。

“轟”一聲,液體燃燒起來,白色的聖光,直接把這液體燃燒殆盡。

最後,詹姆斯說道,“好了,這惡魔終歸還是難逃一死,也不枉我追殺他十來年呀,十來年的功夫,沒白費……”。

詹姆斯最後那話,好似感嘆一般,感嘆這十幾年的歲月吧,畢竟一個人獨自來到東方世界,追殺惡魔,一追就是十幾年,現在終於成功,能不感嘆一番嗎?

直到現在,我還是有點不相信這個惡魔被我們消滅了。

特別惡魔最後那句話,“我不會就這樣輕易是死去……”。

似乎在預示着什麼,我難以相信的問道詹姆斯,“惡魔,真的被我們消滅了?”。

詹姆的對我點了點頭。

“詹姆斯,我記得你很早之前說過,你之所以追殺這惡魔追殺了十幾年,是因爲這惡魔太狡猾了,而且會附身在人的身體之內……”宏亞諷扛。

詹姆斯聽到我這話,對我微微點了點頭,我看見之後,繼續對其說道,“既然這個惡魔可以附身在別人身上,那麼有沒有這種可能,她在死之前,靈魂出竅,離開張茗茗肉身,去到另一個人的身體之內?”。

詹姆斯聽到我這話,對我搖了搖頭,然後對我這般說道,“沒這個可能,你知道我爲什麼說,這聖光十字劍,可以滅殺惡魔嗎?不單單它是主耶穌親手打造的,乃是因爲這柄聖光十字劍,有着一個禁魔能力……”。

“只要,被這把聖光十字劍刺中的惡魔,無論她多麼善於靈魂出竅,在那一刻,她的靈魂都會別這把聖光十字劍禁錮起來……絕對沒有逃生的能力!”詹姆斯如此說道。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纔算是放心下來,沒想到這把聖光十字劍居然有如此之能,禁魔,很好,這個能力很好呀。

接着陳三章也跟着從地上爬了起來,站起來的他,拍着我的肩膀對我說道,“好小子,幹得不錯,看來你真的吃這口飯的材料……”。

接着,詹姆斯上下打量起我來,我看他那目光有點火熱,頓時感覺十分不好,有種被他看光的感覺……。

“你要幹嘛?”我看着陳三章說道。

“沒……沒事……”。

接着詹姆斯對我們說道,“好了,這個惡魔也已經消滅了,我也是時候回去了?”。

“回去,回哪去?教堂?”我急忙問道。

“還能回那……,當然是回國,回到那片屬於我的地方,東方雖好,終歸不是我等修士容生之所……”。

詹姆斯這番感嘆,並不無道理,即便因爲當年日不落帝國強大,教廷勢力遍佈全球,但這麼多年下去了,東方這片地方,雖有信教者,但與東方世界傳統教派想必,還是有所差距呀……。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急忙對其說道,“這麼快就要回去了,這惡魔纔剛剛消滅,你就準備走了?要不留下來多休息幾天再走?”。

“不了,該走地方,始終還是要走,並不會因爲留下來多呆了幾天,就決定永遠留下了……”。

從這話之中,我能感受到詹姆斯一顆遊子思鄉之心,哪怕千山萬水,只要心有故鄉,那顆炙熱的心,將永不停歇。

“既然,你執意要走,我和陳三章,也不會多留你,我只說一句,朋友,珍重,一路平安!”最後,我說出了我的祝福之語,既然詹姆斯選擇回去了,我這個做朋友的自然不會去阻攔。

隨後,陳三章走到詹姆斯身旁,拍了拍詹姆斯的肩膀,說了句,“一路珍重,有緣再見!”。

詹姆的聽到陳三章這話,微微點了點頭,最後,詹姆斯對陳三章這般說道,“你呀,把你家那術法好生學學吧,以你的天賦,此生成就,絕不遜於你那個老爹……”。

陳三章聽到詹姆斯這話,點了點頭。

最後,詹姆斯拿出一個小瓶來,對我和陳三章說道,“這瓶子裏面,還有幾滴聖水,就送給你們了,反正我都要回去了,聖水這東西,也沒啥用了……”。

聖水這東西,可是好東西呀,沒行到詹姆斯居然如此大方送給我們了。

隨後,詹姆斯把地面上的聖光十字劍撿了起來,說道,“這是我教聖物,這個我得拿走……”。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們尷尬的笑了笑。

