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林萌,你在這兒等楊大師,我去看看。”我朝着林萌喊了一聲,這次也不管她答應不答應,直接朝着實驗樓跑了過去。

沒想到我剛進入實驗樓,就看到林萌已經跟在了我的身邊。

既然已經進來了,我也不在多說,直接就帶着她去了電梯那邊。上次我和羊駝子進來遇見異樣的地方,就是在十二樓和十三樓,所以我猜測糖糖進來之後,很有可能也會在十二樓和十三樓。

當年財經學院實驗樓出事兒的樓層,就是在十二樓。所以,我們這次還是選擇了先到十二樓去看看。

所有的教室裏面都坐滿了學生,從頭走到尾,幾十間教室逐一看過去,花費了很長時間,可是根本就找不到糖糖的影子。還好跟着林萌一起過來的,她在很多的教室裏面都有熟人,所以直接就帶着我進教室去跟那些熟人打招呼,她打招呼的時候,我就在旁邊找人。

把十二樓的所有教室全部找了一遍之後,我們又上到十三樓,還是依舊沒有任何糖糖的影子。

“怎麼樣,還沒有咱們就繼續往找,咱們才找了兩層樓而已。”林萌朝着我說道。林萌一直認爲,糖糖如果是被人帶過來的,肯定不可能來這些教室,因爲這些教室裏所有座位都有人佔着的。

我搖了搖頭,當然知道林萌不會在這些教室,我要找的是之前和羊駝子來的那些教室,比如1288這樣的在這兒根本看不見的教室。

兩層教室都轉了一圈之後,楊老爺子電話打了過來,他已經到了財經學院的門外。聽到這話之後,我臉色也是一喜,立刻帶着林萌朝着電梯那邊跑了過去,有楊老爺子在的話,找人會更加輕鬆。

可是剛剛到了電梯口,我就聽到一聲慘叫從樓上傳出來,很像是糖糖的聲音。

聽到這個聲音之後,我立刻朝樓上十四層跑了上去,但是上來之後跑了一大圈,什麼都沒有發現。

“葉子,你跑什麼呢?”林萌氣喘吁吁的跟在我身後,朝着我問道。

“你剛纔沒聽見嗎,糖糖的聲音?”我也有些好奇,剛纔那個聲音挺大的,我和她站在一起,我都聽到了,她怎麼可能聽不見?

“什麼聲音啊,根本就沒有啊。”林萌還是一臉疑惑的看着我。

“林萌,你先去學校門口找楊老爺子,待會兒直接帶到實驗樓這邊來,我在這兒等你們。”到了電梯口之後,我並沒有下去,而是讓林萌去接楊老爺子。剛纔的聲音我聽的真真切切,肯定有哪兒出了問題,現在我必須得趕緊找找。

而且,剛纔聽到的是糖糖的慘叫聲,說不定遇見了什麼意外,現在必須得趕緊找到糖糖才行。

在林萌離開之後,我再一次開始四處尋找了起來,目標依舊是這三層樓。

忽然想起來,之前我和羊駝子進入實驗樓的時候,在其中一個窗口陷入了幻境當中,或者說進入了另外一個空間當中,說不定現在到那兒還能夠進入那層空間。

婚色撩人:囂張逃妻太惹火 想到這兒之後,我立刻朝着那個窗口跑了過去。順着窗口,往外看去,看到的正好是湖心島那個方向。這次,我終於體會到了劉師傅說的那種情況。我再一次看到了湖心島的那個女孩兒被標槍從後背刺入的那一幕,而那個女孩兒擡頭朝着我這邊看了過來,眼神十分的複雜,好像再朝我求救。

剛回過頭,就發現身邊整個環境都變得不太一樣了。剛纔還是中午時分,光線比較強,而現在看過去,就好像到了黃昏時候,太陽快要落山,甚至身邊的色彩都變得淡了很多。

更重要的是,我又看到了那熟悉的教室編號,1378,我敢肯定自己進入了幻境,或者是在另外一層空間。

想到這兒之後,我立刻大聲喊糖糖的名字。沒想到,剛喊了一聲,就聽到了糖糖的迴應:“我在這兒,快來救我,啊……”

最後一聲,非常的尖銳,就好像正在深受折磨。

聽到這回應之後,我整個人先是一驚,然後立刻朝着聲音傳來的方向跑去。但是跑過去之後才發現,聲音竟然是從樓下傳來的。之前我和羊駝子來這邊的時候,找過很多次,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樓梯。

