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曾立中嘆了一口氣,道:“太無聊了,早知道把王慕城留下來了,不讓爺爺把他抱走,有他在,還能逗個悶子!”

仍舊是沒有人理他。

我問楊柳道:“柳兒,想你爸爸了?”

我知道楊柳的心思,楊天被異五行的副教主給抓走了,據藍金生說,會先送到土堂之中。楊柳一定是想到了這些,纔會變得愁眉不展。

楊柳點了點頭,道:“你說他們會把我爸爸怎麼樣?”

“你爸爸好歹也是一堂之主,暫時應該是不會有什麼危險的吧?”我道:“第一,你爸爸沒有真正地叛變異五行,也沒有做什麼對異五行不利的事情,他們沒有理由只憑借一個莫須有的罪名,就對一個堂主下手,這樣一來,對其餘四堂堂主會有很大的影響,不利於整個異五行的內部穩定;第二,如果異五行真的要對你爸爸下毒手,也不會讓副教主把他抓走,還要等藍金生抓到我之後,一併給送到總部去。”

楊柳聽了這話,眉頭稍解,道:“你說的有道理——哎呀!”

車被猛然剎住,我們都是一個趔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

曾立中趁機作亂,假裝被車的慣性帶着,“啊呀”一聲,伸着頭往前拱,目標直指邵薇的懷裏——唐詠荷是坐在最裏面的,邵薇挨着唐詠荷坐,曾立中又挨着邵薇坐,他們仨坐一邊,我和楊柳坐另一邊。

眼看着曾立中就要一頭扎進邵薇的懷中了,邵薇騰地站了起來,往前一走,到了楊柳跟前,道:“楊姐姐,你的臉色不太好啊,怎麼了?”

曾立中一下子撲了個空,結果是真的沒有收住去勢,猛地扎進了唐詠荷寬厚的胸懷裏。

唐詠荷一愣,我們也都是一愣。車本來也停住了,車廂裏一時間變得好靜,好靜。

唐詠荷的臉猛然一紅,小聲說:“立中哥,這裏人多,你別這樣……”

曾立中趕緊跳起來,恨不得一頭撞死的樣子,連連擺手,道:“師妹,對不起,對不起,這這個車剎的太猛了!我沒有坐好,沒坐好!”

唐詠荷靦腆的一笑:“沒關係的,立中哥,我懂。”

“你不懂,你不懂。”曾立中一看,唐詠荷完全是誤會了的樣子,惱羞成怒,喝道:“池農,你怎麼開車的!”

“喊叔!沒大沒小的!”池農道:“有人攔車!”

“什麼人敢攔車,真是活的不耐煩了。”曾立中吃邵薇豆腐的計謀沒有得逞,反而讓唐詠荷佔了便宜,罵罵咧咧地就往前面伸頭去看。

我們也往前看去,只見一個人站着車前,正說着什麼話。

那是個女人,特別漂亮的年輕女人,額前一抹齊劉海,臉圓圓的,額下一雙大眼睛,如煙含水,看上去十分溫柔,還略帶惴惴,像是個受了驚的小兔子。一雙長腿,穿着一條藍色的長褲,一件灰白色的體恤束在腰間,越發顯得亭亭玉立!

我一眼就瞥見那女人的腰上別了一個皮囊——術界中人專有的皮囊!不是盛放藥石、命丹就是裝暗器的。

褲子口袋也鼓鼓囊囊的,那裏面應該也塞的有東西。

我問池農道:“她攔車要幹什麼?”

池農還沒有說話,曾立中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來,也不罵罵咧咧了,二話不說,就往車下跳去。

“哎!”池農叫道:“什麼人,你就下去!”

我們的車,已經駛入了山中,這裏只有一條通往內裏的窄小公路,既不平整,又不寬闊,前後也沒有車輛通行。

驟然有一個女子跳出來,攔住道路,雖然看上去非常柔弱,但是裝束上,明明又有術界的痕跡,敵友難辨,確實要小心,但曾立中這小子,見了美女就忘了自己姓什麼了,他纔不管三七二十一呢。

“這位姑娘,請問該如何稱呼?攔着在下的車,又是何意啊?”

曾立中長身玉立,瀟灑從容的站在那裏,臉上帶着一抹溫文爾雅的微笑,說話也文縐縐的。還把車自動歸到了他的名下!

唐詠荷已經撅起來嘴。

只見那女子臉色一紅,稍稍低下了頭:“我叫藍雨涵,想搭一下您的車,不知道……”

“哎呀!藍雨涵,真是好姓好名字啊!”曾立中嘆道:“秋鳸竊藍,雨雪霏霏,涵泳乎其中!真是令人一見,就心生嚮往,就覺無比親切啊!”

