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樂天無語,他看了看李大利的情況,這傢伙好像是喝了什麼東西,他將李大利扶了起來。

「打!狠狠地打,對著他的胃。」樂天對小五說道。

小五一愣。

「趕緊的,還要不要你的大利哥了?」樂天眼睛一瞪。

小五眨了眨眼,她慢慢的伸出手,將手抵在李大利的胃部,然後突然發力。

「噗……」

李大利一口酒水就噴了出來。

小五用的可是寸勁,看起來沒用多少力氣,其實勁道極大。

「再來!」樂天說道。

小五又擊了一下。

李大利猛地睜開眼,他又是猛地吐了一口,這一口居然還帶著半口血。

「我靠!你這丫頭可真下死力氣啊。」樂天嚇了一跳。

LOL之超神老掛逼 小五看了看樂天。

「是你讓我用力的……」她小聲地說道。

「嘔……兄弟,救我啊……」李大利看到樂天就第一時間求救。

「我救你個大頭鬼啊!我特么說了多少遍了,讓你不要單獨接近這個女人,你是不是聾?這次還好有小五提前通知我,下一次你就等著讓小五給你哭墳吧。」樂天沒好氣的說道。

他依舊捏著李大利的手腕,這傢伙胃裡的東西全部被小五擊了出來,可是小五也打傷了他的胃。

李大利眨了眨眼,看了看小五。

「謝了,小五。」他說道。

小五居然突然紅了臉,李大利看了微微一愣。

「行了!沒什麼大事,就是有點胃出血,這幾天什麼都別吃,每天就是吃稀飯就行了,吃三天就好了,小五……把你男人扛回去吧,明天好好的照顧,給他買點補氣血的藥物。」樂天吩咐。

小五看了看樂天。

「謝謝大哥。」她說道。

樂天挑了挑眉,點點頭。

和這個小丫頭搞好關係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沒準以後自己用得上這小丫頭呢,這小丫頭可是一個高級殺手…… 李大利看著氣喘吁吁的小五,他有些疑惑,為什麼這個看起來弱不驚風的丫頭可以背的動自己呢?

而且還可以背的這麼遠?

