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多麼可怕的一個世界!

陳伯倫聽到這裏,終於再次感受到了在末世裏,所接觸到那些可怕事實後的恐怖感。

畢竟,他如今已經很能明白:沒有什麼比一步一步親眼見證着全人類的消亡,更讓人絕望的。

他擡頭看着眼前的流浪漢,對方不知何時已經停止了哭泣。

此刻,那雙佈滿了絕望陰翳的眼神死死盯着他,神情已經有了兩分癲狂——

“你要記住我的名字。”

“你會記住我的名字的。”

“我是林月。”

“是毀了星環城的罪人。”

…………………………………………

…………………………………………

陳伯倫突然出現在周霜霜面前。

王者時刻 此刻的周霜霜早就已經淡定了,只自顧自的研究着手頭上的東西,一邊漫不經心問道:“這次……你看到了什麼?”

其實也根本用不着她問。

按照陳伯倫的習慣,他會在這短短的時間內,將所見的一切整合,然後二人資源共享,一起分析開元通寶的意圖,或者他們即將要面臨的困境。

雖說陳伯倫一開始瞧不上週霜霜已經的腦子,可沒奈何他手底下那羣蠢貨,還不一定比得上她呢!

沒得法了。

矮子裏面拔高子,最後還是隻能找上她。

…………………………………

場景轉換的太過迅速,陳伯倫站在原地,愣了足足有20秒才反應過來。

周霜霜在旁邊看着,不知爲何,突然信心大增——雖然陳伯倫的智商確實能夠碾壓她,可她的體能,也確確實實能夠碾壓對方呀!

這麼一想,感覺自信心都要膨脹了!

…………………………………

而陳伯倫回過神後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打電話叫來助理:“去找一個名叫林月的男人,尋找方向——在科研人員裏面。”

“然後,查清楚他的所有資料,不管是官方的科研人員還是在私人研究所,或者是獨立研究……只要是叫這個名字的,統統找出來。”

……………………………

周霜霜此刻在旁邊聽着,趕緊也跟着吩咐了一聲:“再找一個人,性別男,年齡不詳,姓氏不詳,或者沒有姓——只單名一個‘啓’。”

助理一下子苦了臉。

——如果說陳伯倫的要求雖然艱難了一點,但好歹畫出了大概的圈子,他們要做的,只是用系統篩選,然後把篩選的結果拿過來就行了。

可週霜霜這個是什麼要求?!!!

全華國有多大她不知道嗎?!

又有多少個重名的人?!

在這種情況下,找一個連姓氏都不清楚的人,怕不是要大海撈針哦!

……………………………

助理的表情太過痛苦,周霜霜沉吟片刻,重新說道:“是我給的概念太籠統了,不然這樣,你先把圈子劃定在帝都好了。”

——從帝都裏一步一步的排查,總要比之前那個計劃好的多吧。

而且周霜霜目前所見到的“熟人”,通通都是在帝都出現的,所以她纔想廣撒網。

——成與不成的,先試試纔有資格說話。

助理蔫蔫的應下了。

……………………………………

將事情吩咐好之後,二人便急急忙忙回到了書桌前,各自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全部都描述下來,以方便二人相互求證對比。

而這時,陳伯倫看着周霜霜突然說道:

“我們的計劃要重新修正一部分了。”

——陳伯倫經歷的那些世界,就以他的眼光來看,未來一次比一次更讓人絕望。

那麼,華國很可能也等不了多久了—— 周霜霜放下筆。

“怎麼修正?”

他們的原計劃,是依靠陳家和陸家老一輩的實力,努力說服上層——在空間通道“意外”發現後,他們要在初始探查結束後,由陸鋒儘量拿下後續權利。

——目前,還只處於洽談階段。

畢竟躍遷通道需要陳伯倫和周霜霜聯手開啓,陸鋒只是暫時做出了報告,後續計劃安排,包括如何從這上頭分一杯羹……纔是最難磨合的。

至於那些環伺外太空的垃圾外星人……

畢竟沒有親身接觸過,就目前陳伯倫得到的消息來說,他們雖然警惕,可並沒有全力以赴集中對付的意思。

——民生爲大,民心爲穩。

在人口基數龐大的華國,任何決策做出,都會牽扯出千千萬萬的人,一不小心就是大亂子。

所以,無論如何,他們都不能輕易做出決定。

………………………………

怎麼更改?

陳伯倫在經過星環城之後,已經有了新的想法。

“我們不能再這麼一心求穩了。”

“環伺外太空的那些東西既然能夠看到我們,必定也有能力探查我們的動作。”

“雖然按照他們如今還按兵不動的行爲,可以推測出他們並沒有探查清楚,但是任何行動,只要找到合適的切入點,進度都是會一日千里了。”

“之前我們的計劃中,爲了隱瞞你我的異常,我們有很大一部分心力都被分散……但是時間不能這樣浪費了。”

………………………………………

陳伯倫說出這番話,周霜霜愣住了。

半響,她咬了咬嘴脣——“你的意思是,我,或者我們,把能力暴露出來?”

艱難的掙扎後,周霜霜還是點頭:“可以。”

大不了……

大不了……

她咬着牙,一時心亂如麻。

但陳伯倫卻搖了搖頭:“不行。”

“不管什麼時候,不管是誰,將自己異於常人的一面暴露出來都是非常愚蠢的一件事——這樣做,除了把衆人的目光和心力都集中過來之外,沒有一點好處!”

