言情小說

遲緣聽到楊暖暖三個字,她渾身一激靈,擡眼死盯着阿king修長如玉樹芝蘭的背影。

阿king爲什麼要喊楊暖暖?

楊暖暖聽到聲音轉頭,她看着阿king問:“幹嗎?喊我有事嗎?”

“暖暖別聽別看別說話,乖乖的躲在我身後,我帶你回家。”龍少決強行擺正了楊暖暖的頭。

楊暖暖看着龍少決哭笑不得:“我就聽聽看他想說什麼。”

種種田嘮嘮嗑 “楊暖暖。”阿king又喊了一聲。

楊暖暖想了想,她拿開了龍少決扶住她肩膀的兩隻大手。

楊暖暖站起身,轉身看着阿king:“有話就說吧,我等着呢。”

“你看看我們四周的環境。”阿king展開雙臂,展示這四方四正牆壁幽幽發着熒光的一方小小天地。

楊暖暖看了一圈周圍,金俊和王奎大大咧咧的躺在一起,他們的呼聲此起彼伏。

居然在這種情形下還能睡着,不僅能睡着,還睡得這麼香,楊暖暖也是服了。

他們現在八個人在一個面積不到十平方弟的正方形房間中,這裏的屋頂牆壁地面全部都是暗紅色,看不出壘砌這間房的材料是什麼。

暗紅色的牆壁,屋頂地面幽幽的散發着綠油油,藍盈盈的熒光,若細細的聞,空氣並不純淨,帶着血腥味。

“這裏的牆……”楊暖暖盯着暗紅色發光的牆壁,她心裏已經明白個七八了。

“沒錯,這裏的牆壁屋頂地面,每一寸地方上都刷滿了血液,你知道牆爲什麼會發光嗎?”阿king問。

楊暖暖臉色很難看的點頭:“發光氧反應。”

在此之前楊暖暖也曾見過一面刷滿血發光的牆壁。

看到那一面牆時楊暖暖被迷暈,意識模糊間她看到了顧栩一直在砸牆……

阿king笑了,看到緊張地楊暖暖,阿king笑着說:“楊暖暖你再看看腳下踩着的土地”

楊暖暖低頭看,纔看一眼,楊暖暖的臉刷一下變得蒼白,她腿軟的往後退了兩步。

龍少決就站在楊暖暖身後,她往後一推,她的後背撞上了他的胸膛。

“這是什麼情況?”楊暖暖指着地,驚恐地問。

與牆壁屋頂不同,腳下的土地顏色深紅,那種紅就像是剛剛淋上了一層熱乎乎的血液。

深紅色的地,有種透明的果凍質地,那這一層看起來薄透清晰如同果凍一樣的地面之下,嵌着一具具屍體。

那些屍體橫七豎八,大大小小,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他們分佈的很不均勻,表情猙獰恐怖。

“別怕。”龍少決溫柔的拍了拍楊暖暖的後背,柔聲安慰她。

死在這裏的都不是好人,或者永遠留在這裏的沒有一個是人。

“這是什麼情況?”楊暖暖轉頭,她就像抓住裏救命稻草一樣,盯着龍少決問。

阿king高聲回答:“就是你看到的這種情況,怎麼着,情況還不明朗嗎?”

楊暖暖憤憤的回頭,明朗個蛋,我什麼都不清楚! 楊暖暖憤憤的瞪了阿king一眼,盯了三秒鐘之後,她轉頭看向龍少決,眼神裏帶着詢問,這是什麼情況?

龍少決看着楊暖暖,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這下面的人是怎麼進去的,這到底是什麼地方?”楊暖暖指着果凍一樣的地問。

深紅色的地面,模模糊糊,有種透明混沌果凍的質地,地裏嵌着橫七豎八的人。

嵌在地裏的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表情猙獰恐怖,他們的姿勢各不相同。

這些人種,有一點相同的地方,他們的手臂都是伸展的,手掌像是在拼命的拔開裹住自己身體的那層果凍一樣的東西。

“別慌,有我在。”龍少決緊緊的拉住楊暖暖的手。

楊暖暖溫熱的掌心被汗水***她好像看到了自己的結局。

會不會用不了多久時間,他們這些人也會被這裏的地給吃了?變成地面嵌着的一具屍體?

“楊暖暖。”阿king臉上帶着涼薄絕情的淺笑,他笑着喊了一聲她。

阿king也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看到楊暖暖緊張,他的心情就很好。

“……”楊暖暖轉頭,沉默的看着阿king。

“你不眼熟我們腳下的這塊地嗎?”阿king問。

“不眼熟。”楊暖暖的回答脫口而出,她有什麼好眼熟的,這怪異的鬼地方。

“是嗎?再仔細看看。”阿king說。

“再仔細看我也還是不眼熟。”楊暖暖很不給阿king面子。

對於楊暖暖的不友善,阿king倒也不生氣,他耐心的幫着楊暖暖回憶。

阿king說:“半個月之前,你和顧栩去了哪裏?你是在哪裏遇到我的?我們是怎麼從地下爬上來的?”

