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呆呆的望着火堆,不一會兒眼睛迷離,竟然看到了爺爺憨憨的樣子。

我一怔,仔細去看時,才知道那是幻覺,根本就不見爺爺的一絲影子。

我苦笑一下,記憶裏的爺爺一副淳樸山民的樣子,哪裏像那個黃道士那樣的仙風道骨?

曾經相依爲命的爺爺,如今也像個謎團,讓我說不出的疑惑,說不出的茫然。

我吐了一口氣,或者這一切等見了阿嬤之後,多少會有些清晰的脈絡理出來吧!

當然,前提是阿嬤肯說的話!

一夜無話,等到第二天我的精神好多了,就和阿牛一起上路去妖墓。

這一路,我不但嗅到一股很難聞的味道,還見到路邊枯萎的野草。那枯萎的野草,顏色焦黑,好像是煙火燻烤過一樣。

“師父,這裏的味道很難聞,是不是瘴氣啊?”

阿牛難受的用袖子掩了鼻子,臉上稍微的有些泛青。

我這才恍然大悟,那難聞的味道不是瘴氣,因爲瘴氣簇擁成團,這眼前的味道卻是無形的。

我百毒不侵,自然不會感覺難受,阿牛就不同了。

偏偏這時候盤綺羅又不在,要不然直接問她要避毒的藥丸即可。

眼下,沒藥丸讓阿牛避毒,我只能用靈符,效果不算太好,但至少讓阿牛不會中毒太深。

“前面的味道好像更重,要不然你就留在附近,不要跟過去了!”我擔心阿牛的安全。

阿牛猛地搖晃腦袋,“我要跟師父一起。”

我犟不過他,心想着前方就會見到盤俊和盤綺羅,到時候問他們要解藥就好了。

這樣也就不再攔住阿牛了。

剛想說那就趕緊走,前方突然一陣炁場烹動,一股勁風直對我這邊襲擊過來。

我精神頭沒那麼足,一時大意失察,發覺時那股炁場已經襲近。

我這時也看清那似乎是隻白色的妖物,微微成個人形,爪子上厲甲森亮如刀。

那妖物實在太快了,眼看我就要被擊中,突然有一隻大手掌抵在我背上,一股強勁的真氣瞬間注入我的四肢百骸,我下意識的抖了一下身體,氣沉丹田,怒吼一聲,雙掌前擊,將那個妖物硬生生逼退幾步。

下一刻,阿牛一個箭步衝前,手裏的匕首勁猛的砍在那個妖物身上。

這一匕首,阿牛是用了死勁兒的,匕首雖短下,但依舊將那妖物從上到下劈開一道,那妖物瞬間應聲倒地。

我這纔看清那是個長滿白毛的殭屍。

當即不敢怠慢,一道符籙送它,將它送回老家。

戀戰新夢 驚魂未定,我倒吸一口氣,按說白毛僵在殭屍等級中也算是頂級妖孽,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被解決了——

我猛回頭望向阿牛,實在無法想象,他居然有那麼厲害的真氣,就剛纔的修爲,他的道修只怕在我之上。

還真是真人不露相嗎?

我呵呵一笑,“阿牛,雖然你救了我,但是有一筆賬,爲師的還是要和你好好算算才成!” 墨九狸和帝溟寒站在一邊看著四個人的好戲,讓墨九狸有些意外的是馮香菱,沒有想到這麼一點兒事情,就讓她身上的氣息徹底消失,看起來這對雙胞胎姐妹,也沒到無藥可救的地步,也終於明白齊老為什麼,會因為她們姐妹來跟自己求情了!不只是因為齊老和馮院長的關係,怕是齊老也知道她們還有救……

