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聽到中年警察的話,我也點了點頭,這可能是最爲安全的處理辦法。

“叔,我明天回一趟市裏,去找楊老爺子,這事兒事關重大,得找他商量一下。”我把那份資料遞了回去,繼續說道,“丁家村的那些村民們,還得你幫忙照顧一下。儘量問出來,他們村子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當天下午,我就買了一張回市區的車票,連夜趕回了市區。

剛下大巴車,就立刻打電話給了羊駝子。可惜的是,楊老爺子還是沒在家,不過楊叔叔在家,這對於我來說也是個好消息。空間薄弱點的事兒,還是楊叔叔計算出來的,現在又多了一個,想要解釋清楚,還是得靠他。

大半夜的打擾他們我還真是有些於心不忍,只不過事關重大,不得不來。

到了羊駝子家的時候,他們都已經睡了。

只不過當楊叔叔聽到我的話之後,立刻睡意全無,一把就把我拉到了書房裏面。在書房裏,我認真的吧之前的事情從頭到尾全部都講了一遍,楊叔叔聽完之後,就拿出來一張紙開始計算起來。

“楊叔叔,如果真的六月份的話,那我們是不是就可以在六月份,在那個地方把小洛他們救出來呢?”我滿懷期望的問道。

“不可能,那是縣城,很多因素阻撓。不過如果丁家村如果也是薄弱區的話,那兒到時一個好地方。”楊叔叔說話的時候,在那張白紙上寫了丁家村三個字,畫了個圈最後一筆狠狠的點了上去。 幾個年輕人都認識這三個道上的大哥,雖然他們沒有帶小弟,但是這三個人一出現,他們背後已經站著數不清的小弟了。

「輝哥……南哥……大利哥……誤會啊,都是誤會……是我的車被撞了,他們又不肯賠錢。」一個小混混急忙說道。

孫浩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不遠處的那輛車子。

「這車是你們的碰瓷專用車吧?」他哼了一聲。

「不……不是的,這是我剛買的新車啊。」這個年輕人還想反駁。

「是嗎?我這個人不太想問同一句話,但是我可以給你一個機會……」孫浩南冷冷的看著他。

這個年輕人終於不敢再開口了。

「沒事吧?」

鄧建輝看了看樂天。

「沒事,你們怎麼都來了……這麼點小事還想讓我欠你們的人情?」樂天哼了一聲。

鄧建輝無語。

「沒事了,沒事了……你們走吧,小五……謝了啊。」樂天擺擺手。

「你確定?這幾個傢伙要不要帶回去修理一下?」 他從地獄里來 李大利懷疑的問。

樂天看了看旁邊幾個都嚇尿了的傢伙,他們如果被這三個人帶回去,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他們的下場,不死也要掉層皮!

「算了!」他搖搖頭。

鄧建輝三人一看,也就不再多說什麼了。

「樂天哥……要不我專門保護你吧?」小五突然問道。

樂天一愣,奇怪的看著小五。

「我看你的臉上帶有殺意,最近很有可能會出什麼事啊。」小五繼續說道。

樂天驚詫的看著小五。

「真的假的?我自己都沒看出來……你能看出來?」

小五認真的點點頭。

「我對於殺意還是可以感覺的出來的。」

樂天想了想。

「沒事……我自保還是可以的,如果到時候真的出了事,我再聯繫你。」他說道。

小五一看,就點了點頭。

將鄧建輝他們送走,樂天和錢小楠站在路邊,夏依坐在車子里,思索了半天還是覺得自己不要下車的比較好。

「你沒事吧?胳膊怎麼樣?」錢小楠關切的問。

「有點痛,問題不大……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大半夜不在公司待著,出來幹嘛?」樂天打量著錢小楠。

這個女人居然還畫了挺精緻的妝,只是被剛剛的汗水沖刷的有點破妝了。

「我只是一個人呆著無聊,就出去和朋友聚了聚。」錢小楠說道。

「男朋友女朋友?」樂天問。

「幹嘛?你要管我?」錢小楠眨了眨眼。

「我可警告你,女朋友我就不說什麼了,男朋友必須向我彙報,你的長命鎖和小手鐲可都在我這裡呢!理論上來說,我才是你的男人。」樂天哼哼著。

錢小楠看著這傢伙斤斤計較的樣子,突然有點想笑。

「理論上?我不想做理論上的……你能不能將我變成實際上的?」她反問。

樂天直接敗退二百里地。

「要不去我那裡,我給你塗點葯?」錢小楠問道。

這樣的邀請暗示已經很明顯了吧?

