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我看看屋子,之後說:“死了,不然我繼承什麼遺產啊!”

張靜知道自己不該亂問,紅着臉說:“我知道錯了,以後不亂問了。”

老騙子這時候走過來,在我耳邊說:“這女孩兒要死了。”

說完後,他走了。我站到了陽臺上,看到樓下停着一輛黑色的越野車,上面有兩個男人,大晚上的戴着墨鏡,下來後拉開了車門,老騙子出了大樓後,擡頭看看我,揮揮手走了,他上車,那追魂者竟然用手很有禮貌地護住他的頭頂。

這大樓裏,最後一個鬼,消失了。

樓下的那兩個傢伙隨後也擡頭看看我,隨後小跑着上車,開車離開了。老騙子放下了玻璃,擡着頭看着我微微笑着。我這時候才感覺到,老騙子真的是個大騙子,他一定不是孤魂野鬼那麼簡單。那麼,他到底是幹嘛的啊!

我喃喃說:“這老傢伙,到底是幹嘛的啊!”

張靜這時候笑着說:“什麼幹嘛的啊?什麼老傢伙啊?”

我趕忙說沒什麼。然後想,到底誰在等我啊!我說:“張靜,今晚你住我這裏吧!?”

張靜的臉頓時紅了,低着頭說:“太快了吧,我,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呢,你是我哥的朋友,多不好意思啊!別人不會說我傍大款吧!”

瑾瑜不屑地切了一聲說:“你想什麼呢?”

我呵呵笑着說:“你想多了吧!我只是覺得你那屋子還不適合住人呢,你先住我這邊,和瑾瑜一個臥室。”

她一聽臉更紅了,捂着臉就跑進了衛生間,出來後說:“我,不好意思,我確實想多了。”

瑾瑜白了她一眼說:“指不定想了多久了,是不是早就想勾引楊落了?”

老騙子說張靜今晚就會死,我就要看看張靜怎麼會死,她怎麼可能會死呢?看着她,健康,開朗,陽光,有朝氣,陽氣旺着呢!今晚,我就要一直盯着,眼睛都不眨一下,我就不信,誰能帶走她。

沒想到我剛想到這裏,外面就有點亂糟糟的,很多腳步聲響了起來。接着,張靜跑過去開門,很快,一羣年輕人就涌了進來。我一看壞了,這是要出事兒的節奏啊!

張靜說:“這都是我的同學,朋友,同事,是來慶祝我有了自己的家的,俗稱燎鍋底。我那邊東西還沒置辦好,先用你這裏搞個聚會吧。”

這時候有個四眼妹捅捅眼鏡,打量着我說:“哇塞,張靜,你丫金屋藏嬌啊!這麼好的貨色也不貢獻出來。這哥帥得一逼,姐姐已經合不攏腿啦!”

我心說這都是什麼比喻啊,看着四眼妹無語了。這妹子戴了個大黑鏡框,沒有鏡片,穿了個黃色的大毛衣,到了膝蓋下面,小細腿沒有好人的胳膊粗,穿了一雙帆布鞋,屌絲女一個,但是很樂觀。其實我一直挺喜歡屌絲女的,我更喜歡女神,反正是女的我都喜歡,相信大多數男人都和我一樣。

沒辦法,我只能是笑笑說:“大家隨便坐,自由活動吧!”

張靜推了一下四眼妹說:“妍妍,不要胡鬧,只是普通朋友,是我哥的朋友。”

四眼妹瞪圓了眼睛說:“這可是你說的,我帥哥我要了,你可別和我爭。”

說着就撲過來抱我,使勁用那胸脯擠壓我,弄得我一個大紅臉,挺不好意思的。這四眼妹可是實打實的人類好姑娘啊,有着跳動的心臟和滾燙的血液,這麼一抱,頓時熱氣就傳過來了,我的身體就開始發燙,下面要有反應,我想控制,但是根本就控制不住,想停都停不下來。

張靜一把拉開了這個四眼妹說:“瞧你,把人嚇住了。好了好了,這是我男朋友,你別騷擾我男朋友了,成嗎?”

