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沒想到方爺爺竟然這麼直接地說了出來,當着蘇婭的面,秦陽臉色微變,看向蘇婭,想要解釋什麼,卻見蘇婭並沒有任何介意的樣子,反而平靜地注視着方爺爺,開口詢問:“因爲我的存在,所以秦陽的命格發生了改變,是這樣麼?”

“沒錯,我很早就跟他說過,可小秦心善,說你初來乍到,不放心你,非要把你帶在身邊。現在,他的命格已經徹底轉變了,已經扭轉不過來了。”

“現在是什麼命格?”

情非得已:總裁請放手 秦陽怎麼說都跟蘇婭已經相處了一個禮拜了,對於她也有了比較深的瞭解。比如她這張面癱臉上,什麼樣的反應是喜悅,什麼樣的表情是緊張……他都能感覺得到。

蘇婭現在的模樣,嚴肅、冷靜、鎮定,正是因爲她現在自責的同時,又擔憂着他的安危。特別是經歷了昨天晚上那驚險的一幕之後,她現在纔會有這反應。

秦陽心中很是感動,不過不能繼續沉浸在感動中,任由蘇婭一個勁地問下去了。

“好了好了,既然木已成舟,再多說什麼也沒意思了。可能我的命格轉變,這本身就是我命中註定要發生的事情吧,不管怎麼說,我當初都不可能把你丟在這樣的城市裏面,你又沒錢,又不懂人情世故,一不小心被人發現異樣,你就會有無窮無盡的麻煩和災難。我不是什麼好人,但也不至於那麼冷血。”

蘇婭完全沒搭理他,還是注視着方爺爺:“所以,只要我繼續呆在他的身邊,他就會不斷遇到各種危險,是這樣的意思麼?”

秦陽有時候也是拿她一點辦法都沒有的。

方爺爺看了看秦陽,嘆了口氣:“木已成舟,現在再離開也來不及了。你還是好好陪着他吧,你沒有命格,看樣子好像還很厲害,說不定就是用來保護他的。”

“我一大男人,讓一姑娘家來保護多丟人啊我……”秦陽想爲自己求點地位,卻被兩位再一次無視掉了。

唉,秦陽嘆氣。

他是不是太好說話了?太沒脾氣了?所以才奈何不了一個女人。

方叔叔從裏面飄了出來。

“關於命格的事情,我最近稍微鑽研出了一點新法子,可以稍微改善一點命格,你們跟我來,我試試。”

秦陽和蘇婭跟着方家兩位老爺兒們進了長壽衣莊。

進去了自然是要跟方奶奶知會一聲的。這麼一折騰,等到他們出來的時候,天色又已經暗了。

屋子裏面,方叔叔幫他們稍微動了點法子。秦陽嗅着自己的胳膊,微微皺了皺眉。

“真臭。”

看蘇婭的臉還是嚴肅的樣子,秦陽心中嘆息一聲。這丫頭,真心關心自己啊。

拉住她的手。

蘇婭回神,下意識看向他。

秦陽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想的,看到她那麼自然的呆萌模樣,身體先於想法一步,湊了上去。

親了一口。

再看蘇婭的反應,嗯,很好,微微瞪大了眼睛,注意力已經從他的命格上面轉移出去了。

“晚飯要不要嚐嚐我的手藝?”

蘇婭看向他,微微挑起了眉。

“好。”

“那我們先去超市。 穿越之愛妃熬得過 對了,你是不是之前丟了一雙鞋子,還壞了幾件衣服,再去補幾樣吧……”

兩人越走越遠,在路燈下,兩人的背影越拉越長,親密無間地交疊在一起。

長長的影子,秦陽的右手牽着蘇婭的左手,一刻也沒有分開。

……

“我決定了。”

吃完晚飯,蘇婭還坐在座位上,剛把筷子從嘴裏鬆開,就看向秦陽,大隻烏黑的大眼睛炯炯發亮:“教我學做菜。你做的很好吃。”

秦陽還在扒飯,聽到這個有點猶豫。

蘇婭像是感覺出了他的猶豫,臉色微微窘迫,似乎在爲自己辯解:“之前那次只是意外,我已經不是以前那個我了。”

她說出這話的時候,表情特別少女,就像普通的女孩那樣。秦陽看着就想笑。

“行吧,不過做菜還算簡單的,到時候你得學學怎麼挑新鮮的菜,生活經驗比較難傳授……” 雖然家裏還是住着鬼新娘和蘇婭,但接下來整整一個禮拜,都只是校園的日常生活,沒有任何意外發生。

