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那胸口傳來的疼痛,即便是布魯斯都忍不住齜牙咧嘴。

一手忍不住地捂住了胸口,足足緩了一段時間才好。

在布魯斯的眼中,看起來自己遭受到了打擊,但是在勝利者孫殿慶的眼中,更是如同看怪物一般地盯著布魯斯。

剛才自己的那一招八卦掌蘊藏的掌力他可是相當清楚的,不要說一個人了,就算是一頭牛在自己的那一掌之下也會被打爆。

開山裂石輕而易舉啊!

可是偏偏布魯斯僅僅是簡單的被震退了,這怎麼可能呢!

他還是個人嗎?

孫殿慶有些懷疑地看著布魯斯。

布魯斯被孫殿慶這一掌打下,整個人都有些憤怒了!

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失敗過了,無論是跟曹正淳對抗還是之前,什麼時候遇到過對手?

可是現在呢,竟然挨了孫殿慶這個老傢伙一掌,簡直是布魯斯都沒有想到自己會被孫殿慶這樣擊退。

這老傢伙看起來都半隻腳踏入棺材板里了,可是身手卻沒有絲毫的退步。

倒是讓布魯斯大意了。

那胸口傳來的疼痛,即便是布魯斯都忍不住齜牙咧嘴。

一手忍不住地捂住了胸口,足足緩了一段時間才好。

在布魯斯的眼中,看起來自己遭受到了打擊,但是在勝利者孫殿慶的眼中,更是如同看怪物一般地盯著布魯斯。

剛才自己的那一招八卦掌蘊藏的掌力他可是相當清楚的,不要說一個人了,就算是一頭牛在自己的那一掌之下也會被打爆。

開山裂石輕而易舉啊!

可是偏偏布魯斯僅僅是簡單的被震退了,這怎麼可能呢!

他還是個人嗎?

孫殿慶有些懷疑地看著布魯斯。

布魯斯被孫殿慶這一掌打下,整個人都有些憤怒了!

他已經好久沒有這麼失敗過了,無論是跟曹正淳對抗還是之前,什麼時候遇到過對手?

可是現在呢,竟然挨了孫殿慶這個老傢伙一掌,還差點被打傷了,折讓布魯斯有些難以接受。

布魯斯看著眼前的孫殿慶,目光中已經瀰漫起森森的殺意。

從未有過如此狂暴的殺氣,孫殿慶已經惹怒了布魯斯。

他,一定要這個半隻腳踏進棺本的老傢伙付出難以想象的代價!

「很好,你徹底惹怒我了!」

布魯斯擦了擦嘴角滲出的鮮血,眼神有些狂暴陰冷地看著孫殿慶。

「哼!手下敗將!」

孫殿慶冷哼一聲,有一次就有第二次,自己已經證明了布魯斯不是不可戰勝的,那麼現在正好,他可以證明夏國的武術不比他們外國人的武術要差!

「老東西,給我去死吧!」

布魯斯大怒,抬起手中的拳頭,向著孫殿慶沖了過去。

此時的布魯斯已經喪失了之前的理智,但是他的力量卻在剎那間聚集爆發而出。

身後的氣場爆發出來,好似狂浪呼嘯而至,碾壓過去。

孫殿慶感覺到那逼人的氣場,目光一凝,滿是慎重。

他感覺此時的布魯斯相比於一開始要增強了足足數倍,這怎麼可能呢!

「哼!年輕人,我就要你見識下什麼叫做真正的夏國功夫!」

孫殿慶一記八卦步踏出,身形左右搖擺,看起來很是緩慢,但是他的步伐卻是異常的穩健。

「八卦掌!」

腳踩八卦步,手打八卦掌。

一步一八卦,陰陽合抱生。

孫殿慶的力量在這一時間全部聚集起來,不出手則以,一出手便是到達了巔峰。

「老東西,受死吧!」

布魯斯咆哮一聲,拳頭轟然落下,如同千斤重鎚向著孫殿慶砸了過去。

「嘭!」

一聲悶響傳來,拳頭與手掌相碰撞。

「咔嚓!」

緊接著,下一秒,孫殿慶的手掌便是承受不住布魯斯的這一擊重鎚,直接被打爆了。

陰森的白骨冒出,不少的地方更是碎肉摻雜著鮮血,異常妖異。

光是看一眼都忍不住讓人倒吸冷氣。

這實在是太狠了!