這個曾立中,倒是把《爾雅》、《詩經》和《漢賦》裏的名句都搬出來了,也真算是有急智,有鬼才。

那藍雨涵臉色又是一紅,輕聲道:“取笑了。沒想到現在連警察都這麼文雅。”

她看我們坐着警車,還以爲我們是警察,曾立中一愣,又連忙道:“藍姑娘要坐車是吧?真是太榮幸了!快上來吧!”

“我還不知道你們這是要去哪裏?”藍雨涵張望了一下,道:“你們是要去執行公務吧?”

曾立中道:“藍姑娘要去哪裏?”

藍雨涵道:“我要進山,先去金雞嶺腹地,這裏的車太少了,山路還有幾十裏要走,我等了好久,都沒有等到車,看見你們,就攔了一下。”

“太巧了!”曾立中拍手道:“我們也是要進山的,也是要去金雞嶺腹地的!”

“啊?”藍雨涵一喜,道:“可是再往裏面走幾十裏地,就不能開車了啊,你們準備怎麼辦?”

“到時候把車一放,徒步就進去了嘛!”曾立中說:“藍姑娘快快上車吧!”

藍雨涵被曾立中再三請上了車,我們都是無語。

藍雨涵一進車廂,看見車廂裏男男女女還有好幾個,不由得也吃了一驚,道:“不好意思,打擾了。”

“沒關係,沒關係。”我們都還沒有說話,曾立中就搶着說道:“藍姑娘只管坐,這裏面大得很,像藍姑娘這麼苗條的身材,再來幾個也能坐下!”

這話一說出來,唐詠荷的臉就更黑了,氣哼哼的把頭扭到了裏面。

池農猛地開動了車,藍雨涵剛剛坐好,曾立中還在站着賣弄風騷,結果一下被甩到了後車門上,”咚“的一聲,眼淚和鼻涕一起流出來,形象不保,全車人鬨堂大笑,藍雨涵也不禁莞爾。

曾立中想罵池農,但是佳人在側,不便口吐髒話,只好隱忍。

我卻忍不住道:“請問藍姑娘,你獨自一人,進這深山腹地,是有什麼要事嗎?我好像聽說,這深山中有歹人出沒啊。你不害怕嗎?”

我不太愛打聽人的隱私,但是事關一衆同行人的安危,我也不得不問了。

“您說的歹人,應該是無野前輩他們吧?”藍雨涵笑道:“其實他們不壞,不是歹人,而是修道之人。”

衆人聽見這話,都是一怔!

我心中也是“咯噔”一下,臉上卻不動聲色:“藍姑娘認識無野?” 藍雨涵點了點頭,道:“聽您這話的意思,您也認識無野?”

“認識。”我笑了笑,道:“那藍姑娘跟無野是什麼關係呢?”

藍雨涵道:“只聞其名,還未見過其人,不過我聽說他是中原術界的一大領袖,所以很是推崇。”

“中原術界的一大領袖?”我啞然失笑道:“中原大地,術界門派衆多,名門巨閥不在少數,如果說術界領袖,應該是麻衣陳家吧?”

“您怎麼對術界中的事情這麼清楚?”藍雨涵一愣,目光突然瞟過我腰間的青木葫蘆,驀然道:“你……你們不是警察!你們是五大隊?!”

這一聲喊,顯然就帶有敵意了。

我盯着藍雨涵,突然間,感覺她的面目,似乎哪裏依稀有些熟悉,我道:“是警察又如何,是五大隊又如何?看姑娘的樣子,似乎是很害怕五大隊?”

“我沒有做什麼事情,也不必要怕五大隊。”藍雨涵冷冰冰的說:“只不過,我也算是久處江湖之遠的術界中人,對身居廟堂之高的人,不敢仰望!如果你們是五大隊的人,可以停車了,讓我下去。”

藍雨涵的話音剛落,只聽“嘎”的一聲響,車猛然就停住了!

這一次又是猝不及防,我們的身子都不由得往前傾去,曾立中在匆忙中,身子不由自主地倒向藍雨涵那邊——這次不是故意的!

不料藍雨涵反應倒是極快,反手就是一巴掌,打在曾立中臉上,嘴裏還驚聲喝道:“你幹什麼!”

“啪!”

這一聲響,清脆嘹亮,在車停了以後,震驚了我們所有人。

曾立中捂着臉上的巴掌印,呆呆的看着藍雨涵,結結巴巴道:“突突然剎車了,我,我也不知道啊……”

“你打他幹什麼!”唐詠荷早就看藍雨涵不順眼了,當即跳出來,叫道:“他又不是故意的!”

