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瘋狂的從山林之中衝出,我瘋狂的嘶吼起來。

……

我不知道我是如何回到金城市中心的,總之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醫院。

“八兩叔!”

我突然驚醒,迷糊之中我彷彿看到了許多人,我看到了八兩叔竟然朝着我揮手。

“你終於醒了!”

豁然驚醒之間便看到了一個漂亮的約莫着只有二十來歲的女子坐在我的病牀前,放眼望去,在我的身旁還有幾個病牀,病牀上都躺着幾個傷勢極爲嚴重的人。

“我,在醫院?”

我一時間腦子裏有些慌亂,滿腦子都是八兩叔,都是洛氏兄妹……

女孩站起身,摸摸我的額頭道:“是呀,不過醫生說你的身體很好,只是可能太累了。”

“那,那和我一起的那個

人呢?”

我這會兒才意識到或許是這個女孩子將我帶到醫院的,我心中不免想到了朵朵,想到我的長槍,想到了八兩叔。

“額,你說和你一起的那個大叔呀,他可能受傷要重點,不過醫生也沒有檢查出來什麼事,現在還沒醒,在觀察室。”

“還沒醒?”

“是呀,畢竟發生額這麼大的地震,整個村子都沉入了地底,你們能夠逃出來已經是萬幸了,就連周圍的幾個村子房屋都是完全的坍塌了。”

我點點頭,當即便扯掉了手上輸液的管子,然後下了病牀。

“哎哎哎,你幹什麼……”女孩子被我這樣的舉動嚇着了。

我搖搖頭,便要出門。

這會兒我精神很好,我知道這都是那鬼脊帶給我的巨大變化,自從鬼脊開始融入我的身體之中開始我的恢復能力便是平常人的數倍,要不然手臂上的槍傷也不會這麼快的消失。我現在最爲擔心的便是八兩叔,八兩叔之前動用了太多的禁術,我怕他的身體受不了。

“你要,往哪兒跑?”

“我要去看看八兩叔!”

我轉身回答道,因爲地震過後病人比較多,醫院都顯得很是擁擠,我一眼看過去,都是一個個渾身血淋淋的,這一刻我不禁心中又是一陣無奈,如果換做之前我絕不會相信,風水的變遷會引起這樣大的地震,竟然將整個環水村都吞沒了。

“走吧,我帶你去!”

說着這個女子便要來扶我,還將那液體拿在手上,我苦笑一聲,然後便沿着走廊往觀察室走去。

因爲地震的原因,觀察室裏也是躺着很多的傷者,我一走進去便看到了躺在靠近窗口病牀上的八兩叔,這會兒的八兩叔兩鬢斑白,一臉的憔悴,那原本魁梧的身軀這會兒顯得也是有些乾癟。

我走近一把扣住了八兩叔的手腕,跟着他們這麼久我也是有了一些基本的常識,八兩叔不是平凡人,他身軀之中乃是一個鬼王,鬼王絕對不會那般輕易就死去的,果然就在我扣住八兩叔的手腕的時候,便感知到了八兩叔身體之中的鬼氣,雖然那鬼氣十分的虛弱,但是已經恢復了平靜,並且在八兩叔的身體之中不斷的遊走,我這才鬆了一口氣。

“呼呼……你跑的真快,這就是你的八兩叔,也不知道什麼原因,醫生說他的身體很好,爲什麼昏迷就不知道了。”那個將我和八兩叔帶回醫院的女子氣喘吁吁的說道。

我點點頭,心中一塊大石頭卻是放了下來。

重生女配 望着窗外那一座座的高樓,一時之間我想到了許多的人許多的事。

這時,那天邊的朝陽才冉冉的升起……

(本章完) 在金城的醫院我和八兩叔呆了一天,等身體各方面情況都穩定好了,我們便趁機溜出了醫院,八兩叔給長生事務所之中的人打了一個電話,第二天的上午便有人來金城接我們。

離開的時候我並沒有去告知那個好心的二十歲左右的美女,在她車的後備箱我取了我的長槍和陷入恢復之中的朵朵,便離開了金城。

這一次金城之行,讓我徹底的改變了,對自己所處的這個世界又一次有了新的認識。一路上八兩叔還一直不斷的安慰我,人終究有一死。更何況是我們這樣經常與妖魔鬼怪暗中作鬥爭的人,說不定那天就死了,所以不必太介懷。

