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宇智波斑的瞳孔驟然縮成針尖大小,浩瀚的輪迴眼的能力作用到了神尊的身上,神尊渾身一顫,神光騰騰,強行抵禦着可怕的吸引力,宇智波斑藉此機會一躍而起,迅速拉近了交戰距離,雙手擡起,波紋狀的輪迴眼瞳力再度爆發。

“神羅天徵!”

截然相反的作用力集中到了一點,以雷霆之勢爆炸,以神尊爲爆炸中心,地面彷彿被透明的隕石壓下了巨大的凹陷,形成了低窪的丘陵盆地,直接凹陷了百丈,空間凝若實質,彷彿身上壓了一座太古神山,動彈不得,神尊猝不及防,被截然相反的斥力擊中,護體神光潰散成大片的光雨,身軀陡然如炮彈似的墜落。

“嗷嗷!”

六條粗壯的木龍騰空而起,猙獰的張開巨口,獠牙森然,迅速的朝着神尊轟擊而下,滾滾百丈煙塵沖天而起,濃濃的煙霧鋪天蓋地的壓落,六條木龍千丈之軀劇烈的翻騰着,宇智波斑陰沉着冷峻的面孔,不住的結印,已經被隕石破壞的碎石戈壁此時再度化作樹木的海洋,濃烈的生命精氣撲面而來,數之不盡的粗壯樹木化作千奇百怪的兇獸形狀,張牙舞爪的灌衝而下,隆隆聲音接連不斷,將神尊徹底的淹沒。 樺柑等人見千枚和殤交手了,他們也迅速反應過來,並發動能力,輔助千枚。

不過,千枚的攻勢沒能持續太久。

殤很快熟悉了千枚的套路,他意識到,千枚之所以能跟上他的節奏,是因為千枚擁有非同尋常的感知能力,而這份能力可以幫助千枚預測他的下一步行動。在知道這一點后,久經沙場的殤很快就想通了這種能力的弱點,那就是轉攻為守,完全聽從本能,讓千枚無法看破他的行動軌跡。

正當殤逐漸佔據上風時,他突然感覺自己的身體似乎遲鈍了一些。殤了解自己的身體,他知道這並非正常情況,但他一時找不出原因。但即便殤的身體變遲緩了,千枚也無法佔殤一絲便宜。

殤身體會遲鈍並非偶然,而是因為樺柑能力的影響。樺柑的能力是『牽引』和『推出』,和念力類似,但其強度卻遠高於念力。當然了,樺柑剛才也沒盡全力,她想活捉殤,以便從殤口中得到關於組織的線索。

樺柑本以為殤在中了自己的能力后,他的速度會降低很多。而現實正好與她的期待相反,這難免會讓她對殤的實力重新做了判斷。不僅如此,樺柑還看出,千枚快要撐不住了。於是,千枚就輕拍了下自己的大腿,然後趕上前去接受了這場戰鬥。

「由我來牽引他。」

撒旦奪婚:御用俏新娘 樺柑對千枚和其他異類說道,她發動能力,把殤推向自己的同伴。而這一次,樺柑沒有防水,她盡了全力,想要儘快結束這場戰鬥。

殤也沒想到,自己被樺柑用能力推到一旁,而這也讓他明白了,剛才自己的身體是因為樺柑的能力而變遲鈍。

廢材嫡女狠傾城 「有趣的能力。」

殤試著擺脫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推力,可這份力遠比他想象的強。在這份推力之下,殤只能勉強抬起手臂,根本就無法阻擋朝自己步步緊逼的千枚等人。不過,在這種困境之下,殤略施小計,他假裝無法反抗樺柑的能力,以麻痹樺柑,同時引導樺柑把自己推到預定的位置。而殤所要抵達的位置,正是他之前丟下短刃之處。

至於千枚和其他異類,他們在意會了樺柑的意思之後,立刻就上前控制住因受樺柑能力影響而難以行動的殤。

而樺柑在確認殤被自己的同伴們控制之後,也就沒繼續在殤身上施展能力。畢竟在場的異類都受過訓練,樺柑不認為殤一人的力量比數十人的力量總和還高。

「到此為止吧,人類,你終將會為你的罪行付出代價。」

樺柑這麼對殤說著,可就在此時,已經抵達預定位置的殤猛然將地上的短刃踢起,使那短刃不偏不倚的刺中了控制著他右臂的異類,迫使那個異類放開了他的右臂。

正因如此,殤才恢復了一些反擊的力氣。接著,殤利用右手邊異類受傷的空檔,瞬間發力掙脫了一眾異類的控制,並拔出那異類身上的短刃,以最快的速度朝著為首的樺柑衝來。

殤的速度很快,而樺柑施展能力的速度同樣也很快。在殤衝過來之時,樺柑已然對殤施展出了能力,若無意外,殤接下來又會被樺柑所控制。 “冰神咒,開陽!”

