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這位小姐姐是瓦伊族天使吧?據我所知,現在天堂中能夠保持純淨天使之心的族羣很少了,瓦伊族就是其中一個較大的。”

板藍根精搖晃着頭上兩朵小花,興奮道:“我現在正進行畢業旅遊。

願望清單上有一項是去瓦伊族所掌管的雪山上泡溫泉!

所以我帶你們出去,小姐姐帶我去泡溫泉,可以嗎?”

唐牧北:……

你只是個板藍根精,還點名讓小姐姐帶你去泡溫泉,這個思想很不純潔啊喂!

更何況,你確定自己泡過的溫泉不會留下殘存藥效,讓後面來泡的人間接磕藥?

“雪山溫泉是向整個天堂開放的,你想去的話沒必要非讓我帶着。”帕姬可不想撒謊,或者爲了走出森林來利用這個小可愛。

板藍根精萌萌噠一點頭,“我知道呀,那是個很出名的旅遊景點。

但是我沒錢,所以只能靠蹭溫泉來完成心願啦!”

唐牧北一拍大腿,“這還不好說?你上車吧,也不用小姐姐帶你去泡溫泉,只要順利到達目的地,我給你錢買門票。”

“真的?”板藍根精喜出望外,直接跳到二八大踹把手上,“看你一點都不想個有錢人,出手還挺闊綽。

先提醒你喲,雪山溫泉的門票可是十塊三品靈石才能買到的,可別到時候你又反悔。”

唐牧北:……

什麼叫看起來不像個有錢人?

有錢人……那能叫人看出來咩?

財不外漏懂不懂?

哼!

我現在兜裏揣着不少錢呢,以後還會掙更多!

板藍根精坐在車把手上翹着腿,給他們指揮路線。

原本在地圖和森林景緻上看都應該是直行的路,它卻指揮拐彎。

還別說,這小玩意兒帶路挺管用,時間不長就隱約看到了森林的盡頭。

“啊!我畢業旅行的第十三站——瓦伊族天使族羣雪山溫泉,我來啦!”板藍根精讓風吹着可興奮了。

唐牧北特別好奇,“你還上學呢?什麼學歷畢業?畢業旅行準備了多少站?”

“雖然我只是一棵來自大山深處的板藍根精,但我也是需要學習的!”它萌萌噠點點頭,“知識讓精進步;讀書使精明理。

我是一隻熱愛學習的板藍根精!

至於學歷嘛,算是偷學大學本科畢業吧。”

偷學?

還是大學本科?

這下不但是唐牧北,就連帕姬都被震驚到了。

反正距離阿爾郡已經不遠,路上也開始偶遇不少天使,想來應該不會有危險,他們三個正好可以正常速度騎行順便聊天。

最主要的原因是,唐牧北特別擔心使用加速度會把板藍根精給吹壞了,畢竟它看起來很脆弱的樣子。

“嘿嘿,當然是跨界偷學。”板藍根精得意洋洋,“你們不知道天堂其實還有很多通向人間界的漏洞吧?

我就掌握着一個極其隱蔽祕密的地方。

偷學的話很簡單,倒也不用一直往返於人間界。

我自學成才在兩界交界處安置了一個信號增強儀,這樣呢就能連接上人間界的網絡啦。

剛開始語言不通是個問題,但我可是板藍根精!

這點小問題能難住我嗎?

當然不能!

我學習了人間界三種語言,然後又從小學開始跟讀到中學、大學。

但是鑑於我數理化學的不夠好,所以在大學專業上我選了藝術系,並且非常有天賦的成爲一名靈魂畫家。

前段時間我認爲自己的作品可以畢業了,就給自己制定了一個畢業旅行以資鼓勵。

順便呢,我打算把一路所見所聞放到我的創作中來。

我要做第一個獲得藝術家頭銜的板藍根精!”

唐牧北:0_0

帕姬:0_0

就連識海中看圖紙的扶桑宗主聽後都:0_0

“牧小朋友,聽完一根成精板藍根的豪言壯志,覺得感動不?”扶桑宗主問道:“你能掌握母語外的三種語言了嗎?

你有挖掘到自己的天賦嗎?

你有爲自己的理想而努力嗎?”

聞言,唐牧北略微羞愧的低下頭,自己居然還不如一隻板藍根精!