藍雨涵也意識到自己失態了,臉色一紅,道:“對不起,對不起。我下車。”

“哎哎,你別下車啊!”曾立中哪裏肯放人,趕緊攔住藍雨涵,道:“我們不是五大隊的!池農,你停什麼車!”

上次池農猛一停車,害的曾立中拱到了唐詠荷的懷裏,這一次,池農猛一停車,害的曾立中捱了一巴掌,連我也懷疑,池農是故意的。

怎麼藍雨涵剛說完她要下車,池農就停了,也太聽話了吧!

不了池農卻回頭道:“叫喚什麼叫喚!我也不想停車,又一個女人蹦出來,攔住車了!”

“啊?”

我們都是一愣,趕緊往車前方看去,果然又有一個女人站在車前面,正笑吟吟的給我們揮手示意。

又是一個美女!

頭髮束成馬尾,一身粉色長裙,腳上穿着一雙白色短襪,蹬着一雙米色平底布鞋。一雙大眼睛忽閃忽閃,顯得精靈古怪,笑容中露出七八顆亮晶晶的牙齒,臉頰右側還有一個淺淺的酒窩,整個人如出水芙蓉,清爽靚麗。

“哎哎!”曾立中又來勁兒了,他先是穩住藍雨涵,道:“我們真不是五大隊的!我們也是術界中人,這個警車,實話說,是我們劫來的!我們也要去找無野,真的是順路的不能再順路了!”

說完,曾立中又跳下車去,屁顛屁顛的去跟車下那姑娘搭訕去了。

藍雨涵一臉愕然的看着我們,我也不希望她現在就走,她認識無野,而我們對無野的信息知道的實在是太少了,我還想從她這裏打聽出一些事情來呢。

只是這藍雨涵,看似溫柔嬌弱,全無公害,但性子確實外柔內剛,擰的很,剛纔一言不合就差點翻臉下車,不好對付。

我笑了笑,說:“我們真不是五大隊的人。也不是警察。我們和你一樣,是久處江湖之遠的術界中人。”

藍雨涵的臉色輕鬆下來,道:“那這車,真是你們劫警察的?”

我真是想把曾立中給打一頓,但是事到如今,我也只能“嗯嗯”的點點頭。

沒想到藍雨涵卻完全輕鬆下來,道:“你們真是大膽!”

我道:“對,對,膽子不算小。”

回頭一看楊柳,臉色有些不對,我趕緊又坐下來,低聲道:“柳兒,你怎麼了?又不舒服了?”

“你不是聊得挺歡實嗎?”楊柳瞪了我一眼,聲音壓得很低,也算是給我留面子了。我連忙趴到楊柳耳邊低聲說:“她認識無野!你不想套點話?”

我這一趴,算是很親密的動作,又說出來了重點話,楊柳纔算是沒事了,笑眯眯的看着藍雨涵,道:“我感覺這位藍姑娘很熟悉啊,好像在哪裏見過一樣。”

“啊?”藍雨涵愣了一下。

我也是愣了一下,我問楊柳道:“你也有這種感覺?”

“什麼叫我有?”楊柳詫異道:“你也有?”

“我也有!”邵薇突然道:“真的感覺好像在哪裏見過!”

邵薇說完話,我們三人面面相覷,剎那間,一道電光突然從我腦海中劃過,我猛地想了起來,是他!

“是他!”

楊柳也突然驚叫一聲,邵薇也捂住了嘴。

我們三人,無一例外,全都想到了一個人——藍金生!

這個藍雨涵的相貌,有幾分神似藍金生!

藍金生,藍雨涵!

這莫非是兄妹倆?

這可真是冤家路窄了!

一時間,我們都默不作聲起來。

如果這藍雨涵真是藍金生的妹子,那麼她認識無野,倒是也沒什麼奇怪的地方。

“你們真的見過我?”藍雨涵見我們突然都不吭聲了,奇怪的問道。

“好像是見過,不過又一時想不起來。”邵薇笑着說:“就是感覺很親切。”

藍雨涵也笑了:“我看你也很親切。”

邵薇就是有這種本事,能瞬間跟陌生人拉近距離。

Wωω• тtκan• ¢ O

“諸位!給你們隆重介紹一下,這位姑娘是丁雪婷!”