少年神尊不帶半點兒煙火氣息的清冷聲音從六條粗壯木龍糾纏中傳出,隨後冷冽的霞光刺目的亮起,六條粗壯的木龍頃刻間就被凍成了冰雕,那璀璨的冷光彷彿帶着足以凍結骨髓的神力,但凡是看上一眼,都會感覺血液停止流動,冰雕栩栩如生,陽光下閃爍着晶瑩剔透的光澤。

嘩啦啦!

神尊的一躍而出,毫髮無傷的重新出現,眸中閃爍着幻滅的極光,森羅萬象的木遁攻擊頃刻間被其化解。

宇智波斑卻越來越興奮,戰意盎然,輪迴眼怒睜,發出嘹亮而瘋狂的吼叫聲,神尊冷哼一聲,大手盤桓,遮天蔽日的極光倏然爆發,冰神咒,是冰神殿與上蒼之手並駕齊驅的神術,乃是上古冰神的絕技,傳承至今,擁有無與倫比的神域言靈祕力,唯有冰神殿地位崇高的人才能修行,當年的採離也施展過,但是遠遠不如神尊使用出來的威力。

“冰神咒,搖光!”

璀璨的極光在天幕中變換,遮蔽了大日的光芒,只剩下了漫天星斗之下的極光扭曲變換,炫光奪目,暗中隱藏着可怕的殺機,極光鋪天蓋地的衝下。但凡是被這極光所照耀的大地紛紛都千瘡百孔,這極光擁有可怕的穿透力,千里的粗壯樹木慢慢的枯萎。凋零,滿都是密密麻麻的漆黑痕跡。

“我們應該離戰鬥中心遠一些了,我有些吃不消。”北海老龜蹙着眉頭道,這鋪天蓋地無差別的極光照耀,即便是堅不可摧的玄武甲都有些撐不住,不得不提議。

“餓鬼道。”

宇智波斑冷笑,單手擡起。餓鬼道輪迴眼的力量再度施展,毫無阻礙的將極光的所有力量統統都吸收殆盡!

神尊瞳孔驟然一縮。對宇智波斑的能力有了大概的瞭解,沒想到所有的能量攻擊,即便是神術的攻擊,即便是擁有神域力量加持的能量化攻伐之術通通都能被吸收。那麼能夠真正擊傷他的,唯有近身戰鬥了,這恰恰就是神尊的弱項,但是神尊擁有超然的底氣和自信,宇內第一人,這個稱號可不是平白無故得來的!

“冰神咒,太微!”

以神尊爲中心,一股精純至極的氣浪以恐怖的速度擴散,倏然間。方圓千里內的所有事物統統都凍上了一層晶瑩璀璨的冰壁,化作栩栩如生的冰雕,天空飄飄灑灑落下鵝毛般的大雪。雪花冰冷至極,天象異變,頃刻間化成了冰雪的北極世界,寒冷刺骨的風吹過,大地一片死寂。

晶瑩剔透的樓臺宮闕,珊瑚翡翠。飛鳥走獸,勾勒出一派浩瀚的宮殿玉宇。火樹銀花,反而透露着勃勃的生機,信手之間,造化萬物,這果然是神靈才具有的超然手段!

“冰神咒,不破!”

咚咚!

那巍峨浩蕩的宮殿中,緩緩的走出了三尊冰靈聖象,看不清面容,但是任誰都能清晰的感覺到它們強健的體魄和不可思議的血氣波動,精氣沖霄,每一尊,竟然都是一位皇者!

左側的冰靈,是渾身邪異紋路的壯碩猛虎,邪氣凌然,右側則是一尊泰坦巨猿般的黑色巨猿,背生漆黑的惡魔雙翼,中央的冰靈,則是一尊瑞獸,瑞氣騰騰,聖光普照,眉心裂開的第三眼是金色的。

“暗淵邪虎、惡魔猿王、三眼金猊?!”

北海老龜嘶嘶的倒抽了一口涼氣,綠豆大小蒼老的眼睛此時暴睜,難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出現的三尊冰靈聖像,太不可思議了,眼前的這一幕,這絕對不會是單純的冰靈,不會是單純的神尊以自己的力量所凝聚出來的神形,那實實在在澎湃的血氣表明,這三尊冰靈,絕對是由魔獸森林三位至高的聖王生生祭練而成的!

神尊竟然秦守捕獲了三位聖王,把他們硬生生殘忍的祭練成了冰靈!

而且以神祕莫測的手段,竟然統統將他們祭練成了聖皇,聖皇相當於人族的皇者境界。

宇智波斑再次獨對三位皇者,另外還加上一個超越皇者的神尊!

