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有點小事,過來打聽個人。」樂天點點頭。

李大利給樂天倒了一杯酒,樂天也沒客氣,端起來喝了一口。

「你現在怎麼樣了?」他看著鄧建輝。

「還不錯。」鄧建輝回答。

「她怎麼樣?」樂天若有所指的問。

「唔……我不聽清楚,最近她返回北山大墓的時間越來越多,好像有點什麼問題的樣子。」鄧建輝想了想回答。

「她現在在不在?」樂天問。

鄧建輝點點頭。

「一會我和她聊聊。」樂天點點頭。

「樂天兄弟……你有什麼事?」孫浩南問道。

「把你們這的服務生一個個給我喊進來。」樂天回答。

幾個人愣住了。

「什麼意思?」李大利莫名其妙的問。

「我和你們說了你們能懂?」樂天笑呵呵地反問。

鄧建輝揮了揮手,示意李大利去喊人,小五倒是主動地站起身,跑了出去。

時間不長,服務生開始一個一個的往鄧建輝的包間裡面走,他們也是疑惑了,這是什麼情況?

選美嗎?

每個服務生走進來圍著包間走一圈,沒人說話,他們就可以離開了。

盛世名門的服務生大概有幾十人,這麼走下去半個小時也過去了。

「只有這麼多了嗎?」樂天問。

他居然沒看到那個脖子上有痣的傢伙!

「把大堂經理喊過來。」李大利吩咐。

大堂經理來了,他疑惑地看著在座的幾位,今晚這又是鬧的哪一出? 李東撞煞後,江碧瑤雖及時將其驅除掉,李東卻突然趴在地上,一動不動,呼吸全無。

我大吃一驚,連忙上前去一探,暗道這下完蛋了。李東呼吸全無,心臟停止,已經沒有生命跡象。

李東這一死,讓我腦子發懵,簡直不敢相信。我心亂如麻,各種念頭在心裏閃爍。其實,這事本來也不奇怪,李東有修爲在身,能夠撞入他身的陰魂,絕非等閒之輩。江碧瑤驅除陰魂離體之際,陰魂散發出強大的煞氣,此時衝入心臟,導致心臟驟停喪命,這是很正常的事。

“怎麼辦?”

江碧瑤瞧了我一眼,我剛想到心臟驟停,恍然大悟:“我都給驚糊塗了。李東既是煞氣導致的心臟驟停,我們做心臟復甦啊!做心臟復甦,也要……”

說罷,我雙眼看向江碧瑤。江碧瑤戴着面紗,我看不到她的神情,但她眉頭倒豎,冷冷的道:“要做你做,我纔不會做。”

她直接走開了,仔細觀察那塊黑色石頭。

“做就做。”

我手按在李東的胸口,用力壓了幾下。其實這急救我也沒啥經驗,只能大力按壓。壓了好幾次,李東心臟仍然靜止,沒有跳動半下,我一咬牙:“沒辦法了,只能這麼做了。”

把身子俯下直往李東的嘴湊去。

這給男人做人工呼吸還是頭一遭,只是救人要緊,我也沒想太多,剛湊到李東嘴邊。李東‘啊’的一聲,突然醒了過來。要命的是,他直挺挺的坐了起來。我根本來不及反應,他額頭大力撞在我鼻子上,險些把我鼻染骨都撞斷了。痛得眼前金星亂冒,沒給顛下旁邊深坑裏。

“剛纔我怎麼了?”

李東清醒過來,慢慢爬起來,他的記憶在鎮煞符着火就沒了。但現在不用我們說他也知道,自己剛纔中招了。他一回頭,見我坐在旁邊握鼻子叫痛,連忙問我發生了什麼。

我把手放下,剛要說話,突然見他笑得前俯後仰。我先是奇怪,手一摸鼻子覺得滑膩膩的,知道鼻子已經見血,樣子肯定好不到哪裏去,他笑也正常。

李東笑了一陣,好心問我:“你怎麼了?”

我想了想,靠近對他輕聲說:“剛纔你撞煞被陰魂上身,是江碧瑤救了你。但陰魂在離體的時候,掀起她的衣裙,然後我就……”

李東非常驚訝,轉頭盯着江碧瑤身子亂瞧,眉頭皺起:“不會吧。這位苗族小妞柔瘦弱得得緊,裏面頂多秀氣,沒理由能讓你流鼻血啊!”

我對他說:“你是沒看到不知道。還有,你要是瞧見她的容貌,纔會知道什麼叫美若天仙,人間難見。”

“真的?”

李東一聽,居然雙眼冒光,在黑暗中綠幽幽的。

“你們過來。”

江碧瑤見我救回李東,兩人卻在那裏嘀咕不停,有些不耐,叫我們過去。

“難道江小姐認出來這黑色石頭是什麼玩意兒了?”