當然,有一個懷疑他並沒有不以爲然。那就是李義龍的方向盤到底是不是有誰刻意針對他的。但這一點實在是無從查起,所有的證據都消失了。秦陽再怎麼有心也只能暫時作罷。

日子就這樣平靜地過。週四的時候,秦陽倒是在吃飯的地方看到了徐詩雯,死皮賴臉地要了個聯繫方式,美其名曰——相信徐同學的專業能力,以後可以省好幾趟去醫院的錢。

考試周馬上就到了,課程任務一下子繁重了起來,每天都有一大堆的ppt、小組論文、期末考覈作業要交。還有幾本厚厚的課本要劃重點。一時間,學校全部都忙碌了起來。

秦陽其實自己沒覺得有太大的壓力,只不過他在學期初的時候,老師要求分組,他被沈佳琪熱情地邀請一組,那邊的事情比較多。

他一大男人總不好去女生寢室,幾人就只好約在了圖書館,一起分工完成小組任務。

對於他的早出晚歸,蘇婭倒是沒有任何意見,她似乎也很忙碌,秦陽回家的時候,經常看到她拿着筆記本在那裏噼裏啪啦敲着。

湊過去,全是一堆秦陽看不懂的計算機語言,問她在幹什麼,她也只是輕描淡寫地說是在瞭解這個社會。

這讓他很無奈。

姜浩澤那邊也挺忙,不知道是不是他特地吩咐過,原本應該上門祈福的客戶都說他先忙着考試,祈福儀式什麼不急。

其實考試周並沒有外人以爲的那麼緊張。專業課第一場考試完成之後,前面坐着的正好是姚怡菲。閒來無事,兩人聊天。

“暑假打算做點什麼?”

姚怡菲一邊收拾着考試工具,一邊回憶着:“剛放假會去給我的學生進行考前特訓,然後陪我妹妹參加a市的漫展,她說人手不夠,希望我去幫忙。再之後的話,可能會去找一個實習單位吧。”

秦陽平時也極偶爾地逛一下b站之類的,看看遊戲解說、逛逛鬼畜區之類。但對於現實生活中的漫展,他倒是一無所知。

“a市暑假有漫展麼?”

“聽我妹妹說,一年一次,好像很重大的樣子。她說他們學校有一個社團,都是一羣二次元愛好者,這一次會去那裏開設攤位,還有參與cos什麼的。”

秦陽來了興致:“你妹妹要出cos麼,要cos哪個蘿莉?”

姚怡菲有些意外:“你也關注這方面的事嗎?”

秦陽縮起脖子聳起肩,擺出一副很得意的樣子,搖了搖食指:“我只是對制服誘/惑比較感興趣。”

姚怡菲無語。

“那你呢?暑假你打算幹什麼?這應該是大學最後一個暑假了。”

秦陽感慨起來。

是啊,轉眼間,這都是學生生涯裏最後一個暑假了。明年的這個時候,他可就要徹底邁入社會了。不禁有些感嘆,以後是向國際金融老師的說法,去國際性較強的銀行投簡歷呢,還是去自己創業或者其他?

“我這人比較混,走一步算一步,也沒什麼計劃。暑假應該接幾個單子,出去逛逛吧。學校的什麼社會實踐、專業實習,讓我朋友幫我搞定就好了。”

姚怡菲笑了起來:“真好啊……我們大多數的人都只是爲了衣食無憂地過上普通的日子罷了。”

“不是吧,學霸,連你都這麼說?會不會太屈才了?你不是還在做一些口譯麼,以後可以去給一些大佬當私人翻譯啊,你的水平絕對可以的,月入幾十萬不成問題。”

姚怡菲笑着瞪了他一眼:“你別開我玩笑。我還差得遠呢……”

“別這麼妄自菲薄。學霸,你可以的。你看之前新聞上曝光出來的咱們主席的翻譯,在國際外交上面那叫一個脣槍舌戰,你只要性格再強硬一點,氣場全開,保證到她那樣的程度。”

姚怡菲背起包站了起來:“那就借你吉言了。我會努力的。”

“嗯,有事隨時叫我。”秦陽隨口說了一句。

真是隻是隨口說了一句。

姚怡菲的手機應聲響起。

“怎麼了?啊……找不到其他人了麼?”姚怡菲邊接着電話,邊看了秦陽一眼,眼中流露出一絲爲難。

她捂住手機,帶着歉意地看向他。

“怎麼了? 我能垂釣萬物 你妹妹的電話?”剛纔,秦陽隱約聽出了是一個比較嫩的女生的聲音。

姚怡菲點點頭:“她說,他們社團裏有個男生突然告訴他們,父母通知要帶他一起出國玩,正好就在漫展前一天。還剩下最後一個星期了,他們那邊找不到其他幫手了,問能不能求你幫個忙。”

秦陽愣了一下:“她求我?”