大陸上的階位分級,一階到九階星辰階位,幾乎算不得中堅戰鬥力,唯有進入了聖域,才勉強算是登堂入室,聖域、尊者、十聖至尊、皇者,一步步接近最爲巔峯的實力,到了神尊這個境界,已經超脫了皇者,進入了神域,確切的說是,半步神域,劍聖、龍皇、魔皇都曾經接觸過這個領域,可以說是處於伯仲之間,但遠遠沒有神尊這般境界高深,恐怕假以時日,神尊真的能成爲神靈!

原本因爲神尊的近戰薄弱,但是現在召喚出來的三尊冰靈,竟然是三位聖皇,血氣肉身處於巔峯狀態的冰靈!三尊冰靈似乎被抹去了神智,用最原始的肉身戰鬥,本源的力量被保留下來,憑藉着本能戰鬥,宇智波斑眯起了眼睛,一躍而入三位聖皇冰靈的包圍圈,究極體的須佐能乎三千丈高大的藍紫色戰神之軀再現,九尾驚天動地的咆哮聲伴隨着漆黑尾獸玉的連環爆炸聲,晶瑩璀璨的冰雪世界面臨末日危機!

三位真正的聖皇冰靈戰鬥力何其可怕,更要命的是,他們處於有生以來的最巔峯,肉身力量強悍無匹,恰恰是宇智波斑餓鬼道的剋星,但是宇智波斑有着自己的自負和傲氣,凌然不懼的率先發動了攻擊,背生雙翼的須佐能乎究極體猙獰的面容魂焰粲然。天狗頭盔犀利鋒銳,四臂強勁有力,四把藍紫色的光刃與三尊冰靈大戰。惡魔猿王碩大的黑毛覆蓋的雙拳捶胸頓足,漆黑的空氣炮接連爆炸,可怕的拳勁將空間洞穿出海碗大小的真空地帶,久久難以恢復,他的力量最爲驚人,單純一拳的力量恐怕足以媲美五代火影綱手的全力一擊了。

六跡之夢魘宮 咚!

宇智波斑的須佐能乎究極體的鎧甲登時破碎掉了,只剩下了層層骨甲防禦。鎧甲還在不斷的修復着,但是暗淵邪虎根本不給宇智波斑這個機會。渾身邪異的黑氣翻滾着,暗淵邪虎吼嘯日月,域外星辰顫抖,獠牙利爪將須佐能乎撲倒在地。沉重的千丈身軀黑光爆閃,須佐能乎渾身都是碎裂的傷口,復原的程度根本比不上破壞程度。

“尾獸玉!”

九尾聚集出來的碩大的黑色極具破壞性的尾獸玉正中暗淵邪虎的胸膛,暗淵邪虎登時被擊飛,與半空中爆炸出璀璨的焰光,衝擊波震動四面八方,須佐能乎的鎧甲正在緩緩癒合時,三眼金猊悍然觸動,那是神國的帝獸。唯一存在於世間的瑞獸!

眉心的那一點金色的豎眼爆閃,金色的光束長虹貫日,瞬間到來。

宇智波斑冷哼一聲。擡手就打算用餓鬼道吸收着能量攻擊。

然而宇智波斑卻失算了,這金光並不是面向他攻擊的,而是如同囚牢一樣的覆蓋到宇智波斑須佐能乎的表面,藍紫色猙獰的須佐能乎究極體頓時化作金光閃閃的雕塑,宇智波斑眉峯蹙起,竟然動彈不得。彷彿揹負神山,舉步維艱。極大的限制了宇智波斑的行動。

撲簌簌的冰雪雪花降落,竟然不一會兒就把千丈龐大的須佐能乎究極體全部覆蓋,千丈的雪人陡然成型。

神尊冷冷的一笑,口吐真言:“冰神咒,冰嵐!”

一層霞光若琉璃亮起,雪花立刻化作冰層,須佐能乎究極體立刻凍成了冰雕,神性的力量流轉着,讓須佐能乎動彈不得,任由九尾如何的咆哮,竟然一時半會兒根本無法動搖,宇智波斑面露異色,不知爲何,嘴角露出來的笑容越發的瘋狂。

“冰神咒,幻滅!”

砰砰砰!

被凍成冰雕的千丈須佐能乎竟然片片碎裂,密密麻麻的碎裂痕跡從頭盔蔓延到了腳底,下一刻,須佐能乎徹底的分崩離析!秦守倒吸一口涼氣,他自從擁有萬花筒寫輪眼開始,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須佐能乎強悍的防禦力和巨大的身體竟然被徹徹底底的裂解了!

九尾龐大的妖狐身軀也露了出來,宇智波斑腳踏在九尾頭頂,勁風鼓舞,黑髮飄散,三尊聖皇冰靈同時衝了過來,可怕的利爪遮天蔽日,勁風壓迫連連音爆響起,宇智波斑冷笑一聲,雙手擡起,恐怖的瞳力從波紋狀的輪迴眼最中央爆發。

“神羅天徵!”

