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什麼?秦家?中海的秦家?哪裡來的秦家啊!沒聽過啊!」

秦穆然聽到這個神色一愣。

中海什麼時候又出現一個秦家了,他怎麼不知道,而且之前根本就沒有聽說過啊。

「中海的秦家,自然是你所在的秦家!」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淡淡地說道。

「什麼?」

秦穆然顯然沒有想到會是這個結果,頓時愣住了。

「這就是之前所說給你的天大獎勵!」

徐建國生怕秦穆然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解釋了下道。

「天大的獎勵,竟然是四大家族中的一席之地!」

秦穆然忍不住倒吸了一口涼氣。

「噗! 追情哥哥癡愛 不是說許家還有機會保持住位置的嗎?」

幸福來的有些太突然,秦穆然還是有些不相信地看著徐建國問道。

「話是這麼說,但是秦老弟,你我心裡都清楚,許家這一次犯了不可饒恕的錯誤,你覺得會答應他們繼續享有如此大的特權嗎?」

徐建國眼睛中閃出一道精芒,盯著秦穆然問道。

秦穆然點點頭。

「只是我怎麼都沒有想到會給我這麼大的獎勵啊!」

秦穆然雖然已經很有錢了,但是誰還會嫌棄錢多啊!

一想到將來有那麼多的錢給他,秦穆然那忍不住有些飄動了起來。

「呵呵!大佬他早就猜到你會這麼說了,他說,該是你的,自然會給你!這是對你的肯定!」

徐建國微微一笑。

「那我就卻之不恭了!」

秦穆然臉上帶著嘚瑟的笑意,絲毫看不出他接受的很是勉強。

「明天的拳賽,怎麼說?」

秦穆然想起來明天還有一個拳賽,這不光決定這四大家族的地位,同樣的,也有不少的三流家族晉陞二流家族,二流家族晉陞一流家族,而一流家族則是爭破臉為了那子虛烏有的四大家族之一的席位而爭奪者。

簾幕卷清霜 這是一場大戲,同樣的也是一場好戲。

光是想一想,秦穆然都有些熱血沸騰。

「拳賽就讓他們爭奪著吧,不過我們收到情報,又不少的勢力已經聚集在了中海,估計明天都會一股腦地出現,這才是我們需要注意的地方!」

徐建國看著秦穆然,神色嚴肅地說道。

「新民,你跟秦老弟說一說情況吧!」

徐建國說到這裡,看向了坐在一旁的趙新民。

「好,那我說一下我這邊得到的消息吧!」

趙新民點點頭,隨後便是將自己這邊得到的消息,開始給秦穆然傳達。

「近期有兩到三股來歷不明的勢力潛入到了我市,他們行色匆匆,晝伏夜出。只是我們派人跟蹤,他們就會消失!」

趙新民說到這裡頓了頓。

「消失?找到人了嗎?」

秦穆然問了一句。

「找到了,基本都是被打暈了,然後扔在了郊外!」

趙新民無奈地說道。

對方的實力實在是太強了,即便是中海市局都出動了,馮雲宇親自派遣精兵悍將出馬,也對他們無可奈何。

「那古武界那邊還有什麼消息沒有?」

秦穆然有些不放心地看著趙新民問道。

「沒有什麼消息,不過這些龍之守護都在盯著呢,應該沒有什麼多大的問題。」

趙新民點點頭道。

「但願吧,我總感覺明天晚上會有什麼事情發生。所以這一次務必要做好萬全的準備。」

秦穆然臉上帶著一絲的憂愁說道。

「這方面的安保絕對沒有什麼問題,到時候我也會派遣精銳過來,將現場保護好。做到萬無一失。」

趙新民點點頭,看著秦穆然說道。

「那要辛苦多多費心了!」

秦穆然點點頭。

「這都是應該的,五年大比這麼重要的日子,什麼人都別想破壞!」

趙新民看著秦穆然說道。「是驢子是馬,明天就知道結果了,我到要看看他們葫蘆里賣的什麼狗皮膏藥!」

秦穆然順說著,眼中爆發出一道精芒。 葉楓手中的火焰匕首刺向李若曦的後心,匕首上散出的炙熱讓周圍的空氣扭曲起來。

牧童後退一步,警惕地看着葉楓手中的火焰匕首顏色由紅變爲白,暗暗心驚。

“不知火不愧是最霸道的鬼火之一,隱隱間竟然似乎要引燃空間?不過更令人驚訝的還是葉楓,不知火到了他的手中居然可以如此的強大?”

牧童腦中剛閃過這個念頭時,火焰匕首已經李若曦的後心不足兩寸。

“吼~”

李若曦感受到身後的炙熱,發出尖銳的嘶吼聲。

只見她的後心裂開一道五六寸長的黑色裂痕,然後從中伸出一隻嬰兒大小的乾枯的手爪向着空中的那把匕首握去。

“垂死掙扎麼?可惜你雖然是鬼胎,但是在可以焚燬一切的不知火面前都是徒勞的!”