由於上次的事故,我不敢再開清月眼,和李東瞧着江碧瑤,看他怎麼說。

江碧瑤道:“如果我沒猜錯,應該八九不離十了。”

她便娓娓道來,說這玩意兒名叫攝魂石。第一次發現,正是元朝那位少數民族的高人。怎麼發現的並不清楚,她只從記載裏見過,道是此人無意得到一塊奇石。相傳撫者即恙,寒而刺骨,久瞿尚若摎魂之辵,不得安寢。也就是說,這塊石頭非常詭異,摸一下就會生病,表面寒冷透骨,就算盯久了都會感覺魂魄要被吸走一樣,所以謂之‘攝魂石’。

這石頭如此奇特,也不知是地底孕育而出奇特礦石,還是天外隕石。但對此人來說,這不是重要的事。由於當時天下大亂,那人便以特殊方法,將其分隔無數塊,再經特殊煉製。不但能夠吸噬活人的陰魂。而且陰雲一入此石,便再也逃不出,爲此遭受奴役。而且,此石空間似乎無窮無盡,可以吸收無數的陰魂,以此爲用,非常邪門。

那人將其分割,發放給自己的族人,在當時臭名昭著,爲道家各門派所忌。

後來天下大亂,此族也走到末路,族人給屠戮殆盡,這些石頭毀的毀,散的散,再也沒有出現過。

至於這裏有這麼大一塊,傳聞是此人在死前,擔心死後墓葬最終爲盜墓賊破壞。於是,把最大一塊埋在墓裏,作守墓用。

“你的意思?這個洞穴其實是那位高人的墓穴?”

我都聽懵了,但江碧瑤所說有理有據,昨天我才見識過那人佈下的五蠱局,心裏隱隱有些擔憂。

江碧瑤點了點頭:“我也只是在族裏的古籍見過此記載,具體如何誰也沒見過。此石如果真是攝魂石,裏面有無數的陰魂。剛纔撞煞的那隻陰魂,到底是怎麼出來的呢?”

我一聽,心裏隱隱覺得有些不對,但始終抓不住這個線索,便打算把清月眼的事告訴他們。

李東突然豎起手來,輕聲道:“等等,你們聽,裏面好像有人在說話?”

我這一句話,不由得就嗯在喉嚨裏,豎起耳朵一聽。果不其然,裏面傳出斷斷續續的聲音,聽聲音好像是‘跑啊……跑啊……’的聲音。

我們三人面面相覷,李東說:“走,上去瞧瞧再說。”

於是,我們就離開這裏,朝通道里行去。

眼瞧那塊黑石離得越來越遠,我心裏隱隱覺得不安。不管這塊石頭是不是江碧瑤說的攝魂石,安老鬼把它佈置在這裏,不可能是不碰沒問題,一碰纔會放出陰魂的玩意兒。何況,還要用清月眼才能放出來。

那些盜墓賊發現理都不理,豈不是什麼問題都沒有。

這黑石放在這裏,感覺漏洞太大了,讓我心裏很是不安。

我們走了不遠,發現通道旁又有許多屍體,密密麻麻的,有三四十具屍體。

李東輕聲道:“要是這些陰魂都收在那攝魂石裏,一個就險些要了我的命。從開始到這裏,我們遇到的沒有一千也有幾百,倘若都放出來,我們三派的祖師爺組隊來了,只怕也得認栽。”

他這話以玩笑的口吻說出來,但確實是事實。

我們走了三百米後,甬道已盡,前方出現石壁。石壁上有一扇鐵門,旁邊仍然堆放着許多朽爛了的器械,瞧不出以前做什麼用。

那說話聲正是從裏面傳出來。

李東在前面用力推了推,根本就紋絲不動,好像是從裏面給關死的。

沒有辦法,我們三人只好合力去推,推了不久,我耳邊突然有人說話:“老鄉,需要幫忙嗎?”

我一愣,還以爲是幻覺,但又推了幾下,耳邊又有人說話:“你們進去做什麼,很多人都死在裏面。我們想出去,但一直出不去,到處都是火,都是火啊……”

這聲音越來越淒涼,就在我耳邊響起,一股陰風吹啊吹的,把我耳朵都凍得麻木了。 她有一間時空小屋 我渾身劇震,剛要轉身去瞧,這時江碧瑤突然說道:“林濤,千萬不要回頭。”

我吃了一驚,見她雙臂微微顫動,頭上秀髮都冒着白色霧氣。目光再向前,李東也沒好到哪裏去,一雙腿抖個不停,好像在打擺子。

“怎麼回事?難道你們也聽到那陰魂在耳邊說話了?”

我這一驚着實非同小可,聽她的話並沒有轉頭,李東嗯了一聲:“是有,是個小孩子,聽聲音也就十五六歲,他說他死得可慘了。”

我一愣,我耳邊這陰魂是個男人,至少也是三十多歲,這怎麼回事?

江碧瑤同樣愣了愣:“你們才聽到一個嗎?我這裏起碼有五個。”

我和李東險些嚇尿了,同時發問:“他們說什麼?”