“我就知道,好白菜都讓豬給拱了,想我這亭亭玉立,冰肌玉骨的可人兒,一定是薄命的,這是規律啊!早承認不就沒事了嗎?和我裝什麼呀張靜,真沒勁。”說着,拿出一個紅包遞過來說:“這是我的紅包,五百大洋,等我買房的時候記得翻倍還我,知道嗎?”

接着,很多人都過來,開始送紅包。張靜很開心,我心說這都是債,高利貸,是要還的啊!你開心個什麼啊你!

斗羅大陸IV終極鬥羅 門敲響了,我過去開門,梅芳咬着嘴脣站在門外。她從包裏拿出一個大紅包遞給我說:“這是一張卡,一千萬,是我給你的紅包。”

我一聽驚呆了,我身後的小夥伴兒們也都驚呆了,紛紛不知所措,愣在了原地。我說:“你這是幹嘛啊?”

“這是你應得的,一直想找機會給你的,一直沒機會。整好這次你搬家,我給了你後,也就和你沒什麼瓜葛了。”

我剛要說不用,就看到她身後不遠處有一個又幹又瘦的人形怪物,趴在牆上的黑暗角落,伸着頭看着這邊,嘴裏還叼着一隻老鼠,幾下就咬死了,吞嚥了進去。這怪物也就一米高,如果按照人類的密度算,體重不超過四十斤,瘦得一把骨頭,眼睛很大,沒頭髮,渾身都是褶皺,看起來蠻噁心人的。

我一把就將梅芳拉了進來,然後關上了門。心說,這大廈裏難道真的是住滿了妖魔鬼怪的嗎?

她把那紅包塞進了我的襯衣口袋裏說:“你拿着吧,不就是一千萬嘛!這是我給你的搬家的喜錢。”

就聽張靜喊了句:“土豪姐姐,我們做朋友吧!”

這羣男男女女開始拉着梅芳聊天,我則把紅包放在了茶几上,瑾瑜看到後立即收了起來,她趴在我耳邊說:“外面有壞人,我感覺得到。”

我小聲說:“別張揚,我出去看看。”

天琴的聲音這時候傳了過來:“楊落,外面有魔氣,你小心點。”

我內視了一下,發現她竟然脫光了自己,在我的內丹上泡溫泉呢。我說你醒了啊,她說你偷看我呢是吧。我趕忙收回了意識,她咯咯笑着說:“剛醒了的,不過還是不能離開,且得養一段時間呢,還好這裏有這羣狼崽子陪我,也不算無聊,外面有魔氣,你小心點,明白嗎?”

我嗯了一聲說:“沒什麼好怕的,好歹現在咱也是大魂師了,覺得比以前強了有十倍有餘。”

瑾瑜這時候拉住我的衣袖,拽了拽,我蹲下,她在我耳邊小聲說:“楊落,你要學會利用你體內的至剛至陽的真氣和至陰至寒的真氣輪番攻擊,這樣威力纔會成次方倍增。就算是頑石,被燒紅了後直接再冰凍,也是會炸裂的。明白麼?”

我看着她說:“都是誰告訴你的啊!”

“我媽媽。”她回答的很乾脆。

我站起來對她說:“不要出去,不要開門,我出去看看。”

出了門,往左走,到了電梯間,電梯間的燈壞了,我看到牆角那個怪物正抓着一隻老鼠在撕咬,要多噁心有多噁心,它看到我後愣住了,隨後開始煩躁不安起來,接着就跳到了窗臺上,打算跑出去。他的眼神突然飄向了我的身後,我同時也感覺到了身後有異樣,猛地轉過身,看到後面的天花板上掛着一隻蝙蝠,這蝙蝠足足有公雞那麼大,眼睛血紅,青面獠牙。猛地飛過我的頭頂,直奔那怪物而去,怪物嗖地一下就出去關上了窗戶,這蝙蝠頓時就失去了目標,險些撞上玻璃,盤旋了回來,又吊在了屋頂上。外面的小怪物在窗戶外嘿嘿笑了起來。

