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好”劉隊長扶着我走到了一具離我們比較近的屍體旁。

“楚局長,你過來看一下”我招呼着楚局長過來。 最強羅成之橫掃天下 楚局長沒有說話直接走到了我的身邊,那個法醫也跟着楚局長的後面走到了我的身邊。

這具屍體雖然被我衝十八樓拋了下來,但是這具屍體沒有受到什麼破損,依然很完整。

“你們看一下它的牙齒”我撿了一根木棍,將那具殭屍的嘴扒開。

“怎麼是這樣的”我旁邊那個法醫看到屍體嘴裏的殭屍牙疑惑的問道。

“這具屍體的牙怎麼這麼長”楚局長向我問道。

“這兩顆長牙叫殭屍牙,屍體經過屍變變成殭屍就會長出這兩顆獠牙,是用來吸血的”我對劉隊長還有楚局長以及那個法醫解釋道,劉隊長與楚局長點了點頭他們倆相信我說的話。

“怎麼可能有殭屍,簡直是無稽之談”那個法醫根本不相信我說的這些。

“那你能跟我解釋一下這是怎麼一回事嗎?”我對那個法醫說道。

“這,這…..”那個法醫指着我面前的那具屍體有點說不出話來。

“這大千世界千奇百怪,也許他是基因突變長出兩顆大虎牙”法醫想了半天對我說道。

“好吧,那你過去看看那具屍體是不是也長着大虎牙”我指着不遠處的那個屍體對我旁邊的法醫說道。

“好,我這就去看”那個法醫說完就奔着那具殭屍走了過去,他蹲下.身子用手將那個殭屍的嘴掰開看見了兩顆長長的獠牙。

“難道真的是殭屍”法醫也有點糊塗了。

“劉隊長,陳剛的屍體就在十八樓”我低聲的對劉隊長說道,站在我旁邊的楚局長也聽到了我說的這番話,我們倆沒有說話只是對着我點點頭意思好像是說我知道了。

“你們所有人跟着我上樓查一下”劉隊長指着現場的那些幹警說道。

超級魔獸工廠 “是”那些幹警們跟着劉隊長的屁.股後面,向那座大樓走去,最後只剩下了我和楚局長還有兩個法醫在現場,那兩個法醫蹲在屍體的身邊研究着那兩具屍體。

“師傅,這兩顆長牙是怎麼一回事”年輕的小法醫向年長的那個法醫問道。

“這個,我也說不清楚”年長的那個法醫也不知道怎麼跟那個年輕的法醫解釋,他也不能告訴那個年輕的法醫說這兩具屍體是殭屍,這也太不科學了,但是那個年長的法醫的心裏已經確定了我的說法。

“楚局長,有句話我想跟你說”

“林兄弟,你有什麼話你就直說”

“這兩具屍體必須馬上火化,因爲他們身上的帶有很重的屍氣,普通人接觸時間長了的話會變成殭屍,這件事不容小噓”我慎重的對楚局長說道。

“好,這件事我會處理的”楚局長點着頭應道,他看着地上的那兩具屍體眼睛露出疑惑之光,他心裏實在不明白屍體爲什麼會動。

“好的,我們馬上就上去”那個年長的法醫接了一個電話帶着年輕的法醫就向大樓裏走去,此時距劉隊長進那個大樓已經過去了一個多小時了。

“老劉他們應該發現了陳剛的屍體”楚局長在我旁邊默默的說道,而我也沒有說話,只是向十八樓看了一眼。

又過了大約一個小時,劉隊長他們從大樓裏走了出來,他後面有兩個小幹警滿頭大汗的擡着一具紙棺走了出來。

“是陳剛的屍體”劉隊長走到了楚局長的身邊說道。

“還發現了什麼”楚局長問道。

問劍江湖行 “打鬥的痕跡,而且裏面有七個人的腳印”劉隊長說這話的時候看向我,而我則是羞愧的將頭低了下去。

“恩,這件事對外就宣稱陳剛殺害女教師劉倩,然後畏罪自殺了”楚局長說完這話轉身就向他那輛車走去。

“林兄弟,我開車送你回去吧”劉隊長對我說道。

“好的”於是劉隊長將我攙上了車。

“現場多出的那兩個人的腳印是你們茅山堂那對男女的腳印吧”面對劉隊長的提問我什麼話都沒有說。

“我知道了”劉隊長是個聰明人,他見我不說也不再問了。

“林兄弟,你所做的這些我是不會忘記的,謝謝的話我已經說的太多了,以後有什麼事能用到我,就來市局刑.警隊來找我,只要劉哥能幫上你的話,絕對會義不容辭的幫你”

