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一聲巨響,在三十米開外的地面突然猛地一顫,木道人的身影緩緩的出現在了一片散亂的月光之下,月光清冷,但是此刻木道人那充滿無限殺戮之意的眼神更加讓人感到冰寒。

“小心!白衣……”

古月低聲道,然後對着黑暗處吼了一句,頃刻之間我的身邊便出現了一位白衣女子,正是之前出手那個女子。

“桀桀桀桀,古月,多年不見,不知道你的劍術有沒有進展,今日就讓你見識一下我培育多年的風水十屍!”

我來不及震驚,便感到了整個地面都在不斷的顫動,一時之間以我和古月爲中心,地面搖晃的最爲劇烈,一個個屍體緩緩的從地下爬出來,不多不少正好十個。

“白衣,帶着楊森先退出去!”

古月的聲音冰冷,這個時候我看到了他微微的伸出他那修長的手掌抓住了背後長劍的劍柄。

“退出去,古月,你未免也太高看你的這個劍奴了吧,想在我風水十屍的攻擊之下全身而退,恐怕沒那麼簡單!”

木道人站在那裏,微微將右手擡起,突然大拇指和小指微微一彎曲。

“聚!”

突然之間,那十個風水屍同時張開了一對血紅的眼眸,身子都是微微一顫,紛紛伸出手,朝着我們飛快的飛來。

他們都是類似紅毛殭屍一般的存在,我的心中不免擔憂至極,將匕首橫在手裏,一隻手緊緊的將兒子抱在懷裏。

刷!

就在我遲疑的瞬間,站在我身邊的白衣已經出手了,她一出手頓時劍氣縱橫,我當時就看傻了,這完全只有電影特技裏才能看到,可是現在在我的眼前卻是那麼的真實的存在。

白衣身子一閃,一劍刺在一個風水屍的身上,突然眉頭一皺,飛快的後退,一把拉着我的手便往外跑。

“公子,這些風水屍十分的厲害,待會兒白衣攔住他們,你趕快衝出去!”

我沒有說話,只是點點頭。

我很有自知之明,這個時候不是充強的時候,面對木道人,我暫時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抵抗之力。

“兇!”

木道人站在那裏,他的左臂就這樣掉在他的面前,他的身軀微微彎曲,右手再一次彎曲了一個手指,然後突然厲喝一聲。

“風水屍,哼!”

重生之安然處之 古月出劍了,他一出劍,我只是看到了我的眼前突然之間出現了一道恐怖的勁風,這一股勁風之中夾着一股股狂暴的劍氣。

古月身子微微一傾,對着一個迎面而來的風水屍便是一劍。

這一劍直接刺入了那個風水屍的頭顱之中。

古月向前一步踏出,那個風水屍便直接被這一劍直接碎開了頭顱,接着又是幾劍,如閃電般的落在了那個風水屍的身上,剎那之間那個風水屍便瞬間被碎裂開來。

“白衣,帶着楊森先離開這裏!”

這個時候我看到了木道人微微笑了一聲,他那血紅的眼睛看着我露出了一抹邪惡的笑意,陰森入骨。

就在白衣帶着我和兒子衝出包圍圈的瞬間,在我的眼前卻是瞬間出現了一個渾身血紅的殭屍,正是那日我在牛家村見到的紅毛殭屍。

“小心!”

白衣身子一閃,一劍猛地刺在了那紅毛殭屍的眉心。

砰!

下一刻那紅毛殭屍直接抓住了白衣的長劍,然後身子一閃,一掌便落在了白衣的身上,我身子猛地一顫,退後幾步。

“古月,怎麼樣,我的十屍還是有些味道吧!”

古月看着那紅毛殭屍直接將白衣的身體撕開,也是眉頭一皺,而此刻的我則是身子不斷的後退,對手太強,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存在。

就在這個時候木道人卻是瞬間出現在了我的身邊,他的聲音依舊沙啞。

“怎麼樣,可以考慮一下,不放心絕對不會讓你吃虧,而且要是你和我合作,我會帶着你去見我的師父,只要你見到了師父,一切你都會明白的。”

木道人還有一個師父,當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我的臉色大變,木道人就已經如此的厲害了,那他的師父又該是如何恐怖的存在。

我還沒有說話,木道人已經伸出一隻手掌朝着我肩上拍來。

啊!

