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龍少決站起來,他坐在茶几上看着狼狽的楊暖暖。

“呵呵,呵呵。”楊暖暖包好自己的身體,她擡眼對着他假笑兩聲。

“那個……那個……身爲男人一定要一言九鼎吧?”楊暖暖眼神瞟向茶几上的衣服。

“嗯。”龍少決看着楊暖暖點頭。

“親你一口,一件東西,還算嗎?”楊暖暖問。

“算。”龍少決展開雙臂說,“來吧。”

楊暖暖手快的拿起那些自己之前選好的東西,她站在龍少決面前。

“來吧。”龍少決仰着。

要是你落到我手裏,你就死定了!

楊暖暖憤憤的盯着龍少決,龍少決看着他表情嚴肅,心臟跳的撲通撲通。

楊暖暖伸手攬過龍少決的肩膀……

楊暖暖蜻蜓點水的在他英俊剛毅的臉上快速的吻了三下。

“呼。”親過之後楊暖暖立刻鬆開手,她掐着腰長舒了一口氣。

“完了?”龍少決問。

“……”楊暖暖低頭看着他,他又伸頭親了一下他的臉,“現在完了。”

“四次,四樣東西,你還有有什麼意見?”

楊暖暖舉着內衣內褲,一天長裙,一包衛生棉說。

“不夠。”龍少決忽然站起來,他攬住楊暖暖,一下子堵住她的嘴巴。

“唔……唔……”楊暖暖掙扎。

吻可以,但一定要說清楚時間!

現在他們之間只有交易的關係。

“多久?”楊暖暖避開他熱情的如同暴風雨一般的親吻,她喘着大氣問。

“很快。”龍少決重新堵住她的嘴巴。

“很快是多久?”楊暖暖再次推開他問。

“……”龍少決白了她一眼,不說話直接咬住她嬌嫩可口的脣瓣。

真是要瘋了,她怎麼可以如此美味!

“唔,唔。”手裏的東西落地,楊暖暖對他又掐又打。

“不許亂動。”龍少決帶着楊暖暖,二人一起來到了玄關處。

龍少決將楊暖暖抵在牆上,楊暖暖遮住身體的被子脫手……

龍少決高大挺拔的身體,遮住了楊暖暖嬌小的身體。

不需要再多動手,楊暖暖的身體就如同盤中肉,任憑龍少決各種品嚐。

“不要。”龍少決的吻從她的嘴巴移到脖頸處,楊暖暖揪住龍少決的頭髮無力的乞求。 楊暖暖身上破碎的衣服被再次剝落,她雙手無力的抵住龍少決的胸口,讓他離自己遠一點。

楊暖暖眼神疲憊迷離,身體酥軟,原本還在抵抗的雙手耷拉在身體兩側。

“等一下!”楊暖暖陡然驚醒,她一把推開緊貼在她身上的龍少決。

龍少決踉踉蹌蹌的往後退了兩步,他擡頭喘着粗氣,眼睛理帶着濃重的情慾。

楊暖暖雙手護住胸,她低着頭,血順着她的大腿往下流。

龍少決看着她大腿上的血,“怎麼回事?”

“你說呢!”楊暖暖沒好氣的說。

龍少決站直身體,他深吸了一口氣。

“穿好衣服。再勾引我,我就把你就地正法。”

龍少決走了兩步,他彎腰撿起楊暖暖原本選好的衣服,他轉身回到楊暖暖面前,將衣服遞給她。

“哼。”楊暖暖一把奪過衣服。

誰勾引他了!

