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他看着我,簡直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旁邊的文芊芊,也是一陣的激動。

“二十五,你晉級前二十五了!”

沈夢瑤也是一臉崇拜的看着我。

“我就知道,你肯定不是池中之物。”

說實話,這個成績,早就是在我的意料之中的,我本來以爲,自己應該能夠很淡然的接受,但是令我沒想到的是,面對的時候,我還是被她們歡樂的氣氛給感染了。

我自己也是相當的開心的。

“一般一般,只是發揮比較好而已!”

我謙虛的對着他們說道。

維度鏈接 “林星啊,你這不是發揮好,這是有實力,你放心,你的比賽成績,我馬上就去跟宗門彙報,這可是宗門歷史上最好的成績了,要是不出意外的話,這一次宗門肯定會給你發下來一份很大的獎勵!”

獎勵,一聽到這兩個字,我就開始激動起來。

說實話,我現在整個人最希望的,就是實力進步,我身上的財物是不少,但是真正能夠讓我提升實力的東西,卻是不多的。

“能讓我自己選麼?”

“沒問題啊!”

文長老對着我說道。

“你現在就已經是前二十五了,要是你繼續努力,殺到前十的話,就算是讓你當掌門傳人,都不是什麼問題,如果你殺到前五,我估計,下一任掌門俄名單,那除了你,就不會有別人了。”

額,這個對於千機門的掌門,我倒不是特別的有興趣,不過嘛,想到能夠有這麼多的獎勵,我還是十分的興奮的。

“走吧,我們趕緊回去,把這個好消息,報告給宗門!”

文長老對着我說道。

“師傅,你們回去吧!”

我對着文長老,緩緩的說道。

“我還想在這邊轉轉!”

我緩緩的朝着蘇小魅那個方向看了過去,她現在還沒有上場比賽呢!

在場的人,都以爲我是想繼續看幾場比賽,好了解一下後面對手的情況,所以也都沒有

在意,只有沈夢瑤,隱隱約約的知道了一些什麼。

“那個,我陪你吧!”

我沒有答應,也沒有拒絕,默默的看着蘇小魅的方向。

“你呆着沒問題,但是要注意安全啊,今天那個萬禾,被你整的夠嗆來着!你要當心,萬盛宗,可是出了名的不要臉,不要被這幫傢伙,給偷襲了纔好!”

“知道了師傅,我會注意的!”

我對着文長老說道。

文長老他們,最終還是先回去了,萬盛宗,目前也還沒有出現,我朝着蘇小魅她們飛雪派走了過去,沈夢瑤緊緊的跟在我的身後。

“師兄,你是想看幾場比賽麼?”

沈夢瑤跟着我,然後朝着左邊指到。

“那邊有幾個人,很有實力的,如果要是晉級了的話,肯定是你的勁敵,不如我們到那邊去看吧!”

我看着沈夢瑤,搖了搖頭。

“不是去看比賽,是去看人!”

我繼續朝着前面走過去,並沒有回頭看沈夢瑤指點給我的方向。

“你要是想幫忙,可以幫忙過去看幾場,看看那些人,有什麼特點,到時候可以告訴我。”

沈夢瑤想把我支開,但是我又怎麼會上當呢?

我又用她的方法,反將了一軍。

“師兄,你別過去了!”

沈夢瑤突然攔在了我的前面。

“她是什麼情況,你應該知道的,何必過去自討沒趣呢?”

沈夢瑤怎麼會知道,蘇小魅的情況?

我看着她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你知道些什麼?”

沈夢瑤看着我的樣子,有些不滿意的說道。

“你對着我兇什麼?不認識你的,又不是我,天下沒有不透風的牆,我知道你喜歡那個蘇小魅,所以我一直都在幫你留意着她的消息呢,她在門派裏面,被封印了記憶,化名爲雪魅,來參加這場比賽。”

果然,和我想象的一模一樣,飛雪派真的用了這種卑鄙無恥的方法。

“封印記憶?既然是封印,又不是刪除,肯定有辦法解開的!”

