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就沖這點,周政想要幫幫總裁,想要幫他爭取傅南初!

至於Eric,周政沒有調查出來他的背景,想必根本不值一提。

正想著後續計劃,簡梓佑一個電話打過來。

「總裁,我是周政,有什麼事需要吩咐?」

「國外的事已經協商完成,馬上我就登機,今晚十點抵達機場,你來接機。」

「好的,沒有問題。」

周政微微頷首,對他滿是尊重。

等到掛斷電話,周政滑動通訊錄,找到傅南初手機號碼,直接撥打過去。

「我是周政。」

「你好,我記得你,你是簡梓佑的特助,怎麼你會聯繫我呢?」

南初捧著番茄味薯片,一邊看著電視,一邊開口詢問。

「記得你與我們總裁之間有個約定,說要一起吃飯,今晚如何?」

「當然沒有問題,我去哪裡找他?」

「地址,稍後我會通過簡訊發送過來。」

「今晚九點,我們不見不散。」

周政說完掛斷電話,開始安排後續計劃。

等到晚上八點,南初開始挑選衣服,化上淡妝打車出門。

坐在計程車上面,南初無聊滑動手機,視線掃過通訊錄里老公這個昵稱。

不想細想,她就明白一定又是某個幼稚男人,趁她沒有注意做的好事。

今晚要和簡梓佑見面的事,用不用和他說一聲?

這個想法一冒出來,南初立刻搖頭,這個傢伙算是她的什麼,憑什麼她的行蹤還要報告給他?

不知不覺間,汽車已經抵達約定地點——寰球酒店。

付過車錢,南初來到前台說出自己名字,侍者立刻帶她前往包間。

推開包間的門,南初沒有看到簡梓佑身影,只有周政站在窗邊。

「周政特助,你好。」

「怎麼沒有見到簡先生?」

聽到悅耳女聲,周政回頭,沖她微微頷首。

「總裁之前都在國外處理事務,今晚十點抵達機場,稍後我會過去接他。」

「原來這樣,那他肯定很累,怎麼定在今晚,其實明天也是可以。」

「可是,總裁剛回帝都就能見你,一定非常高興。」

周政說出這話時候,眸中閃過一抹算計的光。

只是南初一直都在打量附近環境,根本沒有注意。

「對了,一路匆匆過來,你不覺得渴嗎?」

「不用,簡先生還沒到這,我先動嘴實在不合規矩。」

「不喝就是不給面子,只是口水而已,先生不會在意。」

周政說完,強制就將一杯溫水遞到南初面前。

南初第一反應只是以為周政這人十分熱情。

感覺不能推脫,南初喝下一口溫水,她才感覺不對。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她的記憶之中沒有學過醫術,但是此刻她就能夠輕易分辨出來,這杯水有問題!

將水含在口中,南初抬眸狐疑打量周政一眼,周政目光灼灼,正在緊緊盯著她看。

這種情況,如果不將溫水咽下,極有可能被他察覺,反而更加容易吃虧。

南初還不明白周政究竟想對自己做出什麼事情,但是目前最要緊的就是粉飾太平,之後找出機會逃脫。

這樣想著,南初心下一狠,直接咽下這口溫水。

「咕咚。」

隨著這口溫水咽下,周政終於鬆氣。

這個叫做聽話水,喝下之後,完全就是任人玩弄。

這水還是周政拜託不少好友才能搞到這麼一點,現在只要等著南初暈倒,將她送往酒店房間,他就去接總裁過來。

剛剛想完,周政看到南初直接軟軟倒在餐桌上面。

想不到這個聽話水藥效發揮這麼快速!

南初尚有一絲清明,任由周政將她打橫抱起,朝著酒店房間走去。

「周政特助,我們並沒有仇,究竟你想做什麼?」南初軟軟的問,暗地已經撥通電話。

這隻手機只需按下1鍵就能直接撥打陸司寒電話。

這個功能是在從前段時間榕市被人追蹤之後,陸司寒強制要求設置。

剛剛開始時候,南初還想改掉這個設置,但是苦於不知道應該怎麼修改,沒有想到居然會有用到這天。

南初對面公寓,祝林陪著奶包玩耍,陸司寒在處理錦都文件。

如他所料,韓邢這隻老狐狸,知道兒子不能出任下任警衛處處長,果然開始發起脾氣。

這次就是讓他知道,議長閣下想做的事,無人能夠阻攔,絕對不要輕易挑戰權威!

