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色鬼們則覺得背後的人不會直接當場殺我。

只要不當場殺我而是抓我走的話,他們則會留下一人追我,另一人解決陽屍。

而面具男沒想到的是,陽屍王會被我殺。

這樣一來,面具男就必須親自出面抓我。

只要面具男一出現,色鬼們就可以立馬擺脫陽屍追擊面具男,殺他,救我。

雖然跟計劃的有點區別,但最後的效果一樣。

我被抓走後,色鬼們應該是感覺到司家來幫忙,於是趁這個空隙,把所有陽屍都解決了。

可是沒想到面具男那邊會出現一個那麼厲害的幫手。

這場賭局沒有輸贏。

不過,爲什麼我在殺死陽屍王后,那些陽屍沒直接對陽屍王涌去?

“澄澄,考好了,快來熱吃。”

聽到白子鬱叫我的聲音,這纔回過神來。

問到空氣中帶着一股考肉味。

肚子餓得更加厲害了。

口水有想外流的衝動。

興高采烈的跑過去,準備拿起白子鬱手中的烤豬腿時,他居然說:“我烤的這個還不能吃,他的那個熟了。”

“啊!”

哈利波特之魔葯教授 看了一眼色鬼那冷酷的表情,再看看他手中的豬腿,光看看就感覺很好吃,可是不敢拿。

儘管對色鬼還是有些畏懼,但在肚子餓面前,一切畏懼都不能攔倒我。

看着烤野豬腿焦翠的表皮,勁道十足的肉,狠狠的噎了下口水,伸出手去拿色鬼手上的野豬腿。

“不是說不吃嗎?”

我剛碰到串着豬腿的木棍,色鬼就甩過來一句冰冷的話。

當時就愣住了,看了色鬼兩眼,然後又可憐的看向白子鬱,想要求助。

白子鬱看着我楚楚可憐的表情,立馬笑着對色鬼說:“別玩他了,你是想再跟我打一次嗎?”

色鬼沒有回答,只是面無表情的看着我。

一會後,他毫無感情的說:“我不叫色鬼,叫蔚軒,不叫對就不要吃。” 一會後,色鬼毫無感情的說:“我不叫色鬼,叫蔚軒,不叫對就不要吃。”

聽到他這樣說,我當時就想笑,但憋住了。

原來他是在意這件事呀,不早說,何必轉這麼大一個彎。

不就是叫他的名字嘛,這又不是什麼難事。

整理了一下情緒,壓抑着心中想笑得衝動,認真的說:“蔚軒,能把你烤的豬腿給我吃嗎?”

他瞪了我幾眼,沒做任何回答。

真怕他又要玩什麼花樣,畢竟我真的是一點都猜不透他。

他突然把豬腿伸到我面前,說道:“拿去。”

我毫不猶豫的接過豬腿就往嘴裏塞。

這已經快餓到我能承受的極限了,豬腿肉咬進嘴裏,沒怎麼嚼爛就嚥了下去。

透過屋頂上的破洞,可以看見滿天星,還有月亮。

邊吃着色鬼與白子鬱烤的豬肉,邊跟白子鬱閒聊着。

色鬼則靠在牆上,雙臂環繞在胸前,頭微臺,看着天上的星星。

吃飽後,躺在地上,感覺自己都快不能動,肚皮像快要爆開一樣。

一次性把這幾天的食物全部補了回來。

偏着頭,看見靠着牆上的色鬼,感覺他特別孤獨。

我只能看見他的側臉,月光灑在他身上,顯得他更加猶豫,孤傲,神祕。

感覺我跟他隔得好遠,好遠。

“澄澄,你在看什麼?”

聽見白子鬱的聲音我纔回過神來,怕他誤會什麼,急忙違心的回答道:“沒……沒看什麼。”

雖然這樣回答,但白子鬱還是看向了那個方向,看到了站在那邊的色鬼。

看見白子鬱眼中閃過一道複雜的情緒,但馬上又恢復了平靜。

不過他的面部表情帶着一絲悲傷與落寞。

隨後伸出手,小心翼翼的縷起我髒亂的頭髮,心疼的說道:“那麼長的頭髮就這樣沒了,會不會心疼?”