想到這裡,墨九狸的唇角微揚,帝溟寒感知到墨九狸的想法,有些不贊同的在心裡說道:「你現在懷孕了,不要理會別的!」

「沒事,我都答應齊老了,而且你不覺得我們缺少兩個婢女嗎?」墨九狸在心裡笑著回道。

「不覺得,需要做什麼,我幫你就是了,要婢女做什麼!」帝溟寒直接說道。

「端茶送水,洗衣服,難道這些你也要做啊!」墨九狸笑著道。

「嗯,這些我也能做,只要是你的事情,我都不想別人動手!」帝溟寒絲毫不在意的說道。

墨九狸聞言心裡微暖,但是既然這對姐妹還有救,她又答應了起來,就順手做一次好事算了!帝溟寒知道自己阻止不了墨九狸,也只能無比寵溺的看著她了……

「兩位師妹,我們也是沒有辦法,你們還有齊老和院長做靠山,就算我們兩個今天走了,你們也絕對不會死的!所以,你們能不能……」白衣男子木易看著馮香菱和馮香雪說道。

「咳咳……我要聲明一點的是,你們選擇好了,讓那兩個人活下來,那兩個人就可以動,只要殺死其餘兩個人,才可以離開!」墨九狸這時輕聲咳了咳故意的說道。

「上官狸,你什麼意思?」木易聞言怒問道。

「字面上的意思,如果你和你的大師兄選擇活著,而她們姐妹也沒意見,那麼你們兩個殺了她們姐妹就可以走了,不然你覺得我為什麼要放走你們?」墨九狸聞言笑著說道。

「你……為什麼你不自己殺了她們?」木易怒道,他們如果殺了馮香菱姐妹,就算走了豈不是也會被院長追殺嗎?誰不知道院長老來得女,對馮香菱姐妹無比的寵愛啊!

「白痴,我怎麼可能給自己惹麻煩呢?要怪就怪你們自己蠢,願意送上門來!」墨九狸諷刺的看著木易說道。

「我的耐心有限,希望你們選擇的快一點兒,免得我等會兒後悔了,四個都要死!」墨九狸看了眼木易和沈航故意說道。

「你……」沈航和木易聞言怒,卻愣是不知道說什麼,誰讓他們現在被人控制著呢。

「姐姐,我們怎麼辦?」馮香雪看向自己的姐姐問道。

「我們不能死!」馮香菱看著妹妹馮香雪說道。

「上官狸,我們姐妹要活著,你要如何才能放過我們?」馮香菱背對著墨九狸和帝溟寒大聲的問道。

「你確定,你們想活著?」墨九狸微微一笑問道。

「是,我確定,無論你有什麼要求,我們都答應!」馮香菱堅定的說道。 ?阿牛一副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的樣子。$免費提供閱讀

懵憨的問我,“師父,你在說啥啊,我怎麼聽不懂?”

我呵呵一笑,“不懂嗎?很快就懂了!”

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着阿牛胸口就是一掌。這一掌,我使出八九成的功力,原本就是要逼阿牛爲了自保露了功修。

哪知他竟然硬生生的接了我這一掌,身子在我的掌力下硬是被震出去踉蹌數步,阿牛一撫胸口,一口鮮血就噴了出來。

阿牛這一招捨命,當時是嚇壞了我,但冷靜下來,卻讓我更加狐疑。

跟了我這麼久,阿牛不是一點兒修爲也沒有的。他現在卻散開了修爲,硬生生的捱了我一掌,什麼用意?我再清楚不過!

苦肉計嘛!

我心裏自責,眼底卻越來越冷。

“你既然受傷了,就不必跟着我繼續往前走了,回盤寨吧!寨子裏的人雖排斥我,但你是個憨厚實誠的人,他們應該不會太爲難你。你養好傷,該往何處去,自己打算,我們師徒情分到此爲止!”

我說完,扭頭就走。

阿牛在後面“噗通”一聲跪地,百般求情,還裝着無辜,說不懂我爲何突然如此絕情?

我說,“只是不想繼續被人騙而已!”

