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次的事兒,完全是因爲那隻鬼就在他心裏!

要是他對人家夏小沫沒那個意思,心裏沒裝着她,這事兒根本就不可能這麼順利,或者說,張昊天也根本就不可能這麼輕易的被她給迷惑住了!

“哎,英雄難過美人關!”周偉光唉聲嘆氣的說着。

“去你的!你才難過美人關!”張昊天不服。

“對啊,我確實過不去,但是你就過得去嗎?直接說吧,都不是外人,也別廢話了,你想怎麼樣?是直接超度了那個夏小沫呢,還是就這麼直接幫你咔嚓了?”這會兒周偉光的臉上已經還上了嬉皮笑臉的樣子了。

這話真的就是一句玩笑話,因爲周偉光知道,張昊天是不會真的對夏小沫怎麼樣的,那可是他心尖上的疼啊!

不過,一想到這個,周偉光默默的朝着周瑩瑩的方向看了一眼,心說這張昊天對那個夏小沫還真是用情夠深的,所以啊,自己這個本家的妹妹,還要多努力了!

周瑩瑩被他看的難受,趕緊瞪了他一眼,“你說他呢,看我做什麼?”這傢伙腦袋真的是有問題,也是真的應該帶他去看醫生,真是的,有看自己那眼神,看看張昊天不好嗎?

“看你好看!”周偉光陰陽怪氣的說着,心說自己好像喜歡看她一樣,真是的!自己有那時間看看別的妹子不好嗎?看她還不是幫她着急啊,愁死自己了!

周瑩瑩狠狠的瞪了周偉光兩眼之後,再也不說話了。

本來是想着要改變一下話題,之後也好緩和一下房間裏的氣氛的,可這會兒,氣氛仍舊還是尷尬的,甚至比剛纔還要尷尬!

周偉光看着周瑩瑩還有張昊天那副樣子覺得沒意思,輕輕的咳嗽了兩聲,“行了,這事兒也交給我了,畢竟我對這種東西還是多少有些經驗的。”

“你?”張昊天瞪大了雙眼看着周偉光,想知道他這話是什麼意思,還有,他會如何處置夏小沫。

“是啊,不是我,難道還是你啊!”周偉光這煩人的脾氣又上來了。

實際上週瑩瑩這會兒也很好奇,周偉光的確是相當合適的人選,之前自己就親眼看到過他處理那些老鼠啊,蛇啊,之類的東西,現在雖然還不知道夏小沫另外的那部分是什麼,但是周偉光肯定有辦法。

“你有什麼計劃?”張昊天繼續往下問。

“沒什麼計劃!不過,我覺得我可以拿你當誘餌!”周偉光笑呵呵的說着。

“誘餌?”周瑩瑩和張昊天幾乎是異口同聲的說着。

“是啊,你看啊,那個夏小沫的目標是你,她雖然現在走了,但是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你的,肯定還是會回來找你的,所以,你肯定是最佳誘餌了!”周偉光笑呵呵的說着,眼睛裏還像是在閃爍着什麼東西一樣。

“那不行!”周瑩瑩第一個反對,“這萬一要是有個什麼三長兩短的,那不是要完蛋了?”

算下來,他們的目標就是張昊天了,不管是迷惑他,還是傷害他,這事兒都不太好辦,算下來也都是吃虧的,所以這件事兒,堅決不行!

再說了,自己找周偉光一起,本來就是要把張昊天從他家裏弄出來,之後藏起來的,現在倒好,還要招搖過市,當什麼誘餌,這事兒啊,那是堅決不可以的!

看着周瑩瑩反對,周偉光倒是也不着急,“那你說說,你有什麼好的辦法?” 聽着周偉光這麼說,周瑩瑩忽然不知道應該說什麼纔好了。

不得不說,周瑩瑩腦袋裏只想着保護張昊天,根本就沒想要如何解決了夏小沫,張昊天畢竟比夏小沫要重要的多!

還有,就算是不用張昊天做誘餌,貌似也差不了多少吧!

想來想去,周瑩瑩簡單的表明了自己的態度,自己就是要保護張昊天,至於其他的,全都交給周偉光解決好了。

周偉光簡直哭笑不得了,“我說,你不能這麼欺負我啊,不好解決的事兒都交給我,那我怎麼辦啊!”