“沒有辦法!”

沈夢瑤看着我着急,一意孤行的對着我說道。

“你不知道,她們用的是一種非常特殊的方法,把她的記憶抽出來,然後用特殊的方法,封存起來了,這記憶根本就不在她的體內,很有可能,在她們門派裏面,你怎麼可能,能夠喚醒呢?除非你能從她們門派裏面,把她的記憶給找回來。”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雖然我不願意相信,但是我知道,沈夢瑤肯定不會騙我。

“謝謝!”

我對沈夢瑤說了一聲,然後繼續朝着

那邊走了過去。

“你還去?”

“我去看比賽不行麼?”

沈夢瑤看着我這個樣子,有些無語了,但是思索了一下,還是朝着我跟了過來。

我到了那邊,第一輪的比賽還沒有結束。

果斷第一輪裏面,我應該是打的最快的了,一共也就用了四招,就結束了戰鬥。

蘇小魅她們,還沒有上場,不過我一過去,飛雪派的人,就已經看見了我了。

由其是容雪兒,她的眼神,一直吵着我盯過來,我看她那個樣子,惡狠狠的,就像是想要把我給吃掉一樣。

“你來幹什麼?”

容雪兒看着我,一臉謹慎的說道。

“我來看我媳婦!”

我發現,容雪兒這個女人,天生就跟我不對付,我們兩個一見面,就沒有安寧。

以前就是如此了,自從上一次,容雪兒差點沒把握我給弄死,這種矛盾,就更加的激化了。

“快滾,我們這裏,沒有你的媳婦!”

“該滾的人是你吧,不要臉,你帶她走的時候,也沒有輸過,我不能來看啊!”

反正都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了,我根本就不怕和她撕逼了。

“看來,我是上次給你的教訓還不夠!”

容雪兒的臉色,再一次黑了下來。

我可不怕她,你算個屌,我還就不信了,在這公共場合,你還敢幹掉我不成?

“來啊,有本事,你就在這裏教訓我啊!”

我今天就準備囂張到底了。

“我來和我媳婦說話的,不管你的事情!”

“我再說一遍,這裏沒有你的媳婦!”

就在我和容雪兒撕逼大戰的時候,在一遍的蘇小魅,突然開口了。

“林公子!”

她的聲音還是和以前一樣,聽到這個話,我感覺整個人瞬間就精神了起來。

“小魅,我….”

“對不起,林公子,你說我是你媳婦,可是我真的不認識你,我從小就是在飛雪派長大的,根本沒有接觸過外人,再說,上次你已經確定過了,我根本不是你的妻子,念在上次,你救過我的份上,我們的事情已經一筆勾銷了,現在,如果你再用語言攻擊容師姐的話,作爲一名飛雪派弟子,說不得我就要與你較量一下了!”

什麼情況?

聽到這話,我整個人都愣了。

蘇小魅居然….她居然…..。

“你….你也太不要臉了吧!”

就在這個時候,站在我身後的沈夢瑤實在是看不慣,站了出來。

“你老公在這裏,你不認識他就算了,還要幫着別人教訓他!”

(本章完) 沈夢瑤本來跟在我後面,不開口還好,沒有什麼人注意她,她一開口,就好像點燃了炸藥一樣,對面的容雪兒,瞬間就開口了。

“你是個什麼東西?”

她的臉色,一變再變。

“這是我們飛雪派和林星的事情,管你什麼事?你是他什麼人?”

容雪兒的語言犀利,沈夢瑤突然被這麼來了一下,整個人都是一陣的顫抖。

“我…我是他的師妹,怎麼了?”

“呦?沒想到啊,你還有門派,師妹啊,是吧?”

容雪兒的眼光,朝着我看了過來。

“你倒是說說看,你們是什麼門派啊?”

