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麼他是來強鳳絕吟的。”

“鳳絕吟?”

沐雲軒不解的看着她,他不知道鳳絕吟是什麼東西。

“雲軒,等一下向你解釋,我們先幫邵峯。”

“嗯!”

沐雲軒不情願的點了點頭。

以慕容邵峯的實力,要對付這兩人,是有些吃力。

兩人快速的飛身過去。

兩名黑衣人一看到沐雲軒和蘇紫陌。

快速的撤離到安全地帶。

“撤!”

暗啞的聲音裏,帶着不甘。

蘇紫陌一看,立刻出聲。

“你們兩位等一等,本莊主身上又沒有攜帶病菌,既然來了就過幾招在走,我們一來你們就走,這不是明擺着看不起人嗎?”

其中一人聽着蘇紫陌略帶俏皮的話,眉頭不由自主的舒展開來,眼眸瞬間眯成了一條縫,讓人看不清楚他眼裏的情緒。

“來日方長,有的是機會。”

暗啞的聲音裏似乎有些別樣的情緒。

“何必來日方長呢。今晚的夜色這麼美,就這樣走了你們不覺得可惜嗎?”

蘇紫陌眨了眨無辜的大眼,一臉你們走了多可惜的表情。

慕容邵峯搖了搖頭這個時候了她還有心思開玩笑。

“走!”

黑衣人不在猶豫,快速的消失在黑夜裏。

“切,混蛋,你當老孃的明月山莊是虛設的嗎?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啊!那不就是太便宜你們了嗎?”

蘇紫陌大眼裏閃過一絲狡黠。

慕容邵峯一看,看來這兩個人要倒黴了。

“雲霆,陪他們玩玩,看看是他們快,還是我們的機關快。”

不遠處的赫雲霆抿脣。

“還從來沒有試過呢?今晚就開個張吧!”

隨即,赫雲霆快速往大門口飛去。

沐雲軒聞言,微微一愣,這裏還有其它機關沒有開啓過嗎?

“走,我們過去看看。”

蘇紫陌想,看看她的機關面對這些高手能不能抵擋一陣子。

畢竟機關是死的,人是活的。

兩名黑衣人剛剛要躍出明月山莊。

猛的,頭頂上一張巨網從天而降。

“啊!”

低沉的聲音裏帶着一絲不可置信。

兩人快速的落地。

巨網又瞬間收了起來。

“這裏也會有機關?還真是出人意料。”

“神尊,你先走,屬下拖住他們。”

“以你的修爲,留下就只有死路一條,慕容邵峯上次放過你,這一次他不會在放過你的。”

男子冷聲道,只是怒氣彰顯。

“是屬下無能!”

“走。”

淬不及防之下,兩人又消失在了原地。

赫雲霆想在開機關,卻被蘇紫陌攔住了。 “他們往後山去了,這人對明月山莊的地形很熟悉。”

站在不遠處的蘇紫陌皺眉說道。

“陌陌,啓動全部機關,他們一定逃不了。”

赫雲霆從暗處走出來。

只見赫雲霆深邃的眼眸裏,是駭人的殺氣。

“雲霆,不能全部暴露了,現在還不是時候,有些事情我還需要弄明白。”

腹黑大人獨寵妻 蘇紫陌想知道沐瑯豫要殺她的目的。

“陌兒,這個男人太危險了,這次我來,就是因爲他,他就是殺了我師傅的兇手。”

慕容邵峯看向她,如果能殺,他會毫不猶豫的把他給殺了。

“邵峯,我知道,只是有些事情我們必須弄明白。”

他那麼愛穆欣妍,他又爲什麼要殺她呢?

“他還有其他目的,邵峯你放心,一但查清楚他的目的,那時候我們在殺他也不遲。”

沐雲軒卻搖了搖頭。

“要殺他只怕沒有那麼容易。”

慕容邵峯猛的看向沐雲軒。

有些怒氣衝衝的問道:“你是不是知道他是誰了?”

“你不是也知道他是誰了嗎?”

沐雲軒冷聲反駁。

慕容邵峯既然已經追到這裏了,那一定是知道對方是誰了。

“陌陌,我們回思語軒在說。”

慕容邵峯低垂着眼眸,只是長袖下緊握着雙拳。

該死!

沐雲軒既然知道了卻不做出任何防範,這個人一定會殺了陌陌的。

他急着來皓月國,就是爲了查清楚此人的身份。

情深孽重 沒想到查清楚對方的身份以後,還是讓他大吃一驚!

來的時候,他心裏猜測過,沒想到真的會是他。

他爲什麼要殺師傅?

師傅死得很安詳,好像和他認識。

每每一想起這些,他就覺得胸口一陣劇痛。

回到思語軒,蘇紫陌看了一眼面色沉重的慕容邵峯。

“邵峯,我上次給你傳信,他們要去你那裏搶一個叫做鳳絕吟的東西,這次來,他們不會是也是爲了這鳳絕吟來的吧?”

慕容邵峯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一提到鳳絕吟,他溫潤的雙眸突然亮了起來。

鳳絕吟是他對她的希望。

這一世,他得不到她,但是下一世,他希望他們能在一起。

“不錯,鳳絕吟是上次我在沙漠裏,劉馥前輩的夫人送給我的,不過並不是什麼玄器,對方可能是有要救的人才會來偷鳳絕吟的。”

慕容邵峯沒有說出鳳絕吟的用處,這也是第一次,慕容邵峯沒有完全將實情告訴她。

蘇紫陌看了看在坐的人,就他們四個,都是信得過的人。

“邵峯,那個人就是沐瑯豫。”

“是他!”