我都看傻了同志們,這到底是個什麼世界啊!這大廈還在人間嗎? 一種錯覺猛地在我腦海中形成,似乎自己這樣子的纔是怪物,反而這些怪物纔是正常的了。我看着外面這小怪物,心說看他捉老鼠的本事還是很強的,應該是專業的,一看就不是什麼窮兇極惡之徒。雖然吃起老鼠來是那麼的噁心,但好歹也是在除四害啊!

另外看它戲弄這大蝙蝠的樣子,也算是挺機靈的,尤其是關窗戶後嘿嘿笑的樣子,還是很逗人。它慢慢打開了窗戶,然後慢慢爬進來,悄無聲息的,用我的身體擋着蝙蝠。蝙蝠這下倒是對它視而不見了,靜靜地掛在天花板上。

這小怪物擡頭看着我,我也低頭看着它。也許我倆都是人形吧,似乎很容易產生信任感。它竟然對我勾勾手指,然後嗖地一下竄進了樓梯間裏,拐過角後又把頭探了回來,朝着我再次勾勾手指。我很清楚,這是叫我過去呢呀!

我回頭看看,心說這邊暫時沒有什麼危險,於是就和這個小怪物下去了。我們沿着樓梯下樓,他敏捷無比,就像個猴子一樣。仔細看,它的一雙手腳黝黑髮亮,宛如鋼叉,鋒利無比,每次觸碰到水泥地都能發出金屬撞擊的聲音。

我們一直下樓,到了我們公司那一層的時候停了下來。它帶着我到了我們公司前,門開着,它過去趴在門上看着裏面。一副聚精會神的樣子,顯然,它一定是蒙圈了。我也過去了,當我看到的時候也有點蒙圈了,它擡頭看看我,隨後繼續往裏看,我低頭看看它,然後也往裏看。

屋子裏的燈亮着,很多的電腦顯示屏也都亮着,堆在牆邊。無數的老鼠密密麻麻在屋子裏爬動,在屋子中央,有一個球狀的東西倒垂下來。裏面隱隱約約還能發出光亮來。

這些老鼠在圍着這個球狀體旋轉,就像是河水一樣不停地流動。我喃喃了一句:“這是個什麼東西啊!”

這小怪物一把抓住了我的腿,隨後往後縮了下。突然,我發現這個球狀體下垂了一下,接着,從周圍散發出濃烈的黑煙來。屋子裏片刻就被這黑煙給填充滿了。就像是發現了我們在自衛一樣。

小怪物抱着我的腿後撤,我卻很好奇,打算再看一會兒。一股真氣充盈在手臂上,用力一揮,頓時一股旋風將黑氣卷出了窗外。我繼續往前走,這吃老鼠的小怪物在後面跟着,它跟的也是小心翼翼,此時我對這小怪物哪裏來的真的沒有什麼興趣了,倒是這倒掛在天花板上的球狀物,裏面是什麼呢?

從小我就是個好奇的孩子,最喜歡的事情就是拆開一個個的東西,看看裏面有什麼。看到雞蛋最想幹的事情就是打碎它。這次也不能例外。

我到了近前,伸手摸摸。這球狀體熱乎乎的,我摸的時候還感覺到了裏面有東西在動。這小怪物好奇,也伸手摸摸。摸到了嚇了一跳,趕忙縮回去了。我和這小東西互相看看,然後我倆又一次將手伸出去,貼在了這上面。沒錯,這個黑不溜秋的傢伙是個肉蛋,並且裏面似乎是有生命的,在動,還發出咕嚕咕嚕的聲音。我有點興奮,低頭看看腳下的老鼠,都退避三分,可能是因爲這小怪物吧,老鼠都很怕它。

小怪物可沒心思在這時候進食,他對這肉蛋也有了足夠的興趣。這東西就這樣掛在屋子裏,倒垂着,本來圓圓的蛋被拉得有些橢圓,上面小,下面大,熱乎乎的,裏面還在涌動。這讓我想起了哪吒來。心說我要是用槍尖滑開,會不會整出一個小孩來呢?那樣可就太有他媽的意思了啊!