「啊!」

孫殿慶的手掌被打爆,疼的他直接大叫了起來。

可是他的叫聲才剛剛叫出聲來,布魯斯已經來到了他的身邊。

只見布魯斯一手將受傷的孫殿慶托舉了起來。

「他要幹什麼?」

周圍的吃瓜群眾看到布魯斯這個舉動立刻瞪大了眼睛,想要知道他要做什麼。

「我要你死!」

布魯斯仰天怒吼一聲,雙臂的肌肉卻是在瞬間擰成一股繩,面目猙獰了起來。

「呲啦!」

布魯斯雙臂直接把被舉起來的孫殿慶給活生生攔腰撕扯成了兩半!

不少的器官都掉落在了地上,鮮血更是如同泉水般的噴洒了出來。

而下方的布魯斯更是首當其衝,整個人如同淋了一個鮮血浴般,血水澆灌著他的身軀,讓人不敢正視。

豪門邪少:老婆給我生個娃 濃烈的血腥味開始擴散開來,這畫面的衝擊感,再加上那味道,不少人直接承受不住這種刺激,胃裡開始翻江倒海,朝著一旁劇烈的嘔吐了起來。

兇殘!

實在是太兇殘了!

誰能夠想到發狂的布魯斯會這般的殘忍,竟然會選擇將孫殿慶給生撕。

這得需要多大的力量啊!

歐陽家在包廂里看到這一幕,臉色陰沉的都要滴出水來了。

孫殿慶在歐陽家這麼多年,全靠他震懾著,畢竟他的威名已經聲名遠播了。

只是沒有想到,最終,孫殿慶還不是布魯斯的對手,被他輕而易舉地就殺掉了。

果然,希望越大,失望就會越大,剛才他們還以為歐陽家這一輪的戰鬥就會成功的,沒有想到,終究還是奇差一招,敗了!

全場死一般的寂靜,除了不斷傳來的嘔吐聲外,那些心理素質還算是不錯的人,也是不知道該怎麼說話。

哪怕是包廂里的三幫大佬,看到這一幕也是頭皮發麻。

他們都是過著刀尖舔血的生活的,可是像這種野蠻粗暴的方式,還是真的不多見。

這跟古代的五馬分屍有什麼區別? 郝大寶拳頭緊了又緊,憤怒地看着黑影殺手片刻,最後像是泄了氣的皮球,長長的嘆了口氣,然後轉頭看向天空中的趙小川,眼中的神色越加的複雜。

天空中,巨大的紅色長毛巨爪不斷地翻滾着,一條巨大的傷口隨着它的運動不斷地蠕動着。

從傷口望去,一團團血肉像是蠕動一樣不斷地翻滾着,並且慢慢地變成一張張露出白森森利齒的嘴巴大聲的咆哮着。

一聲聲悽慘的叫喊聲從中發出,響徹整個大廳,讓人有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不過眼前的一切對於趙小川來說卻完全是一片慘綠的世界,一個完全由點和線構成的世界。

所有的物體像是科幻電影中的三位世界,所有生靈都像是漫畫家筆下的草圖。

所有的一切都是那麼簡單,卻又那麼的相似,像是用最簡單的方法描繪着生命的本質,除了一些御鬼士體內飄浮地着的不同的火焰才能分辨出他的不同。

“那身旁飄着六團不斷旋轉的黑色線團的藍色火焰應該就是蘭天吧?其中蘊含的氣息果然強大,而那好像液體一樣不斷蠕動着的黃色渾濁的火焰就是夏雨青吧?”

