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被嚇了一跳,不由得朝着後面退了一步,手中,封魂針已經捏緊,我可清楚的記得,控屍者給我說過,封魂針可以傷害魂魄。

我不知道封魂針能夠給鬼大將造成多大的傷害,不過,我總不能坐以待斃,等着鬼大將發瘋弄死我。

幸好,鬼大將猙獰的表情一閃而過,變得相對正常起來,不過,我仍然沒有放鬆警惕,現在我身上可沒有絲毫符咒了,鬼物畢竟不能相信,只能鎮壓,可惜,我現在能力不足,鬼大將翻臉的話,我沒有絲毫的辦法。

能夠救治我的士兵麼?

鬼大將很快就因爲手下士兵魂體不穩,出現混亂情況吸引了注意,他本身修爲高深,已經達到鬼將級別,自然不會受到影響,可是他手下的陰兵存在的原因就是尚且以爲自己還是在執行任務。

之前對戰已經從根本上毀滅了他們的存在根本,現在魂體隨時都有可能消失。

鬼大將一邊說着,一邊張嘴噴出了一口黑漆漆的鬼霧,這是最純粹的本源鬼力,修行不易,爲了守護自己手下魂體不會破碎,鬼大將顯然也是豁出去了。

不過,即便有精純鬼力滋養,這些陰兵的魂體依然在不斷的閃爍,動搖,根本沒有太大的作用。

顯然是意識到自己顯然沒有辦法救治,因此,目光陡然轉移,看着我,開口說道。

原本應該是請求的狀態,奈何,鬼大將看着我的眼神充滿威脅,甚至於有些兇厲的樣子,我不由得吞了口口水,將沒有辦法四個字嚥了回去,我相信,倘若我真的說不會的話,鬼大將肯定會直接對我下手的。即便這樣,心中也是開始變得不那麼痛快起來。

不會?

見我猶豫,鬼大將直接開口了,語氣之中,充斥了殺氣,接着問道:還是不肯?

這傢伙,什麼態度?

之前好歹我也幫了他,要不是我,他現在恐怕早就成了控屍者手下的行屍走肉了,還能對我如此囂張?

我愈發憤怒,還沒有來得及說話,鬼大將就已經幻化出來一隻巴掌,抽在了我的臉上,將我直接扇了一個趔趄。說:要是救不了他們,你就下去陪着他們一起吧。

翻臉猶如翻書。

轉瞬間就對我如此冷淡,我心中大怒,卻只能緊緊的按捺住自己的憤怒,不敢多說什麼。

現在,我更加的明白師傅之前給我說過的話,那就是,和鬼物妖邪打交道,講人情,講關係,那都是狗屁,唯一能夠相信的就是拳頭,就是強勢,倘若今日我能夠壓制住鬼大將他又如何能夠這樣對我? 「那你想怎麼辦?」墨九狸聞言掃了眼對面得意的夏晴,然後看著帝溟寒問道。

「我想廢了他!」帝溟寒聞言認真想了想說道。

「行,我沒意見,那就廢了吧!」墨九狸聞言猶豫了下,點點頭說道。

「別啊,九狸你不能這麼對我!」誰知墨九狸的話剛落下,半空中傳來一道哀嚎聲,接著一道白色的身影,落在了墨九狸的身邊。

可憐兮兮的看著墨九狸,扯著墨九狸的衣袖哀求道:「九狸,你不能這麼對我啊,我不是故意的,那東西是我無意丟掉的,誰知道會被一個瘋女人撿去了啊,不能廢了我嗚嗚嗚……」

「滾開!」帝溟寒看著對方扯著自己媳婦兒衣袖賣萌,十分不爽的吼道。

眾人和夏晴只能聽到對方的聲音,知道是一個男子,因為看到的是對方的後背,所以根本不知道對方的模樣,但是帝滄海夫妻和小澤還有小寧兒等人,看到對方的臉時,詫異不已……

「不想被廢是嗎?」墨九狸挑眉看著利落躲過帝溟寒的攻擊,躲到自己身邊的白衣男子問道。

「嗯嗯,不想,一點兒也不想!救我,救我……」對方委屈的說道。

「行,把你說的瘋女人搞定了,我就讓寒放過你!」墨九狸聞言看了眼對面皺眉的夏晴說道。

「啊……好的,這個好辦!」白衣男子聞言一愣然後說道。

說完直接轉過身來,看向對面的夏晴,也因為白衣男子轉身,夏晴和眾人才看清楚了對方的容貌,竟然和帝溟寒張的是一模一樣,如果不是因為眾人從未聽說冥殿殿主是雙胞胎,都要懷疑這個白衣男子是帝溟寒的雙胞胎兄弟了……