剛想到這裏,小怪物一拉我,然後側耳傾聽。隨後拽着我進了以前李紅袖的辦公室裏,我倆剛進去蹲下,我就看到一個年輕的小夥子從窗戶爬了進來。他一進來就站到了那肉蛋前,和我一樣伸手摸着說:“沒想到你竟然找到了這裏,沒錯,這裏的確殺氣夠重,你生在這裏也不奇怪。我就在這裏給你護法吧。”

接着,我聽到外面突然有人哈哈大笑了起來。接着,憑空就在大廳裏出現了一個穿着大斗篷的人,根本看不到他有臉。“任九天,沒想到老夫跟着你呢吧。總算是讓我找到了,這個寶貝是我的了。”

那小夥子哼了一聲說:“它不是誰的誰,我告訴你,它是自由的。誰也別想限制它的自由。”

我心說,這裏面到底是什麼啊!那老傢伙又是誰呀!

“任九天,你難道要和我血旗營爲敵嗎?魔種出生,我請回去是頂禮膜拜的,怎麼叫限制自由呢?”

“你那破血旗營是做什麼的別以爲我不知道,完全是歪門邪道,魔界的走狗罷了。魔種化作人形誕生,生性簡單,絕對不能被你灌輸那些骯髒的想法。我作爲魔界護法使者,絕對不允許任何人對魔種的不良居心得到實行。別說是你,就算是大魔王也不行,沒有人可以來玷污遠古魔種的聖潔。”

“任九天,你是死心眼嗎?我告訴你,今天老夫勢在必得!”

這小怪物這時候咬牙切齒,一副要出去拼命的架勢。我拉住它捂着他的嘴,生怕這小傢伙沒忍住喊叫出來,被發現就麻煩了啊!看這兩位可不是什麼善茬子。

接着,就看任九天一伸手就拽出了一把長劍來,閃着藍光。他說:“我這護法劍下死去的人不下十萬,不在乎多你一個老鬼。”

“哈哈,任九天,你未免也太自信了。”這老傢伙一伸手就拽出了兩道符,隨手一甩,空中立即形成了兩面大旗,無風自飄,呼呼噠噠聲勢很大。他說:“任九天,我覺得你我不適合在這裏打鬥,這要是讓南宮家的人知道了就不好了,雖然南宮家不足爲慮,但是他身後的中玄城可不是好惹的,這畢竟是中玄城的地盤。我們去城外找個沒人的地方,你看如何?”

任九天搖搖頭說:“我是不會走的,誰敢保證你沒有同夥呢?我們走了,你的同夥搶走了遠古魔種,那是我這個護法最嚴重的失職。”

“這不是在魔界,任九天,你在這陽間護什麼法呢?這裏本來就是我們人類的天下。”

“老鬼,你也算是人類嗎?谷三江,你別想讓我離開這遠古魔種半步,等它降生,我要帶它回神殿接受洗禮,接受最好的教育,造福我們魔界衆生,而不是成爲某個野心家的工具。”

“任九天,我不想在這裏和你打架,好,我們就等遠古魔種降生,看看到底它出生後願意和誰走。”

我心說,遠古魔種,到底是個什麼東西啊!看着這小怪物,它倒是挺着急的,恨不得馬上就偷了這大肉蛋就跑一樣。它急得是六神無主的,抓耳撓腮,一雙大眼睛經常擡頭看我,隨後死死盯着窗戶外的魔種。突然,它跳了出去,尖叫了起來。

就聽那谷三江喊了句:“伴生魔。”

任九天喊了句:“不許碰它,這是聖物。”

谷三江哪裏會聽他的啊,一閃就追了出去。任九天隨後也追了出去。我一看就明白了,是這個小怪物來了個調虎離山計啊!我不再猶豫,挺身而出,拿出長槍就把這肉蛋從天花板上砍了下來。抱起來就從窗戶爬了出去。 全球緝愛:老婆別喊疼 天琴喊了句:“傻瓜,背在身上啊!不然你怎麼下去?”

