沐雲軒點了點頭。

“齊兒也走了,以後就由你陪着我。”

蘇紫陌撒嬌的看着沐雲軒。

“好!”

總裁的甜蜜嬌妻 沐雲軒溫和一笑,卻是濃濃的愛意。

巫族,禁地裏。

庚樂羽躺在牀榻上休息。

紅嫣走到牀榻邊,猶豫了好一會纔開口。

“族長,萍蹤她們全部被殺了。”

“什麼?”

庚樂羽一下子從被子裏坐起來。

“誰殺的?”

庚樂羽氣得全身發抖,無名指上的指甲猛的斷裂。

“不是沐雲軒也不是蘇紫陌,更不是慕容邵峯,而是他,陸元他們最近一直跟着他的行蹤。”

而是他?

庚樂羽不用想也知道他是誰?

“他還要跟我作對到什麼時候,一百年前他要跟我作對,一百年以後他還要做我的絆腳石嗎?”

庚樂羽失控的怒吼!犀利的雙眸裏全是恨意。

“族長,你不要激動,擔心身體。”

紅嫣擔心的看着她,兩次隔空設結界,族長傷得可不輕。 “盯緊他,他要救穆欣妍,鳳絕吟一定不能落入他的手中。”

庚樂羽傷心欲絕,她依然連一個死人都不如,活生生的她站在他面前,他連看都不看一眼,他的眼裏只有死去的那個穆欣妍。

“族長,這說不通啊?按理來說,蘇紫陌是簡陌重生,是穆欣妍的女兒,他應該幫助蘇紫陌纔對,可陸元他們查到,他也在對付蘇紫陌和魔靈他們。”

紅嫣搖了搖頭,一百年前的愛恨情仇,牽連了整個天下的人。

“說你蠢,你還真蠢!簡陌雖然是穆欣妍那個賤人所生,可孩子是莫雲天的,如果孩子是他的,你以爲巫族現在還會存在嗎?他會想殺蘇紫陌,是因爲莫雲天讓簡陌重生,而沒有讓穆欣妍活過來。”

他的性格她太瞭解了,一百年過去了,他依然沒有忘記穆欣妍那個賤人。

不是說時間能讓一個人忘記愛和痛嗎?

惡魔總裁 請溫柔 造個小混血兒 一百年的時間夠久了,可爲什麼她沒有忘不掉,他也沒有忘掉一切。

庚樂羽心痛的躺回牀榻上,緊緊的閉着雙眼。

“通知陸元他們,不要在跟着他,否則性命不保,只要知道他是誰就好!在派二十名巫師出去,這幾日,蘇齊一定會在次出去尋找剩下的生死魔圖,一但他聚齊生死魔圖,十面埋伏,決不能讓生死魔圖落入他的手中,否則巫族和這天下都會毀在他的手中。”

她清楚的記得他離開時候說的話,他會讓整個天下的人爲穆欣妍陪葬,原來,他是認真的,他真的是認真的!

“是,族長。”

紅嫣快速的轉身離去。

“等等!”

紅嫣剛要出門,又被庚樂羽叫住。

“族長還有什麼吩咐!”

庚樂羽緩緩從牀榻上起來。

她好看的睫毛輕輕顫動了幾下。

修長的雙腿緩緩下了牀榻。

只着白色中衣,未有任何裝飾的她,少了幾分凜冽,看着楚楚動人。

她走到天烏旁邊,雙手凝聚出黑光注入天烏里。

紅嫣一看,皺了皺眉頭。

族長這是要……,紅嫣不由得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

“吼……!”

瞬間,天地之間天色異變,詭異的禁地突然變成了詭異的森林。

震耳欲聾的聲音讓紅嫣頭痛欲裂。

她受不了的後退幾步。

“噗!”