葉楓心中冷哼一聲,速度激增,手中的匕首也隨着速度加快。

一道黑色的裂縫在空中出現,原本扭曲的空間被匕首劃成了兩半。

李若曦尖銳的吼叫聲戛然而止,臉上猙獰的表情瞬間變得驚恐起來。

緊接着她的口鬆開趙小川,猛然一個轉身,以極快的速度轉到了趙小川的身後。

然而她的速度雖然很快,不過葉楓匕首上的火焰還是灼燒到了李若曦背後抓向匕首的那隻嬰兒手爪。

那隻手爪變得焦黑無比,一股焦臭的氣味瀰漫在空中。

李若曦慘叫出聲,身體顫顫巍巍的躲在趙小川身後,畏懼地看着刺來的火焰匕首。

“趙小川,你醒醒!快點閃開!”

葉楓沒料到鬼胎還有這麼一手,看着快要刺中的趙小川,想要停下來卻根本做不到,只好大聲得提醒着趙小川不要受傷。

趙小川經過剛纔李若曦咬了一口後,身上已經佈滿了黑色的紋路,眼睛的瞳孔也變成了李若曦一樣烏黑的瞳孔。

只不過李若曦眼中透漏出的是怨毒和猙獰,而趙小川則是一片呆滯,就好像被人控制的傀儡。

一旁的牧童看到葉楓即將刺中趙小川,心中暗道一聲‘不好’,剛想要衝上去。

可是還沒等他動作,趙小川眼中光芒一閃,緊接着額頭處出現一道裂縫!

“嗡~”

如同黃鐘大呂響起,一道道音波化爲實質向着四周擴散開來!

趙小川眉眼間的裂縫慢慢張開,綠色的光芒從中伸出,一陣僧侶唸經的聲音響起。

朵朵金蓮從趙小川的身邊升起,化作一層光幕將他整個人包裹了起來,而在趙小川的身後隱隱一個巨大的光頭眯眼,拈指微笑的佛陀虛影漸漸浮現。

“這是..天眼石?”

牧童驚訝地看着趙小川眉心散發的光芒勾勒出的一隻瞳孔和周圍的原本扭曲的空間在那些如同實質的音波下漸漸的又恢復了原狀,眼中露出了難以置信的神色。

然而還不等他反應過來,“轟”的一聲,火焰匕首狠狠地刺在了漂浮在趙小川身前的光膜上飄浮的一朵金蓮上。

原本在趙小川身前的金蓮微微一顫,停止了轉動,然後在趙小川身前的光膜上漸漸出現了一道道裂縫。

葉楓看到自己手中的火焰匕首停了下來,長鬆了口氣。

緊接着他大喊道:“趙小川,快點!快點乘着這個機會躲開,不然你會死的!”

趙小川一雙烏黑的眼瞳望着他,其中充滿了冷漠,而趙小川身後的李若曦則臉上露出詭異的笑容,似乎在嘲笑着葉楓。

“趙小川,你快點離開!這不知火雖然屬於鬼道,但卻有着滅殺一切鬼道靈體的功效,而我又是全力施展!你如果再不閃開,雖然你有鬼璽、龍骨護體也是會受傷的!”

葉楓顯然誤會了眼前的情況,以爲趙小川之所以可以抵擋住不知火是藉助了鬼璽和龍骨。

畢竟當初在軍訓的時候,鬼璽給葉楓留下的印象實在是太深刻了!

然而面對着葉楓的喊聲,趙小川冷冷一笑,隨即向着葉楓伸出自己的右手。

右手成爪,上面佈滿了一道道黑色的紋路,就像是一隻鬼手伸向葉楓。

葉楓心頭一跳,渾身升起一絲寒意,察覺到如果讓這隻手抓住,自己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境界。

尤其是當他看到身後的李若曦一副陰謀得逞的表情後更加的堅信了自己的想法。

“反抗,必須反抗!不然我肯定會死在這裏的,而現在的我絕對不可以死的!不然美美她..”

現在的葉楓和趙小川何其的相似?都是爲了自己心愛的女人想要活下去。

原本在和光膜相持的火焰匕首似乎察覺到了葉楓的情緒波動,上面白熾色的火焰一跳,隨即上面的火焰化爲螺旋狀。

螺旋消失,匕首不見,在此顯現在眼前的是一把長刀,長約一米三左右的長刀。

“吼~去死吧!”

葉楓渾身火焰繚繞,雙眸赤紅,渾身火焰沖天,散發着滔天的兇威,而他手中的長刀從上到下,一招簡簡單單的下劈好像要將這片天空劈開。

“該死的,化鬼!葉楓怎麼回事?他怎麼突然之間也會化鬼呢?”牧童驚呼出聲。

化鬼,一種靈體反噬的宿主的狀態,曾經郝大寶經歷過一次,而這次葉楓在巨大的危機下也徹底化鬼了!