咚咚咚!

暗淵邪虎、三眼金猊、惡魔猿王渾身巨顫,彷彿被太古神錘擊中,如遭重創,口鼻溢血的同時被震飛,以宇智波斑爲中心,方圓千丈的所有事物統統被震飛,真空地帶悍然成型,無與倫比的排斥力將聖皇級別的冰靈都擊飛了,但是讓人駭然的事情發生了,就當神羅天徵的力量仍然在起作用的時候,神尊的身影竟然逼近了!

神尊竟然強行抵抗着神羅天徵的力量,逆衝到了宇智波身邊,閒庭信步若凌空虛渡,腳底步步生蓮,神尊雙指併攏,眸光大盛,眼眸中閃爍着星辰幻滅的可怕異象,宇智波斑臉上露出震驚之色,隨機冷哼一聲,強行抵抗神羅天徵的力量簡直是愚蠢之極!

神羅天徵的力量再度爆炸,空間內的排斥力呈現兩段可怕的衝擊波,彷彿硬生生的將空間摺疊了,神羅天徵的真空地帶再度擴大,地底的岩漿都被重新壓回,神尊的身影頓時一顫,彷彿被定格在琥珀中的化石,但是神尊背後九天神環亮起了璀璨炫目的神輝,竟然強行扛住了神羅天徵的力量,雙指併攏,犀利的點出殺招。

“噗!”

一道瑞彩環繞的神光爆射,宇智波斑瞳孔驟然一縮,擡手橫檔,雙臂頃刻間爆成了血霧,神光餘勢不減,穿透了宇智波斑的心臟,從後方激射而出,落在大地之中,揚起百丈的浮塵,同樣穿透了大地,澎湃的地下水翻涌而出,岩漿怒吼咆哮,宇智波斑仰天噴出豔麗的血花,重重的摔落到了地面上。

“神尊果然無敵!”風霓裳嘆息道,螓首輕搖,紅脣緊咬,“世間無一人可敵不朽神尊,除非能真正踏出那一步,否則誰是他的對手?”

“最終的結果還沒有出現,誰知道誰能笑道最後?”北海老龜搖頭道,持不同看法。

“哈哈哈哈哈……”宇智波斑渾身都是鮮血,狼狽不已,髮絲凌亂,傷痕遍佈,一雙手臂徹底廢掉了,心臟也是穿透了一個大口,但是卻兀自狂笑起來,狀若癲狂,“痛快……真是痛快!自從與柱間一戰之後……再也沒有這麼痛快的戰鬥過了……這是第一次讓我有了熱血沸騰的感覺!你還能在繼續吧!你還有更強大的招式嗎?再讓我享受一番樂趣吧!”

“瘋子!”

這是所有人對宇智波斑的評價,即便是神尊也露出肅然之色。

神尊毫髮無損的懸浮在了與宇智波斑遙遙相對的半空,微微蹙起了眉頭,因爲他感覺此時的宇智波斑的威脅程度竟然再度提升了,由不得他不心驚,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明明是普通人,但是卻擁有擊殺皇者的戰鬥力,而且越戰越勇,讓皇者都由衷新生懼意。

咻咻咻……

宇智波斑的傷勢在千手柱間的細胞作用下迅速的恢復着,即便是心臟那破碎的血洞也並不致命,迅速的恢復着癒合着,白煙咻咻的升騰着,破損的傷勢以不可思議的速度恢復,很快皮膚重新癒合,如初生嬰兒一樣白皙,雙臂被宇智波斑殘忍的斬去,白絕無處不在的出現,臉上露出鬱悶的表情,任由自己的雙臂被宇智波斑斬去,瞬間接合。

宇智波斑重新站了起來,一雙深邃森冷的輪迴眼散發着無窮無盡的壓迫力,他微微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臂上殘存的血液,緩緩的湊到嘴邊,舔舐一口,再次狂笑至猙獰,渾身都在痙攣般的顫抖着:“這血的味道..這股疼痛感…沒錯這就是我的身體…終於可以找到戰鬥的實感了!”

修仙高手混花都 宇智波斑隨手扯去了上半身殘存破碎的衣物,精赤白皙的上半身露出健壯的線條,緩步走來,平靜而帶着狂野的說道:“雖然我身上擁有柱間的治癒之力,但戰鬥方式上仍然欠缺優雅……再稍微精心一點作戰,只要能發揮輪迴眼本來的力量,就能讓你見識一場高尚的戰鬥……真正的戰鬥,只需要幾秒鐘而已!”