雖然有過一面之緣,但根本沒有過任何語言交流,對方甚至沒睜眼見過他。

這姚妹妹是自來熟麼?

姚怡菲看上去也非常抱歉:“要是你有事的話也沒關係的,我……”

“沒事沒事,我也正好沒去過漫展,正好去看看。不過,介意多帶一個人麼?”

蘇婭一天到晚老對着筆記本噼裏啪啦,秦陽都看不下去了,跟個網癮少女似的。他早就決定了,一放假就帶她多出去逛逛,少在家裏對着電腦。

姚怡菲明白過來,當即詢問手機裏的妹妹。

“再加一個人可以嗎?”

而後看向秦陽。

“我妹妹說那太好了。他們有工作證,不用買票就能進去,到時候我來聯繫你們。謝謝你。”

秦陽揮揮手。

一回到家,他就把這件事告訴了蘇婭。

“你天天上網,瞭解二次元方面的東西麼?”

“有了解的。而且,我知道今年的這次漫展是7月7日開始,10號結束。第一天的主要活動是出售限量版手辦等,之後會有一些比賽、活動、同人祭之類,同時還有電競項目,耗子投資的那個項目今年也會對這次漫展有所涉及。”

秦陽久久沒說話。

蘇婭看向他。

“你什麼時候比我還了解耗子的事了。” “你什麼時候比我還了解耗子的事了?”

秦陽感覺自己忙着作業的事情,好像錯過了很多事情。

蘇婭一臉平靜地看着他:“我現在知道整個世界的經濟情況,對你朋友的情況自然有所瞭解。耗子在國內投資,主要看準的是新興產業,比如影視公司、電競娛樂等,他目前手頭名面上只有兩個公司,但其實投資項目非常多,而且涵蓋了衣食住行、生老病死等一系列的領域,他……”

秦陽很認真地聽了好久,聽完之後只咂舌。

“我感覺我跟你們完全不是同個世界的人。”他摸着下巴,看着蘇婭。

五月份的時候,姜浩澤因爲經濟影響所以非常忙碌,暫時住在他家,很多東西也都沒有遮着掩着。他多多少少看到了一些,但是姜浩澤很少說自己的事業,秦陽從來不知道,原來他的事業已經發展成這個樣子了。剛纔蘇婭說了,短短几年的時間,姜浩澤已經有三十多個億的身價了。

“三十億啊……我目前才十來萬身價……”他倒在沙發上葛優癱。

“你可以跟他一起投資。我查了他所有的交易項目和過程,他從一開始,在投資方面就非常謹慎,整個過程雖然有些稚嫩,但很有膽魄和能力,這幾年他的投資思路已經有了雛形。”

秦陽嘆氣:“你老實告訴我,你這些天天天對着電腦是不是全偷資料去了?這是黑客行爲,這世上牛人很多的,你小心別被他們發現了。”

“我有幾點必須要反駁。第一,查資料只是順手,我最主要的還是在通過網絡平臺瞭解這個世界。第二,我確定這個世上沒有技術比我更強的人。”

秦陽暈倒。

家裏有個世界第一黑客,還是女朋友,怎麼辦?在線等。

不過,他突然湊近了身子:“你真的這麼厲害?那這些東西都是誰教你的?”

蘇婭原本還算平靜的臉色突然微不可聞地暗了下去。

“在還沒有自我意識的時候,這些記憶、技能就全輸入到我的大腦中了。你要是想學,我可以教你。”

秦陽感覺出了她明顯的情緒低落。

被這麼製造出來,是個人都會不爽。

揉了揉她的頭髮。

“好了,我的錯……咦,我們剛纔不是在討論漫展的麼,怎麼扯那麼遠了……”

第二天考完試,姜浩澤來找他。

“你幾號放假?3號晚上有個趴,帶上嫂子一起去吧,反正免費。”姜浩澤還是那麼興奮。 阡陌一身 不過想一想也能理解,他很喜歡熱鬧,受不得一個人格格不入的感覺。

秦陽想了想:“2號考完,3號可以。去哪兒?”