夏晴也沒有想到會是這樣,看著對面長相跟帝溟寒如出一轍的白衣男子心驚不已,夏晴不敢置信的瞪著白衣男子問道:「你是誰?」

「你管我是誰?還有你手裡的東西那裡來的?別說什麼我送給你,誰送給你的,這東西分明是我掉落的,不可能是誰送給你的!」白衣男子看著夏晴冷冷的說道。

還是一樣的聲音,但是比起剛才和墨九狸面前賣萌撒嬌的樣子,現在對夏晴說話,簡直判若兩人了!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這東西就是帝溟寒送我的!」夏晴聞言眼神微微閃躲的說道。

「嘖嘖嘖……見過不要臉的,沒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既然你不想說實話,那我就自己看看這是怎麼回事好了!」白衣男子聞言臉色一沉,冷冷的說道。

說完手一揮,夏晴手裡的珠子就飛到了白衣男子的手裡,接著白衣男子對著珠子打出一些複雜的手印,慢慢的珠子飛到了半空中,散發出一陣柔和的光芒,然後出現一個光幕,裡面先是出現一行字:選擇查看景象!

「給我查看如何落到這個不要臉的女人手裡的,前後全過程!」白衣男子看了眼夏晴說道。

接著光芒一黑,慢慢的有影像緩緩浮現,先是一個山谷, 變強!

這個念頭在我的心中再次強化。又是屈辱,又是無語,這種事情,我肯定不想再享受一次。

兒子住我家隔壁 我試試。

看到鬼大將臉色變得愈發兇殘,我對着鬼大將開口說道,雖然想要儘量壓制住自己的憤怒,奈何,養氣功夫還是不到家,破綻不少,鬼大將顯然能夠感受到我的憤怒和殺氣,鬼大將看了反而並不奇怪,冷笑起來,稍微緩和了語氣,說:休怪我,他們都是我的澤袍,我不能看着他們魂飛魄散。

我心中冷笑,看了鬼大將一眼,並未多說。我不怪你,我只怪我自己不夠強勢。

對於鬼物的心性接觸之後的體會總是要大過言傳。對於師傅所說,我體會更深。

我對着鬼大將開口說道:我跟着師傅學道不久,道術並不精妙,我不能保證一定能夠救下他們來。

倘若救不了,你陪他們。

依然是這句話。 飼養全人類 轉瞬間就已經撕破了自己的虛僞面具,這個鬼大將還真是可笑。

我冷笑一聲,並不回答,心中對於鬼大將已經憤怒到了極點。

走到了魂體一直都在不斷動搖的陰兵面前,我咬破了自己的手指,然後說道:精血爲引,滋養陰魂。

我沒有其他的選擇,只能用精血餵養這些陰魂,這是一個相當冒險的事情,這些陰兵並沒有和我建立契約關係,他們要是吸乾我的精血,我也沒有半點辦法,因爲我不能制衡他們,不過,除了這個方法,我沒有其他的選擇。

這是唯一一個不需要道法修爲的方式。倘若不這樣的話,我恐怕會被鬼大將直接擊殺。

精血和普通血液不同,血液顏色更深,有點顯黑色,養小鬼一般都用精血餵養,精血越多,小鬼就越厲害,不過,人的精血極爲有限,產生速度超慢,乃是人體精血之源,這也是小鬼不能餵養太多的原因,我用祕法催生的精血只有三滴,不多,不過用來穩固魂體已經夠用。

這比起鬼大將的本源鬼氣效果就好了許多。

一品暖婚 還不快來享用。

我呵斥了一句,然後嘴裏面開始唸叨道家往生經。

現在沒有契約壓制,這些陰兵可以將我吸乾的,人的精血好處不用多說,這也是爲何那麼多鬼物,殭屍乃至於狐狸精之類的,都會吸取人的鮮血,精元的原因所在。

其實方法各異,原因都是相同,目標都是人體之中,存留並不算多的精血。

這一點就是傳說中狐狸精將人吸成乾屍的原因所在。

人乃萬物之靈,看起來最弱,卻擁有無限可能,鬼物妖邪渴望的就是重新回到人身,因此,吸收精元,就是一種最爲方便的選擇。

我的精血效果立竿見影。

這些陰魂得到的好處不少,魂體已經穩定下來,在道家往生經的加持之下,這些陰兵雖然嚐到了相當不錯的好處,卻也沒有表露出太多的貪婪之心,顯得很是知足,我見狀,不由得鬆了口氣。

正想要散去祕法收回精血供養的時候,一直默不作聲的鬼大將突然一步上前,按壓在我的後背之上,隨後,精血被源源不斷的逼迫出來,朝着那些陰兵不斷的供養出去。

你想要幹什麼?

