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了笑,正要爆發出陰力迎戰醉天師呢。

突然,他猛地一激靈,眉頭一下皺了起來,下意識地朝着島嶼的西南方向看去,驚駭道:“那妖怪,出來了麼?”

轟隆隆……

也就在白小鳳看向西南方的同時,那片陽光明媚的天空卻陡然昏暗下來。

緊跟着,漫天青幽幽的光芒鋪天蓋地的出現在昏暗的天穹上,妖異無比,佔據了半邊天空。

彷彿是雲團涌動一般,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漫天青光朝着這邊洶涌而來。 轟隆隆……

這一刻,天地俱靜。

島嶼西南方向,滿天青芒恍若雲團一般,鋪天蓋地洶涌而來,妖異無比。

一股恐怖的威壓,碾壓而來。

在場的衆人全都死靜下來,神情驚恐地看向西南方向被妖異青芒充斥的天穹。

所有人都感覺咽喉被一隻無形大手狠狠地掐住,完全說不出話了,甚至,有種強烈的窒息感。

這場面,儼然就跟好萊塢特效大片一般,無比震撼。

“這妖怪吃錯藥了不成?怎麼現在又出來了?”白小鳳摸着鼻子疑惑道,忽然,他眼珠子一轉,看向舞臺上的醉天師,古怪的笑了笑:“嘿嘿……青芒敝空,這妖怪夠強的,已經是青瞳妖怪了呢,不知道這酒鬼遭不遭得住?”

說完,他從挎包裏拿出了一張“隱氣符”貼在了身上,然後悄悄地走向了舞臺前的人羣,沒有被任何人發現,便輕易的站在了人羣之中。

嗯,吃瓜羣衆當的還是很標準的!

轟隆隆……

遠處,遮天蔽日的青芒席捲而來,恍若末日降臨,隨着青芒推近,天色也越發的昏暗起來。

呼……呼……

陰風,呼嘯。

充斥舞臺這方天地的黑色陰氣,此時就跟開鍋了一樣,劇烈翻涌着。

恐怖的威壓橫掃碾壓而來,飄在空中密密麻麻的鬼魂全都瑟瑟發抖,五官扭曲,有的膽子小的鬼魂,更是乾脆收斂起了魂火,一副不關老子事的架勢。

白小鳳站在人羣中,仰望着橫推而來的漫天青芒,那些青芒,赫然是青色妖氣。

妖怪的實力劃分和鬼魂一樣,但標誌卻是和殭屍一樣,都是通過眼睛,赤橙黃綠青藍紫七色眼睛。

除此之外,妖怪最大的特徵,便是妖氣的顏色變化,和眼睛的顏色一樣。

“嘖嘖……這妖怪,還真特娘夠勁呢!”

白小鳳摸着鼻子笑的越發燦爛了,目光緊盯着舞臺上的醉天師,眼睛緩緩眯了起來。

“嗯?!”

舞臺上,醉天師忽然哆嗦了一下,他感覺渾身的汗毛子都立了起來。

下意識地,他朝舞臺下方望去,只看到一張張無比驚恐的臉龐。

媽個雞!怎麼有種被覬覦的感覺?

“青,青瞳妖怪!”

也就在這時,舞臺上五個被馬長生請來的天師終於回過了神。

五個人站成一排,目瞪口呆地看着西南方向天穹上橫推而來的青色妖氣,同時顫抖了起來。

感受到那股恐怖的妖氣威壓,五個天師更是哭死的心都有了。

他們僅僅是三品天師,但對陰陽界的邪祟實力劃分還是很清楚的!

“青,青瞳妖怪?特麼的,這島上怎麼會有這麼一尊大神在?”

“完了!今天真的要完了啊!馬長生,你把我們害死了!”

替嫁謀愛:醫妻要離婚 “一個五品天師已經夠嚇人了,現在又突然冒出個青瞳大妖出來,要死了啊!”

……

隨着五個天師絕望咆哮起來。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神色驚恐,但,被那股威壓籠罩着,哪怕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可所有人愣是發不出半點聲音。

一個個呆若木雞的立在原地,瑟瑟發抖,五官更是不停地抽搐着,有的更是眼中泛起了淚光。

“怎,怎麼回事?”

馬長生慌忙的站了起來,驚駭地看着西南天空,打死他也想不到,自己開發的這島嶼上會有這麼恐怖的東西存在啊!