“劉隊長你說這話就客氣了,除魔衛道這都是我應該做的”我客氣的應道。

“一碼歸一碼,這是咱們倆之間的事”

“對了劉隊長,劉倩的魂魄在我那了,你要不要再見見她”當我說完這番話的時候,劉隊長的身體顫抖了一下,兩個眼睛瞬間紅了。

“我想見見她”劉隊長點着頭對我說道。

“好吧,我一會就讓你見她,劉隊長我還有一句話不知道該不該說”

“小兄弟你有什麼話你就說吧,我早已經當你是自己人了,不管你說的話是深是淺我都不會挑你的”

“恩,我想說的是這次你見到劉倩,以後就不要再見她了,咱們活人有活人的生活方式,陰靈有陰靈的生活方式,你跟劉倩現在已經不是一個世界的人了,我勸你們之間不要互相惦記了,還有的就是我會在很短的時間裏將劉倩的陰靈送到地府,想辦法讓她輪迴轉世,”我對着開車的劉隊長說道。

“好,這次見過我侄女以後,我以後再不會見她了”劉隊長說這話的時候眼角掛着淚水。

沒一會我們就來到了茅山堂,王鶴瞳和柏皓騰他們倆也不在沙發上坐着,他們在屋子裏走過來走過去的臉上還掛着擔憂之色。

當他們看見劉隊長將我攙扶進來的時候,懸着的心終於放了下來。

“林兄弟你回來了”柏皓騰高興的跟着我打着招呼,劉隊長將我攙到了沙發上。

“恩,柏兄弟,你先帶着鶴瞳上樓一下吧,我跟劉隊長還有點事”

“好”王鶴瞳跟柏皓騰往樓上走去,他們也不問我爲什麼,這也就是王鶴瞳和柏皓騰懂事,這要換做是三哥的話,他要不把事情問清楚的話他是不會聽話乖乖上樓的。

“劉隊長,你到我的抽屜裏把我抽屜裏的一個小瓶子以及柳樹條拿過來”我覺得我的雙.腿還是有些發麻,根本沒有力氣站起來。

“恩,我這就去拿”劉隊長走到我桌子前將我的抽屜打開,然後把那瓶牛眼淚還有柳樹條拿過來遞給了我。

我用柳樹條沾着牛眼淚甩到了劉隊長的眼睛裏,劉隊長也很配合我,畢竟他這不是第一次了。

當劉隊長使勁的眨了一下眼再睜開的時候,他看到西牆角的地方站着兩個女人,身穿粉色睡衣的那個是劉倩另一個是劉梅。

“劉梅,你也上樓去吧”我對劉梅吩咐道。

“好的林道長”劉梅兩腳離地向樓上飄了過去,劉隊長看到劉梅這詭異的舉動,頭上的冷汗都流了下來,要說不害怕那都是假的,當劉梅走後,劉隊長獨自面對劉倩的時候他也不害怕了,劉隊長的身子顫抖了起來,眼淚順着臉頰不停的往下淌着,淚水中包含着滿滿的親情。

“叔叔,你別哭了”劉倩走到劉隊長的身邊試着擦拭着劉隊長的眼淚,可惜她完全觸碰不到劉隊長的臉。

劉倩再見到劉隊長的時候她壓制着自己的心情,使自己不在她叔叔的面前失態,因爲劉倩不想讓她的叔叔爲自己傷心。

“倩倩,你還有什麼未了的心願嗎?有的話,你就跟叔叔說說,叔叔會盡量完成你未了的心願”劉隊長將眼角的淚擦乾對着眼前的劉倩說道。

“叔叔,我唯一的心願就是我的爸爸媽媽,你以後有時間幫我常去看看他們,千萬不要將我的事情告訴他們,你就說我忍受不了農村的苦日子,跟着別人去享受好生活去了,就說我不認她們了,讓他們也別找我了,我知道他們聽到這話會很傷心,但這也比他們知道我的死訊好,我怕他們知道我死了,會幹出什麼傻事來”

“恩,我會常去看你的爸媽的,畢竟他們是我的親哥親嫂子,至於你後面說的那些我會跟他們說的”劉隊長點頭對劉倩應道。

“叔叔,你也要好好的照顧自己,你對我的好我都記在心裏,侄女今世是無法報答你,等侄女來世再來報答你”劉倩說完這話就消失在了劉隊長的面前,因爲劉倩怕她再待下去的話會忍不住哭。

