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將行身後的龍鱗眾人看到道將行出手以後,全部愣住了。

一招,僅僅一招,就殺了青竹幫二十幾個人,這怎麼可能!這還能算人嗎?

不過再想,道將行可是龍鱗的鎮派之人,有這樣的身手,也還能夠解釋的通。 劉美熙她還在看火把,這個,我們就暫時不說了,葉黎她走得很慢,但是,也差不多快要到那個刀片的地方了,加油,只要再走一下,就到了,也不知道在看鞋子變成兩半之後,葉黎她會不會被嚇哭,或者是,害怕、恐懼,慶幸。

慶幸不是自己,只是自己的鞋子而已,但是,鞋子接下來是不能繼續穿了,這是絕對的,那麼葉黎她就只能一隻腳穿鞋子,一隻腳不穿,那她這算不算光腳的不怕穿鞋的,等等,她這應該是,比穿鞋的又要不怕一點,比光腳的。

比光腳的又要害怕一點,她只穿了一隻鞋子,但她不哭,但她堅強,等下,葉黎她好像還沒有到那個刀片的地方吧,是啊,這麼着急幹嘛,都已經想象好了,要是萬一人家不是這樣的呢,切,人家的想法,不要妄自猜想,也不要。

也不要去污衊別人,萬一別人不是這樣的呢,至少,現在還沒有到那裏,那麼情況就不一定,還是等她到那裏了再說吧,反正都已經等了這麼久,也不差這一下了是吧,大不了,現在就不說葉黎和劉美熙她們二人,先看看李肅他。

李肅他到底怎麼樣了,好像也很久沒有說他了,不過他還是老樣子,拿起衣服扔,然後撿,然後再扔,然後再撿,就是這樣,一直都是這樣,一直就是這樣,不過,李肅他已經到了,此時,李肅他伸出手去,想要將門打開,李肅他。

李肅他在這次任務中,真的是開了不少的門啊,這次,又是要開門了,看看他開門之後,到底會怎樣,會遇到什麼,李肅他可以說是,是第一個完成第二階段任務的任務參與者,秦風和程陌二人,他們二人都已經死了,要不然的。

要不然的話,如果他們二人隨便有一個人,像李肅他這樣的話,那麼第一就是他們二人中的其中一人了,還有就是,那個人,他也就不會死了,不管是秦風還是程陌,那也都是一條人命啊,當然,最好能是秦風,因爲他比程陌。

他比程陌要好一些,或者說,好很多,程陌他就是個壞人嘛,死不死的,無所謂,但是秦風他,他死得就有一點不值了,還有很多的不甘心,秦風他還年輕,好不容易能夠那個,可現在就這麼的死了,那他的家人呢,是啊,他。

他還有家人的啊,他的家人怎麼辦,也許秦風他還是獨生子,也二十歲了,他爸媽養他也不容易啊,可現在,說死就死了,還有沒有天理,魔王它還有沒有人性,對了,魔王它是沒有人性的,因爲它壓根都不是人,那麼人性二字。

人性二字又談何說起,抱歉,剛纔只是衝動了,才說出了魔王它到底還有沒有人性這樣的話,這樣白癡、二逼的話,燒雷,好了,本來是說,不說秦風和程陌他們二人了,但是現在突然又說到他們了,只是情緒來了,沒有別的。

沒有別的意思,如果大家能夠仔細想想,秦風他二十一歲,好像是二十一歲吧,姑且就當他是二十一歲,那麼他的爸媽,辛辛苦苦二十一年,換來的是什麼,是死不見屍,在任務世界裏死了,那麼屍體是絕對看不到的,這是真的。

雖然說,死是早晚要死的,但是秦風他二十一歲就死了,對他,對他的爸媽,那都是不公平的,將心比心,人心都是肉做的,任務參與者死在任務世界裏,這也是正常的事情,在任務世界裏死了,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這個。

這個不是什麼很奇怪的事情,但是,人命卻是真正的沒有了,秦風他是一條生命,甚至是,就連死了,他的家人都還不知道,哎,人生最痛苦的事情,算了算了,也罷,別把大家的心情都搞糟了,還是不說了,不繼續說下去了。

發誓,秦風和程陌二人,以後絕不再說,接下來繼續說說李肅、劉美熙還有葉黎他們三人,葉黎,她此時雖然說,還沒有到達那個刀片出現的位置,但是,只差一點點,接下來馬上就要出現鞋子變成兩半的一幕了,那個刀片,它。