“你不是厲害嗎?你不是有辦法嗎?那你就自己想辦法解決啊!我們就是要安全,至於其他的,暫時還沒想出來!”周瑩瑩說的倒是理直氣壯的,也不知道從哪兒來的勇氣。

不過這事兒也確實不能怪她,畢竟不管是父親還是爺爺,臨終之前都交代自己千萬要照顧好張昊天,不能讓他有任何的閃失,所以,周瑩瑩是不可能把張昊天放在第二位的!

這會兒聽着周瑩瑩這麼說,周偉光忽然冷笑起來,“我有本事?我自己解決?你們搞搞清楚好不好,這是我的事兒嗎?這和我有半毛錢關係嗎?要不是張昊天讓我來,我纔不會管你們那些沒用的事兒呢!真是的!”

“行了,說那麼多幹什麼,一句話,管還是不管。”張昊天原本就不是個喜歡求着別人的人,聽着周偉光這麼說了,張昊天多少也有些着急了。

“真是的,管!我上輩子真的是欠看你們的!”周偉光也是相當的無奈了,自己也真是見皮子,好好的就不能在家裏玩個遊戲看個電影嗎,爲什麼要好奇這裏面的事兒?現在好了,直接就把自己給搭進去了!

這以後的日子還不知道咋樣呢,就不說以後的日子,就說自己這次還不知道能不能有命回來呢!

“真費勁,早說你要幫忙,何至於說這麼多廢話啊!”周瑩瑩聽着周偉光的話,白了他一眼,酸溜溜的說。

周偉光忽然有一種裏外不是人的感覺,自己明明是來幫嗎的好不好,爲什麼要這麼擠兌自己?自己也是會傷心難過有情緒的!

既然周偉光也都表明自己的態度了,張昊天也就沒再繼續說什麼,只是開始嘆氣,想知道最近的這些事兒,到底應該怎麼解決了纔好。

“現在的事兒很麻煩,我先捋順一下。”張昊天輕輕的咳嗽了兩聲,臉上的神情也開始變得嚴肅起來。

“第一件事兒就是李不忘又出現了,並且還要復活了他的父親,就他一個人就夠可以的了,要是再把他父親復活了,到時候肯定更麻煩,所以咱們需要想想怎麼阻止李不忘。

第二件事,李不忘復活他父親的地點選在那家商場的樓上,那地方聚集了那麼多隻鬼,有好的還有壞的,最近一段時間開始頻繁害人,這終歸不是什麼好事兒,所以咱們在解決李不忘那事兒的時候,還要想辦法解決一下那個商場樓上美食城的事兒。

第三件事,夏小沫的事兒,這事兒我就不用多說了,你們兩個全都知道,雖然我跟她生前有一定的感情,但是這件事兒已經翻篇了,現在是她出來害人,要怎麼對付她,怎麼解決她?”

張昊天總結着最近發生的事兒,一會兒看看周瑩瑩,一會兒看看周偉光,想知道他們兩個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可以說出來,大家一起研究研究。

可不等三個人開始討論呢,周瑩瑩忽然眼睛一亮,“其實還有一件事兒,你忘記了那本書的事兒了!”

“什麼書?”周偉光好奇的問着,這居然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事兒!

被周瑩瑩一提醒,張昊天忽然也想到了,“對!還有那本書的事兒,這事兒也是個麻煩事兒啊!”說着,張昊天簡單的又把那本書的事兒全都說給了周偉光聽。

周偉光也是聽得一愣一愣的,“什麼?竟然還有這種事兒?”這可是自己之前從開沒聽說過的,這貌似也太邪門了點兒吧!

“還真的就有這種事兒,我跟你說啊,我當天晚上費了很大力氣找那本書,可就是找不到,結果第二天早上,我就在一個墳包上面醒來,我當時是直接趴在上面的,渾身上下都是土,但是我當時根本就沒有記憶,有的最多也就是一個不太敢確定的夢境,總之,就是很奇怪。”周瑩瑩簡單的說着,眉頭也不由自主的皺了起來。

那本書可不是什麼好東西,要是被別有用心的人弄了去,或者是傷害到什麼人,那可就不太合適了。

“我還真是第一次聽說這樣的事兒,不過,我覺得可以問問我爺爺,他見多識廣,肯定能知道不少的事兒。”周偉光弱弱的說着,不過,心裏也是沒底。

爺爺確實知道不少事兒,但是爺爺也喜歡給自己講故事,但凡是爺爺知道的東西都會講述給自己,讓自己積攢經驗,說的白一點兒,就是爺爺希望自己可以踩着他的肩膀繼續往上走。

可這麼多年,爺爺可從來沒跟自己說過類似的事兒,這能不能證明爺爺也不知道這事兒呢?