宇智波斑的背後緩緩的升起黑色的求道玉,他沾了殘存在手臂上的血液,雙手合十,地面立刻浮現了巨大的通靈術式。

秦守駭然變色,驚聲大叫:“不好!!該死的,我竟然忽略了……輪迴眼!”

嘭!

煙霧緩緩的散去,一尊百丈高大的黑影怪物亮出了猙獰的輪廓。 殤的速度很快,而樺柑施展能力的速度同樣不慢。 名門寵婚1 當殤幾乎要貼到樺柑身旁時,樺柑也已然對殤施展出能力,若無意外,殤接下來會被樺柑的能力推開,然後再次被樺柑所控制。

不過,同樣的招式無法在殤身上起作用。剛才殤被樺柑所控制時,他也簡單分析了樺柑的能力,他認為樺柑的能力應屬於為『念力』這一大類。而對於這種對手,殤只能靠速度取勝,只要他的速度比樺柑施展能力的速度快,那他就有機會近樺柑的身,並擊敗她。

可是,現實並沒完全遂殤的願,雖然他想以速度取勝,但他還是真切的感受到了樺柑的能力。當然了,殤不可能坐以待斃,他轉瞬間就做出了應對之策。他趁著樺柑的能力隻影響了自己左半邊身體、還沒控制自己全身之際,冒著左臂被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推力扯斷的風險,猛然側身跳出了樺柑的能力範圍,讓自己的身體重獲自由。

殤擺脫了樺柑的能力,可他同樣也付出了代價,他左臂的肌肉已經完全被撕裂開來,呈現出一番難以描述的、地獄般的光景。但殤沒有理會這可怖的傷勢,他趁著樺柑還沒從驚訝中反應過來時,再次對樺柑發起攻擊。

『區區一個人類,怎麼可能掙脫我的能力?』

殤的表現完全超出樺柑的預料,她沒想到殤的實力居然可以達到這種地步。而這也讓她認為,殤至少擁有百夫長以上級別的實力。

樺柑看著殤距自己越來越近,可她卻沒有像剛才那樣做出反擊,因為她意識到,現在才施展能力已經晚了。不過,樺柑也沒有躲閃,似乎並不擔心自己會受傷。

樺柑的自信不是沒有道理,當殤的短刃即將刺入她的身體之際,她腳下的地面突然間斷裂開來,並迅速抬著她升到空中,協助她躲開了殤的攻擊。所謂當局者迷,雖然樺柑當時來不及施展能力,可在一旁觀戰的其他異類在看到殤佔據戰鬥的主動權之後,就迅速施展起能力輔助樺柑。

「人類,你究竟還能撐多久?」

樺柑鬆了一口氣,然後俯視著殤,問了殤一句,她雖然知道殤很強,但她同樣知道自己的同伴們也不弱,她不認為殤還能撐太久。

「我能撐多久,那要取決於你們究竟還能給我帶來多少驚喜。在我還沒脫離組織時,我從沒遇到過像你們這樣強大的異類團體,同樣也沒想現在這樣狼狽過。不過說實話,我很興奮,因為我再次嘗到了戰鬥帶來的快感。」

由於地面快速上升,殤的短刃也並沒如願刺入樺柑的身體,而是順著慣性刺在這瞬間升起的土地上。殤接著就反應過來,他迅速拔起短刃,並向後退了一步,掃了一眼周圍的異類,重新規劃了戰鬥方案。

而這時,樺柑從高聳的土地上躍下,千枚和其他人也慢慢向殤這邊靠攏。異類們都看到殤手臂的慘狀,而他們不打算給殤反擊的機會。 “該死的!”秦守吃了一驚,冷汗直冒,“怎麼把這件事情給忽略了,召喚外道魔像可是輪迴眼的能力之一啊,宇智波斑可以召喚出外道魔像!”

原本喵喵、薇薇安、龍淵等人正在用外道魔像的幻龍九封盡吸收能量提升修爲呢,秦守打算的是讓他們直接閉關的,但是萬萬沒想到的是,宇智波斑竟然通靈出了外道魔像來讓其助戰,可想而知空桑山裏的三人一定已經蒙圈了。

果不其然,戒指的幻燈身之術發動了,傳來了龍淵喵喵等人不安的提示和詢問,秦守只能一一回應自己臨時有事將外道魔像召喚出來助陣了,讓他們寬心,一切等自己回去從長計議,安撫好了三人,秦守深深地吸了口氣,此時的外道魔像可不單單隻具備着十尾的軀殼,而且還擁有着獸皇燭九陰以及數位十聖至尊的血肉力量精華!可以說比起原著中的外道魔像不知道強悍了多少倍,即便是通靈出來的宇智波斑也頗爲詫異。

“看樣子吃了不少好東西呢……”宇智波斑輕笑道,“不過真正美味的……始終還是尾獸啊!”