它已經等了很久了,只怪葉黎她其實是走得太慢了,要不然的話,它早就出來了,它也好完成它的任務,不管任務參與者是生是死,但它總還是要出來一次,它出來的目的,主要還是將任務參與者殺死,如果實在是沒有的話。

那它的任務也算是完成了,魔王它也不會怎麼樣它,等等,它應該是沒有生命的,那麼它怕什麼,它又不會死,它也不會生,沒有生死的存在,它其實才是最厲害的,但是它也沒有神智,所以,它存在跟沒有存在沒有什麼區別。

終於,鞋子變成了兩半,該來的它還是會來,那麼,那個刀片它現在已經是出現了一次了,之後也就不會再出現了,葉黎她也就安全了,暫時的安全了,至少第二階段的任務,她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了,再走完最後的路,就完成了。

葉黎她也真的是“辛苦”了,走得那麼慢,也終於走到了,當那個刀片出現的時候,葉黎她還是忍不住嚇了一跳,是啊,那個快的刀片,如果是削到人的身上,那麼還不是一下就死了,所以,葉黎她才害怕啊,要不然她害怕什麼。

只是,那個刀片它是出現了,而葉黎她也是嚇得不輕,估計之後的路,也還是會一樣,走得很慢,是啊,真的是走得很慢,很慢,但是,至少她也是在走啊,她不像某一個人,都站那麼久了,可還是沒有動靜,彷彿是不打算走了。

不打算走了一樣,如果真的是不打算走了,那麼,也是不行的,李肅他找不到這裏來的,這已經是屬於劉美熙她一個人的空間了,要麼自己走出去,要麼死在這裏,要麼一直耗時間,但是,耗時間又有什麼用呢,到最後不還是。

不還是得出去,如果在此時,給劉美熙她安排兩隻恐怖的鬼魂,不知道能不能“助”她一腿之力,讓她“走”得。 道將行這邊是霸氣十足,另外一邊,其他的人也是勢如破竹,形勢幾乎成一邊倒。

秦穆然今晚親自上陣,可以說所向披靡。

他們來到的是青竹幫下的一家維納斯酒吧。

當秦穆然帶著一群人向著酒吧里走去的時候,守在門口的人也感覺到秦穆然的來者不善,立刻攔住了道:「這位先生,你是要?」

「我要砸場子!」

秦穆然停下腳步,看著守在門口的青竹幫幫眾說道。

「哈哈!你要砸場子?你是不是瘋了!知道這裡是哪裡嗎?這裡是青竹幫的地盤,你還想要砸我們的場子?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聽到秦穆然一本正經地說要來砸場子,頓時守在門口的幾人就笑了。

在中海這片區,誰不知道青竹幫是一流地下勢力,敢砸青竹幫的場子,這跟作死有什麼區別?

「是嗎?」

秦穆然嘴角微微上揚,當即一腳便是揣在了還在大笑的那人身上。

這一腳,力道著實不輕,直接就是將那人給踹飛了出去,撞在了維納斯酒吧的大門上。

脆弱的玻璃大門根本就承受不住如此強大的衝擊,頓時便是破碎了。

「不好!真的是來砸場子的!快,去通知馬哥!」

另外一人見勢不妙,立刻對著身旁的人說道。

「是!」

看到這一幕,他們都知道真的有人不怕死的來砸場子了,一個個臉上露出凶煞之氣。

剛才大意讓秦穆然打飛了一個人,現在,他還想要逞凶就沒有那麼容易了!

敢砸維納斯酒吧,今天不留下四肢,就別想這件事能夠善了!

「小子,你真的不怕死,今天,不廢了你,還真以為我們青竹幫好欺負?」

說完,那人便是迅速從腰后掏出了一把手槍。

黑漆漆的槍口對準了秦穆然,臉上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

「給我跪下!」

那人囂張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可是,他的話音剛落,便是感覺自己持槍的手臂突然一涼。下一刻,剛剛還在手上的槍已經掉落在地上,手槍上赫然還殘留著斷掉的手掌!

