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而最讓人絕望的是,儘管經受了許多次的折磨,但此刻再一次經受這種疼痛,依舊還是覺得難以承受。

………………

周霜霜就是在這個時候過來的。

丹師在玄天宗的地位衆所周知,因此,她所在的整個山頭,其實都是丹師的洞府範圍,而從丹室到修煉室,也僅僅只有一個長廊的距離。

不過,她好歹還記得自己在玄天宗只是個雜工而已,因此到了門外,只略微擡高聲音問道:“丹師,請問還有什麼吩咐嗎?”

看小說電視的時候,像這種厲害人物,身邊都有侍從或弟子什麼的,可今天她一路走來,除了丹室門口事不關己的幾個人之外,居然再也沒見過其他人了……

難道,這纔是修真者的生活常態?

疑惑在周霜霜心中一閃而過。

………………

而修煉室中,丹師僵硬繃直的身軀在長久的沉默後,突然放緩了許多。

他神情驚疑。

而門外,周霜霜在問過一句後就不再有動作,只靜靜地等待着。

給人家打工嘛……

她在心中琢磨着:還是少說話多做事比較好吧。

………………

室內室外,又一次陷入一片沉寂。

而就在丹師鬆了口氣,緩緩站起來時,他額上青筋又是狠狠一跳!

下一瞬,熟悉又猛烈的劇痛再次傳來——

“唔!”

驟然放鬆之後的猛烈襲擊,讓他直接膝蓋一軟,單膝跪倒在地!

而這時,明明聽到有隱約聲音的周霜霜不由有點兒猶豫——剛剛,是在叫她嗎?

畢竟也沒什麼打工經驗,周霜霜猶豫一會兒,很快就又一次開口道:“丹師,請問有什麼吩咐嗎?”

屋子裏,丹師已經重新站了起來。

他恍惚的摸了摸額頭——又不痛了? 疼痛就這麼不明不白的消失了。

丹師又等待好一會兒,這纔不可思議的撫上自己的額心。

——這麼多年來,疼痛都是逐漸增強,然後再慢慢緩下來的。

像這種突然兩次的情況,前所未有。

他簇緊眉頭:難道……今天那爐丹藥雖然炸掉了,但其實還是有作用的?

那麼……究竟是哪種靈材起了作用?還是說必須經過恰當的催化等處理才行?

………………

他在修煉室因爲這難得突破口陷入沉思,而門外周霜霜兩次詢問無人應答,也有點意興闌珊,索性就老老實實等着好了。

滿院子奇花爭妍,綠葉如翠,她卻半點也不敢動。

畢竟,不知名物種的東西,她一介沒開靈源、金手指又漸漸不靠譜的凡夫俗子,還是謹慎些好。

現在,周霜霜只能慶幸,自己現在久經鍛鍊,不醉靈氣了。

………………

這一站就等到了一個小時後,周霜霜看着院子當中巨大的日晷,後知後覺的想道:這裏,該算時辰的吧……

丹師終於出來了。

他似乎是全沒想到修煉室外還站着一個人,此刻上下打量着周霜霜,神情十分難以捉摸。

啊……

周霜霜心道:該不會他性別歧視,不要女雜工吧?

不應該啊!剛纔明明都吩咐工作了……

而就在她忐忑之際,丹師那張與陳伯倫如出一轍的臉轉了過來。

他疏淡的眉毛微揚:“你沒開靈源?”

周霜霜點頭。

“力氣大……你走的是體修的路子?我看不像。”

所以說,體修到底是什麼路子啊!