紅嫣不堪這股威壓的力量,猛的跪到地上去。

硬生生的被逼出一口鮮血。

她雙眸微擡,看到五隻凶神惡煞的魂獸站在庚樂羽的面前。

以天烏之名召喚的魂獸……紅嫣無比的震驚!她張了張口,被震驚得說不出話來。

族長她,她血契了天烏,怎麼可以,那下一任族長怎麼辦?

“族長,你血契了天烏?”

“怎麼,不可以嗎?”

庚樂羽轉身,陰沉的看着她。

“你一生別無所求,你是不會明白本座的心思的,這巫族,除了本座,誰還有資格做這族長之位,本座利用沐瑯豫之名,庇佑了巫族上下一百年,雲城每年大部分的收入都進了我們巫族的口袋裏,把他們養得白白胖胖的,這點小事,那些頑固的長老和巫師們包括你紅嫣在內都會了解的,是不是?” 紅嫣顫顫巍巍的從地上起來。

“是,族長爲巫族做了這麼多,血契天烏是應該的。”

紅嫣擦掉嘴角的血跡,她只要敢說一句責備或是不敬的話,她相信,庚樂羽會毫不留情的把她殺了,對她,她依然下的了手。

法醫王妃:我給王爺養包子 “本坐就知道紅嫣你會了解本座的。”

庚樂羽笑意絕絕的看着紅嫣!只是那笑容不達眼底,有着殺意和警告。

即使是這樣,還是讓紅嫣的身子止不住的顫抖着。

“好了,讓人把這五隻魂獸送去給杜憶萱和白傲瑩,讓她們好好的按照計劃行事,有了這五隻殺不死,打不敗的魂獸幫忙,她們要是在失敗,就提着她們自己的人頭來見本座。”

說完,庚樂羽把魂獸收進她手指上的空間指環戒裏遞給紅嫣。

“是,族長,紅嫣這就讓人送去。”

紅嫣離開,庚樂羽又躺回了牀榻上。

一切平靜之後,一隻紫色的蝴蝶輕輕閃動着翅膀離開。

大街上,蘇紫陌和沐雲軒悠閒自在的逛着。

而皇宮裏的君臨天早已經接到消息,正在不遠處等着蘇紫陌出現。

這幾日,君臨天也想了很多,他不會和蘇紫陌爲敵,巫族的人想利用他,他不會讓他們得逞的,迷迭之翼是魔靈的剋星,不僅是這樣,他內心深處,不想和蘇紫陌爲敵。

“吾皇,莊主已經過來了。”

林普達站在他身邊恭恭敬敬的說道。

妻不可欺,完勝百變總裁 “嗯!朕看到了。”

君臨天溫和一笑,慢慢朝着蘇紫陌在的地方移動。

“雲軒,你看着梳子,顏色挺好看的。”

蘇紫陌拿起攤位上的一把類似牛角質地的乳白色的梳子看了看。

她的頭髮很長,木梳經常會被梳斷,這種材質的梳子她還是第一次見。

“莊主,這是長鼻子魔獸的獠牙打磨的,質地很硬,做一把梳子不易,我爹花了半年的時間才把它磨成這般光滑的。”

攤主是一個二十五六歲的男子,明顯是認識蘇紫陌的,看着蘇紫陌絕美的容顏,他臉色有些微紅,就連說話也有些不利索。

這來源於沐雲軒那身強大的氣勢。

“陌兒喜歡,不如朕買下來送給陌兒如何?”

正在沐雲軒打算問多少錢時,君臨天的聲音徒然響起。

沐雲軒和蘇紫陌側目看向他。

“不用。”

清淡的聲音裏有着明顯的拒絕二字。

君臨天就知道她會這樣說。

“老闆,多少銀子?”君臨天自顧自的問道。

沐雲軒臉色刷的如烏雲密佈。

“君臨天,當着本座的面,不要太過份了。”

沐雲軒低吼道!

那攤販老闆身子止不住的抖了抖,被這樣的大人物光顧,銀子能賺,可也好比從閻王殿走了一趟。

君臨天莞爾一笑,看向沐雲軒。

微微驚訝的說道:“雲軒,原來你也在啊?”