周偉光的心裏沒底,但是想着,爺爺是個有本事的人,回頭就算是爺爺不知道,肯定也會幫自己問問他那些老夥計的,興許他們中間誰知道也說不定呢!

“既然這樣,那就再好不過了,這件事兒就交給你了,現在咱們研究一下其他的那些幾件事兒。”張昊天一副分配任務的樣子。

周瑩瑩也好,周偉光也罷,全都沒再說話,都瞪大了雙眼看着張昊天,像是在等着他繼續往下說似的。

可就在張昊天準備開始說話的時候,窗外忽然出現了一張熟悉的臉,小女鬼丫頭的臉!

張昊天心裏猛地一驚,心說這丫頭怎麼在這個時候出現了,還有,看着她現在這個樣子,怎麼都不像是餓了好多天的樣子,這是怎麼回事兒,再就是,爲什麼她的眼神那麼奇怪,貌似,是惡毒?

當這個詞彙出現在張昊天腦海裏的時候,張昊天后背一陣冰涼。

不管怎麼說,丫頭終究是一直女鬼,還是隻被飼養的女鬼,之前周瑩瑩幾次三番的警告自己,千萬不能對丫頭太好了,還有,不管怎麼樣,堅決不能給丫頭太多的鮮血,不然,她的本事越來越大,也就越來越不好控制,但是自己貌似真的給了她太多的鮮血了。

之前不止一次丫頭對自己說太餓了,甚至還跟自己說,要是不給她吃飽了,她就沒力氣幫自己做事兒,如今想來,這事兒貌似有些不太正常。

或許,丫頭真的是預謀對自己不利也說不定呢!

還有,周瑩瑩也還告訴過自己,說是之前那隻男鬼回來,把他跳樓的經過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說是丫頭幻化成他兒子的樣子,誘導着他跳樓,並且還從他的身上帶走了不少的怨氣,怒氣,當時的自己是相信丫頭的,想着這事兒裏面沒準兒有什麼誤會也說不定,畢竟鬼也是人變化的,一樣也會說謊話,可如今看來,自己還真的要重新衡量這件事兒了。

越想,張昊天心裏越沒底兒,但是作爲主人,張昊天還是拿起了架勢,衝着丫頭輕蔑的說了一句,“你來做什麼?”

丫頭嘟了嘟嘴,像是十分委屈一樣,也就是鬼沒有眼淚,不然,丫頭這會兒肯定已經淚流滿面了。

“怎麼,還委屈你了不成?”張昊天繼續十分不滿的說着。

就不說別的,就說這次自己被夏小沫控制了,丫頭袖手旁觀就是個事兒!這就叫做不管主人了!

她都捨得不管自己了,自己爲什麼還要好生好氣的跟她說話?

丫頭也不傻,自然知道張昊天的疑慮,要是可以的話,丫頭真的很想直接爆發,徹底擺脫現在寄人籬下的日子。

然而,現在時候還不到,自己的“翅膀”還需要再豐一些纔可以,所以沒辦法,唯有低頭了。

“我以爲你不要我了!”丫頭裂開大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只是,根本就沒有眼淚。

哭聲讓張昊天,周偉光,周瑩瑩,心裏全都不太舒服,這人哭都不見得好聽了,更何況是鬼哭?