說罷,宇智波斑的眼睛窺破了百里的霧氣。深邃極具穿透力的眸光盯住了秦守,確切的是,盯住了秦守體內的四隻尾獸!

宇智波斑的身影瞬間消失在原地。下一刻已經身處玄武甲的正對面,冷冷的注視着秦守。

秦守冷汗直冒,深深的倒吸一口涼氣,宇智波斑這是要對自己開戰了啊!

北海老龜、老頑童阿里克,風霓裳三位至尊不明所以,在他們看來,宇智波斑可是明面上的宇智波一族的族長。爲什麼用如此冷酷的目光對着秦守,秦守卻是心頭巨顫。難不成宇智波斑現在就要吞噬尾獸,復活十尾?宇智波斑淵渟嶽峙的氣勢越發的厚重,藍紫色的查克拉風暴醞釀着,須佐能乎隨時可能對玄武甲下的幾人下殺手。萬一真的跟宇智波斑打起來,秦守估計着,自己豬腳的位置真的要換了。

“兌換五尾、六尾!”

“叮~兌換成功!扣除信仰力800w+1000w,共計1800w信仰力!”小米的系統合成音迴盪在秦守的耳旁,秦守已經是肉痛的快要哭了,本來攢好的信仰力快要開啓輪迴眼了,萬萬沒想到突然遇到了突發狀況,頓時讓秦守不得不提前將尾獸兌換出來了,到了這裏信仰力已經告罄了。偏偏七尾和八尾還沒有着落。

彭彭!

秦守一咬牙,將自己所掌握的六條尾獸統統都釋放出來了,一尾守鶴。二尾貓又,三尾磯撫、四尾孫悟空、五尾穆王、六尾犀犬,六隻擁有龐大查克拉的尾獸放一出現,就如同怪物大聚會一樣,紛紛聚攏在此,駕馭九尾而來的宇智波斑輪迴眼微微一縮。嘴角露出一絲笑意,不過隨後皺起了眉頭。

“七尾、八尾呢?”宇智波斑冷冷的喝道。

“還沒兌換出來!”秦守硬邦邦的迴應道。

“什麼?”宇智波斑不明所以。對於這個陌生的世界,宇智波斑顯得較爲迷茫,但是憑藉他的仙人之體的查克拉,竟然完全感知不到七尾和八尾存在的查克拉,這個世界竟然沒有七尾和八尾!

“信不信隨你,迄今爲止,我也只掌握了這點兒尾獸罷了!否則我早就復活十尾了!”秦守迴應道。

“哼!”宇智波斑不知是滿意還是憤怒的冷哼一聲,但是卻並沒有對玄武甲出手的意思。

不顧遠處神尊虎視眈眈,宇智波斑輪迴眼爆發出一圈濃密的光暈,單手捏印,坐下的外道魔像猙獰禁閉的九隻眼睛緩緩的睜開一道血縫,怒張開血盆大口,從中嘩啦啦的釋放出七道沉重的封印之鏈,呈現暗金色的光澤,足足有水缸粗細,比起火神的秩序神鏈不遑多讓,將一尾到六尾,以及自己所掌控的九尾一同束縛住了,隨後狠狠的一扯,終於七條尾獸通通都被外道魔像吸收吞噬掉了。

外道魔像劇烈的震顫起來,一股無與倫比的恐怖滔天的氣勢翻涌不休,似乎有一尊恐怖的太古凶神在復甦,那震天撼地的恐怖氣勢威壓蓋世,整片大陸都在震動,撲簌簌的石塊被震飛道半空,久久難以落下,一股即便是神尊都感覺到心悸的可怕波動正在越發的強悍的成型,除了八尾和七尾之外,其他的所有尾獸都被收集到了,至於到底外道魔像能夠進化到什麼程度,是否能夠媲美十尾,這個秦守真心沒有定論。

宇智波斑皺着眉頭,顯然查克拉的提升程度根本不讓他滿意,外道魔像另外釋放出來兩道寬大的封印之鏈,將渾身穴道刺滿了黑棒的烈羽玄、海問天兩位至高皇者給吞噬了,來代替七尾和八尾的空缺,秦守也不由的睜大了雙眼,期待着到底外道魔像能夠進化到什麼程度。

雖然皇者甚至比九尾還要強大,按理說足以代替七尾和八尾,但是他們有着難以彌補的缺陷,就是永遠無法代替尾獸,畢竟九大尾獸可是十尾身體的一部分,分裂出來的,皇者永遠媲美不了尾獸的價值,縱然尾獸如何弱小,但一旦聚攏到一起復活了十尾,那麼就是足以毀天滅地的仙人級實力,查克拉無窮無盡,誰也看不到盡頭!!