楊暖暖覺得就算天下男人到死絕了,她也覺得不可能去勾引這個不要臉的臭流氓。

寂靜的夜,天空繁星寂寥,遠處偶爾傳來幾聲烏鴉教,正是一天之中陰氣溼氣最重的時候。

馬路上車輛稀少不見有路人,就連路燈似乎也不再明亮如初。

路燈夏,金俊的速度極快的跑過,他穿着黑白條紋的睡衣,臉上沾着一層黑黑的物質。

那層污漆嘛嘿的東西遮住了金俊足以傾國傾城的相貌,應該是海底泥之類的保養品。

金俊堅信所有的美麗都不是天生的,即使先天條件完美無缺,也要後天好好保養。

金俊的身影剛剛消失在馬路的盡頭,空蕩蕩的夜裏忽然起了一陣風。

夜風帶來了一陣如同枯葉一般紙錢,紙錢紛紛落下,在風中忽升忽落。

一輛大紅色的跑車奔騰着駛來,跑車的速度很快,那些紙錢一路追隨着車輛……

楊暖暖抱着衣服站在衛生間門口,她已經在這裏站了好幾分種了。

一想到這裏有個女鬼,一時之間她還真不敢進去。

“又勾引我。”龍少決默默的看着她,見她半天沒有動靜,龍少決說。

“我會勾引你這個王八蛋?呵呵!誰勾引你誰是王八蛋。”楊暖暖轉頭說。

“你看看你現在的樣子,要不是我自制力好,我是個正直的君子,我們現在早已經浴血奮戰了。”

龍少決上下打量着楊暖暖道。

楊暖暖現在上半身幾乎一絲不掛,她烏黑的長髮凌亂的披在後背,牛仔褲鬆鬆垮垮的掛在她身上。

她性感中帶着幾分野性,讓男人一看到就想要征服這個女人。

“……”楊暖暖不語。

老子變成這個樣子還不是因爲你,要不是你不要臉耍流氓,見到女人就想睡,我怎麼會成這樣。

龍少決看着她憤憤不平的精緻側臉,他倏然站起來。

“媽呀。”楊暖暖眼角的餘光一看到他的身影,她一下竄進衛生間。

嘭!

楊暖暖重重的關上了門。

“你在嗎?”

進了衛生間之後,楊暖暖不敢輕舉妄動,她背靠着門,小聲問。

衛生間裏靜悄悄的。

“你彆着急,我一定會完成你的囑咐。”

楊暖暖走到浴缸前,她打開水龍頭,熱水嘩嘩的流出。

“你這裏好好呆着,等我把東西送到你父母手裏,我還會回來看你。”

楊暖暖脫了衣服,她擡腿進了浴缸。

身體浸在熱乎乎的水中,楊暖暖一刻也不敢放鬆。

現在她不適合坐浴,她才進了水裏,沒有多洗,半分鐘她就跳出浴缸。

“你是不是不在啊?”楊暖暖拿着浴巾擦拭自己的身體。

奇怪,明明之前這個女人說她離不開這裏的,現在怎麼不說話了?

“你放心我是個說話算話的人,答應別人的事情我一定會做到。”

整理好自己的楊暖暖來到馬桶邊,她蹲在馬桶前,伸手摸向了馬桶後面。

她的手探索了半天什麼也沒摸到,“奇怪,這裏沒有夾層啊。”

“呼。”一陣涼風吹起楊暖暖的耳後的長髮。

“媽呀。”楊暖暖噗通一下跪到地上。

她一跪地,左手按住一個硬梆梆的東西。

那東西咯的楊暖暖手心疼。

“怎麼了?”聽到動靜的龍少決一腳踢開衛生間的大門。

“沒事,沒事,我不小心滑倒了。”楊暖暖不留痕跡的撿起東西,她站起來轉身對龍少決說。

“我們走吧。”楊暖暖走到龍少決面前說。

龍少決就像個門神,他高大修長的身體堵住了門。

龍少決看着她溼噠噠的頭髮,“你今年多大?”