一路上八兩叔給我講述了關於他所知道這個世界存在的一切妖魔鬼怪,自然八兩叔也是挑了重點的給我說。

就在我們熟悉的這個世界上,在這個科技無限發達的社會之中,同樣存在着讓我們人類永遠都望塵莫及的一面。

這一面便是一個世界,一個與人類截然不同的世界,在這個世界之中存在着許多的千年老怪,在這個世界有着起死回生,有着借屍還魂,有着眼花繚亂的陰陽術法,有着光怪陸離的大千世界。

鬼域、妖域、魔域。

存在着讓我們想都想不到的妖魔鬼怪,這些勢力錯綜複雜,有些早已滲透到了人羣之中,或許有一天你會發現,前一秒還在爲大家認真講述着馬克思主義社會發展觀的老學究,下一刻便會化身一個千年老怪,穿梭在這座繁華的城市上空。前一秒還在你面前嬌滴滴的小女朋友,下一刻便是那遊走各大鬼市的百年女鬼……

提起魔宗,八兩叔告訴我在這世界上有着最古老的魔宗傳人,這些魔宗分類太雜,而且隨着時間的推移,魔域之中也有着無數次的大戰,都想成爲魔域之主,所以魔域之中這麼多年都是四分五裂,這樣的情況在妖域鬼域也是一樣的存在。

說到這裏八兩叔長嘆一口氣道,其實這與人類社會何嘗不是一樣,人人都爲了自己的利益,四分五裂在所難免,親兄弟都還要明算賬,誰願意一輩子屈於人下。

我點點頭,說起我們之前遇到的山川魅影,八兩叔便引出了尋龍會。八兩叔說口中的尋龍會便是我之前的聽到的那個專門尋找龍脈的組織,這個組織在百年前就已經能夠蒼龍閣直接叫板,不過那個時候的尋龍會雖然有實力但是隱藏的極好,而且在有一次爲了爭奪一塊上古的血玉,雙方大戰之後,便元氣大傷,沒想到這才百年的時間竟然又一次崛起,而且依附上了魔族的人。

在我們熟悉的這個世界分佈着許多的魔族,只

是這些人隨着社會的發展,他們已經開始摒棄了之前的魔心,開始過正常的人的生活,但是魔宗卻依然存在,八兩叔便知道兩個巨大的魔宗分支。紅塵魔宗和地底魔宗,不夠八兩叔隨後又說到這些勢力一般都不會動的,因爲他們和我們蒼龍閣一樣,都有着規則的限制,所以一般只能扶持一些傀儡勢力。

我點點頭。

一路上八兩叔有和我說了很多,我越發感覺自己就如汪洋之中的一滴水花,在這個茫茫大海之中是那麼的微不足道。

“還有一個月的時間你的命劫就要來了,這纔是你頭等大事,回去就便退學吧,這一個月你專門接手整個巴蜀的所有單子,我讓呆爺來盯着你,呆爺很有能力,你要和他多多學習。”

“我這一個月還有事,等安全經你送回成都之後我便要上崑崙一趟,畢竟這次發生的事情太多了,而且一個月後你的命劫纔是我們現在最主要的事情,我們必須做好準備。”

我沒有說話,八兩叔這會兒拿出了隨身攜帶的筆記本,然後拿出筆,在筆記本上寫寫畫畫了半天,隨後扯下來遞給我道:“這是地葬之棺的開啓方法,我也不能確定,畢竟這是我三百年前看到的,你只要記住,地葬之棺只能你一個人打開就行了,如果裏面真的有九葬天衣的話,你一定要收好。這一個月你最主要的就是磨練自身,我相信整個巴蜀地區的事情也就夠你忙活的了。其他的事情你暫時不要管了,專心磨練自身,中元節之前我會給你電話的。”

我接過那張筆記本紙,上面寫了一串咒語,然後在咒語之下還畫了一個十分複雜的符篆。

“記住了,到時候這張古符必須用你的鮮血畫在地葬之棺之上,至於其他的你還得自己摸索一下。”

我點點頭,對於八兩叔的交待我一一記下。

下午的兩三點我們便到了成都,又一個多小時我回到了熟悉的地方。

趙半仙喪葬公司。

一下車,我的心中便猛地一沉,突然想起了那個我第一次見到的那個類似老頭兒的趙半仙。

在這個城市之中,是他第一個說出我的身上有鬼脈,並且讓我第一次認識到了鬼。

可是曾經那個和我無話不談的趙半仙再也回不來了。

“趕快進去了,呆爺已經在裏面等你了,我就不進去了,我得走了!”說完這句話八兩叔也是長長嘆了一口氣,然後招呼前面的人開車離去了。

看着眼前這個有些落寞的喪葬公司,我心中感慨萬千。

我的腦子裏完全都是和趙半仙一起經歷的情景

還記得第一次進入這個喪葬公司的情景,那個時候還有一個美女陳若唯……

我深深的呼吸了一口氣,然後揹着朵朵便走上了二樓。

“回來了!”