「啊!」

劇烈的疼痛從手臂斷裂處傳來,讓他不敢相信這一切是真的,但是那股刻骨銘心的疼痛,直接讓他疼昏過去了。

「殺!」

秦穆然率先沖了進去,此時,維納斯酒吧也因為剛才飛進來的青竹幫幫眾讓眾人驚慌,一個個私下逃竄,等秦穆然殺了進來的時候,已經跑的差不多了。

「哪個不開眼的,敢來砸我馬爺的場子!兄弟們,給我把四周的門都關起來!」

剛剛去叫人的回來,還帶著一個長相粗獷的男人,他手中拿著一把開山刀,殺氣騰騰地看向了秦穆然,「小子,有點本事,竟然敢來砸我青竹幫的場子!現在跪下認錯,馬爺我饒你一條狗命!」

馬上風揮舞著開山刀,很是霸氣地看著秦穆然說道。

「我要是不呢?」

秦穆然笑了笑,全然不將馬上風的威脅放在眼中。

「好膽,那今天馬爺就讓你看看馬王爺有幾隻眼!」

說完,馬上風的眼中閃過一抹殺氣。

手中的開山刀一揮,道:「給我打!」

頓時,從幽暗的燈光之中竄出了將近一百號的人!

維納斯酒吧是青竹幫名下比較重要的一個場子,所以這裡也是聚集了不少青竹幫的人馬!

「轟!」

秦穆然一拳轟出,率先向著他衝過來的人便是被擊飛了出去,同時秦穆然順勢奪過那人手中的鐵棍,整個人身上的殺氣瞬間瀰漫了出來。

「殺!」

看到秦穆然被圍攻,龍鱗的一群人正要衝上去,可是卻是被陳龍給攔了下來。

「不用去了,站這裡看著,準備一會兒燒了場子!」

陳龍攔住一個正要衝上去幫秦穆然的愣頭青,道。

「啊?龍哥,然哥,正在被人打啊!我們不得上去幫忙嗎?」

那個愣頭青顯然沒有見到過秦穆然出手,頓時為難地說道。

「然哥被這群傢伙打?我說小李,你是沒見過然哥出手,這群人連他的衣服都碰不到,還打然哥?你看著就好了!」

陳龍搖了搖頭,苦笑道。

那個愣頭青看到陳龍這個樣子,有些不信,將目光看向了秦穆然。

此時不過才幾秒,一百來號人已經少了一片!

「這……」

那個愣頭青的龍鱗幫眾瞪大了眼睛盯著秦穆然。

秦穆然手持鐵棍,一棍子揮舞而下,打的空氣都是呼呼作響,那滾滾氣勢帶著無上的神威朝著近前的一人落了下去。

一棍子落在那人的腦袋上面,那人的腦袋就好似熟透的西瓜,直接開裂下來!

「嘶……」

看到秦穆然出手,那個愣頭青的龍鱗精銳倒吸兩口冷氣。

一棍子就把人的腦袋給硬生生打爆了,這得多大的力量啊!

難怪人人都說秦穆然才是龍鱗真正的第一高手,現在那人完全相信了。

秦穆然的速度很快,亂棍狂舞,一百來號人基本上無一生還,全部倒在了地上,一命嗚呼。

「馬哥是吧,下面到你了!」

秦穆然將手中的鐵棍指向了剛才還囂張不可一世的馬上風,後者嚇得全身哆嗦了一下。

此時的他哪裡還有剛才的囂張氣焰啊!這都什麼怪物妖孽啊!

一棍子就弄死一個人,殺人就跟切豆腐似的,雖然他們手中多多少少都有人命,可是殺個人也不會像秦穆然這樣淡定啊!

這得殺過多少人才能夠如此的冷漠啊!

足足一百多號人就這麼沒了?

「大哥!我投降!我投降!不要殺我!」

馬上風直接扔掉了手中的開山刀,雙腿跪在地上,求饒道。

「呵呵,現在投降?晚了!剛才你不是要讓我知道馬王爺有幾隻眼睛嗎?現在我告訴你!三隻!去死吧!」

秦穆然對於馬上風這種人最是看不起,這是因為自己現在震懾住了他,要是饒了他的話,不知道他會不會背後捅你一刀,對於這種人,不值得任何的同情。

「嗖!」

秦穆然手臂一震,手中的鐵棍有如離弦的弓箭,破空而出,直接便是刺穿馬上風的身體,馬上風正要磕頭的身軀一愣,隨後不甘地向後倒了下去,一命嗚呼。

「放火!」

秦穆然轉身,眼神之中沒有一絲的波瀾,似乎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

今天,青竹幫必滅!誰也阻擋不了! 讓她“走”得快一點,如果這都還不能的話,那麼就真的是,沒辦法了,連鬼都不怕了,那麼她還怕什麼,對了,爲什麼劉美熙她一直要看着牆壁上的火把,到底是什麼原因,難道真的只是因爲她喜歡嗎,因爲她感覺到溫暖嗎。