阿king這一連串的問題,將楊暖暖拉回了自己的回憶中,在A市那個有山有水的小鎮裏,在那個傳說鬧鬼的古來洋房裏。

顧栩丟下楊暖暖自己一個人跑了,後來楊暖暖與阿king相遇。

阿king親手殺死了兩個手下之後,他帶着楊暖暖踏上了回家的路。

後來,他們被困在一間牆壁上同樣刷滿血液,發着幽光的房間裏,腳下踩着的土地也是類似於這種透明果凍狀。

楊暖暖和阿king是怎麼從哪裏走出來的呢?

阿king割破了自己的雙臂放血,血量不夠,他們兩個人被困住,在千鈞一髮之際,阿king咬破了楊暖暖的脖子,九死一生,他們僥倖的從洋房中逃出來。

楊暖暖恍然大悟,她眼神一怔,不可置信的盯着阿king。

楊暖暖臉色慘白,再看腳下深紅色的土地,想來這地就是被鮮血染紅的。

“難道……”楊暖暖微微啓動嘴脣,猶豫不決的欲言又止。

“對。”阿king對楊暖暖點頭,肯定了楊暖暖的想法。

想從這裏走出去,就需要足夠的血液,不然的話,他們就只能在這裏困死。

“出口,出口,我們找出口,這裏一定還有其他的出口。”楊暖暖情緒有些激動。

現在他們一行有八個人,如果真的是需要用血融化土地,才能找到出口走出去的話,開了一個足以容下八個人通過的洞,該需要多少鮮血啊……

楊暖暖說着就掙扎着從龍少決手裏脫出,她要去找出口。

“暖暖。”龍少決抓緊楊暖暖的手,不讓她亂跑。

“你鬆開我,我們一起找出口。”楊暖暖對龍少決道。

遲緣縮在牆角,不敢亂動,更不敢發出一點動靜,她深知自己什麼都不是。一旦事情到了最緊急時刻,首先被拖出去當槍使的就是她遲緣。

“這裏沒有出口,別白費力氣了。”阿king輕鬆自然的掃了一圈周圍完全封閉的環境說。

阿king的語氣很輕鬆,輕鬆的好像現在他的面前是一片蔚藍的大海,而他們這些人都是來海邊旅行的遊客一樣。

楊暖暖不相信阿king的話,聽他把話說完,她擡頭盯着龍少決問:“他說的是真的嗎?”

楊暖暖很信任龍少決,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會這麼信任他,更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信任龍少決的。

“恩。”龍少決說,“你別怕,只要有我在,我一定會把你好好帶回家的。”

“呵呵。”楊暖暖笑了,她怕了嗎?是,她怕了。

楊暖暖不想死,她一點都不想死。

楊暖暖還沒能找到自己的父母的確定消息,她還沒活夠,她還這麼年輕。

“休息一會。”龍少決對楊暖暖說。

“我不累,我要想想我們已經怎麼走出來。”楊暖暖道。

“怎麼走出去,你不知道嗎?啊,楊暖暖。”阿king道。

楊暖暖一聽到阿king煽風點火的話語,她心裏的煩躁帶着火氣騰一下的燃燒起來。

楊暖暖轉頭,對着阿king怒吼:“你閉嘴!!!!”

遲緣聽到楊暖暖對阿king的怒吼,她刷一下的站起來,茶色的眼睛裏全是怨毒狠辣的神色。

你楊暖暖是什麼東西,怎麼敢如此放肆!

白癡的女人,除了運氣好,百無一用的天真大白癡!

楊暖暖看到眼神毒辣的遲緣站起來,她自嘲似的笑了笑。

遲緣的中毒說肯定是假的了,需要阿king頭髮做藥引的說法也是假的了。

幸虧在黃苟村楊暖暖沒有衝動用事,看阿king到現在頭髮還是梳的整整齊齊一絲不苟的,就能知道他對自己的頭髮有多麼的看重。

楊暖暖楊暖暖一衝動,去揪下阿king的一把頭髮,楊暖暖不死也成了殘廢。

虧楊暖暖之前對遲緣還真心實意,一心一意,沒想到遲緣從在黃苟村的初次相逢時,就想要楊暖暖死。

楊暖暖笑着盯着遲緣,遲緣毫不掩飾自己對楊暖暖的厭惡。

“喂,你叫什麼啊?”楊暖暖喊了一聲阿king問。

“……”阿king視線移到楊暖暖臉上,藍色的眼睛帶着疑惑,她是在問我嗎?

“就是你,藍眼睛的這位大帥哥,你叫什麼名字?”楊暖暖問。

“阿king。”阿king回答。

“外國人嗎?”楊暖暖很奇怪。

“恩。”阿king微微點頭。

阿king是外籍華裔,他的母親是中法混血兒,父親對阿king是個謎。

阿king14歲之前一直是在中國生活,沒人養他,他就自力更生,在街頭稱霸。

“哦。”楊暖暖似懂非懂的點了點頭。

泰國最胸女主播全新激_情視頻曝光 撲倒男主好飢_渴!!請關注微信公衆號在線看: meinvmei222 (長按三秒複製)!! 阿king奇怪的盯着楊暖暖,她怎麼想起來問我的情況?