江碧瑤秀眉倒豎:“倒是污言穢語,跟你們這些臭男人發情是求購什麼兩樣。”

她話不好聽,但我已經她這話是什麼意思。

可是,我心裏非常奇怪,這裏怎麼突然出現這麼多陰魂。還只是在耳邊說話嚇人,照以往那些陰魂,早撲上來了。而且從我們三人聽到的來看,不但人數衆多,要求都還不一樣。

李東壓低聲音道:“碧瑤小姐說得沒錯。別回頭一看,這些應該是這裏的一些殘餘的陰魂,還保持着死前一些意識,於是重複說着死前無意義的話。這些有可能是殘魂,但也有可能是纔出來的厲鬼。現在是沒什麼攻擊力,但只要撞陽氣衝煞,到時就完蛋了。”

我心裏一緊,立刻閉上眼睛,不管那陰魂在耳邊說什麼,一概不理睬。

在我們三人用力推動下,終於把門推開一條縫。

“快。”

我們同時用力,頓時把石門推開,先後鑽了進去,然後把石門推了回去。

進入這裏過後,耳邊的聲音果然消失了。

我們一回頭,卻又是一愣住了。

這裏面卻是一間石室,大小有數百個平方,正正方方的。裏面並不像那陰魂說的死了很多人,反而什麼都沒有,非常的乾淨。但奇怪的是,在石室正中有着一個石臺。

石臺上放着一個黑色大木盒,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

可是先前我們聽到的說話聲又是從哪裏發出來的呢? 不只是大堂經理疑惑,所有人都跟著疑惑呢。

「所有的服務生都進來了嗎?」李大利詢問。

「都來了。」 Hi,我的萌系小甜妻 大堂經理回答。

「一個沒漏?」李大利皺眉。

「沒有,我親自盯著呢。」大堂經理點點頭。

李大利看了看樂天,樂天也疑惑了,難道是那個張蓮騙自己?這個可能性倒也不是沒有……

「男的看完了,要不看看女的?」孫浩南突然問了一句。

樂天抬起頭,直勾勾的看著孫浩南。

「也好。」他點點頭。

大堂經理又出去安排了,這一次人可更多了,這裡的女人人數是男人的幾倍,特別還是老闆召喚,這些陪酒妹一個個蜂擁而至。

「等等!你留下。」樂天突然指著其中一個女子。

這個女子的脖子位置有一個黑色的痣!

幾個人都看著樂天,這傢伙今天是來找妹子的?

「繼續走。」樂天擺擺手。

又看了幾十個人,樂天又發現了一個。

「你!留下。」他伸手指著。

又一個陪酒妹被留了下來。

前前後後一共留下來了四個妹子,這四個妹子的脖子上或大或小的都有一個黑痣。

「行了!你們都出去吧。」樂天點點頭。

包間裡面又剩下了鄧建輝他們。

「問你們一個問題……」樂天看著這四個女人。

「問什麼說什麼,一句廢話也不要說。」李大利跟著哼了一聲。

四個妹子臉色一變,這不是讓她們陪喝酒的架勢啊,看起來這有點像是要問什麼正經東西的樣子。

「知道了大利哥。」四個人齊齊的回答。

李大利對樂天點點頭。

「你們平時除了上班,其他的時候都做什麼?」樂天問了一個很奇怪的問題。

最後面的姑娘想了想說道:「睡覺!」

「睡覺……有時間的話可能會逛街。」旁邊的姑娘回答。

「我也是睡覺。」第三個姑娘看著樂天。

樂天的目光又落到了第四個姑娘的臉上。

「打工。」這個姑娘回答。

樂天眨了眨眼,點了點頭。

「你們都出去吧,你留下。」他指著那個打工的妹子。

這個妹子明顯有點緊張,她看了看樂天,不知道等著自己的是什麼情況。

「你在什麼地方打工?」樂天問。

李大利看起來居然有點欲言又止。

「我一般在休息的時候就在夜總會做服務生,這是大利哥照顧我讓我做的……我比較需要錢。」這妹子回答。

樂天看了看李大利。

「恩,這個我是知道的。」李大利點點頭。

「這個人你認識吧?」樂天拿出了李晴晴的照片。

陪酒妹看了看,包間的燈光比較的暗,她看了好一會。

「我有點近視……看不太清楚。」她無奈的說道。

樂天打開了包間的燈,這妹子又看了看照片。

「不認識。」她說道。

「不認識?可是有人看到你前天在兼職做服務生的時候,和這個女人說過話。」樂天說道。

陪酒妹看著樂天。

旁邊的三位大哥都沒說話,這只是小事情,也沒必要他們開口,他們就端著紅酒慢慢的喝。

「哦……我想起來了,我的確和一個女客人說過幾句話,但是我並沒有看清她的樣子,因為我有近視,一般我也不太喜歡帶眼鏡。」這陪酒妹說道。

「你對她說了什麼?」樂天問。

「事情已經搞定了,今晚痛快的玩一宿。」陪酒妹回答。

樂天皺眉,他低著頭仔細的想了想,這應該是讓李晴晴今晚不要回家的意思吧?

「李晴晴是什麼反應?」他再次開口。

「我看的不太清楚,那個客人好像有些驚訝,我聽到她發出『咦』的聲音,然後她給了我兩百塊錢的小費,讓我離開了。」陪酒女回答。

「誰讓你傳的消息?」樂天繼續問。

「另一個包間的客人!是一個男人……」陪酒女回答。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