“毛竣鋒那兒。你可能不認識,他剛從美國回來,雙博士學位,可牛逼了。幸好我爸堅持自我,沒有非要讓我出國鍍層金回來。我覺得咱們a大就挺好的,反正認真鑽研的話,關鍵還是看個人。”

毛竣鋒,確實不認識。

“他爸媽幹嘛的?”秦陽都不用問,這毛竣鋒能這麼牛逼,還邀請姜浩澤去參加party,肯定非富即貴了。

“搞餐飲的,萬盛餐飲集團,像隨處可見的必盛客、東方館都是他們的。”

秦陽沒怎麼聽說過萬盛餐飲,但是對於必盛客、東方館這些熟得不能再熟了。

“臥槽,這麼厲害。可我記得必盛客是國外的啊,怎麼是咱們的?”

“我國很多企業家剛開始創業的時候,國內很少有人願意投資,反倒是國外的投資人比較多……再加上咱們國內的經濟市場其實還不算髮達的,所以總部設在了美國,其實老闆是b市人。”姜浩澤興致勃勃,“既然你2號考完放假的話,那就說好了,到時候我來接你們。”

“行吧。”

反正跟着姜浩澤,混吃混喝的多了,習慣了。

“對了,你現在要幹嘛去?”

“去超市。”秦陽頓時拉下了臉,看着他,“蘇婭要學做菜。”

姜浩澤當即笑噴了。

“哇哇哇……哈哈……陽哥,你哪兒來的豔福啊,竟然讓嫂子那麼厲害的人來爲你洗手作羹湯。嘖嘖嘖……陽哥你纔是人生贏家。”

秦陽直接一掌推了過去。

“別提了。她信誓旦旦地說,絕對不會像之前那樣了……”

“然後做出來的還是黑暗料理?”姜浩澤接話。

“不,除了一開始拉了幾次肚子之後,後面做的還能吃。只不過……她跟做菜槓上了,每天都讓我去買菜,說什麼非要把廚藝學好不可。唉,我真是……打又打不過她,犟也犟不過她,只能順着她來了。”

姜浩澤拍着他的肩膀,笑得不行不行的。

“對了,那個何豔的事情怎麼樣了?”

姜浩澤一秒變臉。

“死了。”

“啊?!”秦陽傻眼,“你別亂說話啊。”

姜浩澤嚴肅道:“她留了一封遺書,說被侮辱之後還認錯了侵犯她的人,實在是不想活下去了,就跳樓死了。唉,爲了這事喬芃那瘋女人天天找我茬,我還被我爸緊急叫回去審問了一遍。真是平白無故遭罪。”

秦陽說道:“那不是……遺書上不是說了是認錯人了麼,怎麼還鬧你?”

“喬芃那瘋子一口咬定是我逼她這麼寫的。啊啊啊真是煩死了。這以後她要是接手了她爸的銀行,我以後肯定會被她刁難。對了,那瘋女人3號晚上的party上也回來,你稍微做個心理準備。這女人特別記仇,之前嫂子不還抽了她一耳光麼,真是打得太爽了,我也想打她。無緣無故往我身上潑髒水,我看那何豔本身就不是什麼好人。什麼事兒嘛……”

秦陽覺得有點奇怪:“她不知道何豔做過好幾次墮胎手術啊?”

“我跟她說了,我說你那朋友根本就不是什麼好人,打過好幾次胎,醫生親口說的,她就是不信。”

夏夜星海有夢 秦陽拍拍他的肩:“這事金姐那兒應該會有結果,我待會兒幫你問問。”

姜浩澤擡頭看他:“誰?哪個金姐?”

“就刑偵大隊那金靜。”

“你跟她?什麼時候關係這麼好了?”姜浩澤頓時語氣又不正經起來。 “想什麼呢。”秦陽把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稍微提了一下。

“臥槽,身爲好兄弟,我都不知道你差點被車給撞了。現在背上怎麼樣了?”姜浩澤說着就去扒他的背。

“哎……哎……哎!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想對我做什麼!”秦陽忙閃開,“我跟你說,前兩天沈佳琪跟我說,有人以爲我跟你是基友。我現在可是有家室的人……”

姜浩澤笑得一臉猥瑣:“我們本來就是好基友啊,陽哥~”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