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小吳吸了一口煙,吐出淡淡的煙霧,煩悶的心情好了不少。

小高卻說:“村裏人都說那個女人是被惡鬼殺死的,惡鬼就是她那個死鬼老公,要不怎麼連屍體都沒找到呢!”

小吳樂了:“村民迷信,他們的話你也信?杜頭不是說了,很有可能是張喜發假死,裝神弄鬼回來殺了張六子和他老婆,不然怎麼解釋他兒子也不見了?”

小高覺得小吳說的還是有一定道理的,也不在糾結,不過他還是覺得這裏陰森森的,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似乎是冷,卻又不是。

就在這時,他鬼使神差的朝門口看了一眼,就看見一個男人和一個像小孩子的東西,慢慢的飄過…

不是走過,是飄過…

“你…”小高拍了拍小吳的肩膀:“你看到了嗎?”

“看到什麼?”小吳有些不耐煩!

獨寵萌妻,老公太霸道 “有人飄過去了…”小高的聲音打顫。

小吳不耐煩的說:“他家舅舅不是在守靈嗎,興許就是他,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

小高還是覺得不安,就在這時他們聽見靈堂那邊傳來一聲慘叫。

“出事了,過去看看!”

小吳率先跑了出去,一出門,便被一隻拉住,他還沒來得及答應,一隻長滿長指甲的手就貫穿了他的胸膛。

小高跟在他身後,目睹了一切,他呆住了,完全忘記了怎麼反應,直到他看到那隻手的主人…

張喜發。

總裁的囂張緋聞妻 他見過照片的。

他沒死?可現在站在他面前的是什麼?怎麼看都不像人啊…

小高雙腿發抖,往後退了兩步,他感覺踩到了人,慢慢的回頭,對上另一雙赤紅怨毒的眼睛…

姜青和杜仲第二天,早上到了張家的靈堂,一進門就聞到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兩人對視一眼,匆匆跑到了後院。

看到是滿地的血腥。

Www ✿Tтká n ✿c o

小吳早就死透了,小高的肚子被拉開,內臟散落了一地…

杜仲覺得氣血上涌,眼淚在眼眶裏打轉,小高是今年剛分配下來的大學生,而小吳,過完年就要結婚了…

現在怎麼辦?爲什麼會出這樣的事?

“事情鬧大了,跟上面彙報一下吧。”姜青皺着眉說。

“不行,他們是我的人,這個案子必須我來破!”杜仲很堅持。

姜青瞭解他這個發小,偏執,自大,目中無人!

“你看看他們的傷口,這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嗎?再說因爲過年,你們所里人都回家了,就你我兩個人怎麼查?”姜青苦口婆心。

杜仲不領情:“我自己會查清楚。”

姜青幾乎無語了,杜仲任性,他不能,他給上級打了個電話。

很快上級就做出了迴應,說是派了人去協助。

姜青不明白,派人協助是什麼意思?

我起來的時候,景文不在牀上。

我爬起來,叫了幾句,都沒人迴應。

我有些慌了,跑出門正好看到他從外面走進來。

我舒了口氣。

“蘇蘇,你起這麼早啊。”他問。

我點頭:“你去哪了?”

“昨天在張喜發家值班的兩個民警死了,我去看了看。”他說。

“什麼?”我一怔。

張喜發家的事我本來沒有很在意,以爲就是那個冤死的小媳婦在報仇,可是現在看來,真的不是那麼簡單。

他頓了頓說:“蘇蘇,你不用擔心,會有人來管的。”

我能不擔心嗎?這是我們村,都是鄉里鄉親的,萬一再出什麼事可咋辦?

景文去伸出手,說:“蘇蘇,給你。” 我一愣,低頭一看,見他手裏提着一個袋子,袋子里居然放着一大串葡萄。

要知道在我們這樣的小村子,先不說冬天的葡萄有多貴,就是你不差錢也很不容易買到。

我詫異。

“哪來的?”

景文邊走邊說:“早上我去鎮子買的,很新鮮。”

我邊吃葡萄便問他打探到什麼了?

景文笑了笑:“慕家來人了,這又是他們藏館的鬼東西,他們會處理好!”

我一愣!

“慕家?”

猶記得上次張雲舒的那個吃人的高跟鞋就是他們的,現在難道不是殭屍和鬼?那又是什麼?

“這慕傢什麼來歷,他們家的東西怎麼都這麼邪乎?”

那雙高跟鞋算是刷新了我的認知。

醫婚動人,一不小心愛上你 “他們有9個藏館,裏面放的都是不正常的東西!”景文說完複雜的看了我一眼。

“你這麼鬼頭鬼腦看我做什麼?”我往後縮了下。

景文說:“慕家男人長的好看,蘇蘇還是不要見他們了!”

“還有比你好看的男人?”我記得景文說過,慕家全是男人,而且個個都是美男子。

他歪着頭想了想說:“應該沒有我好看,而且他們頭上有角,很影響美觀。”

我愣愣的看着景文,他到底再說什麼?什麼有角?亂七八糟的。

“總之,我們不用管就行了!”

“嗯!”

我對慕家的興趣不大,玄門中有好多世家大族,慕家雖然黑白通吃,也只是玄門中的一家,我倒是對張喜發家的東西感興趣,到底是什麼東西?難道比高跟鞋還詭異?

