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這廂還在琢磨,某隻輕咳一聲,甚是嚴肅地一字一頓,“還有,我一直在你身邊。”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見我一臉懵逼,他指了指我的手心。

那裏刻了一個商字,所以我們在一起……

我心裏一下子被塞滿了,還沒有來得及反應,再看商洛那邊,早消失得沒有了影子……

回想某人剛纔那一丟丟的害羞,那簡直是太陽從西邊出來了!我竟然可以看到某隻的羞澀……

雖然在努力地剋制,但是還是抑制不住臉上的淺笑。我歡欣鼓舞地拿着紅繩,將整個大廳都用繩子纏上,尤其是在門口的位置,用紅繩纏了兩圈,還在上面拴上銅錢。

這樣,就不會其他的小鬼,誤闖進來了。

雖然知道攝魂刀和皮鞭對鬼童無效,但我習慣性手上要有東西,不然心是慌的。所以還是把它們拿了出來,握在手裏。

一切準備就緒,便等着晚上鬼童現身。

然後,請君入甕。

鬼童還沒有到,但是睏意已經襲來,我咬脣輕輕地嘆了口氣,尋了個角落席地而坐。微微閉上眼睛,閉目養神。

這是第二次用法華經超度亡魂,和第一次的六神無主相比,這次明顯鎮定了許多。

還有某隻在手上寫得那個字,現今摸着也是熱熱的。

和我的心,是一樣一樣的。

…………

嘎吱……嘎吱……一陣節奏分明的桌椅晃動聲,將我的思緒喚回,二話不說地將手放在眼睛上,默唸咒語開了鬼眼。

那鬼童果然反騎在椅子上,手抱着椅子背,將身子不住地往前往後搖晃,還衝着我咧開嘴巴的大笑。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只一聲聲,淒厲極了。

它幽藍色的身體上,傷痕遍佈。尤其是頭上,竟然插滿鋼筋。

商洛之前告訴我說,打生樁是用鋼筋把小童刺死,再放下英泥,將小鬼困死在那個地方,不但不能超生,還得以保護神的身份,繼續留在那裏,不讓其他的小鬼靠近。

我吸了吸鼻尖,甚是可憐它。

鬼童本是自顧自地開心玩着椅子,大概是因爲我一直在注視着它,它也不得不停下手上的動靜,皺眉看了我眼。

那就是個五六歲的孩子,一張稚氣未脫的臉上,都是天真。

尤其是那雙水靈的大眼睛,漂亮純粹。

和我見過的,面目猙獰的小鬼,似乎不大一樣。

雖然我心慌,但還是衝着他輕輕一笑,有輕輕地衝着他招手,“你好,我可以問你的名字嗎?”

它看着我,水靈清澈的眼眸突然變得兇悍,然後整個身子憑空躍起,朝着我撲了過來!

嘴裏含糊不清,似乎是在說着“殺”。

我將身子一轉,靈敏地躲過它剛纔的進攻。用另外一隻畫着靈符的手打在鬼童的天靈蓋上。……封住了它的行動。

它兇戾的眼神,此刻彷彿失去了焦點,只剩了空洞。

我乾脆咬脣,將身子半低下,於口中默唸經文。

“昔如來於耆闍崛山中,與大阿羅漢阿若憍陳如摩訶迦葉無量等衆,演說大乘真經。名無量義……”得虧記性不錯,這麼拗口的經文竟能熟記於心,能用上的時候脫口而出。

鬼童被我定在原地,不能反抗,只一張臉越發扭曲。

好像,有什麼東西要鑽出來了樣!

我超度他,也把自己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同時還得觀察它的一舉一動,就怕法華經震懾不住,它會對我展開第二輪的進攻!

我糾結小心的時候,卻眼睜睜地看着一抹青灰色的亡靈從鬼童幽藍色的軀殼裏鑽出。

那抹亡靈,也是一五六歲男童的模樣。

人死後,無怨無妒,無悔無恨,亡靈便會是這幅模樣,再被勾魂小鬼送往地府,領了賞罰就可以投胎往生六界……

所以當眼見青灰色亡靈的時候,我懸着的擔心,微微放了下去。

鬼童已由可怕的惡煞,一點點像正常的亡靈過度。

等到它完全變成青灰色亡靈的時候,我就可以停了手上的法華經。用咒語將道路鬼召喚出來,讓他帶着鬼童前往地府投胎。鬼童生前可憐,希望楚判能考慮這個,原諒它死後的惡劣,給個輕判…… 我心裏想着,手上卻沒有停下對鬼童的超度。那某青灰色的亡靈變得越發透明,它睜開雙澄澈的眼眸,咧着嘴巴衝着我笑了笑。

它或許也在等我,等我將它超度,離開這個傷心、殘忍的地方。

亡靈從幽藍色的軀殼裏鑽出,軀殼沒有了靈魂的支撐,如泥樣地癱軟在地上。在法華經的作用下,一點一點的消融,最後不復存在,只是在地上留下了點水漬。

就好像茶杯被打翻了。

至於青灰色的亡靈,也被我淨化得純粹。我心滿意足地點頭,尋思着可以把法華經收了。

鬼童衝着我笑了笑,天真無邪。

……

卻是突然地動山搖,我支撐不住,跌坐在地上。原本平滑光整的地面,卻是裂開了一條縫隙。然後縫隙越來越大,越來越大……

有一道光,帶着濃重的鬼氣,從裂開的地縫裏溢出。

我將皮鞭握在手裏,一顆心不由得提到了嗓子眼。

剛被我淨化的鬼童驚愕地看着那束光,因爲過度吃驚,它張開的嘴巴許久許久都沒有法子合上。

然後,有什麼東西,從裂縫裏鑽了出來!