另一重心意則是,不想拖累阿牛了。

我若是白蛇轉世,妖孽復生,這一次去了妖墓,必然會成爲衆矢之的,阿牛跟着我,白白受了無妄之災。

我對阿牛說,“我已經識破你的身份,你並不是真正的阿牛。識得偷獵那些越南人的人,功修還在我之上,除了那狼眼男,只怕沒有別人。”

阿牛還在硬充無辜,愣是撒下一把一把的男兒淚。

我嘆了一口氣,搖頭說道,“其實我不懂,你藏了身份,委屈留在我身邊何意?《道陵真經》早就到了你的手,我們當初是敵人對頭,但那也是情勢所迫,說根底,也勉強算個無冤無仇,你何必委屈求全,隱忍在我身邊?”

“師父……,我沒騙你……”阿牛還在那邊灑着淚,狼狽的連鼻涕都流出來了。怎麼看,這窩囊勁兒怎麼和那個狼眼男差之天壤。

我淡淡而笑,“你是真的沒騙我嗎?那你肯不肯發個重誓?”

阿牛用袖子擦了一下鼻涕,一副上刀山下油鍋也無所懼的樣子,猛地對着我點頭,“那,師父說要阿牛發什麼重誓?”

我笑笑,“如果你撒謊騙我,那就讓我萬劫不復!”

“師父……”阿牛一下子懵了,應該是沒想到我會用自己當賭籌。

“怎麼?不肯發毒誓嗎?”

“難道讓我留在你身邊,默默守候你,也不行嗎?”阿牛的身子一晃,一縷魂魄從阿牛的身體裏閃出。

與此同時,阿牛一翻白眼,強壯的身體應聲倒地。

我擡眼盯住那一縷魂魄,當時就一下子愣在那裏。

即使我早就心中有數,知道阿牛身上有寄生魂魄,但萬萬沒想到,看到的時候看到的竟然是這樣的一張臉,足足的震撼了我! 「嗯……這樣的話,我剛好缺少兩個婢女!」墨九狸聞言想了想說道。

馮香菱聞言一愣,看了眼妹妹,兩人猶豫了一下,最後馮香菱說道:「我們願意!」

「那就發誓吧!」墨九狸聞言笑著道。

「什麼?發誓?」馮香菱一愣道。

「不然我怎麼能保證,不被自己的婢女害死呢?不發誓認主也可以!」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們發誓,我馮香菱在這裡發誓,今天起自願成為上官狸的婢女,今生今世不會背叛,如違此誓,魂飛魄散……」

「我馮香雪在這裡發誓……」

隨著馮香菱姐妹的誓言落下,幾道天地規則分別落在馮香菱姐妹和墨九狸的身上!墨九狸見狀微微一笑道:「可以了,既然是我的婢女,那麼就先幫那兩個人處理了吧,想怎麼處理,你們自己做決定!」

說完,墨九狸和帝溟寒直接轉身在小院內木桌邊坐下,繼續看熱鬧,原本小院內的桌子是石頭做的,但是帝溟寒為了不然墨九狸覺得石頭冰冷,特意給換成了木製的座椅……

「主子,我們不能……」馮香菱剛說一半,就發現自己竟然能動了,走了幾步,果然真的可以動了!

馮香雪看到姐姐能動了,自己也試了試,果然也可以動了!兩人對視一眼十分的開心,回頭看了眼一邊坐著的墨九狸和帝溟寒,有些彆扭的走過來行禮道歉道:「主子,之前是我們錯了,對不起!」

「起來吧,以後不用行禮,去把他們打發了!希望你們不會讓我失望……」墨九狸看著馮香菱姐妹說道。

「是,主子,可是主子,他們兩個,我們打不過!」馮香雪有些不好意思的小聲說道。

「放心,他們現在用不了靈力!嗯……連契約獸都喚不出來,所以你們不用擔心!」墨九狸淡淡的說道。

「我們知道了!」馮香菱和馮香雪聞言一喜的說道。

然後直接來到了木易和沈航的面前,木易和沈航早就傻眼了,為毛跟他們想的不一樣?為什麼會這樣?不是說他們可以選擇嗎?可為什麼最後活著的不是他們啊!