我剛一走進去便聽到了呆爺的聲音,這會兒整個屋子已經被騰了出來,一口一米多長的水晶棺材被兩個桃木板凳支撐着放在了屋子的中央,而一邊原本陳若唯,後來變成了我的屋子此刻卻是被呆爺霸佔了,裏面堆滿了腥臭的血肉,還有就是一個個巨大的骨架,不用看我知道這便是龍蟒的屍體。

呆爺這會兒坐在棺材旁邊一個勁兒的抽菸。

“呆爺,怎麼了?”

這會兒的呆爺依舊是渾身是血,不過早已乾涸了。

“哎,我說老弟,你說這東西真有這麼牛逼,我歇氣的時候在這兒看半天也沒看出什麼門道呀!”

呆爺這會兒重新叼着煙,然後指着地葬之棺道。

我沒有說話,如果這口棺材不是我親自從那個神奇的墓穴之中取出來的話,我也斷然不會相信這口棺材竟然會引動這麼多的人爭奪。

“他們人呢?”

“那個他們……額,你說楊天一他們,早走了,將棺材送回來便走了!”

呆爺說着然後又是想起了什麼一般接着道:“對了,那姬家的冷酷小妞讓我轉告你,說是你度命劫的時候會來助陣的,那楊天一也說到時候會帶法寶來幫你!”

我點點頭,心中卻是十分感激的。

說着我便走到了平日裏趙半仙住的屋子,一打開門便是一股濃濃的煙味。

不知道爲什麼一嗅到煙味我便更加想起了趙半仙,甚至連八兩叔一起響起來了。還記得在狀元村,在陳家莊。

一時間一幕幕猶如放電影般的在我的腦海裏閃爍起來。

我將朵朵放出來,朵朵似乎也在之前的交手之中受了點輕傷,我絲毫不猶豫的咬破中指讓朵朵吸我的血,讓朵朵很快便恢復了。朵朵停在我的肩頭我走進了趙半仙的屋子,進了屋子我便看到了在趙半仙的牀頭有依仗皺巴巴的照片,這張照片上是三個人的合影,趙半仙,八兩叔還有一個應該是陳天志。那個時候的趙半仙估摸着只有十來歲,他嘴裏叼着一杆煙,並沒有點燃,樣子看着像極了一個混子。

“哎,別看了,老趙也是……哎……”

呆爺不知道什麼時候來到了我的面前,嘆息了一口氣,然後將剛剛點燃的一杆煙,交給了我。

我毫不猶豫的接過,猛吸一口。

咳咳咳……

(本章完) 在趙半仙喪葬公司呆了一下午,直到晚上八點的時候我們才一起出去吃了飯。

吃飯回來的路上我接到了兒子的電話,兒子說昨天打電話都一直打不通,十分的擔心我,我聽着兒子的聲音,又是鼻子酸酸的,末了叮囑兒子一定要好好照顧媽媽,這纔不舍的掛斷了電話。

回答公司我便想着今晚打開地葬之棺,不過我想到了八兩叔所說的話,地葬之棺必須我一個人的時候打開,我左想右想只有一個地方最安全,那就是陰間公寓,於是乎我晚上的找了一個車,呆爺開着直奔火葬場,一路上呆爺並沒有多問,只是說到了這個地方乃是成都最大的陰穴,讓我小心點,我點點頭。

和呆爺相處讓我想起了和趙叔。

等到了火葬場,呆爺並沒有下車,因爲我之前給他說過了自己要將地葬之棺轉移到一個安全的地方,所以呆爺也沒有多問,這種東西我相信八兩叔絕對也和呆爺交待過的,而且呆爺也一門心思想要趕回去搞他的研究,而且就在我們晚上離開的時候,還接到了一個單子,聽說這次是一個簸箕鬼,呆爺說他只是負責接單子和收錢,這些事情都需要我去處理,我不得不將這個單子壓到明天。

雖然有之前龍對我的封閉式訓練,但是面對那些強敵我依舊沒有任何的反抗之力,而且對於很多的術法我都是一竅不通,而接下來我要面對的是命劫。還記得地葬之棺之中守山老人說過,命劫乃是宿命之劫,從古至今還無人能夠度過命劫,我究竟能不能度過命劫我並不知道,但是我要全力以赴,爲了老婆兒子,爲了那些因爲自己離開人世的人。

我下了車,眼前和我預料的一樣,並沒有出現陰間公寓。

而且通過前幾次我發現了似乎除了我,或者陰間公寓想要顯現的之外,其他的人根本就不能看到陰間公寓。

我咬破中指,點在眼前的空間然後低喝道:“我自公寓來,公寓護我身,陰間公寓,開!”

