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按照煉魂陣的佈陣方式,魂魄被封印在熔爐之中。

陳志凡找到已經熄火的熔爐,打開封印,一絲魂魄輕飄飄的飛了出來。打眼一看,不是葉九重的,卻又能是誰的呢!陳志凡急忙將魂魄收在自己準備好的符文上。

陳志凡是既感憤怒,又覺得有些悲哀。想了塵道長和普濟道長一世英名,不料卻毀在了這個不起眼的小癟三身上,真可謂是是世事難料。

陳志凡看着修道者冷冷的道:“你爲什麼要做這等喪盡天良之事?”

修道者傲嬌的邁過頭,不理會陳志凡的說話。

陳志凡雖然生氣,但看到這個倔強的修道者,心中倒起了一絲憐憫之意。正準備好言相勸,若是這個人能迷途知返,陳志凡便會放了他。

不說別的,普濟道長的英靈還在天上看着自己呢。普濟道長乃是收陳志凡之託,幫忙照看葉詩瑜的,不想被屍方的人鑽了孔子,才身死的。

準確的說,陳志凡欠着普濟道長和慈雲觀的人情呢。然而,因爲太忙,陳志凡幾乎無暇顧及慈雲觀上發生的一切。

帶着愧疚,陳志凡心中想到:但凡這個道士有一絲悔過之意,自己便放了他去,算是稍稍的報答普濟道長的恩情。

陳志凡思慮再三,對着修道者道:“這位道友,你若是答應貧道以後不會再做這等道門禁忌的事,貧道便放了你去!”

這幾乎是等於就這樣白白的放了修道者,不料這人卻根本不買陳志凡的帳,咬牙切齒的道:“莫說以後,但凡我只要再得到這個魂魄,便還會使用煉魂陣!”

陳志凡一聽,大怒道:“你爲何如此執迷不悟,冥頑不靈?修道者可有你這等喪心病狂之徒?”

修道者冷笑一聲,轉而神情淒涼的自言自語道:“是啊,道門中怎會出現我這等喪心病狂之徒?可是師尊待我恩同再造,他的仇便不報了嗎?”

陳志凡疑惑的道:“報仇?卻不知閣下尋的是什麼仇?”這時候陳志凡的語氣也不似前面那般陰冷了,他感覺到,這中間或許有什麼誤會。

修道者回過神來,冷冷的道:“既然我落於你手,要殺要斬,悉聽尊便!”

陳志凡淡淡的道:“在下陳志凡,和慈雲觀的普濟道長淵源匪淺。以在下看來,道長這身法術,正是出自慈雲觀。若是道長卻有大仇,在下定然幫忙!”

修道者本來一點都不想理會陳志凡,再說他已經打定了就是死也不能辱沒慈雲觀的注意,然而當他聽到陳志凡這幾個字的時候,突然間睜大了眼睛,疑惑的問道:“你是陳志凡?”

陳志凡淡淡的道:“正是在下!”不過陳志凡立馬有疑惑的問道:“你知道我的名字?”他和普濟道長私交甚厚,但爲了大計,陳志凡便告訴普濟道長,且不要將自己的身份告知於門下的道士。

普濟道長忠厚,依了陳志凡之言。所以,在慈雲觀中,並沒有多少人知道陳志凡。

修道者一改剛纔傲慢的口氣,道:“不錯,師尊曾託夢與我,說若是慈雲觀有難,可去尋找你!依着師尊之言,我一直在尋找你的下落。”

“這麼來說,慈雲觀有難?”陳志凡心下一驚。這邊結界就快出現了,假如慈雲觀有事的話,自己還真的沒法去幫忙。

修道者恭敬的道:“這倒不是!師尊正直壯年,不料卻死於非命。聽師尊之言,害死他的是一個非常厲害的組織。因爲怕我等無法報仇,所以纔不遠萬里追您到這裏。不料先沒遇到您,卻遇到了害死師尊之人的魂魄!”

修道者看看陳志凡,繼續道:“我想起師尊慘死的事,氣不打一處來,就擺起了這煉魂陣。不想到卻在這裏碰上了你!”