趙小川掃視着周圍的漂浮在身邊的火焰,除了一些稍微微弱的火焰可以忽略不計外,有一些光芒強盛的火焰他仔細的觀察着。

比如諸葛第一,夏雨青,李正義..

最後,他把目光定格在了眼前最爲強大的一團火焰之上!

那團火焰遠比蘭天和夏雨青強大的多,足足有一丈多高,而在火焰中他熟悉的鬼臉圖案則在裏面若影若現,帶給趙小川一種似曾相識感覺。

“詛咒之力?”

趙小川心中疑惑,但猛然間腦中靈光一閃,想到了一個人,冰翎!

“不會錯的!這股感覺和冰翎當初帶給我的感覺一樣,就好像當初我和牧童遇到過那個光人!”

趙小川想到這裏,不由心頭一跳,剛想要動手一探究竟,卻發現一團黃褐色的線團構成一條巨大的龍形怪物向着自己撲來。

“虛有其表的巨龍,一點巨龍本身的威壓都沒有,只是淡淡憑藉着自身擁有黃泉的腐蝕性才一直逞兇,真是不知死活!”

趙小川一眼看出了那條巨龍來自於夏雨青,當即冷哼一聲,也不動用任何神通,而是待那條巨龍衝到自己眼前時,輕輕向後一退,然後右手成爪,包裹着一層黑氣向着那線團巨龍的下顎七寸的地方抓去。

在趙小川的世界中,那裏是構成巨龍的線頭所在,而在外面世界的人們眼中,則是看到趙小川快速出手掠過巨龍。

隨即手中出現一張巴掌大的鱗片,巨龍仰天慘叫一聲,化作無數的黃泉水向着四周爆裂開來。

當然,早在黃泉爆裂前,趙小川的身體周圍已經出現了一層光膜,將所有的黃泉水隔絕在外面,而其他人則就沒有那麼好的勇氣。

“啊!救命啊!我的臉,我的臉!”

“黃泉水,這是黃泉水!它的腐蝕性可是連生死境的御鬼士們都要退避三舍啊!”

一陣黃泉雨襲來,除了少部分強大的御鬼士們遮擋了那些黃泉水,剩下大部分的御鬼士們或多或少都受到了黃泉的侵蝕,發出一陣淒厲的慘叫聲。

諸葛第一凝重地看着滿地打滾的衆多御鬼士,看着他們地皮肉或是靈體被腐蝕,露出森森的白骨或是靈體化爲青煙,臉上閃過一絲怒容。

“該死的,華夏御鬼士本就稀少,怎麼能經得起這樣損耗?”

諸葛第一低聲喝道,但卻無可奈何,畢竟她雖然實力強大,可是想要在救助這一塊卻並不擅長。

李正義看着周圍的衆人悽慘的一幕,微微嘆了口氣,也覺得眼前的場面實在是太過殘忍了。

小寶站起來,用自己的身體爲星兒撐起一片空間,身上的衣服被黃泉腐蝕,但皮膚卻並沒有一點損傷,反而被周圍的情景嚇了一跳。

星兒悲天憫人的看了周圍一眼,深吸一口氣,身上點點星光閃爍,隨即伸手一甩,無數的星光向着天空飄去,落在衆人身上。

“星兒姐姐,你..”諸葛第一驚訝地看着那些被星光滋潤的人羣慢慢地停止了慘叫,出聲叫道。

星兒擺擺手,道:“不必多說,若是龍哥還在,肯定會同意我這麼做的,畢竟他們也是華夏御鬼界的一員,只不過有些可惜,我這裏沒有幽光浮沙,不然到倒是可以救治更多的人!當然,憑藉着我的星雲靈體最多壓制他們的傷勢,想要讓他們痊癒還是要藉助一些天地寶材!”