“倩倩,倩倩……”劉隊長流着眼淚一邊又一邊的呼喚着。

“她已經走了劉隊長”當劉隊長聽我這麼說的時候,他將頭埋在xiong前,然後用兩隻手抱着頭痛哭起來,所謂男人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

“時間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去了,對了林兄弟,我還欠你一頓火鍋,等你傷好了我就來找你”劉隊長哭了一會站起來對我說道。

“恩,你先等一下,我將你的天眼關上你再走,要不一會出去你會看見不該看的”我說完就用兩隻手在劉隊長的眼皮上抹了一下。

“那我走了”劉隊長轉身就向茅山堂外走去,他剛離去不久,劉倩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

“嗚,嗚,嗚……”劉倩像一個無助的孩子跪在地上痛哭起來,我沒有去安慰她,也許讓她哭出來可以讓她的心裏舒服些。

“林兄弟,那件事處理的怎麼樣了”柏皓騰與王鶴瞳從樓上走了下來向我問道。

“這件事已經處理完了,楚局長親自斷的案,對外宣稱說那個陳剛是殺害劉倩的兇手,當陳剛得知公安局要找他的時候,他畏罪自殺了”我簡單的對柏皓騰把這件事說了一下。

“看來這個楚局長還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現在像這樣的人也少了”柏皓騰感慨的說道。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這件事已經處理完了,楚局長親自斷的案,對外宣稱說那個陳剛是殺害劉倩的兇手,當陳剛得知公安局要找他的時候,他畏罪自殺了”我簡單的對柏皓騰把這件事說了一下。

“看來這個楚局長還真不是個簡單的人,現在像這樣的人也少了”柏皓騰感慨的說道。

“楚局長跟劉隊長這兩個人不錯,其實我今天去的時候心裏也有些擔憂,最後也沒有什麼事”我跟着附和道。

“這件事應該不會就這麼簡單的就完了”柏皓騰站在我的面前皺着眉頭對我和王鶴瞳說道。

“怎麼了”我和王鶴瞳一起向柏皓騰問道。

“你們不覺得陳剛家牆上的那副畫有些詭異嗎?一具綠色的骷髏畫像,最後變了一個活靈活現的人在畫中然後消失在我們的眼前,一想到那副畫我全身都起雞皮疙瘩”當柏皓騰提起那副畫的時候,我覺得我的身上的雞皮疙瘩也跟着起來了。

“確實是詭異,那副畫像憑空就消失了,它去哪裏呢”王鶴瞳mo着下巴說道。

“好了,別想那麼多了,你們倆也忙了一天了,趕緊睡覺吧”我嘴上是這樣說,但是我的腦子裏也是想着那副詭異的畫。

“對了林兄弟,剛剛我跟鶴瞳商量好了,等你傷勢好點,我們再回北京了,這兩天我們倆留下來照顧你”柏皓騰微笑的對我說道。

“你們倆要是有事的話,就趕緊走吧,我自己能照顧自己”我不好意思的說道。

“得了吧,你這傷要養上一段時間才能好,反正長老們給了我們倆十天時間,我們不着急”柏皓騰笑道。

“林哥,你是不是怕我們倆打擾到你”王鶴瞳撅着小嘴說道。

“當然不是了,你們能留下來我很高興,我是怕耽誤你們辦正事”

“我們回北京也是到處亂跑爲道教協會忙活,這幾天在你這就當休假了”王鶴瞳說完這句話就伸着懶腰坐在了我的身邊。

“那我舉雙手歡迎你們留在這”我笑道,有他們倆在,我覺得自己一下子不孤單了。

“就算你不歡迎,我們也不走了,這些年我們一直在外面漂泊着,就算過年也沒閒過,這一次就當自己給自己放假了”柏皓騰坐到了我的對面爲自己沏了一壺茶。

有一件事很奇怪,從我成立茅山堂開始三哥幾乎天天會到茅山堂來找我,自從王鶴瞳與柏皓騰來這兩天了,三哥一直沒來找過我,估計是被王鶴瞳的那頓飯宰怕了,我是很少看見三哥有怕的人,這個王鶴瞳表面看傻傻的一個女孩,但她絕對不是一個省油的燈。