“有事兒直接說,不用跟我哭天抹淚的。”要換做是其他時候,張昊天肯定已經心軟了,但是今天,張昊天心裏沒有半點兒波瀾,甚至還有些煩躁。

“我,我,我就是以爲你不要我了。”丫頭哽咽的說着,仍舊還是剛纔的話,沒有什麼改變。

“這不可能,你是我養的小鬼,不管什麼時候,你都是我手上的棋子,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明白你的任務,你需要好好的保護我,幫我做事兒,這也是我繼續養着你的目的,不然,我爲什麼不養一隻小貓或者是小狗?”張昊天陰陽怪氣的說着。

所有這些話都是張昊天故意說的,目的就是希望丫頭可以順着自己的心思,如果她有改過自新的意思,自己也會念在三叔的份兒上不予追究過去的事兒,但是如果她真的做不到,那自己還真的要好好想想這丫頭的去留問題了!

“我,我,我也想幫你的,可我的能力太低了,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所以我才,我才……”丫頭繼續尷尬的解釋着,說到後面的時候,看到張昊天臉上那不是很好的神情,直接不敢往下說了,生怕張昊天瞬間翻臉。

張昊天也不是傻的,就算是自己比較心軟,但是也知道一件事兒,這丫頭要是真的想幫自己,肯定會不遺餘力的,但是就之前她的表現來說,根本就是藉着夏小沫的臺階,不太管自己的事兒了!

這次也就是自己和周偉光商量好的,他肯定會出現幫自己一把的,要不然啊,真的指望這丫頭來幫自己,那絕對就是不可能的了!

張昊天忽然開始納悶三叔爲什麼要讓自己養着她了,對自己有什麼好處呢?

“行了,我現在沒時間,也沒心情跟你說這個事兒,你先回骨灰罈裏,有什麼事兒以後自說。”張昊天儘量壓制着自己的爆脾氣,看都不看一眼丫頭,就這麼不鹹不淡的說。

丫頭沒再吭聲,只是雙眼滴溜溜的轉悠了兩圈,把房間裏的人看了個遍,甚至連他們臉上的神情都不放過,之後,丫頭裝出一副很可憐的樣子,轉身漸漸的消失不見了。

這丫頭剛一走,周瑩瑩就等不及了,“你打算怎麼處置這隻鬼?”想來,要是張昊天真的打算處置丫頭,自己多少也算是能給那隻男鬼一個交代了,即便是人家根本就不需要這樣的交代,可自己不能真的什麼都不給啊!

張昊天抓了抓後腦的頭髮,“這事兒回頭再說,還是先研究一下現在什麼事兒比較着急,排一下順序,先解決哪個,後解決哪個。”

周瑩瑩聽了張昊天的話,眉頭再次擰了起來,又看了周偉光一眼之後,周瑩瑩這纔再次開口,“我覺得吧,還是先解決你的陽壽問題比較好,早點兒把你的陽壽要回來,其他的事兒再繼續也來得及。”

這事兒也正是周瑩瑩非常擔心的,之前自己只知道那個老太太拿走了自己和張昊天的陽壽,根本就不知道有多少,就更加不知道張昊天現在剩下多少。

要是剩下的還很多,那這事兒也就這樣了,可如果所剩無幾了,那這張昊天可就隨時都能一命嗚呼啊!

所以不管什麼事兒之前,最好還是趕緊把張昊天的陽壽給弄回來比較好。

周偉光也贊同周瑩瑩的想法,輕輕的點了點頭,附和道:“我覺得她說的很有道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你的陽壽了,我看啊,你還是儘早解決你的陽壽問題比較好,這種事兒可不是能拖延的。”

“我知道,但是也不差這一天兩天的,再等等。”

張昊天沒答應他倆的提議,心裏總覺得這麼多天都過來了,也不差這一天兩天的了,再說了,自己怎麼就這麼點兒背啊,就在這一兩天當中陽壽耗盡?

周瑩瑩臉上的神情瞬間凝重了,想要說服張昊天的,可這會兒張昊天已經打定了主意了,根本就沒辦法改變了。 看着張昊天十分堅定的樣子,周瑩瑩也不好多說什麼,周偉光就更不知道要說什麼好了!

房間裏的氣氛瞬間又變得詭異起來。

張昊天輕輕的又咳嗽了兩聲,“現在還是說點兒別的吧。”

話音剛落,耷拉着腦袋的周瑩瑩和周偉光全都擡起頭來看向張昊天,像是在等着聽張昊天接下來要說什麼似的。

張昊天看着他們兩個都看向自己了,也不墨跡,直接開門見山。

“夏小沫已經離開我這裏了,也就是說,她的那個主人了李不忘現在已經知道咱們這邊的情況了,你們說,他會不會在商場樓上加大防守,讓咱們根本就進不去?”