瞬間在我的指尖陡然之間出現了一道漩渦,而且這個漩渦之中緩緩的浮現了一座古樸的公寓,我心中不免有些驚愕,原本着裏的這座廢棄的公寓幾乎已經被垃圾堆滿,這次我回來這個地方竟然已經來了一個大變樣,那應該是將垃圾處理了一下,而且將這裏坍圮的舊公寓也是推倒了。

不過這絲毫不影響陰間公寓。

孫婆婆看到了是我頓時將那鐵門打開,我一步走入,然後將地葬之棺的事情說了一遍,孫婆婆臉色突然凝重起來,然後讓我等等,他去叫柳先生。

約莫着過了一分鐘,柳先生便從電梯口走了出來,然後他的身後

還跟着十來個精壯的漢子,自然這些都是鬼魂他們幾乎飄到了我的身邊。

“回來了。”

我點點頭,柳先生和煦的笑了一聲道:“回來就好!”

說話之間便一揮手,身後的十幾個精壯漢子便朝着那撞在卡車後面的地葬之棺而去,隨後便擡着地葬之棺進入了陰間公寓。

“你似乎還有朋友在外面,我們在你的房間等你!”

我點點頭。

然後我轉身便朝着坐在車裏的呆爺走去,這會兒的呆爺也是看着我,然後半天冒出了一句:“我說老弟,你在那裏自言自語半天,究竟在幹什麼!”

“額,自言自語?……呵呵,沒事了,呆爺,你先回去吧,我已經將地葬之棺轉移了!”

呆爺有些不敢相信,還下車看了看,然後一臉疑惑,估計是腦子裏想着他的研究,便上車說了一聲明早早點回來,便開車離開了。

畢竟陰間公寓的存在我和呆爺他們說過,他們雖然相信,但是並沒有親眼見過。

看着呆爺的車遠去了,我這才轉身一步走入了陰間公寓。

等我來到了14—2的時候,真的有種回家的感覺,看了一眼旁邊也是打開的14—1,空空如也,我的心中便是一陣擔憂,不知道小蝶現在怎麼樣了,兒子在電話裏也沒有給我說,我打開手機一看時間已經是晚上的十點了。

一走進我的房間,整個房間的傢俱等都被推到了一邊,在屋子的正中央地葬之棺端端的放着,四周都是陰煞之氣圍繞,這會兒的地葬之棺通體晶瑩,將整個屋子照的透亮。

柳先生一看到我進來,便皺着眉頭道:“這口棺材我也不知道如何打開,應該有種隱祕的符咒作爲開始的法門吧。”

我點點頭,然後將八兩叔給我那張開啓之法的筆記本紙交給柳先生,其實我對於這個柳先生一直覺得他十分的神祕,究竟他是什麼人,我不得而知,但是我覺得他至少是和八兩叔一般牛逼的存在,至少在陰間公寓裏,我看到的每一個人都對他恭恭敬敬。

“嗯,這個符咒應該能打開,但是楊森,你也要小心點,這個符咒有點不完整,你是從哪裏得到的?”

我如實回答。

柳先生點點頭,然後道:“也只有司馬當活馬醫了,我就在屋外等着,一旦你出現什麼異樣,你就大聲叫,我便進來幫你!”

我點點頭。

說話之間柳先生便帶着站在一邊看熱鬧的小芳,招呼着二狗子他們走出了房間。

“森哥,我們就在外面,你有事就叫!”

二狗子

似乎跟着柳先生,現在也是大有改觀,而且我還看到了被他拉着的狗蛋,似乎也長大了不少。

“哥哥,有什麼記得叫朵朵!”

