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你看看你,連猜一下都不願意。”

蘇紫陌癟了癟嘴。

這丫的都不關心他的下屬嗎?

“不是,陌兒,我是真的猜不到!”

沐雲軒無限深情的看着她,飛快的在她白皙的額頭上親了一口。

“哎呀!是你家青楓啊!”

“青楓?”

沐雲軒目光閃了閃。

“那陌兒你打算怎麼辦?”

是青楓,他還真沒有想到。

“什麼我打算怎麼辦,是你們雲城要打算怎麼辦,好不好?我看你啊!就先替青楓多準備一些聘禮到明月山莊來下聘吧!我家青蓮可是正經姑娘,一定要明媒正娶才行,我家青蓮的那份,我早已經準備好了。”

蘇紫陌趁機給青蓮多敲點嫁妝,哪會有嫌錢多的,是不是?

而且青蓮無父無母的,作爲姐姐,她的嫁妝她早就知道好了。

“好,知道了,青楓能和青蓮有這麼一段好的姻緣,我自然會爲他好好的準備。”

他突然擁着她,深情地道:“陌兒,我們也成婚吧?”

“咦!”蘇紫陌擡頭,伸手摸了摸他的額頭。

“沒發燒啊!”說青楓和青蓮的婚事呢?怎麼說道她頭上來了。

沐雲軒無奈的搖了搖頭。

“陌兒,我是認真的,我想給你一個婚禮,一個屬於我們自己的婚禮。”

冥婚的時候,他們都是由別人擺佈的,這一次,他想親自牽着她的手和她拜堂成親。

“好了,這事咱們以後在說,眼下是解決青楓和青蓮的婚事,事情要一樁一樁來,我啊!就是一個操心的命,明月山莊這一大屋子人,眼下就青蓮找到了歸宿,我這心裏急啊!”

蘇紫陌突然環上他的脖子。

“至於我們呢?成婚是當然要成的,但眼下有一個難題,那就是你孃親,我要你孃親是心甘情願的接受我這個兒媳婦,等她的異術解了以後,我啊!會盡職盡責的去做好自己該做的事情的。” “陌兒,可是我已經不想在等了。”

沐雲軒埋頭,深深的呼吸着她身上好聞的氣息。

“陌兒,餓了嗎?”

沐雲軒突然放開她。

“嗯!”

蘇紫陌快速的點了點頭。

“就等你回來吃早膳呢?你這一大早的也不知道跑哪去了,我讓青蓮準備早膳,吃完早膳以後,你回雲城我看看夫人吧!”

“那陌陌可願和我一同回去?”

蘇紫陌微微思索,看向他。

“夫人見到我,且不是又要激動了。”

蘇紫陌不是不想去,只是去了怕那君子兮又要激動了。

“陌兒,孃親的情緒已經穩定了很多了,昨日我回去看她的時候,她還提到了你和齊兒呢?只是一十迷糊一十好的,時好時壞的。”

“一定要儘快找到下異術的人,夫人這樣很痛苦。”

蘇紫陌嘆了一口氣,有人爲了對付她,不惜對她下手,真是狠毒。

“陌陌!”

外邊,傳來夜輕寒急迫的聲音。

隨即,一抹白影跑了進來。

“輕寒,你怎麼了,被被鬼追了?”

“比鬼還害怕!”

夜輕寒有些氣喘,都怨他,昨天太過擔心陌陌,反到把重要的事情忘記說了。

“哦!說一說,那追你的鬼到底有多厲害呢?”

蘇紫陌坐直身體,今日她難得穿一身白衣,看着清靈出塵。

“我昨晚忘記說了,那個老巫婆受傷了,你是不是遇到她下的結界了,紫蝶說是你破了她的結界以後,她遭到反噬了。”

“哦!是有這麼一回事!”