所以現在對於我來說,最重要的是趕緊找到去往樓下的路,不然的話想要救出糖糖根本就不可能。 「有什麼問題嗎?」蘇紫影開口問道。

「沒問題,我就是隨便看看……」樂天將手上的報告放下來。

蘇紫影打量著樂天,這個傢伙能和自己的姐姐有關係?打死她也不信,看這個男人這幅邋遢的樣子……

「你叫蘇紫影?」樂天問。

蘇紫影點點頭。

「你真的是蘇紫萱的妹妹?雙胞胎?為什麼蘇紫萱從來沒和我提起過?」樂天奇怪的問。

「那你該去問我姐啊,我只比她晚出來一秒鐘……」蘇紫影回答。

樂天挑了挑眉。

「對了,剛剛和你握手,我發現你的手涼的很……現在都是夏天了,你一直都是手腳冰涼的嗎?」他很隨意的問道。

蘇紫影點點頭。

「我習慣了,沒什麼大事。」她說道。

她微微低下頭,可就是這麼一個小動作就讓樂天看出了一點奇怪的地方。

「手給我。」樂天說道。

這個蘇紫影和蘇紫萱實在太像了,樂天不由自主就把蘇紫影當成了蘇紫萱,所以說話的語氣就和平時沒什麼區別了。

蘇紫影微微一愣,沒動。

「趕緊的……」

樂天不由分說抓起蘇紫影的小手,蘇紫影驚訝的看著樂天,這傢伙還真把自己當成人畜無害的了?

樂天細細的看著蘇紫影的掌紋,他還真的是愣了一下,這樣奇怪的掌紋居然被自己見到了?

「鬆開!」

蘇紫影的聲音冷極了。

「什麼?」

樂天沒聽清,他還在仔細的看著蘇紫影這奇怪到了極點的掌紋,這居然是一副伴生掌紋,這也太奇怪了……

「我讓你鬆開手,你沒聽見嗎?」

蘇紫影突然暴起,她反手抓住了樂天的手腕,然後一個轉身,腰腹用力……

「卧槽!」

樂天驚呼一聲,他就感覺天旋地轉,自己直接來了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迴旋然後重重的拍到了地上!

樂天一下就癱了,他感覺自己的腰都要斷了,直接起不了身了……

蘇紫影看著樂天毫無反抗能力的樣子,她哼了一聲,拿出電話給姐姐打了過去。

「喂?紫影啊……今天怎麼這麼晚了想起給我打電話了?」

蘇紫萱的聲音傳出手機。

「姐,你和一個叫樂天的是什麼關係?」蘇紫影皺眉問道。

「啊?他是我們局裡的顧問……」蘇紫萱一愣。

自己的妹妹怎麼會問起樂天?難道他們見過了?

「我說的是私人關係……」蘇紫影哼了一聲。

「私人關係?呃……」蘇紫萱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是你賜我的星光 她看了看自己的四周,別墅已經被她裝飾的非常像是一個家了,除了裡面少一個男女主人之外,其餘的就非常完美了。

「他是你的男人?」蘇紫影發現蘇紫萱的猶豫,她驚訝的問。

「呃,我們的關係的確還可以……也勉強算是男女朋友吧,不過我們都沒有捅破這層關係!」蘇紫萱微紅著臉說道。

蘇紫影倒吸了一口冷氣。

「怎麼了?為什麼突然問起樂天?你們是不是見過了?我可提醒你啊……這個傢伙是個非常奇怪的奇葩,他如果有什麼你不理解的舉動,你可不要驚訝!」蘇紫萱提醒道。

蘇紫影無語。

「姐……我……我已經將他打了!而且還打的不輕……」她弱弱地說道。

「什麼?怎麼了?為什麼打他?」蘇紫萱一愣。

「他……他不由分說就來拉我的手,還說什麼給我看手相,捏的我的手生疼的,我以為他在非禮我……」蘇紫影解釋道。

「你呀你……樂天現在人怎麼樣了?」蘇紫萱急忙問道。

「唔……還會動,還沒死。」蘇紫影回答。

「你可把我人給我看好了,我告訴你……樂天曾經拚死救過我三次命!看在你姐姐我的份上,你可別把他打死了!」蘇紫萱叮囑道。

「我知道了……他人沒事,就是被我摔了一下。」蘇紫影急忙說道。

「樂天人在哪?讓他接電話。」蘇紫萱說道。

蘇紫萱「哦」了一聲,她走到樂天的面前,蹲下身。

樂天嚇了一跳,他剛要掙紮起身,卻發現自己的腰動不了了,腰閃了……

「卧槽!你別過來!」他吼道。

「我姐的電話。」蘇紫影說道。

樂天一把搶過電話。

「老婆救命啊……你妹妹要謀殺她親姐夫!」他對著電話就喊。

蘇紫影無語,怪不得姐姐說這個男人是個奇葩,這還真的是挺奇葩的。

「你胡說什麼吶! 追捕寶貝妻:獨家佔愛 在我妹妹面前也口無遮攔……」蘇紫萱也是無奈了。

「你什麼時候來接我?我在這東海市煩死了!」樂天急忙說道。

「我本來想今天去接你的,可是突然出了個案子,我一時走不開,你再堅持堅持,讓我妹妹照顧你。」蘇紫萱說道。

電話的聲音不小,蘇紫影在一旁聽得清清楚楚。

「你妹妹?我什麼時候死在她的手裡都說不定……這把我摔的,我腰都斷了。」樂天告狀。

蘇紫影無語。

「行了!我還不知道你?你好好在那呆著……我忙完了就去接你。」蘇紫萱說道。

樂天無奈,只能答應了。

他的身上畢竟和十幾條人命有關,不能自行離開,只能由山海市警局將人帶走,所以樂天只能在這等著。

說起來他現在的情況有點像是被監視狀態。

電話還給了蘇紫影。

「姐……」蘇紫影喊了一聲。

「別再打人啊,你現在還不知道樂天的厲害……這個人是有真本事的,如果你有事要他幫忙儘管開口,看在我的面子上,他會幫你的。」蘇紫萱提醒道。

「哦。」 只寵棄妃 蘇紫影點點頭。

就這個慫貨能幫自己什麼忙?