陳志凡突然間恍然大悟,普濟道長死於屍方之手,把賬算到葉九重的身上,卻也不算冤枉他。

現在總算是真相大白了,這件事總體來說,根本怨不了這個修道者。

陳志凡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在下不知還有這樣的情由,剛纔得罪之處,還請多多包涵!”

“道長嚴重了!您和師尊是平輩,算起來,我還是你的晚輩。師尊曾交代,日後若是見了你,當執以師禮!”修道者對於剛纔頂撞陳志凡的事感到十分羞愧,開口道歉,做了個長長的揖。

陳志凡急忙回禮道:“不知道道友如何稱呼?”

修道者道:“在下道號行一,俗名金三震!”

“行一道長,至於報仇一事,說來話長,日後我定然上山,親自解釋箇中原由。”陳志凡耐心的解釋道。

知道面對的是陳志凡之後,行一便沒有再強求。現在慈雲觀的未來都賴陳志凡,念及此,行一道:“全憑道長做主!”

陳志凡繼續道:“即使如此,還請道友回觀,此間事畢,我當親自登門拜訪!”

行一點點頭,陳志凡剛纔破煉魂陣的時候漏了一手,已經讓行一心服口服了。所以當陳志凡說讓他回去的時候,他也沒怎麼猶豫。

陳志凡送了一口氣,急忙將自己派出去的這些靈力收回來,忘玉成峯趕了回去。

煉魂陣固然厲害,但有一個好處,時辰不夠的時候,魂魄幾乎不會受到損害。

因爲趕時間,陳志凡不敢大意,使出了畢生最強的修爲,不多久便感到了玉成峯上。

混沌和葉詩瑜看到陳志凡歸來,葉詩瑜急忙喊道:“志凡,你幹嘛去了?這麼久?沒出什麼事吧!”

“沒事!”陳志凡淡淡的一笑,輕鬆的說道。

陳志凡走的時候已經將葉九重的七魄定住了,這下只需要將葉九重的三魂注入體內,便大功告成了。 眾人聽了夜冰依的話,嘴角一陣抽搐,對方好歹也是帝家的有身份的人,她說這話真是太不給面子了。

那人深深的呼了兩口氣,然後眼神發狠道,「那麼你就去死吧!」

他揮劍,狠狠的朝夜冰依刺了過來。

長劍如歌,砰然濺起一陣響,他的實力達到了靈聖境界,夜冰依還沒做好準備,對方就一劍刺了過來,實在是因為她把他氣得快要爆炸了。

不過也因為這人心情浮躁,所以他這一劍刺出來之後,後面的力氣就弱得多了。

夜冰依冷笑一聲,雙眸閃亮亮,該輪到她出場了吧!

「唰!」夜冰依抽出長劍,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優美的弧度,劍氣凌厲,朝著前方掃蕩,絲毫沒有比男子的弱。

鏗鏘一聲!

兩把劍狠狠的撞在一起,兩人很快的分開,各自向後倒退了一步,男子的臉色微微凝重,看來眼前的女子並不像她表面上那麼弱小!

看來他也該認真對待了!

想著,他便更不留餘地的出手。

陰森森的看著夜冰依,「原來是我小看你了。」

「沒關係,我不會介意的,老人嘛!通病便是眼花,耳聾,很正常的嘛!」夜冰依說著,又是一件朝男子刺了過去。

「哼!老夫不跟你扯淡!看劍!」男子惱羞成怒的朝夜冰依揮去一劍。

看到對方認真,夜冰依也不再有所保留。

人劍合一!

夜冰依衝上了天,突然宛若一道耀眼的流星消失不見。

男子睜大眼睛,「人呢?」眼前那個女子怎麼說不見就不見了!