我一隻手抓着這隻大蛋,往後一掄就背在了身上,之後一隻手抓着窗臺,開始往下自由墜落,墜落兩層我就抓一下窗臺,控制住平衡,也就是片刻,我就到了樓下。到了路邊,我攔了一輛出租車,出租車停下就拉開了後備箱,說:“包袱放後備箱裏。”

我過去放下,這車頓時就壓低了。上車後司機師傅問我,什麼東西這麼重呀?我說背了一袋子愛,很重。他笑笑沒說話,問我去哪裏,我說去駟馬橋吧。

到了駟馬橋的橋頭,我揹着這肉蛋跑到了一旁的公園裏。這大晚上的,小樹林裏刷刷響着,周圍一個人都沒有,我把肉蛋放下後,心說搶個這玩意幹嘛啊!我是不是瘋了?就擡腿踢了一腳。

這一下不要緊,就聽噗地一聲,這挺結實的肉蛋就這樣漏了。流出了一大灘的黑水,黑氣也開始瀰漫出來,很快,周圍變得伸手不見五指。這肉蛋倒是開始發光起來。

我好奇啊,跪在地上仔細看着,就聽啪地一聲,這肉蛋炸開了,黏糊糊的東西弄了我一身。周圍的黑氣頓時也就散了,我仔細看着,發現一個渾身黏糊糊的大姑娘倒在地上,周圍都是炸碎的肉蛋。她猛地咳嗽了起來,從嘴裏又吐出了大量的粘液。

我擦了把臉上被噴濺的粘液,心說這就是遠古的魔種嗎?分明就是個姑娘的啊!她的頭髮粘在一起,身體光潔無比,看起來十七八歲,完美無瑕。她想站起來,無奈周圍滑溜溜的,身體就像是油鍋裏的雞蛋片一樣滑動着。每一次摔倒都要滑出去幾米遠,最後,還是在我注視的情況下站起來了,接着,她一把一把抓自己頭髮上的粘液。我心說,這怎麼行啊!萬一來個人,看到這麼一姑娘,還不得上焦點訪談啊!我脫了襯衣,舉着說:“穿上,穿。”

我遞給她,她根本就不會穿。我過去給她穿上,剛好蓋上小屁屁。我只剩下褲子了,又不能脫了褲子給她啊!此時天琴說了句:“我這裏有衣服。”

話說完,她一閃身出來了,拿了一條牛仔褲出來。她看着這姑娘愣了下,說:“你會說話嗎?”

這女的搖搖頭。天琴過去,給她黏糊糊的腿上穿上了褲子。真的挺麻煩的,最後說了句:“剩下的我可不管了,我要回去泡溫泉了,你那裏邊真的太舒服了。”

她嗖地一下就回去了,我看着她說:“跟我走吧,去洗個澡。”

擡頭一看,不遠處有一家商務酒店,我倆走過去,我開了個房間,服務員看了老半天這女孩子,別說是她,我看着都覺得奇怪。我說:“剛纔被雞蛋砸了,洗個澡就走。”

服務員這纔信了,進了房間,我給她放好了熱水。剛轉身就看到她已經脫光了自己,我那個臉紅啊,心說姑奶奶啊,這是什麼節奏啊!我說:“小姑奶奶,我是男人,你是女人,矜持懂麼?你要矜持。我出去你才能脫衣服,出來的時候要裹着浴巾,明白嗎?”

心說算了,說不清。我拿起衣服開始在一旁洗,經常擡頭偷看她。她站在蓮蓬頭下開始洗澡。那黏糊糊的玩意不太好洗,這丫頭還不會使用洗髮水沐浴露,我只能手把手教她。說實在的,我都硬了。那有啥辦法,咱不是那樣人啊!