說完,便見詹姆斯轉身離去,就在這時,我叫住了他,並對他說道,“這個黑暗聖球,你不拿走?”。

黑暗聖球,在惡魔身死那顆,就由一對翅膀,便回了本來面目,掉落在地上。

詹姆斯停下腳步,回頭看了看我手中的黑暗聖球,對我說道,“不了,這東西,你喜歡,你可以拿着……不過記住,千萬不要把它交給任何西方人……也別把它帶到西方去……”。

“既然這黑暗聖球,對你們西方來說是個禍害,你爲何不銷燬它?”。

詹姆斯聽到我這話,對我尷尬的笑了笑,然後對我說道,“不是我不想,而是這個世界沒有任何一個人或者一件神兵利器,可以銷燬它……”。

聽到詹姆斯這話,我算的明白了過來,然後看了看手中這黑色圓球,大聲對漸漸遠去的詹姆斯說道,“放心好了,這東西,我會藏起來了,絕對不會讓它流入西方……”。

黑暗聖球,在東方世界就是一個僅供觀賞的寶物而已,發揮不出他任何的價值,這東西,只有在黑暗生物手裏,才能發揮出它的價值來。

詹姆斯走後,我和陳三章也跟着走了出去,一出去,便見外面的人已經走得差不多了。

惡魔身死那刻,陣法便已經消失了,陣法一消失,原本黑漆漆的夜,也漸漸有了光亮。

人們見天亮了,同時發現可以走了,便毫不猶豫的走了,甚至於很多連招呼都沒有跟我打就走了。

出去的時候,我和陳三章看到這個穆溪水,也就是那個穆警官,居然沒走,只見她走到我們面前,對我和陳三章說道,“怎麼樣?那惡魔被你們消滅了?”。

無論是陳三章還是我,都點了點頭,同時,我們看見這個穆溪水鬆了一口氣,算是放心下來。

隨後她又問道我,“新娘呢,怎麼一直沒有看到她?”。

聽到這話,我冷冷的說了句,“被我們殺死了……”。

穆溪水聽到我這話,大驚道,“啊……什麼,張茗茗被你們殺死了?怎麼一回事?”。

“張茗茗就是哪個惡魔……”。

“啊……怎麼可能……”。

“沒有什麼不可能的,惡魔附身在她身上,我們能有什麼辦法……”。

……

夜裏,警局,穆溪水辦公室內。

穆溪水坐在辦公桌前面,面帶笑容,這個笑容看上去,很是詭異。

只見穆溪水發出一陣怪笑,“哈哈,哈哈,哈哈,那個可惡的傢伙總算走了……,真以爲我這麼容易死?真以爲我如此不小心?露出馬腳,真以爲我會這麼衝動?十幾年都過去了,我會着急這點時間?”。

接着,在穆溪水身後,出現一個黑色的影子,此黑影正是史萊姆!

隨後,穆溪水有自言自語的說道,“哎,黑暗之球居然跑到那個小傢伙哪兒去了,真是麻煩,哎,有不能直接過去拿,真讓人頭痛呀,這次真是失算了,要不是這個小傢伙,說不定這次還真的有可能的手了呢……”。

“不過,這樣的結果也不錯,至少他走了不是,只不過可惜黑暗之球了,不過也沒事,就當暫時,寄發在別人那兒就好了,是我東西,總歸是我的東西,跑不掉的……”。

“話說,這個東方世界簡直就是我們惡魔一族的天堂,沒有什麼東西能傷到我們,要不等我在這裏紮根之後,打開地獄之門,把他們也接過來?”。

“不過那個叫陳三章的傢伙,好像有點本事,不知道,在他身上有沒有能傷到我族的法寶,得去試探試探,不然到時候,把大家接過來了,發現並非天堂,而是地獄就不好了……畢竟,我是一個完美主義者,哎,先陪這傢伙玩玩吧,反正不急……我有的是時間……時間什麼的,太多,太多了,好煩呀,有得去和人談戀愛……真的好煩……”。

…… 對於陳三章來說,惡魔已死,一切太平了。

這僅僅之是對陳三章來說的,我就不一樣了,很快,張茗茗的老媽就找到了我。問我這個張茗茗呢?

見到她的時候,我真不知道該怎麼對她說,如實說?便是我殺死了她女兒,成爲兇手,雖然那個時候的張茗茗被惡魔附身了。

但說出去,又有多少人相信?又誰能證明這個張茗茗被惡魔附身了?

即便最後這個張媽相信了,相信了我說的,但面對女兒已死的消息,我恐怕她受不了這個打擊,會瞬間暈死過去。

她也是一個苦命的女人,才死了老公不久。唯一剩下最最親近的女兒,也死了,你叫她怎麼活。

無奈之際,我至好撒了一個謊,一個彌天大謊,我對她說道,這個張茗茗逃婚了,和一個男人逃婚了。

畢竟,張茗茗已經化作了空氣,消失得無影無蹤了,她們要去找,也不可能找到,逃婚無疑是一個不錯的謊言。

雖然,這對張茗茗的名譽有損,但也顧不了這麼多了。

張茗茗的老媽。聽到我這話,一時間難以接受,大呼,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接着她對我說道,“告訴我,這不是真的……我的女兒我最清楚,她怎麼可能在這個時候逃婚?”。

我沒做過多的解釋,因爲我這是一個謊言,解釋多了,漏洞也就越多,漏洞越多也就越容易揭穿。

我只是對她一個勁的點頭。

最後,她還是不信。只見她拿出手機,很明顯她在給張茗茗打電話,想要確認我說的是不是真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