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上了車,王浩先將秦巖送到了學校門口。

在秦巖下車的時候,王浩突然叫住了秦巖:“小秦,忘記和你說了,學校裏面好多人以爲你死了,你注意一點!”

不等秦巖說話,王浩開着車走了。

wωω ◆тт κan ◆¢ o

秦巖站在學校門口,愣怔地看着王浩的車消失在自己的視線內。

過了好長時間秦巖才反應過來:什麼?我死了?這肯定是王浩說出去的。

想不到王浩這傢伙不但嘴大,就連舌頭也長,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不過事已至此,秦巖也不能把王浩怎麼樣。

回到宿舍,王胖子和張迪都在。

王胖子正躺在牀上翹着二郎腿,拿着手機玩手遊。

張迪也抱着手機不知道在幹什麼。

秦巖估計這小子肯定在撩妹。

秦巖自從認識張迪以來,他追過的女孩子沒有一百,也有八十。

不過張迪比較悲催,他是屢戰屢敗,屢敗屢戰。

秦巖覺得張迪之所以會這麼失敗,是因爲他根本就沒有領悟到想浪漫先浪費的真諦,這個年頭真心根本不值錢,還是萬惡之源鈔票比較有說服力。

“嘿!都幹什麼呢?”秦巖坐到張迪的牀鋪上。

張迪和王胖子擡起頭向秦巖望去。

當他們看到秦巖後,不由嚇得向後縮了縮身子。

秦巖哈哈大笑起來:“是不是把老子當成鬼了?其實我昨天只是昏迷了,被人誤傳成死了!”

張迪瞅了瞅秦巖,撇了撇嘴說:“我去!你小子原來沒有死啊!”

說罷,張迪抱着手機繼續玩開了。

王胖子也一樣,就好像秦巖根本沒有進來一樣。

被人當成了空氣,秦巖覺得自己也太沒有存在感了。

“你們也太不夠意思了吧!兄弟我好不容易回來了,你們也不歡迎歡迎?”秦巖想調動一下情緒。

誰知道張迪和王胖子根本不買賬,紛紛轉過頭繼續玩手機。

秦巖鬱悶無比,回到自己的鋪位躺下了。

上完一天課,秦巖幾乎將葉嫣的事情忘記了,回到宿舍從牀下拿出臉盆準備洗臉。

可是臉盆盆底卻露出了葉嫣的笑容。

那笑容傾國傾城,美的令人窒息。

但是秦巖看在眼中,卻嚇得接連向後退了兩步,手一抖將臉盆掉在了地上。

“秦巖,你發什麼神經?”王胖子從牀上坐起來,詫異無比地看着秦巖。

秦巖抹了抹頭上的冷汗,心有餘悸地擺了擺手說:“沒事!沒事!”

秦巖想不到葉嫣居然追到了宿舍。

不過一想到自己戴着仙姑送的腦中骨,秦巖的心又平靜下來。

仙姑說過,只要戴上了腦中骨,一般的邪祟是進不了身的。

秦巖拿起臉盆來到了衛生間。

洗完臉,秦岩心事重重地回到了宿舍。

張迪和王胖子抱着手機玩的不亦樂乎,秦巖卻沒有一點心思,躺在牀上胡思亂想着。

不知不覺中,秦巖睡着了。

睡夢中,秦巖夢到有人在叫他,秦巖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向叫他的人看去。

當秦巖看到叫他的人後,整個人不由打了個寒顫。

叫他的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嫣。

葉嫣笑眯眯地看着秦巖,臉上還掛着令人陶醉的微笑。 “秦巖,你好!”葉嫣揮了揮手,向秦巖打招呼,嘴角上更是露出了醉人的酒窩。

“你不要過來!”秦巖大聲叫起來,向後挪動了一下身體,卻“砰”的一聲將頭撞在了牆上。

秦巖疼的齜牙咧嘴,捂住後腦勺從牀上坐起來。

直到此刻秦巖才發現,剛纔居然做了一個噩夢。

秦巖鬆了口氣,揉了揉後腦勺,準備躺下睡覺。

就在這時,一張臉突然懸空飄到了秦巖的面前。

秦巖眯起眼睛向這張臉看去。

當他看清楚這張臉後,嚇得當即尖叫起來。

原來這張臉的主人不是別人,正是葉嫣。

葉嫣雖然笑眯眯地看着秦巖,但是秦巖卻覺得這是他見過的最恐怖的笑容。

王胖子和張迪被秦巖的尖叫聲驚醒了,他們兩人從牀上坐起來,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向秦巖望去。