就在我就要上前幾步企圖躲過木道人的手掌的時候,我已經看到了在我的肩頭不知道什麼時候出現了一條足足大拇指粗細的五彩小蛇。

木道人的手掌頓時凝滯在了空中,然後飛快的縮回了手掌。

兒子躺在我的懷裏,也是露出了畏懼的神情。

報告聖上,皇妃有點傻 “古月,這些年,你還真是退化了呀,是個死人你都打了這麼久!”

我身子猛地一顫,因爲這個聲音竟然是從我肩頭那小蛇的口中發出的,一時之間我的臉色更是驟變,連忙退後幾步。

不遠處古月身子驟然之間躍起,手上的長劍瞬間飛出他的手掌,下一刻瞬間接連洞穿了剩下的幾具屍體,劍氣縱橫交錯!

“滅!”

頓時之前還氣勢洶洶的風水十屍驟然之間化作一地殘渣。

“佛蛇,別說風涼話了,下次你來對付這些屍體!”

那小蛇並不說話,只是轉過頭看着我,不斷的吐着蛇信……

(本章完) 我被停在我肩頭的五彩小蛇給嚇住了,蛇竟然開口說話了,一時之間我只想到了一個字,那便是妖。

而站在三米開外的木道人的臉上卻是沒有絲毫的震驚,他依舊是佝僂的站在那裏,右手再一次微微的擡起。

突然之間那距離我不遠的紅毛殭屍突然瘋狂的朝着我衝來,我剛剛邁動腳步,眼前便出現了一口長方體的箱子,這口箱子看上去十分的古樸。

箱子一出現便將紅毛殭屍包裹住,還伴隨着一陣詭異的笑聲,突然之間眼前的箱子不斷的微微的轉動了一下,我這纔看清楚這個箱子分成了三個方塊,就如魔方的一部分。

十秒鐘之中後箱子的三個方塊停止了轉動,然後最上面的那個方塊突然打開。

“這個屍體味道不錯!”

聲音充滿了磁性,十分的好聽。

噠噠噠!

總裁對不起,我愛你 箱子緩緩的打開,從箱子之中走出了一個穿着黑色魔術師衣服的男子,他看着我微微一笑,然後摘下帽子,對着我鞠了一躬道:“我是東城魔術師萬影?”

就在這個時候我還聽到無數悉悉索索的聲音,趁着夜光我看到了密密麻麻的小蛇朝着我爬來。

我臉色大變,根本就不敢有絲毫的動彈。肩頭的那個小蛇緩緩的爬下了我的身軀,趴在地上,漸漸的這些蛇瘋狂的朝着他飛奔而來,一分鐘後竟然就這樣在我的面前組成了一個人的身軀,那張臉五彩之色,身上也完全都是那五彩的小蛇拼湊而成的,還有一些在地上爬行的蛇這會兒一點點的融入了他的小腿之中。

看到眼前這一幕,我頓時震驚得忘記了恐懼,這實在是超越了我的想象,一條條的小蛇竟然組成了一個人。

“我是西城佛蛇!”

我努力的擠出一絲笑容,這個時候在我面前的三個人也只有古月要正常一點,其餘的佛蛇和萬影完全都不正常,我甚至懷疑他們是不是人,特別是佛蛇。

“有意思,巴蜀四城來個三城,看來你們這次是鐵了心的要幫助這小子搶到地葬之棺了?”

木道人佝僂的站在那裏,聲音沙啞平靜。

佛蛇邁動這柔軟的身子,就如一個不斷炫耀身材的貴婦一般上前道:“就是這個意思,木道人我們這次能夠提前通知你一聲,給足了你面子,要是你再去金城,到時候不要怪我們四城打的你魂飛魄散!”

“打的我魂飛魄散,佛蛇,別人怕你,我木道人可是不怕你,就算今天你們四城的人都到齊了,我木道人也絲毫不懼,而且師父已經召集了我們再過幾日就去金城匯合,誰能得到地葬之棺還得看誰本事大!”

“果然就是曦兒妹妹說的那樣,看來今晚不能讓木道人離開這裏了!”