「上官狸,你分明說我們可以誰活著的?」木易回神扯著嗓子喊道。

「沒錯,我是說了,可是她們先選擇的不是嗎?」墨九狸淡淡一笑的反問道。

「憑什麼?我們還沒選呢?我們不同意她們活著!」木易聞言怒道。

「這就沒辦法了,生死面前誰還會等著你選擇不成?誰讓剛才她們兩個說話的時候,你們不說呢,這就是你們的命啊!」墨九狸微微一笑道。

而站在兩人對面的馮香菱和馮香雪,聽到木易說的話,臉都綠了!這個時候竟然不想著求她們放過,還在想著讓她們死,這讓兩人想到過去這兩個師兄在自己面前表現出來的殷勤,簡直讓她們覺得噁心……

如果今天不是主子出了這樣一個選擇,她們怕是一輩子都不知道,整天跟她們在一起的師兄,其實在生死面前,是希望她們去死的吧…… 唐瑾?

我失口驚叫。。但很快,我就意識到無論這張臉和唐瑾多像,那眼神和舉手投足間的氣度,都相去甚遠!

早前,我就已經知道唐瑾有個失散了的雙胞胎的弟弟,只是萬萬想不到,他這個雙胞胎弟弟,竟然一直都隱藏在我身邊。

其實我早該發現他存在的,以前孟家溝的假唐瑾,還有瀛水的假唐瑾,以及我在臭蛇的蛇眼裏也看到過。

只是從未想到所謂的假唐瑾,假在身份,而非容貌!

此時真相就像幕布拉開,我深吸一口氣,低聲問道:“你叫什麼名字?”

傲嬌亡夫太亂來 “越燦!不過,我喜歡你叫我狼眼男!”

“狼眼男?呵呵!”

對這個名字,我自然不陌生。當年跌入谷底,九死一生,那段時間和狼眼男非敵非友的,在一起也呆過一年多的時間。

現在狼眼男又化身阿牛,在我身邊呆了那麼久,此時說起來的話,對他真是又熟悉,又陌生,感覺古怪的厲害!

魅劫天下 說起來,狼眼男終究對我是無害的。我知道是他,求得也不過是個真相,並不想與他爲難。

再說起來的話,狼眼男是唐瑾的弟弟,是秦老道的親孫子,哪一層的關係都有些糾結!

當然,不管怎麼樣,我和他的師徒身份是維持不下去了。

我問他,“你的原身哪裏去了?死了嗎?”

狼眼男的眼神有些空茫,對我點點頭,“當年我們一起逃出山谷後,那個賊老道追上來後,我以爲你死了,求着他讓我將你葬了。我跟着他回到山谷,但我不想被他奪了身子,就自己殺死自己。可惜最後死了,也沒能逃脫他的控制。後來被他‘逼’着到處佈陣吸取各種陽氣……”

狼眼男說的這些,前面的小段我不知道,後面的也就不用他多說了。我都經歷過,只是那時不知道是他罷了!

聽狼眼男講完後,我說該輪到我說了。

我將狼眼男的真實身份說開,還提到了秦老道。

對這些狼眼男淡漠的極,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也不想聽。

若不是顧念着唐瑾和秦老道,我對狼眼男不會存什麼仁心。

我對他說,“不管你認不認他們,你若是留在我身邊,這些事,我是定然會告訴他們的!你要是不留,我也不攔着你!”

說實話,我始終糾結狼眼男曾經對我的種種,自‘私’一點兒的話,我倒寧願不知道他真實的身份,更不想讓他和唐瑾相認。

因爲太瞭解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了!