可好奇歸好奇,我沒蠢到再去招惹慕家,就想那個美男子能快些解決完這邊的事情,我和景文最好連面都不要露。

可是事情往往不隨人願。

晚上我們剛剛躺下,大門就被人敲響了。

景文起身去開門,我趴在玻璃上,看到一個五六十的老頭正和他說什麼,我有點疑惑,這人的穿着不像村裏人,是誰啊?

我披了衣服,走到門口。

“是蘇小姐嗎?”老人十分有禮貌。

“嗯!”我點頭:“你們是?”

老頭說:“我是蓮叔,我們是慕家人,少爺來村裏辦事,按照玄門中的規矩,我們可以來這借宿!”

我看着他,這老人雖然有五六十,可十分的幹練精神,連身上穿的都是黑色羊毛大衣,腳下也穿着黑色的皮鞋,帶着眼鏡,頭髮也梳的一絲不苟,看着像有錢人的管家。

“蓮叔,你好…”我木訥的打了個招呼。玄門的確有這樣的規矩,他們來借宿沒有什麼不妥。

“可以嗎,蘇小姐?”蓮叔問。

我…

我看了景文一眼:“我要和我丈夫商量一下,您也看到了,我們家就這麼小…”

蓮叔詫異:“沒聽說蘇家女兒出嫁的消息?”

我…

我乾咳了一聲:“我們剛剛結婚,還沒來得及通知別人!”

說完,我把景文拉到一邊。

黑薔薇白薔薇 “怎麼辦?他們怎麼找上門了?”我有些焦急。

“他們只是路過,慕家人是中立的。”

景文雖然這麼說,可我感覺他還是有些擔心的。

“你們別商量了,我們對老鬼的身份不感興趣!”

一個冷漠的帶着嘲諷的聲音響起。

我回頭,看到一個男人倚靠早門邊。

雖然是晚上,可是月光很好,我能完整的看到他的臉。

怎麼說呢,我終於明白景文口中的美男子是什麼概念了。

如果景文的帥氣可以找到形容詞,那慕家這位少爺,還真是找不到形容詞來形容他。

只能說,感覺誰睡了他都是一種褻瀆!

“我們只是借宿,不會吃你家糧食的。”他毒舌的補充了一句。

或許是人家太帥了,再刻薄的話聽着也沒那麼刺耳。

而且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我也不好說什麼,就把他們讓進了屋子。

爺爺那邊雖然沒生爐子,可我和景文打掃過,於是就把他們安置在那個屋子。

我又狗腿的給人家生了火,拿了兩牀乾淨被子。

“你爲什麼要嫁給一隻男鬼?”慕家少爺毒舌的問。

我一愣。

“回頭看着他,他倚靠在門邊,頭上並沒有什麼角,可整個人的氣質就是高貴的不行。

“因爲我愛他,嫁給他有什麼不行?”我說。

慕家少爺沉思了片刻說:“可你們不會得到祝福的。”

我笑了一下:“我們不用別人祝福!”

我把被子扔給他。

“有道理!”他似乎真的覺得我說的有道理。

“我餓了,要吃東西。”就在我轉身時候,他忽然開口。

我看到門邊的蓮叔狠抽了下嘴角。

少爺,說好不吃人家糧食的。

我回頭看着這位毒舌又傲嬌還有些不要臉的慕家少爺。

他攤攤手,一張臉簡直好看的不行。

可儘管如此,我卻覺得還是我的景文更帥更可愛。

“廚房在東邊,自己做去。”我說完自己出了門。

誰叫你大半夜不吃飯來的?

回到房間,看到小景文已經躺在牀上,一臉幽怨的看着我。

“蘇蘇,慕霆延是不是很帥?”他問。

我有些好笑,知道他老毛病犯了。

“是啊!”我說。

景文別過頭。

“怎麼?這就自卑了?”我揪着他耳朵問。

“纔沒有,那種小白臉…”景文不服氣。

我再也忍不住,這人真像個小孩!

我捏了捏他的臉:“在我眼裏,景文最帥了!”

“嗯,我最帥。”

感覺我和景文在一起變得越來越幼稚了。

我們說了會話,就睡了。

豪門溺寵:薄性老公奪心妻 “蘇顏,你出來。”

第二天我還沒起就被一陣拍門聲驚醒。

“什麼事?”景文一臉的不高興。

“我餓了!”慕霆延還是那句話。

我一怔,他們昨晚是沒吃飯?

“關我什麼事?”景文說完就關上了門。

等我們穿好衣服,起了牀,蓮叔才進來。

“蘇小姐…”

看他難以啓齒的樣子,我老臉一紅,感覺人家再怎麼說也是客人,我這麼做太不好了。

於是說:“我們正好要吃飯了,一起吧!”

蓮叔這才點點頭出去了。

等景文的飯做好,慕霆延和蓮叔也過來了。

給他們兩一人乘了一碗麪。

慕霆延吃過後,擦了擦嘴說:“湊合,就是…”

“謝謝蘇小姐,飯很好!”蓮叔怕他家少爺又說什麼難聽的話急忙打斷。

慕霆延也沒有再說什麼,傲慢又不拿自己當外人的坐在凳子上看電視。

我…

“你們不是來辦事的嗎?”我問。

“是啊!”慕霆延頭也不回的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