就在這時,陸司寒手機鈴聲突然響起。

這是他的私人電話,知道這個號碼的人,大多都是他的好友,親信。

拿起電話,看到南初電話,陸司寒嘴角噙著笑意,立刻接通。 衝到密室門口的時候,女孩衝舒暢冷笑了幾下,那勝利的笑容美麗不可方物:“舒暢,你成功吸引了本美女的注意。不過這次,終究還是我贏了,呵呵呵,洗乾淨你的腦袋,給我等着。本美女總有一天會來取你的首級。”

“走就走吧,屁話那麼多。你不知道囉嗦是有代價的嗎?”舒暢慢吞吞的揚起手,用兩根指頭夾着一樣東西,在空中一晃一晃的。

那是一件校服上衣,濟仁高中的高二夏季校服上衣。

“你!”周曉曉氣死了,她這才感覺上半身冷颼颼的,雪白猶如璞玉的身體徹底暴露在了空氣裏:“呸,臭流氓。”

她幾個閃身,消失的無影無蹤。

等這個化妝成周曉曉,將學校掀的天翻地覆的女孩真的離開後。舒暢彷彿用盡了最後一絲力氣,一屁股坐在密室地板上。

他耗盡了所有幽能,身體機能潛力超支,一動也無法動彈。如果不是那妖女自己走了,他怕是再也沒體力打下去了。那個不知來歷的妖女,真是可怕。正面對抗,不可能贏得了。

難道這便是天之驕子的真正實力?

不,周曉曉還並沒有拿出真實實力出來。

但是,他這一次確實贏了,贏得很徹底,還順便陰了妖女一下。等她回去打開盒子一看,不知道是什麼臉色,會不會將她的閨房砸的稀巴爛呢?

舒暢很期待參觀一下週曉曉氣的發瘋的模樣。因爲保險箱裏的遺物,他已經搞到手了。系統的判定很有意思,只要自己直接摸到距離遺物五釐米遠的地方,就會將遺物拉入識海的青銅盒子裏,根本不需要他本人動手去拿取。

那妖女拿走的,不過是個空盒子罷了。

看不到外界,但是舒暢很清楚,妖女一走,黑霧咒術基本上就完全破除了。出了那麼大的事情,被困在學校外的亂成一團,焦急不已的校長和老師們,肯定會立馬趕回來。

自己不能呆在這裏。

學院長髮現遺物丟失後,肯定會將整件事甩鍋給妖女。但是自己繼續呆在密室中,就有點說不清了。以妖女的實力,自己爲什麼還活着,他無法解釋。而且,他有些做賊心虛,哪怕有千萬分之一的機率,他也不想讓學院長覺得,有可能是自己得到了遺物。

他忍住渾身的痛楚,好不容易纔半爬着,從校長辦公室離開。

當回到了二樓後,就看到方若喬和史艾遷,剛好從樓外邊跑進來。他眼睛有點花,無力的靠着牆壁坐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氣。

就連方若喬大眼睛裏含着眼淚對他說什麼,他也不怎麼能聽得明白。他很困,只想睡覺。那是體力透支,幽能見底的後遺症。

所以,他就真的閉上了眼睛。等再次睜開的時候,他看到了一張長馬臉在低頭看自己。舒暢嚇了一大跳,一個大拳頭就打了過去!

“哎喲媽吔。”那個馬臉大叫一聲,發出慘痛的聲音倒了下去。

這聲音,貌似有點耳熟。

舒暢無辜的揉了揉拳頭,從牀上坐起來。只見史艾遷捂着下巴痛的在地上打滾。

“別耍寶了,我就是下意識的打了你一拳頭。又不痛。”舒暢沒好氣的瞪着他。

史艾遷尷尬的又在地上滾了一圈,這才意猶未盡的爬起來:“暢哥,你總算醒了。”

“現在幾點?”舒暢扣了扣亂糟糟的腦袋,朝着窗外望。

窗外天光大亮,明媚的陽光將清澈的天空映的湛藍湛藍,美麗不可方物。沒了黑霧籠罩的操場,怎麼看怎麼舒服。

“十二點了。”

“臥槽!”他大罵一聲,來不及和史艾遷說話,拔腿就朝外跑。一邊跑一邊還大喊着:“死愛錢,下午替我請假。我要出去一趟。”

“學校裏出了那麼大的事情,死了上百人,今天哪裏還有課上啊。倒是暢哥,你跑哪兒去啊。兄弟我給你的金幣,你用完沒,倒是還我啊。”史艾遷嘰裏呱啦的跟在身後大叫。

舒暢沒來及理他,順手丟還了幾個金幣給他。整個人不斷加速,很快就離開了宿舍樓。

史艾遷從地上撿起金幣,他覺得自己彷彿忘記了什麼重要的事情。

“遭了,方若喬還在樓下等着我情報呢。暢哥都醒了,我不把他抓去見見那妮子,焦躁不安的她不內分泌失調,找我麻煩纔怪。”頓時,他有一股不詳的預感。

女人的怒火,可是非常可怕的。紫月是,方若喬,更是。

不管看似溫婉,其實脾氣也有點問題的方若喬會怎麼報復不守信的史艾遷,舒暢自然什麼都不知道,他已經一溜煙的跑出了學校大門。

看着久違的街道,久違的C城。他心裏涌上了一股親切感。其實舒暢人生的大半段,都是在C城的貧民窟裏渡過的。至今這個城市許多繁華的所在,他也沒去過。可是重生了,肯定不會再像從前那麼苦逼。