“青瞳大妖,這下麻煩了。”

話音剛落,一旁的華青月便是神情凝重,聲音都有些沙啞。

馬夏風急忙問華青月:“這妖怪,很厲害麼?”

“豈止是厲害!”華青月柳眉一挑,緊張道:“即便是我全盛時期,對上青瞳大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頓了頓,華青月怕馬夏風聽不懂,又解釋了一句:“我是五品天師,這個酒鬼天師也是五品,而這青瞳大妖,劃分等級的話,在妖怪中屬於第五級,但同級下,天師對大妖,天師被揍死的可能性更大!”

轟隆!

馬夏風如遭雷擊,嬌軀猛地顫抖了起來:“這麼說,豈不是沒得打了?”

華青月毫不猶豫地點點頭,深吸了一口氣,道:“但願這傢伙不是出來挑事的,或許,我可以用醫道世家傳人的身份請他退一步。”

在陰陽界,能被稱爲世家的勢力,已然是陰陽界金字塔巔峯的存在。

但凡擁有這個身份,即便是邪祟,也得忌憚幾分。

馬夏風暗鬆了一口氣,緊跟着又問道:“要是出來挑事的呢?”

華青月柳眉緊蹙着,仰頭看着天穹,呢喃道:“真是故意出來挑事的話,那今天的夜色就得提前涼涼了。”

“……”馬夏風。

他好方哦。

華青月這話,已經說得很明白了。

要是這大妖不是來挑事的,以華青月世家天二代的身份,估計還能談。

可要是真來挑事的話,那就是皮皮蝦坐火箭——皮上天了!

在場的人,誰都擋不住!

即便是面前這個牛比的不要不要的酒鬼天師也得被揍得涼涼!

不對,或許……師父能擋住呢?

忽然,馬夏風腦海中浮現一個念頭,緊跟着,他眼睛裏便是泛起了淚光,該死,師父,你到底在哪啊?

說好的裝比呢?

怎麼還不閃亮登場啊?

“跑!快跑!”

聽到華青月的話,馬長生此時不顧一切的對着臺下的衆人大喊起來。

這純粹就是沒得打,要是讓這妖怪趕過來,所有人就都變成砧板上的魚肉了!

跑!

快跑!

隨着馬長生的大喊,在場的所有人都反應過來。

即便在場的人在此之前,壓根就沒接觸到所謂的陰陽界,更沒見到過如此恐怖的大妖,他們還堅守着“無神論”和“唯物主義”,一切都崇尚科學。

可今天的所見,誰特麼能用科學來解釋?

見過渾身冒青光的人不?

見過漫天飄着的“人”不?

見過這尼瑪鋪天蓋地來的青光不?

死亡恐懼的威脅下,此時所有人都回過了神,甚至不管那些漫天飄着的鬼魂了,紛紛轉身想跑。

之前他們確實害怕這些鬼魂,可現在,特麼的沒看到這些鬼魂都被嚇得跟鵪鶉了麼?

然而。

轟!

沒等在場的人跑動一步呢,遮天蔽日的青色妖氣已經碾壓到了舞臺上空。

仿若大嶽一般,毫無徵兆的悍然鎮壓下來。

恐怖的威壓,如同無形大嶽,落在了在場所有人的肩頭之上。

砰砰砰……

一個個普通人此時毫無抵抗之地,恍若風吹麥苗一般,齊刷刷全都跪在了地上。

眨眼間,全場就只剩下華青月、馬夏風和醉天師、五個三品天師還站立着。

“噗!”

饒是華青月,也是一大口鮮血噴了出來。

一旁被華青月拽着沒有跪地的馬夏風登時急得都快哭了:“華娘娘,你特娘咋又噴血了?大姨媽也不帶這麼大量的吧?”

“……”華青月。

轟隆隆……

下一秒,漫天青芒中,滾雷聲巨響轟鳴。

緊跟着,一道渾厚如雷的聲音當空落下:“本座敖空,潛修於海三百年,方纔渡階之時,何人叨擾本座?有種,給本座站出來,一戰生死!”