「小五……我沒事,我可以走。」他說道。

「樂天大哥說了,讓我背著你。」小五回頭看了看李大利,還微微的笑了笑。

李大利挑了挑眉,不知道為什麼,他突然想起樂天對他說的話。

這丫頭就是他命中注定的女人……

可到現在為止李大利還是有點不能接受,自己比這個丫頭的年紀大了一倍,雖然說男人都喜歡找個年輕的女人,可是這也太年輕了……

樂天看了看這兩個人。

「那個……我和你們不同路,我就先走了。」他打了個招呼。

「兄弟……」李大利急忙喊道。

樂天回頭看了看他。

「我覺得那個女人是有目的的……」李大利想了想,還是決定對樂天實話實說。

「哦?」樂天挑了挑眉。

「那個女人告訴我,南哥也喜歡她,可是看她這麼對我……我覺得她是有目的的想要對付我們,她下一個要下手的是不是南哥?」李大利謹慎地說道。

樂天想了想,也不無這個可能。

孫浩南現在有霉運纏身的跡象,很有可能就是他和這個女人接觸導致的。

「行了,我會提醒孫浩南的,你好好休息,這幾天都不要離開家……萬一胃養不好,遭罪的可是你自己。」樂天點點頭。

他轉身離開了。

小五再次背著李大利往前走。

終於回到了李大利的家,李大利的家離盛世名門夜總會並不遠,即使這樣,小五也累慘了。

李大利看著這丫頭一臉的汗水,他倒是有些唏噓了。

最佳女 「你休息休息,我真的沒事……我只是吐了點血,又不是腿瘸了。」他說道。

小五看了看,這才放開了李大利。

李大利走了幾步,完全沒有問題,他倒了杯水給小五。

「小五……你為什麼突然想起找樂天來救我呢?你是不是早就發現了什麼?」他隨口問道。

「我什麼都沒發現。」小五搖搖頭。

她一口氣喝光了杯里的水。

李大利一愣,奇怪的看著小五。

「我只是心裡一直不安,感覺好像你馬上要出事了,我又不認識別人,只能找樂天大哥幫忙……」小五繼續說道。

李大利吸了口氣。

「小五,我問你一件事……你要老老實實地回答我。」他看著小五。

這丫頭一臉的汗水,看起來還有點緊張的看著自己。

「我問你,如果將來我要你做我的老婆,你願意嗎?」李大利嚴肅的問。

小五眨了眨眼,鬆了口氣。

她還以為是李大利又要讓她離開呢。

「願意啊。」她點點頭。

李大利吐了口氣。

「為什麼?我比你大很多!我又不帥……而且我也不是什麼好人。」他說道。

「我覺得你挺好的……」小五低著頭。

李大利無語,他的心裡居然有點洋洋得意的感覺,小五長得又不差,好好打扮打扮絕對是個小美女,自己一個五大三粗的漢子居然可以得到如此的青睞,這實在是讓人挺爽的。

樂天一個人在路上慢慢地走著,他想找個地方住一宿,已經很晚了。

「嗚嗚……」

一陣奇怪的聲音傳來,樂天奇怪的扭頭看了看。

這深更半夜的,誰在這打野戰?

樂天心裡有點痒痒的……

他扭頭看了看,不遠處是一個小樹林,正是打野戰的好地方,他快走兩步想過去聽個牆根。

有兩個黑影在小樹林裡面扭動,樂天看了看。

我擦……

這兩個人的動作還挺激烈啊,個子稍矮一些的是個女人,她不斷地發出嗚嗚的聲音,手舞足蹈,男人站在女人的後面,看模樣……

依稀在掐著女人的脖子?

樂天越看越不對勁……這特么不會是搶劫吧?

「放開那個女孩!」樂天吼道。

樹林中的兩個人明顯被嚇了一跳,那個女人依稀看到了希望,更加劇烈的掙扎。

「放開那個女孩……讓我來!」

樂天大吼一聲,沖了出來。

這股氣勢估計是嚇到了那個男人,那傢伙扭頭就跑,一眨眼就不見蹤影了。

樂天衝進了小樹林,他看了看,居然是夏依?

夏依劇烈的咳嗽,她剛剛真的差點被掐死!

「你深更半夜的居然還有這種興緻?跑到這打野戰嗎?」樂天打量著這個臉色煞白的女人。

夏依好不容易喘暈了這口氣,她抬頭看了看,發現居然是樂天,她這才長長的鬆了口氣。

「哇……」

她大聲的哭了出來。

樂天愣住了,這女人是怎麼回事?

「喂!你沒事吧?」

夏依什麼都不管,她就是想大哭一場,因為她剛剛真的是嚇壞了。

自己加班回家,沒想到半路突然竄出來了一個男人,不由分說就從自己的身後勒住了自己的脖子,將自己拖到了這裡。

樂天無語了,他大力的扶起了夏依,想把她先從小樹林裡面拖出來。

畢竟這深更半夜的,孤男寡女在這裡也不太好。

沒想到夏依直接抱住了樂天,不管不顧的就將自己的臉埋進了樂天的懷裡,樂天明顯地感覺到自己的胸前慢慢的濡濕了。

這女人的眼淚是開閥了的自來水吧?

不過……這女人的身材可真的是不錯,抱在懷裡軟軟的舒服得很。

樂天的心裡悄悄的猥瑣了一下,不過他馬上就打消了這些烏漆嘛黑的想法。

夏依終於哭夠了,她抬起小臉看了看樂天。

「對不起啊,我實在忍不住……」她低聲說道。

樂天聽著她柔柔的聲音,臉上的表情很糾結,也不知道他是怎麼想的。

不過這麼一個天生尤物,命運居然待她如此殘酷,這實在不得不讓樂天嘆一口氣。

「沒事,我們出去吧。」樂天搖搖頭。

夏依的腳還是有點軟,剛剛她拚命地掙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

樂天扶著她,兩個人慢慢地走到路燈下。

「怎麼回事?那個男人是搶劫的?」樂天奇怪的問。

「我也不知道,那個人用絲襪蒙著頭,看不清樣子,也沒有說話……他,他可能想要強暴我!」夏依依舊有點驚懼的說道。 “如果我說,真有兩個人用這個辦法活了下來呢?”方大師看着我。很認真的說道。

我噴完口中的水之後。一臉驚訝的看着方大師。簡直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好半天之後才艱難的朝着他問道:“是誰?哪個朝代的?”