“林哥,糯米粥來了,趕緊趁熱喝了”王鶴瞳盛了滿滿一碗糯米粥放在了我的面前。

“我能不能不喝啊,我現在已經很飽了,真的吃不下了”我看着桌子上的那碗糯米粥,我實在是吃不下去了。

“不能,今天晚上睡覺前你必須把樓上的那鍋糯米粥給我喝了”聽了王鶴瞳的這番話我真是死心都有了。

“咕,咕,咕……”我的肚子開始咕嚕咕嚕的響了起來。

“是不是餓了,趕緊喝粥”王鶴瞳拿着碗就要灌我,估計她也是習慣了。

“不是餓了,是我要上廁所,柏皓騰你趕緊扶我上樓”我捂着肚子有點受不了了。

“好”柏皓騰攙起我的胳膊就往樓上走。

“噗”我剛把褲子脫下來坐到馬桶上就開始拉了起來,瞬間整個廁所瀰漫着腥臭的氣味,令我作嘔,我拉出來的屎是墨黑色的,是因爲糯米粥起到了排屍毒的作用。

“好臭啊,怎麼可以這麼臭”王鶴瞳在樓下捏着鼻子說道。

“林兄弟在上面排體.內的屍毒,今天晚上他有的折騰了”柏皓騰苦笑道。

王鶴瞳實在忍受不了屋子裏難聞的腥臭味,她不得不把整個茅山堂的窗還有門全部打開,即使這樣也沒有多大用處,整個茅山堂被腥臭的氣味給佔滿了,有好幾個人走到茅山堂門口聞到那腥臭的味道當場就吐了起來,可以想到這腥臭的味道到底有多噁心。

“我實在是受不了了,我今天晚上要去賓館開.房睡覺”王鶴瞳捂着鼻子還有嘴對柏皓騰說道。

“你去吧,我不能走,我還要留下來照顧林兄弟”柏皓騰一臉無奈的說道。

“你能不能也帶上我們兩個”劉梅走到王鶴瞳面前說道,就連劉梅與劉倩這兩個陰靈都有些忍受不住了茅山堂那腥臭的屎味,可見的我拉的那個屎有多臭。

“好吧,你們倆跟我走吧”王鶴瞳說完就帶着劉梅與劉倩去開.房了。

我剛要提上褲子,我這肚子又開始咕嚕咕嚕的響了起來,這已經是第三次了,我覺得我今天是離不開這衛生間了。

“你把這個粥喝了”柏皓騰也不知道在哪整了個防毒面具戴在臉上。

“能不能不喝了,我現在這個情況實在是喝不下去”我捂着嘴對柏皓騰說道。

“你身上的屍毒沒有清理乾淨,你要是不想變成殭屍就必須把這糯米粥喝下去”柏皓騰說完就把手裏的碗遞給了我。

我接過柏皓騰手裏的那碗糯米粥,捏着鼻子將那碗粥喝到了肚子裏,當我把捏着鼻子的手鬆開的時候,我被屋子裏的腥臭味薰的又將胃裏剛喝下的那碗糯米粥全部又吐了出來。

“唉,我再給你盛”柏皓騰將我手裏的碗接了過來又給我盛了一碗。

望着手裏的糯米粥,我真的感受到什麼叫死心都有了,無奈之下我不得不將手裏的那碗糯米粥倒進嘴裏。

我又折騰了一晚上,直到天方亮的時候,我這才停止瀉肚,我趴在牀上一點力氣都沒有了,整個人都虛脫了,柏皓騰帶着防毒面具坐在樓下的沙發上已經睡着了,柏皓騰爲了我已經兩天兩夜沒睡了,我這心裏覺得很是懺愧。

我躺在牀上迷迷糊糊的就睡着了,這兩天實在是給我折騰慘了,也幸虧有柏皓騰和王鶴瞳在我身邊照顧我,要是沒有他們的話,我這小命估計早就沒有了,弄不好我現在已經變成殭屍了。

“師傅,局長說要立即把這兩具屍體火化,你爲什麼要留下這兩具屍體”年輕的法醫指着驗屍臺上的兩具屍體說道。

“這兩具屍體跟別的屍體完全不一樣,經歷了一百多年也不腐爛,這兩具屍體很有研究價值,我要仔細的研究一下,屍體死後會長指甲還有頭髮這都不爲奇,可是死後長出獠牙的屍體我還是第一次見過,真是太神奇了”年長的法醫說完就將其中一具屍體的嘴掰開查看着那兩顆獠牙。

“死了這麼久,這皮膚還有彈性,確實不可思議”年輕的法醫用手指捏了捏屍體的皮膚說道,然後他又查看着屍體的指甲。

“師傅,人死後指甲可以長這麼長嗎?”年輕的法醫將那具屍體的手擡起來對年長法醫說道。

“我曾經被請去檢驗過兩具唐朝的不腐古屍,那兩具屍體經歷過了一千年,雖然屍身不爛,但是他們的指甲根本沒有這兩具屍體的一半長”年長的那個法醫對這兩具屍體是越來越好奇了,他沒有聽從局長的安排把這兩具殭屍火化,而是偷偷的藏了起來給自己做研究用。