宇智波斑看待這個問題看的極爲透徹,烈羽玄也好、海問天也好,宇智波斑看中了他們強大的生命精氣和肉身力量。也就是所謂的神血精華,直接將兩人吞噬掉,用來代替七尾和八尾的位置。無情的抽取他們的生命元氣作爲臨時的一次性替代品,這一招何其諷刺,兩人用了何其相似的卑鄙手段來竊取他人的皇道果位,而現在就是一報還一報,宇智波斑又用他們來獻祭,當真是因果循環。

“嗷嗷啊……”

外道魔像發出震天撼地的淒厲叫聲,聲波浩蕩無邊。將半空中小山密密麻麻的碎石震碎成了齏粉,隨後七隻不停流血的眼睛怒睜。背後斷裂的十條尾巴,緩緩的長出了七隻,那是七條尾獸的功勞,那尾巴是真正的實體化。而用三位皇者的生命精氣抽取所化的填補出來的尾巴,則是虛幻的能量化的尾巴,獸皇燭九陰、海皇海問天、烈羽玄三位皇者的生命精氣化作的虛幻能量化尾巴,格外的強大,位於最中央的地帶。

但是皇者在如何強大,在復活十尾的作用上,其價值遠遠無法企及尾獸!

現在復活的十尾,嚴格來說只能是十條尾巴的外道魔像,在秦守仙人體質的感知之下。還是可以感知到的無限強大,但是卻遠遠沒有真正的十尾那般仙人級的浩瀚無邊,無法感知的恐怖。而且現在的十條尾巴的外道魔像連十尾的形態都沒有幻化出來,怒張着七隻血粼粼的眼睛,哪裏有九勾玉輪迴眼的痕跡?

宇智波斑顯然對這個結果非常的不滿意,但如果單純的是爲了戰勝神尊,這點兒缺陷也不是不能容忍,宇智波斑下一步臉上露出猙獰的笑容。隨後更讓他震驚的事情發生了,任由宇智波斑如何的結印。想要封印外道魔像成爲人柱力,但是卻完全做不到,彷彿有什麼阻礙橫亙在自己與外道魔像之間!

秦守內心冷笑不已,之所以秦守敢這麼大方的將七條尾獸拱手交給宇智波斑,自然是有自己的依仗,那就是系統,火影系統的小米對自己保證,自己兌換出來的所有尾獸都將嚴格遵從自己的意志,只要秦守一個念頭,即便是宇智波斑成了人柱力,也能讓他立刻分離,這就是系統操縱的好處,現在秦守可沒那麼絕,只是單純的拒絕讓外道魔像和宇智波斑融合。

宇智波斑實在是太強悍了,而且根本無法控制,秦守現在已經略微有些後悔把斑爺召喚出來了,斑爺是永遠無法被人操縱的神話,即便是在異界大陸,即便是在不同的世界,宇智波斑,就是宇智波斑!剛纔差點兒開戰的一瞬間,秦守都有種自己從鬼門關走了一遭冷汗直流的感覺,這可不是什麼好現象。

現在秦守內心可以說是五味雜陳了,沒想到兌換個原著人物竟然事事這麼多,還得這操心,那操心的,真特麼憋屈,稍不留神,就可能被召喚出來的原著人物給幹掉,太虐心了,更讓秦守揪心的還是,宇智波斑原著人物召喚的瞬間快要到了,僅僅還差着一個小時不到,這點兒時間能分出勝負來麼?如果宇智波斑中途被召回,那麼秦守重新頂缸麼?沒有輪迴眼的自己如何掌控半十尾化的外道魔像?

秦守自認爲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爲此揪心不已。

咻…………

宇智波斑一躍而起調到外道魔像的頭頂,一道細長的肉柱狀的連接體連接到了宇智波斑的後腦上,與半十尾化的外道魔像進行了思感的交流,控制了外道魔像,這個結果可不是宇智波斑所滿意的,但是還能將就,姑且稱之爲‘十尾’吧,沒有輪迴眼,沒有無限仙人級力量的十尾,也無法變成本源神樹的十尾。

“啊哦吼吼!”

十尾發出淒厲而恐怖的嘶吼聲,十條尾巴勾動風雲變幻,天象異變,滄海桑田,海枯石爛,斗轉星移,原先湛藍的天空暴風狂舞,黑雲壓境,以南嶺爲中心,輻射十萬裏的距離,甚至波及到了遠處的南海,海水肆虐翻滾,大地憑空凹陷了百丈,霧濛濛的能量波動肆虐盤旋,神尊九天神環亮起璀璨的光芒,冰晶神殿沉浮,三尊皇級冰靈悍然站立在一旁。

這時候,宇智波斑率先出手了。

“尾獸玉!”

