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張雪眼裏噙滿了淚水,臉上卻是笑容,她喃喃自語道:";我知道周哥,我全部都知道。";

旁邊的桌子上擺着一臺電腦,卻並沒有關閉,老男人頭像似乎幸福地閃着色彩。我再也堅持不住,淚水奪眶而出。

本書精華以爲您連載完畢,謝謝閱讀 第3866章

「主人,沒有,不過之前空間遠處那些灰濛濛的地方,似乎擴大了不少……」小書說道。

「恩,看起來以後空間晉級,就是擴大地方了吧!」墨九狸聞言說道。

「應該是吧!」小書也說道。

「主人,你現在是什麼實力?在神界還會墊底嗎?」小書好奇的問道。

「不會,之前被雷劈也不是全然沒好處,起碼實力在這裡,不是墊底的……」墨九狸聞言看著外面的寒潭水說道。

「那就好,這樣主人就不用擔心遇到別人找麻煩了!」小書說道。

墨九狸聞言沒有說話,她並沒有小書那麼樂觀,想必自己回來的事情,那些人已經知道了吧!

現在,應該到處都在自己的下落了吧,畢竟神界是對方的天下,自己剛回來,還沒那麼容易對付他們的!

如果寒也回到了神界,現在是不是被對方為難,或者抓住了呢?

墨九狸想到這裡眼底閃過一抹冷芒,不管對方到底抓沒抓到寒,她和對方的賬這一次都必須算清!

過去那麼久了,他們逍遙的日子,是事後結束了!

沒錯,讓墨九狸驚喜的是,不僅自己渡劫被天雷劈的實力增加了不少,讓她不至於到了神界變成墊底的存在,還因為這一次渡劫來到神界,讓她識海中那些模糊的記憶,全部清晰了起來,全部的事情墨九狸都徹底明白了!

包括白未央是誰,翡翠樓是誰為自己建立的等等,從前的疑惑全部都得到了解釋,甚至還有宮本千夏和千落離都是自己徒弟的事情,墨九狸現在也都知道了!

確切的說,墨九狸這次想起的不是她一世的記憶,而是她九世的記憶,這一次是她的第九世,前世二十一世紀是她的第八世……

亦翎等九神,是她第七世契約的九個守護者!

宮本千夏和千落離是她第六世收的兩個弟子!

真正陪了她九生九世的人,除了帝溟寒,紫夜,還有翡翠樓幕後的主子,曾經在每一世都救過自己的黑色面具男子,她的哥哥千源……

同時被墨九狸想起的,還有那個從開始就愛慕帝溟寒,自己身邊的偽閨蜜慕容盈盈,和一個愛慕自己的男人尹哲,這兩個人因愛成恨,可以說是算計了自己九生九世,最後差一點把她弄的魂飛魄散……

如果不是慕容盈盈和尹哲,帝溟寒也不會一次次為了自己,弄的狼狽不已,折損了實力,上次也不會實力都恢復不成,就消失了!

看起來上次寒的忽然間出現,和忽然間消失,都和尹哲兩個人有關係了,墨九狸猜測帝溟寒應該是擔心自己的實力不夠,擔心自己被尹哲兩人察覺到,所以才不得不消失的……

「慕容盈盈,尹哲,這一次我絕對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墨九狸在心裡低聲說道。

說起來,除了前世自己在二十一世紀的時候,沒有被慕容盈盈和尹哲算計到,之前的幾世自己都種了對方的計謀。 第3867章

因此害了很多自己身邊的人,包括寒,墨九狸現在真的是想想就鬱悶的想死……

真的是不明白曾經的自己,怎麼能蠢成那個樣子,一點都無法看穿對方的詭計呢?每次都被同樣的兩個人弄出的來的事情,算計到死,真的是……

現在想想,上一世如果自己不是陰差陽錯成為了墨湮夫妻的女兒,他們兩個人為了保護自己把她送入了前世,讓慕容盈盈和尹哲失去了自己的方向,沒有找到自己!

怕是自己如果在某個大陸上活下來的話,估計還是會被慕容盈盈和尹哲把自己害死吧!

自己活了九生九世,這一世再隕落,她就會徹底消失在天地間了,她和一般的神不同,她只有九世,這也是為什麼慕容盈盈處心積慮的在每一世都要害死自己的原因……

因為只有害死自己九世,她墨九狸才會徹底消失在天地間,否則是無法徹底讓她從天地間消失的!

想到比自己多活了那麼多世,那麼多年的慕容盈盈和尹哲,墨九狸心裡並非沒有一點的擔心!