用香皂洗乾淨了衣服後,出去掛在窗戶前。她洗完了就出來了,啥也沒穿。我趕忙進去拽了浴巾給她裹上了,我把她按在牀上說:“矜持懂麼?就是你的身體不能輕易讓男人看到。這是隱私,誰也不能看。”

她還是不說話,呆呆地看着我。窗戶突然被敲響了,我看到了那小怪物的臉,頓時這丫頭就興奮了。跑過去打開了窗戶,這小怪物直接就趴在了這丫頭的懷裏。我心說,伴生魔,到底是個什麼物件啊!

這小怪物很興奮,跳到地上手舞足蹈的像是在說什麼,我也聽不懂,但是這姑娘倒是聽的很興奮,他倆是可以溝通的。 看看錶,已經半夜十二點了。這一折騰,把我也折騰夠嗆,襯衣還溼着我就穿上了。我說:“你們不要動,我明早回來,順便買一些衣服回來。明白嗎?”

那小怪物似乎是在翻譯,嘰嘰喳喳說的什麼我也聽不懂。這下,這女的明白了,對我點點頭。

我還擔心大廈裏的事情呢,老騙子說今晚張靜會死的,他不像是糊弄我玩呢。當我打車回來的時候,就覺得不對勁,樓下停了三輛車,並且每輛車裏都裝着鬼魂,我看過去,都是熟人啊,就是剛纔去我家的那些人。

當我一輛車一輛車看完後,並沒有看到瑾瑜,梅芳,和張靜。心裏倒是放心了一些。但是隨後,我就看到明月從裏面出來了,她和小九拽着張靜往外走。 最強贅婿 張靜看到我後就喊:“楊落救我,我還欠你錢呢呀!”

明月和小九看到我後,停下了,她擡手就給了我一個大嘴巴,隨後撲進了我的懷裏。明月這時候在一旁愣住了:“自己人哈,放我一馬,我還沒活夠呢我。”

我知道明月是在怪罪我沒有去找她,我說:“沒去找你是有原因的,明月,你要相信我。現在我就是個麻煩,我倆最好不要見面。”

明月說:“楊落,不管你做什麼,我都會支持你的。我也不是個怕麻煩的人,不然也不會脫離妖魔,投入了鬼界當差。”

小九喊了句:“姐姐,我們走吧。這樣男人最靠不住了。”

我說:“這張靜是我的朋友的妹妹。”

“楊落,我哥說你是個道士,先前我還不信,以爲他騙我的,這下我真的信了。你救救我吧,我欠你錢呢還,我死了就沒人還你錢了。”張靜對着我喊了起來。很明顯,她的神智還是很清醒的。

明月說:“但是就算是我放了她,誰爲她還魂啊!屍體看起來倒是還不錯呢,只是被震死了。內臟破碎,亂成一鍋粥了都。”

我說:“也許我能行。”

我明白自己當初傷的有多厲害的,還不是把自己治好了嗎?相信,我也能治療好張靜的吧。事實上,治療張靜可是容易多了。

張靜說:“楊落,你幹嘛去了啊?你走後就從窗戶闖進來一隻小怪物,緊接着就進來倆人,在屋子裏打起來了,說也奇怪,我們都被震死了,瑾瑜和梅芳……”

“怎麼了?”我問。

“預知後事如何,你先救了我呀你!”她喊了起來。

明月說:“別喊了,你死不了。”

小九過去對一些手下說:“好了,你們先回去吧,這邊沒你們的事情了。”

明月對我說:“這邊追魂的事情歸我們管,是我們的領地。沒事的。走吧。”

我心說到哪裏都一樣,走後門是無法杜絕的。我進了屋子,就看到滿地的屍體,而梅芳在沙發上暈倒了,瑾瑜靜靜地坐在沙發上,滿臉都是血。再看看別人,都死在了地上,姿態各異。我這才相信,這裏還真的不是個什麼好地方。死過人的屋子不要買,這還是有些道理的。

但是老騙子是怎麼看出來張靜會死的呢?難道他未卜先知?還是這張靜臉上帶着命數呢?難道真的有命運這東西嗎?不然老騙子是怎麼知道的呢?