“說起來。這兩個人你還都認識。”方大師說話的時候,一臉嚴肅的看着我。

這話更讓我有些莫名其妙了,我認識的人還真不多。除了學校的同學也就只有他們這些人了,難不成是他們這些人裏面的?我疑惑的看着方大師,等待着他的下文。

“是不是記得咱們上次去那幾個搜救隊員的家中。得知搜救隊當時也在楊家墳看到過一個七八歲的女孩兒呢?”方大師的話,狠狠的撞擊在了我的心口上。

當時確實有這麼一件事兒,而且李隊長的資料上也提供過。那是好幾年前的事情了。搜救隊進入楊家墳,也看到了一個七八歲的小孩兒跟一個老奶奶。而當時我也懷疑過是囡子,可是囡子現在也才只有這麼大的年齡。如果是她的話。那麼年輕根本就對不上。

“你是說?”我驚訝的嘴都合不上。

方大師並沒有回答,而是微微的點了點頭。

囡子跟她奶奶,竟然通過活了下來。難怪那囡子的奶奶會這麼相信這呢,原來如此。

幾年前的那次大水,確實是囡子奶奶所爲,而目的就是爲了救活當時已經瀕死的囡子。那次大水死的人不多,是因爲囡子根本就不需要那麼多條“命”。因爲她的年齡小,而且有一雙特別的眼睛,所以做起來非常容易。

可是,這次誰都沒有想到,幫忙做這事兒的囡子的爸爸和趙全的老爹卻出了意外,當場死亡。趙全的老爹死了之後,還被趙全給背了回去,去找囡子的奶奶想辦法,可是趙全的父親死屍體沒有保存完整,而且在水裏泡的時間太長了,也沒有辦法救活。

可是囡子的爸爸卻還有機會,因此從那個時候,她們就開始籌劃下一次的了。

爲了讓搜救隊真的以爲什麼這邊沒有發生什麼事情,所以趙全才去把那個搜救隊的幾個隊員拉開的。不過那幾個搜救隊隊員的“命”,卻也成爲了他們的目標。

不過由於囡子剛剛恢復,需要很長時間去觀察,所以囡子的奶奶根本就沒有多少時間來準備這些事情,所以趙全活動的就更加多一些。

接下來囡子恢復之後,囡子的爸爸放的時間就更長了。要讓他活過來,就得用更多的“命”和血,所以纔有了之後一系列的事情,以及讓全村子裏人都死的這種偏激的做法。

“方大師,你們能確定,囡子跟她奶奶真的都是活過來的嗎?”我還是不太相信方大師的話。

跟囡子在一起時間已經很長了,而且她方方面面都跟正常人一模一樣除了那雙眼睛之外,更何況,我早就把囡子當成了自己的妹妹一般看待,這個時候告訴我囡子死過一次,被用那種邪惡的儀式救活的,身上沾滿了那些無辜孩子的血。我說什麼,也難以接受。

“已經確認了,組織那邊給的結果。”方大師知道我跟囡子的感情好,嘆了一口氣說道。

組織那邊,已經把囡子的奶奶接出去了。這種事情,組織絕對是不會放過的。所以,現在想要看到囡子的奶奶,也非常的困難。我更擔心的,還是囡子的問題。

“方大師,組織會把囡子也帶走嗎,還有,囡子會不會一直長不大?”我擔憂的朝着方大師那邊問道。

囡子這種特殊情況,對於他們那個組織來說簡直就是個寶貝一樣的存在,被帶走是非常有可能的事情。就算囡子真的被留了下來,我又該擔心,囡子到底能不能跟正常小孩兒一樣去上學。要知道,五年前的囡子就已經七八歲了,現在還是七八歲,要是五年後還只是七八歲,到時候囡子該有多傷心。