她現在只是奢望寶寶,和寧兒,還有小澤的存在,別被對方察覺到,如果三個孩子出事的話,她絕對會崩潰的,到時候就算是毀掉整個世界,她也能做的出來!

墨九狸的視線,一直落在眼前的寒潭上,一句話都沒說,本來現在墨九狸身邊的獸獸就少,人更是沒有一個,所以墨九狸自然沒說話了……

墨九狸的思緒,都在識海中那些記憶中!

全部的記憶回來,墨九狸並不想再去查看記憶了,現在墨九狸似乎能理解,紫夜為什麼一直不肯告訴自己實情了,那些記憶真的被自己早點知道,真的是一點好處都沒有,只會讓自己平添鬱悶,和對自己的鄙視,也會讓自己更加想報仇,影響了修鍊!

「哥,你到底在什麼地方呢?是不是因為我的關係,還在受苦?」墨九狸想到除了帝溟寒,紫夜,最為疼愛自己的千源,在心裡呢喃道。

墨九狸在寒潭邊坐了許久,直到天色大亮,墨九狸這才把房子收了起來,把自己的痕迹抹掉,然後想了想拿出自己的靈舟,飛到了半空中,找了一個方向準備離開!

就在墨九狸驅動靈舟打算離開的時候,眼角餘光掃到寒潭一角,似乎有什麼東西從寒潭中一閃而過,墨九狸猶豫了下,從新落在寒潭邊緣……

神識在寒潭周圍包括寒潭內查探著,最後墨九狸發現寒潭底部似乎有一扇門,而哪個位置剛好是自己剛看有光芒閃過的位置!

墨九狸猶豫了下,還是決定去寒潭底看看再說,反正自己剛來神界,也弄不清楚這裡到底是什麼地方,並不急著離開,如果寒潭底有什麼寶貝,能提升自己的實力,那就最好了……

想到這裡,墨九狸直接拿出避水珠,用小金的火焰包裹在衣服裡面,然後向著寒潭底潛了進去……

縱然有小金的火焰護體, 第3868章

縱然有小金的火焰護體,墨九狸也是依舊能感受到這寒潭的冰冷,讓墨九狸再次咋舌,這寒潭水真的是太冷了啊!

很快,墨九狸潛入到了自己感應到的地方,但是卻發現之前神識隱約看到有扇門的地方,肉眼看上去卻什麼都沒有,必須用神識才能隱約看到一個門的輪廓……

墨九狸仔細用神識一看,發現是結界,並非是陣法!

墨九狸直接動手破開結界,因為不想破開后被寒潭水破壞了,所以墨九狸破開結界的同時,用兩顆避水珠弄了一個陣法,這樣不會讓寒潭水靠近門的位置!

等到結界破開后,墨九狸才清楚的看到,是一扇漆黑入門的,不太大的玄鐵門,大概也就能容納一個人進出的樣子……

門上帶著複雜的花紋,看起來像是彼岸花的花紋,墨九狸找了半天,並沒有找到任何的開關,還是小書說了一句,讓她滴血試試看……

墨九狸覺得似乎也沒有別的辦法,所以劃破手指,一滴血液落在門上,接著一陣墨九狸血液的香氣伴隨著一道黑色光芒,眼前的黑色彼岸花門真的被打開了!

墨九狸一愣的瞬間,整個人就被吸了進去,接著意識一黑,什麼都不知道了……

於此同時,聖地之巔

聖主殿內

剛處理完事情的尹哲,沒來由的心裡一陣的煩躁,似乎有什麼不好的事情要發生似的!

於是尹哲匆忙往殿後走去,剛走進紅花閣的門口,就看到慕容盈盈匆忙往外走,尹哲皺眉問道:「盈盈,怎麼了?臉色看起來不太好呢?發生什麼事情了嗎?」

「哲哥哥,我剛才忽然一陣心煩氣躁,非常的不安,你說是不是墨九狸回來了?所以我正想著去找你的……」慕容盈盈解釋道。

「你也感覺到了?」尹哲詫異的問道。

「恩,是的,怎麼了?尹哲哥哥你也感覺到了嗎?」慕容盈盈擔心的問道。

「恩,我剛才來的路上,也是沒來由的一陣煩躁,似乎感覺有什麼不好的事情發生似的,我來找你想去哪個地方看看的……」尹哲說道。

「哲哥哥,你覺得是帝溟寒出了問題?我擔心是不是墨九狸哪個賤人回來了!」慕容盈盈皺眉道。

「不可能的,神界我早就設置了屏障,如果墨九狸回來了,不管她用任何的方式來到神界,只要墨九狸的靈魂進入神界,哪怕是她如何掩飾,我們也會第一時間收到感應的!」

「而且,神界所有城池我們都做了手腳,就算萬一墨九狸用了什麼障眼法,潛入到了神界僻靜的地方,她也不可能一輩子呆在深山不出來吧,只要她去任何一個城池,我們都會第一時間收到感應,都不需要我們出現在她面前,我們就直接把她抹殺掉的……」尹哲十分自信的說道。