楊暖暖對着阿king笑了笑,她的眼神很純淨。

楊暖暖看起來是在看阿king,她其實正在一點一點的關注着遲緣的模樣。

遲緣身體搖搖晃晃,她眼神毒辣,緊緊的咬住自己的下嘴脣,強作鎮定的遲緣,內心的嫉妒已經快爆發了!

遲緣快忍不住了……

“我現在覺得你長的還不錯呢,不知道你有沒有房車加存款呢?”楊暖暖笑着問。

“……”阿king沉默的盯着楊暖暖,沒有回答。

阿king現在是真的搞不懂,楊暖暖究竟想做什麼?

“恩?怎麼不說話了呀?是不方便泄露自己的個人**嗎?”楊暖暖問。

“……”阿king繼續保持沉默。

龍少決表面看起來沒有什麼變化,他的眼神卻越來越暗,表情越來越沉重。

龍少決拉着楊暖暖的手用了點力,楊暖暖的手被他抓的生疼。

楊暖暖你這樣做真的好嗎?自己的男人還在一邊站着呢。

楊暖暖嗔怒的擡頭看眼神暗沉,表情凝重的龍少決,他生氣時的模樣很彆扭。

明明心裏很氣憤,卻還裝作一副大度,毫不在乎的模樣。

楊暖暖有些哭笑不得的盯着龍少決:“你幹嗎?”

龍少決面無表情,安靜的說:“我什麼都沒做。”

“我的手,被你抓的很疼。”楊暖暖晃了晃胳膊道。

“疼嗎?”龍少決更加用力了,楊暖暖的指關節擠壓着指關節,手很疼。

“你,太過分了,放開我。”楊暖暖掙扎的,龍少決就是不願意鬆手。

“我還沒用力呢,怎麼會疼呢?”龍少決道。

“你老人家還沒用力呢,我手都要斷了,你還沒用力,你要是稍微用點力,我的胳膊是不是就報廢了。”楊暖暖說。

“要不然,我試試?”龍少決挑眉問。

“不不不,不勞你老人家受苦用力了。”楊暖暖道。

“……”龍少決盯着楊暖暖,手真的在繼續用力。

楊暖暖哭笑不得的看着龍少決:“我道歉,對不起,對不起,對不起,你大人不計小人過,就原諒我吧。”

“哪兒錯了?”龍少決問。

“你先鬆手,我有事和阿king談。”

阿king問:“什麼事?”

“呵呵,你等會哈。”楊暖暖諂媚的笑着說。

“就一會,一會就好。”楊暖暖眼神乞求的望着龍少決。

龍少決鬆開了楊暖暖的手,他什麼也沒說。

“阿king,我遲緣姐喜歡你呢,你知道嗎?”手得到了解放,楊暖暖朝阿king走了兩步問。

遲緣心裏一驚,她差點摔倒在地。

這個白癡傻女人又在玩什麼花招,我就知道那個惡毒女人的孩子,一定不會是什麼好東西!

……

阿king冷漠的掃了一眼臉色蒼白,渾身是傷的遲緣。

其實,遲緣心裏除了厭惡楊暖暖之外,還隱隱的有一點期待,她也很好奇,如果阿king知道了她的心意,會是什麼反應。

如果沒有阿king的出現,遲緣可能這輩子都走不出蛇籠毒蟲窩,她一輩子都將與那些毒物爲伴,不生不死,求死不能。

在遲緣意識神態徹底輪換成蛇之前,阿king如同天神一般的出現在關押的她的牢籠前,在那個暗無天日的地方,阿king自身所攜帶的光芒,點亮了遲緣的生命。

因爲有阿king的出現,卡瑪才知道原來在地裏成千上百的牢籠之中,還有一個活人。

一個被蛇、被蜈蚣、被毒蠍,不停反覆叮咬的人祀居然還有氣,居然還沒死。

遲緣被卡瑪放出來,她成了卡瑪最滿意的徒弟。

遲緣能夠重新見到天上的陽光,是因爲阿king,所以當她的行動剛剛恢復自由的時候,遲緣就費盡心力,迫不及待的找到了阿king,爲他賣命。

阿king沒有任何反應,他一如既往的冷漠如冰,一絲絲的反應都沒有。

遲緣一屁-股癱坐在地上,沒有反應對她來說,好像就是最好的結果了。

“好吧,看來你不知道。”楊暖暖無所謂的聳肩。

楊暖暖說:“不知道也沒有關係,反正以後你們有的是時間,但阿king你可不許欺負我遲緣姐姐,她特別可憐,一直都沒有人愛。

真不想劇透 從小我和她一起長大,在我家裏,我們一直被人欺負,你知道嗎,我家裏居然還有人給我下毒,還好我及時發現了。

要不然我肯定死定了,我要是死了,那我的遲緣姐姐肯定也活不了了,因爲……”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