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秦巖記得清清楚楚,無論是趙王爺,還是其他的侯爺,他們可都不知道小世界的事情。

“仙皇陛下,我很好奇,您是怎麼知道這個世界連接着我的世界?”秦巖好奇的問。

“我怎麼知道的,沒有必要告訴你,但是我想知道的你必須要告訴我。你明白了嗎?”

秦巖搖了搖頭說:“我還真不明白,爲什麼我告訴你就可以,你告訴我就不行。”

“怎麼?你在和我講道理嗎?”仙皇很生氣,擰起眉頭看着秦巖。

秦巖笑了笑,什麼都沒有說。

不過他卻準備隨時離開這裏。

因爲他發現仙皇好像對他起了殺心。

仙皇看到秦巖沒有說話,不由再次眯起了眼睛:“怎麼?你難道不願意把你知道的事情告訴我嗎?你如果這樣,我可就要對你搜魂了。”

秦巖冷笑起來:“你想對我搜魂恐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看到秦巖如此的不卑不亢,仙皇露出了讚賞的神情:“不錯,你小子非常好,有膽識,有能力,只可惜我不能留你在這裏。”

說罷,仙皇飛身而起揮掌向秦巖當頭拍下。

秦巖早就有準備,他大喝一聲,向後退去。同時也揮掌向仙皇拍去。

“砰”的一聲,雙掌相交,爆發出一股驚天動地的波動。

這波動將地上的灰塵全部吹起。

仙皇眯起了眼睛,驚訝無比的看着秦巖,難以置信的說:“什麼?天仙巔峯?這不可能吧?”

仙皇剛纔發現秦巖居然使出了天仙巔峯的實力,這讓她驚訝無比。

因爲她記得非常清楚,秦巖不過是一個天仙后期高手,可是在短短的幾天時間裏,秦巖居然又突破了。

“你什麼時候又突破的?”仙皇驚訝的問。

“你猜。”秦巖冷笑起來。

如果秦巖沒有突破天仙后期,他也不敢來這裏。

當然了,秦巖雖然是天仙后期,但是他的實力堪比天仙巔峯,因爲他是九陰九陽之體。

“哼!你以爲你達到了天仙巔峯,就可以爲所欲爲了嗎?你錯了,你依舊不是我的對手。因爲你是剛剛晉升。”

仙皇念動咒語,向秦巖指去。

一根根無形的繩索立即出現在秦巖身邊,將秦巖緊緊的包住。

秦巖大喝一聲,同樣念動咒語,向這些繩索指去。

“啪啪啪”的聲音接連從秦巖的身上響起,只見一根根無形的繩索立即被秦巖掙斷。

看到這裏,仙皇不由睜大了眼睛,他萬萬沒有想到想到秦巖這麼厲害,居然這麼輕鬆的就破解了自己的道法。

“好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仙皇再次念動咒語,對着放在大廳中的大鼎指去。

大鼎“嗖”的一聲升到半空中,大鼎上散發着光芒的圓球立即慢慢升起,就像是一顆冉冉升起的太陽。

它上面的一根根光線明明是直的,但是很快就變成了彎的,就像一根根繩子一樣,“嗖嗖嗖”的向秦巖綁去。

秦巖知道這個圓球的厲害,立即向後退去。

可是這些光束就像秦巖的影子一樣,在秦巖的身後瘋狂的追擊着。

“轟”的一聲,秦巖撞在宮殿的大門上,將大門撞開一個巨大的豁口,衝到了宮殿外面。

而那些光線也追着秦巖衝了出去。

不過這些光線追到外面後,它們立即顯得孱弱無比,慢慢的消失在空氣中。 仙皇從宮殿中走出進來,擡起頭看了一眼宮殿外的陽光,他深深的吸了口氣,自言自語的說:“果然是一山不容二虎,我這五彩天穹球還是抵不過你的光芒啊!”

說罷,仙皇無奈的嘆了口氣。

仙皇這句話看起來是在自言自語,其實是和太陽在說。

秦巖好奇無比,搞不明白仙皇到底在幹什麼。

突然仙皇眯起眼睛,轉過頭向秦巖看去:“來人,給我拿下這個叛徒。”

仙皇一聲令下,當即有十幾個護衛從各個地方衝了出來,揮起手中的法器分別向秦巖砸下、砍下。

秦巖在原地跺了一腳,“嗖”的一聲消失在原地。

秦巖消失的時候,他所站立的地方升起一股煙霧。

“砰砰砰”一件件法器轟擊在秦巖剛纔所站的地方上。

地面當即被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深坑足有十幾米深。

“想跑?哪有那麼容易!”仙皇大喝一聲,同樣身形一閃,消失在原地。

當他出現的時候,秦巖恰好也出現了,而且他們兩人全部站在一個地方。

不等秦巖反應過來,仙皇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倉促之下和仙皇接了一掌。

秦巖當即被拍的向後倒飛出去,不過秦巖藉着向後倒飛出去的慣性,又向後疾馳而去,準備逃出仙皇的皇宮。

看到秦巖被自己打的倒飛出去,仙皇十分高興,但是當他發現秦巖準備趁機逃走的時候,他立即擰起了眉頭:該死的,小子,居然想逃走,哪有那麼容易!