慕容盈盈聞言覺得也對,這麼多年過去,整個神界都被他們夫妻掌控在手裡,神界的任何一個城池, 幾乎所有人都去理髮店消費過,理髮是衣食住用行之外需求最廣的服務行業。

當然,我說的是正規理髮店,不是城中村裏每到夜幕降臨才閃着粉紅色燈光的髮廊和洗頭店。

高中畢業之後,我就是用這個理由,說服了爸媽,毅然投身理髮師這個行業,一連六年,轉戰十幾個理髮店,勉強混個溫飽。

說的矯情一些,我喜歡自由的生活,也喜歡身處時尚圈的感覺。要說實話?尼瑪,我今年都二十四了,除了會理髮,別的還會啥?

白色襯衫,修身小西裝,緊身褲,再加上尖頭皮鞋。這是大多數理髮師的標配,好吧,你可以私下叫我洗剪吹,但是請你尊重理髮師這個職業,不然後果會很嚴重。

我這並不是聳人聽聞,三個月前我所在的理髮店裏就有個顧客因爲理髮師設計的髮型不滿意,過來鬧事。結果不出三天,他頭上的頭髮全部脫落,頭皮都已經嚴重腐爛,去了各家大醫院,也沒看好。

最後還是回到我們店裏,又是燒香又是跪拜,纔好了些,只是他的頭髮再也長不出來,頭皮上也留下了如燙傷一般的疤痕。

我私下裏問過我們同事,大家都說從來沒有給他理過發,最後因爲找不到那個給他理髮的傢伙,便破口大罵,揚言要燒了我們店。也正是從他撒潑開始,頭髮漸漸脫落,頭皮也開始腐爛。

當時我的心裏就有些發毛,這件事太詭異了,想起那個頭髮脫落的顧客,我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腦袋,還好,哥的秀髮依舊飄柔。

說出來不怕大家笑,我媽信佛,從小讓我剃光頭,而且頭頂不知道是被誰點了八個戒疤,標準一和尚。

最奇葩的是,她老人家還根據我的姓“羅”,給我起了個拉風的名字:羅漢!我爸竟然也同意?這可是要送我去少林寺的節奏啊。

小時候還好,喜歡看武俠電視劇的我一直都很得意,出去跟小夥伴玩,也有面子,覺得自己是個少林寺出來的武林高手。

漸漸大了之後,我堅決不再留光頭,高中畢業之後投身理髮這個行業,也有這方面的原因。畢竟大多數理髮師,都是留着最酷炫的髮型,當時覺得很帥。

如今,我也如願的留了長髮,時不時換個新發型,但留長髮之後才真心覺得還是光頭好。多省事啊,洗洗臉就順帶着把頭也洗了,不像現在,我每天光打理頭髮都得半個小時。

如果這件事就如此平淡的過去了,也沒什麼,時間會將一些都抹平,一年半載之後,誰還在意?

萬萬沒想到,前兩天,我也遇到了一位前來鬧事的顧客,而且還是位美女。可是,我根本沒有見過這美女,她的頭髮更不是我做的。

那天是陰天,我們店到十點才關門。但平時過了九點之後,基本上就沒什麼人來理髮了,所以我和幾個同事都玩着手機,看能不能搖到美女,下班之後出去爽爽。

當然,像我們這種沒錢的屌絲,很難勾搭到妹子。那天也不知道是不是人品爆發,突然就有人給我發消息:約嗎?

我看了一下對方的頭像,深深的嚥了口吐沫,深溝加大長腿,我的最愛啊!我毫不猶豫的回了句:約!