「不了!車上還有一個朋友,今晚家裡來了幾個客人,有人喝多了,我正在送人家回家呢。」樂天搖搖頭。

錢小楠奇怪的看了看樂天的車子,車子裡面黑乎乎的,她也不知道裡面是誰。

「這樣啊……那我就不耽擱你了,有時間去我那裡一趟。」她點點頭說道。

「好!」樂天答應了。

錢小楠轉身要走。

「對了,你最近沒什麼事吧?那兩隻黃皮子來找你了嗎?」樂天問。

「沒有……」錢小楠搖搖頭。

「你的別墅回去過了嗎?」樂天追問。

「沒有啊,我哪敢回去……讓你去找我,就是想讓你陪我回去一趟,我拿點衣服。」錢小楠攤了攤手說道。

樂天點點頭。

「你答應給我做一個好的護身符的……做好了沒?」錢小楠突然伸著手。

樂天眨了眨眼,當然沒做好了……

「我這幾天有點忙,等我去看看做好了沒?好了就給你送過來。」

錢小楠點了點頭。

「那我走了!」她看著樂天。

「走吧走吧!」樂天揮揮手。

錢小楠看起來有點依依不捨,又深深的看了樂天一眼,她轉身離開了。

樂天看了看那幾個小地痞。

「記住了……以後老老實實的去上班!下次再讓我看到你們在路上碰瓷,我就弄死你們!」他毫不客氣的說道。

「是是是……謝謝大哥饒了我們。」幾個年輕人連連道謝。

「走吧,我的手機就當你們的修車錢了。」樂天哼了一聲。

幾個傢伙哪敢提錢,急急忙忙的跑上車離開了,樂天撿起了自己的手機卡看了看重新上了自己的車。

「你沒事吧,我看看你的胳膊!」

夏依急忙問道。

她將自己的閨女放在座位上,杜小晗呼呼大睡中。

「沒事,打在肉上沒傷到骨頭,養幾天就好了。」樂天無所謂的說道。

他現在一身臭汗,衣服都黏在了身上。

「那趕緊去我家吧,我家裡有跌打損傷的葯。」夏依說道。

樂天點點頭,他啟動了車子。

夏依的家他熟得很,樂天一隻手抱著杜小晗,小丫頭奇怪的聞了聞樂天身上的味道,將小腦袋埋在樂天的肩膀繼續呼呼大睡。

夏依則是急急忙忙的去開門。

走進夏依的家,樂天四下看了看,還是以前的樣子,家裡充斥著夏依單純的味道,沒有男人的痕迹。

樂天將杜小晗放在自己的房間,夏依過來幫她脫了衣服。

「我先洗個澡吧,身上都是汗。」樂天說道。

「好!」夏依點點頭。

樂天去洗澡了,夏依拿出一個小薄被子蓋在女兒的肚皮上。

樂天看了看自己的胳膊,烏了一片,微微一動就疼的呲牙,這澡都洗的難受極了,關鍵是手臂不方便,背後根本不能洗。

浴室的門突然開了,樂天愣了一下,夏依走了進來。

「你……」樂天看著穿著睡衣的夏依。

「你的胳膊受傷了,還怎麼洗澡?」夏依看了樂天一眼,臉色有些微紅。

她拿起一旁的搓澡巾,摸了一些肥皂就開始給樂天擦洗後背,樂天猶豫了一下,還是算了……

人家都上手了,自己現在拒絕有點晚了吧? 頗為尷尬的洗了個澡,樂天離開了浴室,夏依卻還在浴室里為樂天洗了洗身上的衣服,然後自己也洗了個澡。

其實夏依也是在等,她看不懂樂天的態度,所以想磨蹭一下。

如果樂天睡了,那就是說這個男人並沒有想和她發生點什麼的想法,如果沒睡……那可不太好說了。

磨蹭了半個小時,夏依離開了浴室!