扶桑宗主見狀趁機慫恿道:“心裏是不是很難過?

所以不能再給它隨便打擊人的機會!

否則會有更多的人因爲一根板藍根精的打擊而失去信心。

套出它下一站的行蹤,逮住它!

交給我。

我給你燉了做藥膳。

那可是大補啊……

板藍根燉豬腱湯;

板藍根燉豬肚,都特別好吃!”

唐牧北:……

前輩,你一邊說是一邊在流口水嗎?

雖然確實被一棵成精的草藥打擊到了,但那是因爲我太鹹魚了啊,怎麼能把這麼努力上進的可愛精怪逮來吃呢?

不行,堅決不行。

“唉……眼看着一鍋美味在我眼前飄走,遺憾啊。”扶桑宗主嘆了口氣,“你還是預備役鬼廚呢。

要知道想做一個合格的鬼廚,就要有一顆把任何可能能吃的東西都當做食材來看待的心!

顯然你並沒有,實在是失敗。”

就在他們兩個交流討論要不要逮板藍根精的時候,帕姬指着前方不遠處的城門開心道:“牧店主,我們到阿爾郡了!

麻煩你送我去聖塔,我要面見族長大人。”

阿爾郡是方圓近百公里最大的城市,也是瓦伊族天使最重要的棲息地。

他們的族長就住在城中心最高的聖塔之上,只有特殊情況才能請求面見族長大人。

還帶着傷的帕姬應該在族羣中身份不凡,靠着一塊腰牌輕鬆進了聖塔。

唐牧北則按照承諾,載着板藍根精去往最著名的景點幫它買票。

“吶,牧店主你真是個好人,我以爲進了城以後你會把錢給我,自己跟隨漂亮小姐姐去聖塔呢。”板藍根精搖晃着頭上的兩朵花笑道:“沒想到你爲了我的安全,還特意護送過來。

雖然很感謝你,但還是要說,你醬紫是追不到女孩子的喲!

尤其是剛纔那位有權有顏又有身材的小姐姐,追她的人肯定很多,你表現的太冷淡了。

不如這樣吧,你加我一個微信,有時間咱們聊聊,我可以教你怎麼泡妞!

我可不是紙上談兵。

最起碼我現在有三位網聊的小女朋友,我猜你一個都沒有吧?

放心,有我指導你很快就能拿下最心水的妞兒!”

板藍根精說着,也不知道從哪掏出來一部手機。

熟練地解鎖打開,它手機上還真特喵安裝了微信!

唐牧北都被震驚了!

自己店主版手機都沒安裝這個軟件呢。

它一棵板藍根精居然還有微信!