我點點頭。

突然我竟然有種似乎只有回到陰間公寓纔是真實的生活一般。

我將門關好,然後脫了上衣,然後先仔細的將八兩叔留給的我這張紙閱讀,將那上面的咒語完全的熟讀背誦,然後一遍一遍凌空將這個古怪的符咒畫了許多遍,我看了一眼時間,已經快要到十二點了。

揉揉額頭,然後跳到了地葬之棺之上,看着眼前這個如水晶一般的地葬之棺,我的心中也是有着期待,畢竟八兩叔曾經說過,得到地葬之棺便能同時獲得地葬之棺之中的一種獨特的陰陽之術,地葬之棺竟然如此的牛逼,我想地葬之棺本身帶的陰陽之術也是絕對讓人想不到吧。

我在將符咒在我的腦子裏過了一遍,確保不會出錯的時候,我才一口咬破自己的中指,一點在地葬之棺之上,整個地葬之棺都在顫動,我頓時心中一顫,連忙開始將那個符咒的古符畫出,畫符要講究一氣呵成,中間不能有任何的停頓,至於其他的什麼沐浴更衣焚香請神之類的完全被我忽略了,因爲此刻我畫的是血符,乃是藉助自身的力量,所以根本就不需要藉助其他的力量。

我只感覺手指一陣冰涼,此刻絲毫感覺不到任何的疼痛。

極品學霸橫掃南北朝 我一邊畫着這張古符,一邊在心中默唸着咒語。

就在我落下最後一筆的時候,瞬間我的眼前出現了讓我難以相信的一幕,那原本水晶一般的地葬之棺棺蓋之上的古血符緩緩的滲透進了地葬之棺。

就是滲透,我此刻站在棺材邊緣之上,看着之前自己畫出的血符一點點的消失了在棺材蓋上。

就在血符消失的瞬間,我所站的棺材蓋瞬間消失了,我只覺得腳下一空,瞬間跌入了棺材之中。

原本只有一米來長的棺材是不可能將我裝下的,可我就是真切的躺進了棺材裏。而且這我躺下是剛剛合適,我剛要起身的時候,眼前的棺材竟然一點點的關上了。

這一刻我想要大吼,呼叫在房間外面的柳先生和二狗子朵朵他們,可是這會兒我卻是在怎麼也不能喊出聲,不但不能喊出聲,而且整個身體都被禁錮了一般,不能動彈分毫。

更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我竟然看到了那棺材的邊緣竟然開始冒出一股股紅色的液體,當那液體流過我的臉上我能夠清晰的感知到這是屍血,極爲的難聞。

我心瞬間劇烈的顫抖起來,因爲這一刻整個棺材四周竟然都有一股股的屍血冒出……

(本章完) 我躺在地葬之棺,繞算是我經過了那麼多驚恐的事情,可是此刻依舊是心中驚懼不已。

整個棺材四周都在不斷的冒着屍血,一股股的屍血惡臭難聞,而就是這樣的屍血一點點的淹沒了我的身體,當屍血將我整個身體淹沒的時候,我竟然感覺到了我渾身的骨骸開始不安起來,最先不安的是我的脊骨,幾乎是能夠清晰的感覺到自己的脊骨一點點的伸展而出,隨着脊骨一動,我感覺到了我的胸骨,我的手骨、腿骨都開始不同程度的伸展出來,渾身的骨頭一動,我便痛的難以承受,而且更要命的是這一刻我渾身的血液在一股股的隨着那不斷伸展的骨頭冒出,然後瞬間和那四周不斷冒出的屍血交融在一起。

這一刻我只能感覺到痛,難道我就這樣死了?

我的心中產生了這樣一個想法,我想到了還在崑崙上等待我的兒子和小蝶,還有無數都在期待的命劫,同樣我自己也十分期待自己的命劫究竟是怎樣的一個情景。

隨着我身體之中的血液流出,我感覺到棺材四周的屍血往外冒的速度越發的快速起來了。

我就那樣被被禁錮一般的躺在了地藏之棺之中,那瘋狂冒出的屍血幾乎是在短短的幾分鐘時間便將我完全的淹沒了,一開始我還屏住呼吸,但是在這樣一個封閉的空間,我估計自己連一分鐘都沒有堅持,我躺在那裏,那屍血不斷的就要往的耳鼻中鑽。

我剛一鬆口,頓時那屍血便瘋狂的進入了我的身體之中,這一刻我只感覺到了難受,再也不能呼吸,每一次呼吸都將一大口一大口的屍血灌入了自己的身體之中。

死亡!

第一次距離我那麼的近,我幾乎感覺自己的眼睛不能看見眼前的紅色,這會兒我的眼前一片黑暗,不但如此我還感覺到了自己渾身的力量在一點點的消失了,我實在不敢相信自己就要這樣告別這個世界,我心中不甘。

我心中想要大聲的怒吼,瘋狂的吼,可是這一刻我不能發聲,我只能感覺到渾身每一寸肌膚都朝着我的大腦傳來劇痛。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