“23。”楊暖暖回。

龍少決推了一下楊暖暖,他皺眉說:“多了一個3。”

“什麼?”楊暖暖疑惑。

“23多了一個3,你就是個2。”龍少決說。

“你才二!不,你是4,6,8,10……”楊暖暖反駁道。

“頭髮還沒幹就出去,你腦子裏一定進了不少水。”龍少決拿起吹風機,接上電源。

“我的腦海裏確實有一片蔚藍無邊無際的海洋,多謝誇獎。”楊暖暖說。

“你的嘴只適合被吻。”龍少決勾脣,他把楊暖暖帶鏡子前,想了想龍少決又加了一句:“只適合被我吻。”

楊暖暖看着透過鏡子看着站在她身後的龍少決,龍少決的視線也在她身上,兩人的視線在鏡子中相遇。

“你想知道我被你吻的感覺嗎?”楊暖暖挑眉問。

“不想。”龍少決打開吹風機,他手指穿插在她的秀髮之中。

龍少決低眼看着楊暖暖,他手指輕柔的撩起她的頭髮。

吹風機嗡嗡作響,完全是生手的龍少決時不時扯痛楊暖暖。

楊暖暖愣神的看着鏡中板着臉,眼神柔和,五官英俊剛毅的男人。

撲通!撲通!

楊暖暖沒出息的心跳加快。

好帥!

“咚咚。咚咚。”房間之外金俊氣喘吁吁的跑來,他用力的敲響了門。

房間裏,不大的衛生間裏,龍少決專心致志的幫楊暖暖吹乾秀髮,楊暖暖則愣神的看着他。

兩個人誰也沒有聽到敲門聲。

大紅色的跑車緩緩的停在賓館前,駕駛座的車門從裏面打開,一個頭上帶着瓜皮帽,身上穿着黑色唐裝的男人走下車。 男人低着頭,躬着腰,動作僵硬的繞到後車門。

“小姐到了。”他嗓音尖銳,不男不女。

“恩。”顧悠悠微微點頭應了一聲。

金俊在門外敲了半天門,始終沒有得到任何迴應,他好看精緻的桃花眼一翻。

這兩個人在裏面做什麼?

難道……

一想到某種不可言喻的事情,金俊瞬間來了精神。

金俊往後退了一步,他摩拳擦掌躍躍欲試準備破門而入。

“好了。”龍少決放下已經關了的吹風機,他用手指理了理楊暖暖柔順的長髮。

“謝謝。”楊暖暖禮貌見外的道謝。

“你說什麼?”龍少決厲聲問。

“我說謝謝啊,有問題嗎?”楊暖暖轉過身,她看着龍少決說。

當然有了!

他們之間不需要任何見外的客氣!

“你說呢!”龍少決的表情明顯的暗了下去。

“……”楊暖暖見他表情不爽就不敢再亂說話了。

高冷總裁的獨有寵物 穿門而入的金俊一看到滿地衣物,他興奮的都快蹦起來了,見牀上沒人被褥卻是亂七八糟,他心想難道老大已經把事辦完了?

爲了不錯過好戲,金俊一下子衝到衛生間門口。

“哎喲我去!”一看到衣衫整齊,表情淡定自若的龍少決和楊暖暖,金俊蹦起來吐槽。

“你們在幹嗎?”金俊指着他們問。

“什麼也沒幹啊。”楊暖暖回答。

“居然什麼都沒幹?”金俊一臉不可置信的盯着龍少決。

“對!”龍少決看着金俊,他的眼神裏寫滿威脅。

要是敢亂說,你就死定了!

“老大你還是不是男人,這大好的機會,你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居然什麼都沒幹!”

炸毛的金俊跳腳道。

“……”楊暖暖看着金俊身上的睡衣,心裏恍然大悟。

原來你們是一夥的。

龍少決盯着金俊不說話,再敢亂說你就死定了。

金俊悻悻然的將視線移到站在龍少決身邊的楊暖暖的身上。

“唉,還是我的老大沒福氣。”金俊長嘆了一口氣說。

這都多久了,龍少決居然還沒睡到楊暖暖……

若讓其他人知道,龍少決會成爲它們茶餘飯後的笑柄的。

“你也別說你老大了。”楊暖暖走過去對金俊說。

龍少決眼露詫異,她是在替他解圍嗎?

“他有他的難言之隱,你這樣說一個男性功能不健全的人,會傷到他的自尊心的。”楊暖暖繼續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