我驚慌之下,猛然發現自己根本不能動彈,大聲的開口呵斥着問道。

你的精血效果太好,何不如大方一些,多施捨一點,我和我手下兵士也能對你感恩戴德。

鬼大將手死死壓在我的背心之上,鬼氣不斷入侵我的身體,讓我根本不能控制收回我的精血,不斷有精血被逼迫出來,被陰兵吸收進去。

這鬼大將想要殺了我。

我頓時大驚,心裏面這樣想到。

該死的鬼大將,真是太過陰險毒辣。我幫了他們,竟然還想要要了我的性命。

精血乃是人之根本,你想要讓我死麼?嶽元帥手下士兵就是如此對待華夏百姓的麼?你難道忘了之前我還曾和你並肩作戰?

我大聲的呵斥說道:你們對得起嶽元帥在天之靈麼?

我的話甚至讓那些陰兵都有所愧疚,奈何鬼大將根本不爲所動,冷笑着說道:元帥早就死了,我們也死了幾百年了,還給我說什麼對得起對不起?既然老天要讓我們成爲陰魂,那我們就要好好的活下去,顯然你的精血能夠讓我們活得更好,你死了,我會把你厚葬。

鬼大將徹底翻臉,嘴臉無恥而且可笑。

我的心瞬間跌落谷底,前驅狼又來虎,沒想到鬼大將和銅甲屍都想要了我的性命,真是該死。

這時候,我才體會到,實力弱小者的悲涼,完全只能任人魚肉。

你無恥。

我大聲的呵斥起來,幾乎能夠感受到自己的身體正在迅速的衰敗下去,用不了多久,我就會被這羣士兵吸乾。

將軍,算了,這個小孩幫過我們。

陰兵之中,有人忍不住開口說道。

他們現在和我一樣,處於精血的強制供應狀態之中,根本無法從這種狀態之中脫離出來,不過,他們之中有人貪婪,也有人不忍。

閉嘴,這是軍令。

鬼大將對於他們的請求完全不管,開口說道。

我頓時絕望,眼睛都閉上了,恨不得現在就能夠打破天地,捏死這個鬼大將。

好,最後一滴本源精血是本將的,想不到小小孩童精血竟然如此非凡,吸收之後,說不定我能晉升鬼王!既然老天讓我做鬼,那我也要逍遙萬年。

鬼大將瘋狂的聲音從後面傳來,我感受到生命徵兆已經有了消失的跡象,不由得閉上了眼睛,想不到,我的生命會是用這樣的方式結束的。

最後一滴本源精血被逼出來,也是我喪命的時候,該死的鬼大將,我早該想到,與虎謀皮,帶來的肯定是要命的後果。

原本封魂針我一直藏着,打算拼死反撲,奈何,被鬼大將控制住之後,我根本就不能動彈,現在更是隻有眼睜睜等死。

真是不甘心啊。

感受到生命力飛速的消失,我相當悔恨的相當,隨後無奈的閉上眼,就在我的意識就要陷入消亡的時候,猛然間腦子裏面一聲冷哼傳來:廢物!

左眼突突的跳動起來,痛得厲害,像是要從我的眼眶之中蹦躂出來的感覺。我忍不住慘叫起來。

與此同時,我體內驟然傳出來一股龐大而且詭異的力量直接將鬼大將給震飛了出去,g鬼大將整隻手臂都被直接轟碎消失不見。而且還在不斷的腐蝕蔓延,即便鬼大將不斷的調動自己的本源鬼泣想要修補自己的身體傷口,奈何,吞噬彌散的過稱依然在堅定不移的進行。

你們這種貨色也配享用他的精血供養?

冷哼中,呢喃聲音帶着無邊的霸氣和狂傲。

然後,原本是在享受我精血供養的一羣陰兵驟然魂體不穩,不但將之前吸收我的精血給倒捲回來進入到我的身體之中,而且,連他們本身的鬼氣都經過了複雜的轉化,進入了我的身體之中化作暖流給我的身體提供滋養。

短短時間,這羣陰兵的魂體驟然崩潰,化作黑霧,眼看着就要完全被我吸收進入身體之中,我猛然大吼一聲:不要。

意志上突然迸發出來一股強大的反對意識,和我身體之中出現的那個強大意志抗爭起來。我不想要吸收這羣陰兵,他們的魂魄力量很是精純,能夠給我帶來太多的好處,不過,倘若是那樣的話,我的行爲又和魔頭鬼物有什麼區別?