蘇紫陌輕描淡寫的帶過。

沐雲軒卻皺了皺眉頭。

“陌兒,什麼時候的事情?你怎麼沒有在告訴我。”

“你回家看夫人的時候,我腳一邁進房間就進入結界了,我沒有按照正常的手法破結界,兩個霹靂彈把那結界給炸了,那個老巫婆自然會被反噬了。”

“這樣說來,給我孃親下異術的是庚樂羽。”

沐雲軒想起錦程說的話。

“如果真是她的話,這異術可不好解。”

夜輕寒一臉凝重,這個他也沒辦法解啊。

“不知道飛鸞能不能解?”

眼下也只有飛鸞是最瞭解巫族的人了。

“讓飛鸞去試一試也好。”

沐雲軒不想讓放過任何一個機會。

正好這時青蓮帶着人送早膳進來。

“青蓮,正好你來了,你等一下去讓飛鸞過來一趟。”

“好!莊主,青蓮一會就過去告訴念小姐。”青蓮點頭應道,帶着丫鬟們把膳食擺好以後,才恭恭敬敬的退了下去。

“輕寒,你要和我們一起吃嗎?”

蘇紫陌擡頭看向夜輕寒。

夜輕寒看了一眼目光深沉的沐雲軒。

對着這麼一個冰塊臉,他估計自己也吃不下去。

“不用了,我看我還是回思語軒吃吧。”

說完,夜輕寒轉身就走。

沐雲軒脣角微微上揚,這個夜輕寒還算是識相。

“雲軒,吃吧!吃完你帶着飛鸞回一趟雲城去看看。”

“嗯!”

沐雲軒起身,拉着她走過去。

爲她盛了湯,“今天這菜色看起來不錯,看着就令人食慾大增。”

蘇紫陌開始吃,她的確很餓了。 巫族,禁地裏,經過幾日修養,庚樂羽的身體恢復了很多。

她正坐在銅鏡前替自己上妝。

紅嫣急步走進來,臉色惶恐的說道:“族長,不好了,傲瑩和杜憶萱都被沐雲軒殺了。”

庚樂羽一聽,正在畫眉的手只是稍微停頓了一下。

“她們的結局本座早就猜到了,這個計劃,本就要她們兩人的性命去換的。”

庚樂羽的聲音裏微微帶着喜悅!

“可族長,這樣一來,三宮無主,巫族會亂做一團糟的。”

紅嫣一臉着急!族長做事,她是越來越捉摸不定了。

“我巫族會缺人嗎?在做這件事情之前,本座早就想好要怎麼辦了,將矜柔,錦瑟和妖嬈分別提爲天女宮,陽春宮和月影宮三個宮的宮主。”

一聽,紅嫣皺眉快速的上前一步,急急的說道:“族長,萬萬不可,這三個人心性不合,只怕……”

“本座要的就是她們不合心,她們要是合心,本座還能高枕無憂嗎?”

庚樂羽放下眉筆,斂眼看了看銅鏡中的自己,和天烏血契之後,她似乎變年輕了很多。

蘇紫陌,你想和本座鬥,只有死路一條,她看了一眼天烏,穆欣妍,本座就是死也要拉着你的女兒墊底。

“下去吩咐吧!”

“是,族長。”

紅嫣看了她一眼,轉身離去。

朦朧的遠山之上,似籠罩着一層輕紗影影綽綽,在飄渺的雲煙中忽遠忽近。

火靈在飄渺的雲霧中疾速飛行。

“齊兒,我們這是到了什麼地方了?”

納蘭憶看着連綿起伏的大山,這一次出門,真是大開眼界了。

“小舅舅,齊兒也不知道,不過小舅舅你放心,我們不會丟的,一切隨緣。”

蘇齊到是一點都不急。

“齊兒,下邊有人類的氣息,要不要下去?”

“去,怎麼不去,在不下去我們就要餓死了。”

蘇齊摸了摸肚子,他已經兩天沒有吃飯了。

這兩天他和小舅舅都是吃乾糧的。

要是在不吃一點米飯,他的胃就要受虐了。

“齊兒,下去會不會遇到危險?”

納蘭憶有些擔心。

“小舅舅,有危險那才叫刺激呢?”

“刺激,齊兒,你打架都打上癮了?”