我心說幹嘛要救張靜呢?難道就是因爲我和張軍關係不錯嗎?這算不算違規了呢?會不會折壽呢?我發現,我想的有點多了。我蹲下抓住了張靜屍體的手腕,開始探查她的屍體,可不是咋的,內臟都碎了。

明月和小九在我旁邊看着,明月也蹲下,問我:“怎麼樣?能弄好嗎?”

我體內的真氣隨着我的意念開始遊動,這是我第一次給人治病。但是我能感覺到張靜屍體的變化,她的內臟開始重塑,速度之快連我這個施法的人都有些咋舌。

張靜就站在旁邊,看着自己的屍體發呆。這種體驗很少被人所知的,因爲死了就是死了,死人是沒辦法告訴我們活着的人看到自己屍體是什麼感覺的。

當她的心臟恢復跳動的那一瞬,她的靈魂就像是被牽引一樣被拽進了她的體內。隨後,她猛地坐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之後瞪圓了眼睛開始四下看着,最後抓着我說:“我是不是活了?孃的,發微博!”

她掏出手機就開始拍照,我一把將她手機搶過來踩碎了。“你最好閉上你的臭嘴,管好自己,不然讓你死簡直易如反掌。”

明月和小九都翻了個大白眼。明月說:“我要回去了,還要交差呢。有時間我再來看你。”

我點點頭,送走了二位。張靜這才問我:“怎麼辦?”

我說:“還能怎麼辦?給你哥打電話吧!”

我看到我的房子裏的牆壁上被炸出了一個大洞,裏面的水管也破了,在不停地噴水。此時,瑾瑜站了起來,過去對着這水在洗臉。

張軍來了後,先是讓人把梅芳送去醫院了。然後問我怎麼回事兒?我說還能怎麼回事兒?有人在我家裏打起來了,結果波及了一羣無辜的年輕人。張軍撓腦袋,說這報告怎麼寫,我說你就寫家裏煤氣爆炸就行了,不然還真的沒辦法寫。他點點頭說:“也只能這樣了。”

瑾瑜很安靜地在一旁站着,站夠了後,自己進了臥室去睡覺了。物業的人關了水,開始來人堵水管,堵好了後說明天來人修牆就走了。我進了臥室,坐在一旁抽菸到了天亮,然後抱起了瑾瑜下了樓,到了地下一層,上了車。我點了一支菸,去了春熙路上買了些衣服後,直奔駟馬橋。

瑾瑜坐在旁邊一句話不說,什麼都不做,一直在發呆。當我停車要下車的時候,她說了句:“也許我真的錯了。”

“你小屁孩兒,胡說什麼?你媽媽只是教你些什麼了?”我說完下車,嫌她走得慢,背起她上樓。

我去敲門,很久都不開,我叫來了服務員,打開了房門。一進去我就傻眼了,屋子裏能打翻的全翻過來了,能打碎的全打碎了,牀單被罩都被撕得粉碎。可就是那姑娘和那小妖怪不見了。

窗戶開着,窗簾也是被撕得破破爛爛,服務員一看就開始拿對講喊經理。經理是個男的,來了就得瑟,說要我賠錢。我說:“還沒讓你賠人呢。你把人還給我,我住進來的時候是兩個人,我出去的時候是一個人,應該還剩一個人。你給老子算算,二減去一等於幾?請回答。”

經理看着我算了老半天,這才喊了保安經理上來。開始兇那個保安經理,問他二減一等於幾的問題,保安經理說算對了是等於一,算錯了等於幾鬥毆有可能。經理喊了句:“既然等於一,爲毛進來倆人,出去一個人,剩下零個人了?難道是算錯了?”