這時倒在地上的阿牛身子‘抽’搐一下,有要醒過來的跡象。

狼眼男也察覺了,鬼形一動要宿回阿牛身上,被我及時甩出一張符籙,擋了他的妄想。

我明知他宿在阿牛身上,會損了阿牛的陽壽,又怎麼會再縱容?

我只能穿越一半 我拿出張避邪的符籙,折成個平安符的樣式,塞進阿牛的衣服裏,不保他別的,十天半月裏,斷然不會再有‘陰’穢的東西敢再附着他的身體。

我躲到遠處,直至看到阿牛醒來,‘揉’‘揉’腦袋茫然的望着周遭,才假裝路過,走過去給他指路。

阿牛依舊是那副憨厚的樣子,對着我連番道謝,直奔盤寨而去。

我望着阿牛遠去的背影,心裏說不出的感覺。這一生就收了阿牛一個徒弟,可惜……

終究是沒太多時間感慨,盤俊和阿嬤都在妖墓,等着我去支援呢!

我扭頭望了狼眼男一眼,“我要去妖墓,你就別跟着了。” 仔細想想,雖然他們五個人一起修鍊數千年,卻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危險,學院歷練馮香菱姐妹也從來沒有參加過,因此也沒有遇到什麼真正的危險……

本來兩個人決定百年後的學院歷練,就要跟著三個師兄一起去的,現在想想真是后怕,如果真的跟著他們一起去了,到時候遇到危險,不用想也知道,對方會把她們姐妹推出去送死的……

「閉嘴吧,死到臨頭還有臉在這裡丟人,我都替你們丟人!」馮香菱看著木易怒道。

「師妹,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木易聞言皺眉的看著馮香菱:「這些年如果不是我和師兄還有師弟護著你們姐妹兩個人,你們兩個早就被人打死了!」

「我呸,你們對我們的好,我白白對我們的好嗎?別以為我們不知道,你們三個人保護我們,從我爹那裡得到了多少好處!我們不過是不想說出來罷了!」馮香雪也生氣的說道。

「香菱,我們如果不快點修鍊提升實力,又如何有能力保護你們姐妹?沒有想到我們為了你們,卻沒你們如此想……」沈航聞言眼神一眯的說道。

「呵呵……是嗎?既然你們對我們這麼好,剛才說的是什麼意思?如果主子讓你們殺了我們,就放你們走,請問你們兩個想怎麼選擇?是為了我們去死,還是想殺了我們?」馮香菱冷笑的看著沈航問道。

沈航聞言沒有說話,他自然不會為了別人犧牲性命了,他又不是傻瓜……

「師妹,我們……」木易皺眉看著馮香菱喊道。

「不要喊我,如果你們願意為了我們去死,或許我們還會對你們網開一面,可是,我想你們也不會想替我們去死的吧,那就自己為自己去死好了!」馮香菱冷笑的說道。

「雪兒,帶著他們去見爹爹最後一面,然後送他們去死!」馮香菱看著妹妹說道。

「好。」馮香雪說道。

馮香菱回頭跟墨九狸打了招呼,然後帶著木易和沈航離去,帝溟寒看著四個人離開的背影看向墨九狸問道:「你不擔心她們放了那兩個人?」

「不擔心,放了也活不了,而且她們真的那麼做了,以後的日子會很難過!」墨九狸勾唇一笑道。

「我猜院長會為自己的弟子求情!」帝溟寒想了想說道。

「不一定吧,齊老不是說院長很寵女兒嗎?或許根本不會求情的!」墨九狸笑著道。

院長馮霄雲的院子,就在齊老院子下面幾百米的一個平台上,馮香菱和馮香雪帶著木易和沈航,直接來到了自家爹爹的院子,剛進去,院長馮霄雲就從屋內走了出來……

在院長身邊的,還有早上跟他一起出去的齊老,兩人也是剛回來沒多久,齊老跟院長聊完了,正準備回去呢!就察覺到外面有人進來,於是兩人一起走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