架不住板對方的熱情,他只得拿出以前的手機,蹭了它的網絡熱點才互相添加了好友。 待重返城鎮時,天已經黑透了。

唐牧北打算找個客棧住宿。

反正距離水晶森林已經不太遠了,明天一直加速度的話中午之前應該能到。

大晚上的,在人生地不熟的天堂,還是少走夜路比較安全。

好在這座大城市裏什麼都有,他挑選了一家看上去相當不錯的客棧住下。

與此同時,在聖塔的最頂端族長議事廳中。

已經簡單處理過傷口的帕姬終於等來了日理萬機的族長,並向他講明今日的所見所聞。

“帕姬,你要知道卡塔斯沼澤族羣在近些年獨霸一方,已經是我們瓦伊族天使難以抵抗的強敵。”族長大人是一位年長的白鬚老者,背後四翼閃閃發亮標誌着自己的大族長身份。

在天使一族中,雖然所有天使從出生就有一雙翅膀。

但想要修煉到四翼是極其艱難的。

多數天使都只是能將自己的一雙翅膀從正常大小修煉到垂地、再到閃閃發亮,直至可以整個翅膀散發出聖潔光芒。

能夠修煉到四翼都閃閃發亮,那已經能夠擔任大族長之位了。

而修煉出六翼並全部都散發聖潔光芒,便是傳說中的大天使。

瓦伊族天使族羣曾經出現過一位大天使,也正是因爲他的護佑,瓦伊族纔會維持萬年來的光輝榮耀,在天堂中處於不敗之地。

畢竟,天堂中沒有哪個種族敢冒着被一位大天使降下怒火的危險,去隨便招惹瓦伊族。

只不過隨着天堂的主神和副神隕落,大天使們開始避而不出。

而瓦伊族天使百分之九十都是修煉聖光治癒系,戰鬥力實在堪憂,只能依靠大天使的威名保持地位。

因此近些年大族長才會盡量約束族人,不與其他種族發生衝突。

否則若是聯繫不上大天使,那麼整個族羣都會有被滅的危險。

“那這件事就這麼算了?他們種族的聖地都被污染了,所以整個卡塔斯沼澤族羣全部都是黑暗墮落系。

我們必須要讓天堂中其他種族看清他們的真面目,以免被污染甚至吞噬!”帕姬心急如焚。

可自己身上只留下傷痕,那些黑暗系污染的證據都不在了,無法更進一步說動族長。

“不是我不想管,是我們管不了。”族長眉頭緊鎖,他也很無奈,“雖然你是大祭司的女兒,但大祭司就因爲和卡塔斯沼澤族羣的矛盾,至今還被委員會革職關押。

她也是因爲沒有證據來證明自己的說辭,纔會被卡塔斯族羣反咬一口。

你的身份只是小小護衛隊員沒有說話的權利,現在也沒有直接證據。

如果貿然向上彙報,恐怕會被委員會認爲是救母心切不擇手段。

你知道委員會是偏袒卡塔斯沼澤族羣的,我們的據理抗爭根本沒有意義。”

帕姬小聲嘀咕道:“只要有人去卡塔斯沼澤聖地搜查,不就真相大白了嗎?”

“誰會去呢?”族長長嘆一口氣,“天堂現在越來越亂。

大天使們避而不出,委員會一手遮天。

現在只有他們纔有權利搜查,可委員會明顯是被卡塔斯沼澤族羣買通了的。

帕姬,你還小不懂得世事紛雜。

雖然我們這裏是天堂,但有時候在絕對實力面前,還不如人間界。

最起碼那裏還有地獄輪迴,善惡終會有報。

在主神隕落後,聖壇懲罰機制法則喪失,天堂已經不是天堂了。

而我們所依靠的大天使,十次召喚能有兩次得到匆匆迴應就很走運了,所不定以後會無法召喚。

他可能也遇到很棘手的事情了吧。”

提起大天使,帕姬眼前一亮,“族長大人,我們還有大天使護佑!

我跟您講得那位來自陰界的牧店主,其實……我覺得他的真身應該是塞西爾大天使。

我們可以將他帶到聖壇去,然後當面召喚大天使,他一定會有所迴應的。”

“陰界店主會是塞西爾大天使?”族長整個人一臉懵。

帕姬狠狠點頭,“應該不會有錯。

今天他保護我的時候,我感受到了跟隨母親初次禮拜塞西爾大天使時他散發出來的氣息;

而且牧店主那雙翅膀真的好大好大,散發着金光閃耀的讓人不敢褻瀆直視!”

陰界店主怎麼可能會有天使之翼呢?

族長是看着帕姬長這麼大的,對她的話非常信任。

這孩子不會說謊,那麼……塞西爾大天使真身降臨阿爾郡了?

若是真的,那可是天大的喜事。

可爲什麼他不肯主動現身?

“帕姬,你覺得自己能請那位疑似大天使真身的店主來聖壇嗎?他會不會已經悄悄離開了?”族長詢問道。

帕姬搖搖頭,“牧店主沒有離開阿爾郡!

我懷疑他是大天使的真身以後,就在他身上放了一縷神識,所以知道他現在就住在城西那家‘飛翔羽翼’客棧裏。”

“在疑似大天使者身上放神識?”族長大人眉頭緊皺,“說不定你的這一舉動已經惹怒了大天使!”

知道自己理虧的帕姬紅着臉低下頭,小聲道:“牧店主人很隨和,我想他應該不會生氣的。

我這就請他去聖壇好嗎?

說不定我們能夠請下大天使降臨呢!”

族長大人知道她一心想早些把母親救出苦海,只得嘆氣應下。

最近幾次召喚大天使從未得到迴應,再嘗試一次也未嘗不可。

若還不能成功,以後就要做出沒有大天使依靠的最壞打算了。

天堂時間,夜裏十點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