“天地寶材?你是說七葉還魂草嗎?”李正義問道。

星兒點點頭,諸葛第一則立即道:“我這就去從夏雨青那裏取來!”

說完,諸葛第一便要衝上去,然而就在此時,趙小川的一聲爆喝響起。

“夏雨青,原來是你!交出七葉還魂草!”

諸葛第一愣在了原地,隨即看到趙小川頭頂的鬼璽瞬間變得如同小山一般大小,上面的怪獸張嘴一吐,一條嬰兒手臂粗線的綠色閃電向着夏雨青射去。

“啊~”

綠色閃電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夏雨青幾乎沒有反應過來,便被閃電劈中,然後渾身冒煙的向着地面墜去。

蘭天見狀,眼中寒光閃動,瞬間也向着夏雨青追去。

“滾開!”

趙小川見蘭天快要趕上夏雨青,大喝一聲,身後黑霧中的一張猴臉面具衝出,在空中化作一隻巨猿,然後雙手一搓,變成一隻巨棒,向着蘭天砸去。

“怎麼可能?這隻巨猿居然還活着?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地面上的王教授看到巨猿的瞬間驚呼一聲,身旁的趙琳不解地看着他。

但是王教授並沒有解釋,而是轉頭急促道:“趙琳,快點做準備!我們要離開這裏!”

“離開這裏?”趙琳一愣,問道:“那我們去什麼地方?”

“別多問!帶上李若曦和康惠..哎!真是可惜,要是沈菲兒也在這裏就好了!”王教授惋惜地嘆了一口氣,隨即道:“我們這就去尋找本源輪迴之力!”

趙琳皺眉,不明白王教授的話代表什麼意思,剛想要詢問一下,卻發現王教授的身前出現了一道光門,並且他的半個身子已經進入其中。

“還能着做什麼?這道光門我持續不了多久,還不快點?”王教授催促道:“等我找到了本源輪迴之力,我一定會還給你一個完美的李明浩!”

聽到王教授這麼說,趙琳不再猶豫,瞬間衝進了光門中,而代表着李明浩的機器人頭部紅色的指示燈一閃,也瞬間消失不見。

幾乎在他們消失不見後的瞬間,光門消失在原地,彷彿什麼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與此同時,巨猿的大棒也來到了蘭天面前。

蘭天看着煙霧一般構成的棍子兜頭砸來,臉色一變,躲避已經來不及。

只聽他大喊一聲‘六道輪迴’,那六個神祕的漩渦再次出現,並且將眼前的那根黑霧構成的棍子攪成了霧氣。 孫殿慶身亡,自然也就意外著歐陽家在許家的對抗之中敗了。

這是誰都沒有想到的事情。

以往的五年大比,大家也都會對抗,但都是點到即止,畢竟他們的心裡都清楚。

地下擂台賽不過是個噱頭,讓大家圖一樂,順便還能夠決定各自利益的歸屬分配。

無論是一流高手還是宗師,他們本身培養起來需要花費的精力,物力,人力都實在是太大了。

哪怕是四大家族都承受不住這樣的損耗,犧牲一個就等於多年的經營都打了水漂。

可是現在呢,許家派出來的這些異能者直接是火力全開,往死了殺!

孫殿慶的死亡就是最好的證明!

這一刻,歐陽家的家主歐陽志那叫一個心疼啊。

就連坐在一旁的歐陽飛拳頭都不由自主地握在了一起。

這簡直就是將他歐陽家往死了整啊!

「爸,這許家是不是太過分了!」

歐陽飛看著歐陽志,問道。

「他許明浩這個混蛋!」

這麼多年來,歐陽志的養氣功夫已經算是練的不錯的了,可是這一次,他還是忍不住破口大罵了。

孫殿慶可是歐陽家的供奉啊,忠誠程度毋庸置疑,可現在死了,就意味著歐陽家需要重新培養一個可信的高手,可是這樣的人到哪裡去尋找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