有機會,就背個包,騎個車,在C城的大街小巷都逛一逛,彌補上一世的遺憾。

但現在,自己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幹。他要趕去這一世住的貧民窟,阻止一場悲劇。

舒暢的老年機刷不了共享單車,甚至沒辦法打滴滴。等公交車又太久了,只能加載初級搏鬥術,用技能帶來的靈敏度和耐力,一路小跑着過去。

幸好他家住的貧民窟,離這裏並不遠。

一邊跑,他一邊查看自己識海中的狀態。

他新得到了遺物——陳氏之左腳尾指上端,已經被系統放入了神祕的青銅盒子裏。而九根鎖鏈的第二個鏈釦,也黑了下去。代表遺物已經收集了兩個。他的可重生次數又增加了10點,資質增加了0.5,智慧增加了1。

實力的增長很令人欣喜。

舒暢又看向任務那一項。

任務——學校的黎明

濟仁道術中學有大陰謀,邪惡的神祕人放出了殭屍,妄圖將高中裏的驅鬼天才們扼殺在搖籃中。但是正義的少年啊,絕不會容忍邪惡的存在。努力吧少年,奮鬥吧少年。讓學校所有看不起你的人刮目相看,你能比他們活的更好,活過黎明。

任務一,製作三種以上道術技能卡牌。任務二,製作您人生中第一把桃木劍。任務三,活過黎明。成功後可獲得大禮包一份。

支線任務:殺掉學院裏傳播屍毒的殭屍,成功可獲得特殊大禮包一份。

主線任務和支線任務全都被完成了。

他的本命卡牌有了變化,舒暢急不可耐的看過去,想要知道自己提高了多少,完成任務後,又得到了啥。 第744章放下南初,饒你一條活路

「怎麼想到打我電話?」

「是不是在想我?」

「如果你想見我,那就打開你的房門。」

陸司寒溫柔的說,但是電話那頭始終沒有給他回復。

「傅南初,我也沒有辦法,我是第一次看到總裁這樣在乎一個女人,所以必須幫他!」

「我和簡梓佑可以慢慢聊,但你不能這樣去做,這樣做是在犯法。」

「我們總裁這麼優秀,你沒道理不會喜歡他的!」

「總之等到生米煮成熟飯,等到你能成為總裁夫人,說不定你該好好感謝我呢!」

周政一邊說話,一邊腳步速度不減,南初很快就被抱進豪華套房。

「現在請你乖乖等在這邊,馬上總裁就會過來。」

周政說完準備離開,但是想到這個女人一貫古靈精怪,所以再次返回,直接從她口袋之中拿走手機,扔出窗外。

陸司寒聽到南初她與一個男人對話聲音之後,再也沒有說話,但是他的臉色非常難看。

這一難看過程直到電話中斷,陸司寒蹭的就從大班椅上起來,朝外走去,同時聯繫戴禮。

南初不知道陸司寒到底能不能明白,她正遭遇危險,總而言之不能所有希望全部壓在他的身上。

好在她只喝下一小口水,現在還剩一點力氣,南初用盡全力,往外一滾。

「砰!」

掉在地板上面,南初後腦勺砸在床頭櫃,感覺一陣暈眩,忍不住痛哼一聲。

來不及查看傷勢,南初幾乎就是靠滾來到門口,重重敲門。

但是沒人,根本沒人在乎她的求救。

十點帝都機場,周政不住看向時間,航班沒有晚點,簡梓佑拉著行李出來。

一路風塵僕僕,儘管如此仍舊難掩他的清雋。

「這麼晚,還要通知你來接機,辛苦。」

「並不辛苦,能為總裁做事,這是我的榮幸。」

「說起來,傅南初倒是約總裁今晚一起吃飯,不知道您願不願意前往?」

周政垂著眸,恭敬的問。

「南初主動約我?」

「只是現在已經十點,她該餓壞了吧?」簡梓佑語氣不知不覺帶著一份寵溺,周政從未見他這樣,此刻心中更加堅定自己做的事情,無比正確。

「現在正在寰球酒店等著您呢。」

「既然這樣,那就快點過去,還有通知酒店,先上菜吧,不用讓她等我。」

提到南初,簡梓佑眸中滿滿都是光芒。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南初還在敲門,但是沒人回應,而她身上力氣正在一點一滴消散。

最終南初目光放在茶几水果刀上。

晚上十點四十五分,街道上面一輛汽車疾馳而過。

通過南初電話上面提示,陸司寒能夠大致鎖定嫌疑人選。

就在剛剛通過戴禮一番調查,陸司寒肯定周政這段時間一直都在跟蹤他們,而且今晚就在寰球酒店訂下房間,所以很有可能南初目前所在位置也在寰球酒店。

這樣想著,汽車速度更加快速。

抵達寰球酒店,汽車隨意泊在門口,陸司寒大步朝里走去,戴禮跟在身後處理酒店人員。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