可是很快,他就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逼近。

一道冷冽的光芒朝著他的頭部襲來,其他擂台上的觀眾還有挑戰者,也都被這邊給吸引了過來。

然後他們看到一隻白色的鳳凰,展開羽翼,直接把男子給包了起來。

轟隆隆——

一陣白光瀰漫,男子的臉色大變,身形慌亂的想要逃跑,也想要召喚出自己的幻寵,可是他還沒有來得及召喚出來,那白鳳凰身上的強大氣息,就直接把他給淹沒了。

男子腦中嗡鳴一聲,有什麼旋轉,然後就直挺挺的倒下了。

而夜冰依,好端端的站在比賽場上,臉上掛著明媚的笑容。

眾人頓時狠狠的倒抽一口氣,這比賽才剛剛開始,一瞬間,夜冰依就毫不猶豫的把對手給打趴下了,並且人還暈過去了。

這個年輕的女子,她要不要這麼變態啊。

其實夜冰依心中也有些錯愕,她沒有想到自己的幻獸居然這麼有如此強大的能力,簡直是太符合她的要求了,真是太棒了。

隨後,她又轉過頭去尋找帝玄胤。

發現帝玄胤的這個對手,和他的實力一樣,都是靈聖境界三品的。

但是他們兩個之中,必須要有一個人隕落,有一個人失敗,究竟會是誰呢?夜冰依心中早就有了答案。

帝玄胤靜靜的站在那裡,令誰也都不敢忽視,因為他身上散發出一股狂傲的氣息,宛若蛟龍升天,纏繞在他的身上,渾身有一股霸氣。

他的對手幾乎還沒出手,就被他給碾壓。 陳志凡不敢耽擱,急忙將收錄葉九重三魂的符拿出來,塞進了葉九重的口中。

葉詩瑜看到這一切,茫然的問道:“混沌大哥,志凡剛纔餵給哥哥的是什麼啊?”

混沌淡淡的道:“一張符文,你哥哥的魂魄就附在上面!”其實混沌想說附在符文上的是葉九重的七魄,但他怕葉詩瑜又追問,便籠統的說了一下。

葉詩瑜似懂非懂的點點頭,道:“那哥哥是不是馬上就可以醒過來了?”

“這纔是第二步,接下來還要召回你哥哥的元神,你哥哥才能徹底醒來!這時候你哥哥的魂魄雖然歸位了,但修爲不能啓用。也就是說,如果不能召回你哥哥的元神,他修煉的這些日子所發生的事,都將被你哥哥忘記!”

葉詩瑜自言自語的道:“忘記了好,假如這段時間真的像志凡說的那麼不堪,我倒希望哥哥完全忘記了!”

葉詩瑜不知道,修道者看的比生命還重要的,便是這修爲。如果葉九重複生以後失去了所有的修爲,想來他是不會開心的。

混沌看看葉詩瑜,知道她只是一個平凡的人,便沒有再解釋。

葉九重的魂魄進入到了體內,和七魄開始迅速的交融。葉九重是修道者,魂魄比起平凡人來說,交融起來也簡單的多。

沒多久,葉九重的身體已經有了生命的跡象,不過站在遠處的葉詩瑜也看不到。

陳志凡稍感欣慰,撤去定魂陣,有快速的擺起了一套召魂陣。這是葉九重複活這個環節最困難,也是最重要的一個環節。

葉詩瑜看到陳志凡在那裏忙忙碌碌的東奔西跑,開口問道:“混沌大哥,志凡現在又在幹什麼啊!”

“噓!”混沌做了個禁聲的手勢,並不是現在這個時間不能發出聲音,而是混沌實在解釋的累了。陳志凡將葉詩瑜交給混沌以後,這個小姑娘就像是有問不完的問題,搞的混沌頗有些招架不住。

葉詩瑜以爲現在不能出聲,便默默的不再言語了。

看着葉詩瑜的動作,混沌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陳志凡擺弄好了召魂陣,便坐在了葉九重的身旁,開始念起了招魂大法。若只是普通人的元神,對於陳志凡來說,倒也不是什麼多困難的事情。

但葉九重就不一樣了,一是因爲葉九重是屍方的人,多多少少的沾染了屍方不少的戾氣,二是葉九重的法力高強,元神意念也比較堅定,所以召起來便不是那麼容易了。

陳志凡渾身散發出金光,一閃一閃的就像是漁船上的引路燈。

葉詩瑜看到陳志凡這個樣子,煞是擔心,本來想問混沌,但看到混沌面無表情,剛纔又說過不讓自己說話,話到嘴邊,硬生生的收了回去。

“慧元江邊玩,金剛列兩邊,千里魂靈至,急急如殼來!蕩蕩遊魂,何處留存,三魂早降,七魄來臨,河邊野外,廟宇莊村,宮廷牢獄,墳墓山林,虛驚怪異,失落真魂,今封五路遊道將軍,吾今差汝,着意搜尋,收魂附體,助起精神,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急急如律令:葉九重元神歸位!”陳志凡的臉上發出青光,嘴裏抑揚頓挫的念着咒語。