赫雲霆猛的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我說雲軒,怎麼可能會是你家老祖宗呢?”

赫雲霆不解的看着沐雲軒。

“剛剛知道是他的那一刻,本座也很震驚!”

沐雲軒也不想是他,他也不想與自家人爲敵。

慕容邵峯溫和的目光看向蘇紫陌。

“陌陌,我在倫攸敘宮殿裏遇到的人就是他,當晚他就殺了我師傅,隨後揚言要殺你,我不放心,所以又來了皓月國,陌陌,他帶着櫟兒一起修煉,只不過是想給自己做一個掩飾而已,只是他不瞭解櫟兒。” “不錯,櫟兒早就發現他的不同尋常之處了,就像邵峯你說的那樣,他爲什麼想要殺我呢?”

蘇紫陌也是一臉疑惑。

這種人要麼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很有可能就是因爲他恨爹爹搶走了穆欣妍,第二種就是活得太長了,腦袋抽風了想要得到天下而掃清絆腳石而已。

“會不會是因爲那些什麼愛恨情仇的?”

赫雲霆知道,這個世間的仇恨有很多,但最多的還是情仇。

“不管是哪一種?重點是,他爲什麼要殺堯煌天尊,因爲他犯不着和整個星月國爲敵。”

蘇紫陌知道,弄清楚這一點以後,就不難猜出沐瑯豫想幹什麼?

“我也在查,可是沒有線索。”

慕容邵峯嘆了一口氣,師傅從未和他說過一百年前的事情,就是陌兒的身份,他也是在師傅時候,在師傅的密室裏看到的。

“是狐狸就一定會露出尾巴的,在耐心的等一等吧!”

蘇紫陌起身,看了看夜色。

“已經很晚了,先休息吧!”

“嗯!”

慕容邵峯看着她點了點頭。

回去明月軒的路上。

沐雲軒看了一眼蘇紫陌的背影。

他總覺得慕容邵峯對鳳絕吟的事情有所隱瞞。

“陌兒,你怎麼看鳳絕吟的?”

沐雲軒可沒有忘記慕容邵峯在看向陌兒那一刻時那發亮的眼神。

“沒怎麼看?不就是一個玄器嗎?只不過對沐瑯豫來說,應該很重要吧! 殿下強吻小丫頭 不過雲軒,他想要救的人會不會是穆欣妍呢?”

蘇紫陌突然想到了這個可能。

“穆欣妍是他唯一愛過的女人,十之八九是。”

蘇紫陌一聽,沉默了!這些愛恨情仇,真是越理越亂,因愛而產生的恨,比殺父殺母的仇恨還要可怕!

正在蘇紫陌想事情的時候,沐雲軒一把抱起她。

突如其來的腳下一空,蘇紫陌瞬間變色。

“雲軒,你幹什麼?我在想事情呢?”

“抱你啊!”

沐雲軒臉這還需要解釋嗎?

團寵妹妹六歲半 “沐雲軒,我自己會走。”

“我怕你累着!”

沐雲軒一臉壞笑,自己今天要了她兩次,她一定累壞了。

“那還不是因爲你!”

蘇紫陌狠狠的割了他一眼。

一股甜蜜的溫情在兩人之間快速的蔓延着。

日子就這麼平靜的過了幾天,離君子兮的壽辰越來越近,沐雲軒也忙了起來,每天早出晚歸的的,雲城本是他的家,他本不用這樣兩頭來回跑,可是他爲了每天都能見到蘇紫陌,不管多晚都要回明月山莊。

明月軒裏。

蘇紫陌正在和慕容紹峯聊天。

“紹峯,我看這君臨天應該是轉性了,要是以前的君臨天,早就對你痛下殺手了,這一次他還真能忍。”

蘇紫陌口中嗑瓜子,仰頭看了看灰濛濛的天空,一轉眼已經是秋天了。

她來到這裏,已經快有七年了。

“他現在也不敢輕舉妄動,畢竟他現在還沒有那個實力。”

對於君臨天,慕容紹峯是一點都不擔心。

“這個世界真是瘋了,太平盛世多好啊!去哪都不用擔心自己的小命,那君臨天偏偏要整出戰亂來。” “這天下本就分久必合,合久必分的,對了,陌陌,你不是說妖月族的少主要來嗎?怎麼到現在還沒有來,會不會出什麼事情了?”

慕容邵峯知道,這些人以後都很有可能成爲陌陌的幫手的。

“嗯!不清楚,雲霆不也派人去找過他們嗎?可是沒有找到,可能他們有其它事情吧!”

蘇紫陌沒有對他們下門禁,明月山莊的大門隨時向他們敞開的,他隨時可以來。

“對於他們來說,現在最大的威脅就是巫族,要是出事了,也極有可能和巫族有關係!”

慕容邵峯想了想說道。

“他們二人的修爲不低,如果真的遇到麻煩,他們回來明月山莊求助的。”

蘇紫陌表情慢慢嚴肅起來。

慕容邵峯今天過來,本和蘇紫陌還有其他事情要說。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