不不不,事情絕對沒有這麼簡單,劉美熙她人聰明,又膽子大,還會武術,不說別的,就說說葉黎,劉美熙她比葉黎,比葉黎還是要強一些吧,那麼竟然葉黎她都不害怕,都想到生路了,劉美熙她怎麼可能會比葉黎害怕,會比葉黎。

會比葉黎膽小,會比葉黎她差,葉黎她可以想到生路,那麼劉美熙她也一樣可以,生路而已,都看到秦風是怎麼死的了,都已經清清楚楚的看到秦風他是怎麼死的了,那麼,生路可想而知,當然是那個刀片,危險就是那個刀片。

所以,要躲避那個刀片,只要躲避了那個刀片,那麼劉美熙她也就安全了,是的,到目前爲止,李肅他已經成功的躲避了那個刀片,葉黎她也是一樣,她也成功的躲避了那個刀片,所以,現在也就劉美熙她一個人,她一個人沒有。

沒有躲避那個刀片了,當然,她如果一直站着不動的話,那麼她就永遠都別想躲避那個刀片,也別想再回到原來的世界,牆壁上的火把,就真的有那麼好看,以至於讓劉美熙她,讓她看這麼久,那奇怪的是,之前程陌、李肅等人。

他們怎麼沒有看這麼久,好像就是看一眼就過了,知道牆壁上有火把而已,並且,李肅他也知道,這裏是沒有鬼魂的,也是沒有邪物的,唯一的危險,就是那個刀片,當然,它是一個很大很大的刀片,不是那個小刀片,不是。

不是大家給藍花一現寄的那種刀片,它而是很大很大的,彷彿是放大了很多倍的那種,並且它出現的速度,真的是快得離譜,一眨眼都不用,它就出現然後又消失了,最後來看,人,任務參與者,卻是變成了兩半,死得不能再。

不能再死了,這是真的,不信大家可以試試看,當然咯,大家還是不要試了,要不然的話,不管保證,大家還能不能有命來繼續看文,俗話說:好奇害死貓,但同樣的是,也害死人,一條生命,在佛的面前,它都是平等的,這個。

這個貓,它也是有靈性的,就好像九命怪貓,它都已經快要渡劫了,等渡劫成功之後,也許它也可以變成“人樣”,不知道九命怪貓它變成人樣之後,會是什麼樣子,它是男是女,會不會是一個大美女呢,貓靈大美女,估計也。

也很漂亮吧,會不會有尾巴,這個就不知道了,但希望它不要是男的,因爲,如果是男的的話,那麼多沒意思,相信大家就是想看看,看看它變成人樣之後,是不是大美女,大長腿,細腰,然後耳朵和人不一樣,也許還有尾巴。

是不是,有沒有說對,大家是不是很想看,是不是很期待九命怪貓它渡劫成功之後,化爲人身,不過到那時候,它的力量,也會很大,不知道李肅能不能鬥得過它,也許能吧,但也有可能,有點困難,因爲李肅他喜歡仁慈,或者。

或者說,心慈手軟,到那時候,李肅他絕對不會使用全力,所以,九命怪貓它勝利的可能性還大一點,不過,九命怪貓它,它心中也有善念,所以,相信他們一人一貓,應該是永遠都不可能決鬥的,不可能的,九命怪貓它救過。

它救過李肅,而李肅如果又幫它渡劫的話,那麼,一人一貓之間的感情,就非常深刻了,都是過命之交,幫的不是一點點小事情,而是生命大事,所以,李肅他根本就不會和九命怪貓決鬥,大不了他直接死了得了,他反正不怕死嘛。

就是,如果是那種情況的話,李肅就爲難了,就是,如果九命怪貓它要一直殺人的話,那麼李肅該怎麼辦,能怎麼辦,是應該如何,大家說,對不對,如果是這種情況的話,那麼李肅他也是沒有辦法的,只希望,這樣的劇情,它。

它不要發生,不要發生在這裏,任務世界本來就已經夠任務參與者們玩的了,那麼,如果還來一隻九命怪貓的話,就真的是,雪中送屎了,而不是送炭,只會讓任務參與者們更加的可憐,死的人數更多,甚至是,李肅他也可能會。