我自然是不能說的,這個事情,要是說了,那纔是真的壞事了,我和沈夢瑤,都是太皇宗的,但是太皇宗,就算是所有的人加起來,我估計都不夠容雪兒一隻手指。

“我們是什麼門派,不管你的事情!”

我對着容雪兒說道。

容雪兒一時佔了上風,似乎是找到了突破口一般。

“好啊,那麼我就不問你的門派了,這個小丫頭,你又不是她的老婆,就一個師妹,我們之間的事情,你橫掃插嘴!”

她又朝着我看過來。

“林星,還有你,我警告你,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我已經忍了你兩次了,絕對不會再忍你第三次,你自己看着辦吧!”

容雪兒說完這話,拂袖而去,就在這個時候,蘇小魅也朝着我看過來。

“林公子,我真的不是你的妻子,還請你自重!”

看到這個情況,我瞬間搖了搖頭,也許沈夢瑤說的是對的,我剛纔真的不應該過來。

“都是些什麼人啊!”

沈夢瑤一臉憤怒的朝着那邊看過去。

“行了,走吧!”

本來我就是在這邊,想看看蘇小魅的,但是既然蘇小魅都不歡迎我,我又何苦自討沒趣呢?

和沈夢瑤一起,朝着東域聯盟的方向回去。

我們所在的祕境,還是一個比較偏的地方,從這邊想回到東域聯盟我們住的地方,還有很長的一段路。

路上,該回去的人,都已經回去了,該去看比賽的人,也都去看比賽去了,一時間沒有什麼人,就我和沈夢瑤兩個人在路上走,顯得有些靜悄悄的。

“師兄,其實你沒有必要爲這個事情擔心的,她記不起來啊你,也就是一時的,只要以後想辦法,把她的記憶,從飛雪派裏面搶回來,那就肯定沒事了,你現在,可是千機門的強者啊,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千機門只要肯出面的話,這個事情,絕對沒有問題!”

文長老不是不知道這個情況,也曾經跟我說過,可以靠

千機門的勢力來解決這個問題,但是作爲一個男人,當初是我自己同意讓蘇小魅去的,現在,我就必須親自把她給接回來。

“這件事情,我想要自己辦!”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沈夢瑤看着我,似乎是有些無語。

我們繼續走着,突然,我整個人心裏就是一沉,感覺背後有些涼涼的,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有危險!

這是殺氣的感覺,我這個人的第六感,相當的強烈,很多時候,能夠躲過危難,都是靠的它。

這一次,背後那種冰涼的感覺,有些刺骨,我知道,這次的劫難不小。

“瑤瑤!”

我喊了一聲沈夢瑤,沈夢瑤有些奇怪的看着我。

“等會如果要是發生什麼事情的話,你不要管我,往回跑,去找文長老,知道麼?”

沈夢瑤有些疑惑的看着我。

“師兄你說什麼呢?”

“沒什麼!”

我對着沈夢瑤說道。

“就是預感不大好,如果要是真的出事了,我一會會給你創造條件的!”

重生之巧奪天工 說完,我偷偷的把身上的絕帝宮,遞給了沈夢瑤。

“別瞎說!”

沈夢瑤對着我說道。

是不是瞎說,沈夢瑤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的心裏,卻是有數的,因爲那種不安的感覺,越來越嚴重了。

突然,我的下一個腳步,感覺有些不對勁,本來是很硬的地板,現在變得軟了起來。

這個地的質量,肯定是不會突然發生變化的,那麼此時此刻,不用說了,環境!

果然有人圖謀不軌,我的心中默默的念動咒語,絕帝宮瞬間把沈夢瑤給收了起來。

我也準備進入絕帝宮,但是下一刻,我卻發現,我和絕帝宮失去了聯繫。

我的心裏瞬間就是一冷。

鳳花錦 不對,聯繫還是在的,但絕帝宮卻是真實的,瞬間的,從我的眼前消失了,這是赤裸裸的用幻境在鄙視我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