是一隻外貌和老虎差不多的怪獸,但是身形比老虎壯碩很多,臉上五官更顯猙獰,它還有雙巨大的翅膀……鬢毛豎起,不怒自威。

空暇時候我有讀《山海經》,眼前這隻怪物,我依稀記得它的名字,也記得它貌似被稱爲窮奇,是四大凶獸之一。

可這種東西,不早應該滅絕了嗎?

而且它的身上,真的帶着濃烈的、來自地府的氣息。

它瞪大一雙滾圓且金色的眼瞳,將我上下打量了番。那目光冷得,我整個人心上一寒,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眼前出現這麼個龐然大物,更讓我感覺自己的渺小。

然後,這玩意兒突然發了瘋地湊到鬼童面前,二話不說地將鬼童從頭到身子,一口就給吞了!

果斷得,連骨頭都沒有吐!

我雖然反應過來,想用皮鞭將鬼童拖到我的面前,藉此躲過窮奇的攻擊……但是它速度太快,皮鞭剛起就已經晚了……

更爲糟糕的是,窮奇將腦袋微微一轉,眼眸落在我的身上。

都不用交換眼神,也不用動腦筋去想,我就知道——

自己吧,就是窮奇接下來的目標!

此地不宜久留!尤其是這種從未出現過的兇獸,我並無太大把握。再加上這地方空間有限,妨礙了逃跑……

更爲關鍵的是,我還可以找到商洛,讓他幫忙。

將皮鞭扔在窮奇身上,想以此喝退它。

皮鞭落在窮奇的身上,打它個皮開肉綻,不斷有藍色的血液從傷口破裂處浴浴而出。窮奇翻白眼地看了下手臂上的傷口,擡起自己的舌頭,舔了手臂一口。

它的口水,粘稠如血……

帶着屍體的腥臭和亡靈的晦澀……

還有濃烈的鬼氣,簡直像是從地獄爬出來的!

我欲逃走,但是被窮奇先一步看出我的意圖,它用嘴巴叼住我,然後翅膀原地撲閃了下,飛了起來。67.356

它身形巨大,但是起飛的時候一點都不吃力。我被它銜在嘴裏,宛如獵物!

它原地起飛,盤旋在半空當中。

因爲身體巨大,它起飛在半空中有些笨拙,飛得不快……

我被銜住不能動彈,卻不能坐以待斃,在口中唸誦經文。只是這套經文針對厲鬼,窮奇乃是兇獸,這套對它似乎作用不大。

它只是用眼睛的餘光,警告我不要亂來。

就是那麼個輕飄飄的眼神,讓我不得不把心提到了嗓子眼!

我就想吐槽自己到底是有多流年不利,之前剛把鬼童收了,現在又被這麼個怪物擒住,含在虎口上……

不能動彈不說,我怎麼覺得自己分分鐘就要狗帶呢?

手心劃過一抹莫名的炙熱,忍痛張開手掌,映入眼簾的,是鮮紅色的“商”字,它在我的掌心燃燒,宛如火焰般。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還沒有能鎮定,便眼睜睜地看着一把長戟朝着窮奇刺來!

只是大老虎雖然身形龐大,但是十分靈敏,竟然輕鬆地躲了過去。長戟雖然沒有傷到它,但是我整個人,那是徹底的燃了!

我不會狗帶,因爲商洛,他已經到了!

某隻在地上一個勁地奔跑,雖然看不清他面上的表情,但是聽聲音就能聽出滿滿的急切,“阿嬌,那是個什麼東西?你用法華經超度亡靈,怎麼會把這東西給弄出來?”

我表示,他不能把什麼事情都算在我的頭上,因爲把窮奇召喚出來,這……這純粹就是一個意外,我……我也不想的!

而且,它不是我召喚出來的,應該……

我想起之前在寺廟的外面,看到一衆小鬼煞有其事地以自己爲祭品,召喚什麼東西……

難道那時候它們是在召喚這隻上古兇獸?!

我在心裏,已經把能罵的罵了個通,也不用扯着嗓子問商洛,我和他之間,是可以通過同心咒溝通的。我問他,現下應該怎麼辦?

“你給我安分呆着就成。”某隻冷冷地,回了這麼個。

我尚且還來不及反應,便是眼睜睜地看着商洛披上那身戰甲,也把剛纔扔出的長戟召喚了出來。之後土地微微搖晃,眼見一隻青灰色的畢方從地縫裏鑽出,如大鶴一般,身上滿布紅色的斑紋和白色的啄,商洛二話不說地,直接騎了上去。

這一隻,應該是商洛的靈獸。

我之前收服百萬靈貓的時候,就琢磨過商洛的靈獸一定非常拉風,還讓他召喚出來給我看看。他那時故作傲嬌,沒有讓我一飽眼福,現下一看,竟然是這麼厲害玩意兒!