葉詩瑜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情況,看到陳志凡臉色害怕,加上聲音怪異,心中隱隱的有一絲害怕,悄悄的往混沌的身邊靠了靠。

這段時間的相處,葉詩瑜已經完全能接受混沌的樣貌了。她知道,混沌雖然模樣恐怖,但比起很多邪惡的人來,混沌的心地很善良,讓葉詩瑜不自覺的選擇相信。

混沌偷偷的瞟了葉詩瑜一眼,知道這是害怕的緣故,心中默默的笑道:到底是個小姑娘,看到這些不尋常的東西,還是會害怕的!

陳志凡反覆的念着那些咒語,不一會,陳志凡的正前方吹來了一股風。

陳志凡先是大喜,接着臉色大變,厲聲道:“何方妖孽,亂入我陣,還不速速離去!”陳志凡的聲音中帶着凌厲的法力,混沌沒什麼反應,葉詩瑜卻有些經受不住。

葉詩瑜緊緊的靠在混沌的身上,顫抖着問道:“混沌大哥,有妖怪,不會有事吧!”

混沌淡淡的道:“沒事!陳志凡能打發的了,你別擔心!”

其實這樣的事情在道門中再常見不過了。陳志凡做法的時候,因爲不知道葉九重的元神究竟在何處,只好大面積的發出召魂咒。

這樣雖然能大大的增加召魂的成功率,但也有一定的弊端。這弊端就是,方圓的元神都會收到召魂咒的召喚,雖然陳志凡已經說出了名字,但還有些心存妄念的元神想要趁機入侵。

這些飄在方圓的元神,要麼因爲本體已滅,無處安身;要麼是脫離本體已久的元神,雖然於人無害,但也算得上是妖孽了。

陳志凡之所以在聲音中灌注法力,實是他不想傷害這些無辜的元神。元神感知到了施法者的法力,有些信念不是很堅定的元神,便會遠遠的躲了開去。

這股風明顯的感知到了陳志凡的法力,再召魂陣邊打了個圈,便遠遠的遁去了。有好幾次,都是這樣的怪風,全被陳志凡呵斥退去了。

陳志凡看到這個元神遠去,繼續朗聲的念起了咒語:“蕩蕩遊魂,何處留存,三魂早降,七魄來臨,河邊野外,廟宇莊村,宮廷牢獄,墳墓山林,虛驚怪異,失落真魂,今封五路遊道將軍,吾今差汝,着意搜尋,收魂附體,助起精神,天門開,地門開,千里童子送魂來,急急如律令:葉九重元神歸位!”

不多久,又有一股勁風吹到了陳志凡的身邊。陳志凡還是想剛纔一樣,厲聲的呵斥,想逼退這股風。

可這股風和剛纔的不一樣,致陳志凡的勸告於不顧,一個勁的想衝進召魂陣。陳志凡知道,這是碰到最難纏的元神了。

陳志凡天性善良,不願意無緣無故的消滅這些有妄念的元神。但現在是關鍵時刻,陳志凡不敢大意,只好小心的應付這股風。 兩人都沒有拿出自己的幻獸,因為他們出招很絕,根本沒有機會使出幻獸的機會。

憑藉的是真功夫,兩道身影相纏,轉瞬間就過了下百招,看得人眼花繚亂。

昨天帝玄胤在找帝家麻煩的時候,召喚出了他的幻獸金龍,那金龍的火焰太過嚇人。

所以,今天他的對手就阻止他召喚出金龍,以為就可以贏了帝玄胤了。

可是他明顯的想錯了,就算不能召喚出金龍,帝玄胤一樣很厲害。

不多久,勝負就已見分曉。

其他的比賽台上,也都出了勝利者。

帝三爺看到他們夫妻兩個人居然都贏得了比賽,不由狠狠的咬了咬牙。

家主眯起眼睛,看著勝出來的高手,面上沒有什麼表情。

灰長老冷笑了兩聲,將目光落在夜冰依的身上,冷冷的道:「這次的比賽當中,為什麼會有女人出現?還是一個外姓女子,難不成將來帝家還打算把自己的家業交給一個外人打理不成?