保安經理是個胖子,對着我咋咋呼呼說:“啥事呀?我們還能藏你一個人咋的?”

我到了窗戶那裏,往外指着說:“人不是你們藏起來的,難道從這裏飛了啊!”

我心裏卻在說,一定是從這裏飛了啊!我指着經理說:“這人你們要是給我找不出來,我和你們沒完。我先去報警,下午我再來找你們算賬。我告訴你,我公安局有熟人兒!”

經理也着急了,問保安經理說:“你還站着幹什麼啊,還不快去調監控啊!”之後對我嬉皮笑臉,說先別報警,我們再好好找找,興許出去了沒回來呢。

我心說想讓老子賠錢,你當我傻啊!我不找你們要人就是天大的恩賜了我。我拉着瑾瑜的小手就出來了,酒店總經理都出來說好話了。麻辣隔壁,這要是我沒點見識,還不真的要給人家賠錢啊!那一屋子東西,沒有兩萬下不來。

物業給我打電話,說來工人給我修房子了。 冥王異界生活 我說這就回去了,到家的時候工人在電梯間裏坐着打撲克呢,見到我後都站起來,問是不是我家找工人,我說是啊,開了門,工人進來,獅子大開口,張嘴就是包料五千,我說五百,愛幹不幹。結果工人都走了,我心說難道建築工人工資都提了?我記得我小時候我爸出去幹一天30塊錢的啊!

這手藝咱也會,出去買了磚頭瓦塊的自己鼓搗,從泥瓦匠,到水暖管工,連買工具再買材料,花了不到2000塊錢,兩天我都弄好了。而且是全都是好材料。瑾瑜別看個子小,幹活不含糊。一直跟着我忙活。不過話比較少,成了小啞巴。

剛弄好,梅芳出院了。她給我打電話,說自己最近精神可能出問題了,我說那你就好好養着吧。她說想搬過來和我一起,說自己害怕。我說那你就過來吧,她過來了,一進屋子就拉住了我的手,然後哭哭啼啼說:“楊落,醫生說我是妄想症,把沒有的事情想象成現實了。你說我怎麼會得這麼個病呢?”

我看看一旁的瑾瑜,她撇撇嘴沒說話,我說:“你多休息休息就好了啊!”

張靜這時候進來了,一進來就喊着氣死了。我問怎麼了,她舉着新買的手機喊叫,說沒有人相信她是個死過的人,竟然沒有人相信這世界上有鬼,你說氣人不氣人!

我說:“這世界本來就沒有鬼啊!要是有,你弄一個我看看。”

張靜聽完後都傻了,她不得不點點頭說:“早晚我會證明的。” 之後,這倆女人相約去買菜,回來的時候就在我家做飯。我好不容易有點閒空了,回了臥室關了門,修煉了一陣子我的大循環。內視的時候差點走火入魔,我看到天琴洗澡了。

因爲這個弄得我心浮氣躁的也沒修煉好,睜開眼深呼吸了很久才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出去後發現瑾瑜在看電視,兩個女人不見了,瑾瑜說去了張靜家睡覺了。

倆人成了閨蜜。

我看看錶,已經是晚上八點了。但是這個時間就睡覺,也太早了點吧!

咚咚咚!

敲門聲響了起來。我笑着說:“她們是睡不着的。”

我去開門,從門鏡往外看看,卻看不到人,心說誰呀,這是不是逗我玩呢啊!我沒開門,接着門又響了。我還是看看,還是沒有人。我罵了句:“真他媽的見鬼了,誰呀?敲門的時候還藏起來。”

我剛罵完,敲門聲又響了起來。我心說真他媽的見鬼了,但是也沒感覺到有鬼的氣息啊!我揮揮手,讓瑾瑜回屋。她從牀上跳下來就回去了。我壓住門把手,猛地推開門,一眼就看到小怪物站在門前呢。這小東西,怪不得我看不到呢。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