說話之間佛蛇已經出手了,他一揮手,頓時地面微微顫抖起來,無數的五彩小蛇從地上瘋狂的破土而出,直接朝着木道人的身上纏去。

“雕蟲小技也想難倒我木道人?”

木道人微微的擡起右手,然後突然緊握成拳。

嗡!

突然一聲悶響,那靠近木道人的五彩小蛇這會兒全部的化作了一團團的碎肉,而此刻的木道人的身體周圍出現了一股股狂暴的陰煞之氣。

“佛蛇,還讓我來吧,木道人的身軀味道應該更好!”

那個一身魔術師穿戴的萬影一臉的貪婪,身子一閃,便出現在了木道人的身邊然後一揮手之間出現了一柄桃木劍,桃木劍一出現便瘋狂的朝木道

人的頭顱插下。

木道人身子微微一傾斜,那一劍卻是如長了眼睛一般,穩穩的插在了木道人的頭頂。

木道人一口黑血噴出,身子飛快的後退,對着自己的眉心猛地一按,那柄插在他頭頂的桃木劍驟然之間飛出。

“萬影幻術,果然一絕!”

木道人站在那裏,身子微微一顫,沙啞的吐出了一句話。

“還沒完呢?”

萬影的聲音出現的時候已經在木道人的身後。

嘭嘭嘭!

突然之間又是之前的那口箱子,這會兒將木道人罩住,隨着那口箱子不斷的轉動之間,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了一陣期待。

這個魔法箱,會不會像之前吞噬紅毛殭屍一般,將木道人也直接的吞噬。

就在我思考的瞬間,突然魔法箱打開了,最上面的一個魔法箱突然碎開,木道人身子瘋狂的衝了出來,站在那裏,渾身都是血淋淋的,很多地方几乎沒有了皮肉,白森森的骨頭露在外面。

木道人的臉上也是血紅的軟組織,整個下顎都被攪掉了。

“讓他走吧!”

就在萬影要再一次出手的時候,古月長嘆一聲道。

我有些不解了,但是萬影和佛蛇都是停了手,然後走到了古月的身邊。

木道人轉過身,此刻的木道人早已經是面目全非,渾身血淋淋的,白骨森森。他那張沒有下顎的嘴似乎想要說什麼,但是最後還是放棄了,只是微微露出了怨毒的眼神。

“古月,你爲什麼要放他走,要是讓我吃了這木道人的身體,我的力量至少能夠反一倍呀!”

萬影看着木道人的身影一點點的消失在黑暗之中,略帶疑問的口氣問道。

“今日我們殺不了他,沒想到木道人的師父都已經出手了,那這次地葬之棺絕對不是那麼容易就能得到的。”

了不起的神豪 繼承三千年 古月說話之間,似乎滿是無奈。

“木道人的師父究竟是誰?”

我心中其實從木道人一開始說出他還有個師父的時候就想要知道他的師父是誰。

古月苦笑一聲道:“千年屍皇,王乾。”

聽到古月的回答,我的臉色驟然大變,竟然是王乾,風鐮的師父,竟然還是木道人的師父,一想到風鐮的強大,木道人的風水之道,一時之間這個王乾在我的心中的危險值有一次飆升。

“沒想到這木道人還是王乾的徒弟。”

之前還目空一切的萬影也是有些苦笑道。

佛蛇微微邁動着那蛇一般柔軟的身子,然後微微道:“王乾這個幾百年都不動的老古董竟然出動了,看來這次I金城之行,我們估計的太簡單了,不過越亂越好,這樣我們才能從中獲得更多的好處。”

古月點點頭,表示默許。

最後三人將目光都停留在了我的身上,古月開口道:“既然你是小蝶姑娘的夫君,那以後就叫我們名字就可以了,這件事我們得馬上回去商議,你也趕快離開這裏,等過幾天應該就有消息了。”

我點點頭,並沒有多說什麼。

三人對着我點點頭,便朝着黑暗處走去。

這一夜的月光清冷,看着三人離去之後,我才收起匕首,然後抱着兒子往外跑。

半個小時之後,我終於找到了朵朵,這個時候的朵朵正一口咬住了一個剛剛屍變的殭屍,我放下兒子掏出匕首便補了一刀,然後用冥火符將這個殭屍燒的乾乾淨淨。

朵朵停在了我的肩頭,我一出村子,便看到了依舊停在村頭寶馬車。

我心中擔憂,難道還有殭屍跑出了村子?