仙皇在心中憤怒的罵起來,然後“嗖”的一聲向秦巖追去。

秦巖畢竟剛剛達到天仙后期,速度上沒有仙皇那麼快。

幾分鐘後就被仙皇追上了。

仙皇大喝一聲,揮掌向秦巖拍去。

秦巖也不躲閃,和仙皇對了一掌。

秦巖被仙皇打的向後倒飛出去,不過秦巖也趁機向後逃去。

看到秦巖這樣,仙皇憤怒無比:“小子,你有本事就停下來和我大戰三百回合。”

秦巖不屑一顧的笑起來:“我腦子有病啊!”

仙皇看到自己拿秦巖沒有辦法,他心中十分氣憤。

秦巖對着仙皇揮了揮手說:“你別追了,你追上我也無法打傷我,還不如跑回你的皇宮呆着。”

仙皇雖然知道秦巖說的很對,但是他實在是不甘心就這樣將秦巖放跑。

他又追了幾分鐘,終於追上了秦巖。

他想將秦巖打傷,可是和秦巖對了一掌後,秦巖又借勢逃走了,而且還沒有受傷。

這讓仙皇更加氣憤,可是又無可奈何。

仙皇指着秦巖說:“小子,你等着我發兵王城吧!我雖然殺不了你,但是我要殺了你身邊的每一個人。”

秦巖早就知道仙皇會這麼做,他不屑一顧的冷笑起來:“好啊,我在王城等你,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活着回去。”

仙皇沒有再說話,轉過身走了。

秦巖看到仙皇離開了,他長長鬆了口氣,雖然秦巖剛纔沒有受傷,但是秦岩心裏面清楚他和仙皇的實力相差很大,他如果想擊敗仙皇,必須瘋狂的努力,同時秦巖十分奇怪,他搞不明白仙皇是怎麼知道他會鬼匠之術的,而且還知道他代替了姬寧。

回到王城,秦昌齡他們都圍了過來:“秦巖,怎麼樣?”

秦巖嘆了口氣說:“該死的,仙皇識破了我的真實身份,他居然還知道我會鬼匠之術。”

“不可能吧!仙皇怎麼可能知道你會鬼匠之術呢?”

“我也是這樣想的,可是他的確知道。”

“不會是有人把我們的祕密泄露出去了吧?”

秦巖搖了搖頭說:“怎麼可能,你們都是我最親近的人,你們怎麼把這件事情泄露出去,我現在懷疑仙皇去過小世界。因爲他還問我怎麼從小世界來的。”

聽到秦巖這樣說,其他人更懵了。他們互相對視了一眼,從各自的眼中看到了不可思議。

“你們大家最近一定要好好的修煉,如果我沒有猜錯,仙皇過今天就會帶着大隊人馬來找我們,因爲我和他在皇宮中已經幹了一場。”

聽到秦巖這樣說,大家都露出了凝重的臉色。

秦昌齡點了點頭說:“你放心吧!我最近幾天一定夜以繼日的將我們的鐵甲隊全部訓練成天尊巔峯高手,讓他們變成一把尖刀。”

卞良虎這時也向秦巖表態:“王爺,你放心吧,我也會緊緊的團結在你的身邊,並且將麾下的士兵都訓練好。”

秦巖點了點頭,拍了拍卞良虎的肩膀說:“我相信你。”

狐小仙這時提了一個其他問題:“秦巖,你覺得我們是把其他城市的士兵全部調來王城好,還是讓他們繼續留在各自的城市?”

秦巖思索了片刻,對狐小仙說:“你立刻傳令,讓所有的軍隊和願意跟着我的百姓去安國城。”

秦巖覺得將兵力分散開,特別容易被仙皇各個擊破,因爲他們的整體實力相對於仙皇來說實在是太弱了。

當然了,他們如果集合在一起,也特別容易被仙皇一鍋端。

不過兩害相權取其輕,秦巖覺得還是將所有人集中在一起比較好。

聽到秦巖這樣說,狐小仙等人都十分不解,王城是秦巖所管轄範圍內最大的城池,不但城防堅固,而且房屋衆多,可以容納下所有的士兵和百姓。

如果他們去了安國城,肯定無法容納下這麼多人。

“秦巖,我們爲什麼不在王城?”狐小仙問出了心中的疑慮。

“安國城旁邊有禁地,莫非你忘了嗎?”

原來秦巖一直想着禁地裏面的那些幽靈。

如果能將這些幽靈收到自己的麾下,秦巖覺得對付仙皇就有一些把握了。

聽到秦巖這樣說,狐小仙恍然大悟。

但是其他人卻想不明白秦巖爲什麼要這樣做。

因爲他們並不知道禁地裏面還有無窮無盡的幽靈。

“好了,大家都準備準備吧!我們馬上離開王城去安國城。”

既然這件事情是秦巖決定的,大家也就沒有再說什麼,都按照秦巖的想法去做了。

第二天大家集合好軍隊,帶着願意跟秦巖去安國城的百姓出發了。 其他城市的軍隊和願意跟着秦巖的百姓也出發了,他們的目標只有一個,那就是安國城。

與此同時,仙皇坐在輝煌的大殿上,他掃了一眼自己手下的兩個王爺:“兩位,你們的軍隊準備的如何了?”