沒想到對方比我還主動,先加了我的微信,這個時候我才注意到她的名字:小妖精。

“你的技術怎麼樣?純交流技術,絕不談感情,天亮說分手!能接受麼?”小妖精給我發了句。

嘿,正合我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偶爾放鬆放鬆身體,也是應該的。對這種女人,我也不想深交,最好是第二天一大早,誰也不認識誰。

“身體結實,技術過硬,頭像是你本人麼?你可以看看我的頭像,那是我本人,還看得過去吧?”我很急切的回了句。

我沒有騙她,我的頭像上是最近剛做的新發型,還是我們店長親自給我做的,相當帥氣,於是就選了個最裝逼的角度拍了照片,選作頭像。

“你很帥啊,照片是我本人,放心吧。開房費你自己掏,訂好房間後告訴我。”小妖精這次沒有打字,而是發了條語音過來。

她的聲音柔柔弱弱,聽的我渾身酥麻,不自覺的就心跳加速,小腹處一陣火熱。

“哎呀我去,漢子,你走狗屎運了?尼瑪,爲什麼我就搖不到妹子?”突然,我的同事劉超湊了上來,一臉豔羨的說道。

劉超跟我一樣,也是高中畢業後幹了這行,在幾個同事中,我們兩個的關係最好。這廝還真不客氣,直接搶走了我的手機,然後給小妖精發了條語音。

“哈哈哈,放心吧,我這就去訂房間,一個小時後咱們酒店見,怎麼樣?保證讓你爽上天!”

靠,我瞬間就明白了劉超的想法,丫的是想替我去,手機奪走後就沒打算再還給我。

不過想從我口中奪食?劉超明顯太嫩了,我高中時期可是籃球隊的主力,一米八的個子,身體不是一般的結實。

好吧,雖然這幾年我從來沒有鍛鍊過身體,但是跟劉超這個不足一米七,瘦的跟小雞仔似的傢伙比,還是有明顯優勢。一頓胖揍之後,手機再次被我奪了回來。

沒想到小妖精給我回了句:“你的聲音很糙啊,不知道人是不是也那麼糙。我就喜歡糙漢子!”

“你怎麼知道我外號叫漢子?嘿嘿,保證糙!”我猥瑣的回了句。

我也沒騙她,我大名羅漢,外號就是漢子,很多人都這麼喊。而且按照我爸媽的粗獷的培養方式,不是糙漢子纔怪。

跟小妖精勾搭上之後,我就坐不住了,想立刻奔去酒店,開個房間。但還沒到下班時間,店長不說走,誰也不準離開。

我準備就近選一家快捷酒店,不過我沒有直接打電話訂房間,而是跟小妖精說在酒店前等着,到時候滿意了,再開房也不晚。

把酒店地址告訴她之後,她告訴我一定按時到,然後又給我發了張照片,這下終於看到了正臉,身材火爆,那俏臉看起來卻很清純的樣子。我也選了張比較帥氣的自拍照,發了過去。

“你,過來,你看你給我做的頭髮,才一天就變了形,而且髮質變的很差。你們老闆呢?管不管啊!”

正當我熱切盼望着小妖精再發過來幾張勁爆照片的時候,一道尖銳的女高音差點刺穿我的耳膜,我下意識的擡頭看了看,沒想到那人竟然是在跟我說話。

“看什麼看,說的就是你,別以爲帶個髮套我就不認識你了。我告訴你,如果不給我個滿意的答覆,你們店就別想再開下去了!”女高音繼續吼道。

我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女人,戴着大墨鏡,穿着一身黑色風衣,下身黑絲加高跟長靴。雖然風衣把她的身體裹的很緊,身材依然看起來不錯的樣子。

仔細回憶了一下,我昨天根本就沒有給這樣的美女做過頭髮,這不是我推脫,如果我的顧客裏有身材如此曼妙的美女,就算是她半年後再過來,我依然能記得。

“小姐,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你的頭髮不是我做的,我也沒有見過你。”我很認真的解釋道。

外面正是陰天,不知道是不是因爲她進來時帶來了風,我突然覺得很冷,忍不住的打了個哆嗦。

“別狡辯了,就是你,難不成我還會認錯?把你們老闆叫過來!”那美女根本聽不進去解釋。

無奈之下,我們店長只好站了出來,替我解釋,我們店長也表示沒有見過這個美女。

“好啊,你們竟然敢這麼欺騙顧客?你們等着,我絕對會報復的!”說完,那美女憤然離去。

臨走前,她拿下了墨鏡,惡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更是讓我渾身一顫。她臉色有些蒼白,氣質很冷,雖然人長的漂亮,但是卻讓人覺得很難以接近。

“店長,我……”

我剛要解釋,店長就衝我擺了擺手,笑着說道:“我知道,這根本沒你什麼事,是她來搗亂。不過你放心,她敢跟咱們店作對,遲早會後悔的。”

看着一臉風輕雲淡的店長,我突然覺得他的微笑很詭異,有種意味深長的感覺。難道,之前那個來鬧事的顧客,也是被店長下了毒手?

我迅速搖了搖頭,清除了腦海中這個不切實際的想法,店長爲人一向都很和善,怎麼會做那種事情?