廢物。

又是一聲冷哼,一句呵斥,原本應該煙消雲散的陰兵驟然恢復,雖然沒有魂飛魄散,卻也變得魂體純淨,失去了原本的實力,這羣陰兵在我面前行了一個軍禮,隨後,一起轉身,竟然就這樣轉生投胎去了。

這一次,投胎轉生的陰兵數量很多,而且,之前還是厲鬼存在,連陰司地獄都有所震動,憑空出現一扇大門,大門之後,一條無比淡薄,像是隨時都要消失不見,而且周圍充滿了陰陰鬼嘯的道路赫然在望。

黃泉路!

我看着陰兵上了黃泉路,對着我再次躬身行禮,隨後大門關閉,消失不見,這時候我方纔一屁股直接坐在了地上,險死還生,冷汗不斷的流淌出來,心跳速度也是異常的快速,好半天方纔回神過來。

你是誰,爲什麼會在我的身體裏面,你想要幹什麼?

冷靜下來之後,我首先就是想到之前救了我的神祕存在,我一直都感受到了他的存在,這是從我出生開始就伴隨在我身邊的東西,現在終於抓住機會,我自然要將我的疑問全部問出來。

可惜,我一連串的問題根本就沒有得到半點的迴應,之前那個存在在救了我之後徹底的陷入了沉默之中,我根本就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了,原來人家早就在不知不覺之中消失離去。

又是惆悵,又是遺憾,不過隱隱然更多的感覺卻是鬆了口氣。

整個人都輕鬆了下來,直接躺在了亂葬崗的泥土上面,我心中唸叨着:活着真好。 接著光芒一黑,慢慢的有影像緩緩浮現,先是一個山谷,白衣男子飛掠到一顆樹上睡覺,然後似乎白衣男子發現了什麼,急忙起身離開的時候,掛在腰間的這顆珠子被樹枝撤掉了……

接著白衣男子似乎有什麼事情急著離去,也沒有發現東西掉了,直接消失了,等到白衣男子離開后,夏晴的身影出現在原地,看了眼白衣男子離去的方向,撿起了地上的珠子,眼神神色痴迷,看著白衣男子的方向說道:「沒有想到世間還有如此絕色的男子,不管你是誰,我夏晴都非你不嫁!」

緋聞成真 眾人看到這裡唏噓不已,這和夏晴說的完全是兩回事好吧,什麼救人,什麼一見鍾情,簡直是胡扯!

夏晴的臉色也是驟變,她也沒有想到,當初自己見過的男人真的不是帝溟寒,而是眼前的白衣男子,當初她確實沒有見過帝溟寒也不認識,白衣男子去到那顆樹上之前,她就已經在附近的另一顆樹上了……

她也是無聊在樹上歇息的,而且她坐的位置比白衣男子高出那麼一點,因此當白衣男子落到樹上的時候,夏晴剛好看清楚了白衣男子的容貌,瞬間驚為天人,一眼定情,驚艷不已……

甚至是什麼都看不到,滿眼都是白衣男子絕美無雙的容顏,白衣男子在樹上停留的那段時間,夏晴就在另一邊痴痴的看著,直到白衣男子忽然間離開,夏晴才回過神來……

夏晴撿起了白衣男子丟下的珠子,追著白衣男子而去,卻是怎麼都沒有追上,無奈夏晴回到夏家,按照記憶中臨摹出白衣男子的畫像,從自己的爹爹口中得知,畫中人是冥殿的殿主帝溟寒……

夏晴知道帝溟寒的身份后,便一個人離開夏晴來冥殿找帝溟寒,卻在無意中得知帝溟寒去歷劫了,不知道何時能回來,夏晴無奈這才回到夏府,想到關於帝溟寒的傳聞,夏晴開始努力修鍊,再也看不上任何男子,多少人來提親都被夏晴無視了……

光幕中的畫面,在夏晴閉關的地方結束,其中很多夏晴的心思都是夏晴一個人的時候自言自語,很多話都是讓人聽了面紅耳赤的,都是夏晴一個人時對帝溟寒的表白……

光幕消失,那顆珠子回到白衣男子的手裡,白衣男子諷刺的看著夏晴說道:「你還有什麼話可說?真沒有見過你這麼不要臉的,你該不會覺得天下是你家的吧?你看上誰,誰就要娶你?拜託,寒都不認識你好么?