我幾步便衝到車子旁邊,透過車門便看到正在不斷抽菸的劉福。

劉福一看到我,當場嚇得大叫一聲。

“楊大師,是你,嚇我一跳。”

劉福將菸頭扔了打開車門道。

我鑽進車,朵朵也是飛到了我的旁邊,我將他裝進了揹包裏。

“你怎麼還沒有跑,不怕有你老爹衝出來咬你一口?”

看到劉福沒嚇得趕快逃走,我倒是有些小意外,一看手機已經是凌晨的兩點過了。

“我這不是在等你們嗎,小方呢?”

我一聽劉福的話,當即心情沉重起來。

“小方讓我把這個交給你,說讓你別忘了答應他的事情。”

說完這句話,我便將那枚被鮮血浸染的硬幣遞給劉福。

劉福一看到硬幣,愣了半天。

“小方,方由死了?”

他有些不敢相信的問道。

我點點頭,從來不抽菸的我,伸手向劉福要了一支菸,點燃送入了口中。

“不可能,小方的身手我見過,當初我被十幾個人圍着,小方走過來幾下就擺平了。”劉福一邊說話,也是爲自己點燃了一根菸。

“是真的,我剛纔說的話,就是小方的遺言,他是被你老子殺死的。”

我說話的時候很平靜,死者已逝,也許只有好好的完成他的心願纔是我現在最想做的,不知道方由會不會變成鬼,如果能,我一定爲他好好超度,讓他下輩子能有個好歸宿。

“小方,纔有二十五歲,跟着我今年已經是第五個年頭了,當初我看他身手不錯又會開車,就留着他在我的身邊,在得知到了他的家庭情況之後,我說過,只要小方跟着我好好幹,以後他家裏的一切開支我都包乾。而小方只是要求我答應供他妹妹讀書,我自然答應了下來,其實小方的這個妹妹是個高材生,現在雖然纔讀高中,但是已經是他們那個縣的第一名,這樣的教育投資,就算小方不說,我也會一直支持下去。”

“只可惜,小方……”

說到這裏,劉福竟然有些哽咽了。

“以後好好的照顧他的妹妹還有他的家人,我之前已經說過了,這次的酬勞我要三倍,兩倍你打在之前趙半仙給你的那張卡上,剩下的你帶我交給方由的家人吧。”

說完這些,我將那支菸掐滅,然後打開車窗。

“一定,楊大師,這次多謝你幫忙,至於上西溝的殘留問題,我會解決好的,你放心。”

我點點頭,然後輕聲道:“開車吧!”

劉福點點頭,然後扔了煙,發動了車子。

我靠着柔軟的靠椅,看着車窗外那輪殘月,心中一陣落寞,我的世界每天都充斥着危急,每天都是光怪陸離,這樣的日子雖然很新奇,卻是也十分的疲憊,特別是今晚,我竟然親手殺了那麼多剛剛屍變的人,而在我的心中卻是沒有半點的罪惡感,這樣的感覺讓我自己都感覺十分的可怕。

當桃木劍深深的插入那無名陰陽先生的心口;當利刃沒入方由的胸口……

我做這一切,究竟是爲了什麼?

沒有人告訴我,我也沒有去想,彷彿一切都是那麼自然而然,月華散亂,車中顛簸,我看着那漸漸模糊的天空,進入片刻的安樂。

(本章完) 回到趙半仙喪葬公司,已經是早上的八點。

劉福離開的時候一臉的低沉,看樣子他也是十分的看重方由,畢竟跟了他五年,說沒有點兒感情是假的,而且發生了這樣的事,他還不好處理,我相信他不會失信。

我在樓下吃了點東西,洗了個澡便倒頭大睡。

昨天一天神經都繃得太緊了,腦子一下子需要接收的信息太多了,讓我感覺到十分的疲憊,一躺在牀上便睡着了。

這一覺直接睡到了下午的四五點。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