這事兒也正是張昊天現在最擔心的一件事兒。

那地方自己進去過的,本來就邪門的很,要是再多加一些鬼的話,回頭那地方簡直就能變成人間煉獄了!

就不說別的,就說現在那個商場裏面,那些被各種鬼試穿過的商品,要是被賣掉了,真的穿在一個陽氣比較弱的人身上,那可就是大事兒了!

輕則大病一場,嚴重點兒,直接就一命嗚呼了!

要是那地方的鬼加大力度,鬼身上的怨氣也好,陰氣也罷,全都會變得更加嚴重的,回頭就算是八字不弱的人用了那些商品,也會多少出一些事兒的!

張昊天不敢繼續想下去,只能在心裏默默的告訴自己,這不是真的,這種事兒一定不會發生的!

可心裏雖然是這麼想的,但是張昊天自己心裏也明白。

李不忘是什麼人啊,那可是一門心思的想復活這個復活那個的人,他爲了能達成自己的目的,根本就已經不擇手段了,還什麼加大那些鬼的怨氣呢,估計更糟糕的事兒他都能做的出來!

周瑩瑩這會兒正好跟張昊天想到一起了,不等張昊天把心裏的想法說出來呢,她就已經開始慢慢的說了起來了。

張昊天心裏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就像是周瑩瑩窺探了他的心裏,知道了他的各種小心思一樣。

如果這會兒房間裏沒有周偉光的存在,房間裏僅僅只剩下週瑩瑩和張昊天,那他肯定會問問周瑩瑩,是不是什麼時候學會了讀心術了。

周偉光聽着周瑩瑩的話,再次輕輕的點了點頭,“你說的都有道理,所以呢,咱們最好趁早,不然啊,回頭那些鬼要是真的衝出來了,或者是真的被複活成功了,再或者有其他的結局,肯定都不是大家想看到的。”

“是,但是現在這事兒就卡在這裏了,要是真的把那些鬼放出來,要如何抓住他們?還有,那裏面肯定還會混合着一些不怎麼好的鬼,死後他們心裏的怨念被放大到無數倍,還不知道他們離開了那座商場之後會做什麼呢!所以,如何抓住他們,現在就又變成一件事兒了。”

周瑩瑩忽然有一種又回到起點的感覺,剛纔研究這麼半天,不就是在研究這些事兒嗎。

心裏忽然有一種憂傷的感覺,周瑩瑩默默的從椅子上站起身,自顧自的朝着窗口走了過去,想推開窗戶透透氣。

周偉光轉頭看了周瑩瑩一眼,也沒多說什麼,張昊天更是沒什麼要說的,不就是透個氣,還能咋樣呢?

然而,當週瑩瑩推開窗戶的時候,忽然發現不遠處竟然飄來一團黑色的東西。

那東西一會兒是圓形,一會兒有變成像是人一樣的形狀,但是周圍都很模糊,根本就看不出來那東西到底是什麼。

周瑩瑩心裏一驚,趕緊招呼着張昊天還有周偉光,讓他們一起過去看看。

這如果是好東西也就罷了,要是不是什麼好東西,還是趁早收拾掉比較好,省的夜長夢多。

張昊天順着周瑩瑩手指的方向看了一眼,也覺得奇怪,“這是什麼情況?只是路過這裏呢,還是故意經過這裏的?”

如果說只是路過,那也問題不大,畢竟這世界上沒有完全乾淨沒有鬼經過的路,自己直接讓開別撞上也就是了,畢竟被鬼撞上不是什麼好事兒,弄不好還要倒黴或者生病的。

但是如果真的是故意到這裏的,那這傢伙的目的又是什麼?爲什麼一定要經過這裏呢?

周瑩瑩不知道,張昊天不知道,周偉光就更加的不知道了!

只是,看着這東西的樣子,並不像是真的經過這裏,一般那些經過的,都不會故意的繞開什麼,直接穿過去就是了,因爲在那些鬼的眼裏,只有別人躲開他們,並不存在他們躲開別人的事兒。

要是這麼看來,這隻鬼應該是帶有一定目的性的,雖然目的不在房子裏的三個人身上,但是這目的地應該也在附近範圍了。

然而,這附近有什麼人值的變成鬼的目標的?