可能會死,九命怪貓的力量很強,李肅還真的不一定能鬥贏它,要知道,在從前的時候,可是一百個道士合起來,纔將一隻九命怪貓給消滅掉,而道士的死傷,也是非常的慘重,九命怪貓,聽名字也知道,它是有九條命的,那麼。

那麼大家可能只知道,它是有九條命而已,但不知道它爲什麼有九條命,和它的每一條命,到底會是怎樣的,這個,大家可能都不清楚,但是,暫時某人也不打算說,等到下一章的時候再說,先吊一下大家的胃口,然後在下一章的。

下一章的時候,和一一的告訴大家,九命怪貓,之前介紹它,也不是很多,主要就是這個什麼鬼任務世界,耽擱了太多的時間,李肅等人到現在都還一直沒有完成任務,等完成任務了,也要說一次九命怪貓它是如何渡劫的了,到底。

到底在渡劫的時候,九命怪貓它會遇到些什麼,李肅又該如何去幫助它,這是之後都會說的,那麼現在,還是先看看任務世界裏的情況,劉美熙,她真的是可以,這麼長時間了,她仍然是一動不動,眼睛就一直看着牆壁上的火把。

而葉黎她,她的一隻腳的鞋子,是已經不能再穿了,但是,她真的沒有哭,這是真的,千真萬確,並且,她還“堅強”的一直在往前走,這樣看來,葉黎她倒是比劉美熙好多了,劉美熙她都不動的,而葉黎,她鞋子都少了一隻。

卻還是一直在堅持,雖然走得並不快,但是,貴在堅持了,不像劉美熙她,看個火把都能看成那個樣子,哎,服了。 今天晚上,大雪紛飛,正是龍鱗出動正名的最好時候。

今天晚上,註定是地下世界動亂的一晚,從此,青竹幫註定要在中海成為歷史!

連你們的幫主都已經是龍鱗的人了,更何況是其他的呢?

龍鱗的各個隊伍,由龍鱗的一干強者領隊,高歌猛進,基本上勢不可擋!

即便有的地方有不少的高手,可是在道將行,白羽這樣的絕世強者面前,不堪一擊,幾乎都是一個照面就已經解決。

而雷凱,曲天馳他們也是摧枯拉朽,久經沙場的他們更是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就是石破天驚!

幾方人馬風雪之中趕路,齊齊向著青竹幫的總部殺了過去。

秦穆然等人的舉動,很快便是驚動了中海的各大地下勢力。

他們怎麼都沒有想到,秦穆然他們會在這個「掃黑除惡」的風口浪尖上激流勇進,這是要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啊!

只不過,他們更加想不到,秦穆然早就已經跟龍天正通過氣了,這是龍鱗的一個絕好時機,想要成為中海的第三大勢力,務必要趁你病要你命!

瘦死的駱駝比馬大,青竹幫能夠成為一流勢力也不是等閑之輩,即便蘇青竹已經站在了他們這邊,依舊不夠!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所以想要勝利,機會也只有一次,絕對不能夠給青竹幫喘息的機會!

「混蛋!你說什麼!龍鱗對青竹幫出手了!幾個場子都沒了!」

另一邊,許子顏剛剛洗好澡準備睡覺,他的電話便是響了,耳邊傳來了如此驚人的消息。

「廢物!都是一群廢物!我們許家養你們有什麼用!」

許子顏近乎嘶吼出來。

「大少爺!是我們沒用!」

對面傳來了認錯的態度。

「哼!派出家族裡的幾個宗師過去吧!青竹幫是我許家多年的心血,不能夠就這麼便宜了龍鱗!」

許子顏聽到對面的態度,這才稍微緩和了下心情,道。

「是!」

說完,許子顏便是掛斷了電話。

拿著手機,許子顏額頭前的劉海尚未擦乾,還滴著水珠,但是此時他的一雙眼睛卻是充滿了陰狠。

腦海里思緒萬千,哪怕是許子顏也猜不到為什麼龍鱗會在這個時候對青竹幫發難。

難道是他們知道了自己讓陳波去青竹幫奪權的事情了?他們知道青竹幫內訌了?

許子顏越想越不對勁,連忙撥打了陳波的電話過去。

可是此時陳波早就已經死了,哪裡會接他的電話,電話打過去一直都是顯示的忙音。

「一到關鍵的時候就開始掉鏈子!」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