他看着周霜霜,非常嚴厲的警告道。

周霜霜被他說的愣住了:“那你剛纔的意思是……”

她有點不懂了。

…………………………………

陳伯倫拉開抽屜:“我的實力相當穩定,華科院至今每年還都在給我發聘書和各種邀請函,所以,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把‘天才’的名頭,打造的更加響亮。”

“這樣,我們從天權星學到的那些東西,也能儘快的展示出來。”

他年輕時無聊,在華科院各部門輾轉過一段時間,也是那個時候,他的實力被所有人認可。

可惜的是他志不在此,後來又患了頭痛的毛病,這才調到行政部門進行休養。

但陳伯倫的性格,天生不受人管束,手段又高,各部門避之不及,反而叫他有了一言堂。

…………………………………

周霜霜眼睛一亮:“你的意思是,我也……?”

陳伯倫點點頭:“你前頭的履歷太過平凡,但是展現在閱微楊教授那裏的機械工程天賦是有目共睹的。”

“所以,儘管沒辦法將你包裝爲全能的科研工作者,可是按你如今的知識儲備量,專精機械工程對你來說,實至名歸。”

周霜霜這段時間的學習可不僅僅是死記硬背而已。

就算一份資料中她完全能理解的不過十之一二,但是知識,向來是積累的越多,理解能力越強的。

她如今的天資,除了陳伯倫,原本就不輸給任何人!

…………………………………

“所以,接下來,你要儘可能的多整合出咱們現有水平能打造的成果出來,科研工作者最直接的一點,就是憑實力說話!”

“你有了成果,那麼就擁有話語權。”

“然後有兩件事,是需要我們之後做的。”

“一是利用外星科技,咱們聯手打造‘躍遷通道’,徹底掩飾開元通寶的存在。”

至於開啓關閉之類的,只需陳伯倫說明躍遷通道每次開啓的艱難算法就行了——

外星技術,那些最複雜的往上拼湊,總能拖延很長一段時間的。

至於另外一件事……

“我記得天權星和熒惑星之間有個特殊的成像裝置,可以實時反饋兩邊情況……”

陳伯倫沉吟片刻:“爲了儘快奠定上層的決心,你要把那些相關資料都融匯貫通——我知道你做的到。”

周霜霜確實做得到。

那些五花八門的資料,她原本就很理解了。再加上這門技術並不算特別高端,藍星如今對清晰度也不做要求……

她點點頭:“明白了,三天後我會把需要的東西列出來。”

陳伯倫“唔”了一聲,接着問道:“你之前跟龍騰的薛城有聯繫對不對?”

“龍騰集團跟華科院合作打造了一棟科研樓,就在南郊軍分區中,下個月中即將投入使用,佔地面積是如今華科院的十倍……薛城是主負責人,你先跟他聯繫,稍後我會處理好其他的事情。”

“你想要做的,在那裏頭更便利一些。”

…………………………………

說到這裏,周霜霜不無遺憾的嘆口氣:“這麼一來當然好……可惜目前沒有可靠的助手,不然機械裝甲也可以投入研究了。”

陳伯倫沉吟片刻:“這個不急,之前軍部那邊不也在研究這個?等我把其他事情安排好,軍事研究院的人會直接抽調過來負責機械裝甲……你把數據準備好就行。”

周霜霜點點頭,想想頭頂的那些傢伙,也不由鬆了口氣。

“現在,咱們需要把那些背下的資料全部整合好——一旦你我實力奠定,那麼資料就可以分散給其他人了,這樣,才能保證最高的效率。”

………………………………

這一系列安排之下,周霜霜除了歎服,就只剩歎服了。

而這時,卻見陳伯倫從衣兜裏掏出了一瓶隔在眼熟的噴霧,對準自己的額頭噴了噴——

周霜霜眉心一跳!

而對方這時擡起頭來——“你應該很熟悉這個?”

他把玩着手中的瓶子,漫不經心的說道:“爲了保證足夠的效率,我在星環城裝載了第二大腦處理器。” “什麼?!”

周霜霜霍得站了起來。

“你瘋了嗎?!!”

此刻她看着依舊漫不經心的陳伯倫,彷彿看待一個瘋子。

“別激動。”

陳伯倫倒是相當冷靜:“首先,我並不是胚胎期裝載,所以身爲人的感覺,我還是有的。”

“其次,在大目標——即解決藍星危機不變的情況下,有東西約束我,更能讓我專注。不然,你以爲我之前爲什麼從華科院轉到行政方向?”

“無非是覺得無聊,耐性不夠罷了。”

陳伯倫有條有理的說着,周霜霜聽在耳中,不由升起一股荒謬的認同感——

好像……是這麼回事?

…………………………………

不不不!

她甩了甩頭:“你不要偷換概念。”

“處理器的確可以讓你的大腦發生變化,但是,這裏很多配套東西不全……就比如你手中的穩定劑,當腦部活躍度大幅度提升、並長時間處於巔峯狀態時,單獨只靠這個是根本沒有用的!”

“在內核過載的情況下,大批腦細胞會迅速死亡……你最後會淪落爲普通人,甚至比普通人智商更低!”

………………………………

周霜霜勉強壓抑怒火,此刻正艱難的搜尋記憶,想知道星環城的歷史中,究竟有沒有裝載之後取出……

但是……

沒有!

而且,還有個更可怕的可能。

倘若陳伯倫在處理器目標設置中,設置瞭解決藍星危機,那麼接下來,他的所有研究和策劃方向,都將只朝着這一個目標展開……

也就是說,爲達目的,他會不擇手段!

不擇手段的智者……恐怕最終帶來的,他們承受不起。

…………………………………

陳伯倫點點頭。

“嗯,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但是我在星環城中,並沒有真實的身體。”

哎?

周霜霜一愣。

“有一個載體,但僅僅是能被人看到,並不能呼吸,也沒有心跳……大約是根據我的要求,開元通寶複製出來的。”

可惜大約是能量不夠,這個身體的真實度,遠遠比不上週霜霜當時。

他這麼一說,周霜霜反而有些迷糊了:

“那你說的裝載處理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