張昊天這會兒也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了,轉着頭四下看着,腦袋裏也開始不停的想着這附近是否有那種能變成目標的人。

可這種事兒誰又能想的出來呢,他們甚至就連那人爲什麼會變成目標都不知道,這原因可能是一些大事兒,但是也很有可能是一些小事兒,根本就沒辦法察覺的到。

周瑩瑩眼看着那團東西漸行漸遠,在默默的嘆氣之後準備拽上窗簾,這也是她這段時間的習慣,因爲她總覺得窗外會突然出現什麼可怕的東西,要是有窗簾遮擋着,或許能稍微好一些。

只是沒等她真的拽上窗簾呢,就看到不遠處,那老太太的孫子楊光,正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過來。

周瑩瑩心裏一哆嗦,心說這傢伙怎麼找到自己的?難不成,他是一直跟着自己的嗎?

要真的是這樣的話,那這事兒還真的要搞清楚了,看看他到底有什麼目的,爲什麼要這麼做。

楊光這會兒也已經看到了周瑩瑩,同時也看到了她身邊的周偉光還張昊天,這讓楊光稍稍皺了皺眉,遲疑了一下之後,最終還是走到了窗子邊上。

“我可找到你了。”楊光傻笑着說,看着那張臉,再看着那副表情,憨厚的真的讓人覺得他是好人,永遠都是的那種。

“你找我?找我做什麼?”周瑩瑩覺得奇怪,這傢伙好端端的來找自己做什麼?難不成是有什麼重要的事兒嗎?

還有,他不是應該離開人世間了嗎,爲什麼還會出現在這裏?

周瑩瑩不理解,所以這會兒也就只能站在那裏,等着楊光的答案。

張昊天和周偉光看着面前的一人一鬼,聽着他們的對話,心裏也都明白了,他們兩個肯定是認識的,於是張昊天衝着周瑩瑩使了個眼色,那意思就是在問她,外面的那隻男鬼是誰,還有,是否有什麼目的。

周瑩瑩簡單的把之前的事兒說給了張昊天和周偉光,順便還簡單的介紹他們和窗外的楊光認識。

此時楊光眼睛裏忽然閃過了什麼,但是周瑩瑩並沒有看到。

“是我奶奶讓我來找你的,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就等你一起了。”楊光簡單的說着,並且說的時候明顯有一種十分開心的感覺。

“準備什麼了?”周瑩瑩被楊光說的愣住了,他們這是要準備什麼?還有,爲什麼要等着自己?

張昊天和周偉光心裏也十分好奇,但是誰也都沒說話,就這麼等着周瑩瑩,想看看她能問出什麼來,自己也省的打岔了。

“你都忘了啊!我奶奶說了,先要報答你,所以幫你解決一下那個商場裏的事兒。”楊光說的簡單,但是相當的震撼。

這讓周瑩瑩,周偉光,張昊天,全都心裏咯噔一聲,也全都雙眼瞪大,想知道那傢伙想要如何解決那邊的麻煩。

“行了,你們也別都看着了,我帶你們去找我奶奶,到地方她再詳細的跟你們說!好像還有一些事兒需要你們,到地方再說吧。”楊光說的也簡單,臉上還掛着憨笑,看起來標準的無毒無害,甚至還帶着一些傻。

周瑩瑩對於這個陽光是沒有什麼懷疑的,聽着他這麼說了,也趕緊催促着張昊天和周偉光,讓他們抓緊時間跟着過去看看,商場那邊的事兒早點解決了,也省的拖的時間越長越麻煩。

張昊天心裏也十分好奇,心說自己和周瑩瑩還有周偉光都解決不了的難題,爲什麼到了那些鬼的手上,倒變得相當的簡單了?

還有,他們到底是用什麼樣的方法解決的?會不會像是之前自己想的那樣,造成很嚴重的後果?

周偉光本來就不是很知道當中的事兒,但是看着周瑩瑩也好,張昊天也罷,全都收拾着自己的東西準備跟着那隻鬼走,乾脆,也順手裝了幾件自己平常帶的東西,準備跟着過去看看再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