“搞什麼搞?叫個鳥啊!”王胖子瞪起眼睛看着秦巖,憤怒無比地說,眼屎還掛在眼角上。

張迪也不滿地瞪了秦巖一眼,不過他什麼也沒有說,躺下繼續睡覺。

“不好意思啊!我剛纔做了一個噩夢!”秦巖歉意地說,但是眼睛卻不停地向宿舍四周看去。

葉嫣早就不見了,就像憑空消失了一樣。

王胖子鬱悶地躺下繼續睡覺。

秦巖也躺下來,心有餘悸的鑽進了被子裏。

爲了避免再次看到葉嫣,秦巖將被子撩起來蒙在頭上。

就在秦巖準備閉上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葉嫣和他面對面躺在一起。

秦巖看着葉嫣,葉嫣看着秦巖。

兩個人就這樣對視着。

不知道過了多久,葉嫣突然翹起嘴角,對着秦巖露出一抹醉人的微笑。

“啊!”在葉嫣露出微笑的那一刻,秦巖忍不住大聲尖叫起來,並且撩開被子跳到牀下,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氣。

“我去!你讓不讓人睡覺了!”王胖子憤怒無比地坐起來,就像一頭暴怒的獅子一樣咆哮起來。

張迪也坐起來,鬱悶無比地看着秦巖。

秦巖苦笑起來,攤開雙手想解釋,可是話剛到嘴邊又咽了回去。

秦岩心中很明白,他們兩個不可能相信自己的話。

“秦巖,你他孃的再鬼叫,小心老子一屁股壓死你!”王胖子扭動了一下滿身流油的麻袋腰,咬牙切齒地說。

“你們睡吧!我再也不叫了!”秦巖歉意無比地說,同時在心中暗下決心,接下來無論葉嫣再以什麼樣的方式出現,他都不會叫了。

王胖子指了指秦巖,無可奈何地嘆了口氣,躺在牀上用被子矇住了頭。

張迪也轉過身重新躺在了牀上。

當秦巖準備上牀的時候,他感覺到有水掉在了他的頭頂上。

秦巖伸出手摸了摸,頭髮溼溼的,的確是有水掉在了他的頭頂上。

秦岩心中十分奇怪,宿舍的房頂什麼時候漏水了。

當秦巖擡起頭向房頂上看的時候,葉嫣頭下腳上懸浮在半空中,正翹起嘴角對着他在微笑。

她的嘴角上凝聚起鮮血,正一滴一滴掉下來,滴落在秦巖的臉上。

“啊!”秦巖忍不住再次大聲叫起來。

“我草!有完沒完!” 卓府小幺女 王胖子終於爆發了,他撩開被子,從牀上跳下來,一把抓住秦巖,將秦巖扔到牀上,然後撲到秦巖的身上。

王胖子噸位是二百二十斤,雖然身上的肥肉就像海綿一樣富有彈性,但是壓在秦巖的身上,秦巖依舊被壓得有些喘不上氣。

張迪從牀上坐起來,一邊拍手一邊哈哈大笑:“壓死這個狗孃養的,大半夜的不消停。”

“我草……你……你……”秦巖斷斷續續地說,不知道想說什麼。

葉嫣這時顯露出身影,坐在窗臺上笑眯眯地看着秦巖,臉上滿是得意之色。

很顯然,葉嫣是故意嚇唬秦巖的,就是爲了讓他受苦。

“別……別壓了……老子……老子喘不上氣了!”秦巖斷斷續續地說。

“媽的,再讓你鬼叫!你還鬼叫不鬼叫了?”王胖子聲色俱厲地說。

秦巖趕快搖頭,表示自己不會了。

看到秦巖服軟了,王胖子才從秦巖的身上爬下來,得意洋洋地說:“這還差不多!”

秦巖喘了幾口粗氣,對王胖子和張迪大聲說:“兄弟,其實我也不想叫啊!我剛纔見到鬼了!”

聽說秦巖見鬼了,王胖子和張迪對視了一眼突然哈哈大笑起來。

看到他們兩人不相信自己,秦巖當即將事情的經過全部告訴了兩位舍友。

“你說那個女鬼就是咱們學校五年前的校花?”王胖子問。

“你說那個女鬼還殺了你住在宏屹小區的舍友?”張迪問。

秦巖點了點頭。

“哈哈哈!”王胖子和張迪對視了一眼,再次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特別是王胖子,他笑起來的時候,全身的肥肉都跟着顫抖,比跳肚皮舞都帶勁。

秦巖就知道他們不會相信,可是秦巖卻不能不說。

因爲葉嫣現在正坐在窗臺上對着秦巖比中指,而且還說要繼續嚇唬秦巖,讓王胖子把他壓死。

秦巖真想指着葉嫣讓王胖子他們兩人看,可是秦巖知道,他們沒有開陰陽眼,根本看不到葉嫣。

“秦巖,你小子還是不要胡說八道了!趕快洗洗睡吧!”王胖子搖了搖頭,轉過身準備睡覺。

張迪也一樣,撇了撇嘴準備睡覺。

就在這時,秦巖突然想起一個讓王胖子兩人相信他的辦法。

那就是引逗王胖子他們說出對葉嫣大不敬的話,葉嫣聽到後肯定會勃然大怒現出真身讓王胖子他們看到。

“等一等!你們真的不相信嗎?”秦巖大聲說。

“切!相信你纔有鬼了!”王胖子鄙夷地說,“在老子心中,老子就是神,無論她是什麼鬼都要敬老子!”