都不是一個拉風可以形容,而且這傢伙,和窮奇一樣,都能騰空而起。

烤瓷牙和雷浩他們在底下看着,這樣的盛況別說他們前所未見,連我都是第一次看到……

可我還是有些擔心。更多精彩小說閱讀請到書^叢^網:www.shucong.com

窮奇見商洛騎着畢方而來,當即面色一寒。是直接二話不說地飛到畢方身上,然後重重地往上踩了一腳!畢方吃痛,往下一滑,好不容易控制住,不至於東倒西歪栽到地上去。

這只是第一輪的交手,卻讓我一顆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不是我不厚道,是真想問問,商洛到底有多少的把握……而且這一隻窮奇,真的好厲害。

商洛駕馭着畢方,在重傷之後重新飛了過來,忍不住地罵了一句。“還真是簡單粗暴,哪有二話不說地直接動手!剛纔那一腳,它簡直是要命的!”

聽他還能抱怨,我總算把懸在半空的擔心放了回去,不過擔憂地看了商洛眼。陪着無限小心地問他,“阿洛,你沒事吧?”

我用的,是同心咒。

“沒事,它奈何不了我。”商洛清淺地回了一句,同心咒在我的胸前一閃一閃。

我覺得自己不能這樣呆着,掙扎着將攝魂刀掏了出來,狠狠地插入到窮奇的嘴裏……攝魂刀鋒利無比,這麼一捅,便有鮮紅色如瀑布般的血傾瀉而下。

鮮血把我整個身子都弄溼了!

且絲毫沒有停止的意思,窮奇一張臉更是猙獰,但就不鬆口!

我的想法很簡單,只要它鬆口,我就會落下去,商洛瞅準時機,就可以駕着畢方來救我……然後我們兩一道,再把這隻長翅膀的老虎給收拾了!

那窮奇不鬆口,我只能繼續用攝魂刀捅它的嘴巴,要把牙齒直接挑下來。

商洛騎着畢方,站在我們的下方。

他一雙眼睛,甚是小心地看着我,一顆心彷彿都要提到嗓子眼了。乃是甚是不安地看着我……“阿嬌,你……”

窮兇一個勁地掙扎,但就不願意鬆口。

商洛心急如焚,我也是這般。

突然窮奇卻是張開嘴巴,在扔下我的同時,衝着商洛狠狠地吐了個泡泡,那泡泡如結界般,將他和畢方給關在了裏面。

在我快要落在地上的時候,窮奇趕了過來,重新將我叼在嘴裏。

還是那句話,它也只是看着笨重,其實可靈活可靈活了!

商洛帶着畢方狠狠地撞擊氣泡,但無論怎麼用力,都出不了那個泡泡……還因爲不斷地碰撞,身上狼狽!

他的鎧甲,已經傷痕遍佈,有好幾處破損,露出裏面的身子。

最讓我揪心的是——

他的眼睛,此刻竟遍佈血絲!

窮奇得了便宜,竟然繞道出現在商洛的身旁,隔着一層結界,叫囂地看着他……

但是他也沒有撈到便宜,因爲商洛全程都沒有看它,只是死死地盯着我。

然後,一次次地撞上結界。

撞得鎧甲四分五裂,傷痕累累……

可那層薄薄的屏障,竟然連一點皸裂都沒有……就好像,它把商洛所有的攻擊,都無效化了。

我很慌,很怕看到商洛眼眸裏,無限的緊張和擔憂。

更怕,他這樣不愛惜自己的身子,只知道橫衝直撞。

…………

“夠了。”我對他說。

他停了手上攻擊的動作,甚是不解地看着我。拿起長戟狠狠地刺入結界當中……

“不夠,怎麼都不會夠……”

他眼眸銳利,那句話如重錘打在我的心頭。

“我會回來的。”輕柔地回了句,將手微微地放置在結界上……我和他,只隔了一層結界,但卻宛如隔了一道萬水千山。

他出不來,我進不去!

…… 窮奇耀武揚威地帶着我呼嘯而過。

我忍不住回頭,多看了一眼。

那道屏障似乎消失了,畢方之前就受了重傷,加上之後的碰撞,一時平衡不住,竟然直直地栽了下去。

騎在它背上的,一身是傷的他也跟着栽了下去。

震耳欲聾的一聲巨響之後,濺起厚厚高高的塵埃!

我眼睜睜看着,這一刻世界彷彿都變得緘默,沒有喧囂,也沒有色彩……周圍的一切彷彿都凝固了,窮奇咬着我的身體漸行漸遠,可我的心……

它還留在那裏。

反應過來,我發了瘋一樣地將手貼在自己的心頭,用同心咒一次次地叫着商洛的名字……

他,沒事吧?

同心咒的另外一頭,是讓人絕望的沉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