掛上了電話,蘇紫影看了看樂天。

「別裝了,趕緊起來……」她哼了一聲。

「我起個屁!我的腰都斷了……」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蘇紫影看了看,也只好伸手將樂天扶了起來,沒想到樂天還真的傷得挺嚴重的,關鍵就是這一下樂天毫無防備,結結實實的被摔了一下,也就是樂天罷了,換一個男人估計能直接被摔死…… 庄哲在自己的辦公室里等了好久也不見樂天回來找自己,他有點疑惑!

仔細地想了想,庄哲還是決定親自過來看看,可等他來到法醫室,裡面居然空無一人!

「人呢?」他問後勤的小女警。

今日警局裡的人都在加班,因為這一次抓的人太多了。

「什麼人?」小女警奇怪的看著庄哲。

「蘇紫影呢?」庄哲問。

「哦,你說的是蘇法醫啊,她扶著一個男人離開了,看方向是去了宿舍!」小女警回答。

「什麼?扶著一個男人?」庄哲一愣。

難道樂天和蘇紫影打起來了?

「是啊,那個男人還在不斷的叫喚腰疼……看起來像是閃了腰。」小女警回答。

庄哲吸了口冷氣。

他急忙拿出電話給蘇紫影打了過去。

電話接通了。

「紫影你把樂天帶到哪了?我可提醒你……樂天是我們重要的客人,你絕不能傷了他!」庄哲嚴肅地說道。

「庄隊……你說晚了。」蘇紫影的聲音傳出來。

庄哲嚇了一跳。

「樂天怎麼了?」他急忙問道。

這可是人家山海市的寶貝,就連山海市的局長都親自打電話過來了,要求東海市務必要保證樂天的安全,這要是傷了……自己可沒法解釋。

「沒事,他摔了一下,問題不大……我給他做一個推拿就好了。」蘇紫影說道。

「好!明天一早我就看到生龍活虎的樂天站在我面前!」庄哲掛上了電話。

蘇紫影看了看手機,這平白無故的自己這是做了什麼孽了?

你把人帶到我這裡,結果出了事還要我負責……

「你是自己脫衣服還是我幫你脫?」蘇紫影看著樂天哼了一聲。

樂天一愣。

「你幹嘛?我警告你……你姐姐都沒有得到我的身體,你想都別想!」他鄭重警告道。

蘇紫影瞪著樂天,她感覺自己的怒氣值在快速的上升。

樂天看著這個女人轉身走進了浴室,他長長的吐了口氣,現在的女人這都是怎麼了?剛剛見面才幾分鐘,這就想讓自己脫衣服了?

這也太不矜持了吧……

蘇紫影試了試浴室的水溫,她的宿舍是單人宿舍,裡面有獨立的浴室。

樂天看著蘇紫影又走了出來。

這個女人和蘇紫萱還是有區別的,蘇紫萱的性子大大咧咧,有女漢子的潛質,這個女人很冷漠,也可能是從事以職業有關,讓她對什麼都冷冷淡淡的。

「你幹嘛?」樂天問。

「讓你泡個熱水澡。」蘇紫影回答。

她不由分說開始扒樂天的衣服,樂天儘力抵擋,可是他的腰還是非常的麻木,這讓他根本不是這個女人的對手。

無奈之下他只好選擇守護著自己的重要部位。

「你幹嘛?」蘇紫影看著樂天。

「你幹嘛!」樂天瞪著這個女人。

「脫衣服啊!你不脫衣服怎麼洗澡?你的腰剛剛受損,如果現在泡一下熱水,我再給你揉一揉很快就恢復了。」蘇紫影說道。

「泡澡就泡澡……幹嘛要脫我內褲!」樂天哼了一聲。

蘇紫影挑了挑眉。

「你脫不脫!」她嚴肅地警告。

總裁的天價契約 樂天的腦袋搖的像是撥楞鼓。

「反對無效!」

蘇紫影強行扒掉了樂天的褲衩,然後拖著樂天來到了浴室。

「輕點輕點……你這個女人怎麼一點人性都沒有!我這腰已經受傷了,你居然還這麼用力!你不就是想看看男人是什麼樣的嗎?行……我讓你看個夠!反正你現在占的是你姐的便宜。」樂天叫道。

「你閉嘴!」蘇紫影呵斥道。

「你憑什麼閉嘴!你管天管地還能管的著我拉屎放屁?」樂天依舊在叫囂。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