將來帝家也跟著一個外來人改名字嗎?」

他這話說的可就嚴重了。

家主道:「灰長老您誤會了,這女子叫做夜冰依,她是我們帝家的媳婦,我帝家有一個規矩,若是被靈戒選擇的女子,就是下一代的帝家繼承人。

而就有資格做上帝家主母的位置,傳說只有被靈戒選擇的女子,才可以為我們帝家誕下最純正血脈的後輩,所以為了帝家的血脈著想,我便同意了她來參加這場家族比賽。

不過家主之位,自然不會讓一個女子來做的。」

灰長老聞言,這才點了點頭,嘴角掛著一抹神秘莫測的笑。

旁邊的青長老始終沒有說話,他的眼含著淡淡的笑意,沒有人知道他在想什麼。

但是他的目光在無時無刻的注視著夫妻兩人。

帝凌影站在的身旁,聽到家主他們的話,微微蹙眉,觀察著夜冰依和帝玄胤兩個人都成功的晉陞了比賽,他才悄悄鬆了口氣。

家族的人才濟濟,就連他都靠不上邊兒,競爭力非常大,所以想要脫穎而出那是很難得,但是,他依舊對帝玄胤和夜冰依夫妻兩人抱著良好的心態。

因為他們兩個人好像從比賽就沒有輸過,他們就是一個逆天的存在。

「沒想到依依居然不僅懂得煉丹,就連武道一途也都是如此的精湛,真是太厲害了,太不簡單了。」二爺坐在輪椅上,不停的讚歎。

平時他不會出來看熱鬧,可是今天不同,他知道他的身體有好起來的機會,他整個人的心態也有了一個全新的變化。

今日他故意著裝打扮,整個人神采奕奕,看上去年輕了不少。

家主看到他的二兒子這樣,心中也寬慰了不少。

帝凌影看著自己的二叔,和顏悅色道:「是啊二叔,依依可是我們學院的下一任院長繼承人,她的實力當然不一般。」

「居然還有這樣的事情?」二爺震驚的睜大眼睛。

「哇塞,嫂子真是太厲害了,從第一眼看到她,我就覺得她很不一般,如果我能像她這麼厲害,那就好了。」帝凌雪眼眸亮亮的說道。 帝凌影摸了摸小丫頭的腦袋,「只要小雪兒肯努力,你也不會差的。」

「嘻嘻,多謝影哥哥誇獎!」帝凌雪歡快的說道。

旁邊的家主聽到帝凌影的話,也不淡定了,忙上前問:「你說夜冰依那丫頭是下一任彩翼學院的院長繼承人?是南宮院長欽定的人選么?可是,她是一介女子啊。」

帝凌影臉色微沉,「女子又如何,她一個女子,可是比我輩男子都更要出色,夜師妹無論是才華還是武功,都是一樣的精彩出眾,南宮院長選擇她,那是智者的行為。」

家主頓時一噎,摸了摸鼻子,不再說話。

第二輪比賽開始,夜冰依和帝玄胤兩個人還沒有和帝三爺對上,但是這一次,兩人的對手也很強大,是一場很有競爭力的比賽。

帝玄胤玄的對手就是九爺,而夜冰依比帝玄胤還要悲催,她對上了帝家的一個紅元老。

紅元老這個人的實力非凡,帝玄胤得知夜冰依對手是他,便悄悄拉著她,交代了紅元老的弱點還有一些事情。

看著自己的對手,夜冰依心中也暗搓搓的計劃著。

她按照帝玄胤給她的分析,開始悄悄想著,待會兒從這個老傢伙身上哪裡下手。

聽說紅元老的身體非常強壯,非常不好打,打蛇打七寸,夜冰依的眼睛不由自主的往紅元老的兩腿之間看過去。

這裡也很硬不好打么?

那猥瑣的眼神,讓紅元老的老臉一紅,「臭丫頭,往哪看呢你!我勸你還是趕緊投降吧!否則你就會死得很難看!」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