再說小爺我喜歡易容成跟寒一樣的相貌,礙著你什麼事情了?沒事就想嫁人,你是有病吧!」

「你……你到底是誰?」夏晴聞言怒道,現在她能說什麼,從頭到尾都是自己搞錯了,從開始自己看到的人就不是帝溟寒。

夏晴心裡憤怒無比,可是她今天人都站在這裡了,如果這樣離去豈不是被人笑話一輩子,所以不管如何她也的想辦法把責任推給別人, 救我,求求你救救我。

我躺下之後,全身放鬆,才感覺到痛苦和後怕,哪怕現在還是在亂葬崗,這個相當噁心還陰森的地方,我都覺得全身舒坦。

身後傳來虛弱的呼救聲。

我一下子坐了起來,朝着後面看去,封魂針已經被我抓在了手中,心裏面有些懊惱,怎麼忘記了還有鬼大將在呢。

不過看到鬼大將的樣子之後,我不由得鬆了口氣,鬼大將竟然被腐蝕得只剩下了大半個身子了,而且這種狀況還在不斷的惡化下去。

這就是做鬼的好處了。

至少,人家根本就不用擔心身體失去大半會死的狀況,魂體狀態之下,鬼大將甚至能夠堅持到只剩下一顆死人頭?

我走過去,居高臨下,看着鬼大將說:這也算是惡有惡報。想不到,報應這麼快。

雖然不是我自己報仇,看到鬼大將現在的悽慘模樣,也是覺得心中舒坦無比,對於他我並沒有多少憐憫和同情的心思要是對一個想要我命的鬼物都還同情心氾濫,我也太沒出息了一點。

鬼大將用自己存下不多的本源鬼氣阻攔着腐蝕繼續,不過,速度能夠降低,卻並不能讓腐蝕吞噬的過程停止下來,相當悽慘。

小哥,之前是我一時貪心,我不該如此的,求求你,救我一命,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我願意獻出我所有的修爲,只要能夠投胎轉世就好。

這時候,鬼大將哪裏還有之前的盛氣凌人,完全不把我放在眼中,隨時可以將我當成一隻蟲子捏死的樣子。

看他的樣子,連鬼眼淚都給硬生生擠了出來。

和人不同,鬼眼淚異常珍貴,等同於人的精血,因此,等閒間我們是碰不到鬼哭的,一般就是乾嚎,嗚嗚咽咽的,你也看不到他們真的流出眼淚來,鬼眼淚還只能在自願的情況下提取,是煉製很多邪門玩意兒的好東西,我見狀,趕緊掏出了隨身攜帶的一個玉瓶,將裏面的藥丸倒了出來,將鬼大將的眼淚全部接住。

原本鬼大將還想要用這種方式感動我,誰曾想,我完全不爲所動,還將他的鬼眼淚給接起來,一時間愣住了,都沒有繼續哭泣。

還有沒有了?有就多來點,還愣着幹什麼?

我忍不住催促着說道。

這一下,鬼大將算是完全回神了,有點呆住的意思,說:你不救我?

我看了鬼大將一眼,說道:放心,至少我不會逼迫你將你最後一滴鬼眼淚都給壓榨出來的。

鬼大將聽了又開始哭泣起來,說:求求你饒了我吧,我也是一時鬼迷心竅,以後絕對不敢了。

說道動情處,竟然又擠了兩滴鬼眼淚出來,我見狀,樂了,趕緊接了,方纔說道:我也不知道怎麼救你啊。而且,你本來就是鬼,而且還是鬼將,說什麼鬼迷心竅呢。

我是真的不想要救鬼大將,有辦法也不想,這傢伙太過陰險,翻臉無情,救了他好比救了一條養不熟的狼。

鬼大將愣住,隨後臉色變得兇殘起來,說:那麼,你就下來陪我吧。

臉上閃過無邊的瘋狂:你的精血非同一般,吞噬了你,我的魂體指不定還能修復完好。

說完,剩下一張大嘴猛然幻化,一個巨大的骷髏頭骨就朝着我吞噬過來。

還不死心。

我眼中冰冷,早就準備好的封魂針刺出,正好刺中了鬼大將幻化出來的骷髏頭,幾乎將骷髏頭直接洞穿,隨後鬼大將狼狽無比痛苦無比的嘶吼聲音傳了出來,迴歸本體,痛苦得臉上表情都開始變得模糊,已經開始出現了之前陰兵那樣的狀態,顯然已經魂體不穩。

我不由得看了封魂針一眼,,這還撿了一個寶貝,對付鬼物如此厲害,倒是有點沒有想到。

鬼大將原本就虛弱不堪,還想要拼死反撲,拉我下水,可惜在之前我就已經知道這鬼大將是個什麼東西了,早就戒備着,這一下,等於是他自己全力撞在了封魂針之上。

這一下,差點就把他的魂體給打散了。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