“哎呀”年輕法醫叫了一聲。

“怎麼了”年長的法醫嚇了一跳。

“這具屍體的手指蓋實在是太鋒利了,把我手指頭割破了”年輕的法醫把手指伸到了年長法醫的面前,那具屍體鋒利的指甲將年輕法醫的手套以及手指一同劃破。

“趕緊用消毒水清洗一下,別讓細菌感染傷口了”年長的法醫對那個年輕的法醫囑咐道。

“好”年輕的那個法醫用消毒水清理着他的傷口。

“師傅,我一會想早點走,今天我女朋友過生日,我還沒有給他準備禮物呢”年輕的法醫不好意思的對年長的法醫說道。

“你小子一天天的事真多,你走吧”年長的法醫嘴上有些不耐煩的說道,但是他心裏特別喜歡這個小徒弟。

“謝謝師傅”年輕法醫對年長的那個法醫鞠了一躬就向外走去,年輕的法醫也知道師傅其實是一個刀子嘴豆腐心的人。

“怎麼這麼疼”年輕法醫看了一下自己那受傷的手指說道。

“這味道,真是太臭了,一晚上也沒消除.”王鶴瞳早上從賓館回來的路上買了一瓶空氣清新劑,她走進茅山堂就開始噴了起來。

一瓶空氣清醒劑都噴光了,屋裏的腥臭味還是沒有消除,空氣清醒劑混着那腥臭的氣味更加的難聞,簡直有些令人作嘔。

“我還是出去待着吧,真受不了”王鶴瞳搬出一把椅子坐在了茅山堂的門口。

三哥一邊哼着小歌一邊往茅山堂走,當他走到茅山堂門口看到王鶴瞳的時候,他嚇到轉身就向後走。

“三哥,你這是幹嘛去,彆着急走呀,我還沒吃飯呢”王鶴瞳衝着三哥大喊道。

“那個我還有點事,就不進去了”三哥頭也不回的向遠處走去,臉上還掛着幾滴冷汗。

“呵呵”王鶴瞳看着三哥狼狽的樣子捂着嘴呵呵直笑。

三哥剛走沒多久,王思琪開着他那輛奔馳gl500就來到了茅山堂門口。

“今天茅山堂不營業,請你改天再來吧”王鶴瞳低着頭鬥着地主看也不看王思琪一眼就對王思琪說道。

“你是誰,林不凡呢,我要找他”王思琪沒有想走的意思,她站在門前直勾勾的看着王鶴瞳說道,此時王鶴瞳擡起頭與王思琪對視着。

“林哥還在睡覺,你要找他的話改天再來吧”王鶴瞳對王思琪說道,王鶴瞳也感受到眼前的這個女人雖然不漂亮,但是她的身上充滿着女人少有的霸氣,給人的感覺有些高高在上。

“既然他在就好”王思琪也不聽王鶴瞳的話繞過王鶴瞳就要往裏進。

“你這個女人怎麼回事,聽不明白我說話嗎?”王鶴瞳瞪着眼睛對王思琪說道。

“林不凡開門做生意,不管怎麼樣都不應該把客人拒之門外,而且我跟林不凡之間還有一些事情”王思琪說完就繞過王鶴瞳就走了進去,王思琪剛走沒幾步就被裏面怪異的味道給薰出來了。

“哈哈,你怎麼不進去了”王鶴瞳見王思琪被薰出來哈哈笑道。

王思琪也不搭理那個王鶴瞳,她轉過身上了她那輛奔馳車,開着車就走了。

“哼,奇怪的女人”一般三十歲女人的心態都比較成熟,雖然王鶴瞳已經三十歲了,可是她骨子裏就跟個小女孩似的,有着自己的個性。

我實在是太累了,這一覺睡了整整一天,一直到晚上我才起牀,我臉色蒼白的沒有一絲血色,兩條腿更是一點力氣都使不出來。

“林哥,起來吃飯了”王鶴瞳將我扶了起來。

“鶴瞳,我不吃了,再吃還要拉,你們吃吧別管我了,我現在連起牀的力氣都沒有了”我無力的回答着王鶴瞳的話。

(又一部新作《茅山道士驅邪錄》希望老粉絲繼續支持下去,也希望新粉絲加入進來,我們新書的羣號64850731推薦過300加更一章收藏過100加更一章) “那我餵你吧”王鶴瞳盛了一碗糯米粥拿着勺子走到了我的面前,看着王鶴瞳手裏的那碗糯米粥我是眼淚含着眼圈。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