樂天睡了……

真睡假睡不知道,反正是睡了……

夏依鬆了口氣,不知道怎麼了,心裡反倒是放下了一塊石頭。

她和蘇紫萱已然成了好朋友,如果樂天真和想自己發生點什麼,夏依清楚的知道自己可能根本無法拒絕,但是一旦真的發生了什麼……自己又該以什麼樣的態度去和蘇紫萱見面呢?

好在……一切沒有發生。

第二天一早,杜小晗醒了過來,看到自己面前的樂天,小丫頭明顯有點不適應。

她伸出小手碰了碰樂天的眼睫毛,樂天眼皮子動了動,慢慢地睜開眼。

「爸爸……」小丫頭喊了一聲。

「恩!你倒是醒的挺早啊。」

樂天點點頭。

杜小晗開心的爬到了樂天的身上,騎在樂天的肚皮上來回的動,樂天的肚子有點想要翻江倒海的感覺。

「停停停……再動爸爸要尿床了,爸爸要上廁所。」樂天喊道。

杜小晗這才爬下來。

樂天急急忙忙的沖向廁所,卻沒想到一開門居然是夏依在裡面,她剛剛站起身,褲子還沒來的急往上提。

「尿急……」

樂天裝作自己什麼都沒看到。

夏依臉一紅,急急忙忙的穿好褲子離開了衛生間。

可是離開衛生間之後,她又想起來自己剛剛沒有沖廁所……好尷尬啊。

樂天從廁所里跑出來,杜小晗也起來了。

「早飯吃什麼?」他問。

「麵包三明治可以嗎?」夏依問。

「可以,我吃什麼都可以。」樂天點點頭。

所謂的麵包三明治的製作方法其實很簡單,就是兩片麵包,然後煎個雞蛋,雞蛋上面抹上一些味達美醬油提味,再然後就是煎幾片火腿……

夾在一起,樂天咬了一口,味道還不錯!

「你的手藝真好!如果不幹工廠了,自己開個餐廳我感覺也不錯。」他評價道。

「是嗎?其實我以前還真的是學過廚師呢,只是後來有了孩子,這個想法就放棄了。」夏依笑著說道。

「真的假的?要不我投資你開個餐館?」樂天看著夏依。

「啊?我……我說說而已的,現在我的工作還不錯呢!」夏依愣了一下。

樂天一看,就知道錢小楠這女人應該是對夏依另眼相看了,也不知道那個王月現在是什麼情況了。

「王月回來了嗎?」他問。

「沒有……」

夏依搖搖頭。

「什麼?沒回來?又請假了?」樂天奇怪的問。

「恩!這一次據說直接辦理了停薪留職!所以我現在已經是錢總的秘書了。」夏依點點頭。

這就讓樂天奇怪了,這個王月是一定有問題的,她的目的毫無疑問就是針對錢小楠,可是為什麼她一直沒動手呢?

「我和你說,其實……我感覺錢總的壓力是非常大的,你和錢總是好朋友,有時間你應該去開導她一下,我自從跟在了錢總的身邊,我發現她實在是太累了。」夏依不經意的說道。

「我有女人……」樂天看著夏依。

「和感情無關啊!就算是作為朋友,關心一下問題不大吧?」夏依看了看樂天。

樂天猶豫了一下,點點頭。

「錢家又有動作了?」他問。

「是錢氏集團的兩個分公司出了問題!兩個分公司的總經理好像都對錢總很不滿!據說還要開股東大會!這明擺著要錢總交出董事長的位置嘛。」夏依說道。

這幾乎在樂天的預料之中,他其實不太相信以錢小楠的智商會連這麼一點防備都沒有?

「錢小楠有什麼反應?」樂天問。

夏依搖搖頭。

「錢總半點反應沒有,人事上也沒有變動……奇怪得很。」她說道。

樂天皺眉,難道錢小楠放棄了?

他有時間要過去問問。

「對了,你的胳膊沒事了吧?一會我再給你上點葯。」夏依問。

「沒事了,你這個藥效果挺不錯的,今天已經不那麼疼了。」樂天笑著搖搖頭。

他其實皮實得很,遠沒有一般人想象的那麼弱不經風。

吃完了早飯,夏依送孩子上學,樂天獨自離開了夏依的家。

「你什麼時候到警局?」

蘇紫萱的電話打來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