我趕緊搖着頭,笑着說:“不會,反正還可以再長出來,而且,用頭髮換條命,挺值得的。”

當時那種情況,哪有什麼時間心疼頭髮,雖然這頭髮我留了上十年。

他欣慰的看了我一會,又瞟了下那邊的色鬼,嘴角上揚着說道:“對了,以後別叫我白子鬱,太生疏了,你看我們都這麼熟了。”

他的聲音特別大,好像要讓全世界聽到一樣。

我驚訝的看着白子鬱那張微笑着的臉,猶豫了一下,問:“那,叫什麼呢?”

雖然和白子鬱的關係並不算他說的那樣熟,但,他爲了我的確很拼的。

“這個就隨便你啦,只要好聽點,親切就行。”

嘟着嘴,想了一會,就說:“叫小白,怎麼樣?”

白子鬱猶豫了一會,勉強的點了點頭。

“小白,小白……哈哈……”

我正跟小白聊得高興呢,就被色鬼冰冷的聲音打斷。

“快睡覺,明天還要早起,我們時間不多了。”

小白對這我無奈的聳了下肩,就乖乖睡覺了。

今晚雖然幾次丟面子,但,這晚是我這段時間最高興的時候。

早上我們三人就直接朝陽林村深處的樹林走去。

一路上看見現在的陽林村已經變成一片廢墟。

房屋基本全部倒塌,倒塌的房子裏看見密密麻麻的破碎棺材。

想來應該是養陽屍用的。

村子變成這樣,應該是那晚蔚軒和小白爲了解決陽屍而弄出的傑作。

而且現在更加覺得村子裏好像比外面熱。

在一路與小白的交談中,我才知道。

我們要找的千年玳瑁就在這附近,但具體位置不知道。

由於千年玳瑁本身陽氣不是一般的重,導致一般人類無法長久居住在這附近。

陽林村以前的村民就是因爲這裏陽氣太重,而導致每個人的脾氣暴躁。

自相殘殺,最後所剩無幾的村民意識到不對,而搬出了村子。

但,正是因爲這樣,這裏才適合大量養育陽屍。

當蔚軒和小白看到大量陽屍後,確定沒找錯地方。

現在我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找尋千年玳瑁的準卻位置,而且還得在三天內。

根據小白和薛濤的情報得知,千年玳瑁就在這片樹林裏。

我順便問了下,陽屍王被我解決後,爲什麼沒有陽屍衝過來。

蔚軒只是看了我一眼,沒做任何回答。

小白則用手摸着我脖子上的傷口,心疼的說:“因爲釋陰針的陰氣太強,完全剋制住了陽屍王的陽氣,那些普通陽屍感覺不到陽屍王的陽氣。”

蔚軒直直的盯着小白的手,面無表情,眼瞳中的藍色更加深,而且充滿殺氣。

感覺到氣氛不對,尷尬的扒開小白的手,對着小白笑着說:“原來是這樣啊……”

然後躲在了小白身後。

蔚軒真是個不定時炸彈,總是莫名其妙的爆發。

摸了下脖子上的傷,沒想到這釋陰針這麼厲害。

那陽屍王的陽氣,可不是一般的陰氣就能剋制的。

要是真那麼容易就能把陽屍王的陽氣剋制的話,何必等我出手,蔚軒早就解決了。

而且就是因爲陽氣被剋制,我纔沒被傷及到,看來這次還是這該死的釋陰針救了我的命。

不知不覺就到了樹林深處,茂密的樹葉擋着陽光,讓這裏感覺太陽下山一般。

而且出人意料的悶熱,就像在蒸籠裏。

手扶着樹幹都感覺燙,就好像樹幹快要燃燒了。

雖然熱得難受,但心裏激動無比。

這樣看來,千年玳瑁就在附近。

不過看到蔚軒和小白好像有點難受,兩人眉頭緊皺,呼吸也有點急促。

他們兩個都來自冥界,屬陰,遇到這麼強的陽氣難免會有些難受。

在確定他們沒事後,我們繼續朝更深的地方走去。

剛走沒兩步,就聽見有女人的哭聲傳來。

而且這聲音感覺非常熟悉……

很快便反應過來。

這不是姍姍的聲音嗎?