我們這邊說着話,曾立中就把剛纔還在車下的那個姑娘給請了上來——丁雪婷。

丁雪婷倒是落落大方,也不怕人,進得車廂,仍舊帶笑,道:“喲,車裏這麼多漂亮的姐妹啊,哦,還有一位帥哥。你們好,丁雪婷,打擾了。”

“不打擾,不打擾。”曾立中道:“大家都是順道,舉手之勞!一起趕路,路上還有個照應不是?”

唐詠荷不滿道:“這位也是要去金雞嶺腹地的?”

“是啊。”丁雪婷還沒有說話,曾立中就答道:“要不怎麼說有緣呢?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

丁雪婷笑道:“對,我也是去金雞嶺腹地的,順道打個車,謝謝諸位了!”

“丁姑娘不必客氣,其實這位藍姑娘也是搭車的。”曾立中道:“農哥,慢點開車啊!”

曾立中對於上次被甩到車門上的事情還心有餘悸,上了車之後,先穩定身形,然後還恭恭敬敬的喊了一聲“農哥”。

池農這次倒是慢慢開了起來,沒把曾立中給甩出去。

大家都坐下之後,我突然覺得怪怪的——車廂裏兩排座位,一邊坐着我和楊柳,一邊坐着唐詠荷、邵薇、藍雨涵、丁雪婷,曾立中還偏偏要擠在最後。

我說:“立中,你不感覺擠得慌嗎?”

情獵腹黑總裁 “沒有啊 。”曾立中睜着大眼說瞎話,道:“這車大,太寬敞了!”

“你們那邊五個人,我們這邊才兩個。”我說:“要不你過來坐?”

“不了。”曾立中說:“嫂子肚裏還有倆孩子呢,你們那邊其實是四個人。給孩子留點空間吧。”

我:“……”

丁雪婷笑道:“那我到那邊坐去。”

說着,丁雪婷就坐了過來,挨着我,楊柳便有些不悅。偷偷使勁兒擰了我一下,我也不好意思叫,疼的呲牙咧嘴,心裏暗道:一車女人,真麻煩!

我瞥了一眼丁雪婷,看模樣氣質,竟也似是術界中人——普通女子,也不敢獨自一個人往這深山老林裏走了。

曾立中坐在車裏,看看丁雪婷,又看看藍雨涵,一時間喜的抓耳撓腮,都不知道該給誰說話了。

我問丁雪婷道:“丁姑娘獨自一人,去金雞嶺幹什麼?”

“拜大師去啊。”丁雪婷笑吟吟的說。

我心中一動,道:“這深山中有什麼大師?”

“呵呵……”丁雪婷一笑,道:“這位大哥就不要逗我了,您不知道這深山中有什麼大師,那您來幹什麼?”

“我……”我笑道:“我們是找人。”

“我看諸位的樣子,不像是便衣警察,倒更像是術界中人。”丁雪婷道:“我也是術界中人!咱們彼此同道,就不互相藏着掖着了,想必諸位跟我的目的一樣吧,也是要去拜訪無野大師的。”

又是無野!

車廂裏一時間靜寂下來。

藍雨涵也不由得瞥了一眼丁雪婷。

“怎麼?”丁雪婷見我們沉默,道:“難道諸位來此的目的不是找無野大師?他可是中原術界的領袖人物!”

“說實話。”我道:“我還真不知道,中原地區,除了麻衣陳家之外,還有人敢稱得上術界領袖。”

“呵呵……”丁雪婷笑道:“麻衣陳家舉世無雙,可那是以前的事情了,現如今,元神不再,陳家已然沒落了!”

我道:“那還有禹都張家呢?”

“張家這幾年來潛心醫道,也已經很少再攙和術界的事情了。”丁雪婷道:“至於潁上蔣家,洛陽邵家,各自敗落,蔣明義、邵如昕江湖隱跡,也不足以號令中原了。睢陽墨家,機關術天下無雙,卻是山、醫、命、相、卜五脈之外的支流,汜水萇家,太行劉家,都是古武世家,也在五脈之外。而項山寺守成和尚遁世印跡……除了這些人物,中原地區的名門大派,請問還有誰能拿得出手?”

這番話說的我們各自變色,卻又無法反駁,因爲事實確實如此!

池農在前面忍不住冷笑道:“我倒是奇了,就算是山中無老虎猴子稱大王,這猴子原來也得在山中吧?這個無野大師,他是從什麼地方冒出來的?怎麼我是第一次聽見這個名頭?”

丁雪婷道:“無野大師是遁世高人,所以知道他的人並不多,但是他爲人良善,在術界中有口皆碑。”

“爲人良善?”我忍不住冷笑起來:“還有口皆碑?”

“是真的!”藍雨涵也忍不住道:“我這次來,就是想請他幫忙的。”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