原來仙皇將兩位王爺都叫來了,他準備集合這兩位王爺的人馬去進攻秦巖。

兩位王爺趕快從椅子上站起來,畢恭畢敬的對仙皇說:“仙皇陛下,我們都準備好了,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隨時出發。”

仙皇非常滿意兩位王爺的態度:“很好,既然這樣,那你們就現在跟我出發吧!”

“遵命!”兩位王爺點了點頭,轉過身離開了大殿去發佈命令了。

等兩位王爺走後,仙皇從椅子上站起來,念動咒語點在自己的眉心上,他立即化作一道流光鑽進了大鼎中的五彩天穹球中。

五彩天穹球中就像是一個浩瀚的小世界,仙皇來到一間木屋前,“砰砰砰”的敲響了木屋的門。

木屋裏面傳出了一道聲音:“誰啊?”

“是我。”仙皇客客氣氣的說。

“王大娘,怎麼又是你?你來幹什麼?”房門被一個靚麗的女人打開了。

如果秦巖在這裏,他看到這個美女後,絕對會驚訝的睜大眼睛。

因爲這個美女不是別人,居然是他的師姐馬嬌。

仙皇撓了撓頭,尷尬的說:“馬姑娘,我想諮詢你一件事情,鬼匠之術怎麼破?”

聽到鬼匠之術這四個字,馬嬌的眼中閃過一道精光。

不過這道精光很快就消失了。

馬嬌搖了搖頭說:“王大娘,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

說罷,馬嬌“砰”的一聲關上了門,似乎對仙皇十分厭惡。

仙皇吃了閉門羹,眼中露出兇狠的神色,不過她似乎十分忌憚馬嬌,立即轉過身離開了。

房間裏馬澤洪盤腿坐在牀上,正在修煉。

“爹,那個王阿姨又來了。”

馬澤洪睜開了雙眼:“嗯,我都聽到了。她居然問你鬼匠之術的破解方法,莫非她遇到了會使用鬼匠之術的人?”

馬嬌點了點頭:“應該是,否則不可能來找我,都怪我,之前無意中說露了嘴,讓她知道了鬼匠之術。”

馬澤洪搖了搖頭:“女兒,這件事不怪你,人都有說露嘴的時候,更何況我們被困在這裏這麼多年了,你突然遇到那個老東西自然是沒有任何防備。”

馬嬌點了點頭,表示知道了。

仙皇離開木屋後,並沒有回到她所在的世界,而是飛身而起朝相反的方向疾馳而去。她覺得五彩天穹球中既然住着馬嬌父女兩人,那麼有可能也住着其他人。

他想找到其他人,從其他人的嘴裏面得到一些他需要的信息。但是令仙皇失望的是,她這次走了上千裏地,依舊是一無所獲。

除了漫天的黃沙外,她什麼都沒有找到。

最後,仙皇不得不離開五彩天穹球,因爲她聽到兩個王爺來複命了。

回到皇宮的大殿中,仙皇又恢復了高傲的神態,她居高臨下的看着兩個王爺。

“仙皇陛下,我們都準備好了,只要您一聲令下,我們就可以出發了。”

仙皇點了點頭說:“那就出發吧!”

“是!”兩個王爺恭敬的點頭,轉過身離開了宮殿。

仙皇在離開皇宮的時候,特別想將五彩天穹球收起來,但是她最後想了想,並沒有這樣做。

她覺得自己肯定能抓住秦巖,到時候她就把秦巖扔進五彩天穹球中,然後逼迫秦巖說出鬼匠之術的修煉方法。

仙皇走出宮殿後,看到兩位王爺站在半空中,而他們的軍隊也全部站在半空中,那氣勢滔天。

“仙皇陛下。”兩個王爺恭敬的說。

仙皇背抄着雙手,飛身踏入半空中,對兩個王爺點了點頭,然後徑直向皇宮外飛馳而去。

兩個王爺跟在仙皇的身後,而一隊隊士兵則分別跟在兩個王爺的身後,數十萬大軍從半空中一躍而過,遮天蔽日。

兩天後,仙皇他們來到了王城。

“仙皇陛下,讓我去打頭陣,我一定攻破這座城池。”劉王爺爲了討好仙皇,恭敬的說。

張王爺爲了討好仙皇,同樣恭敬的說:“仙皇陛下,我也願意我您打頭陣。”

仙皇點了點頭說:“你們兩個人都很好,不過這個秦巖非常狡猾,你們可要小心一點。”

仙皇還以爲秦巖就住在王城中,其實秦巖早就離開了王城。

秦巖爲了迷惑仙皇,在王城外佈下了一個迷魂陣,讓人誤以爲秦巖就在王城中。

兩個王爺點了點頭,分別帶着人向王城攻去。

在他們快要攻到王城的時候,王城外圍突然升起了一個防護罩。

“砰砰砰”的聲音接連響起,兩個王爺的士兵全部撞在了防護罩上。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