聽到王胖子的話,葉嫣不由皺起了眉頭。

看到葉嫣的臉色,秦巖就知道有門。

“王胖子,那你敢罵葉嫣嗎?”秦巖嘿嘿奸笑起來,眼中滿是戲謔。

王胖子拍了拍胸口,豎起大拇指指着自己:“老子什麼不敢做!聽好了,葉嫣就是一個小表子!怎麼樣?”

葉嫣從窗臺上慢慢地站起來,雙眼憤怒地看着王胖子。

她身上的白色連衣裙居然在這一刻就像被鮮血染紅了一樣,紅的刺目,紅的耀眼。 看到葉嫣的樣子,秦巖忍不住睜大了眼睛。

之前秦巖一直以爲葉嫣只是一個一般女鬼,想不到葉嫣居然是一個厲鬼。

秦巖聽仙姑說過,穿着紅衣服的鬼都是厲鬼。

重生之名流商女 鬼的實力也有分類,普通鬼,厲鬼,還有鬼靈。

秦巖到目前爲止,只聽說過這三個等級。

王胖子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依舊得意洋洋地看着秦巖,大言不慚地說:“老子剛纔已經罵了,一個死人能把我怎麼樣?”

說到最後王胖子還“切”了一聲。

張迪此刻看到了葉嫣,他嚇得雙腿顫抖,伸出手拍了拍王胖子的肩膀:“胖哥,胖哥,不要說了!”

王胖子一把打開張迪的手,繼續手舞足蹈地說:“怕個毛啊!一個死人而已!難道她還能從棺材裏面飛出來?”

聽到王胖子的話,葉嫣嘿嘿冷笑起來,從窗臺上慢慢地飄到王胖子身後,將手搭在了王胖子的肩膀上。

王胖子還以爲是張迪的手,不耐煩地伸出手打了一下。

可是王胖子這一次沒有打開葉嫣的手,他詫異地轉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肩頭。

當王胖子看到搭在他肩頭的手既小巧又漂亮的時候,不由有點發懵。

王胖子拿起葉嫣的手,詫異無比地說:“張迪,你小子的手什麼時候變成女人的手了?這麼細這麼滑!”

說罷,王胖子擡起頭向張迪望去。

當王胖子看到張迪的雙手垂在大腿邊上的時候,不由擰起了眉頭,並且驚咦出聲。

王胖子扭動肥胖的身軀,轉過頭向身後看去。他看到葉嫣穿着一身紅色的連衣裙懸浮在自己面前。

剛開始,王胖子沒有反應過來,詫異無比地看着葉嫣,眼中甚至還閃過驚喜的神色。

因爲葉嫣太漂亮了,即便是此刻生氣了,也美的讓人直流口水。

慢慢地,王胖子終於反應過來,他戰戰兢兢地說:“姑娘,你是怎麼進來的?你不會真是……”

後面的話王胖子沒敢說下去,他此刻已經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了。

葉嫣翹起嘴角笑起來:“你剛纔說我是什麼?”

王胖子趕快擺手:“姑娘,我剛纔不是有意冒犯的!你大人有大量,就把我當屁放了吧!”

王胖子話音剛落,“噗”的一聲,他居然真的放了一個臭屁。

聽到王胖子的話,再聽到王胖子放的屁,秦巖差點笑出聲來。

張迪也忍不住笑起來,不過緊接着趕快繃住了臉。

葉嫣冷笑起來,一把掐住王胖子的脖子,將他高高舉起。

葉嫣原本就懸浮在地面上,現在將王胖子舉起來,王胖子也懸浮在地面上,就像一人一鬼分別踩在一高一低兩個隱形的板凳上。

王胖子伸出雙手想撇開葉嫣的手,可是他無論怎麼抓,都只是抓個空。

張迪嚇得尖叫起來,轉過頭爬進了被窩裏,矇住了頭卻沒有矇住屁股,而且他的屁股不停地顫抖着。

看着王胖子被葉嫣掐住脖子舉起來,秦巖不由想起了他的舍友趙赫,想必當時趙赫也是這樣被葉嫣掐住脖子舉了起來,然後從六層樓扔下。

不一會兒,王胖子的臉變成了豬肝色,秦岩心中愧疚無比,真後悔自己剛纔逗弄王胖子了。

如果不逗王胖子,葉嫣肯定不會加害王胖子。

怎麼辦?怎麼辦?秦巖在心中默唸着。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