周霜霜有點糾結了。

不過此刻,她也只能跟着點點頭。

“不走是對的。”

丹師漫不經心的彈彈自己的衣袖:“力氣大,你就當作是上蒼厚愛,別想着走體修了……人體潛能終有盡時,按他們的方法不停刺激、透支……恐怕三兩百年後,不得善終。”

不過,爲了刺激自身的潛能,體修大多悍勇好鬥,一生都在不斷追逐刺激,以及享受命懸一線的感覺……他們每個人都相信自己是天命之子,最終能走出自己的道……所以常常英年早逝,目前還沒聽說有哪名體修能活到三百歲呢。

但這種話,丹師只在心裏想了想,並沒對周霜霜說出來。

………………

周霜霜若有所思的點點頭。

她能感覺到,這位酷似陳伯倫的丹師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

看的久了,她忍不住也擡起頭來,回視對方。

那雙比之一般人眼色更加淺淡的瞳孔中,清晰的映出了她的臉。

庭院有風吹過,對方長長的鬢髮隨之拂動,好一番仙風道骨。

而這時,對方率先轉回視線:“跟我來。”

………………

繞過長廊,周霜霜這才發現,外頭這會兒站了許多人,此刻見他出來,紛紛彎腰行禮:“見過丹師。”

明鵲就在其中。

此刻,她微微擡頭,在丹師經過後,眼睛瞪的大大的,看着周霜霜,神情滿是驚訝。

這個表情……

周霜霜不由有點忐忑了。

她下意識看了看自己全身上下——跟之前一樣,除了髒了點,沒毛病啊!

可明鵲的神色,卻依舊那麼驚訝,彷彿自己身上有什麼似的……

………………

而這時,丹師看了看重新恢復正常,並且連新的丹爐都已經備好的丹室,眉頭都沒擡一下——對於他而言,這已經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流程了。

“先帶這個雜工去練練火,等她會了,這裏就不用你們伺候了。”

這話一說,周霜霜可以很明顯的看到,在場所有人臉上都難以抑制的涌出一抹狂喜來!

隨後,所有人都把火辣辣的視線投向了周霜霜。

周霜霜:……

所以說,這位丹師,到底在這些弟子中,是有多討嫌啊!

………………

丹室的大門又一次關閉了。

所有人都鬆了口氣。

當下就有人急不可耐的上前來:“來來來,過來我們教你控火……”

明鵲個頭最小,此刻被擠到人堆裏,頭頂都快淹沒了……周霜霜趕緊把她拽了出來——當然,她還記得明鵲之前那句千迴百轉的“討厭”,所以,這次明明準備摟腰的,臨時又改成了拽胳膊。

明鵲倒是沒察覺,周霜霜把她拉出來後,對殷勤過分的衆人告饒一聲,兩人就退到一邊。

明鵲剛纔的小眼神,她可還記得呢!

………………

“明鵲,你剛纔爲什麼那麼看着我?”

周霜霜一提這件事,明鵲表現的比她還激動:“啊!我還想說呢!你爲什麼這麼快就被丹師認可了?”

周霜霜:……???

“我怎麼就被認可了?”

明鵲不聽這些,反而一臉興奮:“我就知道姐姐你這麼好,丹師不會不喜歡的。你看,才第一次看到,他就打開禁制放你進去……丹師肯定特別看好你。”

禁制?

周霜霜一臉懵。

………………

修煉室……有禁制?

看出她的疑惑,明鵲也納悶了:“丹師沒有交代你嗎?整個山頭,所有丹師會獨處的地方,都是有他獨特的禁制的。”

“這種禁制是丹師之前修習靈法時自創的,整個宗門,目前還沒人可以輕易破開呢!哪怕元嬰都不可以!”

周霜霜:……

修習靈法,修習煉器,如今修習煉丹……

所以說,丹師到底修行了多少法門啊!

………………

“比如修煉室,我們未經許可,最多隻能站在廊下,再往上,就半步都不行了。”

明鵲說的,周霜霜自然是相信的,可是……

周霜霜糾結的想:她一路走來暢通無阻,根本沒有感覺到什麼禁制啊?

直到這時,她突然想到丹師出門時對她上上下下打量的眼神,頃刻間如同醍醐灌頂——

馬德!

周霜霜心頭鬱悶:

爲什麼每次碰到陳伯倫,都能叫他在某些方面揪出問題?

都怪那個弱雞世界的科學家太厲害,讓周霜霜記得那麼清楚——

丹師之前的眼神,跟陳伯倫說她蠢貨時,簡直一模一樣!