十尾張開猙獰的巨口,炫目的陰極和陽極能量匯聚成了漆黑的尾獸玉,這尾獸玉體積比起九尾的尾獸玉不知道小了多少,但是其中蘊含的能量卻是越發的恐怖了,毀滅性的氣息從中散發,極度危險!尾獸玉也就三尺見方,閃爍着一圈黑金色的耀斑,隨後被十尾一口吞到了嘴中,然後張口一吐!

十尾的尾獸玉!

神尊瞳孔驟然一縮,不等他動手,冰晶神殿迅速到來,三位皇級的冰靈,三眼金猊、惡魔猿王、暗淵邪虎聖皇以強大的肉身作爲先驅,動用本能的神通,現在作爲神尊的炮灰部隊下來試水,三眼金猊眉心第三隻眼睛束縛的金色光柱噴涌,惡魔猿王仰天大吼,背後惡魔雙翼閃動着颶風,而暗淵邪虎則是張口一道璀璨耀目的毀滅光柱。

但是在十尾的尾獸玉面前,三位聖皇,根本不夠看!

尾獸玉轟然迎面而上,那小小的只有三尺見方的黑色尾獸玉,爆炸出來的衝擊波震碎了空間,虛空亂流繞舞盤桓,三眼金猊、惡魔猿王、暗淵邪虎的攻擊統統被擊潰,不光如此,尾獸玉的爆炸餘波讓三位聖皇齊齊身軀巨顫,傷痕淋漓,狼狽不已的被震飛。

“合尾!”

十尾仰天怒吼,七隻怒睜的眼睛死死的盯住了半空中那三位聖皇的蹤影,在輪迴眼的恐怖瞳力的指導下,十尾的三條能量化的巨大尾巴連同實質化的七條尾巴毫不留情的齊齊聚攏到一塊兒,狠狠的拍碎了空間,音爆刺耳尖鳴,氣柱炸裂,那沛沛綿綿的恐怖力量,單純的肉身力量爆發出來的氣柱將三位聖皇打了個實實在在的滿堂紅,三位聖皇被當面擊中,仰天長噴精血,七竅溢血,那強悍的肉身立刻遍佈血痕,千瘡百孔!

僅僅只是一個照面,半十尾化的外道魔像力量強悍到難以置信,摧枯拉朽的擊潰了三位聖皇級的至強皇者!可想而知,真正的十尾,仙人級的力量到底恐怖到什麼程度!

秦守看的雙眼放光,而觀戰的三位至尊已經神情麻木了,天知道他們到底內心的震撼程度是怎樣的,接連的刺激和難以言喻的震撼刺激着他們脆弱的神經,對於現在越發可怕的戰鬥力,他們內心已經見怪不怪了,瞠目結舌的看着簡直是神靈級別的戰鬥,這一幕幕如同在夢迴遠古的神話戰爭。超抱歉…今天有事情…咕了,之後回補回來。 “冰神咒,魄羅!”

神尊低聲吟誦神語咒,熠熠生光,手中不知何時已經出現了一杆慘白的長幡,神尊如高高在上的至高神祗,盤坐在虛空,享受人間煙火與衆生的念力,面容變換衆生相,數之不盡的信徒的法相周而復始的變幻着,唯有一雙深邃的眸子始終星辰幻滅,可怕的異象在徘徊着。

神尊手持尊魂幡,數之不盡的亡靈彷彿從地獄中緩步走來,天色立刻變得陰沉沉的,陰雲壓境,垂天之雲散發着濃郁的死亡氣息,陰冷的風彷彿能將人的靈魂吹散,這是來自於靈魂上的打擊,隨後只聽到嗚嗚淒厲滲人的聲音從四面八方涌來,神尊的身後浮現出一角世界,浩瀚無邊,散發着濃濃的灰色霧靄,翻滾不休,仍然可以看到影影綽綽如亡靈一般的身影,強悍而滲人心魄。

“那是冰神殿傳聞中的英靈界麼?神尊竟然在主導,他瘋了麼,要打開英靈界放出英靈與宇智波斑一戰?”風霓裳臉色微變,美眸圓睜,紅脣輕顫,“那些英靈古老的極有可能是古代的神靈啊,放出來到底會有怎樣的結果?”

“實在不清楚,不過神尊沐秋殤既然敢這麼做。一定有所依仗,那些英靈當真不好惹啊!”北海老龜深深地倒吸一口涼氣。

嗚嗚嗚……

淒厲哀婉的風聲從四面八方涌來,灰濛濛的霧靄翻滾不休。英靈界在神尊的背後沉浮,露出一道小小的隧道,其中密密麻麻的黑影,極有可能是上古神靈的殘魂,每一尊都強大到讓人窒息,就這樣從中緩緩的走了出來,十數道身影。氣勢驚人,彷彿根本不溶於這一界。方纔出來,就吞噬着遊離在天地間的血氣,溫度驟然下降了十多度,寒氣刺骨。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