納蘭憶不解的看向他。

“小舅舅,不是打上癮了,而是不打死的就是自己。”

蘇齊回頭看了他一眼,他們已經飛了兩日了,以火靈的速度,這不會是到了九霄雲外了吧!

“齊兒,你看下邊的這些人穿着很奇怪,不知道這是什麼地方?”

納蘭憶既好奇又擔憂的。

“小舅舅,別怕,這天外有天,很多地方是四國地圖上沒有的,不過風土民情純樸,小舅舅你沒有出過遠門,和齊兒出來一趟你就知道,這外邊的世界有多精彩。”

蘇齊看着大街上熱熱鬧鬧的人羣。

就好像看到很多好吃的在天上飛。

蘇齊猛的嚥了一口口水,他已經等不及要祭自己的五臟六腑了。

“火靈,快,找一個僻靜的地方進城裏去,要是從正門走,我們肯定進不去,那些守門的官兵正在查過往的路人,這城中應該是有事情發生了。” “齊兒,有事發生,那我們還是是不要下去好了。”

納蘭憶有那麼一點點擔心。

“小舅舅,我們不可能會無緣無故的到一個地方的,居然遇到了就要稍作停留,因爲我們是出來找東西的。”

蘇齊到是不怕,出來的時間長多了,遇到人說人話,遇鬼說鬼話,他都已經成了馬屁精了。

“齊兒,下去真的能找到嗎?”

蘇齊回頭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舅舅,你呀!就別多慮了,就是找不到我們要找的東西,但也能體會一下不一樣的風土民情啊!不一樣的地方會有不同的風情,能學到很多東西的,在過一個月就是我孃親的生辰了,我得去找一找,能不能找到稀奇一點的寶貝送給我孃親,對了,還有我奶奶的,兩人的生辰只是差幾日而已,孃親每年都很忙,只怕今年也是給忘記了。”

相對於納蘭憶的擔憂,蘇齊卻是一臉期待。

“二姐的生辰嗎?我還一年都沒有陪二姐過過生辰呢?齊兒,我也要找一樣寶貝送給二姐。”

納蘭憶笑得一臉開心,今年終於可以陪二姐過生辰了。

“好!”蘇齊笑着點了點頭,希望孃親今年的生辰會熱鬧一點,這兩年來都是夜叔叔和赫叔叔陪着孃親過的。

火靈降得低了一些。

蘇齊看向城門口,這是一座巍峨高聳的城門,比皓月國的城門還要氣派。

但略顯古樸卻透着一些滄桑的氣息,城門的中央,用銅色雕刻出兩條蛟龍戲龍珠的蛟龍雕塑,下邊三個大字金光流轉,散發着陣陣星輝。

“蛟龍城。”

蘇齊低聲念着,他皺眉,這裏散發着恐怖的氣勢,這古老的氣息就像在漫漫的時光中流逝了萬載,在方圓數百仗透着無形的威壓。

“小舅舅,這地方很不同尋常,等一下如果遇到危險,齊兒會把小舅舅放入齊兒的乾坤藍寶瓶中,到時候小舅舅可莫要驚慌。”

蘇齊提前最好準備,畢竟危險無處不在。

“齊兒,怎麼可以可以讓你一個人面對危險呢?”

納蘭憶不同意。

“那到了城裏在說吧!”

“齊兒,這裏沒有人,我們就在這裏降落吧。”

“好!”蘇齊點了點頭。

隨即,蘇齊拉着納蘭跳到一家無人的房子後邊。

看着兩人服裝之間的差異。

蘇齊看了看四周,還是先把身上的這身衣服給換掉。

這些人身上的衣服,不管男女,都很鮮豔。

“小舅舅,收斂好自己的氣息,不要讓人發現我們和它們之間的氣息不同。”

到了城裏以後,蘇齊才發現,這裏很難感覺到很少的生機,就仿若一座沒有靈魂的城。

“齊兒,這裏的氣息好詭異!”

“所以才讓小舅舅收斂氣息的。”

納蘭憶內心苦笑,他足足長了齊兒六歲,卻不及齊兒這般鎮定。

沉默了一會,納蘭憶快速的收斂氣息。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