那種“我知道你有祕密但我就是不說”的感覺,真的一點也不好啊! 問:沒有靈源的人如何控火?

答:燒柴禾,燒柴禾,燒、柴、禾!

此刻,周霜霜正坐在巨大的丹爐前,抱着一根根有她腰肢那麼粗的樹幹,往丹爐下邊的火匣中填。

修真者使用丹爐煉丹,自然不像農家小院中,隨便填一個火竈,便能在上邊炒出各色滋味的飯菜,他們最主要倚仗的還是本身的靈力,以及配合的靈法。

但除此之外,某些丹藥要求高,就像周霜霜如今看着的這爐什麼什麼丹藥,就需要在使用靈法的同時,在下邊兒輔以碧靈木。

碧靈木枝幹沉重如鐵,燃燒困難,單單用它們架起一個火堆來,周霜霜就已經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更何況,還要保證後續不斷的、忽大忽小不斷調整溫度的燃燒。

在碧靈木獨有的那種嗆人煙氣中,她好歹不笨,此刻已經能夠隨時把控火的溫度了。

……………………

被迷濛煙霧薰得幾乎睜不開眼的周霜霜此刻難免苦中作樂的想——

早知道自己有當燒火丫頭的一天,當初就應該好好跟周爸學習廚藝……

最起碼,對什麼大火中火小火還有個概念。而不是像現在這樣,只會一根一根呆滯的填木頭,還要忍受丹師不斷的毒舌……

………………

這念頭纔不過一閃而逝,她的眼前倏的出現一抹黑影!

周霜霜條件反射之下,順手拎起一旁粗壯的樹幹,“啪”的一聲,毫不留情的將那東西打飛到一邊,然後眼睜睜看着它狠狠的撞在丹室的牆壁上,摔得暈暈乎乎,再沒有半分行動力!

——那是一隻黑色的,帶有厚厚盔甲的環狀肉蟲,看起來就像是短版的蚯蚓,大約跟兔子那麼大,是碧靈木上最愛出現得一種寄生蟲。

他們天生會噴灑一種毒液,腐蝕碧靈木的木心,在樹幹裏鑽出一個洞來,慢慢的將它一點點吃空。

在它身上,自然界某些不吃窩邊草的習性,可半點也看不出來。

它們蠢呼呼的,只會將洞越吃越大,越吃越大,最後吃空整根樹幹……然後把自己餓死。

o(╯□╰)o

沒錯,就是這麼任性又有創意。

…………………

而此刻,牆邊已經大大小小散落了不下十隻的這種蟲子。

這些蟲子,都是碧靈木在受到烈火灼燒時,逼不得已從裏面飛竄出來,然後慘遭燒火丫頭周霜霜的辣手的。

剛開始,周霜霜還想着只是燒火而已,雖說辛苦了些,煙氣又格外的嗆人,但衝着兩塊靈石,也不應該沒有人來做。

但看到這些蟲子後,她就立刻明白了。

丹師覺得,身懷不同靈源的人混雜在丹爐附近,會無形干擾它的氣息,增強許多不可控性,以及削弱完美成丹的可能。

因此,他堅決要求普通人來給他燒火。

可普通人,哪怕膽子再大,看着這種動作飛快的蟲子,也依舊會心生膽寒吧!

據說之前也有兩個傻大膽不怕這蟲子,可是那毒液噴灑,他們卻沒那麼好的身手避過,最後身體被灼傷腐爛,還是丹師重新治好送走的。

沒有長時間的磨礪,不是誰都能對木頭中產出的威脅及時作出反應的。

周霜霜能做到,純粹是因爲她經歷過數次戰場,對着突襲而來的東西,如今有了一種條件反射罷了。

碧靈木中,那肉蟲的速度,真的是很快很快了。

……………………

而在這時,盤膝坐在丹爐另一邊閉目凝神的丹師突然開口道:

“雖然開不了靈源形同廢物,但是有這把子力氣,你也還算可以了。”

周霜霜:……

講真,她是特別想反駁的。比如修煉金句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之類的……

但此刻,她只是個雜工而已,人在屋檐下,還是有自知之明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