“漢子,看不出來啊,你的桃花運這麼好,又有美女來主動找你。”那美女走了之後,劉超很猥瑣的衝我笑道。

尼瑪,還是別了,這樣的桃花運,我寧願沒有。我拿起手機看了看,小妖精沒有什麼回覆,如果說有桃花運,小妖精纔是我的桃花吧。

好不容易熬到了下班,我火急火燎的就往酒店趕。剛剛到酒店門口,就看到了一個窈窕而高挑的身影,我在心中暗喜不已。

小妖精穿的很隨意,寬大的T恤搭配緊身牛仔褲,將她的優點全部展現了出來。寬大的T恤領子很寬鬆,露出深深的事業線。而緊身牛仔褲,則是把那條大長腿凸顯的淋漓盡致。

我們兩個有些羞澀的打了招呼之後,便一起去開了房間,她先洗澡,我脫得精光,躺在牀上憧憬着待會的美好時光。

突然,手機響了,是一條微信。我拿出手機,看了看,竟然是小妖精發來的語音。

“我已經到酒店樓下了,你在哪?”點開之後,竟然是這麼一句。

可能是剛纔網絡信號不好,有些延遲吧,我暗想。不過片刻之後,手機再次有了動靜,是小妖精的視頻邀請。

我點了接聽,暗想,這小妞還真有情趣,洗個澡還要跟我視頻一番。視頻那頭看起來很暗,一張漂亮的臉,出現在手機屏幕中。

“你幹嘛呢?是不是逗姐姐玩啊?我都到酒店樓下了,你死哪去了?不想玩就直說!”

我頓時就愣住了,這聲音,這臉……確實是小妖精啊!

看着手機視頻另外一頭那張有些熟悉的臉,我的大腦有些短路,那個是小妖精,可是在洗澡的是誰? 第3869章

神界的任何一個城池,哪怕是偏遠的小城都沒放過,墨九狸是不可能到神界的,這麼看起來或許真的是帝溟寒出了問題……

「哲哥哥你說的沒錯,那我們去看看帝溟寒吧……」慕容盈盈說道。

「恩,我安排一下,明天我們就啟程去看看……」尹哲說道。

「好,我陪你去!」慕容盈盈說道。

或許是因為剛才的不安,尹哲倒是沒拒絕,這樣他們兩個人都能安心一點兒……

聖地之巔,空中的天地殿頂樓

帝溟寒怎麼也沒想到,紫夜的幫助,卻只是讓他離開了一段時間而已,然後自己的意識無端又回到了本體,因為上一次強行離體,讓原本可以很快醒來的暗護法和忘川變得更加虛弱,最後無法醒來!

帝溟寒的意識回到體內,就察覺到這個地方有人來過,而且留下的氣息還是讓自己十分噁心的氣息,此刻的帝溟寒還不知道,上一次紫夜幫他,只是為了不讓他忘記墨九狸罷了……

帝溟寒現在雖然沒有和墨九狸一樣,想起全部的事情,但是感受到這個地方不再安全的時候,他是絕對不會再留下的,不管怎麼樣他都必須快點恢復自己的實力,這樣才能去把九狸帶回神界……

想到這裡,帝溟寒的神識掃了眼身邊沉睡的暗護法和忘川,直接用自己的辦法,把兩個人喚醒!

忘川和暗護法醒來后就察覺到自己的實力變得無比強悍,還沒來得及震驚呢,就聽到帝溟寒說道:「帶著我離開這裡,忘川把我戒指裡面九狸放的幻境陣盤拿出來,別讓人察覺到我們不在……」

「是,主子!」忘川聞言說道。

畢竟都是跟著帝溟寒的人,跟帝溟寒心意相通,很快忘川和暗護法布置好一切后,帶著墨九狸的身體直接離開了天地殿頂樓,抹掉了他們的痕迹,來到了天地殿地下的密室中……

這個時候帝溟寒自然不可能離開天地殿了,這裡本來就是他的地方,他不呆在頂樓,是因為察覺到有人破開他天地殿周圍的結界,來過頂樓,這才讓帝溟寒選擇離開的……

忘川和暗護法把帝溟寒移動到天地殿的地下密室后,兩個人剛想問帝溟寒還需要做什麼的時候,就發現自己的生意無力,意識模糊,兩人一驚看著帝溟寒道:「主子,我們……」

「沒事了,睡吧!」帝溟寒淡淡的說道。

隨著帝溟寒的話落下,暗護法和忘川紛紛倒在帝溟寒的身邊,再次陷入了沉睡!

帝溟寒看了眼忘川和暗護法身上淡淡的金色光芒,無奈的輕嘆一聲,看起來這一次不知道要多久才能恢復過來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