眉毛緊皺,臉色也瞬間陰沉下來。

姍姍怎麼會來這種地方?會不會是又是誰假扮的姍姍。

剛想到這點,就聽見姍姍一邊抽泣一邊結巴的大喊道:“救命啊,這裏有人嗎?救命啊……”

望着臉色同樣陰沉的蔚軒與小白,看他們的表情,是跟我想到一塊去了。

之後蔚軒與小白相互點了下頭。

蔚軒看着我,說:“去瞧瞧,是真是假只有親自去看才知道。”

也是,與其在這糾結,還不如去瞧瞧。

如果是假的,還有兩位大人物在我身邊呢,要是真的,我也好問明白她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

順着哭泣聲找了過去。

看見姍姍蹲在地上邊哭邊叫着。

看上去非常無助。

走過去叫了姍姍一聲,全身警惕着,真怕是假的。

姍姍擡起頭,看着我,立馬用手擦掉臉上的淚水,朝我撲來,緊緊的抱住了我。

“雨澄,你來了真好,這個地方好恐怖,我想回學校。”

她一邊說眼淚一邊掉。

“你怎麼會來這的?”

姍姍平息了一下自己的情緒,說:“我是跟蹤孟瑤而來到這的,後來我被她發現了,於是一路逃到這裏。”

“孟瑤? 我和渣夫都重生了 她也來了?你爲什要跟蹤她?”

我,孟瑤,姍姍三人一直都是以親姐妹相稱,怎麼會出現這種事。

而且陽林村不是普通的村子,一般人是不會知道這個地方的,她們兩人怎麼可能會來這。

還沒等姍姍回答,我立馬推開姍姍,嚴肅的吼道:“你不是姍姍,就憑你還想挑撥我們之間的感情。”

小白與蔚軒看到我這種反應,快速的跑到我前面,惡狠狠的盯着姍姍。

姍姍表情呆泄了一會,眼淚又流了出來,疑惑的說:“雨澄,我不懂你在我什麼,面前這兩位是誰,我怎麼不認識?”

“真正的姍姍是不會到這來的,而且也不會跟蹤孟瑤。”我憤怒的大吼道。

“雨澄,我真的是姍姍,我也不想跟蹤孟瑤,只是……她祕密太多,而且……”

她猶豫了一下,語氣低沉的說:“而且她現在已經不再是我們認識的那位大姐姐孟瑤了,她……想害你!”

聽到她說的最後三個字,腦子瞬間嗡了下,瞳孔擴大,全身不停顫抖着。

捂着耳朵,大聲吼道:“蔚軒,小白,殺了她,快點殺了她,她是假的,假的……”

孟瑤是我認同的第一個姐姐,姍姍是我認同的第一位妹妹,她們兩人對我來說就是親人。

由於我體質原因,只要接近我的人都會倒黴,而且會進醫院住幾個月。

後來沒有人願意靠近我,不管幹什麼都是一個人。

吃飯一個人,上課一個人,甚至連睡覺都沒有人願意與我一間寢室,我也只好出來自己租房子。

總是會隔得很遠,看着操場上成羣結隊的同學,真想加入她們。

偶爾會看見有些人對我指指點點,大家都畏懼我,把我當怪物。

經常一個人躲在被窩獨自流淚,我誰也不狠,只怪自己太與衆不同。

一個人真的很寂寞……

突然有一天孟瑤與姍姍來找我,說跟我是同一個系的,看見我經常一個人,想過來跟我交個朋友。

當時看到她們,心中一股熱流涌動,眼眶泛紅。

我已經成了學校出名的災星,沒人願意靠近我。

不管她們兩個與我的朋友關係是否能長久,但這一刻我深深被感動。

後來意外並沒有出現,她們沒有進醫院,我們一直是朋友關係。

儘管她們跟我在一起經常被其他同學笑話,但她們並沒有離開。

原來……

有真正的朋友是這種感覺,真好……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