這聲音,如同驚雷炸響。

在場的所有人全都被震得臉色煞白,耳膜子劇痛,滿臉死灰絕望,有的身子弱的更是嘴角流出了鮮血。

“完了,是真的來挑事的。”華青月臉色一沉,“這下沒得談了。”

馬夏風聽到華青月的話,害怕的體弱篩糠,他好想哭哦,華娘娘要不要說的這麼絕嘛,好歹考慮下我的感受啊。

“怪不得剛纔不出來呢,原來正好是在渡階青瞳的關鍵時刻呢。”

人羣中,白小鳳蹲在地上,一臉恍然。

旋即,他古怪的笑了笑,陰力一動,大聲喊道:“誰打擾你渡階?在場這麼多人,除了那個酒糟鼻子的臭道士五品天師,誰還有這個膽子?”

詭異的是,白小鳳這話雖然是大聲喊出。

但,因爲調動陰力的緣故,即便是他身邊的人也沒有察覺到是他喊出來的。

反而,聲音是從四面八方傳到舞臺之上的。 “……”醉天師。

mmp喲!

剛纔敖空大妖出現的時候,他一直沉默不語,也是因爲忌憚,畢竟,真和青瞳大妖死拼起來,他被錘死的可能性更大。

所以,沉默不語是最好的選擇。

他自持着五品天師的實力,只要不和這青瞳大妖起衝突,安全離開還是可能的。

青瞳大妖又不是傻子,無端端的情況下,也絕對不會和一個同階的天師死拼,即便拼死了對手,自己也得重傷。

可現在,誰特麼缺德屁股帶冒煙的啊?

簡直喪心病狂啊!

老子屁都沒放一個,一個特大號的屎盆子劈頭蓋臉就扣頭頂了啊!

在妖怪中,但凡進階,對妖怪而言,都是極其危險的時刻,無異於是鯉魚躍龍門,稍有差池便是魂飛魄散。

這青瞳大妖進階的時候,被人打擾,這可是不死不休的血仇啊!

這一記屎盆子扣下來,是逼着貧道和這青瞳大妖死拼呢?

下意識地,醉天師扭頭看向舞臺下,他很想找到那個亂扣屎盆子無恥之徒。

可剛纔那聲大喊,分明是調動陰力喊出來的。

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壓根就分不清到底是誰喊的啊!

是誰?!

與此同時,在場的所有人全都懵了。

完全下意識地,所有人都想找出剛纔喊話的人,可連醉天師這樣的五品天師都找不到,更何況是一羣普通人了。

娘希匹的!

反手就是一坑,真特娘刺激!

白小鳳蹲在人羣中,努力的讓自己蹲的更低點,頭埋的更狠點,嗯……反手就是一坑,深藏功與名。

一定要低調。

努力當個吃瓜羣衆看戲,簡直美滋滋。

隨着這聲大喊響起。

舞臺下的楚老和舞臺上的華青月、馬夏風同時神情激動起來。

他們,瞬間就聽出這聲音,赫然是白小鳳的!

旋即,華青月緊蹙的眉頭舒展開,彷彿家裏的小媳婦兒一下子有了頂樑柱似的,格外的心安。

他低聲對馬夏風說:“知道節奏了麼?”

馬夏風愣了一下,旋即反應過來,激動地搓了搓手,嘴角勾勒起一抹極其猥瑣的笑容。

而站在一旁的馬長生則是一臉懵比地看着華青月和馬夏風。

щшш⊙ ttκá n⊙ CΟ

他好氣哦。

馬家都快要被搞垮臺了,馬上就要死一片人了。

我親兒子還有心思笑出來?

這特麼該不會是地主家的傻兒子吧?

緊跟着,華青月一步上前,指着醉天師大喊:“好啊!你個牛鼻子老道,自持五品天師,橫行霸道,打擾青瞳大妖進階?簡直牛皮啊!”

正蛋疼着的醉天師虎軀一震,扭頭怒視着華青月:“混蛋,你是栽贓陷害!”

話音剛落,馬夏風彷彿早準備好似的,指着醉天師一頓二白眼翻着,怒斥道:“簡直厚顏無恥!在場這麼多人,就你一個五品天師,你剛纔還力壓全場,要殺我們所有人呢,不是你打擾這位大妖進階,難不成還是我咯?”

“你……”醉天師氣的渾身發抖,臉色漲紅,差點一口老血噴出來。

他又不傻,此時華青月和馬夏風跟着那句話附和,分明是要趁火打劫,硬推着他出去擋槍的!

這特麼絕對不能認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