然而就在牧童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葉楓身上時,卻並沒有發現趙小川身後那個拈指微笑的佛陀臉色一變。

兩條彎眉頓然豎起,滿臉的慈悲化爲怒目金剛,舉起人頭大小的拳頭狠狠地向着葉楓下劈的刀鋒砸去。

“轟~”

巨大的爆炸聲伴隨着氣浪向着四周擴散而去,拳頭和刀鋒並未接觸,不過兩者上面佈滿的光膜狠狠地撞擊在一起,一道道空間裂縫像是蛛網一般向着四周擴散而去。

“倒是忘了趙小川身後的佛陀虛影了!”牧童抵着風壓,眯着眼睛望着撞擊的兩者,心中暗罵。

“該死的,我在空中,本來就不容易接力,而對方卻腳踏大地,比我站了很大的優勢!雖然說之前我接住了下墜的一絲力道,但是現在隱隱有些後力不及了!如果再這樣下去,我一定會輸..不!會死的!”

劇烈的撞擊下,葉楓身體一震,清醒了過來,看到自己和趙小川撞擊在一起,分析着自己的勝率,而當他看到佛陀憤怒地眼神後,立刻心頭一涼,心中充滿了不詳的預感。

“呵呵.。”

就在局勢漸漸陷入僵持時,一陣沙啞的笑聲從趙小川的身後響起,然後李若曦從趙小川的身後慢慢地站起來,繞到趙小川的身前。

“殺,殺,殺..”

李若曦陰笑地望着葉楓,口中結結巴巴的說着同樣的話,然後向着葉楓的脖子慢慢伸出一隻素白的手掌。 與他們又聊了一段時間后,秦穆然便是離開了房間,回到了瀧江別墅。

夜色漸漸深了,中海晚上的喧囂也逐漸恢復平靜。

四大家族之中,卻是有一家燈火通明,久久難以入睡。

這就是許家!

許明浩和許天明自從從中海大酒店回來以後,臉色就難看到了極致。

許成德聽到消息也是從外面趕回了許家。

「大哥,三弟,到底怎麼回事?」

許成德看著許明浩和許天明的樣子,臉上帶著焦急的神色問道。

今天,他也知道是要開五年大比決定會的時候,本來是他也要參加的,但是最近公司出了點事情,他忙著去解決,「許家,除名。」

許明浩看著許成德,淡淡地說道。

「什麼!大哥!朝廷真的要將我們許家除名了?」

許成德有些激動地問道。

「嗯!」

許明浩臉色陰沉的都快要滴出水來。

若不是徐建國和趙新民親自宣布了,他也不願意相信這樣的事情。

但是事實就是事實,讓他不得不相信。

「大哥,你就這樣認命了?」

許成德一想到若是許家跌落四大家族的神壇,那麼將要面對的事情是多麼可怕啊!

這麼多年來,許家可是得罪了不少的人,若是他們痛打落水狗,那麼許家的眾人的接下來的日子可是不太好過啊!

「認命?呵呵,我許家從來都不認命!但是,不認命又有什麼辦法呢?是不是四大家族,不是我們能夠說了算的,而是朝廷!朝廷要我們生,我們就生,朝廷要我們死,我們就得死!」

許明浩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大哥,不是還有地下拳賽嗎?或許我們還有一線生機!保住現在的位置!」

許成德眼中突然爆發出一絲的希望道。

「地下拳賽?呵呵,每次怎麼運作的,你不清楚嗎?再說了,現在我們許家的情況,你不清楚?我們能夠拿的出手的人又有幾個?宗師傾盡一家之力,不過才一個,當初子顏是宗師,這是我們許家的殺手鐧,可是現在子顏他人下落不明,我們哪裡還有其他的宗師替我們打擂台!」

許明浩搖了搖頭。

原本許家的謀划就是在這一次的五年大比之中出彩,能夠重新選擇分割中海這塊大蛋糕,但是沒有想到,半路上遇到了秦穆然這個程咬金,將許家所有的謀划全部都打亂了。

整個許家都因此而破碎。

「都怪秦穆然!」

一直沒有說話的許天明眼中帶著一絲憤恨,咬牙切齒地說道。

「秦穆然就是我許家的剋星,真不知道我們許家上輩子是欠他的還是怎麼的!」

許成德也是連忙附和。

之前在葬禮上的時候,秦穆然更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動手打了自己,要是自己能夠乾的動秦穆然,許成德早就去弄死他了。

「秦穆然現在可謂是如魚得水,也不知道這個傢伙怎麼有這麼好的氣運的。連這一次朝廷派來的人都能夠認識。」

許明浩有些不甘地說道。

「什麼,連朝廷派來的人他都認識?這怎麼可能呢!」

許成德因為當時並不在現場,震撼地問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