蘇紫陌一聽,差點吐血,這君臨天一定是故意的。

瞬間,兩雙陰沉又犀利的黑眸裏,怒火燒盡九重天。

“老闆,多少銀子?”

蘇紫陌問道,這梳子,蘇紫陌確實看上了。

要不然她早扭頭就走人了。 那老闆斟酌着回答蘇紫陌的話。

“莊主,這梳子極難打造,一共兩百兩銀子。”

一聽,蘇紫陌脣角抽了抽。

一把兩百兩銀子的梳子放到這個地方賣,真的是賣出天價來了。

可誰讓自己喜歡呢?

嘩啦!

六百兩銀子一同出現在攤位上。

蘇紫陌蹙眉,快速的看了看他們二人。

“比銀子多,是不是?老孃雖然窮,但還不至於買不起一把梳子,這梳子我自己付銀子,收起你們的一片心意,老孃看-不-上。”

蘇紫陌大好的心情被君臨天瞬間攪沒了,連帶沐雲軒也一起被黑。

蘇紫陌往前走去,只是攤位上的銀子,君臨天和沐雲軒誰也沒有伸手去拿,便跟着蘇紫陌一起離開。

攤販看着六百兩銀子犯愁,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這天上掉餡餅的事情還是第一次遇到。

旁邊的那些小販一看,個個羨慕不已。

林普達走到攤位前,拿起四百兩銀子。

“老闆,這你消受不起,該收多少就收多少。”

看着被林普達拿走了四百兩銀子。

那老闆如釋負重,白來的比撿來的更難消災,這也好!

那小攤販老闆這才心安理得的收起另外兩百兩銀子。

“君臨天,我們夫妻二人逛街,你來搗什麼亂?”

走了一會以後,沐雲軒攔下君臨天,黑沉的雙眸裏滿是憤怒。

這君臨天明顯就是故意的。

明月山莊外邊整條街上都佈滿了他的眼線,目的就是爲了打探陌兒的行蹤。

陌兒剛出明月山莊,他就到這大街上等着,他可不認爲事情會有這麼巧。

而蘇紫陌,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急步走過,她一看,快速的跟了過去。

正在置氣的沐雲軒和君臨天誰也沒有發現。

“夫妻?”

君臨天譏諷一笑,“你給過陌兒名分嗎?在名義上,陌兒只是你沐雲軒名下的亡妻。”

“那又怎麼樣,不管活着還是死去,她都是我沐雲軒的妻子,本座警告你,陌兒今天心情不好,你最好不要在跟過來。”

沐雲軒冷聲警告着君臨天。

至於名分,他很快就會給陌兒的。

君臨天敢公然挑釁,別怪他心狠手辣。

君臨天一臉冷笑,卻也站在了原地。

她心情不好!那他就不去煩她了。

沐雲軒,朕就不相信鬥不過你。

君臨天詭異一笑,轉身往另一個方向離去。

林普達一看,皺了皺眉頭,這君臨天到底要幹什麼?

沐雲軒這才轉身去追蘇紫陌。

哪知,眼前卻沒有了蘇紫陌的身影。

“陌兒。”

沐雲軒急步往前走去。

而此時,蘇紫陌正小心的跟在白衣女子的身後,跟了一段路以後她才發現那個女人是杜憶萱,難怪她剛纔看着會那樣熟悉。

跟到了城門口,蘇紫陌咬牙切齒的。

媽蛋,你們這羣混蛋,就不能在城裏嗎?

每次都是城外,她這腳每次都要受罪。

要知道這古代的鞋子都是布底的,腳真心受罪。

蘇紫陌搖了搖頭,硬着頭皮跟上去。

這杜憶萱在皓月國,一定有什麼陰謀。 沐雲軒一路追到了城門口,看到那熟悉的背影,他正想追過去,一擡腳,卻踏入了另外一個世界。

沐雲軒黑沉的眸子裏冰冷無情。

Leave a Comment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You may also like