“這個,還是得組織決定。”方大師挪到我旁邊,想拍我肩膀的,可是手剛準備伸出來才意識到自己的手還被綁着呢,就又縮了回去嘆了口氣。

不過他還是安慰我事情不要想的那麼悲觀,被組織帶走之後,說不定能夠根據各項數據然後制定出一套方案,讓囡子也能夠正常長大,這樣對於囡子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兒。聽到這個,我也算是稍微鬆了一口氣。

接下來,我岔開了話題,這邊還真的有件比較難辦的事兒讓方大師來給解決,那就是給囡子取名子的問題。

要知道,之前給囡子取名字的幾個先生,可都是死的死殘的殘,也不知道囡子的命怎麼就這麼硬呢。

方大師接到那個生辰八字的時候先生楞了一下,然後搖了搖頭,說這個生辰八字不對,至少要往前再加上幾年。我想了想也是,囡子確實的往前再加幾年,不過這事兒還是讓方大師去解決吧,我也不管那些事兒。

他在那邊掐算了很久,也沒辦法給囡子取名字。因爲從生辰八字上來看,囡子應該早就已經死了纔對,可是偏偏又活了下來,這讓他也很是爲難。

“還是隨便給取個名字吧,都死過一次了,命格不會那麼硬的。”方大師想了好半天,直接把那生辰八字撕成碎片,有些賭氣一般的說道。

“行,要取你取,我可害怕折壽。”我趕緊把這事兒又推回去給了方大師那邊,之前聽說給囡子取名的那些人都沒好下場,我心裏也是擔憂。

方大師看出了我的擔憂,把那撕成碎片的生辰八字扔進了垃圾桶裏,朝着我說道:“既然是要上你的戶口本,那邊囡子的媽媽也不想讓囡子跟她爸姓,那就跟你姓葉好了。我看那丫頭挺有靈性,長的也有水靈靈的,就叫葉靈吧。”

葉靈這個名字挺好聽的,跟我葉凡秋一樣好聽。不過,我這葉凡秋可是指白花菜,比人家百靈鳥還是低了好幾個檔次。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裏,我的目光都隨着方大師在動,生怕他也因爲給囡子起名字突然暴斃或者致殘。好在這幾天,方大師還是能吃能睡,也讓我放心了不少。

給囡子把名字取好跟上戶口的這些事情,肯定是要知會一聲囡子的媽媽。所以,我跟着還綁着繃帶的方大師,又去了一次囡子媽媽那邊。

這邊已經開始動工了,看上去應該不久之後就能夠把這次受災的災民全部安置好。

囡子媽媽看到囡子過來的時候,眼睛裏有期待有害怕也有親情,總之看上去各種神色都有。既然囡子的年齡不對,那麼之前發生過什麼,囡子的媽媽肯定是知道的。這也是爲什麼,囡子跟她媽媽關係不好的原因。

最初的時候,囡子雖然眼睛跟別人的不一樣,但是終究是自己的女兒肯定不會不疼愛。可是幾年前,囡子的死可是她親眼看到的,當時傷心欲絕的她幾乎就已經撐不住了。可是囡子的奶奶卻把已經死了的囡子抱走了,沒過多久,囡子就蹦蹦跳跳的回來了。

至於發生了什麼事情,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眼前的這個囡子是已經死了的。

所以,儘管眼前的是她的女兒,她卻不敢太過於接近。從那以後的幾年時間裏,她對囡子越來越疏遠也有些害怕。這幾年時間裏,囡子根本就沒有長大沒有任何的變化,也印證了她的猜測,所以她跟囡子的關係就更加疏遠了。

“葉子,囡子這邊的事兒,組織安排好了,趁着離開學還有三個月時間,讓囡子去組織那邊吧。說不定,能讓囡子好起來呢。”從囡子媽媽那邊出來之後,我們並沒有把囡子帶回來,而是讓她留在了那邊。

既然囡子的媽媽已經開始接受她了,這也算是一件好事兒。

“你們要帶走,我也攔不住啊,跟我說又沒什麼用。”我有些賭氣般的,跟方大師說道。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